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0 回忆那天(求票)

060 回忆那天(求票)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214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8

   “妈!”霍东燕撒着娇不依地叫着。母亲最清楚她对蓝若希的不喜,竟然还帮着蓝若希来教训她。

  章惠兰瞪了她一眼,眼里有着责备之意。霍东燕只能气恨地嘟起了嘴。

  蓝若希眨着明亮的杏眸,唇边依旧挂着淡淡的笑。

  霍东铭看她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

  蓝若希冲他俏皮一笑,眼里扬起了自信,看到她俏皮而自信的笑容,霍东铭选择包容,置身事外。

  他每天都要外出,不可能天天陪在蓝若希的身边。蓝若希是自己的妻子,就无可避免地和自己的家人相处接触。妹妹对若希不认同,虽然他有警告过妹妹离若希三米之远,可那只是威胁,是警告,并不能真正解决妹妹和若希的关系。想真正融洽,还得靠若希去改变。

  刚才若希俏皮而自信地一笑,是在告诉他,她能处理好所有关系的。

  想到大家都是打小便认识的,他选择放任,任若希自己处理,他只在旁边看着。

  霍东燕狠狠地瞪了蓝若希一眼,看到蓝若希笑得那么无害,她就想抓狂,但一看到自己亲亲大哥那张深不可测以及面对蓝若希就变得很温和的俊脸时,她只能把狂躁的脾气压下去。大哥刚新婚,她要是惹怒了大哥,大哥一怒之下冻结了她的银行卡,那她就得不偿失了。

  嗯,来日方长,她有的是办法对付蓝若希。

  她敢保证以自己的恶行,不用一个月就能整得蓝若希换出去住。到时候奶奶她老人家要是舍不得他们搬出去住,她还可以从中挑拨。反正,这场仗她打定了。

  她绝对不会让蓝若希在霍家如同在蓝家那般活得风生水起的。

  想到这里,霍东燕别开了脸,选择眼不见为净。

  在她别开脸的时候,蓝若希眼里却闪过了一抹浅浅的夹着包容的笑。

  “若希,来,来奶奶身边。”老太太呵呵地笑着,把孙媳妇和孙女的过招尽收眼底,老人家没有阻止过半句,因为她和霍东铭一样清楚,有些关系的改变,的确要蓝若希自己去努力。

  虽然蓝若希成功地斗赢了霍东燕,但她的眼里并无恶意,老太太便知晓,蓝若希其实就是想一步一步地收服霍东燕。

  蓝若希从章惠兰的身边站起来,绕过茶几,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老太太拉起她的手,慈爱地拍拍她的手背,又看一眼霍东铭,慈祥地笑着:“奶奶这次是真的放心了。”

  蓝若希杏眸里飞快地闪过了“又来了”的眼神,她偏头,浅浅地笑着,那漂亮的眼睛在她浅浅地笑着时弯弯的,如同半弯新月一般秀丽迷人。她反手握拉着老太太的手,老太太年过八旬了,哪怕生活条件很好,极为注意保养,但终是敌不过岁月的无情,那手爬满了岁月沧桑的痕迹。

  “奶奶。”蓝若希叫着,在老太太点点头的时候,她继续说着:“奶奶到底在担心什么?担心我像姐一样跑了?还有,奶奶一直说话都是话中有话,到底为什么?”

  老太太依旧笑着,精明的老眼掠过一抹调皮,说着:“若希,你是个聪明人,以后你会明白一切的。明天你和东铭就要去度蜜月了,在家里吃过饭才回来的吧?和东铭上楼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早点休息。奶奶希翼你们的蜜月旅行结束后,奶奶可以升格当曾奶奶了。”

  “奶奶!”蓝若希的脸忍不住烧了起来,其他人都吃吃地笑着。

  霍东铭也跨近前来,从老太太的手里“抢”过了蓝若希,揽着她的肩膀,淡笑着:“奶奶,那我和若希先上楼去帮你老制造曾孙子去。”

  闻言,蓝若希的脸更红了,就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很想咬一口。

  她在霍东铭的怀里挣扎着,却挣不脱霍东铭有力的手臂,只得把脸死死地埋进霍东铭的怀里,一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大家的面说这种话……

  羞还羞,一股幸福的暖流还是划过了蓝若希的心房。

  霍东铭沉沉地低笑着,手臂紧紧地拥着她往楼上走去,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顶楼上那露天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了。

  顶楼上的灯全都亮了起来,那洁白如雪的灯光把顶楼照得如同白天,连角落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与头顶上的黑色天底组成了“黑白分明”四个字眼。

