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54 霍东铭的担心

054 霍东铭的担心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641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5

   “以后谁要是娶了你,耳根都别想清静。”慕容俊笑过之后,低低地嘀咕着。

  “你放心好了,那个耳根不能清静的人绝对不会是你。”林小娟耳朵尖得很,慕容俊的嘀咕也逃不过她的兔耳。

  慕容俊耸耸肩,决定不再说话。

  林小娟也抿起了嘴。

  车内变得很安静。

  林小娟靠进车的椅背内,隔着车前的玻璃注视着前方的路。

  “我该送你到哪里?”片刻后,慕容俊温笑地问着。

  “那条街道最热闹,人流最多,就送我到那里。”林小娟还没有忘记自己想考察市场。

  慕容俊再一次偏头看她一眼,说了一句:“你这个人还挺怪的。”

  随即他方向盘一转,往市中心大街开去。

  将近傍晚了,街道上的人流量更多了。

  到了中心大街,慕容俊把车停靠在街道边上让林小娟下车。林小娟下了车之后,从裤袋里摸出了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塞回车内给慕容俊,说道:“这是你的车费。”吓得她腿软的不是慕容俊,而是与吴辰风有关,所以,她不想欠慕容俊的人情。

  慕容俊眨了眨眼,失笑地捡拿起那张绿色的人头像,失笑地看着转身就融入了人流中的林小娟,她娇小的身影在人流中还算是醒目的,人长得不怎样,身材还算不错。

  翻看着手里那张五十元的人民币,慕容俊低笑着:“那么远的路程,就算是当成车费,也不够呀,怎么也该给我一张红色的吧!”

  他的可是过百万的名车呢。

  不过,他还是掏出了自己的钱夹,把这张五十元的人民币塞进了自己的钱夹。

  钱嘛,再少也是钱,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的。

  霍家别墅。

  随着婚期的临近,霍家的佣人们都在默默地忙开了。

  但章惠兰却一点也不把婚礼放在心上。自从蓝若梅逃婚后,她就对儿子的婚事不上心了,她觉得蓝若梅让他们霍家丢脸了,也让霍东铭丢脸了。哪怕这件事被霍东铭压下去,不让外界的人知道,可一想到自己那么优秀的儿子竟然被蓝若梅抛弃了,章惠兰的心就无法高兴起来。

  如果霍东铭另娶的是其他名门千金,或许她还有几分开心,偏偏霍东铭娶的还是蓝家的。不过在儿子的面前,她表现出来的还是接受。

  其实她是看着蓝若希长大的,那个孩子品性不错,是她气蓝若梅,心里才会对蓝若希有着抵触。

  每天,她不是找人陪她逛街购物,就是和自己的贵妇朋友们打牌,过问婚礼的话一句都没有。

  今天,她的手气不好,输了不少钱,所以早早就回来了。

  老太太坐在大厅里戴着老花眼镜看着T市晚报,看到她回来了,抬眸看了她一眼,温和地说了一句:“回来了。”

  “嗯,妈,只有你在吗?”章惠兰走到老太太的对面坐下,笑了笑,轻声问着。

  “什么时候,都是我在。”老太太推了推自己的老花眼镜,语气里夹着一股自嘲,随即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报纸了。

  章惠兰不说话了。

  “哦,东燕在家,在她房里,一个下午都没有出来过了,你去看看她吧。”老太太又说了一句。霍东铭把苏红赶出了霍家,霍东燕自然会替好友感到难过的。老太太在高兴金孙把小三赶走之时,也有点心怜唯一的孙女。不过她并不会帮着霍东燕向霍东铭求情,她觉得苏红对霍东燕的友情并不纯,只是自己的孙女并没有看透。

  “好。东铭今晚会回来吃饭吗?”章惠兰一边站起来,一边问着。

  “估计会和若希一起吃吧,小两口该多多相处。”提到宝贝孙子,老太太的语气多了几分慈爱。

  章惠兰没有再说话,淡淡地对老太太说了一句上楼看看东燕,便离开了大厅。

  她上楼后径直就去霍东燕的房前敲门。

  “燕燕,你在里面吗?我是妈。”章惠兰一边轻轻地敲着门,一边温和地问着。

  房里没有传来霍东燕的答话。

  章惠兰接着再敲了几次门,可是房里一直没有传来霍东燕的声音,她只得推开了房门,却发现霍东燕根本就不在房里。

  她低低地嘀咕着:“这个孩子去哪里了?不是说在房里吗?”她在浴室,阳台等地方都没有找到霍东燕便走出了房间。站在房前,她想了想,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去,往顶楼而上。

  她上到了顶楼,看到霍东燕坐在游泳池边,两眼怔怔地看着池水,似乎在生着闷气。

  放轻了脚步,章惠兰知道女儿在生什么气。但昨天晚上那种情况下,就连她都想把苏红赶出霍家了,更别说霍东铭了。虽然她现在不喜欢蓝若希,但蓝若希已经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媳了,或许是自己的婚姻被第三者破坏了吧,她心里也不喜欢苏红还对霍东铭痴心不死,更不赞成女儿想方设法支撑苏红来破坏儿子的婚姻。

  过去她对苏红还算有好感的,毕竟是女儿相交了十年的朋友,可经过了昨天晚上,她对苏红的好感就大打折扣了。怎么说苏红都是**,怎能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听到脚步声,霍东燕扭头,看到章惠兰的时候,她马上嘟起了红滟滟的唇瓣,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在章惠兰坐下时,她委屈地叫着:“妈。”

  章惠兰温和地笑了笑,应着:“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没有出去玩吗?平时这个时候,你还在外面疯呢。”

  霍东燕闷闷地说着:“我跟谁去玩?昨天晚上大哥把苏红赶走了,我觉得对不起苏红,我都不敢找她玩了。妈,大哥就是存心让我孤独的,他自己一班的死党,我就苏红一个人,他还不准苏红来找我。”霍东燕撒着谎,明明上午她还和苏红去喝咖啡,撞上蓝若希呢。

  “燕燕,苏红和你大哥,哪一个和你更亲一点?”

