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69 结婚申请报告

069 结婚申请报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23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2

   一会儿后,林小娟笑着走出了衣戴风流服装店,她和这间店的最大股东谈好了,她就租门前大概两平方米的空地来摆卖她的衣服,三天后,她就可以来这里正式开张了,因为人家今天才开张,这三天内还不希翼门前摆放便宜的衣服。

  她,总算不用担心再被城管追赶了。

  心情好了,就会觉得天气特别的好。

  林小娟就是这样的。

  眼前的困境解决了,她就觉得今天的天空特别的蓝,就连那晒得人皮肤发疼的太阳,她也觉得特别的明亮可爱。

  “铃铃铃……”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是慕容俊打来的,因为心情好,她马上就按下了接听键,呵呵地笑着问:“慕容总特助,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怎么,你买彩票中了五百万大奖了?笑得这般的开心,这般的灿烂。”通过电话,慕容俊听到她的笑声,忍不住也跟着笑,好脾气地问着。

  “好运气还没有到,五百万大奖先存着,让它长多一点利息再搬回家来。”林小娟笑着,脚下并没有停止,一直往前走着。“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租到地方摆卖衣服了,以后也不用再担心被城管追赶了,更不用再麻烦你了。前两次,真不好意思,浪费了你的时间,又花了你的钱。等我生意稳定了,赚了钱,以后我连本带利还给你。”

  此刻,林小娟觉得眼前一片的光明,仿佛她已经走上了光明大道,前途无量了,便开始想着还慕容俊的人情。

  慕容俊在电话那端顿了三十秒钟,随即笑着向林小娟道贺,说了几句客气的祝贺,便转入了他打电话给林小娟的真正目的:“小娟,我帮了你两次忙,如果我也有忙需要你帮,你愿意帮吗?”

  慕容俊不愧是狡猾的狐狸,他没有直接说出主题,而先利用林小娟欠他人情来交涉。

  “怎么不愿意,只要我能帮得到你的,你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帮的。”林小娟豪爽地应着,她正想着还他人情呢,现在他就有用得到她的地方了,她自然会帮他,以便还他的人情。

  “我晚上有一个酒会要参加,是我一个朋友的生日酒会,我必须到场,不过我缺少一名女伴,你能当我的女伴吧?”慕容俊笑着说,声音依旧温和沉稳,听不出他话里有半分其他的情绪。

  林小娟直觉就想拒绝,她可以帮他其他忙,可这个忙,她总觉得不妥,那会让人误会她和慕容俊的关系。虽然和慕容俊算得上是熟识了,不过她头脑还是清醒的,她和慕容俊不是同一层次的人,除了普通朋友的关系外,她不想深交,更不想让人误以为她贴上了慕容俊。

  “这个……你可以找其他人的。”林小娟讪笑着

  酒会,她也参加过,以前环宇集团周年会,企业里所有白领阶层都会参加的,不过那是自己熟识的人,再说了企业年会始终不及慕容俊要参加的酒会高级,她觉得很自然,不会有什么不适感。慕容俊是什么身份的人,认识的人肯定是大富大贵的,她没有长相,没有身份,实在不想跟着慕容俊一起去。

  “你不想帮我吗?”慕容俊笑问着。

  “我……如果你允许我拒绝,我想拒绝。”林小娟老实地答着。

  慕容俊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半响,林小娟等他发话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正想说话时慕容俊体贴的声音已经先她一步传了过来:“那,我自己去吧。中午有空吗?大家一起吃个饭。”

  “不了,我自己做饭吃,我想先准备好摆档的东西。”林小娟听到慕容俊不勉强她陪他去参加酒会,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慕容俊一定要她帮忙的话,她还是无法拒绝的。

  “那,我挂了。”慕容俊浅笑而沉稳的声音传来。

  “好。”

