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3 偶尔调调情

063 偶尔调调情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95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09

   霍东铭和蓝若希订的房间位于酒店的二楼,很有缘的是,容浩钧夫妇也是在二楼。

  回到房里,把行李摆放好,用过了餐后才十分钟,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蓝若希以为是酒店的服务员,便走去打开了房门,没想到站在门前的人却是容浩钧夫妇。看到蓝若希来开门,容浩钧谦笑着:“霍夫人,打扰一下你们了。”

  霍夫人?

  乍一听到容浩钧叫自己霍夫人,蓝若希微愣了一下,后才想到对方叫的是自己。便笑了笑,应着:“没事,请进来吧。”然后错开了身子让容浩钧夫妻进门。

  霍东铭听到敲门声后,已经走到房里那个小吧台内调着酒,他们住的是高级的套房,宽敞豪华,里面应有尽有。看到容浩钧夫妇进来了,他抬眸扫了两人一眼,俊脸上没有太多吃惊,知道对方肯定会来找他问慕容俊的近况的。他在调酒,就是调给他们喝的。

  “难得霍大少爷也会调酒。”容浩钧走到小吧台前,双手撑放在吧台上,笑睨着霍东铭。

  好像霍东铭不应该会这些似的。在大家的眼里,霍东铭是千寻集团的当家总裁,虽然工作有点“懒散”,整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可大家觉得他应该最拿手的就是签名,而不是无所不能。

  “我家若希只可以喝甜酒,我当然要学会调酒才行。”霍东铭不咸不淡地应着,那深深的眼眸却不着痕迹地落向了蓝若希身上,新婚夫妻水火交融,浓情蜜意,你眼里只有我,我眼里只有你,很正常,容浩钧见惯不怪地笑了笑,他自己也会为了爱妻而亲自去学一些事情。

  爱嘛,总是相互付出的,这样大家都能收获到回报。

  “东铭。”蓝若希不好意思地低叫着,脸微红,心甜甜的。她的确只宜喝红酒,其他酒,喝两口便醉,出身上流社会的人,最不会喝酒的便是她了。

  所以,她从来不喜欢去参加上流社会举办的酒会,怕自己喝点酒就醉倒出丑。

  “说吧,想问什么?”霍东铭睨了容浩钧一眼,那眼神锐利得可以把容浩钧的心思都劈出来了,接收到他那般锐利的眼神,容浩钧整个人都震了一震,随即爽朗地笑着:“真难为他了,竟然能在你手下一干就干上那么多年,自家的帝国却丢到一边去不管不理,只差没有累死我姑父。”

  换成是他,绝对不敢在霍东铭的手下做事,要是做错了事情,或者做出来的事情不能让霍东铭满意,仅是被霍东铭瞪一眼,他都觉得如坠冰窖,通体冰冷。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问的,大家私下还会联系。”容浩钧伸手自霍东铭的面前端起了一杯红色的葡萄酒,正想喝,冷不防一只大手横来,那杯酒便被霍东铭抢走了。容浩钧瞠目,这霍家大少爷也太小气了吧?连一杯红酒也不给他喝吗?

  “这是我调给若希喝的。”霍东铭老实不客气地自己宠妻的偏心表现出来,反正现在出门在外,他又没有公事在身,轻轻松松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宠妻。

  “那总该给我一杯吧?我过门来可是客。”容浩钧笑着,摆明就是扛上了他,非要喝一杯他大少爷亲自调的酒不可。

  霍东铭马上就拿过一只高脚杯,倒了满满一杯的XO,推到容浩钧的面前,深幽的眼眸瞟了容浩钧一眼。

  “我那老表哥可有好事近了?”端起了那杯XO,容浩钧既不失优雅又豪迈地喝着,视线却盯着霍东铭,慕容俊是他亲姑姑的大儿子,比他还大上几岁,今年都有三十五岁了,还没有成家立室的,他姑姑和姑父都快要为慕容俊的事情愁白了头。

  明明自己家的事业就像千寻集团那般的庞大,可身为第一继承人的慕容俊偏偏远走自家的商业王国,跑到T市去,当起了千寻集团的总特助,这让知晓慕容俊身份的人都不解,难道当总特助就比当总裁好吗?可是慕容俊个性虽然温温润润的,看着好像很好说话,实际上是个最心狠的人,他决定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呆在霍东铭的手下当着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对千寻集团忠心耿耿,尽心尽力的,活得如鱼得水,慕容家的人也不敢拿他怎样。

  事业上,没有办法逼他接手,那婚事上总可以逼他结婚吧?三十五岁了呀,普通人,二十五岁就结婚的话,到三十五岁时,孩子都有好几岁了,可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是,他没有霍东铭那般的俊美,可也斯文耐看,先不说他真正的牛逼身份,仅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在T市同属呼风唤雨的人物,倒追他的女人应该可以从T市排到北京去了,难道他就没有一个喜欢的?