  顶楼上很安静,静到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蓝若希先扫望着四周围的环境。夜色来临之时,坐在顶楼之上,仰望黑色的苍穹,看那黑云翻滚,风云变幻,感叹宇宙的神奇,苍穹的大气。处于高空,热度骤减,在平地感受不到的凉风,处于高空则能感受得到。此时秋季,总有凉爽中隐隐透着冷意的秋风吹来。

  安静的四周,凉爽的秋风,如果能端一杯红酒,感觉这是人生最快乐的享受。

  看那湛蓝色的池水,静静的,风吹过,也就浅浅地荡起粼层,似乎不忍心惊扰四周围的安静。

  “怎么上了顶楼?”

  蓝若希敛回扫视的眼眸,炯炯地注视着霍东铭。

  明天,他们就要出门度蜜月了,今天晚上他们要早点休息,她以为他会把她带回他们的新房里。

  霍东铭抿唇不语,深邃的眼眸熠熠生辉,仿佛是黑夜里的两颗明珠。他在她的对面坐下,眼神异常深邃,似是无底洞,只要看向他的眼眸,就会被卷入深不可测的洞底,不知道深浅如何。他一直紧紧地抿着唇,深深地凝视着她。

  也就是在这里,也就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也就是在这张躺椅上,她决定了他的一生。

  蓝若希被他凝视得莫名其妙,却又沉进他那深深的凝视之中。她知道,他的眼睛总带有一股魔力,只要她一看,就会坠入魔窟之中,无法自拔。可她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沉入了他的眼眸深处之中,却如同一尾小鱼沉入了深潭里,怎么游,也游不到底。那深潭底下的漩涡会把她绕得晕头转向,忘记沉入的初衷,等到回神时,却什么也没有探到。

  一次次沉入,一次次无功而返。

  蓝若希从来不知道有人的眼神可以深得像潭水的。

  修长有力却不失轻柔的手指欺上了她的脸。

  她微僵,更加错愕地看着他。

  哪怕两个人已经肌肤相亲了,可她还是摸不透他突然而来的动作。

  修长的手指带着贪婪,带着深情,带着爱意,轻轻地,一寸一寸地在她的脸上爬过,她想偏脸,他也不让,她想甩开他的手,他也不让,她只能瞪着他,眼里有着无数的问号。

  “若希……”

  很低,很沉,很柔的声音响起。

  他叫得深情,叫得肉麻,蓝若希差点就要起鸡皮疙瘩了,这男人此刻唱的是哪一出戏呀?总该给她剧本看看吧?否则她如何配合下去?

  “若希!”他爬在她脸上的手忽然落到她的肩上,然后他站到了她的面前,手臂用力地把她拉站起来扯入他的怀里,发狠地搂着。

  “东铭,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蓝若希推拒着他。

  “让我好好地抱抱你。”

  霍东铭低哑地说着。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失而复得。

  失而复得?

  她怎么会感觉到这种情感?

  蓝若希被自己的感觉弄糊涂了,不,应该是被霍东铭弄糊涂了。这将近半个月的日子里,他总是给她一种感觉,她才是他的真爱似的。

  可他和姐姐那几年的感情却又真实地存在过。

  讨厌!

  她讨厌这种感觉,因为让她疑惑不解。

  片刻后,霍东铭把她轻轻地推开,让她坐回躺椅内,而他忽然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到一楼去,让英叔安排人送两瓶红酒上来,当然一定要加入甜甜的饮料。

  吩咐完毕,他才在她的对面坐下,目光依旧深沉。

  一会儿后,一名佣人就送上来两瓶加入了大量的饮料的红酒以及两只高脚水晶酒杯,还有两盘精致的点心。

  霍东铭替自己和蓝若希都倒了一杯红酒。

  蓝若希端起了酒杯就想喝,他却阻止了。蓝若希不解地看向他,他倒酒给她,不是让她喝的吗?

  “你上午吃了太多的开心果,虽然吃了两只山竹,也不知道完全消了火没有。虽然是红酒,但也带着酒精,酒精会让人上火,你别喝。等会儿我会让美姨把绿豆汤送上来给你喝。”

  他们一回家,他就低声吩咐美姨替她煮绿豆汤了。

  蓝若希张嘴就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瞪着眼睨着他,猜不透他此刻到底想做什么。

  “还记得那天吗?”霍东铭忽然问着。

  那天?

