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5 强势的深宠

065 强势的深宠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4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0

   在漆黑的夜里,心里有着伤痛,有着难堪,就会觉得这夜太漫长,久久都等不到天明,明明一分一秒还是那样过,可对于心灵受创伤的人来说,一分一秒宛如一年那般的漫长。

  冷天烨背靠着阳台,在蓝若希挂了他的电话后,他并没有马上回到房里去。

  阴沉锐利而深邃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自己右手上握拿着的手机,借着阳台上的灯光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十一个阿拉伯数字,那是蓝若希的手机号码。

  蓝若希挂断电话后,他再次输入了蓝若希的号码,但他没有再打过去,他知道就算他再打过去,蓝若希也不会再接电话的。

  左手抬起,落在手机屏幕上,轻轻地抚摸着那串号码,冷天烨俊逸的脸上掠过了错综复杂的情绪。

  对蓝若希,他难以忘怀,那是他唯一真正爱过的女孩。可为了事业,为了功名,他只能选择沈柔。他以为,在事业有成后,他可以用事业的成功来堵死自己对蓝若希的感情,谁知道老天爷跟他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和他相恋了三年的蓝若希才是真正的高枝。

  她,骗他骗得好苦呀。

  男人,最看重的往往就是事业。从他进入环宇集团开始,他就一直努力地工作,从小小的一名企划设计爬到了今天的企划部经理,他付出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汗水。蓝若希是他的女友,不可能不清楚他对事业的渴望性,为什么她就不肯告诉他,她的真实身份?

  这样骗着他,很好玩吗?

  想起结婚那天,霍东铭说出蓝若希的身份时,他的心就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通体冰冷,俊脸上又不可避免地掠过了恨意,恨蓝若希的刻意隐瞒。

  像她那种富家小姐,骗人还真骗得天衣无缝。

  连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她和他恋爱,怪不得三年了,她都不愿意和他细说她的家庭。或许,变心的人不仅仅是他,还有她。她要是真的爱他,愿意和他过一生,她何必这般隐瞒他?

  冷天烨并不知道蓝若希已经打算把他带回蓝家,向家人公开他们之间的恋情了,是他先一步倒向了沈柔,才让他错失最好的往上爬的机会。蓝非凡最疼爱的就是蓝若希,而冷天烨在工作方面还真有点天份,要是蓝家知道他是蓝若希的男友,一定会着重栽培他,说不定数年之后,他就能成为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可惜……

  正如蓝若希在心里所想的那般,其实只要他再陪她过一段贫穷的日子,她便可以许给他如帝皇一般的生活。蓝若希考验他不过就是三年时间,三年已到,最后才知道他还是通不过金钱,地位和名利的考验。

  最失望的,最痛心的,其实不是冷天烨,而是蓝若希。

  “若希,你真的结婚了吗?”冷天烨低低地呢喃着,语气里尽是不相信。男人都是这样,自己背叛了别人,但当别人重新找到了另一半,他们的心还是会酸酸的,总希翼被他们抛弃的那个女人永远都属于他们,再也找不到其他男人。这种自私的心理往往让分手后的恋人们变成了仇敌,变成了陌路人,再见亦是朋友不过是一句好听的话。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握着手机的手用力地收紧,冷天烨忽然觉得千支针插在了心头,让他觉得很痛很痛,痛到他连死的心都有了。他爱着蓝若希,娶了沈柔,现在又知道了蓝若希的身份,教他怎么能不痛苦?

  “我不相信,若希,你说过你爱我的,你怎么可能嫁给别人?我不相信。”渐渐地,话语变得阴寒起来,那深邃的眼眸射出了幽冷的光芒,在这漆黑的夜里晃如鬼眼一般,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把屏幕上的那串号码删掉,冷天烨再输入了另外一个号码,那是林小娟的。

  林小娟和蓝若希是好朋友,如果蓝若希真的结了婚,林小娟肯定知道。

  他一定要弄清楚,蓝若希到底结婚了没有。如果结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嫁掉,肯定和他一样,早就背叛了他们的爱情,既然大家都没有坚守他们的爱情,他对她也就不会再有歉意。如果她没有结婚,只是在骗他的话,那他还会把她追回来,只要她愿意原谅他,他马上就和沈柔离婚。

