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6 如果他娶了若希

066 如果他娶了若希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3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1

   医务室里,蓝若梅捂着胃,脸色有一分的苍白。

  谭筱琴尽着医生的本份,细细地询问了一番后,并没有替她开止痛药,只是让她回房里好好休息一下就会没事的了。她的胃忽然间会痛,是因为饭后她就急剧奔跑引起的,只要好好地休息一下,疼痛就会减轻。

  “天美,扶若梅回房里好好休息。”谭筱琴一边用温水洗了洗手,一边吩咐邱天美。

  “嗯。”

  邱天美应着,便把蓝若梅扶了起来离开了医务室。其他战士都关心地走过来询问了一下,知道蓝若梅并没有什么大事情才放下心来。又看到谭筱琴和邱天美虽然视蓝若梅为情敌,可并没有因为是情敌而对蓝若梅漠不关心,依旧尽着白衣天使的使命,大家对这两个新来的女同志也就更加有好感了。

  蓝若梅在邱天美的扶持下回到了宿舍大楼,上了楼,回到霍东禹的单人宿舍里。

  “休息一下就没事的了。”邱天美把蓝若梅扶到了床上坐下,又扶她躺下,替她盖上被子,说了几句关心的话,便离开了。

  等到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蓝若梅忍不住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胃,自己在责备着自己:“都是你,那个时候痛什么呀。”她的体质在两个情敌面前本来就显弱了,偏偏胃又不听话起来,害她又不能和霍东禹一起去散步了。

  外面是风大雪大的,可是能和霍东禹在一起,她就觉得是晴天,心里就会暖暖的。

  现在她躺在床上休息,谭筱琴和邱天美会不会跑去追霍东禹了?

  越想,蓝若梅的心就越焦急。自己千里迢迢,不顾一切地追着霍东禹跑到这里来,要是到了最后,反倒被他人抢走了,她会哭死的。

  越是焦急,她的胃反倒越来越疼了,她的脸色再白了一分。

  “霍东禹,你要是敢和她们在一起试试看,我保证对你霸王硬上弓,让你变成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蓝若希嘀咕着,语气是相当的霸道,让站在门外的那道挺拔的身影有几分的错愕,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吧。

  错愕过后,冷唇倒是牵出了一抹玩味的淡笑来。

  “该死的胃,痛死我了,死冰山,大冰山,看到我的胃痛了也不回来看看吗?大冰山,死冰山,一点也不关心我……”蓝若梅自言自语的话还在不停地响起。

  霍东禹站在房外,把她的嘀咕只字不漏地听进了耳里,眉眼间的峻冷渐渐地敛起了几分,换上了温和。

  曾经,他也把他对她的关心完完整整地表现出来的。

  可在她忽然间就成了大哥的女朋友后,他就不再表现出关心来。

  因为他知道大哥对她的关心比他更浓。

  大哥?

  一想到霍东铭,他就想起了刚才母亲气愤的话。

  脸上的温和又慢慢地敛了起来。

  他一直站在房前,不推门进去,也没有转身离开。静静地听着蓝若梅在房里自言自语,直到房里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他才推开了房门走进去。

  蓝若梅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重的棉被,因为身体暖和了,不知不觉间,她就睡着了。

  房内因为她的睡着了而显得很安静,只听到窗外寒风呼啸,如同鬼哭狼嚎。那台暖气机,是蓝若梅来了之后,霍东禹偷偷买回来的。虽然不算很大,不能和他们家里的暖气相比,可也还有点用处,至少这间单人宿舍里不像外面那般的冷。盖着棉被的她,也就感觉更加暖和了。

  在床沿上坐下,霍东禹看着那张刻入自己心湖的俏丽圆脸,情不自禁地伸出了厚实的大掌,轻轻地落在那张圆脸上,他不敢抚摸,怕惊醒蓝若梅。因为谭筱琴和邱天美的到来,她可能睡不好吧,眼底有了黑眼圈,提醒她,那是他害的。因为谭筱琴和邱天美是他向领导请求调来的。

  明明,他就是想借着那两个人把她气走,可看到她真的在意了,担心了,他的心反倒刺痛起来。这个世间上,没有人愿意伤害自己最爱的女人。

  触了一下那张圆脸,他的手便落到了那头披散在枕头上的秀发。她的发丝柔软至极,抚摸着如同抚摸丝绸一般滑。以前,他没少看到大哥爱怜地抚她的秀发,每当那时,她总是一脸的娇羞,然后扯回自己的秀发,不让大哥抚拂。

  他心底发酸,却只能别开视线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说她爱的人是他,那她为什么要成为大哥的女朋友?还和大哥订下了婚期?

