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58 为人媳妇第一天

058 为人媳妇第一天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36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7

   累!

  酸!

  痛!

  她昨天晚上睡了火车道吗?怎么感觉自己就像被火车辗压过了一样,又累又酸又痛的。

  迷迷糊糊地,蓝若希睁开了惺忪的双眸,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头痛,接着便是双腿间隐隐传来的痛意。

  怎么回事?

  睁着眼,瞪着天花板。

  一股透着古龙香水味的气息笼罩着她。

  这房间不是她的!

  这床不是她的!

  扭头,身边空荡荡,却多了一个套着大红双喜枕头套的枕头。

  窗外的太阳费力地透过了厚重的窗帘落在地上,不算明亮,但还是刺痛了她的眼。

  蓝若希揉着宿醉后头痛的额,动了动身体,隐隐的酸痛感传来,她顿时觉得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

  半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她雪白的肌肤。

  凉嗖嗖的。

  一低首,蓝若希倏地低叫一声,自己竟然不着寸缕,连忙扯回了被子把自己紧紧地包住。

  环视着充满了喜气洋洋的大房间,揉着额,蓝若希总算想起来了。昨天是她和霍东铭的大婚之日,在婚宴席上,因为客人们敬酒,她稍微地就是喝了两口,那酒的浓度高,她喝后有点儿醉,但回到新房的时候,她意识还是清醒的。

  她记得她洗了澡,然后……

  脸,忽地乍红起来。

  是了,昨天晚上她和霍东铭成为了真正的夫妻了。

  低首,小心地,偷偷地掀开被子一角,看到自己雪白的肌肤上全是吻痕。

  “噢!我怎么见人呀?”蓝若希低叫着。

  昨天晚上,情到深处,他疯狂索取,让她差点无法承受。他就像被饿了一百年的狼一样,恨不得把她拆骨入腹。对她的渴望深到让她在迷迷糊糊坐于云端之上时还带着不解。

  男人对一个女人有着深深的渴望时,是因为他深爱着那个女人。

  可霍东铭对她……嗯,有点蒙了,头痛,想不明白。

  算了,懒得去想了。

  反正婚也结了,洞房也洞过了,管他为什么?他是她的丈夫了!

  时候似乎不早了。

  蓝若希用被包着自己,就想滑下床去拿衣服。

  “你醒了?”霍东铭忽然从阳台里走进房来,带着温柔的笑容,一边笑着,一边向她走过来。

  蓝若希却作一顿,眨了眨眼,她家男人还在房里?

  “你还在?”她以为他早就下楼去了。心里正在暗骂着他,起来也不叫醒她,让她睡到日上三竿了,今天可是她成为人家媳妇的第一天呢。她那个婆婆因为姐姐的关系,对她是表面好,心里不好的呢,等会儿下楼后会不会给她脸色看?

  唉。

  女人变化就是快。

  昨天还是人家的宝贝女儿。

  一夜之间,就成了人家的媳妇了。

  当人家的女儿,那是宝,父母疼着,宠着,舍不得打骂。当人家的媳妇呀,是宝是草都是未知数呀。

  “怎么了?”霍东铭在床前坐下,乌黑的眼珠子瞅着她,浅笑地问着,眼眸深处早就捕捉到她的心思了。“你希翼一觉醒来看不到我吗?”他说话的同时,俊脸就凑到了她的面前,温热带着压迫的气息喷在她娇俏的脸上。

  “现在什么时间了?”蓝若希轻推开他的俊脸。

  “又不用上班,你管它什么时间。”霍东铭捉住她推开他脸的手,身子一压,顺势就把她压回了床上。

  “好重呀!”蓝若希低叫着,脸上如同火烧云。

  “对不起。”他低低地,温柔地,歉意地说着。

  “什么?”