  章惠兰慈爱地笑睇着自己的女儿。

  “当然是大哥了。”

  “你哥都不喜欢苏红,你还处处和他作对,硬是帮着苏红来骚扰你哥,你哥能忍这么多年已经非常不错的了,谁知道你们还是贼心不死,你哥忍无可忍了,他还会再忍吗?”章惠兰就事论事。

  “妈!”霍东燕不满地叫着。

  章惠兰浅笑着伸出手握住女儿的手,握了握后便松开了,她笑睨着霍东燕,说着:“燕燕,你年纪也不小了,在家里呆着觉得闷的话,不如到企业里上班吧,让你哥安排一份工作给你,这样你就会过得充实多了。”也就不用整天和苏红混在一起了,那种想尽办法,不知道廉耻的女人,她还担心会把自己的女儿教坏了。

  这辈子,她呀,最憎恨的莫过于小三了。

  霍启明和江雪带给她的痛,她怕是到死了都忘不了。

  不管怎么讨厌蓝家姐妹,她都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支撑任何人以任何理由插足人家夫妻之间。

  “我不去,朝九晚五,多烦呀。”霍东燕小嘴嘟得更高了。

  她就是喜欢每天开着车,到处花钱,哪里消费最高的,她就去哪里,反正以霍家的富裕,就算她这样过一辈子也花不完。

  再说了,她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以大哥的性格,绝对不会安排好工作给她的,说不定让她从基层做起呢。她还记得大哥当初进入千寻集团的时候,也是在基层呆了两年,才正式接手千寻集团的。

  “妈,大哥怎么就是那样的死心眼呀?你说苏红多好呀,至少苏红不会背叛他,不会给他难堪,可他偏偏就喜欢蓝家姐妹,姐姐跑了,马上又娶妹妹,还警告我远离蓝若希三米,我可是他唯一的妹妹呀。”霍东燕话锋一转,开始在母亲面前说着蓝若希的坏话。

  自己最好的朋友不能成为自己的大嫂,那么其他女人,她就不让她们好过。

  章惠兰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了起来,沉默着不说话。

  她也无法接受霍东铭娶蓝若希。

  特别是在蓝若梅逃婚后,带给霍家难堪时,隔天儿子就娶了蓝若希。

  “妈,大哥一直都对蓝若希很好,现在更是好得让我这个当妹妹的都心生嫉妒了,以大哥这种宠法,以后更是无法无天了。妈,你是当婆婆的,媳妇要是特别的得宠,你觉得大哥会不会不孝顺你了?还有奶奶,都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也对蓝若希特别的好,还说什么姐妹易嫁好!”

  霍东燕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敛起来了,说得更带劲了。

  “妈,我觉得你一定要端好你这个当婆婆的架子,不能让蓝若希爬到你的头上。”霍东燕挑拨着。

  “若希的脾气,妈清楚,她应该不会怎样的。”章惠兰沉默过后,淡淡地应了一句。表面上,她是不怕蓝若希爬到她的头上,心里,其实也有着疙瘩了。

  一些书上说,为什么婆媳自古以来就是天敌,因为她们都爱着同一个男人,都想独占那个男人全部的爱,所以就一直争,一直斗,你看我不顺,我看你不顺。儿子帮着媳妇,会伤了母亲的心,丈夫帮着母亲,会伤了妻子的心,要是一碗水端平了,战争更大,因为婆媳两人谁都想自己那碗水的份量更多一些。

  章惠兰也不例外。

  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儿子,对另外一个女人那般的宠爱,她心里也有着刺。现在听着女儿的话,她心里那根刺便开始往长长着。

  “妈,人都会变的。大哥对她那么好,要是她持宠而娇呢?到时候大哥又被她迷住了,你也知道这个家实际上就是大哥在抓权,大哥一旦被她迷住了,什么都听她的,妈,你这个当婆婆的还有什么地位?你看大家周围的人家,那些当婆婆的,当女王和女奴可是天襄之别呢。”霍东燕继续挑着。

  章惠兰又沉默了。

  “如果他们婚后搬到外面去住,还没事,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吧,大家家就是大家庭,奶奶现在还健在,奶奶是不会同意他们婚后外搬的,一个大家庭,生活在一起长久了,矛盾肯定是有的。二叔和三叔他们还没有搬出去时,妈你和二婶三婶的关系不是不怎样吗?所以,妈,不管怎么样,等到大哥和蓝若希举行婚礼之后,你在蓝若希面前一定要端起婆婆的架子,给她一个下马威。”

  “你哥知道了会不开心的。”章惠兰迟疑着,她疼爱自己当成生命一般的儿子,她不想让儿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再说了,蓝若希虽然有几分的倔强,人品还是不错的,应该不会对她不尊不敬的。

  自己的婆婆霍老太太那般的精明,都那么喜欢蓝若希,就可以看出蓝若希的品性是不坏的。

  “如果蓝若希不说,哥怎么知道?如果她说了,代表她平时的好都是虚假的,装出来的。”霍东燕阴阴地说着。

  睨了女儿一眼,章惠兰忽然责备地说着:“燕燕,你这是在报复若希吗?因为她成了你的大嫂。燕燕,苏红和你哥并不相配,一直以来都是你在一厢情愿。燕燕,你是霍家的小姐,霍家是名门,不可以丢了霍家的脸,以后不准再到处挑拨离间哈,免得人家说大家做父母的教女无方。”

  “妈!”霍东燕不依地低叫着,“人家都是为了你着想,你怎么说人家是在挑拨离间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妈自有分寸了。起来吧,陪妈一起下楼去,可以吃晚饭了。”章惠兰不想再听女儿挑拨下去,站了起来,伸手就把霍东燕拉了起来,拉着她往楼下走去。

  “妈,今天打牌怎样?赢了吗?”霍东燕知道挑拨离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怎么说霍蓝两家相交了几十年了,父母对蓝若希的脾气都清楚了。她话锋一转,转到打牌的事情上了。

  “别提了,今天手气特别的背,输了不少钱了。”章惠兰应着。

  “今天打多大的?”

