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7 酒后乱性,还要继续吗?

067 酒后乱性,还要继续吗?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4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1

   苏红扶着醉熏熏的霍东恺走出了蓝月亮酒吧,她认得霍东恺的车,便把霍东恺扶到了那辆奥面前,然后从霍东恺的身上摸出了车锁匙,把车门打开,吃力地把霍东恺扶进副驾驶座上靠着椅子坐好,又帮霍东恺系上安全带,对霍东恺说着:“东恺哥,我送你回家。”

  然后她自己就坐进了驾驶座上,关上车门,发动了引擎,把车开走了。

  在车子开动的时候,她透过车后镜竟然看到身边的霍东恺似乎睁开了锐利的双眸,吓了她一大跳,差点就和一辆车迎面相撞,等到她扭头看向身边的霍东恺时,却发现霍东恺醉得死死的,眼皮子都不动一下,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

  车子离开了蓝月亮酒吧,不过并不是往霍家而回,而是往一家宾馆开去。

  她把车停在一间不算高级,但也不算低档的宾馆面前,然后她自己先下车,向宾馆里面走去,等她开到房了,拿到了房间的锁匙,她才从宾馆里出来。

  替霍东恺打开了车门,她又吃力地把霍东恺扶了出来,锁上车门,扶着霍东恺往宾馆里走去。

  来宾馆开房的人多的是,怀着什么样企图的客人都有,宾馆里的服务员见惯不怪了,看到苏红扶着霍东恺进来,也没有人过问什么,反正再怎样,一个男人也不会吃亏到哪里去。

  进了自己订的房间,苏红连忙把霍东恺扶到床上躺下,霍东恺高大健壮,她的力气不够大,勉强把霍东恺扶进房来,她也累死了,在扶霍东恺躺下的同时,她也无力地伏压在霍东恺身上。

  “重死了。”

  苏红用力地捏了一下霍东恺的手臂一下,看到霍东恺没有什么反应,才放下心来。

  喘息了好一会儿,气顺了,苏红才从霍东恺的身上离开,坐在床沿上,瞪着醉得不省人事的霍东恺。

  近看霍东恺,她发觉霍东恺其实挺帅的,轮廓和霍东铭极为相似,要不是他眉眼间的阴沉过于明显,他很容易会被人误当成霍东铭。

  “不是一个妈生的,也长得这么相似。”苏红嘀咕着,忍不住弯下腰去,抚摸着霍东恺的俊脸,叹息着:“如果你是东铭哥多好呀。我也不是存心想利用你,只不过实在看不了蓝若希的幸福,凭什么她就可以嫁给东铭哥?表面看去她是代姐嫁,可明眼人一看都看出东铭哥对她很好。我爱了东铭哥八年了,可东铭哥看我一眼都不肯,我不甘心,不甘心。我绝对不会让蓝若希安安稳稳地当这个大少奶奶的,我一定要报复她,拆散她和东铭哥。霍东恺,对不起了,三少和五少都圆滑,不好利用,你嘛,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利用起来容易些。再说了,那么多年了,难道你就不怨你大哥吗?他有的,你没有,你有的,他都有。都是同一个父亲的,同一个家的,差别这么大,你大妈对你又不好,你就不怨不恨?”

  苏红自顾自地说着,神情千变万化,时而温柔多情,时而阴狠无比。

  “只要你给我一个女朋友或者未婚妻的身份,让我能像以前那样自由出入霍家,那么我就可以帮你报复你大哥。只要他的婚姻散了,就等于报复了。当然伤人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因为我舍不得伤害我的东铭哥,要伤害,也是拿蓝若希来开刀。你似乎也挺不喜欢蓝若希当你大嫂的,咱们就站在同一条线上吧。”

  不知道自言自语说了多长时间,苏红便开始剥霍东恺的衣服,准备制造酒后乱性的局面。

  脱掉了霍东恺的上衣后,露出那精壮的上身,她的脸忽然间红了起来,有几分的迷醉,忍不住就俯下身去,亲吻着霍东恺,在她的眼里,霍东恺就成了霍东铭。

  霍东恺一动也不动,在她亲吻她的时候,他更是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苏红以为他醉得太重。

  亲吻了一会儿后,她才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等她脱光了衣服正想钻进被窝里和霍东恺睡在一起时,霍东恺却忽然睁开了那双冰冷阴寒而锐利的眼眸,冷冷地看着她,把她吓得全身一软,整个人就跌坐在地板上。

