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56 不一样的浪漫

056 不一样的浪漫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95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7

   “你在这里干什么?”房门忽然被推开,章惠兰和霍东燕走了进来,看到霍东恺坐在霍东铭的婚床上,还带着一种古怪的神情正抚着婚床,章惠兰那张保养得极好的美脸马上沉了下来。

  “大妈。”霍东恺淡淡而镇定地缩回了手,一点都没有被当场捉住的慌乱。在商场磨练了几年,靠着自己的本事成就了一间具有一定规模的厨具企业,拥有两千多名的员工,他也有着像霍东铭那种掌控千军万马的沉着。

  从婚床上站起来,他淡冷地对章惠兰说着:“大哥有事出去了,让我帮他看着。大妈,你既然来了,那你帮大哥看着吧。”说完,他也不等章惠兰回应,健壮的身躯越过了章惠兰母女俩就向外面走去。

  他很小就被接回了霍家抚养,顶着四少爷的名份,但大妈对他一直都是冷冷的,把他当成贼一样防着。平时生活中更加不曾关心过他,就算母亲抢走了父亲一半的感情,可这也不能完全怪他的母亲。是大妈看不住父亲,才让父亲有机会出轨了,再说了那种事情,一巴掌拍不响,大妈要恨,先恨她自己和父亲吧。而他,再怎样也是霍家的血脉。

  “我儿子的事情,才不要你管。”章惠兰扭头冲着关上了的房门,气恨地说着。

  她对霍东恺不好,霍东恺对她也不好,两个人相见如同陌路。

  “妈,都不知道当年你怎么会让他回来,看到他那张冷冰冰,偏偏又和大哥很相像的脸时,我就想到那个贱女人抢走了爸,他抢走了我和哥的父爱。心里恨得要死。”霍东燕不满地嘀咕着。

  章惠兰不出声,虽然她是正室,但在这种大家庭里,有时候,还轮不到她作主呀。她何尝愿意让小三的儿子被接回来?她何尝愿意天天看着小三的儿子?何尝愿意看到小三借口看儿子天天往霍家里跑,她还无可奈何。老太太说霍东恺是霍家的种,老人家特别的重视血脉,尽管站在她这一边,不接受江雪,可却愿意接受霍东恺。她能说什么?

  再说了,当年才几岁大的霍东铭第一次看到和他长得很相似的霍东恺时,就说自己的弟弟要在自己身边和他一起成长。江雪又答应了霍东恺只是顶着霍家四少爷的名份,不会染指霍家任何祖业,她万般无奈下,才答应了让霍东恺认祖归宗的。

  二十几年了,每每看到霍东恺,她就会想到丈夫的背叛,心就像钻心一般的痛。

  这种情况下,她哪能对霍东恺好?

  她又不是圣人,她只是一名普普通通,深爱着自己丈夫,像天下间女人一样不愿意与人分享男人的女人。勉强接受私生子,已经是极限了。她对霍东恺冷淡,至少不曾虐待过他。

  看到章惠兰不出声了,霍东燕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提起了母亲的伤心事,连忙转移了话题,找些喜庆的事情说。

  “大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以后我天天都要看到蓝若希了。妈,我很讨厌她呢。”霍东燕环视着重新布置得更加豪华又充满着喜气的新房,挽着章惠兰的手臂,撒着娇说着。

  “这句话你别在你哥面前说。”章惠兰扭头刮了女儿的鼻子一眼,便环视了一遍新房,没有说什么,在霍东燕的挽扶下离开了新房。“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是你的大嫂了。”

  “我是不会承认她是我大嫂的,我大嫂只有苏红一个人。妈,你不知道,我今天去找苏红,她都瘦了一大圈了,大哥那样对她,她连尊严都没有了。她多伤心难过呀,她爱了大哥那么多年。”霍东燕又替自己的好友打抱不平了。