  霍东铭端着两杯酒走出了小吧台,容浩钧也替自己的爱妻端了一杯和蓝若希同样的红酒跟在霍东铭的身后。看着端给爱妻的那杯红酒,容浩钧又佩服地看着霍东铭的背影,那高大的,健壮的,带着傲视天下的背影,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手里操纵着万民的生死呀,千寻集团要是出点什么事儿,下岗工人就会满街走的了。但,这个男人却有着比女人还要细腻的心,对他所爱的人,体贴入微,还是默默的,不像有些人,总要搞出大动作来。

  这种细微的,默默的关怀,宠爱才真正让人心暖。

  再看向接过了霍东铭递去的红酒的蓝若希,容浩钧觉得两个人真的是一对儿,男的俊,女的俏。

  那女的,俏丽中隐隐透着一股坚韧,不像普通的富家千金。

  不过,如果仅是普通人,又怎么可能嫁得到霍家的太子爷?

  两对夫妻在沙发前坐下。

  “是不是有眉目了?”容浩钧一坐在沙发上,就放肆地向后靠进了沙发内,双眸紧紧地盯着霍东铭。如果能从表哥的上司这里挖到独家资讯,他可以跑到姑姑面前去邀功请赏去。

  听到他的问话,蓝若希扭头看了身边的霍东铭一眼,霍东铭也正宠溺地看着她,温声问着:“我调的酒,看看如何?”

  蓝若希笑,但还是顺从地喝了一口,便低叫着:“完全没有一点酒的味道了。”

  这和喝饮料有什么两样。

  “等会儿要出门逛街,可不能醉。”霍东铭温沉地应着。

  蓝若希没有再说话,淡淡地继续喝着等同饮料的红酒。

  “我只是他的上司,可不是媒人。”霍东铭这才抬眸看向了容浩钧,淡淡地应着。慕容俊的私生活,他从来都不干涉。

  闻言,容浩钧马上一副失望的样子。

  霍东铭又睨了他一眼,把他的失望尽收眼底,他却什么都不再说。

  在霍东铭这里挖不到半点资讯,容浩钧也就不再打扰霍东铭夫妇了,喝完了那杯酒,便拉着自己的爱妻离开了。

  等到他们离开后,蓝若希忽然一翻身,双手撑放在霍东铭身侧,把霍东铭困在自己的面前,她那双漂亮的杏眸炯炯地审视着霍东铭,红唇微弯,扯着淡笑,却带着追问:“你和那个姓容的在讨论什么?”

  霍东铭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抿着他的唇,双眸定定地和蓝若希对视,然后又慢慢地审视着蓝若希的姿势,给他一种感觉,就是她把他独霸在她的怀里。

  嗯,被人独霸的感觉还真不赖。

  “你感兴趣?”霍东铭眼眸神色开始转深,更加专注地锁着她那张瓜子脸了。经过他每天晚上的滋润,她的脸更红润了,散发着少妇特有的风韵,眼眸宛转之间,流盼出来的都是勾人心醉的神韵,让他的心更加为她而悸动。

  原本是一副逼问姿势的蓝若希被他盯得有点儿不自然了。以往,他的眼神让她觉得深沉,像无底洞,永远探不到底,此刻,他的眼神依旧深,却载满了浓浓的烈火,那烈火熊熊地烧着,似乎想将她整个人吞噬似的。她的脸不知不觉间就染上了红晕,撑在他身侧的修长手臂显得有点局促难安,不知道路是继续困着他,还是缩回去。

  “我是感兴趣。”蓝若希老实回答着。

  她看出慕容俊对自己的好友林小娟有点儿好感,而她的新婚手捧花又是落到了林小娟的手里,林小娟的红鸾星应该是动了的。对慕容俊的了解不多,如果他真的喜欢林小娟,她总要替好友探些内幕吧?慕容俊年纪比霍东铭还大,此刻身份又显得神秘起来,她只不过是想知道慕容俊在家里是否有了妻室。

  “若希。”霍东铭忽然凑上前半倾,温厚的唇瓣就戳吻了一下蓝若希红嘟嘟水嫩嫩的唇瓣,偷香成功让他大爷心情变得大好,眼神却更加的高深莫测了。“你不觉得你该感兴趣的人是我吗?”