  当年她和大哥之间到底是怎么走到了恋人关系上去的?

  缩回了抚摸她秀发的大手,霍东禹又眷恋地盯着她嫣红的唇瓣。她的唇很柔很软,他知道,可他不曾细细地品尝过。

  此刻……

  头颅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在他快要触到她的唇瓣时,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霍营长……对不起,打扰了。”推开门进来的人是谭筱琴,看到霍东禹正想偷吻蓝若梅,她秀气的脸上马上染上了红晕,不好意思地退出房外,不过并没有关上房门,只是背转过了身。

  霍东禹坐正了身子,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表情淡定得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一样。他居高临下地深深地看了蓝若梅一眼,略弯下腰替蓝若梅扯了扯被子,才转身向房外走去。走出房间后,他顺手再把房门关上了,淡冷地看着谭筱琴,语气还算和善,问着:“有事吗?”

  谭筱琴转过身来,站在他的面前,仰起了脸,她的脸是心字形的,长得很可爱,肌肤白净,眼睛是双眼皮,显得有点大,很明亮,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曲线玲珑有致,两片唇瓣不算特别红,倒也有几分诱惑力,脑后扎着一头马尾,不像蓝若梅那样披散着及腰的秀发,谭筱琴整个人看上去大方得体而不失秀气,没有蓝若梅那种天生带来的贵气,属于小家碧玉类型,但她眉眼间有一股英气,许是军人出身的原因吧,就是那股英气让她添了几分迷人的气息,这是蓝若梅无法相比的。

  “没,就是想来看看若梅好些了没有。”谭筱琴的脸还有点儿红。

  “她睡了。”霍东禹应着,越过谭筱琴就走。

  “哦。”谭筱琴也跟在他的身后走着。走了几步后,她忽然停下脚步,看着霍东禹的背影,问着:“霍营长,大家能谈谈吗?”

  霍东禹停顿了脚步,扭头看她一眼,看到她正拿那双大眼睛期盼地看着自己,那神情倒有几分像蓝若梅,便沉默地点了点头。

  “大家上顶楼吧。”谭筱琴看到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似乎很开心,唇边扯出了一抹笑,然后转身,一甩脑后的马尾就往顶楼上走去。

  霍东禹迈着沉稳的步伐跟着她往顶楼而上。

  上了顶楼后,那迎面扑来的寒风让谭筱琴缩了缩,随即勇敢地迎着寒风大雪,只是把身上厚重的军大衣拉扯近身,她入藏已经三年了,也习惯了西藏的气温。

  “外面风大雪大的,别出去了。”霍东禹并没有走出去,只是站在楼梯间,看着曲折的楼梯,沉沉地说着。

  听到他这般说,谭筱琴又折了回来。

  眉眼弯弯的,唇边的笑意有几分的欢喜,觉得霍东禹这样说是在体贴她,不舍得让她受寒。不过她也就笑了一分钟就敛起了笑容,因为她想起了刚刚自己看到的情景,霍东禹想偷吻蓝若梅,他对蓝若梅原来是有情的,并不像他们表面看到的那般冷漠无情。

  谭筱琴还在军区的时候就对霍东禹这个严厉冷漠的营长慕名的了,因为军区领导都想替霍东禹先容女友,她听领导们说得多了,就对霍东禹这个人有了慕名之心。她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到霍东禹的军营里,她一定会征服这个拥有魔鬼称号的营长的。没想到她的愿望真的实现了,霍东禹竟然破天荒地向军区领导申请调多一名军医到军营里,然后领导就挑中了她。

  来到这个特殊又重要的军营里,霍东禹对她一直都很温和的,短短数天的时间就让她的一颗心真正为他沉沦了,虽然理智还在,她也对霍东禹志在必得了。而刚才那一幕则对她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想谈什么?”霍东禹偏头看着她,那乌黑的眼珠子就像霍东铭的那般深邃,幽深得如同无底洞。谭筱琴被他这样看着,脸忍不住又红了起来,心也跳得如同小兔子在乱撞一般。

  “你喜欢蓝若梅?”咬了咬牙,谭筱琴开门见山直接问着。

  闻言,霍东禹怔了一秒钟,大概是没有想到谭筱琴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随即,他神情淡定地别开了视线,沉沉地应着:“我和若梅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大家两家是世交。”

  他没有直接回答谭筱琴的问题,但这样回答也等于告诉谭筱琴,他和蓝若梅关系非浅。

  “你们不相配。”谭筱琴眼神暗了暗后,再次直接指出了问题的所在。“你是军人,她一看就是千金小姐,吃不了部队里的苦,就算你离开西藏,往回调,她依旧无法融入你的世界里。除非你退伍,只是那样你愿意吗?”