  两个人相互地说了一声“再见”,便挂断了电话。

  两个人都不知道曾经有人暗中打量过林小娟了,否定了林小娟极有可能会成为某人太太的可能性。

  ……

  西藏。

  霍东禹对蓝若梅的态度依旧冷漠至极,哪怕总会流露出对蓝若梅的关心。

  现在的他,心情更加的复杂。

  一向沉稳的他,面对着蓝若梅,面对着感情,他就变得不沉稳了,变得不淡定了,变得不理智了,想着只要他不和蓝若梅在一起,那么对蓝若梅的伤害就会减少一些。要是他接受了蓝若梅,两个人回到T市,先不说大哥会怎么对待他们,就是他的父母都不会接受的。

  他们觉得蓝若梅是在玩弄大哥,而对于玩弄人家感情的女人,父母都是特别憎恨的。再说了,他父亲是军人,特别的严厉,知道蓝若梅因为他而抛弃大哥,让霍家丢尽了颜面,一定会把蓝若梅赶离他的身边的。

  霍东禹觉得自己在爱情面前,真真正正成了一个懦夫,一个顶着保护蓝若梅名号的懦夫。

  训练基地上,他一身笔直的军装,披着蓝若梅硬要他穿着的军大衣,站在一处稍高的空地上,拿着望远镜眺望着远方训练的战士们。

  这几天,雪又停了,但寒气并没有减轻。

  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很大的。

  不过因为前段时间下了好几天的雪,地上还有着积雪,战士们不畏强寒,继续训练着。

  军人的身体之所以强壮,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训练出来的。

  “东禹。”身后忽然传来了蓝若梅的叫声。

  霍东禹放下望远镜,扭头看向朝他走来的蓝若梅,大风总是调皮放肆地挑起她那三千青丝,又放肆地放下,随着她的走动,那三千青丝又晃如舞台上的模特儿,能透出它们优美的一面来。今天的她,穿着她上次新买的那件新衣服,她出身富裕,挑选衣服讲究的是质量,那件新衣服或许不能和她平时的衣服相比,但穿在她的身上,也彰显出她高贵的出身,那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贵气优雅总是让人无法忽视。

  “你来做什么?”霍东禹冷冷地质问着,语气冰冷不说,还带着不悦。

  他不等蓝若梅走到他的身边,就扭过头去了,继续旁若无人地拿起望远镜看着远方的训练情况。各连,各排的训练成绩都不错,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听说你们在这里训练,所以我想来看看。”蓝若梅习惯了霍东禹对她的冷漠,哪怕很难受,她还是不想死心。每天找着机会就接近他。

  “有什么好看的,回去!”霍东禹冷冷地命令着。

  “东禹……”蓝若梅忍不住叫着,“你能不能别再自欺欺人。”明明他对她也是很关心的,总想着用冷漠来掩盖对她的关心。

  自欺欺人很好玩吗?

  她都敢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单枪匹马直闯西藏,只为了他。他为什么就不敢放开一切心结和她在一起?就算她曾经是霍东铭的未婚妻,可婚不是没有结成吗?她还是自由身的,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霍营长。”身后忽然又传来了谭筱琴的叫唤声。

  听到谭筱琴的叫唤声后,霍东禹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他扭转身,蓝若梅来的时候,他只是扭转了头,凝冷严肃的脸上就像是冰山遇到了大火一般,瞬间就融化了,扬起了浅浅又温和的笑容,那笑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一般。

  站在他身边的蓝若梅明知道他是利用谭筱琴来让她死心,可看到他瞬间变得温和的表情,蓝若梅的心还是刺痛刺痛的。

  “你怎么来了?外面风挺大的,虽然你是医生,但也要注意身体,要是你生病了,怎么办?”霍东禹迎上前去,关心地对谭筱琴说着。谭筱琴此刻也是一身的军装,两个人站在一起,更是把蓝若梅这个千金小姐挤出了他们的世界。

  “刚好没有什么事,就想着来看看战士们训练了。”谭筱琴笑着答,明亮的眼眸捕捉到霍东禹的温和带着勉强,知道他还是拿自己做挡箭牌,好让蓝若梅死心离去。最近,她也私下向战士们打听过了,知道了霍东禹一直都想让蓝若梅离开,可是蓝若梅就是死活不肯离开。她不明白,就像这个军营里所有战士一样不明白,霍东禹对蓝若梅是有情的,为什么不肯接受蓝若梅,还要把蓝若梅气走?