  随即又记起自己没有穿着衣服,她赶紧就抄起了衣服,慌乱地就想套穿起来。

  “脸蛋不错,身材不错,但,人实在是太无耻了。”霍东恺坐了起来,一边淡定地捡起自己的上衣穿起来,一边冷冷而不屑地说着。

  看到苏红手慌脚乱地想穿衣服,他唇边逸出一抹嘲笑来,冷嘲着:“刚才脱得挺快的,你不就是想脱光了爬上床制造一出‘酒后乱性’吗?怎么?不想继续了?现在穿什么呀?不是还没有乱性吗?你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你急着结束干嘛?”

  苏红被霍东恺突然间的醒转,还是如此的清醒吓到了,穿衣服的时候,手脚都乱了套,久久都穿不起来,耳边听着霍东恺的冷嘲热讽,她更觉慌乱,只得扯了被子把自己包起来,这才捡回了一些力气。

  “东恺哥……”苏红软软地叫着,是男人听到她这般酥软的叫声都会心软的,但霍东恺不会。

  他倏地跨站到她的面前,半弯下腰来,俊冷的脸凑到了苏红的跟前,距离拉得很近很近,近到他的气息已经喷在苏红的脸上了。他的眼眸更加的冰冷,更加的幽深,削在苏红的身上,只差没有把她砍成十八段。

  “我说过不准叫我‘哥’!”霍东恺的声音阴沉得可怕,就像刮着寒风一般,冷得让人毛骨悚然。“还想继续吗?”他冷哼着。

  “霍东恺,你别给脸不要脸,本小姐看得起你才会利用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不过是一个私生子,什么也没有的私生子,你算什么东西呀?”苏红被霍东恺挖苦得跳脚,人也跟着浑了起来,竟然反过来骂着霍东恺。

  霍东恺站直了身子,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睨着一副理直气壮,很看得起他的样子,唇边的冷笑扬得更高了。这个女人就是个无耻的东西,早在他认识她开始,他就看出来了。都是霍东燕那个傻瓜,还把她当成好友,却不知道她根本就是利用霍东燕想进驻霍家,成为名门夫人。

  名门夫人,有那么容易当的吗?

  霍东铭的夫人更不好当。

  不是霍东铭爱的女人,她以为嫁入霍家就能幸福了?刚才她自言自语说的那些话,他也是只字不漏地听进去了。明知道她肖想他,他怎么可能还会醉?他是装的,目的就是等着羞她一个正着。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和霍东铭挺像的,两兄弟都是坐怀不乱的真汉子。

  苏红以为只要她能以他女友的身份就可以重新自由出入霍家了。她认识他也有八年时间了,难道还不知道他在霍家的地位吗?要不是霍东铭,他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而霍东铭那般的强势,又岂是她一个小女人就可以影响拆散他的婚姻?如果她真有这种本事,霍东铭就不会和蓝若梅定下婚期,还被蓝若希抛弃。

  苏红,说聪明也聪明,说笨也笨。一遇上霍东铭,她就成了全天下最笨的女人。

  “我会让你在霍家人面前都翻不了身。”霍东恺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来。他忽然拍了三下手掌,然后房门就被人打开了锁,几个男人扛着摄影机走了进来。

  几个男人进来之后,房门随即再度被锁上。

  看到几个男人,苏红脸色倏地变得煞白起来,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盛气凌人,紧紧地扯着身上的被子,害怕地往角落里缩,她害怕霍东恺会让那几个男人把她……

  霍东恺一向阴恻恻的,她真的瞎了眼,才会选中霍东恺来利用。

  实际上,霍家五位少爷,随便一位都不是任人搓圆掐扁的。

  “霍东恺,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爸妈都不会放过你的。”苏红虽然很害怕,还强作镇定,警告着霍东恺。

  霍东恺冷笑着,眼神带着嫌弃扫着她,冰冷的声音就像耙子打在她的身上一样,全是刺。“你在害怕什么?你以为我会让人对你什么吗?那还污辱了我请来的人。”这般无耻的女人,送上他的床,他也不会有反应的。

  “开始吧,拍够一张光碟便可以了。”说完他走到了窗前,拉开了些许的窗帘,背对着房内众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魔鬼的气息,这种气息带着重重的暴戾,不是霍东铭身上会有的。