  无端端的,向她道什么歉。

  “昨天晚上弄痛你了,还把你累坏了,害你睡到现在上午十一点了才醒来。”霍东铭低哑地说着,却又故意坏心眼地报出了时间,然后眨着坏心眼的眼眸瞅着她。

  “……什么?十一点了,你怎么不早一点叫我起来,等会儿我下楼,你家人怎么看我?”蓝若希低叫着,用力地推开了他,扯着被子包着身体就滑下床去,向不远处的衣柜冲去,不过她才跑了两步,脚下一空,人又被霍东铭抱了起来。

  他抱着她一转,她只觉得晕头转向的,然后又是躺回了婚床上。他依旧压着她,还把她双手捉住压在她的身侧,两个人身体再度亲密贴近,他温和的眼眸变得有几分的深沉,定定地凝睇着她,她想别开视线,但双眼似乎被他定住了一般,不能偏,不能移,直直地和他对视。“若希,你是我的太太!没有人能欺负你,你不必担心自己像古代的媳妇儿那样,被夫家的长辈欺负,所以不用担心睡晚了,会被骂。你只要尽着儿媳妇应尽的孝道便可,不必去刻竟讨好谁和谁。”

  他才是这个家真正的掌舵人,她是他的爱妻,他自然不希翼婆媳关系等等影响到她。

  “我不是担心,是觉得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已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可大家却睡到现在才起来,多不好意思呀。你放心好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会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吗?”蓝若希失笑地应着,不过因为他这些话,她心里还是感动的。

  这个男人呀,什么事情都想得很周到。

  “我的老婆大人,你难道不知道新婚第一天,就算睡到傍晚才起来,也不会有人说你的吗?”霍东铭弯着眉眼,意有所指地说着。

  “你还说,要不是你,我……”蓝若希的脸又红得不能再红了。

  也不想想是谁让她睡到现在也醒转的,他还好意思调侃。

  “我怎么了?”霍东铭眉眼更弯了,瞅着她,低哑地问着。看到蓝若希的脸羞红不已,他忍不住凑上唇瓣,贪婪又不失柔情地触吻着她的脸颊。

  “放开我啦。”蓝若希的声音忽然间变得软软的。

  “老婆大人,我又饿了,怎么办?”霍东铭的吻移到了她的脖子上,沿着昨天晚上留下的吻痕吻着,让吻痕更深一层。

  “东铭,别闹了。”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蓝若希连忙挣脱他手的桎梏,推着他如山一般沉的身躯。

  这个时候了,她可不想再被他榨一次,否则就真的要睡到傍晚了。

  新婚第一天,睡一整天,傻子都知道为什么了。

  这家伙存心让她见不得人吗?

  霍东铭又捉住她的手,不让她推着自己,唇上的动作不曾停止过。

  忽然,蓝若希的肚子轻微地叫了起来。

  她才是真的饿了。

  平时七点半都起来吃早餐了,现在十一点了,肚子不饿才怪呢。

  虽然抗议声不大,霍东铭还是听到了。

  他马上停止了动作,居高临下地,灼灼地看着蓝若希。

  “我才是真的饿了。”蓝若希略略地喘息着,他的吻总是带着一股疯狂,让她随着他的吻而变得疯狂,然后和他一起沉沦。

  “呵呵!”霍东铭笑了两声,便松开了她。

  “我帮你拿衣服。”说完就向衣柜走去。

  衣柜里面原本全是霍东铭的衣服,在和蓝若希登记之后,他就私下替蓝若希买了很多新衣服,干洗后,一件一件地挂在了他的衣柜里,和他的混在一起。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嘛。

  蓝若希的嫁妆里也有大量的新衣服,霍东铭却拿了他替她买的一套新衣服给蓝若希穿上。

  穿戴整齐后,又等蓝若希洗刷完毕,霍东铭才拉着蓝若希走出房间。

  两个人才走到楼梯口,霍东恺也刚好从楼下走上来,三个人在楼梯口处打了个照面。

  “大哥,你们起来了,嗯,可以吃午饭了。”霍东恺浅笑地说着,并没有叫蓝若希做“大嫂”。

  霍东铭刚刚还笑容满面,温和可亲,在看到霍东恺的时候,瞬间就恢复了以往的淡冷,锐利的鹰眸盯着霍东恺,沉冷地问着:“你是特意上来,打算叫大家起来的吗?”