  这两天,只要她去找苏红,苏红都是一副默默无语的样子,脸上很难看到笑容了。心严重偏向苏红的她,每每看到苏红那伤心委屈的样子,她对蓝若希就多了一份不满。

  “有这么夸张吗?”章惠兰失笑至极,事情发生不过才两天,苏红就能瘦下一大圈,那可以去拍减肥广告了。

  “妈。”霍东燕不依地叫着。

  “好了,好了,再过两天就是你哥的大喜日子了,这两天你最好别再提起苏红,免得你哥把你观礼的资格都取消。”章惠兰宠爱地笑着,又刮了霍东燕的鼻子一下。

  “就知道妈是偏着哥的。明明妈心里也不开心。”霍东燕嘟着嘴,一副章惠兰很偏心的样子。

  章惠兰只是笑笑,不和女儿胡扯。

  母女俩下到了一楼,大厅里霍启明和三少爷,五少爷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抬眼看了母女俩一眼,不说话,又垂下了眼睑。

  霍东远和霍东旭看到章惠兰下楼来了,都站起来,有礼貌地叫着:“伯娘。”

  章惠兰冲他们笑了笑,和霍东燕一起走到他们的对面坐下。

  老太太的女儿和外孙们都在为两天后的婚礼而忙碌着,就算婚礼早就在决定婚期前就默默地准备好了,可临近时,还是有一些锁碎的事情还没有办妥的。

  老太太则让美姨扶着到院落里散步去了,老人家说,雨后的空气最清新,她要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让自己长命百岁抱曾孙。

  ……

  蓝若希在半路就遇上了前来接她的霍东铭。

  “若希。”

  霍东铭迎面把车停下,因为他停了车,又不是停在路边,把路挡住了,蓝若希只能也把车停下,不过她把车开到了路边才停下来。

  “东铭?”蓝若希下了车,有点错愕地看着走下车就大步地向她走来的霍东铭。“你要外出了?”

  霍东铭走到她的面前停下来,低首凝睇着她,视线从她的短发一路往下滑至她的脚底,确定她毫发无损时,他才问着:“发生了什么事吗?刚才你的声音有点不对。”他并没有告诉蓝若希,他担心她才会出现在这里。

  蓝若希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深深地,定定地,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他,而她的表情却让霍东铭不解,她的样子就像是从来都不认识他似的。“若希?”

  霍东铭的声音带着探寻。

  她还没有用过这种眼神看他。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半响,蓝若希才说了一句话。

  她以为自己见到他时,她会说一大堆话的,没想到自己只吐出这几个字来。

  “什么?”

  霍东铭沉了沉剑眉。

  “你打电话给我,那般的急切问我在哪里?就为了说这一句话?”

  蓝若希不语,也觉得自己有点好笑。

  他对她的好,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为毛直到现在,她才会有感动?

  “记住。”有力的大手倏地伸来,把她攫进了宽大温暖的怀里,那带着古龙香水味的男性气息随着她被攫入怀里时扑鼻而来,她发觉自己竟然喜欢这种气息。两条长臂如同两条蛇一般压紧着她的腰肢,让她的身体紧紧地贴着那结实的胸膛。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大家是夫妻,不管我为你做了什么事,都不要言谢,我不喜欢。”

  蓝若希不说话。

  他没有问她为什么道谢,是猜到了她想要谢的原因吧。

  “喜羊羊,美羊羊……”《喜羊羊与灰太狼》的音乐铃声又响了起来。

  蓝若希挣脱了霍东铭的搂抱,掏出手机,正想接电话的时候,忽然看到来电显示是冷天烨,她浅浅地愣了一下,正想按断来电,霍东铭深不可测的声音却自她的头顶上方传来:“为什么不接?”

  蓝若希仰脸看着他,“你希翼我和他再有联系吗?”

  “坦然面对才是真正放下。”霍东铭的声音放沉了,视线炯炯地注视着蓝若希,意有所指地说着。她就要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了,他不会允许她心里再装有什么人,就连过去的伤痛都不能。她表面说坚强,但三年的感情,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而她也只有坦然面对了,才能做到真正的放下。

  “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

  铃声还在继续响着。

  霍东铭一直深深地注视着蓝若希,那眼神带着鼓励,带着支撑,让蓝若希的心忽然淡定下来,对冷天烨的爱与恨似乎在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手指朝绿色按钮一按,然后把手机凑到耳边,淡淡地说着:“我是蓝若希。”