  蓝若梅真正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让霍东禹这个敢作敢当的军人如此的避讳,宁愿自己痛苦也不愿意接受蓝若梅的爱?

  “想我以前读军校的时候,也老是要训练的。”谭筱琴和霍东禹并肩走回了蓝若梅的身边,谭筱琴冲蓝若梅友善地一笑,蓝若梅也回给她一记笑容,便上前来,不着痕迹地挤入她和霍东禹的中间去,不让她和霍东禹站在一起。

  看到蓝若梅霸道的行径,霍东禹眼底掠过了一抹错综复杂。

  “你们女生大多娇弱一些,每天训练,没少人哭的吧。”霍东禹接过了谭筱琴刚刚的话题。不说军校里的训练,仅是普通的学校里也有军训的,军训的苦可让学生们吃足了苦头。曾经有不少学生无法忍受训练的苦,逃学的呢。

  “我可没有哭过。”谭筱琴马上笑着,就算蓝若梅阻在她和霍东禹中间,两个人都是毕业于军校,哪她是学医的,两个人有着共同的话题,这是蓝若梅无法阻挡的。

  “呵呵,是吗?说不定哭得最利害的人就是你呢。”霍东禹也不理蓝若梅,和谭筱琴有说有笑的,简直就把蓝若梅视为无物。

  “我大学军训的时候,你可曾记得发生什么事?”蓝若梅忽然抬起漂亮的杏眸,定定地锁着霍东禹的脸。

  霍东禹睨了她一眼,淡冷地说着:“我和你不同届,怎么知道。”

  对情敌就那么温和,有说有笑的,一对她,就是冷语冷言的,蓝若梅的心又被刺痛了几分。听到霍东禹说不知道时,她忍不住咬了咬下唇,似乎在极力控制着什么似的。

  “若梅,你军训时发生了什么事吗?”谭筱琴有些不忍看到蓝若梅尴尬的处境,便接过了她的话,问着。

  “没事。外面很冷,我还是受不了,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吧,你们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我,是你们世界外面的人。”蓝若梅松开了咬住的下唇,淡淡地抛下一句,便转身离去。

  让她再继续站在这里被霍东禹当成空气,她做不到。

  她是很爱他,为了他不顾一切逃婚到这里来找他,可她还是有尊严的。

  她爱他,还没有爱到连最后一点的自尊都丢掉。

  听到蓝若梅那句话,霍东禹脸色明显黯然下来。

  他冷冷地盯着蓝若梅倔强地挺着腰肢离去的背影,心里的纠结更深了。

  他是否该放开一切心结,接受她,和她一起面对以后的所有困难?

  因为让她难过的同时,他也在难过。

  伤她,也在伤自己。

  正如她所说的,他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脑里又忽然闪过了母亲的话,如果他接受了蓝若梅的爱,和她在一起了,母亲会怎样污辱挖苦伤害折磨蓝若梅?婆媳不和的事情在当今社会里可是最常见的,到时候他又该站在哪一边?