  蓝若希正因他的偷袭而红脸,听到他这句话,马上没好气地驳斥着:“你说到哪里去了?你刚才明明喝的就是酒,怎么像喝了一大坛醋的样子?满嘴都是酸的。我又不是那一种感兴趣。”这家伙不可能看不透她的心思,分明就是故意在逗弄她。

  缩回自己撑放在他身侧的手,蓝若希转身就想走。

  有力的大手却像蛇一样灵活地穿来,从背后缠上她的腰肢,随即她一阵晕头转向的,人已经靠坐在沙发上了,而霍东铭有力的猿臂却像刚才她困着他的样子把她困在他的怀里和沙发之间了。

  “若希,慕容俊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你的朋友过于直率,掌握不到他的。”霍东铭居高临下地睨着她,非常好心情地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蓝若希都能看出慕容俊对林小娟感兴趣了,他哪能看不出来?

  “门不当,户不对,倒也真的难办。”蓝若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林小娟是牙尖嘴利的,长相又平凡,性格有点直率,但绝对不是任人欺凌的人。她想到的是两个人的身份。林小娟就算是她的好朋友,她从来就没有过瞧不起好友的意思,但林小娟只是普通的打工一族却是不争的事实,先不管慕容俊会有什么神秘的身份,仅是他千寻集团的总特助身份,就够林小娟仰得脖子都酸了。要是两个人真的会发生什么感情的话,受到伤害的人会是林小娟。

  身为林小娟的好友,她自然不希翼看到好友被人伤害。

  “慕容俊背景强大,从他帮我处理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有手腕,哪怕总是温温和和的,心机却深沉得让人头皮发麻。林小娟最多就是让他觉得新鲜好玩。如果……若希,趁两个人还没有开始,你可以适当地提醒一下林小娟的。”霍东铭语气显得深沉起来。

  慕容俊就是一个笑面虎。

  只有他对慕容俊才是知根知底的,也只有他敢用慕容俊为特助,不过也正因为他的敢,才让慕容俊对他死心踏地,甘愿屈于他之下,以他为主。

  “小娟的自尊心很强的。”蓝若希咬了咬下唇,有点为难起来。现在他们还没有开始,再说了也就是才见了一次面,(慕容俊和林小娟的第一次见面,蓝若希并不知道。),应该不会那么快发生什么感情吧?现在她要是提醒林小娟的话,林小娟一定会觉得自尊心受损的。

  “那别去想了,就算真要发生,你提醒也是没有用的。说不定,是大家的眼光变差了,感觉错误了呢。慕容俊那个家伙对哪一个女人不都是温温和和的吗?”霍东铭不想再在其他人的事情上扯下去,视线又开始炯炯地锁着蓝若希的红唇,笑得好不暧昧,暗着声音哑声说着:“若希,刚才,我还真希翼你头一低,唇一捉,强吻我呢。”

  轰!

  蓝若希原本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脸再度烧红了起来,哪怕恩爱了无数次,可一听到他**的话语,她还是会脸红的。

  “大家,嗯,出去走走吧。”蓝若希忽然间不敢接自家男人那深情款款却炽烈无比的眼神了。

  “正午,刚好是休息时间。”霍东铭低首,俊脸逼近了蓝若希的面前,贴上她的脸,磨蹭着,暗哑的声音隐隐中还是透着一股渴望的,“若希,大家从登记领证到现在也有半个月了吧,大家说过要相互忘掉过去,接受事实,展望大家的未来的,可是这半个月来,我只看到我自己在努力,你在接受,却极少看到过你主动,你的心里……”他神色一转,转为难过,让蓝若希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了似的,“你心里还是在抗拒大家的关系转变吗?”

