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57 婚礼

057 婚礼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13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7

   回到了属于小夫妻天地的那栋别墅里,蓝若希站在别墅大门口,环视着院落之景,忽然觉得这栋别墅不是霍东铭精心为姐姐设计的,而是为她而设计的,因为每一处,每一景,每一摆设,都是她喜欢的。

  虽然有些也是姐姐的喜欢,细数下,却是以她喜欢的为主呀。

  “怎么了?”霍东铭看到她停下了脚步,轻轻地问着。

  “我喜欢这里。”

  蓝若希侧身,定定地瞅着霍东铭,明亮的杏眸带着一种探寻。为什么随着贴身相处,她发觉在他的生活里头,总有很多是她喜欢的东西?就连这座原本是归于姐姐名下的嫁妆别墅,也是这样。就算现在成了她名下的产业,可霍东铭在买下这栋别墅亲自设计时,想的却是和姐姐在这里生活的呀。

  “那就好。”霍东铭淡定地应着。

  深邃的眼眸依旧深不可测,蓝若希从那里根本就看不到什么。

  探寻不到什么,蓝若希也不急,总有一天,这些带给她困惑的一切,相信霍东铭都会给她一个满意的说明。

  “要外出吃饭吗?还是回家里吃?”蓝若希迈开脚步往屋里走去。

  霍东铭略略停顿在原地,深深地凝锁着她俏丽高佻的背影,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柔情,也闪过了一抹庆幸,随即迈开沉稳的脚步跟着蓝若希走。

  “这就是大家的家,大家已经回家了。”

  蓝若希已经走到了主屋门口,听到他的话,她扭头瞟了他一眼,笑着:“想让我做饭给你吃,可以直说。”

  “那好,老婆大人,我天天都想吃你亲手为我做的饭菜。”

  听到他喊着她老婆大人,蓝若希的瓜子脸染上一分红晕,没好气地说着:“都不知道你娶老婆,是不是为了填饱你的肚子。”

  霍东铭呵呵地低低地笑了两声,说着如果她不想做的话,他们可以到外面吃。只不过在外面吃着山珍海味都不如在家里吃着她亲手为他而做的家常菜温馨有味道呀。

  他享受的是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

  “帮忙。”

  蓝若希似娇似嗔地睨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便主动向厨房走去了。

  霍东铭噙着溺宠的笑容,赶紧遵命地跟进厨房里去了。

  这一次蓝若希又换了菜式,但还是家常菜。

  霍东铭依旧吃得津津有味,觉得就算是青菜,经过蓝若希的手艺炒出来,也特别的好吃,菜色还绿油油的呢。

  有爱呀,有爱就算吃咸菜也是佳肴。

  饭后,两个人一起清洗着碗筷。在外面,霍东铭非常的大男人主义,所有事情他都掌握在手里,握着主导权,但在家里,在蓝若希面前,他放下了太子爷的身段,放下了所有大男人主义,甘当一个平常的男人,平凡的丈夫。

  过去,妻子就是包断了一切的家务,大都份的男人下班回家后,都是把公事包一放,西装一脱,皮鞋一除,就往沙发上一坐,不是看报,就是看电视,等着妻子做好饭桌摆到自己的面前,还要妻子盛好饭给他,把自己摆放在高高的位置上,大有一副老子在外面赠钱,已经够累的了,回家就该享受妻子的服务。总觉得娶妻就是娶了一个义务工。

  有些女人曾经忿忿不平地说过男人,小时候有母亲照顾,长大了,有老婆在照顾,老了,有儿女照顾,一辈子都是被人照顾。

  现在时代不同了,男人的思想渐渐变了,女人的思想也变了。

  夫妻大都要上班了,下班回家后,总是同心同力地准备着饭菜,饭后也会分工合作,男人不舍得妻子太累,妻子不舍得丈夫太累,在平等的生活习惯中,夫妻感情就如同平静的小河一般,细水长流。