  刚才苏红把他丢在车内,独自走进宾馆开房的时候,他就趁机打了电话给谷扬,让谷扬帮他安排一些手下带着摄影机来。然后他又装着醉倒的样子,继续沉睡着。

  他要把苏红无耻的样子拍下来,制成一张光碟,只要苏红以后再敢动什么歪心思,他就把光碟里面的相片全都放到网上去,让苏红抬不起头来见人,苏红是**,其父母都在政府里任职,如果她的这些相片被发到网络上去,她父母必定也会受到影响,苏家也会完蛋。

  霍东铭和蓝若希是他最爱的两个人,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准伤害他们两个。

  他是痛苦兄嫂两人的结合,但他绝不会允许他人拆散他们。

  真要拆,也是他。

  但他,估计永远也做不到拆散兄嫂吧。因为他对他们的爱,让他宁愿独自吞下这些苦楚,也不愿意看着他们痛苦。

  不管大哥为什么忽然娶了蓝若希,只要大哥开心,蓝若希也觉得幸福的话,他就不会把痛苦栽到他们的身上。

  “你们要干什么,救命啊……”苏红的尖求声,恳求声不断地传来,霍东恺都无动于衷。

  谷扬安排来的那几个男人并没有碰苏红一根头发,只是扯开了她包着身体的被子,把她不着寸缕的样子拍了下来。

  不管她怎样挣扎,怎样反抗,她不过是一介女流,哪敌得过几个男人?

  苏红羞得连死的心都有了。

  她真笨呀,竟然挑中了霍东恺为“酒后乱性”的对象。

  她以为霍东恺会怨恨霍东铭的。

  此刻,她才忽然明白,霍东恺对霍东铭这个大哥是尊重得很。

  她,自作自受。

  不用猜,她也知道这些人拍她的相片要做什么了。

  她这一生,怕是再也入不了霍家的大门了,再也无缘霍家的夫人地位了。

  是该气还是该恨?

  苏红哭了。

  但哭也未能让霍东恺的铁心软一下。

  能让霍东恺心软的女人,只有他的亲亲大嫂蓝若希。

  几分钟时间,几个男人就把相片拍好了。

  “四少,完成了。”

  一个男人把被子丢回给苏红,任她慌乱地包好自己的身体,他们都不再看向苏红,只是对霍东恺说道。

  霍东恺这才慢慢地转过身来,示意对方把底片给自己,然后挥手让他们离开。

  等到房里只有霍东恺和面如死灰的苏红时,霍东恺才沉冷地走到了苏红的面前,冷冷地扫射着她,举了举手里拿着的底片,冷冷地说着:“如果,你胆敢拆散我大哥和若希,胆敢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来,这些东西就会被放到网上去,会有什么效果,我想你会清楚的。还有,就算我霍东恺是私生子,我也是一个光明正大,人人都知道了,接受了的私生子,也是霍家的少爷,别把我当成什么也不是,任你利用的棋子。你现在也可以报警,不过你要是敢报警的话,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你们苏家在T市消失,别以为这些事情我办不到。我不是大哥,会看在霍东燕的份上饶你不死,真惹怒了我,你叔的企业都要为你陪葬!”说完,霍东恺转身,冷冷地离开了房间。

  苏红如秋风中的落叶,软坐在地板上。

  眼里,闪过了对霍东恺的恨意。

  原来,最狠的人不是霍东铭,最冷的人不是霍东禹,而是霍东恺!

  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更没有力气去夺回那卷胶卷。

  如今,她有把柄落在霍东恺的手里了,她该怎么办?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被打败。

  急急地穿上衣服,苏红赶紧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然后逃命一般逃离了宾馆,决定回家里找父母商量对策去。

  想成为霍家的夫人是不可能了,她要找父母商量,如何从霍东燕身上刮下一层皮来。

  霍东燕和霍东恺一向不对盘,霍东铭对霍东恺还有几分手足情,但霍东燕对霍东恺是半点兄妹情都没有了。

  她从霍东燕身上刮钱财,霍东恺肯定不会过问,霍东燕也不会让他知道的。

  得不到名份,能得到利,对他们苏家也是有帮助的。

  霍东恺出了宾馆后,依旧回到了蓝月亮酒吧。

  不过不再坐在角落里,而是坐到了谷扬的办公室里。

  谷扬把一杯鸡尾酒摆放到他的面前,然后在他的对面坐下,淡笑地睨着还是黑着脸的他,笑问着:“恶气还没有出吗?”

