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2 有挑战,怕什么?

062 有挑战,怕什么?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85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9

   蓝若梅在军区医院里一共住了一个星期的院。

  原本隔天就可以出院的,是霍东禹非要她继续住院,还让医生帮她全面检查了,查来查去没有查出什么毛病来,他也不让她出院,说让她住多几天,休息好,恢复元气才准出院。

  蓝若梅无奈,只能在医院住下。

  霍东禹是营长,他不可能天天守在医院里陪着蓝若梅,蓝若梅虽然很想他天天陪着自己,可是一想到霍东禹现在的身份,她便把心里的渴望深深地埋进了心底,还很大度地劝霍东禹不用担心她,反正她的烧也退了,自己都可以照顾自己了,让霍东禹放心地回营里去坐镇。

  霍东禹也真的就走了。

  只留下关云怀在陪着她。

  霍东禹一走,蓝若梅的心就显得闷闷起来。

  大冰山,死冰山,让他走,好像大赦了他一样,跑得比兔子还快。

  在他心里,陪她多一天都不愿意?

  但一想到自己一直追着他,目的就是想和他双宿双飞,嫁给他就是军嫂了。军嫂两个字提醒着她,她不能像千金小姐那般任性无理。

  心里的郁闷便被她自己安慰自己打掉了。

  在她住院的那几天里,关云怀对她很好,一直嫂子长嫂子短地围着她转。

  今天好不容易出院了,她开心至极,恨不得马上就坐上车回到那个她才住了几天,却深深地融入去的军营里,因为那里有他。尽管生活条件差,但只要有他,她就觉得那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嫂子,我带你去逛逛街吧?”关云怀似乎藏着心事,出了医院后,便向蓝若梅提议。

  这里环境比他们的军营好,医院外面就有街道,虽然因为天气有点冷的原因,让街道显得有几分的肃条,街道两旁商铺倒也不少。

  “不去了。我在大家那个城市的时候,经常逛街,那里的街道比这里繁华得多。逛街除了购物之外,还有什么好逛的?”蓝若梅心如同小鸟一般,早就向军营飞去了。

  她都恨不得自己变成小鸟早一点飞回到霍东禹身边呢,哪里还愿意拖延时间。

  “嫂子,你都来藏半个多月了,天天呆在军营里就帮大家洗外套,天气又冷,院落外面又没有什么街道可以逛逛的,你不觉得闷吗?女人又少,你连个说贴心话的人都找不到。不如就趁现在出来了,到处走走吧,就当是散散心了。反正大家营长也不会强行把你押上飞机送你走的,早点回去和晚点回去都没有关系的。你不是说逛街就是购物吗?不如大家就去购物吧,咱们营长最近都没有添过新衣呢,快入冬了,这里的冬天很冷,嫂子可以为自己和营长都购买几件新冬衣呀。”

  关云怀呵呵地笑着,但笑意未达眼底深处,眼眸深处似乎还夹着点点的担心,要是他不说,那担心就会显露出来,让他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极力地,就想阻止蓝若梅回军营。

  听得他的话,蓝若梅想想也对,她从家里带来的衣服不算厚,至少对这里的人来说,她那些衣服一点都不厚。现在才是秋天,这里日夜的气温都相差那么大,要是真正入冬了,那岂不是相差更大了?到时候她怎么办?天天钻在被窝里吗?那样的话,霍东禹就有更大的理由把她赶回T市了。

  “云怀,如果大家去逛街的话,在天黑之前能回到营里去吗?”蓝若梅决定去替自己和霍东禹买几件新衣服,但在逛街之前,她还是很在意时间。来的时候,她昏睡着,不知道行程有多远,这几天,她有时候和其他病人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军营,从而得知从军营到这里需要好半天的车程呢。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她有点害怕逛街会耽误回去的时间。

  “嫂子,放心吧,一定能回到的。”关云怀一看她心动了,马上拍着胸膛保证着。

  “那,大家走吧。”蓝若梅俏皮地冲关云怀嘻嘻一笑,率先向关云怀从军营里开来的那辆半新不旧的军车走去。关云怀站在原地略略地停顿了一下,看着她那开心的样子,关云怀的心有点儿七上八下的。虽然他在医院里陪着蓝若梅,但营里的事情战友们都有告诉他。