  霍东铭选择做的就是现在的男人,平凡的丈夫。

  屋外的天空早在不知不觉间暗沉下来。

  夜幕越拉越下,黑色越来越沉。

  又是同床共枕的时候了。

  蓝若希躺在床上,没有抱枕头,穿着白色的睡袍,打算如果霍东铭今天晚上要提前洞房的话,她想,她不会再害怕的了。

  这短短的几天,他已经用他的行动,细细地感化了她,让她开始克服心里的紧张,心里的尴尬,让她愿意放下一切的心结接受关系的突然转变。

  霍东铭在她的身边躺下了。

  他先是侧着身,一边手撑着他的头,侧脸定定地看着她,那深沉的鹰眸从她的短发开始,慢慢地游移到她没有盖被而露出来的白净脚丫子上。眼神渐渐加深,渐渐灼热。

  然后,他慢慢覆上身来,把蓝若希压在身下,不过他害怕自己的体重压得蓝若希不舒服,所以他双手稳稳地撑在床上。

  蓝若希仰着脸,定定地看着他,他也低着头,定定地看着她。

  “若希。”霍东铭的声音极其低沉,他低下头来,轻轻地吻了吻蓝若希,察觉得蓝若希不可避免地轻僵了一下,虽然比起第一次同床共枕的僵硬相比好了很多,他还是深深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睡吧。”他身子一侧,满腔的**生生地压了下去,“不差那么两天了。”

  蓝若希缩在他的怀里,仰看着他,眼里错综复杂,最多的还是感动于他的体贴。

  “睡吧。”霍东铭的声音还是有点哑,拥着她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

  蓝若希不出声,枕着他的长臂,慢慢地合上了眼。

  只要躺在他的怀里,她就觉得特别的安全,让她很想沉睡不起。

  这种感觉让她错愕。

  哪怕相识二十六年,可在她的心里,他一直都是大哥哥,就连他对她特别的关怀,她也把这种关怀当成一个哥哥对妹妹该有的,更以为他关心她是因为她是蓝若梅的妹妹,他爱姐姐才会爱屋及乌。

  夜,继续。

  黑夜的结束后,迎来的还是光明。

  黑白交替也就是转眼之间。

  人们依旧匆匆忙忙上下班,忙里偷闲享受生活。

  流逝的时间却从人们的指尖里滑走,总是在不经不意间。

  而霍东铭和蓝若希的婚礼总算到来了。

  明明在确定婚期到现在不过短短的十天,可是给两人的感觉却像过了十年般长,让他们从姐夫与小姨子的关系转变成了丈夫和妻子的关系,让他们从一开始的不适,到慢慢地适应。十天的时间,就让他和她重新地认识了对方。

  婚礼同样在圣罗教堂举行,圣罗教堂本来就是T市最大的教堂之一,豪门婚礼大都在这里举行。

  霍东铭当初选择圣罗教堂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自己娶的人是蓝若希,也就忽略了冷天烨和沈柔在这里举行婚礼,蓝若希在这里受到了委屈,被别人嘲讽,后来他出面,狠狠地打击了冷天烨和沈家。

  在蓝若梅逃婚后,他和蓝若希去登记了,他原本是想换一间教堂的,后来还是取消了,他就要在相同的地方,举行一场封密式又不失隆重的婚礼,让蓝若希面对着曾经让她受到伤害的地方,让她知道,站在相同的地方里,她一样可以迎来属于她的真正幸福。

  这天的天气也是特别的好,蓝蓝的天底上悬挂着温暖的太阳,阳光不烈也不弱,又吹着凉爽的秋风,特别的宜人。

  霍蓝两家所有亲人都在前往教堂的路上,不出半个小时,所有亲人全都到达了教堂。

  因为霍东铭不允许亲人以外的第三方人士出现在婚礼之上,所以那些明明知道今天是霍蓝两家联婚的日子,也只能在教堂外面远远地,偷偷地观看着,并没有出现在婚礼现场上,就连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媒体也是躲得远远的,暗中看着,拍着。

