www.4355.com>那年那蝉那把剑>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 三代人花开花谢

第七百零四章 三代人花开花谢

小说:那年那蝉那把剑编辑:默煜字数:2061更新时间:2019-01-05 08:44:46

  

  一甲子春去秋来,三代人花开花谢。

  小方寨在西北只能算是个不入流的寨子,土地贫瘠,也没有多少人口。

  寨子里的青壮们,凡是有点志气的,都不愿在土里刨食,纷纷外出谋生。

  志气高远的,直接去帝都,或者去江南的花花世界江都。稍微差点的,去本朝太祖的龙兴之地中都,或是去陕州州府。最不济的,也要去西河原上最大的寨子丹霞寨闯一闯。

  暂且不提这些年轻人中到底有几人能在外面站住脚跟,只说如今的小方寨,只剩下三十户人家。这三十户人家多是老弱妇孺,仿佛是被遗忘之人,与世无争地生活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也许正是因为这里太过偏远且人烟稀少的缘故,不但早些年的时候躲过了那场逐鹿之战,这次又逃过了那场三藩之乱,从头到尾,马蹄声、厮杀声、惨叫声、哀嚎声、箭矢破空声、火炮轰鸣声,永远都存在于说书先生的口中。

  可如此小的寨子,又哪里会有说书先生,所以在这儿永远都听不到这些声音,住在这里的人们,还以为外面一直都是天下太平。

  说到说书先生,小方寨没有,可丹霞寨却有。毕竟丹霄寨是整个西北数一数二的大寨子,尤其是随着草原那边的尘埃落定,不再见人心惶惶的乱世气象,而是花团锦簇的盛世气象。

  对于丹霞寨而言,最直观的变化便是勾栏瓦舍里多了许多卖艺之人,少寨子里多了许多酒楼客店,多了许多已经许久不见的客商,少了许多披挂甲胄的士兵,少了许多神色匆匆的江湖豪客,也少了许多面黄肌瘦的流民。

  丹霞寨,虽说相较于中原的花花世界,就难免相形见拙,甚至是不值一提,但在西北这个贫苦地界,已经勉强算是数一数二的地方。

  已经是很好了。

  今天有三人三马从繁华世界来到这里,只是没有打破这里的宁静,瞧着像是一家三口,身上没什么出身显贵的气焰,只是平平常常。

  不过若是有识马之人在此,就会大吃一惊,因为三人所乘之马匹呈现出淡淡的燕紫之色,竟是与传说中的飒露紫十分相像。马匹尚且如此,这些马的主人更不必多说,身份已经不能用一个“富”字来形容,必然要在“富”后面加上一个“贵”字才行。

  为首的是一名而立之年的男子,宝光内敛,乍一看会给人如沐春风之感,难免要心生亲近,可他眉心处的一点紫色印记,却无时不刻都在提醒着旁人,他不是什么市井中的寻常人物,而是寻常人一辈子都难以触及的天上神仙人物,足以让一般人望而生畏,继而却步。

  在男子旁边的是一位美妇人,如果说男子已经极为不俗气,有神仙之风,那么这位女子根本就是天仙下凡一般,仅仅是相貌,就已经让人觉得天上仙子也不过如此。她没有戴着帷帽,也没有用面纱遮面,就这般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丹霞寨中,睥睨四周,竟是无人敢于与她对视。

  毕竟这样的神仙人物,必定就是说书先生口中的神仙眷侣,谁嫌命长了去招惹此等神仙人物?

  除了这对夫妻之外,还有就是一个半大孩子了,瞧着和气,实际骨子里傲气十足,从这一点上来说,比起他老爹的道行就差了许多。

  夫妻两人望着这里未曾变化太多的景象,感慨万千。

  少年人却是有些不明所以,想不通为何母亲在中都城接见锦绣姑姑和草原众王公之后,就拉着自己和老爹来这么个偏僻地界。

  难道这里也有什么故人?

  瞧着也不像啊,虽说老爹是生在西北长在西北不假,可那是西北小方寨,不是丹霞寨。

  再有就是,当年大都督徐林和辽王牧人起曾经有过一场大战,虽说那场大战打得是昏天地暗,惨烈无比,甚至影响了日后的天下大势,但那场大战已经过去快八十年了,也没必要来这儿怀古吧?

  然后他就听父亲和母亲说起了许多没听他们提起过的往事。

  父亲说当年就是在这儿见到了那六匹马之后,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然后又说起了当年骑马之人,李颜良等三兄弟如今都在西北军中效力,尤其是李颜良,已经做到右都督的高位,可谓是光阴门楣。而那个本地的地头蛇,虽然没能在官场攀爬,但是仗着自己老爹的人脉关系,这些年来做起了商队的贸易,长年来往于陕州和草原、后建、巨鹿城等地,如今也算是一方巨贾。

  唯有端木玉,当年身份最高之人,可下场却是最惨,在暗卫府的诏狱中自尽身亡。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胜感慨。

  少年听说过端木玉这个名字,其父端木睿晟也曾经是朝廷的重臣,只是因为谋反,才被诛灭全族,好像端木睿晟还是被父亲亲手斩杀,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感慨的,难不成父亲还与那个端木玉有旧?

  然后他就听母亲问父亲,是不是忘了一个人。

  父亲大笑着回答说,当然没有忘,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公主殿下。

  当年公主殿下告诉他,不要一辈子都停留在这个小地方,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广阔天地。

  少年人听得愈发糊涂,不知道从哪里又出来一个公主殿下。

  如今天底下,不过就三位公主,一位是后建崇宁大长公主,那是他爷爷的姑母,一位是永嘉大长公主,这是他母亲的姑母,还有一位是青鸾长公主,是他的姑母,怎么又出来一位所谓的公主殿下。

  忽然之间,他灵光一动。

  父亲说的好像是十几年前?

  仔细算算时日,那时候好像是皇爷爷在位,那么这位公主殿下岂不就是母亲。

  萧世徵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儿是父亲和母亲相识的地方。

  萧知南转头望向徐北游,目光温柔。

  当年她看眼前的男子,就像森林中的一棵茁茁青木,纵然有不同之处,也要泯然于茫茫森林之中。

  可今日再看,这棵茁茁青木已经长成参天大树。

  雄立于森林之中,顶天立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