  他们的营长从医院回去时,跑到军区那里请求调多一名军医,还要求是年轻的女军医。军区领导本来就想成为营长的媒人,看到营长都三十岁了,老大不小了。但平时他们想安排一些潜力股到营长的身边,都被营长拒绝了。现在营长主动要求要人,军区领导哪有不愿意之理?马上安排了一名和蓝若梅差不多年纪的女军医随营长回到军营里,还带着一名年轻的护士呢。无论是女军医,还是女护士,听说都长得俏丽迷人,穿上军装,英气逼人,穿上医生的白色大褂,就像白衣天使,怎么看怎么漂亮。

  全营的人都知道蓝若梅是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大都市跑到这里来找他们营长的,对营长的爱深到让他们量都量不尽。可是营长把女军医领回军营里时,对两名新同志亲切至极,战友们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营长那般的温柔对人。他们心里担心蓝若梅,想着蓝若梅要是看到那样的情景,心里肯定很难受。

  关云怀才想着拖延回营的时间,也想让蓝若梅买些礼物讨好霍东禹。

  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营长是爱着蓝若梅的,否则就不会那般的关心,但偏偏营长表现出来的又是冷漠疏离,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这个素有魔鬼称号的严厉营长裹足不前?

  “云怀,你还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呀?提出来逛逛的人可是你哦。”蓝若梅走到了军车面前,因为自己没有车锁匙,无法打开车门,一扭头才看到还站在原地似是在想心事的关云怀,便笑着叫了起来。

  “来了。”关云怀连忙敛起了担心,提着蓝若梅住院时那些简单的行李,快步地向车走去,走到了车前,他把车门打开,把那简单的行李往车上一塞,又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让蓝若梅上车,等到蓝若梅上车了,他自己才上车的。

  关云怀开着车,载着蓝若梅在街道上穿梭,陪着她挑选着要送给霍东禹的衣服。

  蓝若梅心急着回去,买衣服的时候不像平时那般的挑剔,很快就替自己和霍东禹买好了冬衣。她也想替关云怀买两件,这一个星期来,多得关云怀陪着,要不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里,她早就闷死了。不过关云怀拒绝了她,说整个营里的战士们都很关心她,如果她要送他衣服,就要全营的战士都送。蓝若梅是送得起,但不知道大家的衣服尺码,怕送得不合适,只能作罢。

  不过她还是替大家买了很多好吃的,快到中午的时候,她就催着关云怀回去了。

  “嫂子,你看,都到正午了,路还长着,大家怎么也要吃过午饭才回去吧?”关云怀嘻嘻地笑着,一副一点也不急的样子。

  想想也对,蓝若梅只得又和关云怀在街边的一间小餐馆里吃饭。

  蓝若梅是千金小姐,平时吃的就是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哪一些她没有吃过。但自从入藏以来,赖在霍东禹身边,看着他和战士们一起吃着在她眼里就是粗茶淡饭的饭菜,她也逼着自己去吃。曾经,她连营里厨堂炒的青菜都吃不下,觉得难以下咽。后来,她半根菜也舍不掉浪费。到了现在,她已经勉强克服了吃的问题,粗茶淡饭,她也照样能填饱肚子。

  所以在小餐馆里吃饭时,她也没有点特别贵的,就是随便地要了一个快餐填饱肚子了事。

  用最短的时间,她吃饱渴足了,又开始催正在慢吞吞地吃着的关云怀快点,怕天黑回不到营里去。

  “云怀,平时你吃饭就是三四分钟了事,今天怎么吃得比我还慢了。快点,现在都十二点多了,再磨下去,天黑都回不到营里。”蓝若梅看到关云怀那慢吞吞的动作,就有一股抓狂的劲,似乎过去那二十八年里的千金小姐修行都要被关云怀磨掉了。

  “嫂子,别催呀,放心吧,一定能在天黑之前回到营里的。”关云怀笑着,动作也只是稍微地加快了一点点儿。

  两个人,一个就是太监,一个就是皇帝,刚好就形成了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蓝若梅无奈,只得抓狂地盯着关云怀扒饭的动作。

