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4 若希的坏心眼

064 若希的坏心眼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98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0

   再一次从怡北大街的城管分局出来,林小娟冲着慕容俊不好意思嘻嘻地笑着。

  冷不防一记爆粟敲在她的头顶上。

  “好痛。”

  林小娟气呼呼地用手捂住了被慕容俊敲了爆粟的头,瞪着他。

  “你要是不想来,我没有求你非要来,干嘛敲我的头?你要是把我敲得变傻了,你可要赔偿。我这颗脑袋聪明得很呢。”她那张平凡的小脸因为气呼呼而染上了一层红晕,倒替她增添了一分美感。

  慕容俊眼内又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古怪的眼神,随即笑着:“我是敲醒你,以后看到城管来了,拜托你跑快一点,你车技要是不行,就先把车技练好再来做生意,要是三天两头就抓进城管局里,谁有空来赎你?”

  “是霍家小姐打电话叫来城管的。”林小娟嘀咕着,刚才她是被苏红的举动气到了,也没有忽略霍东燕打电话的动作。开始她并不知道霍东燕打电话给谁,直到城管忽然气势汹汹地杀来,她才猜到是霍东燕告的状。

  若希有霍东燕这种小姑子,她真替若希不值。

  嫁一个好老公,却摊上一个讨厌而蛮横的小姑子。

  “你怎么会招惹到她?”听到是霍东燕打电话叫城管捉林小娟的,慕容俊敛起了温笑,不解地问着。

  “我才没有招惹她,谁知道她发哪门子的神经。”提到“仇人”,林小娟小脸都黑了下来。

  一扭头,看到慕容俊站在自己的身侧,距离很近,她连忙拉开了两步距离。

  “霍东燕没有伤害到你吧?”慕容俊把她拉开距离的动作尽收眼底,脸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眼里有着担心,温和不失锐利的眼眸在林小娟娇小的身上来回打量着,确定她身上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他才拉回了自己的目光,神态恢复了他惯有的温和。

  “我是谁?凭她也能伤害得到我吗?”林小娟自负地说着。

  呵呵!

  两声低笑在她的耳边响起,格外的刺耳,好像嘲笑一般。

  “你就是嘴巴够呛。”

  慕容俊笑着,相当的不客气点破了林小娟的自负,让她有点恼羞成怒。

  “走吧,我送你回去。”慕容俊走到了自己的车前,拉开了车门,示意林小娟上车。

  林小娟不动,她指着自己再一次让慕容俊破费赎回来的车及货,说着:“我的东西怎么办?”

  “那我在你的租房楼下等你,你先把你的东西拉回去,今天别做生意了。霍大小姐要是想整你,你还会被抓的。”霍东燕的为人,他比林小娟还清楚。他对于那种蛮横的娇小姐最没有好感,所以哪怕和霍东铭是死党,也从不和霍东燕有交集。

  想到自己岁才拿脏衣服塞进霍东燕的嘴里,霍东燕又是那么蛮横的人,又是霍家小姐,有权有势,想对付她,真的易过吃饭。便听从慕容俊的话,推着自己的车,跨上了车,把车向着碧苑楼开去。

  慕容俊钻进了车内,并没有马上发动引擎,只是静静地,唇边带着笑,看着林小娟娇小的背影。

  半响,他才低低地笑了笑,把车开动,瞬间就超越了林小娟的电动车,比林小娟先一步到达了碧苑楼。他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坐在车内,隔着车前玻璃把碧苑楼周围的环境打量了一番,觉得这周围的环境虽然无法和中心大街相比,倒也不错,闹中有静,静有闹,街道两旁同样是商铺林立的,对于购物相当的方便。在碧苑楼对面还有一间较大的书店,书店旁边还有一间不大不小的咖啡厅,倒为怡北大街增添了几分文人气息。

  习惯了环境优美的慕容俊眼里倒没显露出嫌弃来,他非常清楚一个城市不可能每条街道都是一样的街景,相反的,这些半新不旧的街景倒是见证了一个城市的飞速发展,具有一定的回忆价值。

  一会儿后,林小娟才回到了碧苑楼。看到她回来了,慕容俊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依旧是他习惯的白色西装,高大的身影带着一股成熟又沉稳的气息,温和而耐看的脸上挂着温淡的笑,让他看起来平易近人。在他下车那一刻,动作优雅而大气,让林小娟看得有一瞬间晃了眼,心里想着这个男人乍一看去,只看到他那身干净的白色西装,再细看,才看得到他的优点,倒是个不错的男人。

  汗,他是不错的男人与她何干?

