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1 暖上心头

061 暖上心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89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9

   马尔代夫,马累。

  霍东铭和蓝若希蜜月旅行的第一站就是马尔代夫。

  这里环境优美秀丽,空气清新而安静,很多岛屿,很适合新婚夫妻过浪漫的蜜月生活。

  两个好友,林小娟在T市做“走鬼”生意,开门不利,才第一天就被城管抓到了,还欠下慕容俊一个人情。而蓝若希,此刻正坐在一辆自行车的车尾座上,双手亲密地环抱着霍东铭健壮的腰肢,两个人出了他们住的酒店后,骑着自行车沿着用白色细珊瑚沙铺成的街道,慢慢地向市中心的苏丹公园骑去。

  习惯了出入开名车的霍东铭,自行车技并不好,载着蓝若希,他总是有点摇摆。

  和他们同住一间酒店的也有一对新婚夫妻,来自中国台湾,他们也是骑着自行车想去苏丹公园走走。那对新人的丈夫自行车技很好,载着自己的娇妻稳稳当当的,明明是霍东铭他们先离开酒店的,到最后反而是他们超越了霍东铭。

  那位坐在车后座的女人不时冲着霍东铭用口形喊着“帅哥,加油。”

  蓝若希看到了有点心急了。

  可她家男人车技就是不行,要是比轿车车技,霍东铭肯定能拿第一,可是自行车,她家男人还是来到了马尔代夫,才购买了一辆自行车,才学了两天的。虽然勉强学会了,可是技术和别人相比还是差远了。

  “东铭,他们超越大家了。”蓝若希搂着霍东铭的腰肢,瞪着前方的那对得意至极的夫妻。

  “别管他们,大家慢慢来,才能欣赏风景。等会儿大家去海边看海去。”霍东铭温厚地安抚着自己的爱妻。心里其实也有几分的不服气。可是他双手握着自行车把,就是有几分的笨拙,脚下一加快速度,他的车头就有点摇摇摆摆的,他只能放慢了车速。“若希,大家出门就是欣赏自然风光的。车速太快,如同走马观花似的,哪里能欣赏到美丽的风景?”

  “看到他们那副得意的样子,心里不服气嘛。东铭,要不你下车,让我来骑吧,我的车技比你好多了。”她可是骑着自行车帮林小娟捉过抢匪的。

  “他们得意是他们的事,大家又不认识他们,不必和他们比,再说了又不是骑自行车比赛。”霍东铭的心态就比蓝若希的好得多了。开玩笑,让她载他?打死他也不干。要是让她载他,前面那对夫妻岂不是笑得更得意了?

  所以呀,咱的心态要放平衡一点,不要和别人比。

  前面那对夫妻有本事的就和他比比财富,保证他的钱可以把前面那对夫妻埋了。

  经霍东铭此一说,蓝若希也笑了起来,说着:“大家慢慢骑,欣赏风景,不和他们比。”

  度蜜月本来就是夫妻俩浪漫浪漫的,要是和人家比这比那的哪有浪漫可言。

  于是,霍东铭的车速放得更慢了,夫妻俩慢慢地欣赏着街道的风景。

  这里的环境很好,没有什么污染,又是岛屿,随便都可以到海边去看海。

  在马累北部便有一条长长的海滨大道,政府机关和商店多集中在那条街。

  离海滨大道50米远的海上,有珊瑚礁石砌成的防洪堤。防洪堤内外,海水清澈透底,水下鱼虾成群,远处渔帆点点,天空海鸟飞翔,景色优美迷人。防洪堤内海滩白沙细软,是绝妙的游泳场所,吸引着众多的游客。

  霍东铭原本是想和蓝若希到市中心的苏丹公园的,后来又改变了主意,骑着自行车载着蓝若希,慢悠悠地向海滨大道骑去。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过客都把目光投洒在两个人的身上,谁叫他们一个高大英俊,贵气逼人,一个俏丽迷人又带着此许的率性,两个人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蓝若希紧紧地搂着霍东铭的腰肢,不知道是夜夜恩爱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她现在特别喜欢偎着霍东铭健壮的身躯,觉得他能带给自己一种从来就没有过的安定。过去,她也无数次地被冷天烨揽在怀里小心地呵护着,可是同样健壮俊逸的冷天烨却未能给她这种安定。或许,那三年的感情,并没有她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深吧。