  “今天打得不算大,一万两万的,可我从一开始就输,一直输到我不打为止,少少也输了几十万吧。”提到今天的运气,章惠兰保养得体的脸上就暗了不少,她打牌打了那么多年,还没有试过从早输到晚的。幸好今天打的不大,要是十万,十几万地赌,像她今天这种运气,不是要输几百万?

  “几十万算什么呀,妈,别在意了,明天再赢回来。”几十万对霍家来说,毛都不算呢。她有时候疯狂购物,一天都会花掉过百万呢。

  “嗯。”

  母女俩边说着边往楼下走去。

  夕阳西下,晚霞似血,照红了半边天。

  不少人觉得这天边的晚霞好看,便用手机把漫天的红霞拍下来。

  夜幕即将降临,整片大地非但没有沉静下来,反而更加充满了生机,热闹非凡。

  霍东铭载着蓝若希回来了,不过他并没有送蓝若希回到蓝家,而是回到了属于他们新居的那栋别墅里。

  车子开到了车库里停放下来。

  “今晚……还在这里过夜?”蓝若希一边推开车门下车,一边微红着脸问着霍东铭。

  霍东铭绕过车身走过来,拥着她的肩,一边向车库外面走去,车库外面便是院落了,因为他们刚刚回来,院落里的路灯还没有亮起来。他扭头看了蓝若希一眼,低沉地笑着,反问着:“昨天晚上你在这里过夜,睡得不好吗?”

  蓝若希笑而不答。

  她以为和他同床共枕,会很不舒服,很不习惯,一定会失眠的,谁知道枕着他的长臂,在他醇厚的嗓音之下,她竟然睡得最为安稳,他给她一种感觉,就是天塌了,他都会替她顶着,她只要安心睡觉便可。

  “大家还没有吃饭。”在霍东铭拥着她,在晚霞的映照下向主屋走去时,她说了一句。

  随即她又接着说:“早上美姨能在这里做出丰富的早餐来,厨房里应有尽有吧,我做饭。”

  “好,那我要试试我老婆大人的手艺了。”霍东铭宠溺地笑着。

  “保证让你吃了还想再吃。”蓝若希信誓旦旦地说着,她可是研究过烹饪的,厨艺不敢说绝顶,也可以和一般的大厨媲美了。

  “呵呵。”霍东铭又低低地笑了两声,调侃着:“你是为了日后抓住你老公我的心,才学的烹饪吗?我好像听说过想抓住男人,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呀……你谋杀亲夫呀。”霍东铭的调侃还没有说完,就被蓝若希搔他的腋下而中止。

  “原来你也怕痒。”蓝若希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笑得非常可怕地瞅着霍东铭,让霍东铭有股头皮发麻的感觉。他是商人,还是最强的商人,习惯了隐藏自己,所有弱点都藏得好好的,因为他知道弱点一旦外露,就会被对手抓住,予以攻击。

  而同样出身于商人家庭的蓝若希更知道,攻其弱点,百攻百胜。

  于是,两个人你追我逃的,嬉笑着跑进了主屋里。

  “你别跑呀,有胆的你就别怕。”蓝若希一边笑着一边追赶着。

  霍东铭在大厅里打着转,沉沉的笑声也透着几分的轻松:“我现在还真的没胆了,所以我才要跑呀。”

  “我抓到你,你就倒霉的了。”蓝若希笑得更欢了。

  轻松的心情随即袭上两个人的心头。

  追着跑了几分钟,霍东铭忽然停下了脚步,蓝若希冲来,捉住他正想搔他,谁知道他把她双手一捉,扣回到她的背后,他低首就封吻住她的唇,以吻来消去她意欲搔他痒的念头。

  真是一头腹黑的狼呀。

  蓝若希挣扎几下,挣不脱,只得放弃。

  在他热烈的吻攻击下,她慢慢地软了下来,霍东铭察觉得到她软在自己的怀里了,他才松开她的双手,扳着她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从第一次吻了她之后,他就喜欢不其然地吻她一吻。

  一吻之后,他低首锁着她酡红的俏脸,低哑地说着:“大家一起去做饭吧。我也跟着你学学烹饪,以后也做饭给你吃,这样,你捉住我的胃,我也捉住你的胃。”两个人一生一世永不分离。最后一句深情而肉麻的话,霍东铭没有说出来。

  蓝若希仰起眼眸看了他一眼,浅笑着点了点头,曾经两人之间的熟识自然感又回来了。

  “那,走吧。”霍东铭执拉起她白净的小手,拉着她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黑色的夜帘被大地慢慢地拉了下来,笼罩了整片大地。

  豪庭花园里所有路线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发出洁白的灯光,在夜晚,这里的景物在路灯的照耀下更显奢华而迷人。位于最深处的人工湖边有很多人在湖边散着步,大都是恋人,也有一些夫妻带着孩子们,大家低低地说着话,沿着湖边的林荫小路慢慢地走着,享受着没有压力的夜晚。

  不过霍东铭和蓝若希两个还在厨房里为了他们的晚餐奋斗着。

  “你想喝什么汤。”蓝若希一边打开摆在厨房里那个特大的冰柜,在冰柜里面翻看着食物的种类,一边问着站在身边正笨手笨脚地想系上围裙的霍东铭。

  这个厨房的格局,她很喜欢。实际上,这栋别墅的一切,她都喜欢,虽然知道这栋别墅当初是霍东铭为了姐姐而精心准备的,可她总有一种是为了她而准备的,无论是屋内的格局和摆设,或者是屋外的院落风景,都是她喜欢的。

  “随便,只要你做的,青菜汤我都会赏脸的。”霍东铭总算把围裙系上了,他身高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系着围裙,那围裙只能遮住他的胸前。

  “有鱼,有豆腐,做个鱼头豆腐汤吧,有营养又补脑。”蓝若希在说话的同时,动作熟练地把冰柜里的鱼取出来,把鱼头砍下来,然后又把水嫩的豆腐拿出了一块,再找出香茹,冬笋,葱和姜等配料。

