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55 婚礼倒计时

055 婚礼倒计时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28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6

   随着婚期的临近,有人的心特别的不淡定,但又被他的冷漠重重地掩盖住了。

  那个人便是霍东禹少校。

  在T市,霍东铭和蓝若希这对小夫妻淡定地吃着午餐,在西藏,霍东禹独自站在军营中的主建筑物,那栋五层楼高的楼顶上。

  他背对着入口处,一身军装整齐而笔直地套在他健硕的身躯上,冷漠严肃的气息从头至脚把他包围着,连带地让空气中的冷意更浓了。

  刚毅而黝黑的脸上一片沉冷,他双手撑放在栏杆上,定定地注视着远方。

  再过两天,原本就是大哥和她的婚礼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这里来,是大哥能力变差了,还是另有原因?

  但如果大哥找到了这里来,发现蓝若梅逃婚是因为他,大哥会怎么看待他?

  蓝若梅来到这里也有几天了,他一直都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家里的人,告诉家人,蓝若梅在他这里。他知道,如果他打了电话,整个霍家都会被震翻的。而他和霍东铭的手足情也会有隔阂,他更担心的一点,便是霍家会伤害蓝若梅。

  像他们霍家这么大的家庭,占据着T市第一大名门之称,面子重要得像他们的命,这种事情传出外界,霍家的脸面就会被丢,丢了脸,霍家人会愤怒,自然就会伤害蓝若梅。

  明知道她不可能会成为他的,可他还是想尽量保护她,不让她受到半点的伤害。

  从他回部队之后,家里人也没有打过电话来给他,都不知道婚礼是取消了,还是……

  没有新娘的婚礼,九成九是取消的了。

  缩回撑放在栏杆上的手,霍东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手机上面输入了自己家里的电话号码,然后轻轻地按了一下绿色的按钮,可是不等电话通,他又挂断了。

  他有点害怕自己一时嘴快,会把蓝若梅在他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耳边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他霍地扭头,他的敏锐性很强。

  是蓝若梅。

  她手里端着一只大碗,碗里盛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没有看到你,我问了关云怀,他说你上了顶楼。”蓝若梅在他那冰冷得像要吃人的目光注视下,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面前,双手略略抬起,把那一大碗饭递到他的面前,瞅着他,说着:“快趁热吃吧,这里气温很低,几分钟就会冷得像剩饭剩菜了。”

  霍东禹不接。

  他不接,蓝若梅也坚持着捧着,不肯缩回手。

  天空中,不像T市那里还有艳阳,厚厚的云层总带着几分阴沉,让人觉得整片天空都是阴阴的,似乎要下雨或者要下雪似的。大风带着寒意狠狠地从每个人的身边溜过,把它们的寒意留下。西藏的天气和属于南方的T市相比,真的冷得让人受不了。

  蓝若梅这样捧着那碗饭,就像被人罚站一般,那风狠狠地啃咬着她那双白净的手。她觉得很冷,唇色变得有几分紫了。

  “你下楼去吧。”霍东禹最终还是接过了她好心送上来的饭碗,随即又冷冷地命令着。“这里风大。”

  “我想看看风景。”看到他接过了自己送上来的饭碗,蓝若梅有点开心,走到他的身边,站在栏杆前,迎着大风,眺望着军营外面。西藏版图很大,但人口却很少,这里更加少。

  放眼望去,看到的人和建筑零零散散的,感觉很辽阔。

  霍东禹不出声,动作迅速地把那碗饭扒完,前后不足五分钟。

  一张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餐巾纸递到了他的面前,蓝若梅满是心疼的声音传来:“吃饭太快,影响吸取,也对胃不好。”

  霍东禹依旧不出声,只是默默地从栏杆前走开,走到位于门口处的一个水龙头前,放了点水把碗清洗了一下,虽然无法清洗掉油迹,至少不会那么难看。

  洗了洗碗后,他也没有再看蓝若梅,就向楼下走去。

  在走进楼梯口时,他才低冷地抛回一句话:“军人,不是公子少爷。”他的声音很低,也不知道蓝若梅是否听得见。

  看到他总是冷冰冰的,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蓝若梅涩涩地叹了一口气。

  扭身,她像霍东禹刚才那般,双手撑放在栏杆上,默默地看着远方。

  漂亮的眼眸里有着对爱情的固执,也有着对家人的思念。

  她那头垂直又漂亮至极的长发,迎着大风不停地飘舞着。

  其实这么多天,她过得也不好。她不敢让自己安静下来,因为她一静下来就会想到,她逃婚后,霍东铭是怎样的愤怒?自己的家人对她又是多么的失望。

  那么多年了,她以为,将就一下,她会跟着霍东铭过日子的。嫁给谁,她不敢说,但嫁给霍东铭,他一定会对她好的。这个男人一旦动真情,便爱到地老天荒,会把妻子宠上天的。可她总忘不掉霍东禹那张漠然的脸。