  虽然只有亲人到场,两家都是大家族,人员都聚在一起,人数也不少呀,算上孩子们,也有过百人。

  霍东铭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还是蓝若希送给他的那套,系着一条红色的领带,显得风度翩翩,平时有点阴晴难测的俊脸扬着浅浅的笑意,让他少了让人畏惧的傲人气势,多了一抹亲和力。蓝若希说过,他穿白色西装服,帅得就像个白马王子一般,现在他就要当她的白马王子,而她则是他的白雪公主。

  他站在教堂里面,等着蓝若希的到来。

  慕容俊则是一身黑色的西装,平时这家伙喜欢穿白色的,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是温润如玉的,穿着白色的西装,能把他那种温润烘托出来。今天改成了穿黑色的,倒让人眼前一亮。他是伴郎,一直站在霍东铭的身边,等着新娘的到来。

  那些观礼的两家亲人们各自坐在各自的位置上,都在对新娘翘首以待。

  人群中,霍东燕的脸色有点不佳,她本来就不喜欢蓝若希成为她的大嫂,不过在看到亲亲的大哥脸上扬着少见的温笑,那笑给她一种错觉,其实是直觉,她自己不承认,大哥身上散发着幸福。

  和苏红再好,毕竟只是朋友,和霍东铭却是兄妹,看到霍东铭身上散发着一股幸福的味道,她的脸色慢慢地缓和,然后和其他亲人一样扬起了淡淡的笑。

  章惠兰则感慨万千。

  唯一的儿子总算要结婚了,结了婚,就成了真正的大人,她身为母亲的天性责任已了。以后只盼着蓝若希能争气一点,一年内就生一个大胖孙子给她,让她尝尝当奶奶的滋味。

  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人,当数老太太,其他人虽然笑着,心里多少都有点疙瘩的,因为新娘换了包呀。老太太笑得最欢的原因,大家都觉得是因为她一向喜欢疼爱蓝若希,却不知道另有原因。

  表情阴晴难测,俊脸上紧绷的人便是霍东恺了。

  看到霍东铭那扬着浅浅的笑,他的心像扎着针一样难受。

  不知不觉间,他在西装服下面的大手都握成了拳头状。

  或许是他的表情最难测吧,霍东铭向他这边扫过来一眼,他迎上霍东铭那瞬间变得锐利深沉的眼眸时,本能地咧开了嘴,浅浅地笑开了。

  真虚伪呀!

  他在心里骂着自己。

  霍东铭锐利的眼神落在他扬着浅浅而非发自真心笑容的脸上,瞅着他看了大概三十秒钟才敛回视线,而那三十秒钟却让霍东恺紧张万分,害怕自己对大哥那种不正常的仰慕之情流露出来。

  明明,他也有着和霍东铭一样俊逸的外表,一样沉着的性格,一样有掌控天下的气势,可是真正对上霍东铭的时候,他发觉,他永远也无法拥有像霍东铭那种天生就带来的狂傲气息。

  是呀,霍东铭是长子嫡孙,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是天之骄子,千寻集团注定由他来继承,而他呢,只不过是私生子,就算自小被带回霍家抚养,顶着霍家四少爷的名号,可是霍家庞大的祖业,他半分也粘碰不得。

  哪怕他很有能力,自己创造了属于他的商业王国,可他的气魄始终不及霍东铭。

  没过多久,蓝若希来了。

  媒体们远远地看到蓝家的车队开到了教堂外面停下来,也看到穿着白色婚衫的蓝若希下了车,因为蓝若希背对着他们,他们都没有看清楚蓝若希的脸,也因为距离太远,也没有留意到新娘子似乎高了一点儿。

  看到新郎也来,新娘也不缺,但却取消了霍蓝两家亲人以外的好友们观礼资格,让原本该是盛世婚礼的变成了封密式的。到底为什么?