  那天那么多,她怎么知道他问的是哪一天?蓝若希还在为霍东铭的古怪行径而费猜量,此刻听得他的问话,本能地想着。

  蓦然,那一幕幕倒回了她的脑海里,她明白了。他问的是哪一天了。

  她脸上的神情转变,霍东铭一一烙入了眼底。

  她并不知道,那一天,她救了他,也救了她自己。

  “东铭哥,大家都是被抛弃的人,都是可怜人,不是刚好凑成了一对儿吗?”

  当他听到她自嘲地说出这一句话时,他是震惊的。

  他不敢置信地睨瞪着她,看到她的脸上全是落寞,红唇略弯,挂着的嘲笑就如同一根根刺一样,刺痛了他的心。他不喜欢她露出那种笑容,好像她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似的。他知道,她刚刚失恋,虽然她表现得很坚强,从她的眼眸中,他还是捕捉得到她的痛心,她的落寞,她的茫然和怅惘。

  谁不希翼自己的爱情完完美美,没有伤害,没有背叛,没有抛弃,没有横刀夺爱呀。可是爱情的路人,大部份的人都会经历这些事情。

  她刚刚遭受到伤害,他还体贴地说借个肩膀给她靠靠。结果,一夜到天亮,就轮到了还没有走出伤痛的她安慰他了。

  当时,他也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但更多的是深思。

  盯着她略带着醉意的美丽瓜子脸,他愤怒的心忽然趋于平静了。浑浊的脑海开始清晰起来。

  未婚妻登记前落跑了,不曾给他一个离开的原因,把他们几年的感情置之不理,把两家的关系置之不理,把自己的家人置之不理,带着一团团的谜,不负责任地跑了。他不知道未婚妻到底哪里不满意他,竟然如此不负责任地逃婚。他愤怒,相当的愤怒,要不是看到蓝若希,要不是舍不得伤害蓝若希,不愿意自己的报复让蓝若希恨他,他可能真的会因此而迁怒于蓝家。

  想他霍东铭,要身份有身份,要外貌有外貌,要财要势,他都有,他走到外面,左手呼风,右手唤雨,左手可翻云,右手可覆雨,他就像T市商界的帝皇,掌控着整个商界似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对他趋之若鹜。

  他身边出现过无数的美女,来来去去,围着他打转,只要他正眼看一下她们,她们都像中了五百万大奖那般的兴奋。可他不曾,他的眼里就只有蓝家姐妹,他的温和,他的体贴,他的大度,他所有的优点都摆到了蓝家姐妹的面前。他自认对未婚妻蓝若梅深爱着,自认对小姨子蓝若希疼爱着,可是……

  蓝若希在电话里告诉他,蓝若梅逃婚了,他满腹对未来的热情都被那句话重重地打击了,犹如一盆盆的冷水,朝他当头打来,把他淋得彻底,从头冷到脚。

  他气,气得差点发飙,当时他想着要是马上找到蓝若梅,他一定会狠狠地羞辱她一番,让她从此在上流社会里抬不起头来的。可当他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竟然沉默了,不曾主动向家里的人说半句蓝若梅逃婚的事情。

  他发现当时他的脑海里飘过的是蓝若希那张瓜子脸,以及那明亮的杏眸。

  他知道,一旦家里人知道蓝若梅逃婚了,必定震怒,说不定就会展开对蓝家的报复。

  所以,他忍了下来,独自上了顶楼。

  当他喝下一杯杯闷酒的时候,他心里开始疑惑了。为什么他愤怒,他落寞,却没有那种被抛弃的钻心之痛?

  难道他对蓝若梅也不是真爱吗?

  为什么他在狂怒之下,想到的总是蓝若希?总害怕自己的报复会伤害到蓝若希?

  后来蓝若希来了。

  她一坐下就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喝,但酒浓度极高,酒很辣,辣得她直吐舌。他顿时心疼不已,马上就吩咐佣人送上来了两瓶像此刻这种渗了饮料的红酒,让她喝红酒。因为,他知道她喝不了浓酒,只要喝两口就会醉。

  宿醉的难受,他不想让她承受。

  可那两口酒还是让她有了些许的醉意,她带着此许的醉意,不知道是触景而心痛还是其他原因,她就说出了那句话。

  顿时如同黑暗中照进了一缕阳光,把他的疑惑解开了。

  他爱的人竟然是她!

