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武破九霄>目录>

第二百九十八章离开!

第二百九十八章离开!

小说:武破九霄编辑:花颜字数:3009更新时间:2014-07-09 15:14:15

  

  箐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愤怒的神色,甚至是在这个时候杀意已经形成了一种实质,那美丽的容颜上面在这个是几乎要变得铁青了起来。

  “我去杀了他!胆敢欺负我家小姐,我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混蛋的。”

  南宫梦顾不得自己此时的悲伤了,一把拉住了箐姨恳求的说道:

  “箐姨不要去啊。”

  箐姨的俏脸绷紧,那一对橙色的美眸中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小姐,你实在是太过的善良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像你父亲便是如此,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过分的寻欢作乐的话,你的母亲又如何的可能因此的因为过分的哀伤而早早的去世呢,所以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要记住这一点,对待男人就应该掌控在其中,否则得话吃亏的永远的都是女人,你说的那个小子才十六岁便已经这个样子了,如果说再大一些的话,那岂不是会变得更加风流啊,那得有多少的女子毁在他的手中,因此这样的男人不能留下。”

  南宫梦急忙的恳求道:

  “不,不要了,箐姨,我还是他救下来的,若非如此的话,我这辈子岂不是真的毁了吗?而且我也不想他受到伤害。”

  箐姨的脸色一变随即的盯着那南宫梦严肃的说道:

  “梦儿,你告诉箐姨,你是不是已经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子了?”

  南宫梦闻言娇躯顿时的一颤,但是在箐姨那严肃的样子面前,她忍不住的说道:

  “我只是不想他受到伤害,只要是他过得好,我就满足了。”

  箐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哀愁的神色,微微的抚摸着南宫梦的脑袋无奈的叹息道:

  “哎,我可怜的孩子啊,好吧,那老家伙已经下了死命令了,让你回去,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吧。”

  南宫梦微微的点了点头,但是面色上却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那……那大家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箐姨似乎是看出来了南宫梦的心思,因此坚决的说道:

  “越早越好,既然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了什么该留恋的东西了,那明日就起程。”

  “明日?”

  箐姨态度很是坚决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

  “那个小子我也不会去对付他了,但是你必须赶快的离开这里,这件事情就这样子算了,以你的身份根本的不能嫁给这样的男人,他的资质虽然不错,但是这玄天大陆上的天才何止千万,多少的青年才俊想要得到你的芳心都未曾到手,哼,这般小子不值得留恋。”

  南宫梦的螓首微微的点了点,但是那美眸中却分明是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清晨慢慢的到来,当这第一缕的阳光开始散漫了大地的时候,在这别墅中两具沉睡中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动弹了几下。

  叶梵天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那正在沉睡中的白玉樱,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而此时的白玉樱沉睡的好像是一只美丽的小猫一般,那充满着白玉一样光泽的娇躯此时散发着和夜间不一样的魅力,但是却一般的诱人。

  想到了昨夜的疯狂,一种满足感充满了叶梵天的心中。

  轻轻的在对方的酥胸上摸了过去,滑腻丰润的感觉让叶梵天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似乎是被叶梵天的动作给惊醒了,白玉樱微微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目,在看到叶梵天那手掌正在把玩着自己的酥胸,白玉樱狠狠地白了对方一眼,娇哼道:

  “哼,都一晚上了,难道说还没有摸够?”

  叶梵天笑嘻嘻的抱住了白玉樱的娇躯,在对方那羞红的俏脸上亲吻了一口说道:

  “这般美丽的身体即便是摸一辈子都不够。”

  说话间的他的手指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摸到了白玉樱的玉腿上,但是在看到了白玉樱那黛眉微微皱起的样子之后,叶梵天急忙松开了自己的手掌:

  “怎么了?还疼吗?”

  白玉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狠狠地在叶梵天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哼,人家都说不要了,但是你还一味的索取,能不痛吗?”