  无数个疑问在那些人的脑里升起。

  蓝若希挽着父亲蓝非凡的手臂,有点儿紧张,特别是在两家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她的身上时,她脸上的浅浅笑容都有点僵了。

  沿着红色的地毯,她一步一步地走着。

  这是她第二次踏进这座礼堂了,第一次时,她被人背叛,被人抛弃,被人羞辱,这一次,她却成了正主儿,挽着父亲的手,穿着纯洁的,价值好几百万元的婚衫,迎着众人的注视,带着众人送给她的祝福,走向能给她安定,能给她幸福的男人,两种滋味,截然不同呀。

  总算,父女俩站在霍东铭的面前了。

  蓝非凡笑眯眯地,又非常放心地把蓝若希的手交到了霍东铭的手里,说着:“若希,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霍东铭握紧蓝若希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和蓝非凡交换了一下视线,那是属于男人承诺的眼神交换。

  两个人,转身面对着神父,听着神父的祝词,霍东铭的手越握越紧,他在抓紧他的幸福。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神父带着慈祥的笑,笑睨着这对标准的俊男美女。

  老太太特意送给这对小夫妻的钻戒被拿了出来,两个人替各自套上了钻戒,小小一枚钻戒,套住的是双方的一生。

  从蓝若希出现开始,霍东恺的视线又偷偷地胶在蓝若希的身上了。蓝若希很美,谁都知道,而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便是当新娘之时。蓝若希身材高佻,身段姣好,面容俏丽,婚衫非常合身而名贵,穿着婚衫的她,成了霍东恺眼里最美丽的女人。

  可惜……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不是他。

  两个他最看重的人,走到了一起,把他屏退出他们的世界内,这种被孤立的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在咬着他的心一样痛,一样难受。

  耳边传来神父的声音“新郎可以吻新娘了”,众人鼓起雷鸣般的掌声,霍东恺却难堪地别开了视线,不看那刺痛他双眼的那一幕。

  霍东铭捧着蓝若希化了淡淡的妆却更显美丽的瓜子脸,在蓝若希娇羞地闭上了双眸时,深深地吻上了他已经吻过无数次的红唇。

  他们,总算举行婚礼了。

  掌声再度响起。

  一吻结束后,蓝若希挽上了霍东铭的手臂,蓝若希手里拿着新娘的捧花,两个人在所有人的祝福,簇拥下向教堂外面走去。

  出了教堂,新娘要抛掉手里的捧花了,谁要是接住了新娘抛出的捧花,代表下一次走进结婚礼堂的就是他。

  穿着伴娘礼服的林小娟一直淡雅地笑着,其实她喜欢那种豪爽的大笑的,想到自己今天是伴娘,身上又穿着那么名贵的礼服,身边跟着走的人,每一个都是豪门贵族,她也只能收敛起自己随意的天性,努力扯着淡雅的笑容,天知道她笑得嘴都快酸了。

  新娘太引人注目,大家的目光都在蓝若希的身上,倒是没有多少人留意到她这个伴娘是他们不熟识的生面孔。

  好不容易婚礼结束,林小娟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想着总算可以暂时不用挤出淡雅的笑容了。谁知道这个时候蓝若希抛出了手里的手捧花,簇拥在蓝若希身边的人,有些想抢下那手捧花,有些又害怕接到那束手捧花,于是抢的往前挤,躲的往后退,你挤我撞的,短暂的乱成一团。

  林小娟本来就娇娇小小的,被大家这样一挤,原本是站在蓝若希身边的她,被人挤到了大老远。

  “抢什么呀,又不是黄金。”

  林小娟小声地嘀咕着。

  一束花从天而降,落入她怀里,她本能地抬手接住,然后四周围一片欢呼声,她错愕地抬眸,愣住了。

  人家想抢都没有抢到的新娘手捧花竟然落在她的怀里了。

  林小娟顿时狂汗,手里捧着那束手捧花,错愕地看向了笑得像阳光一般灿烂甜美的蓝若希。

  “小娟,恭喜你!”蓝若希竟然笑着向她祝福。

  汗,她男朋友都还没有半个呢!恭喜她什么呀!