  霍东恺连忙笑着:“不是,我是上楼来拿点东西的。”说完他朝蓝若希略点一下头,在捕捉到蓝若希脖子上有着遮掩不住的吻痕时,脸上的笑意僵了一分,眼眸深处掠过了一抹痛意,随即他越过了夫妻俩继续往楼上走去。

  其实,他也是刚刚才起来,因为昨天的婚宴上,他喝了很多酒,醉了。

  蓝若希觉得霍东恺看她的眼神比上次少了几分敌意,却多了一抹深不可测。

  “大家下楼去。”霍东铭拉着她的手加重了一分力道,把她看向霍东恺的视线扯了回来。

  一楼的大厅里坐满了人,全是霍家的亲朋戚友。

  老太太是中心,被她的儿女们团团围住。

  午餐还在准备着,大家都在等着新人下楼。

  听到脚步声了,所有人的视线马上投向了两个人,看到两个人十指紧扣着走下楼来,所有人似乎都在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除了老太太之外,没有人知道霍东铭真正爱的人是蓝若希,对于这一出姐妹易嫁的戏码,其实他们都有着担心。

  “大哥,都要吃午饭了。”霍东燕一看到蓝若希,就尖着声音说着。她是对着霍东铭说话,实际上是在鞭打着蓝若希。

  “那你吃了吗?”霍东铭反驳着。

  霍东燕哑口无言,只得恨恨地瞪了蓝若希一眼,蓝若希却向她扬起一抹笑,气得她的脸差点没有变成绿色的。

  等大哥不在家,我再收拾你!

  霍东燕用眼神瞪着蓝若希,用眼神传递着自己的不友善。

  来吧,你兵来,我将来,你水来,我土淹,谁怕谁?

  蓝若希唇边挂着笑,杏眸都弯着,但射出来的眼神却相当的自信,落在霍东燕的眼里,更把霍东燕气得跳脚。

  这对姑嫂俩,“眉来眼去”的,正在交战着呢。

  一个笑意盈盈,眼中带利,镇定自如,一副娇羞的新人状,一个咬牙切齿,怨气冲天,有点想暴跳,一副瞪着仇人状。

  霍东燕属于脾性爆躁的人,蓝若希觉得对付她,最好就是四两拔千斤,自己丝毫不受损,却让对方自己气死自己。

  “大少奶奶。”

  霍家所有佣人都齐集于大厅里,看到蓝若希后,由英叔带头,一齐向蓝若希问好。

  蓝若希连忙冲他们笑了笑,点头应着:“大家好。”

  蓝若希话音落地之后,霍东铭看了一眼英叔,英叔心领神会,马上带着其他人退出主屋,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奶奶。”蓝若希最先向笑眯眯的老太太问好,然后再向霍启明和章惠兰问好,接着才是那些叔叔婶婶,姑姑们问好。

  大家都温和地回应着蓝若希的问好。在捕捉到蓝若希脖子上的吻痕时,大家的眼神就变得暧昧而开心了。

  蓝若希下楼之前也曾想到过把脖子遮起来的,可是昨天晚上霍东铭太疯狂了,吻痕到处都有,根本就没有办法遮掩起来,既然遮掩不住,她干脆大大方方地坦露出来,反正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因为是新婚,霍东铭是不会回企业处理公事的。

  其他人,也借着这个大喜庆的日子,暂时休息在家。

  老太太发过话了,在小两口还没有出门渡蜜月,大家都不准上班。

  老人家就是喜欢所有人都围聚在一起。

  霍东铭和蓝若希的婚礼虽然是封密式的,对霍家的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就连他那位在中央任职的叔叔都特意抽空赶回来参加他的婚礼,那位某军区参谋长在看到霍东铭结了婚,忍不住感叹着:“东禹什么时候才会结婚?”