  看着她动作熟练,霍东铭轻轻地笑着:“像你这种出身的,会烹饪的极少。”他认识的千金小姐中,没有一个会做饭,现在,他算是娶了个宝。

  “主要是看兴趣的,有兴趣的,不管是什么出身都会去学。”蓝若希把鱼头和配料都清干净,准备妥善之后,开始清洗着锅,等到锅洗干净后,便把锅摆放到炉上,加入油,开火把油烧得有几分热了才把鱼头和姜片倒入锅里煎一下,才加入适量的水。

  汤有了,她又开始想着做什么菜式了。

  她喜欢甜酸的东西,便决定把砍了鱼头的鱼身做一道甜酸鱼,这样也不至于浪费没有了鱼头的鱼身。看到冰柜里有排骨,她又选做甜酸排骨。然后又选做一道香茹炒滑鸡,一道芹菜炒五花肉,一道清蒸茄子,一道青菜,刚好六菜一汤。

  她掌勺,霍东铭在旁边笨手笨脚地帮着忙,形成了一幅妻唱夫和的画面。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霍东铭的眼神开始染上了墨色,渐渐加深了。而唇边却扬起了一抹幸福的浅笑,和她在一起,就是能让他尝到幸福的滋味,哪怕很平常的一件事,吃很简单的家常菜。

  晚上七点左右,蓝若希才把六道家常菜做好。

  “好了,可以吃饭了。”她一边解开腰身上的围裙,一边扭头对霍东铭说道,在她扭头的时候,赫然发现霍东铭正深深地凝视着她,她微愣,问着:“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她自己低头在身上搜索着,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妥。

  “若希。”霍东铭低哑地叫着,眼神变得更加深邃,深深地凝视着她。

  “别看了,吃饭了,反正……”你有一辈子可以看。

  蓝若希倏地停止了说下去,她惊觉不知不觉间,她竟然慢慢地适应了霍东铭是她丈夫的事实。

  霍东铭抿唇不语,上前两步端起了两盘菜,转身就往餐厅走去。

  蓝若希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犯着嘀咕,不知道霍东铭刚刚那般深深地凝视着她做什么。

  扭身,她也端起了两盘菜跟着离开了厨房。

  两分钟后,餐厅里那张长长的餐桌上便摆上了六菜一汤。

  蓝若希替霍东铭盛了一碗汤摆放到他的面前,笑着:“试试,看我能否把你的胃养熟。”

  霍东铭拿起了汤匙,轻轻地滔了一匙放进嘴里,然后板着脸,眼睛却雪亮的。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吗?”蓝若希看到他板起了脸,有点担心地问着。

  霍东铭不说话,再滔了一匙汤水放进嘴里,喝下去之后,又拿起筷子夹起那些菜来吃,一一试过之后,他才放下筷子,捧起了那碗鱼头豆腐汤,凑到嘴边,不怕汤水还滚烫,咕噜咕噜地喝着,片刻之间,便把一碗汤水喝了个精光,然后他再自己替自己盛了一碗,摆放在自己的面前,再次拿起筷子,开始吃起菜来。

  蓝若希愣了一分钟,这家伙分明就是想闷声闷气地把所有菜都吃光呀。于是她也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不客气地开始吃起来。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因为顾着抢菜。

  明明屋里开了空调,可一顿饭下来,两个人都觉得有了热意。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放下筷子,霍东铭意犹未尽地说着:“好吃!若希,你的厨艺千万别在家里表露出来,否则家里那些挑剔鬼会捉着你不放的。只有回到大家两个人的家时,你才可以表露出来。”她的手艺相当的不错,普普通通的家常菜经她的手做出来,也好吃至极。

  睨了他一眼,蓝若希失笑地说着:“刚才看你的反应,我还以为我长时间没有下厨了,做得不好吃呢。”

  闻言,霍东铭又低低地呵呵地笑了起来。

  虽说最近几天,他经常会笑,可是蓝若希还是被他笑起来的帅气迷了几秒钟。

  他不笑时,板着俊脸,显得有几分冷漠,加上眼神锐利而深不可测,让他给人的感觉阴晴难测,可依旧迷倒不少女人。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又带着一种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宠溺,更加的迷人,要是被外面的女人看到他如此温和的一面,倒贴而来的女人只怕是推也推不开。

  晚饭过后,因为时间还早,霍东铭又拉着蓝若希出门去散步了。

  他们的别墅距离人工湖很近,于是两人便加入了在人工湖边漫步的人流当中。

  两个人男的俊,女的俏,男的高大威猛,女的高佻又不失秀气,就像模特走在舞台上一般,光芒四射,回头率百分百。两个人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十指紧扣着,一边走着一边低低地说着话,自然又不失亲密。

  看到蓝若希不知不觉中恢复了以往的自然,霍东铭唇边的淡笑更深了。

  为了让蓝若希更快地走出两个人曾经的关系阴影,他还会加倍努力的。

  ……

  蓝月亮酒吧。

  蓝月亮酒吧是T市最大,也最高级的酒吧,来这里的人大都是有一定的身份的,不像其他酒吧那样,集合着三教九流。

  虽然来酒吧的人大都想着放纵,减少白天所承受的压力,不过他们不会像其他酒吧的客人那般的疯狂。

  此刻,劲爆的DJ舞曲结束了,换上了一首经典老曲,悠扬的乐声响起,刚刚还在跳着劲舞的人们,开始放慢了脚步,有些干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靠着椅子,端着酒杯,喝着酒,听着悠扬的乐曲,觉得这是人生一大乐事,不知不觉中,就把烦恼,种种压力都抛之脑后了,随着乐曲进入了一个轻松而充满温和的意境。

  角落里,霍东恺俊脸阴沉,自顾自地喝着闷酒。

  今天晚上,他也没有回霍家大别墅里吃饭,也没有去应酬,更没有找朋友们去消遣,而是开着车满大街地游荡着,经过了蓝月亮酒吧,他一晃神便进来了。

  酒吧里的灯红酒绿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不停地,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