  沈柔,相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阶梯。

  林小娟的电话很快就通了,不过她不接。

  他的电话号码,林小娟自是认识的,对他,林小娟可是气得牙痒痒的,自然不想再接他的电话。

  冷天烨不死心,再打了一次,这一次响了很久,但到了最后,林小娟还是接了。

  “林小娟,是我。”冷天烨低沉地开口,他的声音其实也挺好听的,沉而有磁性,仅听他的声音,都能勾动女人的心房。以往,在环宇集团,除了沈柔和蓝若希之外,还有不少女职员都暗恋他的。只不过在知道他和沈柔暗中有一腿后,大家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不敢再表露出情愫来,就是害怕沈柔醋意大发,把她们都除掉了。

  这年头,找份舒适的工作挺不容易的,打工的人,都是求财不求气,那些女人都有自知之明的。

  “我知道是你这个负心汉。”林小娟不客气的讽刺话语甩了过来。

  “若希是不是结婚了?”听到林小娟讽刺的话语,冷天烨的俊脸再染上一层黑色,眸子里面的寒意更浓,他冷冷而低沉地质问着,没有去和林小娟争辩负心汉这个称呼。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与你何干?冷天烨,你已经和沈柔结了婚,你就死死地抱着她的大腿过活吧,至于若希的事情,这一辈子都与你无关了,以后别再打电话来问我关于若希的事情,听到你的声音,我就作呕,若希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还好,老天爷的眼睛是雪亮的,把你的真面目公布于若希面前,挽救了若希。”林小娟劈里啪啦的就说了一连串损人的话。

  冷天烨气得真想把手机丢到一边去。

  不等林小娟挂电话,他自己就率先切断了通话。

  林小娟的嘴巴,他早就清楚,还敢打电话给她,他算是自作自受了。

  “三八,等我回去,你就知道死了!”冷天烨阴狠地说着,蓝若希,他或许对付不了,林小娟嘛,他想捏死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骂了好一会儿后,冷天烨心里积压着的气才消散了些许。

  午夜了。

  房里面的沈柔睡得像只猪一般,也是,白天到处玩,晚上还要缠着他抵死缠绵,她那方面的需要远比冷天烨强得多,冷天烨要不是身强力壮,还真是吃不消。

  从阳台外面回到房里,冷天烨还是了无睡意。

  他想喝杯酒,便走出了卧室,走到那个小吧台里面,自己替自己调好了一杯红酒,才端着酒绕出了吧台,走到沙发上坐下。

  靠进沙发里,他慢慢地喝起了酒来。

  “老公,你怎么还没有睡?”忽然传来了沈柔娇柔的声音,接着便看到沈柔穿着睡袍,赤足从卧室里面走出来。地板很干净,哪怕是赤足,足底也是一尘不染。

  沈柔走到了冷天烨的身边坐下,惺忪的双眸勉强睁着,她刚刚睡醒,习惯性地伸手一摸身边,空空的,凉凉的,她马上就爬了起来。或许是从蓝若希的手里把冷天烨抢过来的吧,她很害怕有一天自己睁开了眼,看不到冷天烨了。

  “怎么独自喝酒,心情不好?”看到冷天烨手里端着的那杯红酒,沈柔的睡意全无,马上攀住冷天烨的肩膀,微眯着眼,盯着冷天烨,多疑地问着:“该不会想蓝若希想得睡不着吧?”

  “柔。”冷天烨失笑地把酒杯摆放到那张名贵的水晶茶几上,哪怕他真的是在想蓝若希想得睡不着,他也不会承认的。手臂伸出把沈柔揽入了怀里,他失笑地辩解着:“怎么可能?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我只是忽然想喝点酒,就自己调了一杯,你别多心了。现在我的人,我的心都是你的了,你可以放一万万个心了,我绝对不会再想其他女人的了。”

  女人不经哄,尤其是面对自己深爱的男人。

  沈柔多疑的猜测在冷天烨的哄骗下,马上烟消云散,放肆地偎入冷天烨的怀里,柔声说着:“酒喝多了不好,伤身的,别喝了,睡觉吧。明天还要去玩呢,我想坐船游海。”