  再一扭头,忽然看到身侧随意地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而她对这个男人还有一分的熟悉,对方正瞅着她看。

  “你是林小娟?”

  慕容俊有几分的吃惊,林小娟今天也是化了妆的,他又没有留意看,只觉得叫做林小娟的伴娘长相太平淡了,不过倒可以把新娘的美完全烘托出来。此刻近距离了,他才看清楚蓝若希的伴娘,竟然是那天丢了五十元给他当车费的有趣小女人。

  林小娟身上的礼服还是他一手挑选的,他也只是根据自己查到的资料,按着林小娟的身高和三围来挑选的。并没有吩咐人附上林小娟的相片,才会到此刻才认出来。

  看来,以后再查什么人的资料,一定要附上相片才行。

  慕容俊在心里想着。

  “不错,我是林小娟,怎么了?占了你的名字吗?这么吃惊干嘛?”林小娟也认出了慕容俊,马上没好气地反问着。

  慕容俊俊脸微抽,他吃惊一下也不行了吗?她以为她的名字镶着黄金呀,人人都喜欢用呀,她难道不知道她的名字有多土吗?

  “林小娟,你好像吃了火药。”慕容俊虽然被她呛到了,但还是很好脾气地笑着说。

  “我又不是猪,吃火药干嘛,炸自己吗?”林小娟更加没好气了。

  慕容俊脸再度抽了抽,这小女人长得是不怎样,但那张嘴呀,领教了,永生难忘呀。

  他记得初见时,他也没有得罪她吧?不就是没有把吴辰风的名字告诉她,不就是误以为她是吴辰风的女朋友吗?难道这也能让她记仇?

  “好,好,好,林小姐,你吃了蜂蜜,甜死你自己。呵呵!”慕容俊沉沉地笑了两声,就向自己的车走去。

  钻进了自己的车内后,他又好心地摇下了车窗,冲着忽然发现所有人都走了,周围空无一人,正满脸错愕的林小娟说着:“林小姐,还要不要坐我的车?”

  所有人都走光了,车也只有慕容俊那一辆了,她不坐他的,坐谁的?

  好友真不够义气,竟然把她丢下不管了。

  那浩浩荡荡的婚车队伍正向帝皇大酒店前进呢。

  顾不得自己刚刚才把慕容俊呛得要死,提起了裙摆,林小娟迅速地走到了慕容俊的车前,拉开了他的车门,迅速地钻了进去,然后用力地关上了门,发出了一声“砰”一声响。

  慕容俊失笑,“林小姐,我是好心好意地邀请你上车的,麻烦你温柔点哈,我这车可是价值百万的呢。”

  “不好意思,失手了。”林小娟冲他吐了吐舌头。

  慕容俊摇头便笑,这凶巴巴的小女人,其实挺率性的。

  “喂,快开车啦,我可是伴娘,不能掉队的。”林小娟看到他还不开车,又忍不住瞪向了他。

  慕容俊马上脚踩油门,把车开动,应着:“放心,掉队的不是你一人,我还是伴郎呢。对了,我不叫‘喂’,我复姓慕容,单名俊,你可以叫我慕容先生。”

  “不记得。”林小娟随口应着,她对他这个人没有兴趣,也就不想记他的名字,就算他在她面前说上十次,她也是记不住的。

  “算了,当我没有说过,遇上有严重健忘症状的人,我省点力气。”慕容俊脸上的笑容却更浓了。见多了名门淑媛,也见多了大胆狂放的艳女,却是第一次遇到像林小娟这般牙尖嘴利的女人。

  他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我的健忘症是有针对性的。例如,要是那个棺材脸的名字,我保证听一次就记住了。”

  闻言,慕容俊故意耸拉着耐看的脸,一副极度受伤的表情,说着:“我堂堂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就不及那棺材脸有吸引力吗?”