  在霍东禹冷漠地离开后,她想了很久,觉得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她不能就这样嫁给霍东铭,她要追求她真正想要的幸福。所以,她作了一个很大的牺牲,牺牲外界女人都想嫁的霍东铭,连夜逃离了家门,踏上了逃婚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之路。

  她什么也不想去想了,从她踏出逃婚的第一步开始,她就不能再回头了。

  她只有继续前进,前进,不达目的不罢休,除非霍东禹娶了别人。

  一想到霍东禹可能会娶了别人,蓝若梅的心就像被千支针狠狠地刺了一样痛。她是逃婚了,她是真的很爱霍东禹,霍东禹呢?就算她感觉得到霍东禹对她似乎也是有情的,可是霍东铭那道坑,霍东禹能跨过去吗?如果他始终跨不过去,宁愿娶别人也不和她在一起,她除了伤心还是伤心了。

  丝丝恐慌夹着心痛袭来,蓝若梅的下唇紧紧地咬了起来。

  军婚不能离婚,要是让霍东禹娶了别人,她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所以,她必须趁现在还没有被他强硬地赶走时,先让他接受她,断了其他人的念头。

  来这里好几天,她也听说过西藏军区里很多领导看好霍东禹,那些领导的家人不管出于什么,都热心肠地想先容女人给霍东禹,女兵,女军官,女军医,等等,她可不能让人钻了空子,也不能让霍东禹为了推开她,而和别人在一起。

  蓝若梅!

  加油!

  顶楼上,蓝若梅自己喊着自己加油,楼下,霍东禹下了楼之后,看到准备去交接班站岗的关云怀,他马上叫住了关云怀。

  “营长,请问有何指示?”关云怀停下脚步,转身站得笔直的,看着霍东禹。

  他们军营驻扎在边境,每天都要安排两名战士到与他国交界处站岗,站岗地点空旷旷的,在这种天气里,去哪里站岗是一件苦差事,特别的冷。

  霍东禹把自己手里拿着的碗塞到关云怀的怀里,伸手就从关云怀的手臂上拿过枪,沉冷地说着:“帮我洗碗去,我代你去站岗。”说完也不管关云怀是什么反应,他向外面就走,另外一名同样要去站岗的战士连忙跟着他一起离开军营。

  “营长……”关云怀错愕地叫着,可是霍东禹的人已经大步地消失在军营里了。

  再低首看着霍东禹塞到他手上的碗,关云怀满腹疑团地去洗碗了。

  这一切,伫立于顶楼的蓝若梅都看到了。

  霍东禹抢了关云怀的任务,不就是想躲开和她相处吗?

  他以为他这样就能躲开了?

  蓝若梅眼眸迸出两束坚毅,转身,她就向楼梯口走去。

  回到霍东禹的宿舍里,从墙上取下了挂着的那件厚重的军大衣,这是霍东禹给她穿的,因为她难以承受这里的冰冷。穿上了厚重的军大衣,她快步就向楼下跑去。

  “嫂子,你要去哪里?外面风很大,天气又冷的。”关云怀刚好洗好了碗,正帮霍东禹拿着回来呢,看到蓝若梅穿着霍东禹的冬天军大衣向外面就跑,他连忙叫住了蓝若梅。

  “小关,你们营长要去哪里站岗?往哪个方向走,我现在追他去。”蓝若梅看到关云怀后,马上焦灼地问着。

  一听她的话,关云怀连忙跑过来,整个人往蓝若梅的面前一站,就挡住了蓝若梅的去路,说着:“嫂子,你千万别跟去,那里周围都没有什么建筑物的,空旷旷的,特别的冷,你是南方人,呆在屋里尚且受不了,更别说到外面去了。你要是跟着去,冻坏了,咱营长又要担忧了。”