  冷天烨笑,应着:“好,明天大家就坐船游海去。”然后站了起来,把矮小的沈柔抱了起来,往卧室而去。

  不知道是喝了酒,酒精作怪,还是冷天烨想利用男欢女爱来向沈柔证明自己真的很爱她,在抱着沈柔走进卧室后,他再一次和沈柔翻云覆雨。

  再一次的欢爱结束后,冷天烨便拥着沈柔沉沉入睡。

  这一次,是他最先睡着了。

  等他入睡之后,沈柔在他的怀里睁开了双眸,然后轻轻地退出了他的怀抱,坐了起来,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他刚才摆放在那里的手机,翻看着他的手机信息,没有看到蓝若希的,再看通话记录,看到了两个她都知道的号码,然后她的脸就沉了下来。

  扭头,瞪着熟睡后更显俊美的冷天烨,沈柔用力地咬了咬牙,在心里狠狠地说着:蓝若希,你别想再抢回冷天烨,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把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上,沈柔才在冷天烨的身侧躺下。

  不管心里多么的嫉妒,随着夜色加深,睡意重新袭来,她还是带着嫉妒跟着周公走了,在梦里,她梦到自己变成了天下第一首富的宝贝女儿,连霍家都比不上她的家,然后她狠狠地,重重地羞辱了蓝若希,让蓝若希在上流社会里呆不下去,让蓝若希再也不敢肖想她的老公,也让所有男人都不再喜欢蓝若希,蓝若希就变成了一个连妓女都不如的可憎女人……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光度过了,便是光明的到来。

  巴黎的秋天和中国T市的初冬一样,带着点点寒意。

  特别是在夜里以及清晨,气温只有几度到十几度。

  蓝若希睁开了双眼,扭头看一眼身侧的霍东铭,看到霍东铭还在沉睡,她便静静地打量起他来。

  室外,气温只有十度左右,对于习惯了南方气温的蓝若希来说很冷,室内,因为开着暖气,还感觉不到寒意。

  蓝若希翻身,爬在床上,杏眸带着玩味在霍东铭的俊脸上刻画着。

  熟睡的霍东铭像一个安静的大孩子,刀削一般明朗的五官,俊美非凡,每一处都被刻画得极好,哪怕平时挂着些许峻冷,也掩盖不去他的帅气,反而让他更添刚毅,更让人沉迷。

  小手,带着好奇,小心翼翼地爬上了霍东铭的俊脸,触手的肌肤有点粗,但也不能算很粗,男人的皮肤再怎么保养都不及女子的细腻柔滑的。“手感还不错。”蓝若希小声地嘀咕着。

  手指一寸一寸地在霍东铭的五官上刻画游移,最后来到他温厚的唇瓣上。

  触抚了一下,蓝若希就缩回了手,瓜子脸上染上一分的红晕。因为她脑里漂过的是他吻她的情景,就是这两片唇瓣含着她的,带给她感官上的快乐,带着她和他一起沉沦,而她对他的不自然,不习惯,也都是在这两片唇瓣的攻势下慢慢消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几乎都要忘记冷天烨了。

  要不是昨天晚上冷天烨打电话给她,她还真的不记得自己曾经和冷天烨恋爱过了。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她在短短的时间内,忘掉伤痛。

  “东铭哥。”霍东铭还在睡着,蓝若希才敢叫着以往的称呼,“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当好你的太太,会代替姐姐,抚平你曾经所受到的伤害。”

  把头靠在霍东铭的胸肌上,手臂横过霍东铭的身躯,蓝若希就这样枕着霍东铭,默默地看着时间从他们的身边溜走。

  时间很早,外面的街道还很安静。

  “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

  清脆的儿童歌声响起,蓝若希连忙坐了起来,伸手就抄起了自己的手机,又看了一眼霍东铭,看到手机铃声并没有惊醒霍东铭,她才放下心来,然后一边接下了接听键,一边向卧室外面走出去,走到了阳台上,不过她还穿着睡袍,阳台上没有暖气,她感到了冷,连忙又折了回来,在小吧台前坐了下来。

  “我是蓝若希。”

  每次接听电话,她总是习惯先报上自己的大名。

  “蓝若希,我警告你,天烨已经是我的老公了,是我的男人了,你以后最好离他远一点。”蓝若希才说话,电话那端就传来了沈柔的指责。不过沈柔的声音压得有点低,应该是背着冷天烨打给若希的。

  这是什么情况?

  抢了她的男友,还好意思打电话来指责她?