  桌子上已经放了一个空了的酒瓶。

  他觉得很闷,很闷,也觉得很烦燥,似乎想阻止着什么,又不能去阻止,就是这种想做又不能做的感觉像万只蚂蚁一般啃噬着他的心,让他喘气艰难,只有借着酒精来减闷。

  可是一杯杯黄酒下肚了,他的意识反倒更清醒了,脑里一会儿掠过了大哥霍东铭健壮而散发着贵气的身影,一会儿又掠过了蓝若希那高佻而不失高雅的娇俏身影。有时候,占据着他脑海的两个人又会站到一起。

  这个时候,他这个当弟弟的,其实该帮着准备婚礼一些大小事情的。

  可他不想染指大哥的婚礼,因为他的心底会痛。

  他吃着蓝若希的醋,因为蓝若希成为了他的大嫂,要是不出意外,她就可以永远陪在他那位最优秀的大哥身边了。他又吃着大哥的醋,因为大哥可以拥有蓝若希。

  对,他就是个感情不正常的人,既对自己亲亲的大哥有着仰慕之情,又对看着长大的蓝若希有着一种异样的感情。

  如今,他心底最重要的两个人要结合为一体了,他开始怨恨自己,在过去那些日子里,为什么他不试着去追求蓝若希?为什么总是一直站在暗处,偷偷地看着她?相识二十六年,她连他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而他却把她的手机号码熟记入心。

  “我的眼光随你飞舞

  我的话在嘴边反复

  该怎么先容才清楚

  男子汉大丈夫

  我想成为你的大树

  你开心了我就幸福(满足)

  该不该对她说清楚

  我好乱我好苦

  谁能告诉我谁能理解我

  只能怪自己习惯不说爱慕

  暗恋的情书你不懂阅读

  我却让时间像烟花一样溜走

  没人帮助我没人理解我

  只能让自己对爱放下自我

  暗恋的情书爱在心深处

  为你我尝尽尽青春的酸楚。”

  以《暗恋情书》为手机铃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霍东恺却不接电话,任这首歌从头到尾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它不再唱为止。

  隔了几分钟之后,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他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右手端着酒杯,左手拿起了酒瓶,慢慢地把又空了的酒杯满上,任手机不停地响,大有打到爆也不想接的样子。

  那张和霍东铭极为相似的俊脸,因为喝了不少的酒,有几分的红,但还没有醉意,只是显得很阴沉,乌云密布的,好像谁欠了他钱没有还似的。那总是幽深,泛着冰冷,又似乎夹着满不在乎或者嘲讽的眼眸,此刻更加的深幽难测,迸射出来的眼神好像都泛着幽光。

  他的手机一直响了三次,但他都没有接,甚至连看一下都没有。

  此刻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想逃命。

  悠扬的乐曲结束了,又换上了劲爆的DJ舞曲,心情不好,想着跳舞发泄一下的人们再一次滑入了舞池,随着劲爆的舞曲,狂扭狂跳,觉得这是一种发泄内心不满的好方法,因跳着跳着,心情就会好转。

  一位穿着黑色短袖衫,配着一条深色西裤的男人朝角落这边走来,在霍东恺的身边坐下,他是酒吧里的负责人之一,和霍东恺有过几面之缘,两个人算是相识的。看到霍东恺一直阴沉着俊脸,不停地喝着闷酒,他便过来想着关心一下。

  “霍四少,怎么了?”那男人伸出手,拍了拍霍东恺的肩膀,笑问着。他大约三十六七岁左右,有几分斯文的脸上却饱经风霜,一看就知道是很早就出来社会阅历的,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汗水才混有今天的成就。

  拿开对方的手,霍东恺沉冷地说着:“谷扬,别理我,我只想静静。”

  唤作谷扬的男人笑了笑,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站起来,倒是什么也不再问,转身离开了,把独酌的空间留给霍东恺。

  夜,越来越深。

  而黑夜就是在人们错综复杂的感情当中慢慢地走过,为大地迎来了新的一天,迎来了光明,衷心希翼明朗的太阳带给世间万物新的希翼。

  上午十点。

  千寻集团。

  “慕容,替我约张猛在帝皇大酒店里吃饭,时间,十一点半。”霍东铭随性地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拿着手机,沉声吩咐着慕容俊。

  “好,我马上去安排。”慕容俊温沉的声音依旧从手机那一端传来。

  “你当我的伴郎如何?”霍东铭吩咐完正事后,忽然淡冷地问着慕容俊。

  其实他也不曾找伴郎,现在蓝若希找到了伴娘,他又和她说过了,他也请有伴郎了,如果在两天后的婚礼中,慕容不到场的话,蓝若希就会知道他在撒着善意的谎言,心里可能会有几分的歉意。他不希翼她心怀歉意,既然婚礼是按着正常程序进行的,那么伴郎便是必不可少的。

  “好!”

  慕容俊应着,也不过问霍东铭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才请他当伴郎。

  “嗯。”霍东铭也不说明什么,淡淡地应了一声,便切断了通话。

  “咚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霍东铭转而坐到沙发上,低沉地应着:“进来。”

  杨秘书便推门而入,走到他的面前,说着:“总裁,环宇集团的沈总求见,你要不要见见他,他今天来了好几次。”才上午十点,来了好几次,可见沈万财有多么的焦灼了。

  “没时间。”霍东铭淡冷地应着,伸手却从茶几的下方拿起一本报刊,随意地翻看着。

  “我通知下面的人回绝他。”杨秘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转身而出。在不经意看到那个零食专柜的时候,她的脚步顿了顿,霍东铭带着压迫感的声音就敲进了她的耳膜:“还有事吗?”吓得她连忙回了一句没事,匆匆而出。

  等到杨秘书退出办公室后,霍东铭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拿起手机按下了慕容俊的电话号码,等到慕容俊接听后,他一手整了整自己的领带,今天他戴着的这条蓝色领带是蓝若希亲自为他戴上去的,“慕容,有企业聘请林小娟了吗?对了,林小娟会是若希的伴娘,你替我查到她的地址,送几套伴娘的礼服过去给她。”

  “没有,林小娟拒绝进任何一间企业工作,不知道她有什么打算。好的,我等会儿就安排人送礼服给她。”

  “没事了。”霍东铭又挂断了通话,却不知道蓝若希说过包下林小娟的礼服,他只是想到特别的周到而已。

  而送他出门后便回到自己家里的蓝若希,也没有再外出,而是呆在家里开始整理自己要带着嫁到霍家去的衣物。

  她的心还是有点儿紧张,待嫁女嘛,都会有点紧张的心情的。

  再过两天,就是举行婚礼的时间了。

  她就要正式成为霍家的大少奶奶了,也再也摆脱不了和霍东铭成为真正的夫妻了。

  昨天晚上,两个人再一次相拥着而眠,虽然霍东铭还是忍着不碰她,可从他深深的吻中,她感受得到他心底的**。毕竟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她其实也不是非要新婚之夜才给他的,只是他压着她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总是会闪过姐姐的脸,然后全身绷得像死尸一样硬,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心怜不已,才会压抑着**只拥着她入睡。

  “若希。”

  叶素素站在敞开着房门的门前,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叫了一声才走进房里,看到蓝若希站在衣柜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担心地问着:“怎么了?你有心事?”