  对于她对路人显露出来的独占欲,霍东铭那是一个偷着乐。

  她越开始在乎他,代表他已经向成功迈进了,她会爱上他的,真真正正地爱上他,不顾一切地爱上他的。

  “这里的风景真美,气温又宜人。”蓝若希看着路边的风景,陶醉地说着。

  “那大家在这里住多几天。”霍东铭宠溺地说着,只要她愿意,他甚至可以一整个月都住在这里。反正马尔代夫有很多岛屿,他们用一个月时间还游不完那么多的岛屿呢。

  “嗯。”

  蓝若希点头,搂着霍东铭腰身的手不经意地触到他胸前的衬衫,有一颗钮扣不知道怎么就开了,她连忙摸索着帮霍东铭扣上。

  看到前现没有挡路的路人,霍东铭飞快地低首,看着那双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摸索,正在帮自己系扣子,他眉眼一弯,幸福的笑意如同天上的阳光那般灿烂,羡慕了过路的人。

  他费力地腾出一边手,只用一边手握着车把,然后飞快地扯开了衬衫上其他几颗钮扣,又握回了车把,扭头对蓝若希说着:“若希,我的衣扣全都被风吹开了。”

  蓝若希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马上笑嗔着在他的腰身上拧了一把,嗔着:“你再解开,我就不帮你扣上了。”

  霍东铭沉沉地笑着,那沉笑声传进蓝若希的耳里让她觉得醇厚醉人,又富有磁性。这个男人呀,从里到外,从外到里都是迷人的。怪不得苏小三痴迷他那么多年都不死心。

  “你不帮我扣上,会便宜了那么多色女哦,你不怕她们色性大发,扑上前来把你老公我撕了吃吗?”霍东铭打趣地笑问着。

  “那我就可以改嫁了,嘻嘻。”蓝若希嘻嘻地笑着,那银铃般的笑声甚至感染了路人,让看向他们的路人都笑了起来。

  “你想都别想!”霍东铭马上抓握一下她的手,霸道地说着:“赶紧把你老公保护起来。”

  蓝若希嘻嘻地笑,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后背,还是缠绕过他的腰身,帮他把解开的那几颗钮扣都扣了起来。

  霍东铭贪婪地看着她的手在自己的胸前移动,他车技本来就不好,又分了心,一不小心,车轮竟然打滑了,随着蓝若希的一声尖叫,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若希!”霍东铭赶紧爬起来,心急地把蓝若希抱扶起来,紧张兮兮地一边帮她把身上的沙尘拂去,一边紧张地问着:“摔痛了吗?摔到哪里了?都是我不好,哪里痛?我送你到医院里检查检查。”

  “我都说了,让我载你更好一点,你这个烂车技,一点都不过关的。”蓝若希失笑至极,路是沙路,霍东铭骑得又慢,这样摔倒一点也不痛。不过看到霍东铭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她又觉得甜蜜至极。

  “你没事吧?”霍东铭还没有心思应付她的调侃,他在意的是她是否摔伤了。

  “放心,我没事。”蓝若希主动上前把崭新的自行车扶了起来,路过的人都投给他们一记似担心又想笑的眼神。

  “大家没事。”蓝若希看透路人们的心思,冲着他们友好地笑着。她那甜美灿烂的笑容差点就让那些路过的男性旅客沉迷,在接收到霍东铭那阴寒锋利的厉眼后,那些男性旅客赶紧敛回了看蓝若希的视线,心里想着这个东方面孔的男人眼神太可怕了,简直可以杀人了。

  “真没有摔伤吗?”霍东铭霸道地把她的身体都检查了一遍,没有看到任何的伤痕,可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你不是检查了吗?不相信我的话,总要相信你的眼睛吧。”蓝若希失笑又无奈地说着,这个男人有时候太过关心你时,也会给你造成一定的压力的。

  “我也不相信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只能看到表面看不到里面,要是你摔内伤了呢?不行,我载你去医院检查检查。”才多大的事儿呀,霍东铭却担心至极,心里也懊悔至极,要不是自己贪恋她的亲近,他就不会翻车,她也不会摔倒呀。