  “若希,我是天烨。”冷天烨温和的声音传来,也有几分的醇厚,但听在蓝若希的耳里,不是舒服动听,而是虚伪至极。

  “有事吗?”蓝若希语气恢复了平常。

  “那个……”冷天烨忽然迟疑了起来。

  蓝若希也不追问,只是握着手机,等着他主动说。

  “若希,能求求你姐夫吗?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真的不关企业的事,这是大家私人的问题,这样公报私仇不太好吧?你要是真的恨我,等我回国了,我送上门让你打,让你骂。”冷天烨迟疑了片刻后,忽然低低地恳求着,求的也是让蓝若希让霍东铭停止对环宇集团的报复。

  “冷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曾恨你。我也不曾让谁报复过你,至于你们环宇的问题,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你们要求的人也不是我,而是东铭。这是你们的合作问题,并不是我公报私仇。你还在度蜜月吧,打的是越洋电话,大家什么关系也不是了,还是别通太长电话好,免得惹你太太不开心。”

  “哦,对了。”蓝若希忽然幸福地笑了笑,说着:“我结婚了。可惜你在国外,不能请你喝杯喜酒了。”

  “你结婚了?”冷天烨震惊的声音火爆传来,脱口而出:“若希,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爱……”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停止再说下去。

  最先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的人是他,竟然还敢指责她!

  蓝若希不怒反笑,“冷天烨,你忘记了吧,好像是你结婚早点吧?我还以特殊的身份参加过你的婚礼呢,你这般健忘?”

  冷天烨马上压下了内心的痛和在乎,低低地说着:“若希,你是故意骗我的是不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其实……”

  “冷天烨,我忙,没有太多时间和你闲聊,至于你求我的事情,请恕我无能,东铭决定的事情,我是改变不了。你赶紧去陪你太太吧,小心她发现了,揪了你的耳朵呀,你现在呀,可不能竹篮打水呀。先挂了哈,越洋电话挺贵的呢。”蓝若希的话夹枪带棍,哪怕是隔着电话,都把另一端的冷天烨打得脸色大变。

  蓝若希不等他再回话,就把通话切断了。

  挂完电话后,她看着霍东铭,说明着:“是冷天烨,你们千寻集团停止了和环宇集团的合作,沈万财慌了,之前就打过电话求我向你求情,让你高抬贵手的了,我直接拒绝后,现在冷天烨又打来,估计是他以为我还爱着冷天烨,想着让冷天烨来求情,我会帮他们吧。”

  霍东铭伸出双手,轻轻地托着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说着:“他们敢伤害你,就该受到惩罚。若希,我看着你长大,二十六年了,连我都舍不得伤你半分,其他人敢!”

  “我被人欺负伤害了,你替我出头,可是你被姐姐伤害了,我却帮不到你。”

  霍东铭失笑,手指抚拂着她的脸,低低地说着:“你不是帮了我吗?你代替你姐嫁给了我,解决了我婚礼上没有新娘的困境。若希,真的,很谢谢你嫁给了我。”霍东铭话中有话地说着自己的情意。

  “那,就让大家这两个都被伤害过的人,从今以后好好地生活,不再被任何人伤害。”蓝若希没有听出他话中有话,笑着安慰他。

  霍东铭抿着唇,不顾这里是公路,把她轻轻地拥入了怀里。

  远处,一辆奥迪开来,停在那里,车内的人看着相拥的两个人,一张俊脸变得有几分的狰狞,握在方向盘上的大手紧紧地握着,一副恨不得把方向盘撕下来的样子。

  三十秒后,他倒车,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走吧。”霍东铭拉着蓝若希转身就往自己的车走去。

  “我的车怎么办?”蓝若希被他塞进车内时,有点担心自己那辆奔驰。

  霍东铭掏出手机,输入一个号码,对方接听后,他沉声吩咐着:“东远,你载着东旭出来,沿着向市中心的路一直开,看到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奔驰后,就把车开回蓝家去,那是若希的车。车锁匙我放在前胎的车轮底下。”吩咐完毕,他就从蓝若希的手里拿过车锁匙,朝奔驰走去,果真把车锁匙摆放在前胎的车轮底下面。