  “没有。”

  蓝若希坚定地答着。

  她是极少主动和他亲热,可不代表她还没有接受他们之间的关系转变,早在和他合二为一的时候,她就认可了他,把他当成了自己真正该去爱的男人。

  “那……”霍东铭目光灼灼地逼着她和他对视,而他的唇就近在咫尺了,“我送上门来了,你总该有点表现吧?”

  “表现?表……”蓝若希声音在一瞬间就变得软绵绵的了。

  瞄着他近在咫尺,等着她贴上的温厚唇瓣,接收着他那炽烈的眼神,她红着脸,闭上双眸,像瞎子摸物一样,伸出双手摸索着他的脸,然后定住他的脸,凑上自己的唇,最先吻到的却是他的脸。他一句“吻错了地方”,让她羞得就想钻进地洞里去,也不知道她吻错了多少次地方,最后才吻上他温厚的唇瓣。

  下一刻,她就被霍东铭健重的身躯紧紧地覆压在沙发与他的怀之间了。他化被动为主动,托着她的脸,深深地吻着她,把她的贝齿敲开后,就不客气地长驱直入,哪怕不是第一次接吻,蓝若希也被他的深吻撩拔得心神荡漾,全身发软了。

  等她略略回神的时候,她已经被他带上了床。

  他的吻依旧在加深,在挑着她的敏感地方,让她略略的回神也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她有点难耐地扯着他的衣服,却也有点难为情,毕竟现在是大白天的。

  看到她有点难为情的样子,霍东铭宠溺地一笑,伸出大手包住了她扯着他衣服的手,低低地笑着:“还是我来吧。”说完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蓝若希的脸就像三月里的桃花,红扑扑的,那含羞带情的样子,让霍东铭的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万事俱备了,只欠他这个东风了,他自然要刮得猛烈一些。

  于是,他老实不客气地开始享受和爱妻**后的结果。

  在水火交融时,他还在心里想着,看来偶尔调**还是不错的。

  一场欢爱后,蓝若希躺在他的怀里,忍不住用手指戳一下他结实的胸膛,嗔斥着:“大家刚到,还没有好好休息,下午还要逛街,你就……”蜜月才度过了三分之一的日子,还有三分之二的日子,他呀,肯定是抓着机会就把她往床上带的了。这男人,对她的渴望总是强得让她疑惑,却也幸福。

  “那下午不逛街了,好好休息。”霍东铭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满意地看到她缩了缩脖子,知道她怕痒。“蜜月结束后,奶奶肯定会瞄着你的肚子了,我总得要努力吧。”

  闻言,蓝若希仰头看他。

  霍东铭也看着她,低低而万分宠爱地说着:“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我说了,顺其自然。”然后又爱怜地揉了揉蓝若希的短发,便坐了起来,把蓝若希抱进浴室里清洗身子。

  片刻后,两个人都衣着整齐了。

  如果不是房里还充溢浓情蜜意,还真看不出来这对夫妻刚刚才巫山**了一番。

  下午的时候,蓝若希还是让霍东铭带着她离开了酒店,去欣赏巴黎的风光了。

  因为蜜月结束后,回到T市,他们都会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她要去接手那些子企业和连锁店,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霍东铭说过不会再插手管理,就会说到做到的。那对她来说是一种挑战,挑战她真正的能力,挑战她是否真的能自力更生,而她也在期待着。

  容浩钧夫妇也离开酒店到处逛,不过两对夫妻都是各自玩各自的,虽然算是熟识了,霍东铭给他们的感觉是不易交往的,所以都是保持着点头之交。而在霍东铭和蓝若希的眼里,容浩钧和崔雪莹不过是他们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中国,T市。

  随缘咖啡馆里,苏红手里端着一杯蓝山咖啡,正在轻轻地摇晃着,忧郁的双眸静静地注视着杯里的咖啡随着她的摇晃而晃动着。

  霍东燕就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忧郁难过的样子,霍东燕的心也不好受。

  好友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她多少都脱不了关系。如果当年不是她带苏红回家,苏红就不会见到大哥,不见到大哥,苏红就不会一头栽进去。在苏红栽进去的时候,她要是阻止苏红越陷越深,说不定苏红也不会像今天这般失落。