  “那是自然,人家多……等等,你说你是谁?”林小娟忽然侧身,紧紧地盯着慕容俊。

  慕容俊以为自己说出了名号来,林小娟膜拜了,正了正嗓子,故意一字一句地说着:“千寻集团的总特助慕容俊。”

  “传话给所有企业,谁要是能给我一份会计的工作,谁就能和千寻集团商淡生意的人是你?”林小娟这下子记住了慕容俊的名字了。那天,害她莫名其妙,害她被人追赶,最后万般无奈拦下棺材脸的警车,被他训了一顿,这个人此刻就坐在她的身边!

  一向遇事都是镇定自若的慕容俊,此刻听着林小娟的质问,以及被林小娟盯着,忽然觉得有点毛了。

  “是我,怎么了?要感谢我吗?那不必了,我也是奉总裁之命的。”慕容俊自负地说着。

  “感谢?”林小娟咬牙切齿,他让人被一大群人又围又堵又追又电话骚扰试试?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呀?我也是奉命行事哈,你要找人算帐或者感谢的话,找真正吩咐这事的正主儿去。”从来不觉得身为特助有什么不妥的慕容俊,第一次尝到了当特助的苦。

  “大少爷那是宠爱我朋友若希的表现,我干嘛找他去?”

  “那又与我何干?我也不过是按吩咐行事。”慕容俊觉得自己真成了冤大头,也觉得林小娟真心的不讲理,横着走的人。

  而且,心特别的偏。

  还有,他不觉得那事有什么错。最多就是让林小娟被人追着请回企业当财神爷供着了。那样不好吗?像明星一样呢,走到哪里都有人追。

  “你现在开着车,暂时不和你计较,下次再让我遇到你,再找你算帐。”林小娟冷哼着。

  “圣人说,这个世界上,唯有小人和女人难养也,你这个小女人的心呀,难测!”慕容俊笑着嘀咕。

  自然又惹来了林小娟一记横眼瞪视。

  他笑着耸了耸肩,便转移了话题,不想再让自己被这丫头呛到。

  帝皇大酒店里的婚宴也是封密式的,除了两家的亲人之外,唯一算得上是外人的就只有慕容俊和林小娟这对儿了。

  两个人因为最后才到达帝皇大酒店,又坐着同一辆车,身份一个是伴郎,一个是伴娘,林小娟刚才又接住了蓝右希抛出的新娘手捧花,等到他们到达帝皇大酒店的时候,其他人看两人的眼光就开始飞扬着暧昧了,让慕容俊失笑不已。

  想他活了三十五年了,什么美女没见过,都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动他这颗看似温和实际如钢铁一般硬的心呢,凭林小娟这种在大街上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的小女人,想成为他的女人,白日梦吧。

  婚宴在继续,时间也在流逝。

  转眼间就迎来了黑夜。

  周旋了一天,小夫妻俩总算回到了被重新布置成新房的霍东铭那间大房里,蓝若希累得整个人往床上一坐,向后就倒。

  因为喝了些许酒的原因,她的脸红通通的,眼神都有了些许的迷离。

  “醉了?”霍东铭先脱下了西装外套,才在她的身侧半侧身躺着,关心地问着。“你不胜酒力,喝了高浓度的酒就会醉。”

  “嗯,也就是浅浅地喝了两口,头就晕了,好在回到家了,否则在婚宴上醉倒,太丢脸了。”蓝若希揉着自己有点发痛的额,软软地说着,声音似娇似嗔的,霍东铭听着整颗心都酥软了。

  他伸出手臂,轻轻地把蓝若希拉入了怀里,然后拥着她坐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他低首锁着她娇红的俏脸,笑中透着浓浓的**,哑声说着:“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

  不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吗?

