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武破九霄>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白痴邓长峰

第一百四十九章白痴邓长峰

小说:武破九霄编辑:花颜字数:3055更新时间:2014-07-09 15:13:29

  

  蓬!

  嗡……

  随着一阵劲气的摩擦声的出现,顿时的整个空气中也因此的响彻起来了一阵的震动之声,一截断剑仿佛是流光一般的从高空中激射下来,随后狠狠地插在了地面上,并且那不断抖动中所发出来的声音无不是在说明着刚才的那一记对抗所产生的劲气和碰撞力是何等的惊人。

  “你……你怎么……怎么可能?!!”

  手握着剑柄,那断剑此时的在这个青年的手中不断地抖动着,虎口上面一道道恐怖的口子此时正在向外不断的流着鲜血,乃至是在这手腕上都已经明显的出现了森森白骨的痕迹。

  身体的抖动,以及语气中的颤抖无比在说明着这个家伙心中此时的惊恐。

  原本看上去只是一个文弱的少年但是谁又曾想到这个根本的看不出有多少实力的家伙,竟然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那温顺的好像是绵羊一般的样子,现在却猛然的变成了一只嗜血的残狼,不经意间的这个家伙才猛然的发现叶梵天那平静无波的双目中有的竟然是一种无比的漠视。

  这种眼神他只有在那些强大的武修身上才发现过。

  “大人……请饶命啊,我乃是吕康,乃是吕门后人,请大人饶恕我吧。”

  叶梵天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名为吕康的家伙,嘴角上微微的露出了一丝弧线,只是这一丝弧线却分明带着一种狰狞的味道。

  手指微动中的,一道可怕的光芒却猛然的出现,罡气透体间,那已经无比纯熟的运转罡气的样子令那眉心中多出了一点嫣红的吕康顿时的艰难无比的叫出了两个字:“武师!!”

  是的,武师级,和其他的武修不一样,只有达到了武师级的程度,才可以如此随意的将那罡气运用的这般纯熟,而武师级之下,即便是武士级巅峰的程度即便是打出了罡气,但是却也不会如此的轻松,而且大多还都需要借助于兵器才可以释放,但是叶梵天却分明的只是用自己的手指打出来的。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完全的不可相比。

  看着这个倒在地上的家伙,叶梵天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吕门后人?那是什么?”

  随后的手指微微的一动将对方的衣服上面顿时的出现了一枚枚的玉箭,手指上的幽冥戒猛然的发出了道道的光芒将其完全的收在了其中。

  看着这两具一缕不挂的尸体。叶梵天正要将其掩埋起来,毕竟这样子实在是相当的不雅观,而且对于这个女子也是一种亵渎,当然了对于这个家伙的品行,叶梵天还是不怎么满意的。

  就在叶梵天还在动作的时候,突然双目微微的一动,而后眉心中的蓝色光芒一阵的闪烁起来。

  凭借着强大的灵魂之力的作用之后,叶梵天很是轻易的便差距到了在自己数百米之外传出的那数道强大的真气波动。

  并且在气势上他还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杀意。

  嗖嗖嗖……!

  四道残影迅速的浮现之后,四个人也随即的落地。

  这四个人中三男一女。

  这四人的样子都算的上是不凡的,以叶梵天的实力自然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竟然齐齐的都达到了武士级的修为,虽然说他们都是下品的程度,但是四个武士级的强者聚集在一起,这股力量还是很可怕的,而令叶梵天惊讶的是,这名女子的实力竟然是这些人当中最为强大的一个,尤其是那真气上的游走中分明的是带着一抹冷冽的味道。

  这四个人先是看了一眼叶梵天,随后的看到了地上的这两具尸体,而其中的一个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一直骄傲惯了的家伙在看到了地上女子的尸体之后,猛然的凄厉无比的大吼起来:“静静……静静!!”

  听到了这男子的叫声之后其余的几个人脸色也微微的一变,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而看着叶梵天的眼神更是越发的不善。

  女子轻轻的从包裹中拿出了一件衣衫盖住了女子的身体,随后的那名男子一脸的疯狂之色的朝着叶梵天大声的吼道:

  “是谁?是谁杀了他!”