  不过短短十天,她就觉得苏红瘦了一大圈了。

  “红,对不起。”一向高傲自大,蛮横无理的霍东燕为了自己的“悔悟”向苏红道歉。

  苏红抬眸看向她,眼里的忧郁越发的明显了,她勉强地挤出了一抹笑容,安抚着霍东燕:“我没事。错不在你,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爱上你哥的。可是东燕,感情的事真的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霍东燕还没有恋爱过,她不理解爱情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好友强作欢颜地安抚自己,她更觉得好友才是一个好女人,而那个蓝若希,根本就不是她的好大嫂。

  “你哥……他们现在哪里度蜜月了?”苏红一副欲言又止后还是问了。

  霍东燕想了想,才说着:“他们第一站是去马尔代夫,现在应该在法国了吧。苏红,你该不会是想去找他们吧?”霍东燕忽然小心地看着苏红,心里不知怎地掠过了一抹害怕,兄嫂正在蜜月中,如果苏红追到国外去,那大哥回来肯定会剥掉她一层皮的。

  苏红苦涩地笑了笑,说着:“在这里,你哥都不曾正眼看过我,就算我追到法国去,又能有什么用?不过是把脸丢到了国外去吧。”

  听到她这样说,霍东燕微微地松了一口气。看到苏红那副严重地失恋模样,她又心疼不已,便伸出手去握拉着苏红的手,提议着:“走,我带你去购物。”

  听到购物,苏红那双带着忧郁的眼眸总算掠过了一抹亮光。从她认识霍东燕开始,她们去逛街,吃饭,购物,玩耍等等,都是霍东燕出钱,她不用花一分钱,又能享受着上流社会豪侈的生活。

  母亲教过她,如果走不进霍家大门,就要从霍东燕身上刮下一层皮来。

  不过她眼里的精光是一闪而逝,霍东燕这种粗心的人哪能捕捉到,再说了,她一直以为苏红对她是真心的好,而她花钱让苏红陪着她玩也是她自己心甘情愿,压根儿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友就是冲着她霍家身份而来的。

  苏红默默地点了点头,眼里的忧郁稍减。

  于是霍东燕便招来了服务员,结了帐,拿起自己的LV包,拉着苏红离开了咖啡馆。她那辆宝马车就停在咖啡馆的门前,两个人一左一右钻进了车内,开车离去。

  府前大街是T市的中心大街,市政府就在这条街道上,这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看到的都是高级的商铺以及酒店,一般是看不到住宅区的。这里的街道看不到“走鬼”们,市容整理得极好。

  霍东燕载着苏红来到了府前大街,带着她到那些高级的专卖店里卖衣服,快入冬了,现在正是冬季衣服的上市最佳时间。冬衣本来就比其他季节的衣服要贵,两个人又是到高级的专卖店里买,随便一件衣服也要数万元以上。苏红一开始还假惺惺地不敢买,后来在霍东燕豪爽的承诺下,才开始挑选衣服,不过还不敢挑太贵的。直到霍东燕帮她挑了一件十万元的,她说不喜欢,霍东燕让她自己挑,多少钱都无所谓,她才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开始挑选最贵的最时髦的。

  霍东燕已经习惯了自己买单,反正家里给她的银行卡,任她刷也刷不完,千寻集团一天的收入都够她挥霍一年了。

  两个只会花钱的女人从专卖店里出来,各自的手里都提了两个袋子,袋子里面装着的全是价值十万元以上的名牌衣服。

  苏红的脸上开始扬起了浅浅的笑,看到好友露出了笑容,霍东燕的心情忽然好转起来。

  不得不说,霍东燕前生就是欠着苏红的。

  两个人又去买了很多吃的,以及化妆品等等,才离开了府前大街。

  府前大街出来便是中山街道。

  霍东燕转动着方向盘向中山街道开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一辆半新不旧的电动三轮车从她的车后面开来,那辆电动三轮车后面是一车对她来说低价得不能再低价的衣服。不用看就知道是“走鬼”。霍东燕原本是不在意这些街边的“走鬼”生意的,可当她的车经过那辆三轮车的时候,她随意地看了一眼那个女车主,赫然发现对方和蓝若希的伴娘极为相似。