  蓝若希的瓜子脸一凝,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怎么?沈小姐,哦,不,是冷太太,看不住你老公了?也对,用钱,用地位去换来的婚姻,怎么看着怎么都是不安全的。不对呀,你们还在蜜月期间,冷先生怎么样也会做做样子和你表现得恩爱的。”

  当她好欺负了!

  一大清早就打电话来警告她,指责她!

  沈柔以为她就真的非冷天烨不可吗?

  以为她爱冷天烨爱得死去活来?

  真的笑死人了。

  沈柔就以为抢走了冷天烨,她蓝若希就活不成了?不会计较冷天烨的背叛,还和冷天烨藕断丝边?

  “蓝若希,你不要脸,半夜三更还和我老公通电话,怎么了?蓝家二小姐,霍大少爷的小姨子就高高在上了?就可以抢勾引人家的老公了?我告诉你,天烨是真心爱我的,他对你,才是玩玩。”沈柔被蓝若希的一顿抢白气得失去了理智,明明心里就被蓝若希说中了,害怕得要死,偏偏嘴里还硬得很,死要脸,自欺欺人。

  “冷太太,你真要警告,还是警告你家男人吧,因为是他主动打电话给我的,你没有看清楚吗?那绝对是打出的号码,而不是接听的电话。所以,问题出在你家男人身上,别扯上我,我可没空和你们夫妻纠缠不休,无聊。”

  蓝若希冷哼着。

  沈柔在那边顿时哑口无言,飞快地翻看了冷天烨的通话记录,果真是打出的电话,而不是接听的。知道蓝若希说的不错,但她还是嘴硬地警告着:“不管怎样,以后你都不许接听天烨的话,天烨是我沈柔的了,否则我不怕你有霍家做后盾,让你在上流社会里呆不下去。”

  “呵呵!”蓝若希重重地嘲笑了两声,凭沈柔就能让她在上流社会里呆不下去?

  “接听电话是我的自由,你想让我不接听你家男人的电话,最好你就把他的手机没收了,把我的号码删了,要从他的心里删除。”蓝若希是不想再和冷天烨有任何的瓜葛了,她已经是霍东铭的夫人了,不管过去是冷天烨对不起她,还是她忘不了冷天烨的伤害,她都不想再提起。可此刻听着沈柔那无耻的话,她心里腾起了一团火,故意那样说着,气也要气死沈柔。

  对不起她的人是那对无耻的夫妇,兴师问罪的还是他们。

  这个世上,怎么就有这么多无耻的人呢?

  真以为谁少了谁就能让地球停止了转动吗?地球每天都在自转的,绝对不会因为谁少了谁而停止自转。

  “你……”沈柔气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无理取闹的人本来就是她。

  蓝若希可是理直气壮的。

  “对不起,冷太太,我还要吃早餐的,挂了。”蓝若希最后一句话倒是带着戏谑,言下之意就是她再和沈柔通电话下去,她就会被沈柔恶心得吃不下早餐。

  她这一句话再次让沈柔气得跳脚,第一次知道蓝若希原来这么不好对付。

  挂断了沈柔的电话后,蓝若希嗤笑着:“真当我蓝若希好欺负了,惹怒了我,我也能让你们环宇集团从商界里消失。”老虎不发威,还当老虎是病猫了。

  “有本事就看好自己的老公,别让他再打电话来骚扰我。我倒要看看你们的婚姻能维持多久!”蓝若希嘀咕着。

  把手机随意地摆放在吧台上,她起身,就想绕进吧台里倒杯红酒来喝喝,在转身时,却撞入了霍东铭的怀里,吓得她差点尖叫起来,待看清楚是霍东铭的时候,她连忙拍着心口,嗔着霍东铭:“你怎么不声不响就站在这里了,吓了我一大跳。”

  霍东铭居高临下地睨着她,那眼神像以前那般的深不可测,和这几天的温柔眼神判若两人,唇也抿得紧紧的。从两个人出门度蜜月开始,他就极少抿唇了。此刻再次抿起唇来,蓝若希觉得特别的无奈,知道他一抿唇,就是心思千百转时刻。