  提到霍东禹,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敛起了三分,心疼地说着:“那孩子几年才回来一次,偏偏也就一天时间,回也匆匆,走也匆匆,那天,连我都没有见着他的面。这不,大家都在,就缺他。”

  “妈,放心,我已经想办法把他往回调了。”霍参谋长连忙安抚着老太太。

  “得了,你这句话说了无数次了,你说你找人把他调回来,他不肯回来,你调什么呀?”老太太不客气地把话甩回了二儿子的脸上。

  “其实……”老太太忽然眨着精明的老眼,才说了两个字,却又停止了不再说下去。

  “其实什么?”霍东远有点好奇地追问着。

  “其实老二不在,就轮到老三了。东远,你是三少,下次结婚的人就是你了,加油哈,别让奶奶失望。”老太太话锋一转,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霍东远的身上。

  霍东远马上举手投降,看向了正笑着在他们对面坐下的蓝若希和霍东铭,低叫着:“奶奶,饶了我吧,我上面还有二哥,小的不敢越位哈。你还是让二叔赶紧强制实行,把二哥从西藏那里调回来吧。”

  “呵呵……”

  大家都笑了起来。

  “老太太,午餐准备好了。”大家正在谈笑风生时,英叔走到老太太面前,恭恭敬敬地禀报着。

  老太太马上朝大家发号施令:“小的们,吃饭去!”

  “遵命,老太君!”

  众人嘻笑地回应着。

  霍东铭和蓝若希一左一右地扶起了老太太,一家几十口人,跟着老太太就向餐厅走去。霍家的餐厅就是比蓝家的大,因为霍家的人口众多,而且这座大别墅是霍家的老宅子,只是经过了翻修,但格局不变。

  一张长长的桌子,此刻坐满了人。

  佣人们把准备好的饭菜一一呈上来,摆在餐桌上。

  等到所有菜式摆放好后,蓝若希蓦然发现,摆放在她面前的都是她最爱吃的菜,顿时她看向了坐在上位的老太太,以为是老太太在体贴她。老太太却向霍东铭看去,朝蓝若希挤了挤眉,告诉蓝若希,是霍东铭吩咐佣人这般摆法的。

  因为餐桌又长又大,如果不经过特别吩咐,佣人们是不可能把蓝若希喜欢吃的菜都摆在她面前附近的,那样的话,蓝若希想夹菜,就显得不方便起来。

  蓝若希偏头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霍东铭只是宠溺地笑了笑。

  这一餐饭,蓝若希吃得最香,霍东铭不着痕迹的体贴,让她甩掉了初为媳妇第一天的不习惯。

  饭后,夫妻俩被老太太赶出院落里散步去了,美其名曰是散步,其实就是让他们的感情更上一层楼。

  看着两个人亲密的背影,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更满了。

  “奶奶。”

  霍东远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顺着她老人家的视线往外看着,神秘地压低声音问着:“你老人家是不是心里藏着秘密,一个只有你和大哥才知道的秘密?奶奶呀,心里藏着秘密无法说出来,那可是很难受的。要不,说出来让我帮你分担一下吧,看,你孙儿我,多孝顺你老人家呀。”

  老太太敛回视线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看向了渐行渐远的两道身影,男的高大挺拔,女的也高佻,两个人,分明就是天生一对。唇边的笑意加深,神秘的话语吐出来:“远小子,奶奶我似乎,有点,不信任你,所以秘密不能告诉你。”

  “奶奶。”霍东远一副受伤的样子,怪叫着:“我是你孙儿呢,你不信任我,信任谁呀?”

  “三哥,奶奶的心里最信任的就是我哥。”霍东燕也加入了。她在老太太的另一边坐下,亲热地挽着老太太的手臂,撒着娇:“奶奶,我说得对吧?”