  当时他抿着唇,什么都不说,其实他是在回想起过去二十几年的岁月里,他对她的种种。

  她所有的爱好,他一清二楚,蓝若梅的爱好,他却未必知根知底。她所有的事情,他也知道,只是他一直不插手,让她如鱼得水地生活在她喜欢的世界里。

  特别是在冷天烨和沈柔的婚礼上,他追来,看到的是她含着泪往外面跑。

  那时,他简直想把冷天烨撕了。

  沉着,让他的暴行没有横出来,可他的心是揪痛的。他觉得他一直关怀的小姨子,他都当成宝贝一样疼爱着,舍不得伤害半分,其他人凭什么伤害他?他利用冷天烨的无知,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权势地位,仅用真相,仅用几句话,就狠狠地打击了冷天烨和沈家。

  看着他们错愕,震惊,懊悔的眼神时,他大快人心。

  敢伤害蓝若希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想起了过去的种种,他更加地确定了自己的真爱。

  在她睡着那会,他把她的话转述给老太太了。

  老太太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大段的话:“东铭,奶奶一直都觉得你对若希关心得过份,但你却和若梅决定了婚期,奶奶也只能把这种多疑压回心底,当作是奶奶老眼昏花看错了。现在,你既然有了知觉,看清楚一切了,趁现在还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赶紧抓住她。否则,将来悔恨的人必定是你。你的人,奶奶也清楚,要是你知道你真正爱的人是若希,你绝对做不到站在姐夫的位置上看着她嫁给别人的,到时候,你身边有着妻子,却对若希横加干涉,霸道侵占,你会重重地伤害若希,也会重重地伤害你身边的妻子。所以,东铭,娶了若希,不管她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那句话的,你都要捉住不放,娶她为妻,别让自己悔恨,也别让自己将来在懊悔之下伤了她。”

  于是,他沉默地吩咐司机把醒转后的蓝若希送回了蓝家。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自己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去了民政局,打电话让蓝若希也带着户口本来。

  这丫头当时还是蒙蒙的,还以为是他找到了她的姐姐呢。等她来了,没有看到姐姐时,又以为是他单方面领证,还指责他不可以这般霸道**的。等到填表的时候,她才蓦然明白过来,他却不再给她拒绝逃避的机会。

  可以说,他是把她拐进民政局,拐她为妻的。

  领到结婚证那一刻,他才松了一口气。

  却也不由得感慨万千,才会凝视着结婚证上两个人的合影照,说了那句他也想不到自己娶的人会是蓝若希。

  一切都来得太迟,但还可以补救。

  “你当时什么话也不说,谁知道隔天就把我叫到了民政局,糊里糊涂就被你拐了。”想起登记那天的情景,蓝若希还有几分的忿忿。

  霍东铭低低地笑了笑。

  “是你提出把大家凑成一对的。我想着,我也被抛弃了,你也失恋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就相互吝惜吧。”

  蓝若希呶呶嘴,无话可说。

  都怪那两口酒。

  看到他愤怒难过地喝着闷酒,她只是想着陪君共醉的,结果她醉他不醉。

  “若希。”霍东铭再次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那张躺椅,半蹲下身去,双手撑放在躺椅的两侧,把她困在自己的怀里,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总喜欢抿起来的唇轻轻地掀动着:“我会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一生一世独宠你一人。”

  蓝若希眨了眨眼,怎么听着好像在背小说台词呀。

  霍东铭伸手把她拉了起来,两个人一起站着,他拥着她就向楼下走去。

  蓝若希拢了拢眉,总觉得他此刻怪怪的。

  “大少爷,大少奶奶的绿豆汤煮好了。”刚走下顶楼,美姨就端着一碗绿豆汤上楼来了。

  “加了糖的吗?”霍东铭替蓝若希接过那碗绿豆汤,感觉温度适中,知道是美姨体贴地等绿豆汤稍凉了才端上来的。

  “加了。”

  霍东铭嗯了一声,便让美姨下楼去了。

  他则替蓝若希端着绿豆汤回到他们的新房里,摆放在茶几上,把蓝若希拉到茶几面前坐下,把那碗绿豆汤推到了若希的面前,温沉地说着:“把它喝了吧,预防万一。”她吃了那么多的开心果,要是真的上火了,明天开始的蜜月旅行就会受到影响。

  “在你面前,我怎么总像个孩子一般,被你照顾着。”蓝若希有几分的哀叹,对于喜欢独立的她,被人照顾的感觉虽然甜甜的,但也有点挫败的感觉。她希翼是她在照顾别人。

  霍东铭只是宠溺地笑了笑,他就是喜欢把她当成孩子来宠着,爱着,照顾着。

  喝完了绿豆汤,蓝若希不等霍东铭通知佣人上楼来收拾,自己拿着碗去洗了。

  看着她抢着洗碗的样子,霍东铭失笑。

  有些人,生于贫穷,就渴望着丰衣足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贵生活。但偏偏有些人,像蓝若希这样的,生于富贵,却喜欢自力更生。