  “嫂子,别盯着我,你盯着我,我吃不下的。”关云怀冲蓝若梅挤眉弄眼,调皮地笑着。

  “吃不下去了?那好,我去结帐,咱们快走吧。”听到他说吃不下去,蓝若梅反而大喜,急急地就跑去结帐了,关云怀顿时僵在当场,然后看到自己那份快餐里还有一半的饭菜,于是他三两下就把那余下的一半饭菜全都塞进了肚子里去,等到蓝若梅结完帐,拿着老板找回的零钱转身时,只看到干干净净,连菜汁都没有的空碗了。

  “你不是说吃不下了吗?可别撑着,这钱是我花的,你别担心浪费了而撑坏了肚子哦。”蓝若梅看到那个样子,又忍不住关心地说着。

  “没事,没事,撑不着的,再来一份我都能吃下去。”平时训练那么苦,他们早就习惯了大食量。

  “那大家快走吧。”蓝若梅一门心思就是想回到营里去,想着早点见到她已经有五天没有见到的霍东禹。

  住院这几天里,她一静下来,就会想到霍东禹那两天对她的关心,以及稍稍暖和的态度,虽然他还是绷着那张黑脸,行动中却心思细密,体贴入微,对她的照顾就如同霍东铭那般。

  霍东铭?

  忽然想到了被自己伤害了的未婚夫,蓝若梅心里便升起了一股歉意。

  等到霍东禹打开心结,没有任何隔阂,和她一起勇于追求他们的幸福时,她一定会站到霍东铭的面前,向他赔礼道歉的。对不起他的人,始终是她。

  她衷心希翼,霍东铭能找到一个更适合他,全心全意地爱着他的好女人。

  关云怀知道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拖住蓝若梅的,反正蓝若梅迟早会知道的,但心里实在有点为蓝若梅打抱不平呀。

  可惜,他们营长要对哪一个女人好,不是他们能管的。

  “嗯,大家回去吧。”

  看着蓝若梅迫不及待的样子,关云怀吐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蓝若梅心急地想回到军营里去,而此刻在军营里的霍东禹,正在军营不远处的空地上训练着战士们。就算他们都是合格的战士了,但训练还是每天都要的,这是必不可少的。

  被他亲自请求调来的那名新军医谭筱琴,和那名叫做邱天美的女护士一起,站在远处看着。

  没有人生病,她们的工作也很轻松的。

  “谭医生,霍营长训练的时候,真的很严厉,难怪大家都说他像个魔鬼一样。”邱天美远远地看着霍东禹,忍不住对谭筱琴说着。

  谭筱琴秀气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定定地注视着远方的那道挺拔如松的身影,应着邱天美:“军官,就应该那样的严厉,你没听说过严师出高徒吗?”

  邱天美点点头,“说的也是。哦,对了,谭医生,你听说过了吧,霍营长有未婚妻的,从千里之外的大都市追到这里来了,不过一个星期前发高烧,被送到军区医院去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听一些战士们说今天她就要出院回来了。”邱天美一边说着,一边偷瞄着谭筱琴的表情。

  霍东禹是不少女兵们的梦中情人,他高大,峻冷,听说出身是非常的好,父亲就是某军区的参谋长,其实其父不止一次动用关系要把他往回调的了,是他坚持镇守边防。年纪那么轻,就当上了营长,又有后台,前途无量呀。谁要是嫁给了他,一定会成为幸福的官夫人。

  以前她们都没有听说过霍东禹有女朋友的,现在忽然冒出一个未婚妻,他们其实心里还是在犯疑的。

  “那又如何?你没有听说过吗?是她在追东禹,不是东禹在追她。东禹对她的态度可是冷漠至极呢。”谭筱琴一副不以为然。

  从她被调到这个军营里当军医开始,霍东禹就对她温和而关心,战士们都说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对女人这般温和关心的。