  她上前几步,把蓝若希拉到了床前,母女俩一同在床上坐下。

  “若希,有什么心事就和妈说。再过两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你是不是紧张?还是无法接受东铭成为你的丈夫?”叶素素关心地问着。

  蓝若希浅浅地笑了笑,摇了摇头,她已经慢慢适应了关系的转变,她只是有点感慨。

  她以为她会看着姐姐幸福地嫁入霍家,可到了举行婚礼这一天却是她挽着霍东铭的手臂走进婚姻的生活。

  再说了,一直都呆在父母的身边,如今要出嫁了,嫁入一个原本对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家庭里,开始新的生活,面对新的人生,对于父母的不舍,她心里也是有的。霍家虽然也在本市,金麒麟花园距离豪庭花园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再说了举行婚礼后,她就像父母那天的教导那样,是为人妻为人儿媳了,不再像为人女这般的自由,这般的惬意了。

  “妈。”她扭头看着叶素素,眼里有着不舍也有着安慰,“姐姐还没有找到,我又要嫁人了,爸和弟弟都是整天忙着财团的事情,家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有空的时候,我会回来陪你的。对了,东铭已经答应了,举行婚礼之后,他会让人寻找姐姐的下落的。”

  听着女儿贴心窝的话,叶素素又开心也难过,她慈笑着,轻轻地拍了拍蓝若希的手,笑着:“妈又不是三岁小孩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霍家离大家家也不算很远,开着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妈想你的时候,自己会开车去看你,你有空的时候多陪陪你婆婆,还有老太太她们,再说了,你那些聘礼还要你去打理呢,别忘了东铭说过的话,那些企业,连锁店转到你名下开始,千寻集团就不再过问了。能不能经营下去全凭你自己的本事了。”

  蓝若希点点头,她会努力去经营的,绝对不会让那些企业和连锁店在她的手里关门的。

  “东铭要是答应找你姐了,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她了。”提到逃婚在外的大女儿,叶素素的心头还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呀。到现在了,大家还是不清楚蓝若梅为什么要逃婚。

  “嗯,所以,妈,你别担心了,开心点,凡事都往好的方面去想。”蓝若希顺着话安抚着。

  深深地凝视着蓝若希,叶素素点了点头,伸出双手,把蓝若希拥进了自己的怀里,母女俩相拥着,千言万语融进了这个相拥的动作里。

  ……

  帝皇大酒店。

  张猛带着几名得力的手下兼助手站在酒店的门前,正专心地盯着入口处。酒店门前的那两名身材高佻,长相清甜的迎宾小姐穿着一袭红色的紧身旗袍站在那里,对于张猛等人的“站岗”并没有过问。

  帝皇大酒店是T市最高级,高大的酒店,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都在社会上有着一定的地位。而在这里工作的人,自然眼睛也是雪亮的,对于经常出入这里的客人,他们都知道身份。张猛是黑社会老大,两名迎宾小姐自然也是识得他的身份的,在他没有什么吩咐之时,她们也不会更不敢上前去过问。

  能让黑社会大佬站在门前久候的人,身份一定尊贵非凡。

  十一点三十分时,一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缓缓开来。

  霍东铭一向准时,他说了十一点三十分,绝对不会在三十一分到达,也不会提前到二十九分。从他准时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他这个人掌控局势惯了,强悍得固执,说一不二,除非有人能说服他改变主意。

  目前,大家都觉得那个可以说服他的人还没有出生,听说蓝家大小姐都没有办法撼动他的主意分毫。

  谁也不知道那个可以撼动他的人,其实已经长到了二十六岁。

  看到霍东铭的车开来了,张猛马上满脸都堆起了笑容,带着他的人快步地走下了台阶,迎上前去。

  车停稳后,两名保镖先下车,其中一名替霍东铭打开了车门。

  “霍大少爷,你来了,雅间我都订好了。”在黑道上叱咤风云的张猛在霍东铭的面前,温驯得就像一头绵羊,那阴狠的戾气半点也看不到。

  “让你久等了。”霍东铭钻出车外,那健壮的身躯马上就把身材偏矮的张猛比下去了,那尊贵中不失霸气的气息更是张猛无法媲比的。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便迈开沉稳的脚步,大步地向酒店里面走去。两名迎宾小姐看到他后,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扭着纤细的腰肢迎上前来。

  “霍大少爷,欢迎光临。”

  甜得可以捏出糖来的话从两张红滟诱人的红唇里吐出来。

  霍东铭俊脸微板着,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疏离淡冷地越过了两名迎宾小姐,往里走去。两名保镖如影如随,把他太子爷的身份烘托而出。

  张猛等人更是笑着跟随着。

  一行几行人,以他为首大步朝里走进,马上惊动了酒店里所有客人,大家都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霍东铭走到通往二楼的楼梯旁边的电梯前,身后的江彬上前替他按着电梯的开关,张猛抢上前来,在他旁边讲解着:“雅间订在八楼808号房。”