  等蓝若希的胃休息了一会儿后,霍东铭便把她抱进了浴室里,决定洗一次鸳鸯浴。只不过鸳鸯浴洗得久了一点,洗完后,蓝若希累得被他从浴室里抱出来,嘴里嘀咕着:“明天我要是爬不起来登机,唯你是问。”

  霍东铭笑,笑得满足,可见刚才那鸳鸯浴洗得多么的疯狂了。

  隔天,霍家人送着夫妻俩踏上了度蜜月的旅程。

  ……

  碧苑楼。

  林小娟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看着面前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公路,再看着公路两边林立的商铺,她感叹着,现在这个年代,想创业太难了。从参加完好友的婚礼后,她就一直在考虑着做生意的问题。可是她想做的生意,要不是本钱要求高,要不就是竞争力大,她几乎把整座城市都转了一圈,也没有真正决定下来。

  忽然一辆装满了水果的电动三轮车从林小娟的面前骑过,车主是一名中年男人,看到林小娟,他放慢了车速问着林小娟:“要水果吗?”

  T市是个大都市,但在一些半新不旧的街道里也可以看到电动三轮车,因为这是一些人的谋生工具。做生意的人,没有几个人一开始就是做大生意的,很多都是从“走鬼”生意做起。这种生意就是偷着做的,就像这辆三轮车的车主一样,自己花点钱购买一台电动三轮车,批发一些水果,衣服,或者小玩意儿,每天大街小巷地穿梭着,遇着生意好时,一天也能赚些钱,就算再不好也能混餐饭吃。不过他们不敢到市中心大街去,那里查得严。

  在这些不算特别繁荣的街道穿梭有时候也会被城管捉,所以做“走鬼”生意虽然本钱少,不纳税,却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城管一来,跑得要比兔子还快才行,否则被抓了,损失的便是自己。

  林小娟原本是想说不要的,在她灵机一动的时候,便点了点头,她想套点内幕。她本钱少,也想试试“走鬼”生意。

  “你怎么不停在街边上叫卖呢?”林小娟停放好自己的自行车,一边从水果老板的手里接过了一只红色的塑料袋,挑选着苹果。这些人的水果和正规水果档的质量相差不远,不过价格一般都会便宜过正规水果档的,原因嘛,当然是因为他们不交税。

  “现在大白天的,不敢停,会被捉的。晚上九点过后才敢占个地方停下来叫卖。”中年男人应着。城管晚上也不停地穿梭,不过晚上九点过后,城管车就不会再到处穿梭了。这些“走鬼”早就摸准了城管的行动。

  “生意好吗?”林小娟挑了几个苹果,便让中年男人过称。

  “能讨一餐饭吧,大钱是赚不到的。”中年男人笑了笑,告诉林小娟一共十二元。

  林小娟给了他二十元,他找给林小娟八元,然后又跨上了车,放慢着车速,继续向其他较为偏僻的,或者是旧街道开去。

  看着中年男人远去的背影,林小娟决定自己也要试试。

  不过,她不打算卖水果,水果要是卖不完的话,积久了会烂掉。她决定批发一些衣服,衣服积久了不会坏。

  想到这里,林小娟马上推起了自行车倒回了碧苑楼,也不去考察市场了,而是上网搜索衣服批发点。

  网上的衣服五花八门,林小娟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该进哪一些。

  看了一会儿后,她静下心思细想着,现在的人,就是女孩子喜欢买衣服,进一些女装应该销量不错,男人买衣服嘛,不太喜欢讲价,不过生意少,只能适量地进货,小孩子的衣服倒是最好卖的。现在独生子女多,很多做父母的,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让自己的孩子吃最好的,穿最好的。

  这几天的考察市场,林小娟也发现到这个问题,只要是卖与孩子有关的货物,生意都不错。

  于是,她又决定要进一些儿童服装。

  还有老人的,老年人喜欢节俭,穿衣方面觉得有得穿便可,她看中的那些衣服进货价大都是十元至二十元一件的,她转手卖出也就可以卖到三十元至四十元一件,很适合一些老年人节俭的心理。