  老太太只是笑。

  她心里哪有什么秘密呀,只是她的眼睛比任何人都雪亮而已。

  霍启明三兄弟一年难得相聚,饭后便回霍启明的书房里诉说兄弟情去了。

  章惠兰妯娌三人,外加老太太的女儿,几个女人也无聊至极,不知道谁提出了主意,几个女人便打起了牌来。

  霍东恺则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大家,偶尔淡淡地笑笑。

  “东恺,你昨天晚上醉了,看你现在还是不舒服的样子,回房里休息去吧。”老太太注意到他,便关心地说着。

  “奶奶,我没事了。”

  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了,霍东恺连忙笑了笑,应着。

  忽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连忙拿出手机一看,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敛起了淡笑,按下了接听键。

  “东恺哥,是你吗?”甜甜的,柔柔的声音响起。

  竟然是苏红的声音。

  霍东恺的脸慢慢地绷了起来,语气也变得疏离而冰冷,问着:“怎么是你?”

  苏红打电话给他做什么?

  那个一心想爬上大哥的床,却得不到大哥正眼看待的女人,在大家面前,对他还是挺不错的,见了面都会打声招呼,在大家背后,她就和霍东燕一样,瞧他不起,损他是个私生子。她嘴里是不会说损他是私生子的话,她损人很高明,都是用眼神去损,眼神损人才让人抓狂。

  “东恺哥,你有空吗?”苏红不在意他的冰冷,依旧柔声问着,她的声音是假嗲那种,只有霍东燕才会受听,其他人都不喜欢。

  “没空。”霍东恺冷冷地回了两个字,便把通话切断了。

  另一端的苏红,坐在宽敞也算上是豪华的大厅里,不是她父母位于四合院楼的单位房,而是她叔叔在蓝天花园购买的别墅。

  看着被挂断了通话的手机,一张脸气得红红黑黑的,猛地把手机丢到一边去,忿忿地骂着:“有什么了不起,摆什么架子,不就是私生子么,只不过好命,是霍家的种。”

  “哟,是谁惹我亲爱的姐姐生气了。”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名大概二十一岁左右,穿着一件花格子长袖衬衫,一条黑色西裤,染着金色头发,长得眉清目秀,身高大概有一百七十三公分左右的年轻男孩在苏红的身边坐下了,他一坐下就把苏红勾进了他的怀里,故意关心地问着。

  “苏厉枫,拿开你的狼手,我是你姐姐!”苏红用力地甩开了堂弟的双手,她这个堂弟仗着家里有点钱,年纪轻轻地就喜欢游戏花丛,到处玩弄女人。有时候,还会对她毛手毛脚的。简个就是一个大色狼。

  “谁叫你长得那么惹人喜爱。”苏厉枫色色地笑着。“你要不是我的亲堂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再说,我告诉叔去,让他冻结你的银行卡,看你还怎么去泡妞。”苏红沉下了艳脸警告着。她的美丽连自己的亲亲堂弟都受到诱惑,可却无法让霍东铭正眼看她一次。

  “好,我投降。”苏厉枫连忙举手投降,敛起了流里流气,一本正经地问着:“姐,你刚才在骂谁?我听着,好像是什么私生子。谁的私生子?哦,对了,霍大少爷昨天和蓝大小姐举行婚礼了,你一直出入霍家,知道为会什么让盛世婚礼变成封闭式婚礼吗?”

  “人家宠妻的表现。”提到心爱的男人,苏红是又爱又恨。对于代姐嫁给霍东铭的蓝若希,她更是嫉妒得要发疯了。

  她宁愿当四奶,五奶,霍东铭都不给她那个机会,而蓝若希却轻轻松松地就成了霍东铭的太太。

  她怎能不嫉恨蓝若希?