  霍东禹不从商,始终不像霍东铭那般有掌控天下的气魄,哪怕他是一营之长,可他考虑,顾忌得太多了。

  “要不要追去?”谭筱琴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侧身看着他。

  “追去又能如何?我和她……大家之间存在太多我不能不顾忌的问题了。”霍东禹看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远了,苦涩地说着。

  “你是爱她的吧?”谭筱琴苦笑一声,她是看上了霍东禹,也想抢得霍东禹的爱,但她还没有到看不清事实的地步。霍东禹对蓝若梅的感情比她想象中还要深,也对,他们是青梅竹马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爱她又不敢接受。我只希翼你将来不要悔恨。因为,你不接受她,我就要进攻了。我的男人,我希翼他从里到外都只属于我一人。”

  “她……是我大哥的未婚妻。”

  霍东禹忽然沉沉地开口。

  “你哥的未婚妻?”谭筱琴忽然愣住了。她想了N种霍东禹不接受蓝若梅的理由,就是不曾想到过蓝若梅会是霍东禹大哥的未婚妻。

  “原来如此。”她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霍东禹不愿意接受蓝若梅的爱了,因为蓝若梅是他的准大嫂。横在他们之间的不是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极为复杂的关系。

  “我大哥很爱她,对她很好,她和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和我大哥也相恋了好几年,两家早就准备他们的婚礼了,可是……”霍东禹没有再说下去了。

  蓝若梅压力大,他的压力也不轻。

  蓝若梅可以抛开一切逃婚跑到这里来,他却不能抛弃一切,毕竟他还是一个军人。要是大哥不肯原谅她的背叛,连同也怨恨他,跑到军区里来闹,他就要受到领导的批评的。军人,最忌的便是作风不正派。

  更何况,他的能力始终不及霍东铭,他就算排除万难和蓝若梅在一起了,他就能抵挡得住大哥的报复了吗?他不怕大哥的报复伤害,他是不忍她被报复被伤害。

  不管这些是不是借口,他不接受她,都是为了她好。

  除非她回去坦然面对大哥,大哥放下了对她的爱,霍家也不会再计较,他们才有希翼走在一起。

  谭筱琴差点就以为霍东禹是在说八点档的肥皂剧,这些情节真的像电视里演的一样。

  “既然你和她很难走到一起,不如你就彻底放下吧,大家倒是可以好好发展的,你放心,我还没有过男朋友的,清纯得很,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谭筱琴俏皮地笑着劝着霍东禹,也是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机会。

  霍东禹偏头看着她,抿起了唇。

  “你不觉得大家真的相配吗?大家都是军人,有共同的话题,或许我的出身不像你家那般的富裕,我听说你家在T市可是大富豪,不过我父母都是军人,都有些许军功,也有职位,配你也不算差。更好的是,大家都不必去纠结你现在纠结的问题。”

  “我除了若梅,不会再爱第二个女人。”霍东禹敛回了看她的视线,算是第一次承认自己爱的人是蓝若梅。

  转身,他再次拿起望远镜眺望着远方。

  谭筱琴讪讪地笑了笑,低低地说着:“就知道你绝对是个专情的男人,我的眼光还算不错的。”意思是,她还是不会死心的。

  霍东禹不再回答她。

  蓝若梅都走了,他也不必再演戏了。

  死冰山,大冰山,臭冰山,混蛋冰山,竟然说他不知道!

  蓝若梅气结地回到了军营,回到霍东禹的宿舍里,在床上坐下就抄起了那只枕头,那是霍东禹的,虽然被她用了即将一个月了,上面还是残留着霍东禹的气味。

  “就嘴硬,就嘴硬。”她用力地捶打着那只枕头,明明那年的军训,她扭伤了脚,他心疼不已,对她关怀备至的。那是她最快乐的回忆了,一直烙在她的脑海里,她以为他也会记着的,没想到他竟然说不知道,还说什么不同届,不知道。他明明就天天往她的学校里钻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呀?他就是故意伤她,想让她离开。

  “我就偏不走!我都不怕什么了,你一个军人,竟然连追求自己所爱的勇气都没有,枉为铁血男儿。”

  蓝若梅嘴里不停地嘀咕着。

  心里其实也知道霍东禹不愿意接受她,是因为霍东铭的关系。

  难道,真要她回去面对了霍东铭,让霍东铭忘记了她,他才会接受她吗?

