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武破九霄>目录>

第九百章逼迫

第九百章逼迫

小说:武破九霄编辑:花颜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4-07-09 15:17:30

  

  这一剑,如神灵伸手,招揽无数的陨石流光……

  金色的光芒演化出了无边的杀意,无穷的剑意浩然无法,荡魔诛神!!

  “锵!!!”

  两根手指缓缓的伸展,如那佛陀在拈花含笑,但是手指上面却带着无数细微的纹路在扭动,那是一道道形成了可怕蚯蚓一般的细小经脉!!

  毛发,可怕浓密到了极致,分明是一只怒吼的狮子一般。

  狮子并不可怕,对方的狂暴已经完全的可以让不少的对手洞察到他的气息,但是当这狮子变得沉着起来之后,杀伤力无法预料。

  黑子!

  正是一只沉着的狮子!

  那两根手指,仿佛是从天而降落下的神之手,那轻柔的姿态中,却让抱剑生的脸色开始变得铁青异常。

  金色的长剑,竟然无法从黑子的那两根手中抽出!

  “滚!!”

  一声怒吼,仿佛是喷发着无穷的戾气一样开始疯狂的暴动。

  啪啪啪……

  地面开始龟裂出无数蜘蛛网般的细纹。

  一道道的气流从黑子的身体上开始喷洒而出,措手不及之下的抱剑生竟然在对方这股恐怖的气势之下,迅速的朝着后面的不由自主的退后了数步。

  啪……

  金色的利剑发出了惊人的撕裂,竟然自动的破开了黑子的两根手指,迅速的朝着抱剑生回归而去。

  仿佛是一道道恐怖的烈焰一般,黑色的光芒不断的在黑子的身体上滚动。

  一对双目中,泛着无边的戾气光辉。

  抱剑生何等的高傲,但是在看到了对方的那一对冰冷的眼睛之后,却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霸兽血脉,为什么会是霸兽血脉!!!”

  嘴里大声的吼道。

  凄厉的声音之中,抱剑生仿佛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剑意缓缓的从身体上滚动出来。

  巨浪般的剑意,惊人的杀气,可怕的肆虐之气,无边的恐怖威压,一切的一切似乎是在这一刻都在对方的掌控下,完美的发泄了出来。

  “杀了这小子!”

  一个冷淡和残暴的声音在抱剑生的耳边响彻,那声音竟然会是霸魔王的怒吼。

  “霸魔王,你不觉的自己的说法太过的严酷了点吗?这可是大家紫云宗的弟子,你这样堂而皇之的击杀大家宗门的弟子,难不成还打算无视于大家紫云宗不成?”

  幻天帝的嘴里冷冷的叫道。

  不但是他,在这紫云宗周围的诸多长老和护法乃至上那紫云宗的宗主端木空的脸上也是带着一丝不愉之色。

  “哼哼……端木宗主,即便这小子乃是你们的弟子,但是相对而言,你们的关系却无法的和大家的关系密切,他乃是大家大力霸王宫的血脉,这一点你们可曾知道?”

  此言一出,顿时众人的脸上齐齐的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看着那一尊恐怖的幻影,那霸道的气息,无边的威压,着实的带着惊人的气势。

  “霸兽血脉……这小子的血脉名为霸兽血脉,乃是大家大力霸王宫之中最为强横的血脉。”

  霸魔王的嘴里沉声说道。

  “你竟然可以可以诞生霸兽血脉,凭什么,你一个卑微的小人物,竟然可以觉醒这般血脉,我不服气,不服气……”

  抱剑生的嘴里疯狂的叫道。

  霸兽血脉,乃是他们大力霸王宫的代表性血脉传承,但是他抱剑生却无法爆发和觉醒这般血脉,这让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如何的能够承受的住。

  “吼……”

  怒吼之中,那一尊巨大的霸兽幻影持续的膨胀,一记利爪挥动,漫天之中传出了无数的爪影。

  锵!!

  此时的抱剑生明显的开始动了真格,一剑挥动,撕裂破空,丝毫的不曾留情。

  这一剑猛然的和对方的利爪重重的抗在了一起。

  “十方兽域!”

  低沉的声音丝毫的和黑子的声音不曾相似,更加的狂暴,充满了一种舍我其谁的霸道之气。

  此时的黑子虽然狂暴,但是却并不代表着他便失去了理智,脑海之中在不断的沉思,在不断的旋转。

  “大力霸王宫……我的血脉竟然会是大力霸王宫的传承血脉,但是那抱剑生为什么没有觉醒?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如此的更加愤恨我吗?”

  黑子的心中戾气层生。

  爪影再动,十分之内,皆为狂暴之气,生生的压制下了这一柄金色的长剑。

  但是下一刻,那抱剑生却似乎是更加癫狂。

  “一剑灭天!”

  锵锵锵!!