  “心虚了?”霍东铭的声音不温不冷的,逸出了他抿着的唇瓣,视线定定地瞅着蓝若希的瓜子脸。在看到蓝若希还穿着睡袍的时候,他便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蓝若希的肩上,沉沉的声音听不出他的心绪:“起来也不知道换过衣服,多穿两件衣服,幸好这里有暖气,否则就要冻坏了。”

  “什么心虚了?你应该听到了我的通话吗?是疯狗自己找上门来讨咬的,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来。”蓝若希不悦地用手指戳了一下霍东铭的胸膛。他能不声不响地站在她的身边,代表他早就醒了。

  说不定在她开始接听沈柔的电话开始,他就起来了呢。

  “是沈家小姐吧。”霍东铭淡淡地笑了笑,脸色和缓了。他不是怀疑她,而是在生气,只不过他生气总是习惯了沉默,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冷天烨和沈柔他们最先对不起他的若希,现在竟然还敢老打电话来骚扰若希,他能不生气吗?看来,他的下一步要开始走了。

  他说过了,伤害他若希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的。

  “嗯,昨天冷天烨不是打电话来了吗?估计是她翻看了冷天烨的手机,看到了通话记录,然后就打电话来警告我,真好笑,自己看不住自己的男人,还好意思怪我。”一想到大清早就接到这种电话,蓝若希就一肚子的火。

  “还真无耻。”霍东铭眼眸深处飞快地掠过了一抹阴冷,嘴里只是沉沉地应了一句。

  “就是。”

  蓝若希像找到了同仇敌忾的同伴一般应着。

  “换衣服吧,等会儿服务员会送早餐进来。”霍东铭拥着她向卧室里走去。

  进了卧室,他替她拿来衣服。

  在蓝若希进衣帽室换衣服的时候,他走到了阳台上,掏出了手机,按下了一个电话号码,等到电话通了之后,他低沉地说着:“颜菲,是我,东铭。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你尽管说,如果我能帮得到你的,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去帮你的。”颜菲中性而豪爽的声音传来,非常哥们地应着。

  “打击环宇集团。你们家也是生产灯饰的,在这行业上,你们颜家是龙头,对环宇是最直接的威胁。”霍东铭低沉地说着。

  千寻集团断了和环宇集团的所有业务往来,都能让沈万财急得团团转,心疼利润少了,如果让颜家和环宇抢生意,那么沈万财更会寝食不安。只要环宇集团坠入了低谷,那么沈柔和冷天烨就会被踢出了上流社会,以后,他们再站在蓝若希的面前,就只能舔蓝若希的脚趾了。

  霍东铭原本不想在蜜月期间再对环宇集团下手了,是冷天烨和沈柔太过份了,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

  哪怕刚才的通话,是他的爱妻把沈柔呛得死死的,可他还是生气,很生气。

  只要一听到那对无耻夫妻的名字,他就忘不了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冷天烨和沈柔一身新郎新娘的礼服,以意气风华,甜甜蜜蜜的姿态重重地伤了他的爱妻。忘不了爱妻当时脸上的泪痕,每当想起,他的心总是揪痛的。

  “好,你想让环宇什么时候在商界里除名?”颜菲并没有问为什么,只是问了答案。

  “越快越好!”

  霍东铭低沉地应着,眸子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的冰冷无情。

  “好,我会尽力的。”颜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马上爽快地应着。

  “以后再重谢。”霍东铭脸色稍缓。

  “呵呵,以大家的交情还谢什么呀,只要你以后打球的时候,和你家若希手下留点情,别让我死得太难看就行了。”颜菲嘻嘻地笑着。

  霍东铭也淡淡地笑了。

  “回去再聊。”说完他切断了通话,晃回卧室里去了,俊脸上云淡风轻,什么痕迹也看不到。

  若希换好了衣服从衣帽间走出来,不曾知道她的男人已经帮着她,重重地打击伤害过她的人了。

  一会儿后酒店的服务员送来了两个人的早餐,用过早餐后,夫妻俩才离开酒店继续浪漫去了。

  他们在巴黎停留的时间是三天,三天过后,他们再飞往他处。

  反正世界上,哪个地方浪漫的,霍东铭都打算带着蓝若希去领略一下。

  他希翼在这一个月里,她快快乐乐的。

  有时候,幸福和倒霉就是一对姐妹,只不过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身上生存着。

  蓝若希和霍东铭过着幸福的蜜月生活,而蓝若梅却很倒霉,因为她有了情敌。原本她以为只有谭筱琴一个情敌的,在相处了几天之后,她发觉自己还算少了一个,邱天美,那个新来的女护士,竟然也是她的情敌。