  虽然他们的营长黑口黑脸的,对蓝若梅也是冷冰冰的,可他们都看得出来,他们的营长对蓝若梅是有感情的,两个人为什么一个追,一个躲,他们就猜不到了。

  这个时候,关云怀才知道为什么霍东禹会抢了他站岗的任务了,原来是为了逃避蓝若梅。

  “我……”蓝若梅有点语塞了。

  “嫂子,别我我的了,赶紧回屋里去吧,冻着了,咱营长可是会心疼的。”关云怀语气一转,转成了带有几分的暧昧,朝蓝若梅挤眉弄眼的。

  蓝若梅脸一红,想了三十秒钟后,说着:“那好,我只把军大衣送去给东禹,我就回来,绝对不会在那里影响到他的。”说完,她越过关云怀就向外面跑去。

  “嫂子……”

  关云怀追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让嫂子有机会去捂热营长那块冰吧。

  蓝若梅说到做到。

  她跑出大院之后,问了一下门口处的值勤兵,霍东禹站岗的地方在哪里,她朝着值勤兵指的方向一路寻去。等到她找到霍东禹的时候,霍东禹正双手握着枪,挺着腰杆站在岗位上。

  看到他为了逃避自己,抢了战士们的任务,跑来站岗,蓝若梅的心有点苦涩。她默默地上前,把自己身上穿着出来的军大衣脱下,轻轻地披到了霍东禹的肩上。

  霍东禹不动,她又替他把大衣的第一颗扣子扣上,让大衣不会掉在地上,然后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像石像一般的霍东禹,才转身,默默地离去。

  在她转身离去时,霍东禹沉冷的黑眸里闪过了一抹错综复杂。

  ……

  老天爷要变天的时候,谁也预料不到。

  午后,太阳慢慢地,不着痕迹地躲进了云层里,不算特别乌的云层占据了T市的上空,大家都没有留意,想着只是晴转多云,毕竟入秋了,下雨量就会减少了。谁知道没过多久,就下起了雨来,雨势不算大,就是阵雨,可是夹着大风,吹在很多还穿着短袖衫的人们身上,竟然有了丝丝的凉意,在提醒着人们,秋天即将结束,冬天的大门即将要开启了。

  碧苑楼座落在T市怡北大街的右手边,那是一座在九十年代初建的居民楼,经过了十几年,原先住在那里的居民都有钱了,搬出了碧苑楼,清空出来的碧苑楼并没有失去其的价值,被居民们租出去了,租给那些外来的打工者。在这个发达的大都市里,不管是地皮还是租房都特别的贵,像碧苑楼这种算得上是旧楼的租房,仅是一间套房房租就要五百元,算上水电费,一个月至少都得六七百元,但相对于其他地方的租房来说,这里算是便宜的了,所以受到打工一族的欢迎,一栋楼,十八层高,全部租了出去。

  林小娟虽然在环宇集团财务部做了三年多的会计,工资不算低,但她生性节俭,总是想方设法节约一些钱下来。她不像企业同事那样住高级的房,她就在碧苑楼这里租了一间套房,租金原本要五百元,被她死磨烂磨的,房东最后被她磨掉了一百元,只收她四百元的租。

  为好友打抱不平害得自己失去了工作,她拒绝了蓝若希的帮助,也不愿意成为各大企业利用的棋子,所以这两天一直在想着该做点什么生意。上午的时候,她还外出到处去考察市场了。中午回来自己做了点简单的饭菜吃过后就休息了片刻,谁知道午休起来,老天爷竟然下起了雨来。

  她的租房位于碧苑楼的八楼,站在窗前,刚好对着街道。

  此刻雨淋漓的,她不能外出,便无聊地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雨景。

  街道上行人匆匆而过,各种各样的状态都有,有些是一开始就在街道上闲逛的,忽然间下起雨来,没有带雨具的他们只得匆匆往家跑,或者跑到路边的店铺里遮雨,有些带着雨具的,但风大,撑着伞也吃力,都想快点到达目的地,这般吃力。

  最舒服的,最无阻的便是开着车的有钱人了。

  林小娟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下面,心里想着,她只要努力点,她也能在下雨天开着小车外出。

  来来往往,各种牌子的车辆呼啸而过,溅起路上的积水,水花四溅,有时候刚好溅到行人身上,车辆咻地开过,丝毫不在意,被雨水溅到的行人停下来朝那车辆冲口大骂。

  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远而近,林小娟在看到那辆车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感觉,这辆车会在碧苑楼面前停下来。没想到那轿车开到了碧苑楼面前时,果真停了下来。