  如果真是这样,她真的可以回去面对霍东铭的,哪怕霍东铭有可能会因为狂怒而掐死她。

  不过,她要是回去了,自己的父母还会再让她跑到这里来吗?就算霍东铭可以放过她,父母一心想让她嫁给霍东铭,说不定,绑也要把她绑进教堂嫁给霍东铭呢。

  和霍东铭青梅竹马二十几年了,霍东铭霸道倨傲的性子,她也摸得一清二楚的,她也没有把握能求得霍东铭放过她呀。

  唉,烦死了!

  怎么追求自己真正所爱的人,会这般的麻烦呀。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是这样过着。

  蓝若希在瑞士和霍东铭幸福地过着每一天,而蓝若梅则为了让霍东禹接受她,不停地努力着,劝说着。

  只是,霍东禹总是不给她太多机会劝说,每每她出现在他的身边时,谭筱琴也会出现,刻意打断阻碍着两个人的独处,霍东禹总是很温和地对待谭筱琴,甚至是邱天美,对蓝若梅的态度总是一个样,蓝若梅每次都霍东禹气得要死。

  原本她是坚信霍东禹也爱她的,可在这些假象之下,她心里的坚信慢慢地动摇起来。

  她开始起了疑心,怀疑霍东禹对她好真的是看在霍东铭的份上。

  秋天即将结束,初冬快要来临。初冬的日子里,西藏的天气变化就更不必说了,习惯不了这种变化莫测天气的人最容易生病了。

  战士们虽然习惯了这里的气温,可有时候也会感冒什么的。

  近段时间开始,每天总有战士们感冒的,谭筱琴和另外那名军医一下子就忙了起来,就连邱天美也跟着忙碌。

  蓝若梅心疼战士们,有时候也会帮忙照顾感冒的战士们,有时候也会趁着谭筱琴和邱天美忙,没空去阻碍她倒追霍东禹,围着霍东禹打转。

  有时候霍东禹不理她,有时候看到她被自己态度所气,眼里又会流露出错综复杂的表情,蓝若梅商人家庭出身,眼睛利得很,每每捕捉到霍东禹眼里一闪而逝的错综复杂或者是心疼时,她原本想着放弃的民又会重新燃起来,让她为爱不倒的信念更加坚定。

  不过人终究不是铁打的,霍东禹竟然也感冒了,还发起烧来。

  人一旦发烧,就会觉得晕晕沉沉,浑身无力的。

  霍东禹就算是一个大男人,发起烧来也甩不掉头晕感。谭筱琴和那个军医都强令他躺在床上休息,蓝若梅更是围着他打转。

  “东禹,渴吗?”蓝若梅从楼下打来了一杯滚烫的开水,推开了霍东禹现在住着的那间集体大宿舍的门,人还没有走进房里,关心的话就先问向了霍东禹。

  房里还有几名战士正围坐在霍东禹的床前,几个人在说着什么话,看到蓝若梅推门进来了,他们马上站了起来,其中之一的关云怀更是笑着说:“嫂子,大家陪营长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了,想必营长肯定是渴了,你这杯水送得太有时了,简直就是及时雨呀。”

  “云怀!”半躺着的霍东禹马上阴着脸低喝了一声,关云怀便嘻嘻地笑着,闭了嘴。

  “嫂子,你先陪陪营长吧,大家出去了。”几名战士都非常识趣,蓝若梅一进来,他们就赶紧往外走,把空间留给了这两个人。

  他们也很喜欢谭筱琴和邱天美两个人,但霍东禹爱的人是蓝若梅,他们更清楚,自然也希翼蓝若梅能借着霍东禹生病,感情最脆弱时,一举攻下阵地,让霍东禹正式接受蓝若梅的感情,那他们也算是见证了一对有情人的结合。

