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重生不重来>目录>

番外四 至此身永不阔别时(最终章)

番外四 至此身永不阔别时(最终章)

小说:重生不重来编辑:疯二神字数:4370更新时间:2019-01-09 07:22:11

  

  “太太,老太太的炖汤准备好了!”

  “拿出来吧,我给老太太送去。”

  四十年前,庄蕾嫁入唐家可谓是一时轰动,成为麻雀变凤凰的新典范。

  最初庄蕾也是无法适应豪门生活,也担心自己丈夫会如同其他富家子弟那样在外面花天酒地。

  但四十年来,那些都没有发生。如今,她也已经的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丈夫虽然没有表现得对她如珠如宝。但从没有什么绯闻。

  只要不是出差在外,他肯定忙完就会回家。她能感受到他给自己敬重和关爱。

  可以说,婚姻该有的东西,丈夫一样都没少给她。就如同他当初承诺的那样:他想和她过一辈子。

  对丈夫,她没有更高的要求了。

  公公唐浩泽虽然在家里是一言九鼎,但对她们两妯娌没提过什么要求,也给了足够的敬重和自由。

  在婆婆那里,她也没有过什么婆媳关系紧张的体验。相反,婆婆相当耐心教她作为富豪家庭的长媳如何应对外面的事。又知道她对商业没兴趣,就带着她跟着做慈善。让她不至于没事可做。

  嫁入唐家后,她接触的圈子也突然变了,见过太多有钱人家的媳妇的难为。可能是她上辈子积下了天大的德,才嫁入了唐家。

  这一生,她不仅仅是嫁给了丈夫,还是嫁给了整个唐家。对这段婚姻,她不能要求更多了。

  舒心的日子过了数十年,可是最近的有些事总让她担忧。

  自从公公前年冬天去世后,原本身体硬朗的婆婆精神气好像一下子垮了。还大病了一场,过程凶险得很。

  虽然婆婆康复后在他们面前一直表现得很正常,但这一年多下来精神明显差了许多。

  家庭医生检查过,也只是说老人家年纪大了。

  前些天,婆婆硬撑着参加了姑姑的葬礼,回来后就一直不怎么说话。

  对婆婆,庄蕾是感恩的。

  管家将温度合适的汤送出来。

  庄蕾接过了,问:“宁宁呢?”婆婆一向最疼这小孙女,让小孙女陪着说说话,也可以让婆婆高兴一点。

  管家:“小小姐和保姆在院子里玩呢!”

  “那你忙吧!”

  如今春光明媚,最适合晒太阳。

  婆婆就在院子里晒太阳。庄蕾端着汤走到走到一颗榕树下。

  已经九十多的婆婆躺在躺椅上,身边的一台智能功放正在播着一首老歌。

  这首歌庄蕾也是去年公公去世后第一次听到,后来婆婆就每天循环播放着那首歌。那是一首粤语歌,一开始她听不懂。

  丈夫听过那首歌之后,只是神色黯然,对自己摇摇头。

  现在她是听懂了。也明白了婆婆的心意。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担心老人家的身体。

  她走过去将汤小心放在树下石桌上,蹲下对婆婆说:“妈,我让人给你熬了党参汤,这会刚好。您喝点吧!”

  老太太睁开了眼睛,伸出带着老人斑的手在儿媳手上轻轻拍了拍,说:“我有没病。你也别瞎操心。”

  “妈,都说党参养气,能温补身体。这也不是为了治病的。您老人家好好的,大家一家子才能开开心心的。”

  “好,好。我喝!一家子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好。”

  老太太坐起身慢慢地喝了大半碗汤然后就放下了:“饱了,喝不下!”

  “妈中午想吃什么。我让人做给您吃!”

  “做个桂花鱼菌子汤吧。喝着清甜。”

  庄蕾楞了一下,那是公公生前最喜欢喝的汤。不过她马上笑着回答:“好,我这就让人准备。”

  “奶奶,太奶奶!看,花。漂亮的花!”

  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小姑娘大概三岁左右,头上两个小辫子甩啊甩的。

  “慢点,慢点!”小姑娘跑得已经很稳了,但老太太还是一脸的担心。“你这小丫头,玩得脸都红了!”

  庄蕾怕她撞到老太太,赶紧将她接住。

  小姑娘却不依,她挣脱了奶奶将手里橘红带着深红边沿的花递给老太太:“太奶奶,漂亮。送你!”