  他忘记了?

  蓝若希在他的怀里仰起了脸,睨着他,嘻嘻地笑着:“东铭,你醉了吧,你还说我醉了,其实真醉了的人是你,你看你,醉得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记得了。今天是大家举行婚礼的日子,真累,看来结婚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霍东铭呵呵地低笑着,眼神柔得可以拧出水来了。

  拥着她的手臂倏地收紧,让她更贴近他,声音更哑了:“外面的天都黑了,入夜了,你说新婚之夜了,大家是不是该干点什么了?”

  该干什么?

  蓝若希眨了眨带着醉意的杏眸,脑里有点乱,但还有几分的理智,大概是想起了霍东铭说过的话吧,她那张脸瞬间红得不能再红了。

  “东铭……那个……”蓝若希说话都打结了。

  有力又不失温柔的修长手指伸来,轻轻地挑起她的下巴,霍东铭那张俊美得让人发飙的脸凑近前来,一直深邃难测的鹰眸此刻没有了深不可测,也没有了其他杂质,完完全全是柔情,是**。

  他的鼻端贴上了蓝若希的鼻端,彼此的呼吸在交融。

  蓝若希看着他,然后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在她合上双眼后,那两片水嫩嫩的红唇更添几分诱惑力。

  轻轻地,温柔地,如同蜻蜓点水一般,霍东铭仅点了一下,便松开了挑着她下巴的手,人也跟着站起来,在蓝若希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他已经弯腰把蓝若希抱了起来,向浴室里走去,哑声地说着:“在洞房之前,大家不防洗个鸳鸯浴,增加一下气氛。”

  蓝若希羞得直往他的怀里钻。

  呵呵!

  看到她娇羞的样子,霍东铭满足地发出了两声沉沉的笑。

  他是逗她的。

  进了浴室,他替她放好了水,让她自己洗,他退出浴室替她准备干净的衣服去。虽然他很想真的和她洗个鸳鸯浴,看她那副娇羞中有着不自然,他还是忍了,反正已经到了开吃的时候了,再包容她十几分钟也没事。

  躺在浴缸里,蓝若希有点晕的头脑清新了几分,她拿着浴巾慢腾腾地擦拭着自己的身子,知道今天晚上是逃不掉的了,其实两天前的晚上,她就不打算再逃避的了,是霍东铭感觉到她还有一分的僵才没有提前洞房。

  那个男人,真的好得让她无话可说了。

  “咚咚”外面传来了霍东铭的敲门声,接着一只大手扭开了门,伸进来,手上拿着睡袍,霍东铭低沉的嗓音隔门而入:“若希,这是你的睡袍,夜有点深了,别洗太久。”

  蓝若希赶紧费力伸出手接过了睡袍,随手摆放在浴缸旁边,然后加快了动作,不再慢腾腾了。

  等她洗好了,准备穿衣了,蓦然发现,只有睡袍,没有内衣内裤。

  “东铭。”她小声地叫着。

  “怎么了?”霍东铭竟然还站在浴室门口。

  “你少拿了衣服。”

  “那两件小东西不必穿了。”霍东铭沉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轰!

  蓝若希的脸又被炸得通红了。

  万般无奈下,她只得穿上睡袍,赤足走出浴室,看到含笑注视着她的霍东铭后,她抬手就捶了他的肩膀一拳。

  霍东铭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

  “你还没有洗澡!”蓝若希低叫着。

  “我穿着睡袍了。”霍东铭好笑地把她抱回那张特大的婚床上,床头贴着大大的红色双喜字,提醒着他们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他的房间特大,室中有室,浴室也是室中有室的,他刚才是把蓝若希抱进了小浴室里,而他则在外面的大浴室沐浴过了。

  “……”

  蓝若希不知道说什么。

  当她背部抵触着柔软的大床时,她合上了双眸。

  “若希。”醇厚带着醉人的声音响起,霍东铭沉重的身躯覆上她的。“睁开眼看着我。”他要她记住,他是她的男人!