  “宠妻?”苏厉枫不明白。

  “我回去了。”苏红懒得和苏厉枫说明,拿回自己的手机,起身就向外面走去。心里却在计划着,怎样才能让霍东恺和她见面。

  “等等。”苏厉枫连忙追上前来拦住她的去路,嘻嘻地笑问着:“姐,你和霍家小姐不是挺好的吗?什么时候让我也和她扯上点关系?”他对霍东燕有过几面之缘,对霍东燕挺有好感的。

  睨着他,苏红忽然阴森森地笑了起来,那笑容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伸手,拍了拍苏厉枫的肩膀,她阴森地笑着说:“好弟弟,等着吧,有那么的一天。”说完低低地笑着越过了苏厉枫向外面走去,钻进一辆橙色雪佛兰,离开了苏家别墅。

  ……

  一辆皇冠缓缓地开进了霍家别墅。

  皇冠轿车停在院落中的露天停车场上。

  霍家的停车场一共有三个,一个是露天的,没下雨的时候,大家都喜欢把车停在露天停车场。露天停车场的对面就是搭建着的停车场,那些大石柱支撑着那厚厚的天花板面,下雨的时候,替这些名车遮风挡雨。除了在院落里的这两个停车场之外,在主屋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停车库,那是主人们晚上回家之后不打算再出门,才会把车开进车库的。

  车门打开,一名高材高佻,打扮得时髦至极,大概五十二三岁的中年女人从车内钻了出来,虽然五十多岁了,因为她保养得体,看上去还很年轻。

  她是江雪,也就是霍启明的情妇,霍东恺的亲生母亲。

  她下了车后,又转身打开车后座的车门,从车后座抱下了几大盒包装好的特大礼物盒,然后就径直向那栋豪华的主屋走去。

  走了几步,她看到了刚好回屋里的蓝若希,蓝若希是独自一个人,霍东铭还在后院的林荫小道下面的石凳上坐着,她是回屋里拿点饮料的。霍东铭是想打电话让英叔吩咐人送点饮料给他们的,蓝若希阻止了他打电话,说又不远,反正他们现在不上班,轻松得很,自己亲力亲为就是了。

  霍东铭便笑了笑,顺了她的意。

  “若希。”江雪马上冲着蓝若希叫着。

  蓝若希扭头,看到是江雪,便停下了脚步,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有礼貌地说着:“伯母,你来了。”

  “若希。”江雪抱着那些礼物盒走到了蓝若希的面前,把那些礼物盒就往蓝若希的手里塞着,似是不好意思,又似是抱怨着:“昨天是你和东铭的大喜日子,伯母都不能去参加你们的婚礼,这些礼物是伯母千挑万选的,送给你当新婚礼物。伯母穷,不像你婆婆那么有福气,也送不出什么贵重的礼物,你别见怪哈。”

  江雪曾经是霍启明的秘书,后来成了霍启明的情妇,又怀了霍东恺后,就想着夺取正室之位,找章惠兰示威。两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同一个男人,唇枪舌战,谁也不让谁。章惠兰有老太太撑腰,她只是小康家庭,章惠兰是豪门出身,老太太不准霍启明离婚娶她,霍启明也没有那个打算,那个男人就想着坐享齐人之福的。

  她往上爬的路便被打在了半路上,不上不下的。

  如今,儿子是霍家的四少爷,她却什么也不是。

  不服又不甘的她便天天都往霍家钻,不能坐上霍家夫人的位置,也要气死章惠兰。老太太看在霍东恺的份上,对她的无耻兼无赖也没有办法。

  此刻,她说着的话,很好听,但字里行间全带着刺,讽刺着章惠兰。

  蓝若希对江雪并没有多大的讨厌,但此刻听着她字字带刺地讽刺着章惠兰,她心里就有点生气了。再怎样,江雪都是一个小三,不管她为霍启明生了多少个儿女,在霍启明没有和章惠兰离婚,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三。

  正室的儿子结婚,不请你当小三的参加,又如何?

  犯法吗?

  不对吗?

  不,那是正确的。

  有谁愿意在自己的儿子婚礼上请来自己的情敌?