  霍东恺不答话,只是端起了那杯宴会里常见的鸡尾酒,默默地喝着。

  片刻时间,他就把酒喝了个底朝天。

  不轻不重地把茶子摆放到水晶茶几上,他站了起来,看一眼谷扬,沉冷地说着:“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我能帮得到你的,我都会帮。”然后,转身就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谷扬坐在沙发上,侧了一下身,一边手撑放在沙发的扶手上,脸转向了霍东恺,笑着:“大家算得上是朋友吧?帮你是小事,不用谢,更不用觉得欠了我的人情。四少,你有心事吧,能否把心事说出来让我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分忧解愁。”

  霍东恺顿了顿脚步,才扭头冷冷地扫了谷扬一眼,冷冷地说着:“我没有心事,你眼睛看花了。我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一次走出蓝月亮酒吧,他径直就回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小别墅里。而海滨区,他从接到父亲的电话开始到现在,始终不曾去一趟。

  去了,也是让他烦恼。

  父亲不在的时候,母亲都会在他面前念叨着,让他想办法,使些手段从大哥手里夺些千寻集团的股份过来。父亲也在的时候,母亲更会念叨,还会冲父亲哭诉,说他们做父母的对不起他。

  他听这些听厌了。

  他不想再听。

  现在的他,已经相当有成就了,他不必依靠霍家,他就有今天的成就了。

  至于父母对不对得起他,他也不想去想。父母是有感情的,他知道,哪怕母亲属于第三者。但身为儿女的,哪一个不是希翼父母有感情,能天天在一起?他也理解母亲,爱一个人没有错,错的是母亲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还妄想拆散人家的婚姻。

  有这样的父母亲,他无从选择。

  不能自己选择,他只能默默地接受。

  霍东恺的小别墅不大,占地不过两百多平方,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就占去了一百五十平,小庭院只有一百平方左右了。院落里没有种着花花草草,一条两米宽的水泥路穿过庭院直达小洋楼大门前。水泥路两旁各搭着一个葡萄架,现在深秋时间,葡萄早就没有了。

  屋里的摆设也很简洁,整体格局还不错。

  回到这里,他才有一种归家的感觉。

  可惜,他的小家里冷冷清清,缺少一个女主人。

  在购买这栋小别墅的时候,他曾经幻想过,有一天自己是否能拥着蓝若希坐在葡萄架下面,仰望星空?

  而他的房里,除了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他十六岁和大哥合影的相片之外,墙上贴着的竟然都是蓝若希的相片,那是他偷拍的。从他的眼神开始不由自主地追逐蓝若希,他就把她的一举一动偷偷地拍了下来。

  那些相片,伴着他度过了无数难眠的长夜。

  进入这个房间,他才觉得自己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因为他有暗恋的女孩,哪怕那个女孩一直让他觉得触手难及。

  他的恋兄情结很深,对蓝若希的暗恋也很深,也正因为这两种不同的情感同时横刺在他的心里,他才能继续若无其事地活着,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当他想亲近大哥的时候,就用蓝若希来制止自己心里那种猥亵,如果他想对蓝若希做什么时,就用大哥来压制。

  伸出手,轻轻地抚着那些相片。

  “若希,你可曾知道,还有一个我,深深地爱着你?和你一起长大的人,并不只有大哥一个人呀。”霍东恺低低地呢喃着,语气有着难言的痛。

  这间房是禁地,除了他自己,连他母亲都不准进入。

  也正因为如此,他回到房里才能把自己两种复杂的感情表露无遗。

  他可以尽情地痴恋着大哥,也可以尽情地暗恋着蓝若希。

  不知道抚了多久的相片,霍东恺才在床前坐下。扭头,他又拿起了他和霍东铭的合照,细细地端看着相片中的霍东铭。这是他和霍东铭唯一的一张合照,是他进入高中时,死皮赖脸求着霍东铭和他合影的。

  那一年,霍东铭才二十岁,一举一动中已经散发着成熟沉稳,那时的霍东铭一边读书,一边利用空余时间接触千寻集团的事务。被当成接班人培训的霍东铭,玩乐的时间很少,相对来说,他玩乐的时间倒是挺多的,因为家人并不管束他。

  十六岁的他,紧紧地挨着霍东铭,两张脸,七分的相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双胞胎兄弟。他笑着,不像现在这样冷漠阴恻,能和自己最爱的大哥合影,他觉得自己就像中了五百万大奖那般的开心。

  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霍东铭和蓝家姐妹越来越亲近,他和霍东铭的距离也就越拉越远了。

  如今……

  “大哥,我该拿你怎么办?”