  从车内走出二男一女,那个女人穿着大方而得体,挽着高髻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成就的人。她手里提着一只特大的袋子,下了车后就朝碧苑楼走进,消失在林小娟的视线内。

  片刻后,林小娟的租房门传来了敲门声。

  “谁?”、

  林小娟转身,还站在窗前,问着外面。

  她在这里朋友不多,最好的朋友就是蓝若希,还有几个同学,不过大家都要上班,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找她的。

  “请问林小娟小姐在里面吗?我是送礼服来给你的。”房外传来了一道女音,不高不低的,带着礼貌性,听着极为舒服。

  送礼服的?

  林小娟马上从窗前走到门前,轻轻地开了一条缝,探出脑袋去一看,看到的竟然是自己刚刚才看到的二男一女。那个女人站在前面,她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外套,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打底,脖子上还戴着一条闪着金光的,打造得极为精致的金项链,耳垂上也垂吊着一副金色的耳坠,耳坠是圆形的,右手食指也戴着一只金色的钻戒,那件浅灰色外套垂至腰间处有一颗钮扣,扣子扣上彰显出腰肢的纤细,下身一条黑色的紧身裤,脚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就连蕾丝袜也是黑色的。她整个人给林小娟的感觉就是高贵而干练。

  “什么礼服?”林小娟反问着。

  “请问你是林小娟小姐吗?我是本市幸福婚衫影楼的服装师温玉凤,千寻集团的慕容总特助刚刚到大家影楼挑选了几套礼服,吩咐大家送到这里来给林小娟小姐。”那个女人温声说明着。

  幸福婚衫影楼是T市服务最好,价格最高的一间影楼,结婚时,如果在那里挑选婚衫和婚车的,至少也要几十万元,所以只有有钱人才会到那里挑选礼服。

  千寻集团?

  林小娟想起了蓝若希和她说过的话,说她当伴娘的礼服,蓝若希包了。

  但现在送礼服来的明显就是霍东铭的意思。

  嗯,看来那位太子爷对自己的好友还不是一般的好呀,不但答应了让她当伴娘,还亲自吩咐人把伴娘的礼服都给她送来了。想到这里,林小娟爽朗地笑着:“我是林小娟。”说完她完全打开了租房的门,让二男一女进内。

  二男一女进入她的租房后,飞快又不着痕迹地把她的小租房打量了一番,每个人的眼内都闪过了一抹怪异的眼神,但他们都非常有素质地不过问。那女人把自己手里提着的那只大袋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好几套礼服,有婚礼时的白色礼服,也有婚宴时的旗袍,反正各个场合下的礼服都帮她准备有一套,那礼服的质量或许无法和蓝若希的新娘礼服相比,质量也是极为上乘的,一件礼服至少都要十万元左右。

  “林小姐,这些都是给你准备好的礼服,两天后的清晨大家影楼里的化妆师会亲自到这里来替你化妆,然后有专车把你送到教堂里。”

  那个女人把那些礼服递给了林小娟,温笑着:“林小姐,大家都很忙,就不打扰你了。”她又从自己挽在右手的一只精致小包里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林小娟,说着:“林小姐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名片。大家先告辞了。”

  “好的,麻烦你们了。”林小娟接过了名片,扫了一眼,听到他们说要走了,连忙送着他们出门。

  送走了幸福婚衫影楼的人后,林小娟随即关上了自己的租房门,回到房里,拿着那几套礼服就往自己身上量着,不长不短,刚好合她的身。

  “若希那丫头眼光还很准,每一件礼服都相当合身。”林小娟自言自语着,虽然是霍东铭安排人送来的,她想她的身形应该是蓝若希告诉影楼的人的。

  把每一套礼服都小心地折叠起来,重新装回了那只大大的袋子里,林小娟从床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正想打电话给蓝若希,告诉她礼服收到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正是蓝若希的名字。林小娟不禁嘻嘻地笑着:“那丫和我还真是心有灵犀呀,我刚想打电话给她,她自己就先打过来了。”她按下接听键,蓝若希带着笑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娟,我在你租房楼下了,下来吧。”

  呃?