  美眸带着几分羞怯睁开了。

  “若希……”

  两个人四目相对,注视片刻,霍东铭动情地低首,捕捉住她的红唇,这一次不再像刚才那样蜻蜓点水了,而是深深的缠绵。

  蓝若希伸出了双手,搂着了他的脖子,浅浅地回应着他深情的缠吻。

  随着吻的加深,霍东铭的手也不闲着了,不知道何时,两个人身上的睡袍都被丢到太平洋去了……

  不管两个人曾经是什么关系,在他们合二为一的那一刻,过去一切都成为镜花水月,随风而散,今后,他们是夫妻,名正言顺的夫妻。

  ……

  西藏。

  蓝若梅睡不着。

  哪怕夜色深至凌晨一点了,她还是睡不着。

  今天,哦,不,已经是凌晨了,新的一天开始了,该说是昨天了。昨天是她和霍东铭的婚期,她逃婚了,婚礼应该是取消了。

  但到了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她还是忍不住去想,去担心,不知道两家因为她的逃婚,现在成了怎样的局面?

  自责,其实一直都在她的心底深处埋藏着。

  可从她踏出逃婚那一刻起,她就无法回头了,因为大波已经掀起,就算回头也无法再风平浪静了。对自己的家人,对霍东铭的愧疚,对可能造成的一切后果,她只能在心里默念千万遍对不起。

  辗转反侧后,她决定起来出去走走。

  轻手轻脚地自床上坐了起来,穿戴整齐后,她小心地向房外走去。大家都休息了,只有值勤兵还守在门口处,承受着黑夜更为冰冷的袭击。

  出了霍东禹的宿舍,她先是看向了不远处的一间集体大宿舍,从她来了之后,霍东禹就从他的个人宿舍暂时搬出了,搬去和战士们一起,把他的私人空间让给了她。

  那间宿舍的房门紧紧地关闭着,在这个时候,他肯定也进入了梦乡。

  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蓝若梅才轻手轻脚地往顶楼走去。

  她不想到楼下院落去,因为那样会惊动值勤兵。

  她只能上顶楼。

  顶楼上黑漆漆的,寒风又不停地呼啸着,她赶紧扯紧了身上那件浸着霍东禹气息的军大衣。

  她站在顶楼的背面,这样,值勤兵就看不到她了。

  四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其实看不到什么。

  看着黑漆漆的天底,她低喃着:“爸,妈,你们现在怎样了?东铭他……会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对不起,是女儿不孝……”

  到了最后,她的声音载满了苦涩的味道。

  眨眨眼,晶莹的泪水滑出了眼眶。

  其实,背着沉重压力的人是她呀!

  爱上男友的弟弟,还为了他而逃婚到此,却又得不到他的回报。她回去,无法平息已经掀起了大波,留在这里,心底也有着茫然。虽然她坚信自己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让霍东禹接受自己的。可是凡事都有可能,要是霍东禹一直不接受她,她又能如何?

  失了东墙,又失西墙呀。

  慢慢地,蓝若梅蹲下了身,背靠着栏杆,双手抱着,靠在膝盖上,低低地哭着。

  漫天的黑色把她整个人都笼罩着,刺骨的寒风无情地从她的身边刮过。

  苦涩的心境在这种环境的衬托下,犹如雪上加霜。

  一道健挺的身躯站在暗处,深沉锋利的眸子注视着偷偷哭泣的她。

  片刻后,身影转身,淡淡地消失。

  黑色越来越沉,本是同一片天底,同一个国度,不同的人,却是两种心情。一方带着信任与自己托付终生的男人共赴巫山**,一方却带着茫然,带着无助,带着自责,躲在无人的角落里独自饮泣。

  路,都是各自选择的,无论是风是雨,都得自己承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