  在那靠近了抱剑生的兵刃,无不开始因为这一记一剑灭天的招式而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无穷的剑意几乎要形成一道实质!

  实质般的剑意笼罩了下来,漫天的剑意之中,形成了一尊恐怖的幻象!

  “剑至尊!”

  百圣子的脸上露出了感叹的神色。

  这一尊巨大的剑至尊幻象乃是他们天剑宗门的绝学,这一尊幻象虽然不曾是血脉的幻象,但是却也是恐怖的剑意凝集的恐怖组成。

  幻象似乎人形,但是却只有一只手臂,一半的上身,而这一只手臂却仿佛是一柄刺破了星空的神剑一般,剑意恐怖!

  “这乃是大家大力霸王宫的家务事,希翼你们紫云宗不要插手,端木宗主意下如何?”

  霸魔王的嘴里沉声的说道。

  “这……”

  端木空的脸上微微的皱起来。

  若是寻常的弟子,他倒是可以保下来,但是这黑子若是当真是他们的血脉,这件事情可是涉及到了更加恐怖的层次上,他们紫云宗虽然强横,但是在表面上却也是没有办法的。

  “哼……黑子,乃是我弟子的后人,单纯的若是你们的血脉,就想要决定一切,似乎是太过霸道了点吧。”

  幻护法的嘴里冷冷的说道。

  “确实如此,若是被你们以血脉的理由来压制大家的弟子,大家的脸面何来?”

  一位老者的嘴里冷冷的说道。

  “呵呵……这下子,似乎是颇为的难办了。”

  霸魔王的嘴里微微的一动。

  手掌突然的一阵挥动:

  “顿!!”

  不灭境的强大实力顿时开始展开!

  整个空间中,竟然被强行的顿住。

  原本已经碰撞在一起的两者顿时被强行的打飞,不,黑子的身体被狠狠地压制到了地面上。

  鲜血狂飞,那一尊巨大的霸兽幻象在怒吼,而那明显的没有被压制多少的剑至尊的幻象却猛然的出手。

  “砰……”

  这一尊剑至尊的幻象明显的在被分开的瞬间,施展出了可怕的力量被压制了下来。

  “你们紫云宗自诩是这小子的弟子,我倒是想要问一下,这小子为什么可以修炼出血脉?你们应该知道的,这小子的丹田乃是被废掉了,而出手之人,乃是大家大力霸王宫的高手强者。”

  “是你们废掉的他的丹田!!”

  一丝冷芒闪烁。

  幻护法的脸上开始变得格外的恐怖。

  “哼……为了维护大家血脉的纯净,不能被其他的人沾染,这一点做法,我想你们应该很是清楚吧。”

  “霸魔王,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端木空的嘴里沉声的说道。

  虽然脸色平淡,但是一股可怕的气势却缓缓的荡漾了起来。

  感觉到了这股气息在涌动,霸魔王的脸色不禁一变,这股时候的他才想起,眼前的端木空,乃是一位不灭境九重天的强者!

  那是一个他无法去招惹的恐怖存在。

  “若非是因为这小子的霸兽血脉出现,我都忘却了这家伙,血脉的力量是强横的,但是你们可是不要忘记,大家的血脉只有大家最为的清楚,那是狂暴到了极致的程度,丹田除非是被修复好,否则根本的不可能诞生血脉。”

  “血脉的妙处有很多,难道觉醒了血脉之后就不会因此修复吗?”

  幻护法冷笑着说道。

  “哈哈哈……幻天帝,你太过的幽默了,若是他的丹田被废掉的话,那大家的血脉,他再去觉醒,单纯的狂暴力量足够的让他的身体崩坏,彻底的死亡,端木宗主,你应该明白了我的意思了吧。”

  “黑子……你的血脉是如何诞生的?你的丹田又是如何的被恢复的?”

  “丹田的恢复恐怕你们比大家更加的清楚,这可是需要一位不灭境的强者出手才可以治疗好的,当然丹药也是可以的,只是这般丹药,可是弥足珍贵,我可不认为你们紫云宗会在意这样的一个小人物,所以他的丹田恢复,只有一个原因!他不单纯的紫云宗的弟子吧……亦或者是——叛徒?”

  黑子的脸色不禁一变。

  “你有什么证据,这便是你们的血脉觉醒?”

  幻护法的嘴里忍不住叫道。

  “这小子的父亲,乃是大家大力霸王宫一名宗家弟子,也就是血脉的纯净者,因此为了保证血脉上的纯正,在废掉这小子的丹田之中的时候,大家在他的背后刻下了一个‘霸’字,这一点足够的证明,这小子便是当年之人!”

  “黑子……你的丹田是如何恢复的?”

  端木空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若是当着黑子还会是其他宗门弟子的话,那他们紫云宗的面子如何的放置?

  一丝杀意已经开始从他的脸上开始爆发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