  林小娟扭头看一下窗外,雨还在下着,丝毫没有减弱,风也还吹着,这种天气逛街也不适合,外出做什么事情都不是很方便的,好友这个时候来找她干什么?“好,我马上下楼去。”

  林小娟懒得去猜想,一边和蓝若希通着电话,一边把礼服袋子藏好,然后拿着自己的租房锁匙就向外面走去。

  “三分钟哈。”蓝若希清脆带着笑意的声音嘻嘻地传来。

  “两分半就行。”林小娟也嘻嘻地笑着,随即挂断了电话,向电梯口走去。

  很快地,她就下到了一楼。

  打开一楼那扇厚重的门走出去时,看到蓝若希正坐在一辆黑色的奔驰里面,她笑着走上前,拍着车门,蓝若希打开了车门,对她说道:“上车吧。”

  “去哪?”林小娟一边钻进车内,一边问着。“这辆车是你的吗?”

  蓝若希笑着:“我去抢来的。”

  “那你怎么不叫上我,我也去抢一辆奔驰回来开开呀。”林小娟系上了安全带,蓝若希才把车开动。“蓝氏财团是本市排行第二的大集团,你们蓝家的钱多到可以和霍家比拼了,像你们这种有钱人,想开什么车没有?”

  蓝若希笑了笑,不说话。

  豪门里的人,就是喜欢讲排场,爱面子,总喜欢用名车,名牌衣服,豪华别墅等等来抬高自己的地位,让自己变成人人羡慕趋承的对象。

  “这种天气,我以为你这个准新娘会在家里好好休息两天呢,就要举行婚礼了,紧张不?”林小娟扭头有几分戏谑又有几分认真地瞅着蓝若希,笑问着。

  “没事,我蓝若希紧张什么?天塌下来我也顶得起。”

  “哦,我忘了,你丫的,一百七十公分呢,标准的模特身材。”林小娟语带着羡慕,她不羡慕蓝若希的出身,不羡慕蓝若希好命可以嫁入霍家名门,她最羡慕的是蓝若希有着高佻的身材,因为她只有一百五十四公分的身高,和蓝若希站在一起,她简直就像个小矮人。幸好她不胖,要是胖乎乎的,就成了一个矮冬瓜。

  “谁叫你不爱运动。”蓝若希得意地扭头睨她一眼。

  林小娟冲她扮个鬼脸,转移了话题:“你知道吗?沈万财那恶心巴拉,无耻至极的老家伙竟然又想请我回环宇集团上班。你家男人牛逼,一句话就可以让沈万财像个哈巴狗一样求我这个小小的打工妹。”

  “沈万财找你了?”蓝若希敛起了嘻嘻的笑容,漂亮的杏眸飞快地掠过了一抹不屑,其实她也猜到沈万财会从林小娟身上下手的,他求她,她无动于衷,为了环宇集团的生意,那老家伙肯定会想把林小娟请回环宇的。

  “昨天下午的事情,我拒绝了他。”林小娟也敛起了笑容,叹息一句:“商场里的人呀,变脸简直就比翻书快。”

  蓝若希不说话了。

  黑色尊贵的奔驰在大街上穿梭着,T市是个四通八达的大都市,人们总能在大街上看到飞速而过的名车,对于蓝若希那辆穿梭而过的奔驰,也就随意看一眼,没有什么惊奇之色。

  街道两边商铺林立,现在雨天,每家商铺前都站有临时避雨的民众,有些避雨觉得无聊,干脆就在商铺里逛逛,看到合适的东西就买一两件,这正是店主们求之不得的。

  这个时候,遇着特殊雨,雨具最好卖,一般商铺都有雨具卖,那些店主总是望望着天空,那眼神竟带着一丝祈求,估计是在心里求着老天,雨下得再大一点,时间再长一点吧。

  这就是从商的人们,在利盈面前,只想到自己。

  “大家去哪里?”林小娟问。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先保密。”蓝若希又笑了起来,她一笑,那张好看的瓜子脸就像挂着太阳一样,让人觉得灿烂至极,那双明亮的杏眸会弯弯的,很迷人。