  “东铭,不用了,我真的没事。走吧,再不去海滨大道,天都要黑了。”蓝若希把车推回到他的面前,笑睨着他,说道:“你要是不骑,那我就骑了哦,你坐在车后面。”

  “真的没事?”霍东铭自然不愿意让她载自己,他一边从蓝若希手里扶过了车,一边还不放心地问着。

  “你怎么就像个老太婆似的。”

  蓝若希觉得头都要痛了。

  “对你,我就要像个老太婆才行。”他是宁愿伤着自己,也不愿意伤着她的。

  她可是他兜兜转转下,差点错过才娶到手的娇妻。

  他就要像一个慈母,一个老太婆那样,小心地呵护她,让她的心为了他而沉沦。

  “那我以后叫你老太婆得了。”在霍东铭重新骑上自行车后,蓝若希才跳上车后座坐着,双手自然地缠上了他结实的腰肢。

  霍东铭俊脸神色微深,深邃的眸子透出向往与坚定:“叫我老太公,你是老太婆,大家迎着东升的太阳,看着西沉的夕阳,慢慢地一起变老。”

  蓝若希笑,却不再答话。

  一会儿后,两个人到了海滨大道的海边。

  他们把自行车停放好,两个人手牵着手漫步于柔软的沙滩上,看着那湛蓝的大海,看着海欧飞翔。

  很多人在沙滩上奔跑嬉戏,游兴很高,也有一些人在椰子树下搭个太阳伞,躺在太阳伞下面迎着海风,闭目养神。

  小夫妻俩贪恋这里的风景,流恋忘返,直到傍晚才回到他们下榻的酒店里。

  “累吗?”沐浴后,半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霍东铭轻轻地揉着蓝若希的短发。

  蓝若希坐在他的身边,在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台价值好几万元的手提电脑,她正在上网。听到霍东铭的问话,她随口地应着:“不累,玩得很开心呢,很尽兴。”没有任何压力,在这里,他不是霍家的太子爷,她不是霍家的大少奶奶,就只是普普通通的游客,没有人会奉承,没有人会趋承,不知道多么的轻松惬意呢。

  “你开心就好。”霍东铭坐了起来,在她身边看着她在上网。问着:“在和谁联系?”

  “我老弟呀。他问大家开不开心,有没有遇到漂亮的洋妞,还叮嘱我看好你,别让洋妞把你拆骨入腹了。”蓝若希偏头就看他一眼,戏谑地说着。

  “若宇说得一点也不错,你一定要看好我哦。”霍东铭故意装傻,扮得就像个弱智儿童一样,搂住了蓝若希的腰肢,吸着她沐浴过后的淡淡清香,身体某个部位就开始叫嚣了。

  “得了,你看你,像阿旺了。(傻夫阿旺)”蓝若希失笑连连,出来度蜜月了,没有任何熟悉的人跟在身边了,她才发现,霍东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他时而霸道得让你吃不消,时而温柔得让你觉得可以拧出水来了,时而又扮着各种各样的动作来逗你开心。

  要是让T市上流社会的人看到他这一面,肯定以为是另外一个人,绝对不相信是那个处事雷厉风行,阴晴难测的千寻集团当家总裁。

  “老婆大人,我觉得呢,你盯住我的最好办法就是累死我,让我对其他女人都提不起兴趣来。”霍东铭一边说着,一边像狼一般把蓝若希扑倒在床上,那台手提电脑被他合上,摆放到一边去了。

  “东铭……”蓝若希红了脸。

  每天晚上缠绵恩爱,她担心蜜月结束后,她肚子就要大起来了。

  他对孩子的问题是顺其自然,可看他这么努力地和她制造人,不准她吃药,他自己更不肯避,她就觉得他其实很想要一个孩子。

  嫁给他,本来就是突变的事情。现在她才慢慢地开始接受他从姐夫转变成丈夫,真的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帮他生孩子。

  他身上有些秘密,她还没有挖出来呢。

  “若希。”霍东铭暗哑地叫着,那哑哑的声音勾动了蓝若希的心,让她红着脸与他对视。在他慢慢地俯下头来吻上她的唇时,她在心里骂着自己:又中招了。

  一阵翻云覆雨后,蓝若希便累得缩在他的怀里沉沉入睡了。

  朦胧中,他好像抱起她进了浴室,用温暖的水帮她清洗了全身。

  她累,只想睡,反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他没有看过的了,她也不想阻止他帮她洗澡。