  老太太却是看着那花出神。

  这花去年开过一次了。

  老头子半辈子忙着生意,临老突然喜欢上侍弄花花草草。当时她还笑他呢。只是这花还是种下了,也活了。老头子却没看到开花就走了。

  庄蕾也认出这花是公公生前在花房种下的那些花。花种是天方农业培育出来新品种,名曰烈焰,因为花朵如飘忽不定的火焰而命名。看这花确实很漂亮。

  只是她又见老太太看着花出神,知道是触景生情。连忙对小孙女说:“宁宁出汗了,快回家换一身衣服。”

  “没出汗。宁宁和太奶奶玩!”

  老太太晃过神来,笑着说:“宁宁喜欢这花吗?”

  “喜欢,漂亮!送太奶奶!”

  “乖!”老太太笑着摸摸的小姑娘的脑袋,接过花后又是一阵失神,良久才说。“你太爷爷也喜欢这花。”

  花有许多种,老头子偏偏要种这月季花。说是各种花都开得规矩,月季花却是开得最肆意。

  可老头子啊,这花开如火。你却怎么就油枯灯熄了?怎么就不能再陪我再肆意多活几年?

  “太奶奶?”小丫头攀老太太腿要上爬,只是弄掉了老人家身上的毛毯。

  “嗯?宝贝要太奶奶抱抱吗?”

  庄蕾怕累着的老太太,连忙将小孙女抱在怀里:“宁宁乖,太奶奶累。奶奶抱抱,好不好?”说着又将掉地上的毛毯拿起拍干净了盖在老太太身上。

  “太奶奶发光!”小宁宁扭着身子要下地。“好漂亮!”

  庄蕾心里一惊,抬头看老太太。看到树上透下落在老太太身上斑驳阳光阳光,这才笑着说:“宁宁身上也发光,也好漂亮!”

  “真哒?”小丫头一听拍手。“我要看。照镜子!”

  “好,奶奶带宁宁去照镜子!”

  庄蕾对老太太说:“妈,今天天气虽然不错。不过还是有些风,要不大家就回屋里?”

  老太太笑着摇头,说:“我再躺一会。你陪带宁宁回屋换一身衣服。别着凉了!”

  庄蕾想着天气也暖和,老人家在户外多待会也没什么大碍。

  她正要点头,却突然听老太太说:“小蕾,如果我去了。别忘了,将我葬在老头子身边!”

  “妈,千万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

  老太太笑呵呵,说:“有什么不吉利的。我都九十多了,那天去了不都是正常的?好了,好了。你带宁宁回屋去吧!”

  庄蕾抿抿嘴,说:“那我先带宁宁去换一身衣服。等下我来扶您回去!”

  “嗯,去吧。有小何看着,我还能出什么事?”小何就是家里专门给老太太请医护人员。

  庄蕾虽然抱着小孙女往屋子走,心里却总觉得老太太今天和前几日不太一样。

  “……

  有你有我雪中送火

  爱在迷迷糊糊盘古初开便开始

  这浪浪漫漫旧故事

  爱在朦朦胧胧前生今生和他生

  怕错过了也不会知

  跌落茫茫红尘南北西东亦相依

  怕独自活着没意义

  ……”

  庄蕾正想着,却听到身后的歌声更大了一些。回头看,原来是老太太将声音调大了一些。

  身后的歌声让的她更加感觉到老太太恐怕是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了,这才特地又交代去后要与公公合葬。

  她想了一会,觉得要跟丈夫说一下。看能不能找几个中医给老人家好好调理一下身体。

  她也跟丈夫唐旭然说今天老太太的事:“秦医生医术虽然高明,终归是一个人,难免有疏忽。要不大家请几个国手回来一商量一下,看怎么给妈调理。”

  唐旭然知道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就似乎失去了的生存的意志。如果不是他们这些晚辈一直都注意老人家的身体,说不定母亲都坚持不到今天了。

  “我等会就打电话。这些天大家辛苦一些,多陪陪妈说说话。”

  庄蕾点头说:“明天就是周末了,要不通知彤姐、旭远和孩子们回家吃饭。妈喜欢孩子,有孩子热闹一下,妈的心情可能会好一些。”她是想起今天的老人家和小孙女的互动比较多。

  两人的孩子都工作了,为了工作方便都在市区住,不过他们周末有空都会回来。

  唐彤彤一家也在沪市。而唐旭远一家远在湾州,不过有私人飞机,来沪市也方便。

  唐旭然又点头说:“就让他们明天都来家里吃饭。”虽然母亲精神不济,太热闹了也不好。但只要他看着点,只要母亲显出疲惫就让她老人家休息,那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晚上,庄蕾服侍老太太睡下,笑着说:“妈,明天彤姐和姐夫,还有旭远和李莀他们都要带着孩子们来看您老人家。”