  如果有人这么做,代表那个人是傻子。

  蓝若希淡淡地笑了起来,看着江雪那带着挑衅的眼神,觉得江雪简直就是苏红的祖师爷。不管章惠兰对她有多么的不认可,但还是她家男人的母亲,她这个做人家的儿媳妇的,遇着外敌的时候,自然要维护自己的婆婆。

  只是有点悲催,她才新婚第一天呢,才当人家的儿媳妇第一天呀,就碰上了这种事情。

  “伯母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东铭不想让我觉得尴尬,所以不希翼有大家两家亲人之外的第三方人物出现,伯母才不能参加大家的婚礼。不过没事,东恺有参加,相信他也把伯母的祝福一并带给大家了。伯母的福气是不能和我婆婆相比,不过东恺也算是事业有成了,爸每个月也有给你生活费,想必生活也是无忧的。”蓝若希漂亮的瓜子脸上一直扬着谦谦的笑容,说出来的话也是温温和和的,她的声音本来就很清脆,说得温温和和时,就像黄莺在唱歌,悦耳动听。可听在江雪耳里,却像一巴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一样。

  蓝若希的意思是,她江雪是个外人,不属于霍家的亲人,自然不能参加婚礼,哪怕霍东恺是霍家的少爷,但身为母亲的她,却不被霍家认可。说到福气,那更不必说了,她哪能和章惠兰相比呀,就算霍启明实际上爱她多一些,可是人家是正室,儿子又是千寻集团的掌舵人,就连整个霍家都是人家的儿子掌控着。

  江雪的脸当场就垮了下来。

  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声,霍东恺从屋里走出来。

  看到江雪,他叫了一声:“妈,你来了。”然后又看了蓝若希一眼,眼神有点阴寒。

  “东恺,妈想补送一点礼物给若希和东铭。昨天的婚礼,妈又没有资格参加,唉,妈……”江雪看到儿子出来了,脸上换上了委屈。

  蓝若希站在一旁,只是淡淡地笑着。

  江雪无非就是想入住霍家成为霍家的主人。

  霍东恺又看向了蓝若希。

  “我谢过了伯母。”蓝若希淡淡地说着。

  “你叫我妈伯母?”霍东恺阴着俊脸瞪着蓝若希。母亲的心思,他何尝不懂,他也想让母亲入住霍家大宅,那样他也是生活在父母的身边,可是大妈和老太太不松口,他也没有办法。

  大哥更不会答应。

  因为他们母子的存在,曾经重重地伤害了大妈和大哥这对母子的心。

  “那请问我该叫你妈做什么?”蓝若希淡笑地问着,那种像霍东铭一样天生的贵气散发出来,无形中带给江雪一种压力。

  霍东恺抿唇不语。

  他抿起唇来的样子,像极了霍东铭。

  “怎么说,我是你小叔子,她是我妈,你的长辈,论辈份……”霍东恺低低地说着,很想说让蓝若希也称呼他妈妈为婆婆,可在接收到蓝若希那炯炯的注视后,他停止再说下去。觉得蓝若希明亮的大眼,总是透着一股清澈,却又带着一股坚持。

  “想让我的儿媳妇叫你婆婆吗?”霍东恺的身后忽然传来了章惠兰的声音。

  霍东恺转身,镇定地应着:“大妈,这是你自己说的。”

  章惠兰冷哼一声,叫着蓝若希:“若希,过来,到妈身边。”

  在自己的情敌面前,章惠兰摆明了自己才是蓝若希的婆婆。

  “这些东西你拿来的?”章惠兰看到蓝若希怀里抱着江雪送来的礼物,脸色凝冷,睨视着江雪。

  “大姐,昨天我不舒服,也就不能参加婚礼,但结婚礼物还是要送的,今天我没事了,所以我就把礼物给送来了。不是什么名贵的,不过也是我一点心意。”江雪的说词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

  “你就算生龙活虎,也不能参加我儿子的婚礼。”章惠兰挑破江雪的假话。

  江雪讪讪地笑着。

  “若希,进去帮妈拿支票本来。”章惠兰忽然扭头吩咐着蓝若希。

  “好。”蓝若希抱着礼物转身进屋里去了,一会儿后,她拿着章惠兰的支票本出来了。

  章惠兰接过支票本,在上面刷刷地写下了一行数字,然后撕下了支票塞到江雪的手里,冷淡地说着:“看在东恺的份上,不回绝你的礼物,这些钱,当我支付礼物的,那些礼物就当作是我送给我儿子和儿媳妇的新婚礼物了。”