  谭筱琴的话一针见血,可见她的眼神也是相当的锐利,仅几天时间就把霍东禹和蓝若梅之间的问题看得透彻。

  霍东禹扭头看,再定定地看了她一分钟,然后别开了脸,淡冷地说着:“说吧,你最想说的话。”谭筱琴说的那些问题,他和蓝若梅都可以克服的,谭筱琴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问题不是吃苦的问题,而是蓝若梅是他大哥的未婚妻,逃婚跑到这里来找他的,他和蓝若梅要面对的是霍蓝两家,是他们的父母亲人,是整个上流社会。他们可以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可他们不得不在乎亲人们的看法。刚才他就从母亲的语气里听出了母亲对蓝若梅意见很大。

  “我对你很有好感。”谭筱琴不愧是军人出身,不会藏藏捏捏,喜欢就喜欢,敢于表白。不过她还是很聪明地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她没有直接说爱霍东禹,只说很有好感,也就是只要霍东禹愿意和她发展,给她一个机会的话,她就可以爱上霍东禹。

  “对我有好感的女人多了去。”让谭筱琴想不到的是霍东禹竟然吐出了这样一句话来,顿时让她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的话也的确是真话,对他有好感的女人真的很多。

  “你刚从军区里调到这里来,这里的生活条件和军区相比差了很多,我担心你们不能适应。”霍东禹继续沉沉地说着,话里有着的全是对新同志的关心,不渗入半点儿女之情,也是明确地告诉谭筱琴,他会对她和邱天美那般温和,完全是出自同志的关心。

  谭筱琴清秀的脸上掠过了一抹黯然,随即又笑着:“我知道,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霍东禹只是看她一眼,不再说话。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楼去了,现在天气挺冷的,有些战士们都有点感冒了,我帮他们瞧瞧去。”谭筱琴冲霍东禹甜甜一笑,一点也没有被拒绝的尴尬,然后便率先向楼下走去了。

  霍东禹站在原处,抿着唇不说话,也不看她。

  下了楼后,谭筱琴的脸才垮了下来,霍东禹和蓝若梅青梅竹马的关系重重地打击了她,刚才她只不过是好强,不愿意在霍东禹面前表现出伤心来。

  仰头看看顶楼的方向,再看看蓝若梅休息的房间,谭筱琴咬了咬下唇,眼里迸出了一抹坚定,告诉自己,未到最后,绝不认输。

  金麒麟花园邻壁有一个公寓区,叫做海滨区,那里全是高级的公寓,整个区的环境也还算清幽,每座大厦前面都有一个小公共花园,在花园前端有一条人工河流蜿蜒而过,贯穿整个区。每条沿着河流散步游玩的人挺多的。

  因为是公寓区,这里没有大富大贵,不像金麒麟花园里面那般,随便一栋别墅的主人就是商场名贵。住在海滨区的人几乎都是白领阶层以及个体商户,当然了也有一些不是白领也不是个体商户的住客,那类住客是被某位富豪包养在此的,也就是现在人们最流行叫法的“二奶”。

  出入这里的车辆也大都是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的,极少看得到过百万元的。

  A座一楼便是霍家四少爷霍东恺生母江雪的住处。

  霍启明算是大方的了,毕竟有钱,包养二奶,买的不是一套公寓,而是一整层楼。

  江雪在海滨区里算是住得最宽敞的一个住户了,开的虽然是皇冠,比不上霍家那些主人们的名车,却远远胜过周围那些住户了。

  虽然是一个小三,还是人尽皆知的,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每天依旧开着那辆车在海滨区里招摇过市,撇开霍启明的情妇身份来说,她还是东恺厨具企业总经理的母亲,她觉得自己有招摇的本钱。