  等到她全身清爽地再一次回到床上时,他温热的气息便笼罩了她的全身。像第一次同床共枕开始那样,他总是搂着她,让她把他的长臂当成了枕头,两个人亲密相贴地入睡。

  从出门度蜜月开始,蓝若希总是睡到自然醒。

  当她睁开双眸的时候,窗外的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侧头,身侧的床上空荡荡的。霍东铭已经先一步起床了。

  她连忙自床上坐起来,穿着一对拖鞋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起来,又洗刷完毕了。才走到落地窗前拉开了厚重的窗帘,让那暖洋洋的阳光透射进来。她站在落地窗前一会儿,才转身出了卧室,她便看到在卧室外面的小厅里,那张茶几上摆放着新鲜还散发着热雾的青菜肉丝香茹汤面条。

  她一喜,快步地走到了茶几面前坐下。

  那碗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

  她一边端起了碗,一边拿起了小纸条来看,上面是霍东铭苍劲有力的字体:“若希,出门到现在,你好久没有吃过你最爱吃的面条了,这是我为你准备好的早餐,温度应该适中了,快吃吧。东铭。”

  一股暖流划过了蓝若希的心房。

  她连忙拿起了筷子,开始吃着霍东铭亲自为她煮的汤面条。脑里却想着他借酒店厨房替她笨手笨脚地煮面条的样子。

  他本来就不精透厨艺,在他们的新居里共同准备晚餐时,他帮忙洗菜,洗盘子都显得笨手笨脚的,现在他竟然煮出了一碗面条给她吃,她要是不感动就是铁石心肠了。

  味道有点淡,手艺不过关,但吃在蓝若希的嘴里,她却觉得很好吃。

  她是个面条控,每天都少不了要吃一顿面条。出门之后,每天在酒店里吃着山珍海味,她都不知道有多么的想吃一碗面条。但她从来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渴望出来,他那般体贴,竟然想到了。

  蓝若希连汤汁都喝了个精光。

  吃完了爱心早餐后,她便离开了他们的房间,向楼下走去。

  刚走出酒店,她便傻愣了。

  只见霍东铭正骑在自行车上,不停地沿着酒店门前的空地上转着圈,他是在练习车技。

  他那般高大,将近一百九十公分,驾驭自行车还真的显得有点笨掘,但他不怕,他不管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带着什么表情,他心里想着的却是练好了车技,再载着她出门,他们就不会被别人远远地甩在后面了,她也可以得意地冲别人笑了。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不会再翻车,不会再摔到她。

  “你先生在练习骑自行车。”昨天那对骑车走在他们前面的夫妻刚好也从酒店里出来,看到霍东铭的样子,便笑着问蓝若希。

  蓝若希不说话,心里竟然涌起了千思万绪。

  这个男人,对她已经好到了这种程度,为了她,他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只想给她最好的。

  “说真的,你先生高大英俊,对你,一看就知道情深意重,你真幸福。”那个女人羡慕地看着霍东铭。

  听着她的话,她先生马上不满地把她扯入怀里,酸酸地问着:“老婆,难道我不高大英俊,对你不情深意重,你不幸福吗?”

  呵呵!

  那个女人也笑了起来。

  小夫妻俩相拥着走出酒店,推来他们那辆同样是到达了马尔代夫才购买的自行车,夫妻俩坐着自行车又去浪漫了。

  或许是他们的说话惊动了霍东铭吧,他扭头看来,才发现蓝若希站在酒店门前,定定地凝视着自己。

  把自行车停放好,他快步地走到了蓝若希的面前来,宠溺地揉揉蓝若希的短发,问着:“吃过了面条吗?”