  霍东恺低喃着。

  甩掉了蓝若希,此刻他的脑海里就全是霍东铭。

  夜,越来越深。

  痴恋纠结的他,却无法马上入眠。

  哪怕他躺在了舒服的大床上,脑里还在猜想着远在瑞士度蜜月的兄嫂。

  这个时候,夜深人静的,大哥应该是拥着蓝若希入眠了吧?

  伸手抄起一只枕头,霍东恺慢慢地合上了冷眸,手臂发着狠劲搂紧了枕头,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再过七天,他们就会回来了。

  不管怎样,能每天看到他们,也是一种幸福,虽然夹着痛苦的折磨。

  ……

  苏家。

  在这个深夜里,他们一家子也睡不着。

  从苏红带回了她被霍东恺拍了照的消息后,苏家就睡不着了。

  但他们也不能灯火通明到天亮,所以只亮着一盏台灯,散发着淡淡的光,不至于让整个空间都陷入黑暗之中。

  “红,你怎么会这样的不小心?你……现在怎么办?找霍四少要回胶卷?他肯定不给的。”苏母有点心急,她还想靠着女儿和霍家的关系往上爬呢,现在女儿反倒落下了把柄给霍东恺,那就像一枚炸弹一样,随时都会爆炸,只要一爆炸,就会把他们苏家炸得七零八落,包括苏红的叔叔也会在商界难以立足的。

  “你怎么这般的笨?你出入霍家那么多年,霍家几位少爷的脾性你还没有摸清吗?你居然挑了霍四少?你以为他是私生子,他就好捉摸?你难道不知道私生子的心机才是最深沉的吗?爸还指望着你帮我和你妈往上爬呢,现在,只要你别拖累大家就行了。政府就要换领导班子了,不管爸能不能成为正级市长秘书长,你在这段时间里都不能再惹怒霍家的人,别拖大家的后腿。”苏大明压低着声音骂着苏红。

  在他的眼里,苏红就是他往上爬的棋子。

  因为苏红和霍家小姐是好朋友。

  可如今,这个一向让他满意,让他骄傲的女儿,竟然选错了利用的对象,反落人把柄了,他能不生气吗?先是勾引霍东铭,那么多次了,竟然一次都不成功,都不知道是霍东铭不行,还是自己的女儿不行。否则有哪个男人面对一丝不挂的美女会无动于衷?

  不能成为霍家的大少奶奶,能嫁给霍家其他几位少爷,对苏家同样有帮助,可是女儿偏偏又挑中了以为最好掌握的霍东恺。霍东恺凭着自己的实力,创造了东恺厨具企业,拥有二千多名员工,资产过亿,他是任人宰割的人吗?

  女儿这次实在是笨得无话可说了。

  “爸。”苏红不满地低叫着,她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父母不安慰她,反倒指责她,在父母的心里,她最大的价值就是助他们往上爬吗?她还是他们的独生女呢。

  “大明,先别生气,不是还有霍家小姐吗?名不行,就退而求其次吧,咱们要钱,总可以吧。有钱,大家给上面的领导送送礼,说不定也能升迁。当然了,送礼要送得不着痕迹,可不能让人知道,否则纪委一查,就什么都没有了。”苏母连忙打圆场,话里也没有对苏红的真正关心。