  她那住的那层楼外表装修得是不怎样,和周围的大厦相差无异,但室内装修却极其豪华,大厅,偏厅,小餐厅,厨房,书房,卧室,阳台,吧台,豪华浴室等等都有,可见她的住处有多么的宽敞了。

  此刻,傍晚时分,她正系着一条围裙在厨房里转动着,做着可口的饭菜。

  小餐厅里,霍启明坐在那张只可以坐下六个人的大理石小餐桌前,看着报纸,等着江雪端出饭菜来。

  他现在已经不管千寻集团的事务了,每天都空闲得发慌,便经常跑到江雪这里来坐坐,偶尔也会留在这里吃饭。

  反正海滨区离金麒麟很近,他当初会在这里替江雪购买公寓就是看中这里距离近。

  在翻看报纸的时候,他偶尔还会看一下厨房里正为他而忙碌的江雪,小餐厅是连着厨房的,厨房出来就是小餐厅,所以他可看得到江雪的身影。

  看到江雪快乐又幸福地替自己张罗着晚餐,他心里五味杂陈。

  他爱章惠兰也爱江雪,所以不会和章惠兰离婚娶江雪,哪怕他更爱江雪多一点,可章惠兰替他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又是霍家的长子嫡孙,他疼爱不说,整个霍家都疼爱霍东铭,再说了霍东铭又有本事,轻轻松松就撑起了千寻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比他年轻时更有魄力。有那样的儿子,他骄傲,他有脸,出入都得到友人的称赞。为了儿子,为了唯一的女儿,他是死也不会和章惠兰离婚的。

  因此,他又重重地伤了江雪,这么多年了,江雪一直都跟着他,替他生了霍东恺,却一直都是没有名没有份的,大家知道江雪是他的情妇,表面上对江雪客客气气的,不过是看他霍家财大气粗,背地里,那些豪门贵妇没少给江雪白眼,养情妇在豪门里是常见的事情,只不过是明是暗的问题。所以那些贵妇们对于身为情妇的江雪是极其痛恨的。

  他知道江雪委屈了,可他也无奈。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妄想鱼与熊掌齐兼得。

  如今,临老了,他才忽然悔恨,可惜悔之已晚。

  在霍家大宅里,他极力修补和章惠兰的关系,毕竟现在他们夫妻已经升级了,升为别人的公公婆婆了,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闹来闹去吧?

  陪着章惠兰时,他又吝惜江雪,便又会抽空跑到江雪这里来坐坐,有时候也会过过夜。

  或许是时间太长了吧,对于他偶尔会在江雪这里过夜,章惠兰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生气了,每天有空就是寄情于打牌,和牌友们骂着当小三的人,算是一种心灵的发泄了。

  “启明,打个电话给大家的儿子吧,我做了很多菜了,让他回家里吃。大家一家三口就吃一餐团圆饭吧。”江雪在厨房里忽然冲霍启明叫着。

  霍东恺平时总是回到霍家大宅里吃饭,饭后有时候才会回到这里来,不过大多数时间是他到他自己在其他地方购买的小别墅里去。

  提到儿子,江雪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自己不够强势,未能夺得霍家夫人的名份,让儿子顶了二十八年的私生子名份,哪怕是霍家四少爷,却不像其他几位少爷那般受人尊重。外界的人都说,除了四少爷不用趋承之外,其他四位少爷都要趋承。

  因为四少爷粘不得霍家祖业,对那些人没有帮助呀。

  每当听到这些话,江雪就特别的生气,怎么说她的儿子也是商界名贵,身资过亿呢,还是白手起家,比起其他四位少爷强多了。母亲总是疼爱自己生的儿女,江雪因为霍东恺在外面的名声而特别的憎恨章惠兰和霍东铭母子。