  感觉到对方的舌头在自己肩膀上的牙印轻轻舔动的感觉,叶梵天的嘴唇狠狠地稳住了对方的樱唇,末了才笑嘻嘻的说道:

  “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啊,也不知道是谁昨晚上还让我快点再快点,大力些的催促来着。”

  如此漏骨的话语让白玉樱的嫩脸如何的能够忍受的住,那羞红的俏脸在这个时候几乎要成为一片红布了。

  “说吧,你南宫梦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女人的占有欲比起男人也是不逞多让,显然那南宫梦的问题一直都在白玉樱的心中出现,而且尤其是现在两人都已经捅破了那最后的一层关系之后,这白玉樱自然对于这个问题更加的注意了。

  叶梵天苦笑着说道:

  “可以不说吗?”

  白玉樱的美眸中露出了一抹笑意的说道:

  “你说呢?”

  虽然白玉樱是在笑,但是叶梵天却很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所传来的那种恐怖感觉,这般感觉也着实的让叶梵天有些吃不消,随即只好无奈的说道:

  “好吧,那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啊。”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白玉樱的心中顿时一沉,但是却还是点点头。

  叶梵天开始慢慢的回忆起那一晚的事情,当然主要的还是说了自己击杀庞统三人的事情,对于两人那风花雪月的时候叶梵天很是自动的选择了轻描淡写。

  “你的意思是南宫梦现在也是你的人了?”

  白玉樱的美眸开始变的红了起来。

  “我说你可别哭啊,这件事情我也很头疼的,别别别,别哭了。”

  叶梵天手忙脚乱的安慰着白玉樱,但是后者脸上的泪水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滑落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显然是在拿着我当做代替品,否则得话大家见面的次数又不多,你为什么却趁着酒性占我的便宜……呜呜呜,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叶梵天慢慢的用嘴巴吻住了对方俏脸上的泪珠,无奈的说道:

  “我是这般人吗?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会好生待你的,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的,如果说我对你不好的话,就让我出门便被人给……”

  叶梵天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但是白玉樱的纤细青葱却已经捂住了叶梵天的嘴唇,那泪眼迷离中却盯着叶梵天恨声的说道:

  “哼,你们男人就知道诅咒,明明知道不会发生,但是却就会安慰女孩子。”

  看到白玉樱的情绪有些平复了,叶梵天急忙的一阵的甜言蜜语,心中却在无奈的想道:

  “若是钰儿知道了我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从那雪女宫中杀下来啊,不,不会的,钰儿的性格那么的善良。”

  “那南宫梦如果她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勉强接受的。”

  白玉樱轻声的说道。

  “啊……”

  叶梵天的失声叫了起来,但是却被白玉樱很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眼睛中那闪烁的惊喜之色,没好气的说道:

  “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而且又是第一次,女人对于这第一次自然是无比注重的,哼,还有一点,便是我一个人根本的吃不消你。”

  说到了这里的时候白玉樱已经开始羞涩到了极限。

  但是想到了这个男人那可恶的笑意之后,她却哼声说道:

  “开心吧,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典型的就是吃个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叶梵天讪讪的笑道:

  “怎么可能啊,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大人大量,我怎么能这般的不识抬举呢。”

  说到了这里之后,叶梵天却笑嘻嘻的说道:

  “亲爱的老婆大人,你看现在都是早晨了,大家难道说不找点别的事情做吗?”

  白玉樱狠狠地扭动了一圈叶梵天腰间的软肋说道:

  “谁是你老婆,你这个小色狼,我可没有答应嫁给你……唔……唔,你这个……流氓。”

  但是叶梵天却已经快速的将对方的身体压制在了身、下开始大肆的逞威起来……

  “别等了,那小子说不定还在某处享受着呢?”

  墨箐看着南宫梦那不舍的样子冷声说道,言语间显然是对于南宫梦的决定相当的不满,按照她的说法她就应该去杀了叶梵天。

  “算了箐姨,我只是在这个地方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有些留恋而已。”

  箐姨笑着说道:

  “以大家的实力只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以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一次的。”

  南宫梦摇了摇头说道:

  “不需要了,这里已经没有值得我回来的东西了。”

  说话间的在这个时候,一头巨大的飞禽已经从天而降的落到了地面上,而从上面走下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一脸恭敬之色的帮助南宫梦拿好了自己的行李。

  吼……

  随着一声长鸣声之后,飞禽慢慢的飞到了空中,长发飘飘中,南宫梦的心中默默地说道:

  “叶梵天……如果说你有这个本事的话,那就在一年的时间内来找我吧,否则得话,一辈子都不要来见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