  分析好市场需要后,林小娟才开始联络服装批发商人。

  两天后。

  林小娟便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电动三轮车,载着大量的男女老少的衣服开始在大街小巷穿梭。

  她是想到就做到。

  先跑到旧货回收店里买了一辆半新不旧的电动三轮车,有人力三轮车的,不过她想到人力三轮车很吃力,要是不好运遇着城管时,跑得不够快。

  今天便开始她的“走鬼”生意。

  一个在会计行业属于佼佼者的小女人,一个不甘于被别人当成往上爬利用的棋子,一个有着自己的自尊,不愿意向富家千金,名门夫人的好朋友借钱的小女人,便开始敲开了她的人生新旅程。

  不过,她忘记了她现在还是非常烫手的一个人物。

  “林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呀?”那些还缠着她,想请她到自己企业里上班的人,意外地看到了她时,顿时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那些企业,随便一间也能给林小娟几千元一个月的工资,包了食宿,算是白领级了。可林小娟竟然不屑,还开着一辆他们看着就会嫌弃的破三轮车摆卖衣服,那衣服的质量一看就是二三十元一件的,是他们当成抹桌布的质量。他们能不吃惊吗?

  在吃惊的同时,心里也在猜想着,千寻集团怎么就和这种市井小人物扯上了关系呢?

  “卖衣服。”林小娟把车停在了一处街道的边上,因为有生意。

  “林小姐,到大家企业上班可比卖衣服强多了,大家可以给你万元月薪。”一间企业的女性财务总监把自己那辆价值十几万元的黑色轿车在林小娟的三轮车旁边停了下来,人也下了车,就站在林小娟的面前,诱哄着林小娟。

  她随手翻着林小娟那些衣服,皱着眉说着:“这种衣服谁穿呀,二三十元一件的地摊货。”

  “二三十元的地摊货怎么着了?穿着会死人吗?你不买,给我站到一边去,别防碍我做生意。”林小娟马上拍开了那个财务总监嫌弃的手,阴着脸没好气地说着。

  那几个想买衣服的人听到那财务总监的话,也都扭头投给那个财务总监一记白眼。呵,这年代,仇富的人多着,这个财务总监一副看不起底层生活的人,不遭白眼才怪呢。

  “林小姐,如果你愿意到大家企业去上班,那么你这些衣服,我全要了。”那个财务总监并不死心,站在林小娟身边,继续诱哄着林小娟。

  “对不起,我的衣服只买给喜欢穿的人,不会买给嫌弃它的人。”林小娟理都不理她。

  在挑选衣服的那几个人也都挑好了他们满意的衣服,林小娟连忙笑容满面地拿了几个袋子帮他们装好了衣服,每一件她只卖三十元,一共四个人挑到了满意的,转眼间她就进帐一百二十元了。

  那些人把钱递给她,她接过后连忙打开自己的腰包,找钱给别人。心里庆幸着自己当初买的是腰包,现在才不用重新买一个。嘻嘻,看来她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冷不防,一辆白色车身的城管实行巡逻车停在了林小娟的车档面前。

  四名穿着城管制服的男人从车内走下来,林小娟第一次做“走鬼”生意,又刚好买出了几件衣服,此刻心里正开心着,还在找着钱,乍一抬头,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把钱找给她的客人。等到那些客人看到城管赶紧对她说道:“城管来了!”

  林小娟才慌了,也才回过神来。

  可惜为时已晚。

  城管要收走她的三轮车还有那一车的衣服,林小娟苦苦恳求,对方绷着脸,依旧要实行,她便死死地扶着自己的车,不让对方推走。

  这些衣服也花了她好几千元呢,今天才第一天开张,她不能让城管收走她的几千元衣服呀。

  双方拉拉扯扯,争争持吵的。

  那名财务总监站在一旁看着,却不帮林小娟。

  她想着林小娟受挫了,说不定就会愿意到她的企业里上班了。

  林小娟的行动却惹怒了城管,那四名城管干脆把她连人带货一起塞上了车。

  “喂,你们停车,放我下车,你们凭什么抓人?我要告你们!”林小娟气得拼命扯着一名城管的制服。

  “闭嘴!”那名城管狠狠地吼了她一声。

  “走鬼”一直都有,城管怎么阻止也是阻止不了的。一般情况下被城管捉到,最多就收走你的货物,一向是不会拉人的。但林小娟不让他们收走货物,还和他们拉拉扯扯的,他们一时生气才把林小娟拉上了车。