  有些人,总会忽视自己的过错,而一味地记恨他人。

  觉得自己的幸福就是被他人夺走的,却忘记是自己拆散了人家的家庭,夺走了他们人幸福。江雪就是这种人。

  她总觉得霍启明最爱的人是她,当年没有和章惠兰离婚完全是因为老太太的反对,以及霍东铭的存在。

  老太太算得上她的婆婆,霍启明事母还算孝顺,她不敢说什么。才会把所有恨都记在霍东铭母子身上。

  “估计他已经在家里吃了吧。”霍启明看看时间,已经到了霍家吃晚饭的时间了,便应着。

  “不会的,他大哥不在家,他一向都不会回那个家里吃饭。”江雪笃定地说着。

  她恨章惠兰和霍东铭恨得要死的,她的儿子倒是和她唱着反调,特别的尊崇霍东铭,只要霍东铭回家,他就一定会赶回家里吃饭,只为等霍东铭偶尔的一句问话。

  “似乎也是,他兄弟感情好,是好事。”霍启明经江雪这样一说,才想起小儿子的习惯来,却不曾往深处想,只想到两个儿子不相互憎恨就是好事。霍东铭对霍东恺表面虽然淡淡的,不怎么和霍东恺说话,实际上对霍东恺也挺关心的,霍东恺创业之初,霍东铭私下曾想帮忙,是霍东恺拒绝了的。

  掏出手机来,霍启明一边按下霍东恺的电话号码,一边对江雪说道:“那我打个电话给东恺吧。”然后就把手机凑到了耳边。

  霍东恺很快就接了电话。

  “东恺啊,你妈做了很多好吃的饭菜,你现在在哪里?有空回家吃饭吗?你妈说大家很久没有聚在一起吃饭了,回来吃一次吧。”

  霍东恺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半响,才应着:“爸,我在家里吃过了,你和妈先吃吧,等会儿我过去坐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霍启明无奈,只得把霍东恺的话转达给江雪,江雪有点生气,好半天都不说一句话。

  霍东恺老是把霍家别墅当成家。

  那她这里呢?是旅馆还是酒店?来坐坐就走。

  另一端的霍东恺,挂断了父亲的电话后,便神色自然地和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聊着天。

  “奶奶,大哥和若希也快要回来了吧?”霍东恺状似不经意地问着老太太。关于霍东铭和蓝若希的消息,他都要回到霍家别墅里才能打探得到,而最新的情况则要从老太太这里才能获知。

  日子随着黑白的交替,悄然而逝。

  不知不觉间,霍东铭和蓝若希的蜜月就要结束了。

  随着蜜月即将结束,霍东恺的心就变得特别的焦灼起来。

  他有点迫切想看到霍东铭,将近一个月不见,他想知道大哥是否更俊美了,更矫健了。对蓝若希,他更是揪着心想。她本来就俏丽动人,在大哥的滋润下,是否更加俏丽动人,更有女人的风韵了?

  只要一想到蓝若希,他的身体总会有些反应,他知道如果自己想恢复正常,只爱女人,非蓝若希不可。偏偏天意弄人,蓝若希成了他的大嫂。

  过去,他之所以一直暗恋,不敢表白,是因自己的身份。

  蓝若希是蓝家的二小姐,蓝非凡最宝贝的女儿,蓝氏财团有蓝若希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哪怕蓝若希并不想继承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那是铁板钉上的事儿,除非蓝非凡改变,否则那都是蓝若希的。以蓝氏财团的雄厚来算,拥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就等于拥有了过亿的身家。而他呢,霍家的私生子,顶着四少爷的名份,却事事靠自己,从最低层滚摸打爬,才拥有今天的成就。所以他一直是不敢表白,觉得自己配不起蓝若希。

  等到他功成名就了,才发现蓝若希离他是越来越远了。直到她忽然成了自己的大嫂,嫁给了他最爱的大哥。

  有时候,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嗯,还有七天才能回来,现在他们在瑞士了,最后一站,到时候就在瑞士坐机回来。”老太太温和地答着,眼眸看着霍东恺那张和霍东铭特别相像的脸,关心地问着:“刚才谁打电话给你?是你妈吗?她让你去她那里吃饭?”

  “嗯。”霍东恺嗯了一声,没有告诉老太太是霍启明的电话。

  “东恺,你也二十八了吧。”老太太盯着他,忽然问着。

  “是,我和三哥,五弟都是同年的。”霍东恺深邃的眼眸掠过了防备,老太太对他一直不咸不淡,但还算在意,现在大哥结了婚,老太太该不会想催他结婚吧?