  霍东铭抿着唇不语。在大家走进电梯里后,石彬直接按了八楼的数字。

  片刻间,八楼便到了。

  张猛走到了前面,这本来是霍东铭约他吃饭的,现在反倒变成是他在约霍东铭吃饭似的。他把霍东铭带进了808号房。房里很宽敞,这是高级的雅间,装修得极其豪华,那张圆圆的桌子摆放在特大的落地窗前,厚重的窗帘遮挡住太阳光的折射,窗的两边地上各摆着一盘生长得特别旺盛的绿色盘栽。桌子前摆放着十几张椅子,椅子外表套着明黄色的椅套,在桌子的天花板上方悬挂着一盏豪华的水晶灯,灯光是暖黄色的,在灯光的照耀下,那些套着明黄色椅套的椅子就像是一张张的龙椅,更是把雅间里的豪华推上一层楼。

  霍东铭和张猛在桌前坐下,张猛带来的人和霍东铭的两名保镖则站在他们的身后。

  菜式,张猛早就点好了。

  酒店服务员在两个人坐下五分钟后开始上菜。

  上完菜后,两名服务员站在不远处等着他们的吩咐。

  “大少爷,不知道今天找老哥我有什么事?”张猛有点焦灼地问着,他有点担心自己的人又惹上了这位太子爷。

  “你似乎在担心?”霍东铭深沉的乌黑眼眸忽然横了张猛一眼,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他的心绪。

  张猛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着说:“大少爷的眼睛真利,老哥这点心情都瞧出来了。不过,大少爷呀,老哥还真的有点担心,是不是我下面的人又招惹了大少爷?”

  上次那个龙哥可是被他狠狠地训斥了一番,他们宁可得罪小人,也不可得罪霍东铭,这个男人的人脉关系强大得吓死人,像T市这么大的大都市,他只手都能遮天,其势力可想而知了。

  “放心吧,这次是我有事想求你帮帮忙。”霍东铭弯了弯英挺的剑眉,一抹似有若无的淡笑浮出。他只是想让张猛帮他寻找蓝若希的下落。

  其实他有更好的人脉网替他找蓝若梅,会找上张猛,最主要是张猛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刚好适合他。找得太快了,他担心蓝若希心系姐姐,对两天后就举行的婚礼更加不上心了。找得太慢了,又会让蓝若希怀疑他的能力,而张猛这种不快也不慢的就能两者兼顾。在婚礼过后才有蓝若梅的消息,那时候他和蓝若希已经合二为一了,他也不用担心蓝若梅的回来影响到婚礼了。

  他,其实也有着他的担心。

  他看清了自己的感情,自然不会变心。但蓝若希一直不知道他原来爱的人是她,要是蓝若梅太早回来,她一定会拒绝再嫁给他,而是成全他和蓝若梅的,毕竟她一直认定他是她的姐夫。

  那种可能,他不允许它发生。

  “大少爷言重了,有什么事情只要是老哥可以帮忙的,只管吩咐就是了,别说求求的,那多陌生呀。”张猛豪爽地哈哈笑着,有几分惶恐的心情也放了下来。

  “不过这件事情要绝对保密,不可以让外界的人知道。”霍东铭话锋一转,转到了保密上了。婚礼还没有举行,他不想让外界的人太早知道蓝家姐妹易嫁之事。

  张猛马上换上了谨慎的神情,谨慎地保证着:“大少爷说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老哥一定保证不让外界的人知道。”说完,他扭头吩咐着他带来的人:“你们先出去一下。”

  那几个人点头,默默地转身而出。随即他又示意两名服务员先退出雅间。

  等到所谓外界的人退出了雅间后,霍东铭才从自己的西装服暗袋里拿出了一张相片,那是他以前和蓝若梅合照的相片,刚好摆放在他办公桌的抽屉里,此刻他带来了。他把相片摆放到张猛地面前,深邃的眼眸定定地瞅住张猛,沉声说着:“这个女人是蓝家大小姐,在一个星期前离开了本市,你能帮我打听到她的下落吧?”

  张猛拿起了那张相片,看了看,然后满脸惊讶地抬眸看着霍东铭,不解地问着:“大少爷,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吗?再过两天你们的婚礼都要举行了,全市的人都在期待着你们的婚礼到来呢,怎么……”他没有再说下去。

  霍东铭从他手里拿回了那张相片,深沉的眼眸定定地瞅着相片中的蓝若梅,看了她足足一分钟,才低沉地说着:“其他,你不必问,只要帮我找到她的下落即可,找到她后也不要惊动她,拍几张她过得很好的相片给我就行。”

  他只是想让若希放心,并不打算把蓝若梅找回。

  不管怎么样,他和蓝若梅相恋了几年,蓝若希又一直把他当成姐夫,如果把蓝若梅找回来,肯定会影响他好不容易让蓝若希放下心防的局面。

  “好。”张猛谨慎地应着,果真什么也不再问下去。

  大家都在猜测着蓝霍两家的联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一直都没有人猜得到,现在他知道了真相,觉得背上了沉重的架子,稍有不慎,泄露出去,霍东铭怪罪会有,他在道上的信义也会大打折扣。

  张猛那张其貌不扬的脸上凝满了小心翼翼,他再次从霍东铭手里拿过了相片,把相片收好,向霍东铭保证着:“大少爷放心,如果我的人泄露了半句,我向你请罪,任你处置。”

  霍东铭鹰眼弯了弯,又是一抹似有若无的淡笑,睨着张猛,他沉沉地应着:“我相信你。报酬,等会儿我会让慕容打到你的帐号上,先付一半,完成任务后再付另一半。”

  闻言,张猛咧嘴就笑了。

  混黑道的人,也看重钱。

  他不会满口仁义,他需要钱,就会把对钱的渴望表露出来。

  这一点真实才是让霍东铭愿意和他坐在一起“谈合作”的。

  “先谢过大少爷了。来,大少爷,咱们吃饭,这些菜要是冷了,吃起来味道就会打折了。”张猛呵呵地笑过之后,连忙招呼霍东铭吃饭。

  霍东铭抿唇不语,扫了一眼满桌子的佳肴,全是色香味俱全的,经过一级大厨精心做出来的,一看就知道很好吃,不过他特别想吃若希做的。

  “大少爷,是不是这些菜式不合你的口味?”看到他不想动筷的样子,张猛小心地问了起来。

  这个在黑道上呼风唤雨的大哥大,在霍东铭的面前,总是特别的谨慎,不是因为霍东铭的出身有多么牛逼,而是霍东铭天生就带来的那种压迫性的威严让他折服,在霍东铭面前,他总觉得自己是太监,而霍东铭是皇帝。

  霍东铭不答话,只是拉开了椅子,站了起来,转身就朝外面走去,张猛错愕地看着他的动作,作走到门前的时候,又低沉地抛回一句:“这餐,我请了,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雅间。

  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态度。

  出了雅间,两名保镖默默地跟着他向电梯口走去。

  他一边走着,一边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输入了蓝若希的手机号码,电话通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他又打蓝家的电话,却是占线。

  剑眉,略略地拢了起来。

  “现在什么时间?”