  那天她并没有仔细看过林小娟,但也有过一面之缘了,林小娟的平凡可是让她在心里讥笑了很长时间。所以此刻再看到林小娟,她就肯定三轮车主是林小娟。

  她放慢了车速,看着林小娟开着电动三轮车在她的面前。

  府前大街是不允许“走鬼”们出现的,但中山街道就到处可见“走鬼”,虽然他们不敢多作停留,但各种各样的物品都会隔三差五在人们的面前晃过。

  林小娟开到了一处分岔路口便停了下来,因为这里停了好几辆电动三轮车或者机动三轮车,当然了机动三轮车是无牌的。

  人,为了生存,为了赚钱养家,总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吃着很大的苦在努力着,在奋斗着。其实,没有人愿意做点生意也要被城管追追赶赶的,实在是他们没有太多的本钱,试问谁不想拥有一个店铺坐在铺里面,舒舒服服地做着生意?

  所以,同阶层次的人都能理解他们。

  林小娟的车停下来后,就有人围了过来,翻看她那车衣服。

  开张第一天被城管连人带货一起塞上了车,虽然后来慕容俊帮她把货和车都赎出来了,可她依旧不死心,胆子还大得起,依旧每天大街小巷地穿梭着,每天的收入倒也不错,有时候生意好点,都是她以前上班好几天的工资呢。

  因为被捉过了,现在她也练造了千里眼,顺风耳,眼观六路,专盯城管车,耳听八方,专听同行的通风报信。

  霍东燕把车停在了路边。

  “怎么了?”苏红不解地问着,也看了看前面的林小娟,问着:“东燕,你不会认识那个女的吧?”怎么可能?霍东燕身边的人都是有地位的有钱人,绝对不可能认识摆摊的小本生意人。

  “我认得她,她是蓝若希的伴娘。蓝若希那个人很古怪,不喜欢混迹上流社会,专喜欢和普通的打工一族混在一起。婚礼那天,我没有多想,现在再看到这个伴娘,我才敢肯定,她绝对是蓝若希在外面自力更生时结识的,能当蓝若希的伴娘,肯定是蓝若希的好友。”霍东燕说明的同时,人已经下了车,带着一脸的傲气,踩着高跟鞋,向林小娟走去。

  欺负不到蓝若希,就欺负一下她的好友,也能让自己心里的怨气消失不少。

  现在蓝若希正和大哥在法国度着蜜月,谁能帮林小娟?

  苏红一听到林小娟就是蓝若希的伴娘,眼里就掠过了恨意。对蓝若希,她是恨之入骨,和蓝若希交好的人,她也要一并恨上。

  于是,她也抬着下巴,一脸高傲地跟着霍东燕向林小娟走去。

  “如果觉得穿着舒服,先容你的朋友们也来我这里买衣服哈。”林小娟正满脸笑容地送走她的客人,就这停车的几分钟时间,她又买出了几件衣服。

  她的全是秋衣,不厚不薄的,快要入冬了,她必须在入冬前卖完这些衣服,就算卖不完,她也要赚回本钱才行。

  “你这些衣服多少钱一件?”冷不防一道带着蔑示的女音传来。

  林小娟抬眸,就看到了霍东燕正在用拇指和食指嫌恶地挑着她的衣服,好像害怕她的衣服会弄脏她大小姐的金手指似的。

  怎么遇着了好友的小姑子?

  林小娟略略地皱了一下眉。

  她伸手从霍东燕的手里扯回了自己的衣服,皮笑肉不笑地瞅着霍东燕:“霍大小姐,你对这些衣服也感兴趣吗?”

  “你还认得我?”霍东燕以为林小娟认不出自己。

  林小娟哼笑着,她是谁呀,她的眼睛利得像剃刀,看过一面的人,她都会有印象的,何况霍东燕的嚣张霸道给她的印象挺深刻的,她想不记得也难。

  “你叫什么名字?”看到林小娟认出了自己,霍东燕也不再碰那些衣服了,那些衣服,连当抹桌布她都嫌低价。她身高比林小娟高,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此刻问话就显得居高临下,那眼里带着一种讽刺,冷冷地刺着林小娟。

  堂堂霍家大少奶奶,名门少夫人的好朋友竟然是在街边摆摊的。

  她那个让她讨厌的大嫂真丢了霍家的脸呀!