  蓝若希点点头。

  “那,大家出发吧,今天大家一定会超越他们的,我已经足足练了两个小时了,车技肯定进步不少的。”霍东铭拉起她,把她拉到了自行车前,他推起车,就跨上了车上,让蓝若希像昨天那样坐到他的车后座上。

  蓝若希依言照坐。

  他也说得不错。

  他的车技的确进步很大,车头不再摇摇晃晃了,骑得非常自然了。

  没一会儿,他果然超越了昨天那对小夫妻。

  蓝若希坐在车后座上,在超越了对方后,她扭头冲着对方笑了起来。

  嘻嘻,总算轮到她得意一次了。

  对方马上不客气地追赶而来。

  察觉“敌人”不死心,霍东铭也加快了速度。

  一个刚学骑车的人,就这样,牛逼地把对方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霍东铭还扭头朝对立竖起了拇指头,不过随即就把拇指头朝下竖着了,那是打败了对手最得意,却又让对手最生气的动作。

  蓝若希笑得就像天空上的太阳那般灿烂了。

  她就知道,她家的男人最牛逼!

  有夫如此,她知足了。

  ……

  东恺厨具企业。

  这是霍东恺自己建立的企业,从最初只有几名工人到现在拥有了二千多名员工的大厂,他仅用了四年时间。

  他不曾从霍家那里要过一分钱资金,都是和别人借的钱。

  他是真真正正的白手起家,哪怕他顶着霍家四少爷的名份,可因为他是私生子,又因为他的母亲当年和大妈签了协议,所以他是霍家少爷,却不能用霍家的钱去创业。他也是非常有骨气的人,拒绝了父亲私下的相助,也拒绝过霍东铭的资助,就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爬,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现在,他的个人资产已经过亿了。

  哪怕无法和霍东铭的身价相比,却是一个真正的商界强者!

  此刻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霍东恺正坐在一张深红色的办公桌内,专注地看着摆放在他面前的那台电脑,电脑上面正在打开了关于马尔代夫的网页。

  他去过马尔代夫,也知道霍东铭和蓝若希此刻就在马尔代夫度蜜月,可他无法确定他们会在哪里出现?他看着有关于马尔代夫的网页图片,猜想着兄嫂此刻所在的地方。

  看着网页上的图片,他想象着,如果是他和蓝若希在那些地方度蜜月多么浪漫,多么幸福呀。或者,就他和大哥两个人在那里游玩,自小到大,他还不曾单独和大哥出门游玩过。

  蓝若希比他幸运得多了,可以和大哥独处。

  看着看着,霍东恺的心情又显得错综复杂起来。

  其实,他知道自己的恋兄情结不正常,可他真的无法克制自己。就如同他在仰慕兄长的同时还会对蓝若希动情一般。

  感情的事,永远不是人为就可以控制的。有时候,你会告诉自己,不要爱上那个人,那个人不是你可以爱的。可是心就是不受自己的控制,就是会不由自主地爱上那个人。

  “铃铃铃……”他的办公电话忽然间响了起来,打断了他错综复杂的闲想。

  一边关上了网页,一边抄起话筒,峻冷的脸上有点紧绷,那种天生就带来的冷漠散发出来,没有半点温度的声音传到话筒的另一端去:“何事?”

  “总经理,有一位叫做苏红苏小姐要求见你。”秘书的声音从话筒那端传过来,很甜亦很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一个字就会惹怒这位性格阴冷难测,难以亲近的总经理。

  苏红?

  霍东恺拢起了剑眉,数天前,苏红就打过电话给他,很亲切地叫着他东恺哥,他不理她,今天居然找到了他的企业来,她想做什么?

  “没空。”霍东恺冷冷地应着,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看看被自己关掉了的网页,他的神色有点深不可测。

  随即,打开摆放在电脑面前的文件,开始工作。

  一会儿后,外面忽然传来了秘书惶恐的声音。

  “苏小姐,你不能进去,大家总经理没空见你,请你回去吧。”

  “只要他在,我就要见他!”苏红一般温温柔柔的声音,此刻听起来特别的蛮横无理。

  推开挡着她路的秘书小姐,苏红快步地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用力地推开了厚重的办公室大门。

  霍东恺抬眸,那阴寒冰冷的眸子定定地锁着苏红那张算得上是美丽的脸,那眼神没有半点的温度,像利剑,又像冰刀。原本还盛气凌人一般的苏红,一接收到他冰冷的注视马上气嚣全消,堆起温柔的假笑,叫着霍东恺:“东恺哥。”