  蓝若梅端那杯水走到霍东禹的床前,床前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小桌子,她便把那杯水摆放在小桌子,然后就在床沿上坐了下来。霍东禹炯炯的双眸像钉子一样盯着她,或许正如战士们说的那样,人生病时,感情是特别的脆弱。

  “退烧了吗?”蓝若梅一坐下,就抬起白净修长的玉手欺到了霍东禹的额上。

  “差不多了。”霍东禹让她的手在他的额上停顿了片刻后,就把她的手挥开了,盯着她看的视线敛了回来,语气不像平时那般的冷漠,但也不温和,就是不咸不淡的。

  手被霍东禹挥开,蓝若梅脸上有一分的不自然,随即她又找着话题问着:“吃过药了吗?”

  “筱琴刚才开了药后,就让我吃了。”霍东禹依旧不感不淡地回应着,对谭筱琴的称呼竟然显得亲热起来。

  蓝若梅听着一怔,心里像被针刺了一下一样,突地就痛了起来。但她还是强作欢颜,强作镇定,关心地说着:“饿吗?要不要喝些粥?我下楼去帮你煮。”

  “不用了,筱琴已经端来了。”霍东禹淡冷地拒绝着,随着他的话音落地,谭筱琴果然推开了房门,端着一碗新鲜的白粥走了进来。

  蓝若梅大怔。

  霍东禹是今天才感冒了,从知道他感冒开始这几个小时,她几乎都是围着他转,她怎么不知道他让谭筱琴替他煮粥了?

  心,再次被针刺了一下。

  痛楚加剧。

  “东禹,饿了吧?”让蓝若梅意外的是,谭筱琴竟然不再叫霍东禹做营长,而是像蓝若梅一样亲切地叫着东禹。

  她把那碗加了些许盐的白粥也摆放在小桌子上,笑着对蓝若梅说道:“若梅,天气冷,粥很快就会凉的,你坐在床上,就近,扶东禹起来吃吧。他早饭都没有吃。”

  “好。”蓝若梅就想扶霍东禹,被他拒绝了。

  “筱琴,我牛高马大的,像座山,她力气小,怕扶不起,你来吧。”说完投给谭筱琴温和的眼神。

  今天这两个人唱的是哪一出呀?

  蓝若梅心里酸得可以腌咸菜了,总觉得这两个人有鬼,却又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任何一方开口说话,更没有办法让她自己的心不受影响,那酸意,她自己都闻到了。

  “我可以的,东禹,别把我当成弱不禁风的人。”蓝若梅伸手就扶霍东禹,霍东禹是她的,她不想让谭筱琴染指。她在这里赖了一个月,她不能前功尽弃。

  霍东禹瞪她一眼,那眼神相当的不悦,让蓝若梅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委屈地看着他。

  “我说了不用你扶!”霍东禹的脸黑了下来,他的脸本来就黝黑,现在脸色一沉,就显得更加黑了,加上横眉冷眼的,格外的吓人。蓝若梅哪怕习惯了他的冷脸,也被他此刻的神情所吓,脸涨得通红,委屈更是染满了眼底,眼里还有泪花在打转。

  她直觉得霍东禹和谭筱琴似乎背着她商量好了什么事情,可此刻被霍不禹这样一瞪,一说,她就乱了,理智都快消失了。

  她默默地,站了起来,让开了位置。谭筱琴马上就上前把霍东禹扶坐了起来。

  “怎么没有菜呀。”霍东禹看着那碗白粥,挑了挑眉,问着。

  “我加了些许的盐,不会很淡的,你现在感冒了,吃些淡白粥更好。”谭筱琴不慌不忙又温声细语地说明着。

  霍东禹便不再说什么,端起了那碗还冒着热气的白粥就优雅地吃了起来。

  眼角捕捉到蓝若梅的身影,他忽然把粥递到谭筱琴的面前,说着:“筱琴,我头还是有些晕,不如,你喂我吃吧。”说完目光灼灼地看着谭筱琴,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好。照顾病人是我的天职。”谭筱琴笑着接过了那碗粥,话里却没有半点情愫,完全是职业式的,可惜某位心酸加心痛的大小姐却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早就痛苦地含着泪水,转身离开了房间,不忍也不愿意再看着两个人卿卿我我的。