  说来,苏红也算是可悲的人。

  “查,查,查,查你的头,别老提纪委,要是哪天真被查到了,你就等着在牢房里过下半生吧。”苏大明没好气地瞪了老婆一眼。

  苏母马上噤若寒蝉了。

  沉吟了半响后,苏大明才压下了心里的恼火,温声安抚着苏红,然后一家三口便在这个黑夜里商量着他们肮脏的阴谋,准备杀向霍东燕。

  隔天。

  瑞士。

  一大清早的,蓝若希就爬了起来,坐在床上,面前摆放着那台手提电脑,她轻手轻脚地操纵着电脑,在整理着存放在电脑上的一些相片,是她和霍东铭度蜜月以来,拍下来的。

  身边,霍东铭似乎还没有醒转。

  蓝若希看他闭着眼,就当他是没有醒。

  还有六天,她和霍东铭的蜜月之旅就要结束了。

  想想,觉得一个月过得真快呀。或许是她过得太幸福了,所以觉得时光流逝不过眨眼之间。

  看着电脑上面的相片,唇边还是忍不住浮起了浅浅的笑意。

  霍东铭的体贴,霍东铭的温柔只给她,霍东铭的宠爱,包容,都让她心里甜丝丝的。哪怕偶尔还会接到冷天烨的骚扰电话,不过都被幸福掩盖过去了。

  整个蜜月里,她的心已经开始为霍东铭而沦陷了。再加上两个人自小相识,知根知底的,霍东铭又一直都对她很好,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非常幸运的。

  整理好相片之后,她便登陆了一下自己的QQ,一登陆,就看到林小娟的人头像不停地在闪,一看,那丫的竟然给她留了近百条的留言,都是问她幸福否?也在说着她自己的近况,也提到了慕容俊。

  看到慕容俊的名字出现在小娟的世界里,蓝若希心情有几分的沉,可是有些事情也不是她能阻止的。比如爱情。如果林小娟真会爱上慕容俊,就算她天天耳提面语,林小娟也会爱上的。

  一切,随缘吧。

  系统忽然提示有人加她为好友,那个白色的小喇叭不停地闪烁着。

  蓝若希随意地点了一下,弹出来的资料显示,加她为好友的人竟然是她的小叔子,霍东恺。

  霍东恺的网名:孤鹰。

  他大概是担心蓝若希不愿意加他为友吧,还特意地说自己是霍东恺。

  蓝若希接受了他的请求。

  不管过去有没有交集,不管他曾经如何阴冷地质问过她为什么,那让她感到莫名其妙,现在她是他的大嫂,她不可能,也不能随随便便拒绝他加为好友的请求。

  让她有点意外的是,他是怎么知道她的QQ号码?

  还有,才清晨,他就起来上网了吗?

  他工作不是挺忙的吗?

  她以为像他那种大忙人,是不会上Q的。

  蜜月快乐吗?大哥对你好不好?

  霍东恺首先发了问话过来。

  蓝若希拢了拢眉,他的问话倒透出了对她的关心。可他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平时也是冷着脸,一副阴恻恻的样子,不曾对她说过关心的话,现在怎么会透出了关心?

  手指飞快地移动着,蓝若希回答了他:大家都很快乐,你哥对我极好!

  霍东恺那边短暂的沉默。

  蓝若希以为他准备下线了,谁知道他又发了一个问题过来:我哥起来了吗?你们快要回来了吧?可要记得带些礼物回来给大家哦。

  然后还发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过来。

  蓝若希忍不住笑了笑,霍东恺这个人极少会笑,就算笑,也是很淡那种,这会儿发一个大笑脸过来,她觉得和他真人性格不合。

  你哥还在睡,再过六天,大家就从瑞士这里坐飞机回国,礼物少不了你们的。你想要什么礼物?要不要大家帮你打包一个漂亮火辣的洋妞回去?

  蓝若希在后面也加了一个笑脸。

  霍东恺赶紧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过来。

  奶奶也在催我结婚。

  可惜我没有想结婚的对象。

  霍东恺飞快地发了信息过来。

  蓝若希莞尔,觉得隔着一个网络,霍东恺倒是多了一些话。

  家里人都好吧?奶奶身体没事吧?爸妈他们都好吧?

  蓝若希转问其他问题。

  都好!