  一想到结婚两个字,霍东恺的心就沉入了万丈深渊。

  “可有自已喜欢的人?”老太太接着问。

  霍东恺便笑着:“奶奶,你是想逼婚吗?东恺头上还有两位哥哥呢,奶奶先催两位哥哥吧。”

  “谁规定结婚一定要按先后,又不是古代了。只要你有喜欢的女孩子,想着相伴终生的,就可以结婚。你是最独立自主的了,你的婚姻大事,你肯定也能像你大哥那样自己决定,大家只要你幸福就好。只不过奶奶希翼你将来结婚后,要忠于妻子,要是不喜欢就不要娶,别像……”老太太连忙停止说下去,差点儿就说到了江雪的身上去了。

  霍东恺在霍家虽然总是沉默不语的,其实心里非常在意江雪不能入住霍家,成为霍家的女主人。

  霍东恺眼神果真黯了黯,不过也就是一闪而逝,随即便继续笑着:“奶奶,如果有一天我真结婚了,我一定会娶我最爱的女人,既然是我最爱的女人,娶了她,我就会宠她一生一世。”

  “嗯,你和你大哥最为相似,性格也有几分相像,你大哥对若希可是宠得要命,呵呵,看着小俩口总算在一起了,我这颗心也算是放下了。”老太太一说到蓝若希,就是满脸都是笑,对若希的喜爱不言而溢。

  如果他娶了若希,他也会宠她上天的。

  如果他娶了若希……

  霍东恺在心里黯然地想着。

  “再过七天,东铭和若希就要回来了,不知道若希的肚子争不争气。”老太太自顾自地沉浸在快乐之中,没有留意到霍东恺的心里变化。

  现在她最想的就是抱曾孙。

  她年纪太大了,哪怕生活条件非常的优渥,但人是敌不过天命的。说不定哪一天,她两眼一闭,两腿一伸就去了。

  闻言,霍东恺的手忽然握成了拳头。

  度蜜月,没有任何公事可以打扰到大哥,大哥寻着机会就和若希恩爱的话,若希是不是就会……

  心,刺痛,刺痛的,也酸酸的。

  这一次,他很明白自己在吃着大哥的醋。

  后来老太太还在说着什么,霍东恺都没有听进去了。

  再后来,他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霍家别墅,在离开霍家别墅的时候,刚好遇着回家的霍东燕,霍东燕高傲得像个孔雀,甩给他冷冷的哼声后,就进屋里去了。出了霍家,他也没有去母亲的公寓,只是开着车,漫无目的地满大街荡着。

  不知不觉中,他的车又开到了蓝月亮酒吧门前停了下来。

  坐在车内,他冷冷地看着蓝月亮酒吧。

  在黑色的天底下,蓝月亮酒吧的招牌闪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特别的耀眼,又特别的让人沉醉,仅看外表就让人很想进去一探究竟。

  门前已经停了不少车辆,各种牌子的车都有,有点像车展。

  酒吧门口站着两名穿着侍者礼服的俊美男子,年纪都是二十三四岁左右,身材矫健,算是蓝月亮酒吧的迎宾了。

  他们俊美的脸上挂着职业式的微笑,对谁都露出一样的笑容,因为他们生得俊美,倒让很多来这里消遣喝酒的女客们痴迷不已。很多千金贵妇们选择来这里轻松,大都是冲着这里面的服务员大都是年轻俊美的男人。

  蓝月份亮酒吧的老板之一谷扬,很聪明,知道贵妇人的钱更好赚。女人要是痴恋某个男人,一掷千金,掷得比男人还要大方。

  当然了,女服务员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男客人也很多。那些女服务员不算特别的靓丽,但很有内涵,身高几乎都一样,对人彬彬有礼,能让所有客人无从挑剔。

  坐了好一会儿,霍东恺还是打开了车门,向酒吧里走进去。

  心里的痛,心底的酸意,此刻需要靠着酒精来麻醉一下。

  再过七天,他最爱的两个人就要从国外回来了。

  然后,他天天都能见到他们了。

  那样的日子对他来说,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折磨。

  弟弟爱着哥哥,小叔子爱着嫂子……

  光是用想的,就知道他此刻有多么的痛苦矛盾了。

  进了酒吧,他依旧挑了最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

  招来服务员,让他们替他拿了几瓶酒来,他独自喝着。

  “东恺哥。”

  耳里忽然传来了一道极其温柔的叫声,很耳熟。

  “东恺哥,真巧,在这里遇到了你。”苏红穿着一袭黑色的秋裙,像一朵黑色的玫瑰,性感而神秘,她在霍东恺的对面坐下,一副好巧的样子。

  霍东恺看都不看她,只顾着喝自己的酒。

  “东恺哥,自己一个人喝酒多闷呀,不如,我陪你喝吧。我心里也非常不好受,这几天都烦得要死,才会自己跑到酒吧里。酒,还真是个好东西。”她自顾自地替自己倒了一杯酒,轻呷着,媚眼带着伤心不时瞄着霍东恺。“只有醉了,我才能忘记东铭哥。”