  走进电梯后,他沉冷地问着两名保镖。

  石彬答着:“大少爷,刚好十二点。”

  霍东铭又不出声了。

  沉默中的他,身上总会散发出一种慑人而阴沉的气息,让人觉得他是来自地狱的撒旦。

  两名保镖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下视线,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间沉下了脸。

  出了酒店,坐进了车内,霍东铭整个人就靠进了椅背上,这样坐着更舒服一点,他再次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再一次输入蓝若希的手机号码,电话依旧是通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这一次,剑眉是蹙了起来。

  “去蓝家别墅!”

  挂了电话,霍东铭沉声吩咐着。

  这个时候正是午餐时间,蓝若希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接电话?习惯性的担心就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把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表面上,他却依旧沉稳如山,一副泰山崩于脚前,也不会变色似的。掌握着千寻集团,他必须有这种掌控千军万马的沉着。

  不知道霍东铭打电话给她的蓝若希此刻正在自己的家里,陪着母亲一起吃午饭。

  蓝非凡和蓝若宇父子一般中午是不会回家吃饭的,他们都在忙着把这几天最重要的事情处理好,明天开始就要投入两天后的婚礼当中,虽然早就准备妥善了,又是封闭式的婚礼,但该有的,该做的,都必不可少。

  餐厅里,母女俩人面对面坐着,相互夹着菜给对方。

  “若希,嫁入霍家之后,不要过于挑剔,别像在家里这样,知道吗?”叶素素把蓝若希百吃不厌的甜酸排骨夹到蓝若希的嘴里,慈爱又语重心长地说着教。

  “妈。”蓝若希失笑地叫着,她哪有挑剔了,她是最不挑剔的好不好,只不过她特别喜欢吃甜酸的东西而已。“我知道了。”在接收到母亲投过来的目光后,她只好应着。

  “在人工湖前面那套别墅是你和霍东铭的新家,也算是婚居,如果你特别想吃什么的,可以回到两个人的家里自己做着吃,在霍家大家庭里,老是要求厨子顺着你的口味总是不好的。”叶素素知道蓝若希其实不挑食,但蓝若希的喜好却有点不正常,喜欢吃的都是一些家常菜,而霍家的餐桌上,哪一餐不是大鱼大肉的?都是山珍海味,要是天天都做着蓝若希爱吃的家常菜,只怕其他人心里不舒服。或许刚嫁过去,新婚期,新媳妇,大家还会包容,但时间长了,总会有意见的。人多,心思就乱,再说了因为蓝若梅的原因,章惠兰对蓝若希也意见很大,说不定正等着挑蓝若希的刺呢。

  当妈的,无论是谁,都希翼自己的女儿嫁到婆家去能生活幸福。

  “妈,我自有分寸。”蓝若希安抚着母亲。

  哪怕女儿安抚着自己,叶素素还是满腹的怅惘。她基本上都没有吃饭,一直注视着女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似乎有满满的担心,又有满满的不舍。

  看到母亲那不舍的样子,蓝若希放下了筷子,坐到了母亲的身边,环着母亲的肩膀,俏皮地笑着:“妈,你要是不舍得我,那我不嫁了吧……”

  蓝若希的话没有说完,在叶素素迅速地扯着她衣摆时停止。

  叶素素刚刚还满是怅惘的脸上已经换上了温和的笑,看着大步走进来的霍东铭,笑着:“东铭,你来了,怎么没有听到车的声音。”

  霍东铭来了!

  蓝若希一扭头,果真看到自家男人正大步朝自己走来,不客气地在她的身边坐下,那让她极不自然的深眸就横来,锁住了她的脸,定住了她的视线,深沉中不失温和的嗓音敲进她的耳里:“刚刚在说什么?笑得这般的开心。”

  “你来怎么不打个电话?”蓝若希不答反问。

  刚刚那句话,她自然不会在霍东铭面前说出来。

  虽然霍东铭还是像平时那般的温和,可从他的眼眸深处里,她捕捉到他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心。

  问完话之后,她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叫着:“我手机还在房里,我没有带在身上。你该不会是打过了电话吧?你没有打家里的吗?”

  霍东铭只是睨着她。

  “东铭,你吃过饭了吗?一起吃吧,妈吃饱了,你陪若希吧。”叶素素掩嘴笑了笑,便离开了餐厅,把空间留给这对年轻的夫妻。

  蓝若希也动手替霍东铭盛好了一碗汤,摆到他的面前。

  霍东铭还是睨着她,并没有马上就喝汤。

  好半响才沉沉地说着:“以后,除了睡觉,手机不要离身。”

  说完,开始优雅地喝起了汤来。

  而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到他心底的思绪,就连他的话都是沉沉的,让人难以捉摸。

  “在家里不外出,时常带着手机,感觉有点累赘。”她的手机又是比较大的那种。

  霍东铭放下了汤碗,看了她一眼,又抿唇不语了。

  一看到他抿唇不语,蓝若希就很自觉地不再说话。

  她替霍东铭盛了一碗饭,然后把自己碗里的饭菜奋斗进肚子里。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饭,霍东铭总爱夹蓝若希喜欢吃的菜放进她的碗里,蓝若希有时候也会帮他夹菜。安静的餐厅里,温暖的阳光微微而入,把两个人之间那种淡淡的关怀映照出来。

  ------题外话------

  在这里祝所有亲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