  “我妈生了一张嘴巴给我,就是用来吃饭,说话的,我为什么要闭嘴!你再吼!再吼我把你们的车窗都砸了。我这车货花了我好几千元呢,现在赚点钱容易吗?那里不能摆摊,我走就是了,你们为什么非要收走我的货。姐今天才开张呢,也不看看人家是第一次,法外容点人情。”林小娟非但没有被恐吓到,反而气得喋喋不休。

  “放过你第一次,你就会有第二次。你们要做生意,可以,租个店铺,堂堂正正地做,谁管你?你们不交税,却抢走了交了税务那些人的生意,大家都是吃税的人。自然为吃税的人办事。”那城管也不甘示弱地反驳着。

  林小娟知道他说得在理,可是她钱本来就不多,现在货物被收,她真的心疼她的几千元呀。

  现在怎么办?

  货要不回来,人还被拉上了车,到时候人家会不会罚她很多钱呀?

  一路上,林小娟放弱了语气,开始转为恳求对方放过她,她保证没有下次了,去银行把她的老底都取出来,租间店去。

  “你的话大家信不过,除非你有担保人。”鉴于林小娟一开始的态度,城管们表示不合作。

  “担保人?我的担保人刚新婚,现在都去度蜜月了,我怎么能打扰人家小夫妻恩爱去。”林小娟一张小脸都垮了下来。

  她除了蓝若希之外还有一些同学朋友的,可是大家都是打工的,谁愿意帮她。蓝若希刚新婚,打死她,她也不会打扰蓝若希的蜜月之旅的。

  遇着她这种情况的,朋友们肯定让她不要货物了的。

  她是想着,既要回货物,又不用被罚款。

  一张斯文耐看的脸从她的脑海里掠过。

  慕容俊!

  对了,何不向他求助一下,他可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呢,在这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他虽为霍东铭的下属,能力一点也不输于霍东铭,听说他的人脉极为广泛,背景相当的强大。

  可是她没有那家伙的电话呀。

  “请问,如果我认识千寻集团的人,你们会不会放过我?”林小娟问着那些城管,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想扯关系的。

  “千寻集团那么多人,你认识的人算老几呀?就算你认识霍大少爷,这次也是你的不对。”对方冷哼着,想着像林小娟这种“走鬼”是不可能认识千寻集团的核心人物的。

  “我不知道他算老几,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慕容俊,不如你们帮我打电话到千寻集团问问他算老几吧。”林小娟装出一副不知道慕容俊的身份似的。

  “这里的人哪一个不知道慕容俊的名字?你知道他的名字就能认识他了吗?”对方依旧冷哼着。“你要是真的知道错了,现在就下车吧,但你的货物,大家一定要没收的。”

  “我一下车,不就亏了几千元。”林小娟嘀咕着。几千元对于她这种小市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损亏了,她会肉疼的。

  闻言,那几个城管都懒得再理她了。

  林小娟决定打电话向慕容俊求助。她没有慕容俊的电话,不过知道千寻集团的电话。她拿出手机输入了千寻集团的电话,很快就有人接听了,林小娟直接就说她要找慕容俊,让对方帮她转内线电话给慕容俊。

  慕容俊哪是一般人随便就能找的。总机文员直接就回绝了她。

  林小娟猜到对方会回绝自己的,在对方要挂电话的时候,她说对方如果不帮她转给慕容俊,等她亲自杀到千寻集团找慕容俊的时候,一定会让慕容俊炒对方鱿鱼的。她彪悍的话让对方迟疑了很久,最后对方没有帮她转慕容俊的内线电话,只说她先打电话给慕容俊,说慕容俊不在企业里,还问了林小娟的名字。

  林小娟没有办法,只得挂电话。

  心里想着,有时候,认识名气大的人,其实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像此刻想找对方求助一下,打电话到企业里,人家还不肯告诉她电话呢。因为人家高高在上,不是谁都可以知道慕容俊的私人电话的。

  很快地,城管把林小娟连同的她的货载回到了怡北大街城管分局里。

  分局里的人也没有过份为难林小娟,只是向她说明白,哪些地方不能摆摊,哪些地方可以摆摊,让她到那些可以摆摊的地方去摆,自然要交租的,而且大都是没有地方的了。最后说不会罚她的钱,就是没收她的货物,让她回家去。

  林小娟顿时苦下了小脸。

  磨到了这种地步了,还是要不回她的几千元货物吗?