  林小娟不再问下去,而是扯到其他话题上,两个人在车内有说有笑地一路向远方飞驰。

  二十几分钟后,蓝若希把车停在了一间婚衫影楼面前。那间影楼共有五层高,每一层的占地面积都有三百平方,环境优美高雅,一楼是接待室,二楼以上才是婚衫摆设点。

  一下车,林小娟就透过那碧绿透明的玻璃窗看到了那些纯洁而漂亮的婚衫套在假模特身上。

  “若希,你的婚衫不是订做的吗?”林小娟有点不解地问着,她看电话,看小说,有钱人结婚,婚衫都是特意订做的。

  “是订做的,当初是订给我姐的。”蓝若希应着,她已经看过了那套价值几百万的婚衫,那是霍东铭让米兰婚衫设计师米可特意设计的,那婚衫上面镶满了珍珠宝石,闪闪发光,不仅华丽,设计也大方得体,样式端庄中不失时髦,穿上去,既有古典之美,又不失现时代的美,是一件集合古今服装优良的名贵婚衫。听说米可一年就替人家设计一套婚衫,不是所有人都能穿上她设计的婚衫,价格自然就高得吓死人。

  唯一让她不解的是,米可既然是世界级的设计师,为什么那套婚衫长度超出了姐姐的身高范围?姐姐穿上去的话,前面的裙摆长了点,后面的长裙摆倒是无所谓,可这一点点问题存在就影响了整件婚衫的美了。不过现在换成她穿上去的话,却刚刚合适,能把那套婚衫的所有优点穿出来。

  “你要穿吗?”林小娟心里有点为好友打抱不平了,妹代姐嫁,连婚衫都要穿姐姐的吗?霍东铭看样子对好友是非常宠爱的,怎么舍得让好友穿为她姐姐特意设计的婚衫?

  “时间太紧逼,其他都可以马上换掉,只有婚衫不行,我只能照穿了。不过,小娟,那套婚衫一看就很合我的身材,我看着那套婚衫总有一种感觉。”蓝若希拉着林小娟的手往影楼走进去,这间影楼正是幸福婚衫影楼。

  林小娟扭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笑开了,却什么话也不说。

  或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林小娟从第一次看到霍东铭的时候,她就感觉得到霍东铭对蓝若希是真爱。虽然她不知道霍东铭怎么会和蓝若梅在一起,但蓝若希才是霍东铭真爱的感觉却很强烈。此刻听着好友疑惑的话,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蓝若希拉着林小娟走进影楼后,直接报了一个人的名字,便有一名工作人员把两个人带上了二楼。

  刚才送礼服给林小娟的女人也在二楼,看到蓝若希时,马上笑着迎上前来,问着:“小希儿,你怎么有空来这里?”竟然是和蓝若希认识的,而且称呼蓝若希还和韩泽坤一样。

  “凤姐,有生意时,自然就光临了。”蓝若希松开了林小娟的手,上前亲热地和被称为凤姐的女人相拥了一下,然后她回身对林小娟先容着:“小娟,这位是我姐的好友温玉凤,一位服装界神级服装设计师,快要赶上米可大师了。”

  “我知道。”林小娟和温玉凤相视一眼,她笑了起来,刚才温玉凤把名片给了她,她匆匆看一眼,还记得温玉凤的名字。

  “你们认识?”蓝若希有点好奇了。

  她认识的人,在商界,在名流里都是有着让人趋之若鹜的地位的,就连这位凤姐,她也是个名门贵妇,只不过她自己不愿意呆在家里当少奶奶,才会继续着自己喜欢的设计事业,这间全市最高级的幸福婚衫影楼,凤姐也是股东之一,不靠夫家,她自己都能活得有声有色。

  “刚才我给这位小姐送去了几套礼服。小希儿,有什么我可以帮得到你的吗?对了,你姐呢?就要结婚了,很快是吧,我都有一个多月没有看到过你姐了,看不到她,打电话也是关机,她换手机号码了吗?”蓝若梅逃婚的消息被霍蓝两家联手压下去,外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真相。

  蓝若希看了林小娟一眼,眼神示意林小娟别说出真相来,她则亲热地挽着凤姐的手臂,说着:“凤姐,你也当过新娘,再过两天就举行婚礼了,准新娘肯定没有时间玩的了。哦,等等,凤姐,你说刚才你给小娟送去了几套礼服吗?什么礼服?谁让你送去的?”她现在带小娟来这里,就是帮小娟挑选两天后婚礼上穿的伴娘礼服。

  “你姐夫的特助慕容亲自到这里来挑了几套礼服,然后让我送给林小姐。”

  是霍东铭的意思?