  蓝若希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不说。

  她的车要是有人偷了,以霍东铭的能力,想找回来,容易过吃饭。

  放好了车锁匙,霍东铭回到了车里,发动引擎载着蓝若希向前方开去,打算在婚礼前补给蓝若希一场浪漫的约会。

  ……

  夏威夷。

  某间高级宾馆的一间豪华房里,冷天烨定定地看着已经被蓝若希切断了通话的手机。

  他其实很想再打过去的,因为他发觉他特别想念她的声音。

  在决定抛弃蓝若希,和沈柔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知道自己对蓝若希是有情的,可是为了往上爬,为了让自己在商界里也占有一席之地,他最终选择了事业。

  他以为,他可以做到冷漠的,可以不再理睬蓝若希的。可他没有想到,蓝若希竟然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真正有能力助他往上爬,少奋斗一百年的人。这个意外的消息,把他的自以为是都打破了。再加上霍东铭的关系,他悔恨了。

  霍东铭呀,他做梦都想和霍东铭扯上点关系呢。

  这几天,虽然和沈柔在美丽的夏威夷度蜜月,可他的心没有一刻不在想的,如果他没有背着蓝若希勾搭着沈柔,还和沈柔发生了关系,抛弃了他心里真正爱着的蓝若希,那么他就会成为霍家太子爷的妻妹夫了,这是什么呀?这是代表他一直都想要的出人头地呀。

  就算不和霍东铭是连襟关系,仅凭着蓝氏财团总裁的二女婿身份,就足够他施展才能,在商场上立足了。

  不曾停止过想,也就不曾停止过悔恨。

  “怎么了?”沈柔从浴室里出来,看到他拿着手机在发愣,便问着,“爸刚才打电话给你说的那件事情,你办妥了吗?蓝若希看在你的份上,愿意放过大家环宇吗?”

  冷天烨扭头看她一眼,眼里有着嘲讽,没好气地说着:“你被人重重地伤害后,你还会帮别人求情吗?”

  沈柔微愣,随即不悦地说着:“你这是什么态度?伤她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沈柔是千金小姐,哪怕长相平凡,大小姐的脾气倒不轻,更何况她是沈家的独生女,上无兄姐,下无弟妹的,父母对她宠得不能再宠了,脾气更大。

  也正因为父母对她过份的溺爱,才造成她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的性格。明知道冷天烨和蓝若希是恋人,还硬要勾引冷天烨。

  现在知道自家得罪了霍蓝两家,她反倒把过错都推给了冷天烨,在她认为,是冷天烨决定选择她,是冷天烨抛弃了蓝若希,所以与她无关。

  看到沈柔生气了,冷天烨连忙伸出手把她拥入了怀里,温笑着:“对不起,我也是被蓝若希气到的。”他已经失去了蓝若希,暂时还不能失去沈柔。只要他掌控了环宇集团,他再一脚把这个丑女人踢开,以他的外表和才华能力,就算不能再追回蓝若希,至少也要娶一个外表和他相配的。

  现在他和沈柔在一起,任谁一看到两个人的外表,就猜到他们的结合是他在贪钱。当然了,在沈家人面前,他表现得很好的,绝对不会表现出贪图沈家钱财。

  “她说什么了?那死女人,怎么会摇身一变,变成蓝氏财团的二千金?”看到老公的脸色和缓又道歉了,沈柔脸色才好转,偎靠在冷天烨的怀里,非常不满地说着。对蓝若希,她是非常嫉恨的,嫉恨蓝若希有着美丽的外表,又有模特一般的标准身材。以往在企业里,只要看到蓝若希,她都敌视着她。

  在工作上,她也会三不五时地指使财务总监为难蓝若希。不过每次都无疾而终,在财务会计方面,蓝若希经验十足。

  以前她以为蓝若希工作能力那么强是蓝若希读书时的努力成果,现在她忽然明白,那是天生的本能,蓝氏财团的财务部比环宇不知道大多少呢,蓝若希就算不进自家企业上班,对于企业里的运作肯定也知晓一二的,久而久之,便有了经验。

  拥着沈柔走到床前坐下,冷天烨爱怜地抚着她的脸,深情地注视着她,说着:“不管她变成谁,我都不要她,不管她社会地位有多么的高贵,她在感情上始终是你的手下败将,柔儿,我爱你。”

  沈柔抬眸,接收到他深情的注视,她的脸呈现出点点娇羞,声音也放柔软了:“我知道你爱我。只是一想到蓝若希那么可恶,就一肚子的火。自己死缠着你,现在你和我结婚了,她竟然借助她姐夫的手来打击报复大家,简直就是无耻至极。”