  哦。

  蓝若希找不到话题了。

  腰后面忽然缠上一双熟悉霸道而有力的大手。

  “和谁在聊天?”霍东铭坐了起来,自然而然地圈搂着她。

  锐利深邃的眸子飞快地扫向了电脑屏幕。

  “是东恺。”蓝若希老实回答。

  霍东铭便抿起了唇,乌黑得如同黑珍珠的眼珠子飞快地眨动着,眼眸深处掠过了一抹冷意,但随即一闪而逝。

  “他怎么会有你的QQ号?”霍东铭温柔地抚顺蓝若希的短发,语气平淡,状似聊天。

  “不知道。他刚刚才加我的。”蓝若希扭头看着他,笑着:“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霍东铭眨着深眸,反问着,唇边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但笑意却未达眼眸深处。“怎么不多睡会儿。”霍东铭又转移了话题。

  霍东恺是他的弟弟,有些事情,他不说,不代表不知道。

  “醒了,就不想睡了。起来整理一下相片。”蓝若希向霍东恺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然后就下了Q,也把电脑关了,转身,就靠进了霍东铭的怀里。有几分眷恋地说着:“大家很快就要回去了。”蜜月结束,也代表她要正正式式面对霍家一大堆的人。

  她霍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也稳如泰山了,哦,不是,还要等她收服了蛮横的小姑,让因为姐姐而对她怀有意见的婆婆,管理好划归她名下的产业,打败所有还想爬上霍东铭床的女人,她的大少奶奶身份才坐稳。

  唉,婆婆有一句话,其实说得很对的。

  名门夫人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斗得小三,抓得财政。

  她,奋斗去。

  “如果你舍不得,大家可以再玩长一段时间的。”霍东铭宠溺地说着。

  蓝若希摇头。

  “我想早点知道姐姐的下落。”蓝若希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扭头深深地看了霍东铭一眼,那一眼似乎带着透视力,把霍东铭隐瞒她的某些事情透析了一般。

  霍东铭扬了扬眉,便把她的头压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她用这种透析的眼神看着他。他让张猛在他蜜月期间不要把蓝若梅的消息通知他,只是想让自己和蓝若希能好好地享受一下两人世界。

  他知道,他这样做是自私了点。

  不过他也能保证蓝若梅肯定不会有事的。

  因为要是有事,张猛也是个聪明人,一定会不顾他的提醒,私下通知他的。

  回国,他保证第一时间让蓝若希知道若梅的下落。

  “若希,还有六天时间,让大家把开心进行到底。放心,你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回去后,我再催催那些人,让他们加把劲寻找你姐的下落,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霍东铭温声细语地在蓝若希的耳边说着。

  “嗯。”

  蓝若希回搂着他的腰肢,在他的怀里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她也相信姐姐不会有事的,怎么说,姐姐在企业里也是财务总监,有一定的社会经验。

  尽管霍东铭和蓝若希还在瑞士度着蜜月,不过有些事情,不必他坐镇,也会在紧张地进行着,例如打击环宇集团。

  霍东铭对蓝若希的宠爱深如大海,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她一分一毫,哪怕是电话警告,都不行。冷天烨和沈柔不怕死,三番四次打电话给蓝若希,冷天烨是对蓝若希余情末了,爱的心不死。沈柔完全就是辱骂警告,哪怕蓝若希每次都占了上风,可是霍东铭心里还是不舒服。

  他一通越洋电话打给颜菲,颜家的企业也是以生产灯饰为主,在这个行业里头,颜家算是龙头老大,环宇集团虽然也会涉足一下房地产,但主要也是生产灯饰为主的,他让颜菲抢环宇的客户,就是把环宇往绝路上逼。

  沈家哪能斗得过颜家?

  别看颜菲一副大咧咧的样子,她可是个女强人,是颜氏的少东家,能力在她的兄长之上,被其父内定为颜氏的接班人,这引起其兄长们的极度不满,但颜菲有手腕,他们也无奈。

  总之,霍东铭那些死党们全都是利害的人物。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开进了环宇集团。

  车在管理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系着深蓝色领带的冷天烨,携着同样一身黑色西装裙,挽着高髻,手挽挎包的沈柔从车内钻了出来。

  他们的蜜月已经结束,从国外回来了,今天正式回企业上班。

  因为环宇最近遇到了不少阻力,他们也没有心情再玩下去。

  两个人一副很亲密的样子,向办公大楼走去。

  走进办公大楼后,每个人看到他们都亲切地打着招呼。

  沈柔是副总,冷天烨是经理。

  听着别人亲切有礼地叫着自己冷经理,冷天烨的虚荣心稍稍得到满足。以往人家也叫他冷经理,可是总听不出多少尊重来,今天同样是叫他冷经理,可因为他成了总裁的女婿,这三个字,他听着也觉得载满了对他的尊重,甚至是趋承讨好。

  男人,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让人趋承讨好,才会觉得自己功成名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