  两具尸体,而且都是一缕不穿,都齐齐的死去了,这里还站着一个活人,自然叶梵天的嫌疑是最大的,但是这事情叶梵天自然是不可能承认的,毕竟这人确实不是他杀的。

  随后的叶梵天指了指那名吕康说道:“是这家伙杀的。”

  此言一出之后,这个青年的双手迅速的冒出了一道道可怕的真气,随后的猛然的朝着对方的身体上打出了一道凶猛无比的罡气:“混搭,混蛋,为什么?你他妈de为什么要杀死我的静静。”

  对于男子打出的这一道罡气,叶梵天倒是颇为的意外,但是从对方的气息上来看,这一道罡气显然也是相当的消耗他的真气的,而那吕康算起来也算比较的倒霉的,不但这个所谓的静静不是第一次,而且还死的如此可悲,更加在死后还需要遭受这般对待。

  “你当时在场?”

  男子红着一双眼睛冷冷的说道。

  从这男子的表现上来看这个名为静静的女子应该是这个男子的女人,所以说自己的女人被杀了,悲愤是可以原谅的,而叶梵天也不是嗜杀之人,所以对于对方的这种语气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却缓缓地点了点头。

  “她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脱掉了衣服?而且你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梵天淡淡的说道:“衣服是她自己脱掉的!”

  叶梵天的第一句话便相当的惊人。

  “什么?!!”

  男子猛然的从背后掏出了一柄砍刀狠狠的地对着叶梵天大声的吼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她为什么会脱掉自己的衣服。”

  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渝之色,毕竟现在这叶梵天虽然在场,有着不小的嫌疑,但是这个家伙的实力却是未知的,因此她自然对于这男子的语气有些不满起来,玩意叶梵天的实力太惊人的话,那他们即便是四人可是却也依旧有些麻烦的。

  “邓长峰,你理智一些。拿刀做什么?”

  这个名为邓长峰的男子显然是已经因为自己女人的死而彻底的疯狂了,他大声的对着女子吼道:“黄衣,我知道你一直的都对静静不满,否则得话,静静怎么可能独自一人的离开队伍。”

  此言一出,黄衣还未说话,其余的两个男子却露出了不满的神色,左边的那个身着蓝袍的青年更是不满。“邓长峰,你说这话未免太伤人了吧,难不成这静静地死还得怪在黄衣的头上不成,而且是静静自己偷着离开的。”

  “闭嘴刘霆,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吗?你喜欢黄衣自然是要为他说话了,死的如果是黄衣的话,你会这么想吗?静静可是吃果果的躺在地上,那黄衣若是如此的话,你会如此的沉着吗?”

  “闭嘴邓长峰,你怎么现在逮着谁就和谁干上了呢?”

  最后的一个男子大声的喝道。

  “哼逮着谁就和谁干上?管木然,死的可不是你的女人,你自然是这么说了。”

  看到了这个好像是疯狗一般的家伙叶梵天的心中不由得感叹了起来,这个名为邓长峰的家伙还真的是一个十足的脑残,从那女子愤怒的样子以及这刘霆和那管木然的表情上来看,现在的他已经是得罪了自己的三个同伴了。

  叶梵天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将自己所见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四人的脸上顿时的露出了一抹无法置信的神色,但是除了邓长峰之外,其余的三人却有些相信叶梵天的话,毕竟从这吕康的尸体以及那静静的尸体上很是容易的便可以看到那两人交欢时的液体,而静静的身体上也没有挣扎的样子,尤其关键的是她的衣裙,虽然破碎,但是却不是被强行撕裂的样子。

  “放屁!静静是我的女人,我会不了解她的性格吗?她现在已经死了,你却还在如此的对待和诽谤她,你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突然这邓长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飞快的从这吕康和静静的衣服上寻找了起来,那身上根本没有一枚的玉箭,因此邓长峰的表情开始彻底的扭曲了起来:“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在贪图静静身上的玉箭,一定是这样子的。故意的见死不救,却让静静蒙受了这般莫大的屈辱,而你的实力低微自然的可以乐享其成了。”

  叶梵天无奈。“那个吕康可是我杀死的。”

  邓长峰挥舞着手中的砍刀疯狂的吼道:“那个家伙肯定也是你偷袭的时候杀死的。”

  叶梵天的表情顿时的变得无比古怪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女人的死非得跟我有关系了是吧?”

  叶梵天的语气已经开始不善了起来,自己堂堂的一个武师级的实力,竟然被一个武士级的家伙如此的逼迫,刚才还是因为对方刚死了女人,所以不和对方一般见识,但是现在看来的话,这个家伙还真的是喜欢蹬着鼻子上脸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