  “好!都来。他们都来了,大家一家子就又团圆了。”

  “可不是呢。之前孩子们总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工作要忙。这次旭然说了,说是以后要定下来日子,一年总要团圆三四次。总不能只有在过年才聚得起来。”

  老太太坐在床边,笑吟吟地说:“这主意不错。都是一家人,不能因为住得远就疏离了。”

  庄蕾一边小心扶着她躺下,一边笑着说:“妈你说的没错。旭然和我就是这样想!您好好保重身体,等曾孙子们长大成人了,玄孙辈还要您教导呢!”

  老太太听这话,呵呵笑着说:“我老了,等不了那多年了。以后孩子们就看你们的了。这家业以后还要交给孩子们。孩子的教育不能轻忽!”

  “可不是呢。要是孩子没教好,败家还是次要,最怕就是行差踏错!不过大家家的孩子也都争气,外面谁不说大家家孩子好?这都是您老人家教导得好!”

  她说着察觉到老太太已经闭上了安静休息,就住了嘴。小心帮老太太掖好被子,悄悄出了房间。

  只是唐家人谁都没想到,老太太再没有机会见到她的后辈。

  第二天一早,庄蕾带着佣人去老太太房间,打算服侍老太太起床。老太太却已经起床了,正躺在阳台落地窗前的摇椅。房间内的音响还在小声循环着那首老歌。

  她过去看到老太太双眼紧闭,嘴角还带着笑,就喊了一声妈。等了一会,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喊了几声,声音急切起来,摇了摇老太太。

  却依然没看到到老人家的反应。

  她呆愣了一会,对佣人带着哭声说:“去请先生来。快去!”

  佣人慌张去了,身后就传来一阵的压抑的哭声。

  不管在世界那个角落,唐家人接到电话后,马上赶回唐家。

  沪市的媒体突然发现,沪市好几个富豪家庭都陆续来到唐家。他们都穿着一袭黑色,面容肃穆。在门外迎接的唐家管家面上也带着哀伤。

  不多久,唐氏集团发言人召开资讯发布会,发布了唐家老夫人的讣闻。

  当天,连央视资讯也用了三十秒钟时间报道这则讣闻:“据唐氏集团发言人透露,我国著名企业家、慈善家,卢梦女士于今天凌晨在家中逝世。国内外多名著名企业家、慈善家的前往唐家吊唁。卢梦女士与丈夫于二十年前创立梦想慈善资金。二十年来,梦想慈善资金一共捐出三千三百多亿元,为世界反艾滋反饥饿事业做出了尤其突出的贡献,曾多次受到联合国卫生组织的表彰。多年来,梦想慈善资金共资助我国五十四万九千余名困难学子完成学业,为我国教育事业做出突出贡献。卢梦女士的逝世,是我国民间慈善事业重大损失……”

  当吊唁的人离去后,唐家所有成员齐聚一堂,却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取而代之的是沉抑。

  客厅内只有抽噎声,连佣人走动,都轻手慢脚免得弄出任何声响,电视当然不可能开着。

  唐家人是在讨论老太太的治丧适宜。

  其实老太太的年纪大了,唐家也早有心理准备,一切都已经早有章程。只不过是没人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突然。

  唐旭然作为长子,也是现在唐家真正的掌门人。他将治丧的事一一说了。

  庄蕾等丈夫说完,看没有人提出什么意见。她沉声说:“妈在生前多次提出希翼去后能与爸安在一起!”

  唐旭然点头说:“妈之前也和我说过这个事。她老人家的遗愿,大家后人当然要遵从。而且我觉得这是爸和妈共同的心愿!”

  唐旭远这时说:“我明天就请一个大师择个日子!”既然是要将父母合葬,那就不是在父亲的墓葬旁边安葬,而是要开父亲的墓将母亲葬进去。

  庄蕾看丈夫和小叔都同意了,只觉得心里也踏实了。老太太无疾而终,走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现在这样,老人肯定能走更加安心。

  只是她耳边似乎依然循环着老太太去之前听着的那首老歌:

  “……

  爱在迷迷糊糊盘古初开便开始,

  这浪浪漫漫旧故事。

  爱在朦朦胧胧前生今生和他生,

  怕错过了也不会知。

  跌落茫茫红尘南北西东亦相依,

  怕独自活着没意义。

  爱是来来回回情丝一丝又一丝,

  至你与我此生永不阔别时。”

  (番外·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