  听到沈柔那样贬损蓝若希,冷天烨的心里有点儿不快。表面上,他表现得和沈柔一样义愤填膺,说着:“谁叫人家姐夫是霍家太子爷。”

  “天烨。”沈柔忽然揽着他的腰,把头枕在他的胸膛上,鼓励地说着:“你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奋斗,将来大家强过霍家,再慢慢地报今日之仇。”

  冷天烨拥着她,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一抹阴沉,然后应着:“为了你,我会拼搏的。”

  “蜜月结束回企业后,我让爸也把你升为企业副总,大家夫妻平等,携手拼搏,让环宇将来也和千寻集团一样,成为商界王国。”沈柔一边说着一边略略使力地把冷天烨推倒在床上,她娇小的身躯覆压上冷天烨健壮的身躯,纤纤玉手带着挑逗,轻轻地抚拂着冷天烨的俊脸。

  痴迷的视线灼灼地锁着冷天烨,其实她对冷天烨一见钟情。所以才会千方百计地接近他,对他示好,关心他。一开始,冷天烨对她只是有礼而不动情,因为那时候他爱上了蓝若希,每天她都看到他对蓝若希有多好,那些情景总刺痛着她的心。

  她也不急,慢慢等着。

  不过她总是不着痕迹地带着冷天烨和其他几位企业高层管理出去见客,出入高级场所,让冷天烨见识到上流社会的生活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大气。冷天烨出身贫穷,却心比天高,自命不凡,认为凭他的能力,也能成为人上人。结果得知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到帝皇大酒店吃一餐饭的时候,他的自尊心就受到了重重的打击,然后心底那股不服输,认为像他这种外表好,有能力的人不该处于底层。开始努力往上爬,趁着她不注意,结交她那些富贵圈的朋友,也讨好客户们。

  看到这种情况后,她知道该是自己猛烈进攻的时候了。

  她暗中吩咐自己的朋友们,如果她和冷天烨在一起的时候,就给冷天烨热脸,如果是冷天烨独自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给冷天烨冷脸,让冷天烨意识到他想上位,只有和她在一起。

  果然,冷天烨开始领会到其中意思了。

  在她体贴下,在她关怀下,冷天烨和蓝若希开始不着痕迹地疏远了,而和她接近。不过冷天烨对蓝若希也真的有情,舍不得一下子结束他们之间的感情,才会一直瞒着蓝若希和她搞地下情。

  直到两个人在清醒的时候发生了关系,那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失去了贞操,她不愿意再处于地下,要把冷天烨完完全全从蓝若希身边抢过来,怎么说她沈柔也是沈家的小姐,环宇集团的接班人。于是提出结婚,她以为冷天烨会犹豫的,没想到冷天烨说她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对蓝若希不再有爱,答应娶她,还说会好好地疼爱她一辈子,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其实,她知道冷天烨对蓝若希放不下的,但女人都不经哄,她被冷天烨一哄,也就相信了冷天烨的说词。

  决定婚期时,冷天烨又和她说,和蓝若希毕竟相恋了三年,不想当面给她难堪,才把婚期隐瞒下来,等到要举行婚礼了,冷天烨便哄着蓝若希,让她请几天假休息一下,刚好那段时间财务部也很忙,蓝若希天天都加班到十一二点,他这样说让蓝若希以为他在关心她,体贴她。忙完后马上就向总监请了几天假休息去了。

  谁想到……

  沈柔心底压抑着对蓝若希的嫉恨再一次涌了出来。

  该死的蓝若希,竟然是蓝氏财团的二千金,一向极少在上流社会里露面,不是身份特别尊贵的人都不认识她,沈柔总是参加上流社会的酒会,派对,却不曾见过蓝二小姐的真面目,才会被那晴天霹雳打得眼冒金星。

  沈柔慢慢地低首,主动吻上冷天烨性感的唇瓣。

  冷天烨身体一翻,却把她反压在床上了,他低柔地说着:“老婆,我还是喜欢由我主动。”说完,低首吻上沈柔那两片有点丰厚的唇瓣,开始猛烈地展开进攻。

  蜜月嘛,除了到处游玩,就是滚床单的了。

  另一端的T市里,天空还是阴阴沉沉的,并没有雨后见彩虹。

  没过多久又下起了雨来。

  霍东铭看到又下起了雨来,忽然改变了路线,往豪庭花园开去了,不过不是送蓝若希回蓝家别墅,而是回到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婚居里。

  他把车停在了车库里,拉着蓝若希下车,脱下外套替蓝若希遮着雨水,拥着她匆匆跑到了主屋前。

  打开了门,他快步进去,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了一把雨伞,然后拉着若希转身又向外面走去。

  下雨天,他要带她去哪里?