  情敌都是军人出身,习惯了部队里的苦,更比她先一步入藏,早就习惯了西藏的冰冷天气。

  有时候邱天美会和霍东禹出外散步,有时候又是谭筱琴,反正那两个女人没事的时候就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霍东禹,霍东禹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美色当前,终难抵挡,对那两个女人也挺温和的,让蓝若梅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早就酸死了。

  这天,又下起了雪来。

  大雪。

  大风是少不了的,每天都会吹。

  大风吹着大雪,一眼望去全是白色的世界。

  蓝若梅怕冷,身上的衣服穿得再也穿不上一件了,她还是觉得很冷。

  这种天气里,让她窝在床上,她都会打颤,更别说让她外出了。

  可是午饭反,霍东禹说要出去走走,散散步,消化消化。

  听到霍东禹这般说,蓝若梅赶紧应着,她陪他去。

  “若梅,这雪下得挺大的,风也大,你看你,嘴唇都有点紫了,还是别出去了,快回房里休息吧。”谭筱琴一副关心的样子,实际上就是阻止蓝若梅陪着霍东禹。

  这几天里,这三个女人表面都是客客气气的,暗地里的斗争时刻都在进行。

  “没事,我穿了很多衣服了。”蓝若梅看到霍东禹已经向军营外面走去了,那挺拔的身躯迎着寒风大雪,就如同苍松一般,风雪都不怕。他那件厚厚的军大衣,蓝若梅已经还给他了,哪怕他一再坚持要让她披着,可她更担心他受寒。

  她受寒,她没事,他要是受寒了,她会心疼,会自责的。

  因为要不是她跑到这里来,他就不会受寒。

  那厚厚的军大衣,军帽可是军人冬天里最重要的御寒之物。

  蓝若梅一边应着谭筱琴假意的关心,一边就向霍东禹的背影追去。

  谭筱琴和邱天美两个人并没有因为她追着霍东禹而放弃,她们也跟着向外面走去。

  其他战士们都是小心地看着现在这个可怕的四角关系。

  蓝若梅最先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大都支撑蓝若梅,再说了,他们都看得出来,他们的营长心里是有蓝若梅的。但谭筱琴和邱天美两个人也很好相处,又是军人出身,和他们有更多的话题,聊起天来反倒更深入他们的心,让他们心里的天秤左右飘摇。

  霍东禹是避开和蓝若梅的相处的。

  他出了军营后就快步地走着,不想让蓝若梅追上。

  这几天,他费力地挤出温和,关心着谭筱琴和邱天美两个人,对蓝若梅还是冷漠至极,想让蓝若梅死心回到T市去。

  每当看到蓝若梅眼里浮起了不服输的眼神时,他心里其实很痛的。

  这种日子,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他努力想回复以往的枯燥无味,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不管用。蓝若梅已经深深地驻扎在他的脑海里,他总是偷偷地,不着痕迹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和谭筱琴争风吃醋又努力表现出和谭筱琴相处融洽的样子,他就很想告诉她,他爱她,让她不用担心的。

  话每每到了嘴边,他又会想起大哥霍东铭来。

  “东禹,等等我。”身后传来了蓝若梅的声音。

  霍东禹并没有停下来,装作没有听见一样,其实脚下的步伐还是放小了。

  “东禹。”

  蓝若梅气喘吁吁地追来,跑到他的前面去拦住他的去路,一边用手捂住胃,一边喘息着说:“等等我。”

  外面的低温让蓝若梅的唇色变得更紫了。

  而她的胃也不好,又刚刚才吃过午饭,就这样一路跑来,此刻,她的胃有点疼了。

  霍东禹沉沉地看着她,看到她一手捂住胃,唇抿了抿,还是沉冷地说着:“你胃不好,瞎跑什么?外面风大雪大的,你出来做甚,回去!”然后又扭头,看到谭筱琴和邱天美也走到了他的面前,便放柔的声音说着:“筱琴,她的胃不是很好,你带她回医务室帮她瞧瞧,开点药给她。”

  谭筱琴冲他甜甜一笑,应着:“好。”说完上前扶着蓝若梅,关心地说着:“若梅,来,我扶你回去。饭后,要散步,不能这般奔跑的,这样对胃最不好了。”