  林小娟马上甩掉了脑里的想法。

  她不是灰姑娘,也不做灰姑娘的梦,不会对慕容俊这种高身份的人动心思的。她倒是对那个棺材脸还有几分的兴趣,因为,她喜欢英雄。

  对慕容俊,纯粹就当作是朋友,一个可以利用的靠山朋友。

  “你这些东西怎么办?”慕容俊站在林小娟的面前,他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对于一百五十四公分的林小娟来说显得很高大,他一靠近,健壮的身影就把林小娟笼罩住了。

  “什么东西?是衣服。”林小娟纠正慕容俊的说词,总觉得把她的衣服叫做东西,带着一种蔑视。她一边从电动三轮车上提起那些装衣服的大袋子,一边应着:“衣服要提上楼去,锁回我的房里,车倒可以停放在车库里,上了锁就行。”看到慕容俊正笑睨着她,她双眼一瞪,没好气地问着:“慕容先生,你一个大男人,该不会就站在这里看着我这个小女人搬货吧?”

  言下之意就是让慕容俊帮个忙。

  慕容俊眉眼一弯,笑意更浓了,他不答话,上前就从车上提了四个大袋子,在林小娟打开了一楼的大门后,提着袋子就往楼上走去。林小娟的车上一共也才六只大袋子,每只袋子装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慕容俊一个人就提了四袋,倒是替林小娟省掉了二次活儿。

  “男人就是不一样,力气大,我以为像你们这种高级白领是棉花,没力呢。”林小娟跟在慕容俊身后,朝电梯口走去。

  慕容俊扭头笑睨她一眼,在电梯门打开后,他走进去,等到林小娟进入后,他便按了一下八楼的数字,才说着:“你和大家总裁夫人的性格有些相似,不过你比她更利害。”他指的是林小娟的嘴巴。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八楼?”林小娟不理他话中的笑意,看到他不问她,就直接按下了八楼的数字,有点奇怪。

  “你忘记你的礼服是我吩咐影楼的人送来的吗?”慕容俊笑着,她不会以为是霍东铭帮她挑选的礼服吧。

  林小娟恍然记起,便好奇地瞅着他,她的眼睛很明亮,也很大,这是她五官最迷人的地方了,那清澈的眼神此刻没有任何的杂质,让慕容俊觉得这种眼神实在是太少见了,至少他太少见了,在他面前出现过的女人,眼里都有对他的倾慕之色。

  “听说你很利害?办事能力相当的强项,霍大少爷交代给你的事情,就没有你办不成的。”她也曾经算得上是个白领,商场上的人物,她多少都听说过一些的,尤其是像慕容俊这种风云人物,她更是听说了不少。

  “你想了解我吗?”慕容俊忽然倾过了半截身子,把挂着温煦如春风笑容的俊脸凑到了林小娟的面前,炯炯地注视着她,问着。

  “不想。”林小娟马上不客气地用脚踢了踢他的脚,示意他有多远就站到多远去。

  呵呵!

  慕容俊又低低地笑了起来。

  站直了身子,他投给林小娟一记莫测高深的眼神后,电梯门便开了。

  两个人走出了电梯,向林小娟那间小小的租房走去。

  等到林小娟打开房门后,慕容俊就挤开了林小娟娇小的身体,率先走了进去,把手里提着的四大袋衣服随手就摆放在干净的地板上,然后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找着凳子就坐了下去,伸手搬来林小娟那台小小的风扇,打开了就对着自己吹。

  秋天,别以为就是凉爽的代名词,还有一个“秋老虎”代名词呢,有时候还会像夏天一样的热。

  “很热吗?”林小娟把自己手里的衣服放在地上,便替他倒来了一杯水,递给他,两个人相处,有着自然熟,好像他们不是才见过几次面的人,而是相交十年的老朋友似的。

  接过林小娟递给自己的那杯水,慕容俊喝掉了半杯后,才把风扇摆放回原来的位置,应着:“也不算热,看到它,就想吹吹。”

  睨一眼他身上的西装,林小娟调侃着:“就算热,也是你自作自受。”