  蓝若梅自从逃婚入藏后,信心一直强大,可到了此时此刻,她发觉原来她一点也不强大,她也像所有女人一样,承受不了自己所爱的男人对其他女人好。

  哪怕霍东禹是故意这样对她,她也无法承受。

  从她二十二岁有点莫名其妙地就成了霍东铭的女朋友到现在,六年了,他都是一直对她冷冷冰冰的,不曾好转过。

  她以为,她只要坚持下去,努力下去,一定能捂热他那颗冰硬的心。

  可是……

  泪,终是止不住地下滑。

  在这里,她人生地不熟,没有亲人在身边,他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如今,他这般待她,让她觉得自己孤苦无依似的,原本就想念亲人的心就更加的强烈了。此刻,她很想看到父母,很想一头扎进母亲温暖的怀里,向母亲哭诉委屈,向母亲道歉自己带给他们的麻烦。

  她为了爱,不顾一切,结果得到的却是这种下场。

  霍东禹宁愿亲近才来这里半个月的谭筱琴,也不愿意亲近和他一起长大,相识了二十八年的她。

  伤心的蓝若梅忽略了很多很多的疑点,只觉得自己全身失去了坚持的力气。

  “若梅,你怎么了?”邱天美刚好上楼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纸,看到她的时候,下意识地把那张纸藏到了身后,又不失关心地问着蓝若梅。

  “没,没……事。”蓝若梅慌乱地拭去了泪水,不想让邱天美看到自己的痛苦以及狼狈。

  “没事就好,我先拿这份结婚申请报告给霍营长过过目。”邱天美又不是傻子,她怎么可能看不到蓝若梅的痛苦,但……她把藏于背后的那张纸移拿到了前面,笑着说。她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抹对蓝若梅的同情。

  今天这一切,都是一出戏。

  在霍东禹感冒了,谭筱琴帮他诊治的时候,他就请求她们配合着他演一出戏,目的是让蓝若梅离开西藏,回到属于她的那个地方去。

  蓝若梅的身份,谭筱琴也偷偷地告诉过她了。说实话的,她原本也是视蓝若梅为情敌的,对霍东禹,她同样有好感。可是得知蓝若梅竟然不顾一切,抛下了那么优秀的未婚夫,只身逃婚入藏勇于追求她想要的幸福时,她就开始倒向了蓝若梅,同情她,支撑她,也吝惜她。

  霍东禹有心结,顾虑太多,苦的一直都是蓝若梅。

  在霍东禹的请求下,她和谭筱琴只得联手配合着霍东禹演这一出逼走蓝若梅的戏。哪怕知道霍东禹是为了蓝若梅好,减少蓝若梅可能受到的伤害,可是邱天美觉得霍东禹这样做,并不完美,因为会让蓝若梅心生怨念,如果将来两个人再有机会发展,怕蓝若梅会因今天之事而惩罚霍东禹。毕竟世事无常,变化难测呀。

  结婚申请报告?

  蓝若梅抬眸看向邱天美,本能地问着:“谁的?”营里面也没有听说有哪位战士申请结婚的呀。

  “是大家霍营长和谭医生的。呵呵,霍营长说对谭医生一见钟情,谭医生对霍营长更不必说了,两个人身份还算相配,外表又相当,能结成秦晋之好,成百年好事,也是大家营里的天大喜事了。”邱天美不敢看向蓝若梅那震惊的脸,手迟疑了一分钟,最终还是那份写好的结婚申请报告递给蓝若梅。

  蓝若梅接过一看,上面申请人的名字竟然真的是霍东禹和谭筱琴的,顿时,她觉得天旋地转,那份报告就像千支针一般,扎得她的手指很痛,痛得她再也拿不稳那张满如蝉翼的纸张,纸张便从她的手里飘落,宛如她一颗受伤的心,落在地上,碎成了一块一块的。

  他,竟然要向上级领导申请和谭筱琴结婚。

  军婚,她了解不多,只知道还在部队里的军人结婚,要写一份结婚申请报告。一旦结了婚,便不准离婚。

  她在这里苦赖一个月,赖来的就是他对谭筱琴的一见钟情!

