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武破九霄>目录>

一千八百二十九章楚萌

一千八百二十九章楚萌

小说:武破九霄编辑:花颜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4-07-09 15:22:06

  

  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无法割舍的自信,这是对于苍生的自信,对于天穹的自信,打爆了无数的桎梏,成就了无上力量之后,换取来的强大自信。

  “你这是在亵渎,亵渎!”

  声音再次的出现,但是这一次已经开始慌乱起来。

  “砰……”

  一只脚从天而降,狠狠地踏破了这黑色的漩涡状的阻碍,叶梵天的身体,仿佛是远古的巨人一般,高耸入云,他的一只脚生生的踏足,足够的踏碎九重天!

  “轰”

  再次的一声巨大的撞击之声出现,叶梵天傲然的打破了一切的桎梏。

  “呜呜呜……”

  “吼吼吼……”

  阵阵诡异的声音顿时的传递了出来,这声音之中,带着一种难以掩盖的阴寒之气,仿佛是要将一个人的灵魂都要震碎的声音一般。

  “阴魂不散!”

  叶梵天心中冷笑一声,再次的踏足。

  “吼……”

  终于的随着叶梵天的这一脚的出现,一道黑影猛然的从这虚无之中顿足出来,他的身体魁梧,带着丝丝的黑色能量,宛如魔神在沸腾,魔气震天,却又带着一丝更加柔和的诡异气息。

  柔和?魔气?这两种感觉竟然可以容入到一个人的体内,如此诡异的姿态倒是让人难以想象到。

  叶梵天看着这个身影,对方身着一套袈裟,这一套袈裟镶嵌着无数的符文,看上去相当的华贵,无论是在色泽上还是在制作工艺上,都可以看的出来,这一件袈裟的价值不菲。

  而此人的身份自然也可以想象的出来,绝对不是一般的地位的。

  “吼吼吼……”

  尖锐的吼叫声从对方的嘴里传递了出来,这声音之中,似乎是夹杂着某种无法割舍的怨念和残念,试图要将天地间的一切彻底的震碎才甘心。

  此人的脸上带着的是狞恶,是无法掩盖和割舍的煞气。

  “一生诵佛,一生虔诚,为何不让我成佛?为何让我到头一场空?”

  悲苦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深深的仇恨,仿佛是要仇恨这世间的一切,将这一切的一切彻底的从自己的心中宣泄出来。

  “入魔了吗?”

  叶梵天的心中一动,对方的这般姿态,分明就是已经入魔的样子,但是能够身着这样的袈裟,明显的身份是不简单的,以对方的身份,竟然也能够入魔?这得需要多么可怕的事情才会导致这家伙的心神开始大变?

  “一生苦苦的追寻,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一场空,你们这些卑微的世俗之人,你们也妄图成佛?这怎么可能?这绝对的不可能!”

  说话间,对方的脸色变得越发的狞恶了起来:

  “既然,已经是一场空了,那倒不如让我来度化你吧!”

  说话间,对方竟然已经再次朝着叶梵天出手了。

  这一次,此人竟然双手合十,做出了一个个奇妙的印记,登时,虚空之上一尊巨大的佛印已经从天而降,朝着叶梵天镇压下来。

  原本祥和的气息,骤然被一股阴冷所代替了。

  “悲哀……一向向佛,却最终有了如此的地步,看来,你也是一个可悲的家伙。”

  叶梵天的心中一阵的苦笑。

  “你去吧!”

  随手的一指,但是精气神却骤然融合为一体,化作一道慧剑,疯狂的释放出了自己的威压,这一剑,宛如九霄之上的雷霆一剑,瞬间斩断了无尽的苍莽,一剑破天!

  “嗤……”

  巨大的佛印,瞬间被一剑刺穿。

  “佛!我一向求佛,千辛万苦,百载轮回,佛,你为何不度我,什么是佛?!”

  那黑影还在怒吼,但是此时的叶梵天却没有给他丝毫反抗的机会,一剑洞穿了他的生机。

  “嗡……”

  一切消散,万物彻底的消失掉,留下的只有一道白光,神圣洁白,带着琉璃般的纯粹。

  这便是舍利,对方留下的精华所在。

  “心魔消失了……”

  叶梵天看着这一切的消散,淡淡的感叹道。

  末武时代,一切的武道近乎彻底的消失掉了,留下的只有一些糟粕和瑕疵,而对方在没有武道的指引之下,能够进入到这般程度已经相当的不凡,在心魔出现之后,也使得他对于一切都彻底的仇恨起来,因此凡是试图沾染舍利的人,全然的便被他彻底的斩杀掉了。

  “末武时代,当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看着这一枚正在缓缓旋转的白色舍利,叶梵天的嘴里低声的感叹道。

  此时的他看着这一枚舍利,微微的招手,徒然间的,舍利之中竟然发出了一道奇异的光芒,这光芒之中,似乎是隐藏着什么。

  “恩?那是什么?”