  蓝若希有点好奇。

  霍东铭一直都没有说话,出了主屋大门口,他打开了雨伞,拥着蓝若希就向外面走去。

  “去哪?”蓝若希最终忍不住,还是问了。

  “看到那里了吗?”霍东铭拥着她走出了别墅的大门口,指着人工湖旁边的几座小山,问着。

  蓝若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又扭头看着他,小心地问着:“不会吧,你要带我去爬山吗?下雨耶。”哪怕那些小山上的山路都被豪庭花园的开发商铺建了水泥台阶路,就算下雨,爬山也不会有困难,但这种天气,实在是不适合呀。

  霍东铭回给她一记赞赏的眼神。

  蓝若希头大地叫了起来:“冒着雨去游山的人,我看,只有你才想得出来。”下雨天,她最喜欢的就是躲在房里,捧着她的手提电脑坐在床上,看影片,打游戏或者上Q聊天。

  “冒雨游山也莫嫌,只缘山色雨中添。”

  蓝若希哑口无言。

  霍东铭的思维,平常人永远都跟不上,没有谁可以摸得透他的想法。

  一向都疼着,宠着,顺着蓝若希的霍东铭第一次不顾蓝若希的不愿意,硬是拉着她,撑着雨伞就向人工湖走去。

  下雨天,又将近傍晚,人工湖边上的林荫路上基本上没有人影,就算偶尔看到几个,也是匆匆而过的。

  挨近湖边种着垂柳,虽然入秋了,但先前已经下过了一场雨,雨水洗去了垂柳枝叶上的尘埃,此刻绿油油得就像是初春时节。雨势不算大,有几分蒙蒙感,雨点溅落在人工湖上,荡起层层浪线,那些供行人休息坐的石长凳也被雨水洗得干干净净的,还原了大理石的光滑。

  人工湖周围那几座小山,山上的树木更显郁郁葱葱的,远远望去,烟雨蒙蒙,更像春景,仿佛一场雨就把入秋后的寂寥清扫得干干净净。树木的黄叶早被下雨之前的大风吹落在地上了,被雨水冲着往山脚下而去,有些则被雨水打得嵌在泥土里,让它们化身为肥料,虽然不是落花,也让人想起那句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换换词句,就是“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了。

  蓝若希原本有几分的不认同,在看到这些雨中之景时,她心里的不认同慢慢地被抚平了。

  雨天,一年四季都会有,可她不曾停留下来,静静地欣赏过雨中之景。

  霍东铭拥着她,走到了一座小山前,那座山上种植的大都是松树,树龄都有好几年的了,树干大都有两个手腕那般大,高矮不一,却都枝叶茂盛,树梢上长满了松果。经过雨水的洗礼,那束束尖叶似乎更尖了,更绿了。

  主要上山之路是一条阶梯水泥路,路宽为两米,每天的清晨和傍晚可以看到很多人沿着这条阶梯路拾级而上,锻炼身体。

  此刻雨水溅打着阶梯路,倒是把粘在阶梯上面的一些泥土清洗干净了,还给阶梯最干净的面貌。

  夫妻俩撑着雨伞,迎着俯瞰而吹的山风,冒着雨,慢慢地往上走着,上到了半山腰了,走进了那座建在半山腰上供行人休息的八角凉亭下,蓝若希忍不住反转过身,往山脚下看去。

  白蒙蒙一片,似烟,似雾,似浮云,远看蒙蒙胧胧,似真似假,虚虚幻幻,近看,碧绿中透着梦幻,竟是另有一番美景,轻易就勾起人们陶醉之心。

  这座八角凉亭是三层高的,建造得古色古香,可以看出投资者非常懂得陶冶大自然。

  霍东铭又拉着蓝若希爬上了凉亭的第三层,站在高处眺望远方,美景更上一层楼。

  “怎样?美吗?”霍东铭把蓝若希陶醉的样子尽收眼底,淡淡地笑问着。

  “很美,很安静,纯大自然。”蓝若希贪恋地看着远方,总结着一切。

  霍东铭笑了笑,伸出手把她拥入了怀里,夫妻俩相依相偎地看着远方的雨中之景,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独占这天地间最真最纯最美的景色。