  霍东恺依旧不理她。在她倒了一杯酒后,他端着自己的酒杯,拿起那瓶她没有碰过的酒,那瓶她倒了一杯酒的,他不要了,转身,他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去了,摆明就是不想和她坐在一起。

  苏红的脸黑了下来,很黑很黑。

  霍东铭不曾正眼看过她,那是霍东铭有狂傲的资本,他霍东恺有什么狂傲的资本,真以为自己就是霍家的四少爷了?不过就是仰人鼻息生活的一个私生子,给她摆什么谱?她比他还要好,至少她是**。

  媚眼闪过了一抹狠厉,哪怕是一闪而过,也让她的美添了几分阴森。

  苏红没有再坐到霍东恺的那张桌子上去,也自顾自地喝着酒,只不过不时拿眼看着霍东恺,像霍东恺这般喝酒法,他总会醉的,只要他醉了,她就可以和他制造出酒后乱性,然后就能以霍东恺女人的身份重新出入霍家。

  只不过,她心里也很好奇,霍东恺一向沉稳,怎么会跑到酒吧里喝闷酒?

  “四少,怎么又是一个人喝着闷酒。”谷扬忽然走了过来,在霍东恺的身边坐下。

  “你的酒吧开着门做生意,难道不允许我一个人进来喝喝酒吗?谁说一个人喝着酒就是闷酒了?我酒瘾来了,来你这里坐坐。”霍东恺睨了谷扬一眼,淡冷地应着。

  谷扬笑着,身子挪了挪,刚好挡住了苏红看霍东恺的视线。

  “四少,我后面那个女人肖想你,你可别喝醉了呵。”谷扬是酒吧的老板之一,早就练做了一双火眼金晴,来这里喝酒的人,有什么心事,有什么企图,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只不过是他不想理而已,正如霍东恺所说的那样,他是开门做生意的,并不是管闲事的。

  他对霍东恺有几分的好感,两个人算得上是朋友,他才好心地提醒霍东恺。哪怕霍东恺只是私生子身份,但霍家四少爷的身份也是铁打一般的事实,不少女人都想嫁入霍家去当个名门贵夫人,他是不想霍东恺被人强行赖上。

  霍东恺抿唇不语。

  阴寒的眼眸掠过了一抹冷笑,让谷扬看得浑身打颤,不知道他在心里想着什么。

  “我生意忙,先忙去了,酒精有时候可以解闷,但还是别多喝了,伤胃。”说完,谷扬拍了拍霍东恺的肩膀,便起身离去,在越过苏红身边的时候,他投了苏红一记自求多福的眼神。

  霍东恺的手段绝对不比霍东铭差,这个肖想霍东恺的女人,要真惹怒了霍东恺,下场会有多么的惨烈,他不知道了。

  在谷扬离开之后,霍东恺已经喝完了一瓶酒,又招来服务员,再要了两瓶酒浓度极高的烈酒。

  喝了一杯烈酒后,他的双眼开始迷离起来,神智变有点迷糊了。

  他似乎是醉了。

  苏红等的就是这个结果。

  “东恺哥。”苏红放下了酒杯,再一次坐到他的对面去,关心地叫着。

  霍东恺眨着双眸,看着苏红,打着酒嗝却不说话。

  一分钟后,他就爬在桌上睡着了。

  苏红脸一喜,他真的醉倒了!

  还真是天助她也!

  “东恺哥。”苏红装着很关心的样子,摇了几下霍东恺,霍东恺不动,她才放下心来,相信霍东恺真的醉了。

  苏红马上站了起来,扶起霍东恺,又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了一沓人民币,摆放在桌子上,算是酒钱。然后就扶着霍东恺向酒吧外面走去。

  谷扬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透过闭路监控,把苏红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看到苏红扶着霍东恺离开,他只是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已经点醒过霍东恺了,霍东恺还会醉倒,分明就是故意的。

  他万分好奇,那个冷漠寡言的霍四少会如何去演一出“酒后乱性”的戏码,那个女孩又会得到怎样的惩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