  顺着她的目光低首扫一眼自己身上的西装,慕容俊讲解着:“今天我要回企业开一个会议,才穿的。”

  “那你快回企业开会吧。”林小娟听到他要开会,马上说着,一副巴不得赶他走的样子。

  她得罪了霍东燕,今天不能做生意了,预防霍东燕会报复,她只能休息半天了,打算出去逛逛,轻松轻松,然后回来上网看看蓝若希那丫上网否。

  蓝若希出国度蜜月也有十天了吧,她还没有联系过蓝若希呢,也不知道好友过得幸不幸福。她是看出霍东铭对好友有情,可好友还迷在局中并不知晓,心里大概还挥不去姐姐的身影吧。

  她有点不认同的是,霍东铭怎么不明说?

  是怕明说了,蓝若希反倒说他耽搁了姐姐的青春,还是担心若希误以为是因为她才让姐姐逃婚的?

  不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林小娟也不会多嘴点明的,那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她也相信好友总有一天会明白霍东铭是真爱。

  “你似乎巴不得我走?”慕容俊故意一副难过的样子,抱怨地说着:“怎么着,我也帮了你两次了。”第一次,有女人巴不得他赶快走的。

  林小娟瞠大双目,瞪着他,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慕容俊好笑地瞅着她,她却忽然冲着他问:“你知道包青天包大人的电话号码吗?”

  慕容俊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包青天?什么包大人?真正的包青天是宋代的清官,现代里如果有清官得民心,也会被人称为包青天,可林小娟嘴里的包青天到底是指哪一个?宋代的吗?宋代的包青天已经作古了,再说了宋代哪来的电话号码?

  “哪个包青天?”慕容俊还是问了。

  他实在摸不透林小娟的心思,这个女人的脑袋转得就像她的嘴巴一样快了。

  “包拯大人呀,我要打电话向他告状,我非常的冤枉。”林小娟说得一本正经的,慕容俊听明白后却大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小女人实在是太有趣了,难怪会被蓝若希当成了好朋友。

  “我冤枉你了吗?”慕容俊笑着的同时,眼眸深处隐隐地掠过了一抹他眼里从未有过的异样眼神。

  “你自己说要开会,我好心让你回企业,你还说我赶你走,不是天大的冤枉了吗?”林小娟一边说着一边走进自己的小房间里,把漂亮的背影留给慕容俊。一会儿后,她又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慕容俊说着:“你不用回去开会,我都要外出了。”

  慕容俊不答话,跟着站起来,跟着她外出。

  在再一次钻进电梯里的时候,他冷不防伸手搭在林小娟的肩上,林小娟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就吃吃地笑着缩回了手,说着:“还好。”

  这次轮到林小娟错愕了,对于他刚刚那一搭,她甚至当成了错觉,他怎么可能会搭她的肩膀。

  “我的会议早就开完了。走吧,我带你去喝下午茶。”

  说完,他率先出了电梯。

  林小娟拢了拢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的,不过在慕容容俊在车内朝她招手后,她就把那股不对劲的感觉甩开了,小跑着钻进慕容俊的车内,正想关上车门,一只有力的大手却自她身侧横伸而来,替她把车门关上了。关好车门后,慕容俊那温和的脸略作停留,停在她的面前,那温沉的眼眸显得有几分深幽,锁着她的小脸,吐出来的话让林小娟不好意思起来:“我怕你再像上次那般大力,我的车门脆弱得很,经不起你甩。”

  林小娟狂汗!

  这个男人还挺会记仇的。

  慕容俊载着林小娟到了府前大街的一间颇为高级叫做金凤凰的酒店里,他没有带林小娟到帝皇大酒店去,不是他不愿意,而是考虑到林小娟的感受,怕她不习惯那种太高级的地方。

  金凤凰酒店里提供的下午茶点价格公道,所以生意特别的好,很多不自特别有钱,但又不算穷的人都喜欢在午后约些朋友到这里来坐着,喝一下午的茶,聊一下午的天,觉得这种日子轻松又惬意。

  “你想到雅间里坐,还是在大堂厅?”慕容俊带着林小娟走进酒店后,先带着她上了二楼的大堂厅,看着那热闹的大堂厅,他想带林小娟到雅间去,不过他还是绅士地问了林小娟的意思。

  “在这里吧。”林小娟不想到雅间去,总觉得到雅间里的都是恋人之类的,她和慕容俊什么也不是,连朋友都说得很牵强,所以不想到雅间。

  慕容俊没有意见,便带着她到了临近窗前的一张桌子上坐下。

  “想吃什么?”慕容俊坐下后又绅士地问着。

  “我不挑食的。”林小娟坐下后习惯性地环视着周围的人。

  慕容俊不再问她话,招来服务员,点了很多吃的。

  说是下午茶,其实和吃饭没有两样,只不过是大家习惯了说下午茶而已,也就一个代名词。

  “咦?”