  蓝若希愣住了。

  她没有想到霍东铭体贴至此,竟然连林小娟的礼服都先她一步准备好了。

  “小希儿。”凤姐把愣了的蓝若希拉到一边去,小声地问着:“那位林小姐和你姐是什么关系呀?我和你姐几年好友了,都不知道她交了这么一位朋友。”

  “这个,凤姐,小娟是我的朋友。”

  “你的?”凤姐头更大了,大脑都有点短路了,林小娟是蓝若希的朋友,为什么当蓝若梅的伴娘?

  “凤姐,小姐的礼服都准备齐全吧?婚宴,晚宴的都有吗?”蓝若希转移了话题。

  “慕容先生亲自前来挑选的,能不齐全吗?”凤姐答着。能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慕容总特助亲自前来挑选礼服,可见霍东铭对林小娟这位伴娘有多么的重视了。

  越是这样,温玉凤才会越好奇。想到霍蓝两家都取消了他们这些人的观礼,两家联婚出了什么问题吗?

  “哦。凤姐,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蓝若希听到是慕容俊亲自来挑选的,放下心来,马上不好意思地冲温玉凤笑了笑,便转身快步地走到林小娟的面前,拉起正在四处观看婚衫的林小娟,就向楼下走去。

  “小希儿……这丫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凤姐摇了摇头,嘀咕着。

  出了幸福婚衫影楼,蓝若希学起了霍东铭的样子,一直紧紧地抿着红唇,什么话也不说,把林小娟送回了碧苑楼,她就匆匆地离开了。

  后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便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雨,已经停了,大街上的行人又有说有笑地走着了,再也没有了下雨时的匆匆忙忙。

  那些绿化带,经过雨水的清洗,碧绿的叶子更是绿油油的,有些叶子上面凝积着晶莹的小水珠,不停地滑滴在地上。

  蓝若希掏出了手机,输入了霍东铭的电话号码,电话才通,霍东铭就接了。

  “若希。”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低沉,低沉中有着独对她才有的温柔,听起来总是那样的舒服,让人的心情不自觉地就好起来。

  “你在哪里?”蓝若希有点急切地问着,她忽然之间很想看到他,哪怕中午的时候,两个人还在一起吃饭。

  “在家。”霍东铭应着,他的房间重新布置,要贴上代表大喜的红双喜,他亲自在家监督着佣人们的工作。“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蓝若希的声音有点急切,他担心地问着。“你现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

  “不用了,我去找你。”蓝若希切断了通话,发动引擎调转车头,往金麒麟花园开去。

  另一端的霍东铭,看着已经断了通话的手机,俊脸上有点沉,剑眉略略地蹙着,蓝若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大哥,怎么了?我那位就要过门的大嫂,发生了什么事吗?”站在霍东铭身边不远处,也帮着布置新房的霍东恺淡淡地问着,在他说出“大嫂”两个字的时候,他那双阴寒的冷眸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异样。

  昨天晚上,他在蓝月亮酒吧里喝酒,喝得多了,醉了。所以今天他并没有外出,一直睡到霍东铭回家,看到霍东铭亲自重新布置新房,他“好心”地帮着忙。

  每每看到那大红喜字,他的心就阴一分。

  “不知道,她在电话里没有说,听她声音,很急切的样子。”霍东铭淡淡地应了一句,扭身就朝房外走去。“东恺,你先看着,我去接她。”他的声音传回来时,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动作简直可以称为神速了。

  看着大哥那沉稳中隐隐夹着对蓝若希的关心与在乎,霍东恺心里极不是滋味。大哥对他就从来没有这般着急过,虽然还是在意手足情,可对他的态度永远都是疏离而冷淡。

  此刻,霍东恺心里是嫉恨着蓝若希的。

  深深地凝视着那关上了的房门,霍东恺的俊脸比起平时更加的阴冷难测了。正在忙碌的佣人们都知道这位四少爷脾性阴冷,都不敢过分留意他的表情。

  他走到霍东铭那张已经换成了全新的大床上,坐了下来,沉冷地环视着房内的一切。霍东铭的房间在这栋大别墅里是最大间的,室中有室,除了卧室之外,还有小酒吧,小书房,小健身房,就连浴室都比其他人的要大,拉开落地窗的窗帘,可以把前院所有风景尽收眼底,站到阳台上,可以把后院所有风影拢入眼帘,前后风光独美,占尽了优势。

  厚实的大掌带着几分的贪婪,轻轻地抚拂着那张大床,霍东恺性感的冷唇抿成了一条线,眼眸深处染上了几分的渴望,闪烁着少见的柔情,却不知道他真正想着的到底是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