  “总经理,对不起,她非要进来。”秘书跟着苏红的后面走了进来,满脸歉意地对霍东恺道着歉。

  霍东恺冷冷地一挥手,还在嗫嗫地道着歉的秘书连忙退了出去,顺手地把办公室大门也关上了。

  “东恺哥。”苏红看到霍东恺并没有命令秘书把她强行赶出去,便笑得像喝了蜜一般甜,走向霍东恺。

  合上自己刚刚处理好的一份文件,霍东恺把签字笔丢在了桌面上,便从办公桌内站了起来,沉着俊脸绕出办公桌,站到了落地窗前,拉开了厚重的窗帘,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他的办公大楼不算高,只有五层楼,他的办公室位于五楼。

  站在特大的落地窗前,看向窗外,看到的景物并不多,不能像霍东铭那般站在六十八楼高的高空上,低首便是俯瞰,有一种居高临下,俯瞰天下的庞大气势。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霍东恺背对着苏红,淡冷地说着。他竟然和霍东铭一般,不愿意正眼看待苏红。

  或许,他对苏红一向都没有好感,又或许是因为苏红表面淑女,实际是色女,又抑或苏红是霍东燕的最好朋友吧,反正霍东恺就是对苏红不待见。

  “东恺哥。”苏红媚眼里闪过了一抹怨恨,霍东铭对她不待见,视她为空气一般,哪怕她脱光了衣服投怀送抱,他也能坐怀不乱,简直就把她当成了木偶一般。她有身材有外貌的,怎么就是吸引不到霍东铭呀?就边眼前这个和霍东铭出奇相像的男人,都表现出一副不想看到她的样子。

  她上前,站在霍东恺的身边,看着他那像和霍东铭很相似的俊脸,她的眼里就浮现了痴恋。她真的爱惨了霍东铭,可是她爱了那么多年,到头来却被霍东铭半夜三更丢了出来,还不准她再进霍家大门半步,那个男人对她这个痴恋他八年的女人怎么能这般的无情呀?

  “东恺哥。”

  “叫我霍总,我和你不熟,担不起‘哥’。还有,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别含沙射影,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霍东恺冷冷地说着,还抬起了左手腕看着自己那只劳力士男士腕表,当真计起了时间来。“已经过了两分钟了。”

  “东恺哥,你中午有空吗?大家一起吃个午餐行吗?”苏红的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不悦,但一掠而过,霍东恺又不看她,并没有捕捉到她眼里的不悦。

  霍东恺偏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转身,他离开了落地窗前,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内,抄起了话筒,按下了秘书台前的内线电话,通知秘书进来送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东恺哥……霍总。”在接收到霍东恺凌厉的扫视后,苏红只得改口,心里已经恨死亡了霍东恺,能让她来找他,她就是很给他面子了。他不就是一个私生子吗?拿什么乔呀。

  秘书推门而入。

  “总经理。”

  秘书走到霍东恺的办公桌前,温声叫着。

  “送她出去。”霍东恺不再看苏红,冷冷地吩咐着秘书。

  “东恺哥。”苏红软软地叫着,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秘书瞄瞄她,又瞄瞄霍东恺,看到霍东恺一脸的冷漠,便知道这个女人不是自己上司喜欢的人,于是上前有礼貌地说着:“苏小姐,请出去。”

  苏红可怜兮兮地看着霍东恺,看到霍东恺不理自己,她万般无奈地又一脸委屈地跟着秘书离开了。

  出了总经理办公室后,她忽然亲热地挽着秘书的手臂,说着:“秘书姐姐,你好有气质哦,好美丽哦。”

  秘书轻轻地拿开她的手,走到电梯门前,替她按开了电梯的开关,淡冷而有礼貌地说着:“苏小姐,请吧。”

  身为霍东恺的秘书,见多了倒追他的各类女人,通常她这个秘书也成为很多人趋承的对象。

  真是的,要是趋承她,讨好她就能接近霍东恺,霍东恺身边早就美女如云了。她那个上司,性格阴冷难测,无论什么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严厉的,阴阴恻恻的,除了长得俊美,顶着霍家四少爷的名之外,秘书真不知道那些女人喜欢上司哪一方面。

  要是换成她,她才不要冷漠难测的男人呢。

  苏红脸色一沉,怒意在眼底染上,但她还是忍着,气巴巴地走进了电梯里。在电梯门合上那一刻,她没好气地嘀咕着:“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儿,就有什么样的奴才!霍东恺,你绝对会成为我的!”