  林小娟拿起一次性的筷子,正想撕开袋子的时候,忽然看到一道健沉的身影在外面闪过,好像是吴辰风。她不由得咦了一声。

  “怎么了?”

  慕容俊挑眉问着。

  “我看到棺材脸了。你先吃,我去看看是不是他。”林小娟说完,就摆下筷子,匆匆就走。

  听到她说看到吴辰风了,还匆匆就走出去看个究竟,慕容俊脸上的温和不着痕迹地敛了敛,染上了一分阴沉。不过阴沉也就是一闪而逝,随即又恢复了温和,依旧淡淡地笑着,真的拿起了筷子,独自吃了起来。

  一会儿后,林小娟才回来。

  “没有找到,可能是我眼花了。你怎么把好吃的都吃完了?”林小娟一坐下,就发现慕容俊把那些好吃的都吃光了,只留下两笼包子给她。

  “你要追帅哥去,我无聊,只能吃东西了。”慕容俊满不在乎地说着,“你自己都说对那家伙不感兴趣的,不知道你刚刚的动作又代表什么?”

  “我……”林小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追出去了,吴辰风的棺材脸让她印象太深刻,让她很想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笑。

  她是嘴里说着不感兴趣,心里很感兴趣。

  冷漠的男人其实总让人暇想多多的,总想着到底要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冷漠的男人融化成水。

  林小娟不会说自己对吴辰风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感兴趣,她就是有点好奇,在这种地方,棺材脸怎么会出现?是办案?还是休假在家,和他们一样到这里来喝下午茶的?

  “林小姐呀。”慕容俊忽然趋近身来,凑到林小娟的身边,非常好心地说着:“你知道棺材脸是谁吗?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只是普通的身份,他真正是现任市委书记的独生儿子,名副其实的官二代,**。”

  林小娟甩眉,他什么意思?

  提醒她别想高攀吴辰风吗?

  她对吴辰风……好吧,是有点兴趣,不过最多的是崇拜,人家自小就崇拜警察和军人,难道不行吗?

  吴辰风上次擒匪的神速让她觉得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才会在呛了吴辰风后又想知道他的名字。

  “那又如何?与我何干?”林小娟甩给他一句不痛痒的话,然后把那两笼包子端到自己的面前来,包子也好,至少还有得吃。

  看着她吃着包子,慕容俊眸子深沉,随即又笑开了,再次招来服务员,重新点了一些好吃的。

  林小娟是个率性的人,为人又节俭惯了,看到慕容俊再次点了那么多吃的,一边夹着一只虾饺,一边说着:“够了,再多就吃不完了,别浪费了,怪可惜的。”

  慕容俊这才停止继续增加的动作。

  他已经吃饱了,便坐在林小娟的对面,静静地看着林小娟动作神速地吃着,她的出身虽然不高贵,但她的吃相倒不难看,至少在动作快时又不失优雅,大概是她三年的白领生涯培养出来的优雅吧。

  不知不觉间,慕容俊的唇边浮出了一抹似宠非宠的笑容。

  霍家别墅。

  庭院里,凉亭下,老太太半躺在一张舒服的会摇动的躺椅上,美姨就站在她的身后。老太太年纪大了,年轻一辈们不放心她,才会让美姨整天跟在她的身后,也就等于是贴身佣人了。

  午后的阳光洒了些许进凉亭下,落在老太太的双腿之上,她也不在意,只是微眯着那双精明的老眼。

  “美姨,多少天了?”老太太忽然问着。

  “老夫人,算上今天也才第十天。”美姨知道老太太是记挂着此刻在法国度蜜月的大少奶奶了。

  “还有二十天。”老太太低叹一口气,睁开了双眸,看着一辆宝马从外面开进来,那是她孙女的车子。“我想若希那丫头了,她要是在,我也不会这般的无聊了。”儿孙一大堆,真正体谅到她的寂寞的人却只有才嫁入门的孙媳妇。