  仅凭这一点,她就有信心打败那个所谓的“未婚妻”。

  当然了,她也不会明里争风吃醋的,因为霍东禹对她温和关心并不代表他爱上她。

  大家都是军人,军人处理感情的时候,往往不能过于冲动,否则对谁都不好。

  在她被调到这里来的时候,她的领导就私下告诫过她了,领导是有心牵线,给机会他们自由发展,但切不可强求。

  在没有完全确定霍东禹的感情落在谁身上时,谭筱琴也不会全身心投入的,一切顺其自然吧,至少为自己的以后留一条活路。

  “呵呵,也是。”邱天美笑笑,没有再说下去。

  两个人都有着秀气的外表,身材高佻,年纪相当,配霍东禹的话,都挺配的,就看谁有本事获得霍魔鬼的爱了。

  蓝若梅一路上不停地催促着关云怀,总算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军营里。

  已是傍晚,天空早就暗沉下来,因为军营周围建筑物少,空地显得特别的辽阔,远远看去,天地似乎相连着,那暗沉下来的天空就带给人一种压迫感了。

  “嫂子,你回来了,你身体怎样了?没事了吧?”

  蓝若梅一下车,那些刚训练完回到营里的战士们就围了上来,关心地询问着。

  “嫂子,大家的外套都一个星期没有洗了。”

  “嫂子……”

  大家七言八语的,说着各种关心的话,让蓝若梅心里暖呼呼的。

  “来,来,大家帮忙提,这是嫂子为大家买的好吃的东西。”关云怀打开车后座的车门,往里提着袋子,里面装的全是蓝若梅买给大家吃的。

  “谢谢嫂子。”

  众人一片欢呼,抢上前就去帮忙。

  蓝若梅笑着对大家说道:“大家都有,别抢哈。”然后她自己提着她买给霍东禹的衣服,小声地问着一名战士霍东禹在哪里。

  “嫂子,营长回来了。在哪……”那名战士忽然看到霍东禹从外面回来了,便笑着告诉蓝若梅,可当他看到霍东禹身边还有谭筱琴的时候,后面的话就咽住了。

  蓝若梅扭头转身,看向了军营的大门口,刚好就看到了那一幕。

  她深爱着的男人,正一脸浅笑地和一名穿着军装,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女人一起从外面走进来,好像是刚刚散步回来一样。

  蓝若梅愣住了,不,应该说是全身都僵住了,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了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眼里看到的。那个女人不像她这般美丽,但也长相清秀,身高就和她妹妹蓝若希那般,和霍东禹走在一起,很配般,再说了两个人身上都穿着军装,看着就更加的般配了。而她,似乎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

  最让她难过羡慕的是,霍东禹对她都不曾这般温和过。哦,不,好像有过,那是他参军之前,她还没有成为霍东铭女朋友时,他也曾经对她温和过,但在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霍东铭确立了恋爱关系后,他就不再对她展现过温柔,随后,他参军,离开了T市。

  傍晚的风,越发的大了。

  蓝若梅觉得那风就像是锋利的钢刀一般,一刀一刀地砍在她的身上,让她伤得体无完肤。

  战士们都小心地看着她。

  大家眼里都带着关心。

  在战士们满脸担心的时候,蓝若梅行动了,她提着大袋小袋的衣服迎面就向霍东禹走去,看到她,霍东禹也略停下了脚步。

  “东禹,这是新同志吗?”蓝若梅站到了两个人的面前,美丽的脸上扬着浅浅却让人觉得特别耀眼的微笑,冲着谭筱琴友好地笑着,大风吹着她脑后那头垂直的长发,三千青丝飘逸至极,让她此刻分外的迷人。她朝也回给她一记笑容的谭筱琴伸出手,自我先容着:“你好,我叫蓝若梅。”

  谭筱琴伸手,两个人握了握手,她才答着话:“蓝小姐,你好,我叫谭筱琴,是新来的军医。”

  “欢迎你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面。”蓝若梅甜甜地笑着,刚才那僵硬难过的样子似乎不曾在她脸上出现过一样,她显得特别的开心,特别的亲热,把手里提着的大袋小袋不客气地塞到了霍东禹的怀里,看都不看霍东禹一眼,就亲热地挽起了谭筱琴的手臂,两个人向里走着,边走还边说着话呢,两个人还不时传来笑声,不管是真笑还是假笑,反正就没有大家意想中的敌对。

  众人傻眼了。

  就连霍东禹都微愣了一下。

  他以为蓝若梅会伤心会难过,然后就哭着跑回T市了,可没想到蓝若梅……

  刚刚远远捕捉到蓝若梅眼里的痛苦,难道都是错觉?