  霍东恺是她借着拆散霍东铭和蓝若希的棋子,她一定要收拾他。

  霍东恺不像霍东铭那样能呼风唤雨,她软的不行,到时候给他下点什么情药的,生米煮成熟饭,看他怎么甩掉她。

  苏红此刻因为嫉恨蓝若希,因为一心想拆散霍东铭和蓝若希,已经开始往疯狂里陷进。

  走出了东恺厨具企业后,苏红就开着她那辆雪佛兰离开了。

  但是一会儿之后,她又折返回来了。

  这一次,她把车停在了东恺厨具企业门口,然后提着一袋便当走下了车。

  她提着便当就向办公大楼走去。

  看到她又回来了,秘书再一次拦住了她。“苏小姐,大家总经理真的很忙。”秘书客客气气地提醒着她,让她别再强行进去,惹怒了总经理,倒霉的会是她们两个人。

  “我这次不会打扰东恺哥多长时间的,现在都快下班时间了,我就是想送一个爱心便当给他。秘书小姐,其实我和东恺哥认识有八年时间了,大家是一起长大的。”苏红刻意把自己和霍东恺的关系往青梅竹马上面描写。

  “苏小姐,那是你和总经理的私事,总经理现在没有时间,我只知道不能随随便便进去打扰总经理办公。如果苏小姐仅是送便当的,请把便当交给我,我会替苏小姐转送进去的。”秘书依旧是不咸不淡地说着,坚持着不肯让苏红再进去,更满脸防备,防着苏红再一次强闯。

  想了想,苏红最终还是把便当交给了秘书,霍东恺不好相处,冷冰冰的,就像霍东禹一样,又总给她一种阴恻恻的感觉,要不是想利用他,她才不想主动接近他呢。

  “那,麻烦你了。谢谢你了,叫东恺哥一定要趁热吃哦。”苏红叮嘱着秘书,才再一次离去。

  等到她走进电梯里了,秘书才提着她送来的便当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她敲门进去,把爱心便当摆放到霍东恺的办公桌上,告诉霍东恺,爱心便当是苏红送来的。

  霍东恺连头都不抬一下。

  秘书转身,默默地向外面走去。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响,不是很响,但还是惊动了秘书,她倏地转身,却是看到霍东恺抄起了苏红送来的爱心便当,狠狠地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顿时,秘书便明白苏红在霍东恺的心里什么地位也没有了。

  要真像苏红说的那般,自小一起长大,总经理又怎么可能把便当丢进垃圾桶里?

  “通知保安部门,以后,禁止苏红踏进企业半步!”丢掉便当后,霍东恺冷冷地抛出一句。

  秘书一凛,赶紧应着,然后逃一般地走出了霍东恺的办公室。

  霍东恺向后一靠,靠进了黑色的转动椅内,神情冰冷中隐隐含着宠溺之色,脑里闪过的是蓝若希那张充满朝气的美丽瓜子脸。

  女人,也只有蓝若希才入得他的眼。

  其他人,连他的身边都别想靠近。

  可是……

  一想到蓝若希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大嫂,霍东恺的眼里又闪过了痛苦神色。在大哥和蓝若希举行了婚礼之后,他开始慢慢地发觉自己的感情开始偏向了蓝若希,特别是在他们举行婚礼后的隔天,他在楼梯处和兄嫂打了个照面,当时看到蓝若希脖子上的吻痕,以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妇韵味,都深深地刺激了他,可他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做,因为,那是他的兄嫂们。

  用力地握了握拳头,霍东恺真的很憎恨自己,为什么如此的可耻,如此的不正常。

  可是那将近三十年的恋兄情结,却让他挥之不去。

  对蓝若希正常的爱,又沉重得像山,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心里倍受煎熬。

  “大哥,我该怎么办?”

  霍东恺低低地呢喃着。

  是放手,全心全意地把他们当成大哥大嫂来敬重着,还是不择手段地拆散他们?可是拆散他们后,他又该如何选择?是选择大哥还是选择蓝若希?

  越想越觉得痛苦,那种错综复杂,又不正常的两种感情如同千万只虫子一般,爬在他的身上,啃咬着他,让他从外痛到内,又从内痛到外,想死,死不了,想重生,又没有希翼,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