  有点悲催的感觉。

  “大少奶奶就算回来了,怕也要忙很多事情了。”美姨指的是从千寻集团里脱出来的那些子企业和连锁店。

  “也是,那丫头不是坐吃山空的主,她喜欢自力更生。东铭对她也真的宠呀,连她这些想法都照顾到了。”想到自己的宝贝金孙那么疼爱蓝若希,老太太心里其实是甜滋滋的。

  “大少爷对大少奶奶一直都那么好的。老夫人,小姐回来了。”美姨看到霍东燕黑着一张俏脸从宝马车内钻进来,气呼呼地向凉亭走来,便说着。

  老太太又眯闭上了双眸,淡淡地应着:“她回来了也不是陪我这个老太婆的,她宁愿和那个苏红到处疯,也不愿意陪我坐半个小时。这会儿,怕是来向我诉委屈了。”

  美姨笑了笑,不再应着话。

  在霍东燕走进凉亭的时候,凉亭里是极为安静的。

  “奶奶。”霍东燕一走进凉亭里,就哭丧着脸扑入老太太的怀里了。

  “燕燕,怎么了?”老太太淡笑地抚了抚霍东燕那头波浪形的长发,慈祥自然而然地逸出。不管霍东燕怎么蛮横,她都是自己唯一的孙女,老太太其实也疼爱霍东燕的,只是霍东燕自己感觉不到,老是觉得老太太只喜欢蓝若希。

  “奶奶,蓝若希欺负……大嫂的好朋友欺负我。”霍东燕叫着蓝若希的名字,在老太太忽然扯了一下她的长发,让她觉得痛后,她才连忙改口,恶人先告状起来。

  告完状后,她又不忘讽刺地说着:“大嫂已经嫁入大家霍家了,不再是蓝家的小姐了,大家霍家是名门大家庭,外面千万双眼睛盯着大家,大嫂要是还和那种低下的人交朋结友,也会丢了大家霍家的脸的。奶奶,等大嫂和大哥度蜜月回来,你可要点醒点醒。”

  “什么叫做低下的人?燕燕,站在人的位置上,人人都是平等的,都是有爸妈生的,都是有爸妈疼爱着的,没有高等低等之分。若希交什么朋友,那是她的事情,值得她交的,就算是扫街边的,也可以。”老太太有点严肃地责备着霍东燕。

  “奶奶!”霍东燕狠狠地跺了跺脚,就知道奶奶是偏心蓝若希的。“我出去了。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说完,她一甩那头长长的波浪秀发,转身就走了。

  看着孙女气呼呼地离去,老太太苦叹一口气,低言着:“若希只不过比东燕大了四岁,可却比东燕懂事得多了,同样在优渥的环境下成长,怎么一个独立自主,一个只会吃喝玩乐,挑拨离间?”

  “老夫人也别生气,小姐还年轻,慢慢会成熟起来的。只是大少奶奶怕是很难得到小姐的认可了。”美姨安抚着。

  老太太自躺椅上站了起来,脸上恢复了淡然的神态,应着:“我相信若希,更相信东铭。”

  有一个宠妻宠上天的丈夫,她敢赌蓝若希一定会打胜仗的,收服婆婆和小姑子的。

  黑夜每天都在不知不觉中来临。

  马尔代夫的中心酒店里,某间房内,两肯不着寸缕的身体在相互交缠着,欢爱的气息在整间房内弥漫着。

  “天烨……我爱你……”

  沈柔沉浸在冷天烨的猛烈攻势中,不停地叫着冷天烨的名字。

  冷天烨只是紧紧地抿着唇,绷着的俊脸上掠过了一抹阴寒,但一闪即逝。

  沈柔飘在云里雾里,根本就捕捉不到他那抹阴寒。

  一番疯狂的**后,沈柔闭着双眸,昏昏欲睡了。

  冷天烨在她的身侧躺下,扯上被子替两个人盖上。

  十分钟后,沈柔完全沉入了梦乡。

  他才坐起来,穿上睡袍,走到了阳台上,眺望着外面的夜景。

  他和沈柔的蜜月之旅第一站是夏威夷,第二站是法国巴黎,第三站才是马尔代夫。今天,他们刚刚从巴黎飞到马尔代夫来,他不知道让他忘不了的蓝若希是刚刚从马尔代夫飞到了巴黎,两个人竟然擦机而过。