  站了一会儿后,霍东铭拉着她又离开了凉亭,再沿着山路往真正的山顶上走去。在凉亭的一端是阶梯山路,另一端的山路却改成了平铺的水泥路,路径弯弯曲曲,忽高忽低,让人能感觉得到他们在走的是山路。

  这半截山路两旁种植的又不是松树了,而是一些似野生又非野生,叫不出名字来的植物。这些植物不是四季常绿的,叶子大都变成了黄色,有些掉落了,有些还勉强站在枝头上,迎着秋风秋雨的到来。

  走这半截山路,才让人感受到了秋季的到来。

  一座山,半截山路让人觉得如同春季到来一般,到处生机勃勃,半截山路又跟着季节走,提醒着大家,入秋了,天凉了,做好迎冬的准备。

  夫妻俩好不容易走到了真正的山顶上。

  山顶上同样建有建筑物,那是仿古建筑物,有点像寺庙,又不是寺庙。建筑物前面是一大块的水泥空地,空地左右两边都是长长的仿古长廊,沿着长廊行走,可以走进屋里去,屋里面有些简单的摆设,都是供给行人游山时自由娱乐的。

  站在空地边上,就可以往山下眺望了。

  这一次眺望到的是整个豪庭花园的版图了。

  每一座高低,大小不一的豪华别墅安静地置身于雨中,在烟雾迷蒙间,仿若琼楼玉宇一般。

  建筑物周围除了种植松树之外,还有一些小杉树,也摆放有一些花盆,四季的都有,建筑物后面的山路还是水泥路,只不过宽度改小了一半,走在上面,有着走在山野间的感觉。

  霍东铭拉着蓝若希,一路走着,时不时低低地说着话。

  两个人都格外喜欢这种雨中山景,没有了平时的热闹,少了尘埃的粘染,就如同置身于仙间。

  “这座山,我也爬过无数次了,我还是第一次发觉它是这般的美。”站在空地边沿俯瞰着豪庭花园的版图,蓝若希由衷地说着。

  “有时候,有些美景需要在特殊的环境下,静下心来,才能细细地品味出它们的美。”霍东铭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

  蓝若希深有同感。

  平时他们来来往往的,以锻炼身体为主,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曾真正停驻过,何曾注意过小山也有大山一般的美景,并不因为它小,矮而失去大自然本该存在的美景,只是看人们是如何去体会,如何去欣赏了。

  就像一盘盛开的花摆在大路中间一样,懂得欣赏的,就觉得花很美,不懂得欣赏的就觉得摆在那里挡路,碍眼,丢到路边去了事。

  傍晚到来。

  “大家回去吧,下次有空了,再带你来游山。”霍东铭看看开始暗沉的天色,温沉地对蓝若希说着。

  “嗯。”

  蓝若希顺从地点了点头。

  霍东铭便朝她伸出了大手,这不知道是第几次朝她伸手了。

  蓝若希侧头定定地看着他,然后淡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厚实的大掌握着白净的玉手,十指紧扣,沿着另一条山路,往山下走去。

  另一条下山的山路则很窄,不过是由初初的窄,渐渐地变大,越到山脚下,路便越宽,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细思着,也有一定的寓义,寓示着人生之路,从最初的窄小,只要自己坚持,相信未来是好的,一步一步地走下去,那么迎来的将是宽敞的阳光大道。

  秋雨不像春雨那般细绵绵的,夫妻俩下山后,雨势便减弱了,等到他们沿着人工湖往他们的婚居走去时,雨,停了。

  谁也想不到的,在将近傍晚之时,雨停了,倒是迎来了一道雨后彩虹,虽然很淡,却又让人们能看到它真正出现过在天空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