  蓝若梅不想回去,可胃也真的越来越不舒服了,她深深地看着霍东禹,很希翼霍东禹能跟着一起回去,可是她失望了。

  霍东禹在吩咐了谭筱琴后,便绷着脸走了。

  在这一刻,蓝若梅想哭。

  可她倔强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落泪。心里告诉自己,霍东禹还是关心她的,至少他知道她的胃一直都不好。

  她此刻不能跟着他,谭筱琴也不能。

  这样想着,蓝若梅心情才有好转。

  谭筱琴和邱天美两个人扶着蓝若梅回军营去了。

  在她们的身影没入军营后,霍东禹才停下了脚步,扭头伫立于原地,深深地看着军营。

  若梅,对不起!

  他除了说对不起,他还能再说什么?

  “铃铃铃……”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连忙掏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忽然有一丝的紧张,那是他的母亲打来的。

  接下了接听键,他放软了语气,沉沉地叫着:“妈。”

  “东禹,你冷吗?西藏现在的气温很冷了吧?你的冬衣够不够穿?妈给你寄一些过去?”母亲胡晓清慈爱而担心的声音在他一接通电话后,就传了过来。

  “妈,够了,我已经习惯了,你不用担心我的,你和爸最近好吗?”

  “还好,就是少了你在身边。东禹,你爸说再次找人把你往回调,你愿意回来吗?你看,我和你爸就你一个孩子,你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几年都不回来一次,大家年纪也大了,想见你一面都不行,趁你爸现在还有点权,人家还给他几分面子,你就顺了你爸,调回来吧。”胡晓清转到了另一件事上去。

  这么多年了,霍参谋长没少找人想把霍东禹往回调,可是霍东禹总是拒绝,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的因为爱国吗?

  “妈,我喜欢这里。”霍东禹低沉地应着,间接拒绝了离开西藏。

  “你这孩子,你就打算一辈子守在那里吗?你还有家人的,你可是大家霍家的二少爷,你……唉,妈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倔强的儿子呀。”胡晓清在电话那端低泣起来。

  这是女人习惯的攻势。

  霍东禹沉默着。

  好半响,他忽然小心地问着:“妈,大哥和蓝家大小姐的婚事……”

  “吹了,那个蓝若梅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逃婚了,登记前跑了,你大哥气得都要快疯了,你大哥对她那么好,两个人都是知根知底的,又相恋了那么多年,临到登记了,她倒好,拍拍屁股就跑了,简直就是在丢你大哥的脸,别说你大哥生气了,大家听到都很生气,她把大家霍家当成了什么?把你大哥当成什么了?随意玩弄戏耍吗?要不是有若希,大家霍家早就把他们蓝家整倒了,竟然敢这般丢大家霍家的脸。”一提到蓝若梅,胡晓清语气急剧转下,让霍东禹听得胆战心惊。

  看来蓝若梅的逃婚让他们整个霍家都相当的记恨。

  也是,霍家可是T市第一名门,富甲一方了,蓝若梅竟然……

  “东禹,妈求求你了,这一次就接受你爸的意思吧,回来吧,你奶奶也想你了。”胡晓清骂完了蓝若梅之后,又转回到了把霍东禹往回调的话题上。

  “妈,我考虑考虑。我还有事,先挂了,你和爸要注意身体。”霍东禹早就没有了和母亲再聊下去的心情了。

  他也没有听出母亲后面那些话。

  要不是有若希……

  他听到的是母亲对蓝若梅的偏见以及愤恨。

  他想到的便是,就算大哥重新找到真爱,但他和蓝若梅,自己的父母亲又能接受吗?

  如果父母不能接受,他该怎样去处理?怎样去面对?

  可以说霍东禹在听到母亲这一席话之后,心情是瞬间就掉进了万丈深渊,这也为他以后吃些苦头铺垫了一下。

  仰望白茫茫的苍穹,霍东禹再也没有心情散步了,想到蓝若梅刚才胃痛的样子,他心又揪了起来,转身,便往回走。

  不管将来会怎样,现在她在他的身边,他也不能让她出事。

  以后的事情,见步行步吧。

  只要他有能力,他就会永远护她周全的,哪怕顶着整个家族的指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