  马尔代夫的美,他也有几分的陶醉,可他的依旧有刺。

  就是蓝若希那句话,蓝若希说她结婚了。

  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

  他觉得蓝若希肯定是在骗他的。相恋三年,他多少还是了解蓝若希的,她对自己肯定还有感情的,对他说结婚了,就是故意气他的话。

  若希。

  冷天烨在心里默念着,俊脸上掠过了一抹痛苦。

  我还是爱你的。

  对沈柔,他完全是利用。

  他是想利用沈柔在企业里站稳脚,更想利用沈柔真正融入上流社会里,再有就是环宇集团了。沈柔是独生女,环宇集团就是沈柔的了,他娶了沈柔就等于娶了环宇,以沈柔对他的痴迷来看,他想从她手里骗走环宇的股份易而反掌。

  他真正爱着的女人还是蓝若希。

  不管蓝若希是什么身份,他对她的爱都是最真的。

  掏出了手机,冷天烨输入了蓝若希的电话号码。沈柔不喜欢看到他再和蓝若希联系,在上次打电话求蓝若希让霍东铭放过环宇失败后,沈柔就要求他把蓝若希的号码从他的手机里删除了。他是把蓝若希的号码删除了,可蓝若希的号码他已经熟记入心了,就算不存在手机里,他也不会忘记的。

  电话一打就通了。

  冷天烨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蓝若希会换掉号码。

  她不换掉号码,是否代表她还忘不掉他,留着一条后路让他走?

  在等蓝若希接电话的那一分钟时间,冷天烨在心里想了千百种理由。

  这个时候,蓝若希应该还没有休息吧,才晚上九点多呢。

  “我是蓝若希。”

  正当冷天烨在猜测的时候,蓝若希接了电话,疏离清脆的声音通过了手机传了过来,让冷天烨听着就在心底泛起了痛意。

  “若希,是我。”冷天烨低沉地开口,他不敢说太大声,害怕吵醒了房里睡着的沈柔,怎么说沈柔现在是他最后的浮萍了,要是没有了沈柔,他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事吗?”蓝若希自然知道是他。

  她没有想到冷天烨还会再打电话给她,而且还是在晚上,在床上斜躺着等她共眠的男人正拿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定定地睨着她呢。

  “若希,你上次说的……你真的结婚了吗?”冷天烨低问着,这几天虽然和沈柔这里玩,那里玩的,还天天共享鱼水之欢,可蓝若希结婚的那句话就像钉子一样,死死地钉在他的心头,他不问清楚,他就无法拔出那颗钉子来。“若希,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我也是有苦衷的……”

  “冷先生,我不想听你的道歉,现在大家已经是陌路人,你也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你不必向我道歉什么。如果你没有什么重要的救命大事,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特别是在晚上,毕竟你已经娶了,我也嫁了,你为人夫了,我为人妻了,大家都要考虑另一半的感受。对了,尤其是你哈,要是让你太太知道了,说不定一气之下和你离婚,那你就倒霉了。”蓝若希的话虽然淡冷却夹枪带棍的,打在冷天烨的身上,让他浑身是刺,不自然极了。

  对付负心汉,蓝若希自然不会再给好语气的。

  “若希。”冷天烨加重了语气,听着蓝若希夹枪带棍的话,他的心就像插入了一把刀一般,痛得他脸色发白。他是个自尊心极重的人,沈柔又把他当成宝贝一样爱着,他受不了蓝若希的夹枪带棍,哪怕蓝若希说的都是事实。可他又舍不得挂断电话,因为他想念蓝若希的声音。

  “你说你结婚了,你先生是谁?”冷天烨始终不相信蓝若希真的结婚了,蓝若希爱的人是他,他和沈柔结婚也不过才二十天,蓝若希怎么可能会嫁人?她嫁给谁?不是说除了他就没有人会爱蓝若希,而是蓝若希不会是那种随便找一个男人就嫁的女人,她要嫁,肯定嫁一个比他更好的。当然了,以她的身份,随便嫁一个她身边的男人,都比他她。可他就是不相信蓝若希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嫁掉。