  真不知道她大哥哪根筋不对,姐姐跑了,竟然马上就娶了妹妹。

  暴发户的女儿就是无法和她霍家这种真正的名门相比。

  “我叫什么名字与你何干?”林小娟反问着,看到霍东燕那副高高在上瞧不起她的嘴脸,她就反感。

  “我问你,你就回答!”霍东燕怒了。

  “敢问你是谁呀?嘴巴长在我身上,我爱说不说,你能奈我何?”林小娟依旧是皮笑肉不笑地反驳着,把霍东燕气得脸都红了。

  脾气暴躁的人,就是不经气。

  “你……”

  “小姐,请问你这些衣服怎么卖?”苏红扬着一抹温和的笑容,走到了林小娟的面前,并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手机藏于背后,露在霍东燕的面前,意思是让霍东燕打电话给城管局,让城管来捉林小娟。

  “你要吗?”林小娟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哼着,知道苏红和霍东燕是一伙的,她也没有好脸色。

  苏红笑,笑得温和至极,和霍东燕的嚣张无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把自己的包拿到胸前,打开了精致的包,从包里面拿出了几张红色的人头像,丢到了林小娟的面前,笑着:“这些钱应该可以买你一件衣服吧?”说完也不等林小娟反应过来,就拿起了一件白色的长袖女T恤丢在了地上,然后她双脚就狠命地往那衣服上踩去。

  路过的人都停驻了脚步,看好戏一般看着她们。

  白色的衣服最不耐脏了,被丢到地上都会弄脏了,更何况苏红还往衣服上脏,片刻间,纯白的衣服就脏得不堪入目了。

  “你……”林小娟那张小脸顿时气得通红。

  霍东燕偷偷打了电话给城管局后,看到苏红这样做,她更嚣张,随手就甩给了林小娟一沓人民币,然后把林小娟满车子的衣服都丢到了地面上,林小娟想阻止都来不及了,两个人就像疯了一样,往那些衣服上面踩着。

  过路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林小娟,误以为林小娟是什么感情第三者,抢了人家的老公,现在遭到正室的报复。

  林小娟只觉得一张脸火辣辣的,霍东燕欺人太甚了。

  她绕过了车辆,一步冲上前,一边手一个,用力地把苏红和霍东燕推开。

  她们可以不买她的衣服,但不能如此羞辱她!

  “城管来了!”

  正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然后四周围的同行们都赶紧跑了。

  林小娟又气又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而城管车已经火速地开到了她的面前来。

  “她打人,把她抓了。”霍东燕一看到城管车来了,笑得更得意了。

  林小娟双眼都要喷火了,好友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小姑。

  自己会受此羞辱,用脚趾头想,她也知道是因为蓝若希的关系。

  她都被欺负,好友呢?

  林小娟忽然弯下身去,捡起一件被踩得最脏的白色衣服,想也不想,动作神速地上前,一把扳开霍东燕的嘴巴,用力地把那件脏衣服塞住霍东燕的嘴巴。

  然后,她哈哈地大笑着。

  霍东燕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紫的。一边慌乱地把嘴里的脏衣服拉掉,一边拼命地跑到旁边去,吐着口水,觉得自己一张嘴都脏了。

  苏红跑去替她买了一瓶矿泉水来,让她清洗小嘴。

  而林小娟,不可避免的,连人带货再一次被带上了城管车。

  不过,这一次,她觉得无所谓了,反正那口恶气已经出了。

  看到霍东燕一副吃了屎的样子,她就觉得大快人心。

  至于再一次被抓,大不了又打电话向慕容俊求助。

  于是,在坐进城管车后,车子开动之时,她摸出了手机,按下了慕容俊的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也很快就接了。

  “又被抓了吗?”林小娟还没有开口,慕容俊温厚带着浅笑的声音就率先传了过来。

  “老兄,你猜得太对了,江湖救急哈,我又被城管捉了,现在坐着城管车回城管分局,我在分局里恭候你老兄大驾光临来救命哈。”说完林小娟干笑两声,赶紧挂了电话。

  她的脸有点不自然地偷偷地红了起来。

  心里想着慕容俊肯定在心里耻笑她的了。

  不管他,反正有个靠山也好,能利用时就利用一下,否则太对不起人家那高高在上的身份了。

  林小娟这样想着时,又心安理得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