  说完不管江雪的脸色变得有多看,霍东恺变得有多么的深不可测,她拉着蓝若希转身就进屋去了。

  蓝若希第一次目睹了情敌之间的波涛汹涌。

  这个年代,有钱的男人就变坏,多少豪门公子养着数不清的情妇,哪怕不能带回家里,养在外头,但是情妇们总是三不五时地登门挑战正室。

  这些事情,到处都有。

  是当今社会无法杜绝的一种状态。

  既然无法杜绝,就看当事人如何处理这些关系了。

  “若希,记住名门夫人,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斗得小三,抓得财政。”章惠兰拉着蓝若希往屋里走时,还不忘教着蓝若希。

  “妈,我的太太,只要出得厅堂,抓得财政便可。”霍东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健壮的身躯正越过了霍东恺母子,跟在章惠兰和蓝若希身后,听到母亲教自己的爱妻,霍东铭马上接口。

  也不知道他回来了多长时间,反正他的俊脸上笼罩着一层阴霾,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今天一直很温和的眼眸又变回了锐利的鹰眸,眼神深深中似乎夹着一层薄怒。

  看到他忽然间回来了,江雪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不知道是霍东铭天生就有那种压迫人的气势,还是现在他的地位太过于让人畏惧,江雪不怕章惠兰,反倒对霍东铭有几分惧意。她虽然每天都会死皮赖脸地跑到霍家来坐坐,其实都是挑着霍东铭不在家的时候。

  “东恺,你注意点身体,妈约了人逛街,先回去了。”江雪原本是跟着章惠兰等人的身后往屋里走的,看到霍东铭忽然像个鬼魅一样从自己的身后窜出来,径直越过自己就往里走,神色阴寒,语气沉冷,她不好意思再进屋里去,连忙对霍东恺说着,然后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霍东恺看一眼背对着他们的霍东铭,眼神深不可测,转身,他也跟着母亲的身后向院落走去。

  霍东铭走到蓝若希的身边,伸手就揽住了她的双肩,用这一个动作告诉蓝若希,她绝对不会有情敌的。

  入得厨房,他可以不要,因为家里有厨师,哪怕他很喜欢吃她亲自为他做的饭菜,但他不想她受累。斗得小三这句,直接删去便可,因为他和若希之间是不会容许小三插足的,不管是男小三还是女小四,都不行。

  自小目睹母亲因为父亲养情妇的事而痛苦度日,人前是尊贵的霍家夫人,人后却是翘首盼着丈夫回家的可怜女人。父亲出轨那年,他不过才三岁呀。可以想象年轻的母亲是怎么守着他,度过这漫长的岁月的。从他懂事起,他就告诉自己,只要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他就一定娶她为妻,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绝对不会出轨,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尝到母亲那种痛苦而孤寂的苦。

  他可以用他的生命去起誓。

  章惠兰停下脚步,深深地凝视着霍东铭,又看看蓝若希,半响,什么话也不说,转身去继续打她的牌去了。

  “大嫂,你去哪里了?东燕运气不错,都赢了大家几把了。”霍家二夫人淡雅地笑着,也扫望了一眼霍东铭和蓝若希,又扫了一眼转身就离去的江雪母子。

  章惠兰刚刚到主屋门口去是让霍东燕顶她位置的。

  “没去哪里,教若希怎么抓住东铭的心。”章惠兰也淡淡地笑着,说得云淡风轻的,似乎江雪的到来根本就影响不到她。

  “呵呵,大嫂杞人忧天了,大家家的东铭呀,绝对是个痴情主,你看,这么多年了,倒追他的女人一卡车接着一卡车的,也不见他多看谁两眼呢。他呀,注定就是蓝家的女婿。”霍家三夫人也笑着。

  妯娌三人有说有笑,把天天光临霍家的江雪视若无睹,看到江雪离去,甚至没有谁开口挽留一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