  霍东禹敛起了温笑,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提着蓝若梅塞到自己手里的袋子,沉冷地向宿舍楼走去。

  表面没事,实际上,两个女人都在展开了激烈的争斗,只是谁胜谁负,还是个未知数。

  霍东禹以为蓝若梅塞给自己拿的东西都是蓝若梅的,回到自己的单人宿舍时,他便把袋子摆放到床上,看着已经被蓝若梅睡过了几天的,原本是属于他的床,他的眼眸深处其实还是闪过了一抹渴望,他多么希翼自己可以拥着她到天明,用自己的体温去暖和她,不让她觉得冰冷,不让她觉得冷夜难眠呀。

  可他不能。

  她是大哥爱的女人!

  大哥对她的好,对她的关心在乎,他都亲眼目睹过,他们兄弟情深,哪怕不是一母所生,试问他如何能接受蓝若梅的爱呀?

  除非有一天大哥亲口告诉他,大哥忘掉了蓝若梅,不再爱蓝若梅了,而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还娶了那个女人为妻,过着恩爱的生活,他才能完全放开心结,接受他也一直深爱着的蓝若梅。

  看着那几只大袋子,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衣服。

  霍东禹没有太多的好奇心,可他还是伸手打开了袋子,当他看到有好几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男性衣服时,尺寸刚好合他的身,便知道是蓝若梅替他买的,心里掠过了错综复杂却不可避免的甜丝丝心情。

  若梅!

  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呀?

  “这些衣服是送给你的,你试试合不合身。”门口处忽然传来了蓝若梅的声音。

  敛起所有表情,霍东禹淡冷地说着:“我有衣服穿,不必花那么多钱。”早在参军之时,他就开始学会了节俭,把自己的少爷身份丢到太平洋去了。

  “花的是我的钱,你心疼什么。”蓝若梅笑了笑,走进来,从一个袋子里取出一件衣服就往他身上量着。

  “不用了,我先下楼去了。对了,筱琴新来,你有空的时候就多多陪陪她,也算是给自己找个伴,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告知我一声,我会替你订机票的。”丢下淡冷的话,霍东禹冷漠地离开了,不过走的时候,还是提着蓝若梅替他买的那几件衣服的袋子,把衣服带走了。

  “大冰山,就是嘴巴硬”

  看着他的动作,蓝若梅好气又好笑。

  不过从他口里没有听到他对谭筱琴有什么特别的情愫,她心里那般撕裂一般的难受稍微消减了一些。

  而他最后一句,却又让她的心情暗沉下来。

  他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要赶她回家。

  蓝家姐妹都有一个共同点,个性有点倔。

  霍东禹越是想把蓝若梅赶回T市去,她越是不回去。

  赖,她都要赖上霍东禹。

  要是谭筱琴威胁性大了,大不了,她来个色女硬上弓,把霍东禹强了,他那般有责任感,肯定会对她负责的,到时候谁都别想抢她的霍东禹了。

  生米煮成了熟饭,霍东禹也只能跟她一起面对霍蓝两家了。

  什么心结,什么问题,什么困境,只要霍东禹愿意面对,想化解都是轻而易举的,因为他的能力并不输给霍东铭。

  他别以为他对那个新来的女军医很温柔,就能让她知难而退,大不了,她把那新来的女军医当成是挑战。有挑战,她怕什么?

  霍东禹,你是我的!

  蓝若梅,加油!

  马尔代夫,马累。

  午后的阳光温暖得如同慈母的手,爱抚着大地的儿女们。

  海边,霍东铭和蓝若希半躺在太阳伞下面,他们都穿着泳装。

  刚刚才下海玩了一会儿,也在柔软的沙滩上走过了,蓝若希觉得有点累了,霍东铭马上体贴地拥着她回到他们的太阳伞下面休息。

  今天是他们在马尔代夫的最后一天了,明天,他们就要飞到浪漫的法国去。

  “渴吗?”