  “同志,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看在赚点钱也不容易的份上,你们就把我的车和货还给我吧,我保证不再被你们抓到了,哦,不,不是,我保证不再违法摆摊了。”林小娟冲着那名“教育”她的城管说着。

  “呵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放着好好的白领不做,偏要做这些‘走鬼’,被捉了,还好意思说下次吗?”慕容俊温沉带笑的声音传来,他的人已经大步地向林小娟走过来了。在城管分局门口,他那辆路虎就停在正门口处,相比旁边那些城管车辆,他那辆车无疑就是鹤立鸡群。

  “要不是你,我会这样吗?”一看到慕容俊,明知道他是来帮她的,以他的身份,他居然愿意亲自跑到城管局来帮她,她应该感激得五体投地的,可她还是很生气。

  要不是因为慕容俊把霍东铭的话传出来,她就不会被人当成往上爬的棋子,她依旧可以找到会计的工作,每天坐在办公室里舒舒服服地工作,何必落得如今这种下场。

  明明就是霍东铭的意思,可霍东铭那是宠爱蓝若希的表现,林小娟的心就横着偏了,硬是赖着慕容俊为罪魁祸首。

  “你就是这样冤枉你的贵人的吗?”慕容俊失笑地问着,这个凶巴巴的小女人,怎么老抓着他不放,明明不是他害她被那些企业纠缠的,是霍东铭好不好?他也是奉上司的命令行事呢。

  他走到林小娟的身边站着,并没有看向对面的那个城管,只是居高临下地睨看着林小娟,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集团里的总机文员打电话给他的秘书,他的秘书想着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小心地试探地打电话给他了。当他听到林小娟的名字时,就来劲了。觉得和林小娟相处很有趣,这个小女人说话很呛人,或许习惯了别人的奉承,他竟然喜欢听着她呛人的话,真是见鬼了。

  然后他吩咐他下面的人脉网,在最短的时间内搜索出林小娟所处的位置,以及出了什么事。当他知道林小娟因为做起了“走鬼”生意,被城管捉了,还和城管拉拉扯扯,争争持吵的,惹怒了城管被城管带回了城管局,他顿时大笑起来。

  再后来,就是现在这个结果了。

  他堂堂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就屁颠屁颠地跑到这里来了。

  “人也是你,鬼也是你!”林小娟嘀咕着,别开脸不接他那似笑非笑的睨视,他的眼睛虽然很温和,可是眼神有点深,看着他的眼睛觉得如坠深渊,她不喜欢。

  “呵呵。”

  慕容俊笑了笑,这才看向了对面坐着的那位城管,非常温和地问着:“她要罚钱吗?”

  对方摇摇头,有点好奇地打量着慕容俊,看到慕容俊斯文有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温和却不失尊贵的气息,心里肯定慕容俊身份不凡,只是他一时想不起来慕容俊到底是谁。

  “那我可以带走她了吗?”

  对方点点头,还没有认出他的身份。

  “我要回我的货,那些衣服花了我好几千元,就连那辆旧电动车都要好些钱买来的。”林小娟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地说着。

  偏头看她一眼,慕容俊又笑瞅着那位城管,问着“能要回来吗?”

  对方摇头。

  “给钱他们可以赎回来。”林小娟听说过类似的事件,本能地冲口而出。

  慕容俊又偏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显得更加的深邃,温厚的唇瓣微弯着,似笑非笑地说着:“你都知道,怎么不拿钱出来?”

  她自己的东西,还等着他来花钱赎回?

  林小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身上没有带钱嘛。

  看到她不好意思地笑,那笑倒是带着几分率性,慕容俊眼眸深处掠过了一抹不知名的眼神。

  最后,自然还是慕容总特助非常好心地,看在两个人曾经都是伴(伴郎,伴娘)的份上,很大方地替她把她那车被没收的衣服赎了回来。

  出了城管分局。

  慕容俊钻进了自己的车内,从车头找到一支笔,也找出了一张纸,然后飞快地在纸张上面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摇下车窗,递给林小娟,说着:“拿着,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林小娟接过了他递来的纸,真诚地向他道着谢:“慕容先生,谢谢你。”

  “甭谢了,我是看在若希小姐,哦,不是,是看在大少奶奶的份上帮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存入你的手机里,记住,排在首位,下次再被抓,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了。”说完,他笑着开车离去。

  “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等等,再被抓?喂,你这个乌鸦嘴……”

  林小娟道过谢后才听进慕容俊最后那句话,顿时又气得跳脚。

  ------题外话------

  亲们,订阅过今天这章后就可以投票了,我不奢求能上月票榜,只求不要一片空白,亲们,手里有票的,就看着投给我一张吧,抱抱大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