  叶梵天的心中微微的一动。

  这是一幅画面。

  画面之中,有着清河绿水,鸟草密布,一副生机盎然的姿态,其中有着很多的异兽,这些异兽甚至可以张嘴喷火,出爪裂天,如此之强横的姿态,乃至有的以叶梵天的眼力可以看的出来对方至少可以达到小乘天的境界了。

  “这是什么地方?隐藏在这舍利的记忆之中,久久的没有因此消除?”

  叶梵天的心中微微的一动,思考了起来。

  此时周围的世界已经逐渐的开始消散,这个世界可以算的上是这舍利主人心魔所在的世界,其中介于一种虚幻和现实之中。

  常人若是进入自然没有好处,不过现在随着这舍利的心魔被叶梵天洞穿消散,这个世界自然也因此开始消失掉了。

  “看来,这个地方有着不少的秘密,我得需要好生的寻觅一下,我甚至是可以感觉的出来,在这个世界之中,隐藏的微妙超出我的想象,如果可以好生的参悟一下,自然的可以让我从中获益不少的。”

  叶梵天的眼光那是比起常人要好很多的,这一副画面应该是存在于舍利之中的,因此现在的他还不急着去寻找舍利之中的其他记忆。

  这一枚舍利随着其中的光芒被慢慢的消除,留下的大约只有核桃大小,捧在掌心之中,看上去整体圆润,虽然略带粗糙的感觉,但是在实际上却给人的感觉相当的细腻,而且这是佛宗的苦修之人的精华,其中蕴藏的微妙恐怕就算是叶梵天想要一瞬间便汲取到都是很难的。

  “这舍利之中,给我的感觉,恐怕还有着其他的微妙,而从那七个佛宗弟子的记忆之中,这竟然是一个名为陈炜之人的舍利……”

  陈炜!

  这个名字叶梵天不算是陌生,毕竟相当的大众化,但是叶梵天却隐约间的感觉到,这陈炜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只是他想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关于对方的记忆。

  “陈炜……”

  嘴里低声的说了几声,却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嗤……”

  叶梵天破空而出,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你……你……你把我的车怎么了?!”

  当叶梵天再次的将赵钰的车子归还回来的时候,赵钰整个人都呆滞了起来。

  这哪里还是自己的那一辆车,此时的车子整体上都开始变得崩溃了不少,甚至是车轮上面都有些裂开了。

  叶梵天着实的有些汗颜了,他一路上的狂奔,甚至是加持了自己的力量,这在一定程度上虽然将车子的速度加快和提高了很多,但是却也将这车子毁坏了不少。

  “这个……这个其实是一个意外!”

  叶梵天讪讪的笑道。

  这毕竟是他出错在前,当初的赵钰好心的给自己钱,虽然这是奉了上官瑜的命令,不过叶梵天的行为确实也有些过失了。

  “意外?!”

  赵钰的杏目圆睁,那样子恨不得的将眼前的叶梵天一口咬死。

  叶梵天的表情越发的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这个……算我欠下你的一个人情如何?”

  叶梵天忍不住的苦笑道。

  “这可是我最好的一款车了,当初为了它,我省吃俭用了好久,甚至是连我的名牌包包都贱卖了……”

  想到了自己为了这一辆车所付出的东西,赵钰那叫一个委屈啊。

  “那个……我会补偿你的!”

  叶梵天忍不住的苦笑的更加严重了,面对着这个妞,可谓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尤其是自己太理亏了。

  “你欠下了我的一个人情?”

  突然赵钰似乎是想通了什么,美眸灼灼的看着叶梵天,那姿态仿佛是在大灰狼看到了小红帽一样,灼灼的美眸近乎是要有火光诞生的模样。

  “额……算是我欠下了你的一个人情。”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叶梵天现在的情形便是如此,只能够苦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一定会帮你办到的。”

  叶梵天认真的点了点头。

  对于武修来说,诺言比起任何的事情都要重要,切不可将其当做寻常之事来对待。

  “好啊,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这样吧,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有什么事情让你去做,但是你记得,你欠下我的一个人情。”

  &色,诱人无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看似美妙的尤物,给叶梵天的感觉却是相当的不对劲。

  “嗡……”

  叶梵天的手机微微的震动起来,他急忙的做了一个抱歉的姿态,接听了电话。

  “楚萌被人带走了……”

  电话之中,契科夫无奈的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