  霍东铭拧开一瓶水的盖子,递给了身边的蓝若希。

  蓝若希一身的比基尼,身材不算火辣,但也诱人至极,要不是身边有一个霍东铭,那些男游客的眼睛都粘在她身上掉不下来。因为害怕太阳刺眼,她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不笑的时候,倒替她添了几分高贵冷艳。

  从霍东铭手里接过水,浅浅喝了几口,蓝若希坐正了身子,霍东铭也随即跟着坐正了身子。

  看着在沙滩上奔跑,嬉戏的人们,蓝若希忽然黯下了神色。

  在自己幸福快乐的时候,她又想起了姐姐。

  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问着:“东铭,你说过举行婚礼后就会让人寻找我姐姐的下落,有消息了吗?”

  霍东铭温沉的眼眸飞快地闪过了一抹不知名的神色,随即爱怜地把蓝若希拥入怀里,安抚地说着:“暂时还没有消息,放心,我找的人,能力一定比你爸他们找的人要强,很快就会有若梅的消息的。”

  “不知道我姐姐现在怎样了?东铭,我姐逃婚肯定是有原因的,是不是……”蓝若希忽然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瞅着霍东铭:“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姐的事?”

  霍东铭俊脸一黑,添上了几条黑线,修长的手指又好气又无奈地敲了蓝若希一记,说着:“你也是看着我和你姐在一起过的人,你自己回头想想,我哪一点对不起你姐了?”

  蓝若希无言了,细想过去,霍东铭对姐姐真的好得没话说,每天清晨都在姐姐的房前等候,为的就是让姐姐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他。

  眼前黑影罩来,双唇便遭到了攻击。

  蓝若希一抬眸,霍东铭的俊脸近在咫尺,鼻端充溢着他男性的阳刚气息。看到她回过神来了,霍东铭才移开了唇,拥着她的手却收紧了:“若希,这是大家的蜜月,我不希翼你心里想着别人。不管过去,大家只管未来。记得,你是答应过我的。”

  “我只是担心姐姐。”蓝若希也知道在度蜜月的时候,提起姐姐是不对,可她真的担心呀。

  她现在得到的幸福,享受着的快乐,原本都是属于姐姐的。在姐姐还没有消息之前,她真的做不到心安理得。

  “放心,等大家度完蜜月回国,我保证你会得到你姐的消息。”霍东铭抹走了脸上的黑线,换上了温和含着宠溺,带着吝惜。他的大手抬起落在蓝若希的头上,习惯性地揉揉她的短发。

  那载满了温情的深眸,深处再度地掠过了一抹不知名的眼神。其实,他没有告诉蓝若希,他吩咐过张猛,就算查到了蓝若梅的下落,在他和蓝若希的蜜月期间,都不要通知他。他想在这一个月里,让蓝若希完完全全爱上他,就算找回了蓝若梅,她都不会再把他推还给蓝若梅。也想着,度完蜜月后,把蓝若梅的下落当成一份大礼送给蓝若希,让她开心。

  不管怎样,他最在意的人只有她蓝若希。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霍东铭浅笑着,轻点一下她的鼻端。

  “没有。”

  “那就对了。所以,信我,若希,不管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因为大家是夫妻,夫妻之间就要相互信任。”霍东铭修长的手在她雪白的手臂上游走。

  “东铭。”刚刚的担心在霍东铭的温声细语下,一扫而光。

  蓝若希恢复了快乐,拉起霍东铭,两个人你追我赶地在沙滩上奔跑起来。

  跑得累了,又相拥着看海空上的海欧飞翔,看着海面上的点点渔船。

  感情在两个人的相互沟通之间,开始一层一层地往上升华。

  只要给自己机会,给别人机会,忘掉过去,走向未来,那么幸福便会把你笼罩着,一生一世!