  他和谭筱琴半个月的相处,竟然抵过了她和他二十八年的相识,二十二年的相处,六年的暗恋相思。

  蓝若梅跌跌撞撞地走了,往她临时住的,霍东禹单人宿舍走去。

  她想回家了。

  家,才是她的避风巷,不管回家会面临着什么暴风雨,她都想回家了。逃婚的日子总是要结束的。她愿意回去面对因为自己的追求幸福而激起的千层大浪。

  “若梅……”邱天美心痛地看着她跌跌撞撞地离去。

  何苦呀!

  弯下腰去,捡拾起那张假的结婚申请报告,邱天美快步地走进了霍东禹临时住着的集体宿舍里,把蓝若梅的反应适数告诉了霍东禹。

  霍东禹的脸绷得紧紧的,双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手指关节都突了出来。

  随即,他发狠地一拳捶在床前那张小桌子上,蓝若梅刚才端进来的那杯水被震翻了,水洒了一地,那杯子也摔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碎的,不仅仅是一只杯,还有两颗明明相爱的心。

  “现在向她说明,还可以挽回的。”谭筱琴此刻是就事论事。

  “只要两个人相爱,能在一起,有什么困难,两个人携手面对,什么都可以迎刃而解的。霍营长,别做让自己将来悔恨的事情呀,就算你把若梅逼回了你大哥的身边,你以为她就能幸福吗?波浪已被巨风掀起,还能再平息无痕吗?你大哥心里绝对会有阴影,哪怕他还会再娶若梅,你就这般肯定你大哥一点都不计较她曾经的逃婚吗?再有,你以为你远在千里之外,就可以做到心安理得了吗?你就不会再爱若梅,再想若梅了吗?”邱天美也在一旁劝说着。

  可以说,谭筱琴和邱天美两个人都对霍东禹有好感,但她们的好感都来得光明磊落。

  霍东禹抿着唇,久久不语。

  “营长,营长,嫂子走了,嫂子哭着,逼着云怀开车送她走了。”一名战士忽然匆匆来报。

  闻言,霍东禹的唇抿得更紧了。

  “霍营长,你快点去追呀,别让你自己悔恨了。”邱天美急急地劝说着。

  霍东禹依旧不动。

  “铃铃铃……”霍东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霍东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又是他母亲胡晓清打来的。

  他马上接听。

  “东禹,是妈。”胡晓清充满母爱的声音传来。

  “嗯,妈。”霍东禹压抑自己心底的澎湃,低沉地叫了一声。

  “你爸已经再次找人把你往回调了,调回大家T市,调令应该很快就要到了,你这次愿意回来吗?哦,对了,上次忘了告诉你,你大哥的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他娶了蓝若希,不过不是盛大婚礼,而是封闭式的婚礼,你大哥看样子不生蓝若梅的气了,对若希宠爱至极,担心若希妹代姐嫁会遭人指点议论,才举行封闭式婚礼的,大家大家……”

  大哥娶了蓝若希!

  霍东禹听到这句话时,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脑里闪过的是蓝若梅的委屈,以及那噙在眼里的泪花。

  若梅走了。

  若梅走了!

  霍东禹马上把手机一丢,整个人从床上弹跳下地,像一阵风似的,就刮出房外去了。

  ------题外话------

  今天这章是转折过渡的,或许有些许沉重,亲们见谅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