  “有必要告诉你吗?”蓝若希却不打算告诉他,她嫁给了霍东铭,自己原来的准姐夫。

  “你肯定是在骗我的,若希,你还爱我的对不对?若希,对不起,等我回国了,大家再见面谈谈行吗?”冷天烨自以为是地说着,竟然还无耻地约蓝若希见面。

  蓝若希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从来不知道冷天烨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真枉生了那副好模样,以前的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和他相爱。

  “对不起,我要休息了。”说完,蓝若希就挂断了电话。

  抬眸,发现霍东铭已经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上了,正双手环胸,神态慷懒地看着她。

  “是冷天烨。”

  蓝若希走到他的面前,主动告诉他。

  霍东铭深深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欣喜,随即宠溺地应着:“我知道,我听到你对他的称呼了。”

  “你……不会胡思乱想吧?”蓝若希半弯下腰,既俏皮又有些担心地瞅着他。

  这个男人有时候挺小气的,她可是知道的。

  上次去体育馆打球,韩泽坤等人逗笑了她,这家伙都吃醋呢。

  霍东铭松开了环胸的双手,托住她的脸,浅笑地问着:“我该胡思乱想吗?”

  蓝若希撇撇嘴,便笑开了。

  “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嫁给了我?”霍东铭自沙发的扶手上站起来,搂着蓝若希一边向床上走去,一边问着。

  反身把他轻按坐在床上,蓝若希坏心眼地说着:“大家迟早都会再见的,你不觉得到时候碰面了,才让他知道更具杀伤力吗?保证能让他的脸色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

  她蓝若希也有整人的一面,特别是整负心汉。

  冷天烨那么喜欢攀高,要是让他当面知道霍东铭是她的丈夫了,肯定会被震得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了。

  上次霍东铭说出了她的真实身份,重重地打击了冷天烨,可冷天烨那懊悔震惊的样子,她没有看到。所以,她就坏心眼地留着这个秘密再一次打击那个无耻的负心汉。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老婆大人也有一颗整死人不偿命的心?”霍东铭呵呵地笑着,手一搂,便把蓝若希搂入了怀里,因为他稍微用了点力道,蓝若希在扑入他的怀里时把他压倒在床上了,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现在知道了也不迟吧,和你相比,我还差远了。”蓝若希嘻嘻地笑着应,在发现自己的姿势后,脸倏地一红,便挣扎着想坐起来。

  霍东铭不让。

  “那以后我传授一点经验给你如何?”霍东铭搂紧她的腰肢,就是不让她起来,非要她贴在他的胸膛上,闻着她沐浴后的淡淡清香,他的心酥软起来。

  他是恨不得把她揉成了一团,吞进腹中去和他融成了一体,这样她就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了,再也没有其他男人肖想她了。

  冷天烨自己背叛她,抛弃她,重重地伤害了她,竟然还敢一次两次地打电话来骚扰她!

  霍东铭深深的眸子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狠厉,看来打击环宇集团的动作还不够大。

  不过……

  他唇边又浮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想吞掉环宇集团,对他来说是易而反掌,但动作太快了,他就欣赏不到情敌垂死挣扎的样子了。所以,他要慢慢来,一步一步地把冷天烨逼上绝境,他会让冷天烨一无所有的。

  “不必了,我自己的脑袋还是好使的。”蓝若希挣不脱他的手臂,只得伏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身体,感受着他灼热带着宠爱的气温,她的心情慢慢地恢复了。

  睡意袭来,她懒得再和霍东铭胡扯,双手双脚都朝周公举起了白旗,跟着周公去讨经验去了。

  “也是,我的若希,一向都很聪明的……”霍东铭还在继续说着,察觉到伏在身上的人儿似乎不动了,他轻轻地把她扶躺在自己的身侧,才发现她已经入睡了。

  她累了。

  上午才飞机从马尔代夫飞到巴黎来,中午又恩爱了一番,下午又到处跑,不累才怪。

  扯上被子,轻轻地帮她盖上,霍东铭侧躺在她的身边,视线炽烈而温柔地深深地凝视着熟睡的娇妻。

  心,被满足填满了。

  若希,我一定会爱你一生一世,宠你一生一世的!

  这是霍东铭在心里N次地发着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