  隔天,小夫妻俩就离开了马尔代夫,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

  有意思的是,那对来自中国台湾的,也就是和他们比赛骑自行车的夫妻下一站也是法国,于是乎,四个人都坐在同一架飞机上了,飞向那浪漫的法国,开始他们新一轮的浪漫蜜月。

  到了法国之后,两对新婚夫妻竟然又都选择了巴黎,都下榻在兰开斯特酒店。该酒店座落于巴黎市中心,在香榭丽舍大街。豪华而充满着艺术气息。

  “嗨。”在同时向酒店走进去的时候,对方那个男人冲着蓝若希友好地笑着,还打着招呼。

  直到现在,蓝若希才认真地打量着这对夫妻,男的年纪似乎和霍东铭差不多,一百七十三公分左右的身高,总爱穿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外套一件黑色西装马甲,一条深蓝色的西裤,无论什么时候看到他,都穿着黑得发亮的皮鞋。他五官算得上端正,不算帅,但也不算丑,就是很平凡的长相,自然更不能和霍东铭的俊美相比。

  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也会说流利的法语,更让蓝若希吃惊的是,他连广东粤语都说得相当流利,中国国语就更不必说了,一听他说话,就知道他是个不安于室的人,平时是四处飞荡的人。

  虽然他外表不算英俊,但他身上也和霍东铭一样,散发着一种人上之人的贵气,应该是台湾富商或者政客的公子。

  “你好。”蓝若希回给他一记淡淡的微笑。

  “看来大家真有缘,竟然选择的地方都是一样的。”那个女人也满脸都是笑容,她正亲切地一手挽着自家男人的手臂,一手还挽着一只LV包。她家男人一边手上拉着他们的行李箱。

  至于他们在马尔代夫购买的自行车,他们则选择送给别人了。

  霍东铭他们也没有带走自行车,而是把自行车寄回中国的T市去了。他说,那车载着属于他和蓝若希的幸福,他不会丢掉,哪怕不值钱,他也要保留下来。以后忙里偷闲时,还可以载着蓝若希在金麒麟花园里或者豪庭花园里浪漫浪漫。

  蓝若希笑着点头,和对方已经有了三分熟了。

  “我叫蓝若希,我先生叫霍东铭,大家都来自中国T市。”蓝若希一边向酒店里走进,一边向对方先容自己。

  那个女人便松开了自家男人的手臂,选择和蓝若希并肩走着,笑着说:“我叫崔雪莹,我先生容浩钧,大家都来自中国台湾。”

  于是,这两对新人真正认识对方了。

  “你说你先生叫霍东铭?”容浩钧在前面走着,听到蓝若希的话,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瞪着正在拖着行李箱往里走的霍东铭。霍东铭比他还体贴,不但自己拉着行李箱,就连蓝若希的包,他都拿着,蓝若希是两手空空的。

  “怎么了?噢,霍东铭,不就是……”崔雪莹忽然也低叫了起来,一脸错愕的样子。

  蓝若希愣了愣,敢情这两个人都知道霍东铭的名字,只是还没有见过霍东铭其人。

  而看这两个人的表情,似乎还另有隐情呢。

  “先进去,等会儿大家再找你们聊聊。”容浩钧说完便拉着自己的爱妻进酒店去了,蓝若希则留在原地等霍东铭来到了她的面前,便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了霍东铭。

  谁知道霍东铭听完之后,俊脸上倒是逸出了淡淡的笑,说着:“原来遇上了某人的表弟。”

  “谁的表弟?”蓝若希忽然好奇起来。

  她记得霍东铭的死党好友中并没有来自台湾的。

  “我的总特助。”

  霍东铭莫测高深地笑着。

  “慕容俊?”

  蓝若希对慕容俊的印象并不深,此刻拼命在脑里搜索着,也就只有一张温和的笑脸闪过,还是朦朦的。但她知道慕容俊极有能力,总能完成霍东铭交给他去办的事情,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儒雅的气息,似乎家庭出身极好,能得到霍东铭掏心一般的信任,绝非一般人,难道慕容俊还有什么身份吗?

  “我的总特助也就只有他一人。若希,先别问这些,休息一会儿,吃过饭后,大家就出去走走。记住,大家只在这里玩一个星期,抓紧时间。”霍东铭没有往深里说,反正他是知道慕容俊的真实身份的,那家伙的背景和他一样强大,但甘愿当他的助手,他也信任他。

  两个人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

  “嗯。”

  蓝若希也没有再问下去,反正霍东铭的世界深不可测,他身边每一个人都有着强大的背景,她要是想一一弄清楚,还真的需要一辈子的时间。

  拉起她的手,霍东铭一手拉着行李箱,两个人并肩走进了兰斯特酒店,开始了蜜月的新旅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