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0 蜜月归来

070 蜜月归来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3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3

   “霍营长,你还病着呢。”谭筱琴和邱天美连忙跟着追出去。

  邱天美手里拿着的那份假的结婚申请报告被她撕了,也被她丢进了垃圾桶里。蓝若梅要是还能保持沉着,不被一切的假象蒙蔽,她就会发现漏洞的,因为结婚申请报告是霍东禹和谭筱琴的,又怎么可能出现在邱天美的手里?

  漏洞这么明显,可惜蓝若梅已经被霍东禹和谭筱琴的“亲密”接触气到了,失去了沉着。

  霍东禹也是摸准了这些,才会让邱天美最后才出现。

  霍东禹刮出了房,急匆匆地就往楼下跑去,早就把谭筱琴和邱天美的话抛在脑后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穿多两件衣服,更不管自己此刻还生着病。他的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追上蓝若梅,向她说明一切都是假的。

  大哥不生她的气了,大哥娶了蓝若希。

  对了,大哥一直都对蓝若希很好的,在大哥还没有宣布蓝若梅是他的女朋友时,大家都一度误以为大哥爱的是蓝若希。

  没想到现在大哥真的娶了蓝若希。

  既然大哥不生若梅的气了,也娶了蓝若希,算是完满了,那他和蓝若梅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霍东禹此刻真恨自己不是云中青鸟,不能马上飞上蓝天去追赶已经坐着车离开了军营的蓝若梅。

  “营长,你怎么不多穿两件衣服就出来?你还病着呢。”霍东禹跑下楼来,看到他的战士们马上关心地说着。看到霍东禹脸上有着从没有过的心慌以及焦急,他们都了然地在心里笑了起来,他们的营长就是嘴硬,脸冷,平时在他们的面前极力表现得不喜欢蓝若梅的样子,还老是想赶蓝若梅离开,谁知道蓝若梅前脚刚走,他们的营长后脚就追下来了。

  “关云怀和若梅离开了多久?”霍东禹察觉不到冷意,焦急地问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能不能追得上关云怀和蓝若梅。

  他一边问着,一边就向一辆车跑去,打开了车门,就往车内钻。那动作之神速让所有战士都不禁咋舌。营长就是营长,速度也是他们的一倍哪。

  “才离开了十几分钟。”一名战士的回答都被霍东禹远远地抛下了。

  “东禹,你的手机,还有,多穿两件衣服。”谭筱琴和邱天美已经双双地追了下来,谭筱琴手里拿着两件霍东禹的衣服,邱天美手里拿着他的手机,她们也是跑出了房间才记起霍东禹没有穿着多少衣服就跑出来了,然后她们才折回房里帮霍东禹拿的。

  两个人快步地朝那辆已经被霍东禹开动了的车跑去,两个人拦下了霍东禹的车,霍东禹紧急刹车才没有撞到她们。

  “给。”

  两个女人动作迅速地把东西塞进车内给他,然后谭筱琴感动而焦切地说着:“快去追吧,不过路上一定要小心些,一定要向她说明清楚,别再让自己悔恨了。”说完,她错开了身,让路给霍东禹离开。

  她心里其实也是很苦涩的,自己喜欢的男人对另外一个女人那般的深情。

  看着霍东禹开着车,飞一般地离开了军营,谭筱琴的眼睛都湿润了,觉得自己没有喜欢错人,霍东禹值得她去喜欢。

  如果霍东禹真的追回了蓝若梅,她就会真心地祝福他们,再也不会和蓝若梅争夺霍东禹,霍东禹虽然很好,可她也不错,她相信放弃霍东禹,她还能找到更好的。

  如果霍东禹追不回蓝若梅,真的错过了蓝若梅,那么她也会用她一生的柔情去捂热霍东禹那颗冰冷的心。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想,我除了祝福,是不可能得到他的感情的了。”邱天美比谭筱琴更坦荡,看到霍东禹为了蓝若梅疯狂,她直接就退出了,不再当蓝若梅的情敌,只有满心的祝福。

  蓝若梅不容易呀,出身那般的富裕,却敢抛下一切勇于追求自己心中所爱。

  要是她真的和霍东禹成其好事,她才会觉得老天爷的眼睛是睁着的。

  谭筱琴看着车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两辆车在通往军区的路上飞驰着。

  一辆前一辆后,两辆车开出军营的时间相隔了十几分钟,别小看这十几分钟,往往十几分钟就能拉开一大段无法跨越的路程。

  “嫂子,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大家营长欺负你了?你怎么急着要走?谭医生和邱护士可是如狼似虎一般地盯着大家营长呢,嫂子一走,不就正好便宜了她们吗?嫂子,你不是很爱大家营长的吗?你就真的这样走了?”关云怀一边开着车,一边关心地问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蓝若梅。

  蓝若梅脸朝窗外,默默地流着泪,听到关云怀的问话,她只是摇了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心,早就碎了。

  碎成了一块一块的,掉落在地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捡拾起来了,而霍东禹更不可能会捡拾的,他如果会捡拾就不会让她的心碎。

  看着那份结婚申请报告,看到霍东禹苍劲有力的大字签在那申请人姓名上,她就觉得自己的世界崩溃了。

  被他冷漠对待了那么多年,她以为她已经练成了金钢不坏之身,任他怎么对待她都不会死心的。现在她才知道她错了,她是人,一个深爱着霍东禹的普通女人,她并没有练成金钢不坏之身。她承受不起这个消息,承受不起。

  她以为他也是爱她的。

  她以为总有一天,他会执起她的手,勾起她的下巴,深情地凝视着她,对她说道:“若梅,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她以为有情人终是能成眷属的。

  谁想到,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在一厢情愿。

  他对她的关心,对她的照顾,都是看在霍东铭的份上,因为在他的心里,她只是他的大嫂。

  永远都不会有那么的一天到来,他会执起一个女人的手,会勾起一个女人的下巴,会深情地凝视一个女人,会说那句深情的话,可惜他不是对她说,他是对谭筱琴说。他对谭筱琴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二十八岁的她一向都只相信日久生情,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这四个字如今就出现在她最爱的男人身上。

  怪不得他对谭筱琴那般的温柔。

  越是想着,蓝若梅的心就越是揪痛。

  她俏丽的脸上泪迹斑斑,紧紧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脸色还有几分的苍白,不停地滑出泪水的眼睛都红肿起来。

  “嫂子。”关云怀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也是极其难受的。

  从蓝若梅来到了军营里,大家都把她当成了霍东禹的妻子,都叫着她嫂子。虽然两个人还没有结婚,霍东禹也总是对蓝若梅冷冰冰的,他们都能看出霍东禹的眼神其实是跟着蓝若梅转动的。他们都以为到了最后,他们这一声“嫂子”会叫得名正言顺的,谁想到风云倾刻间就变幻了,蓝若梅竟然要离开了,还是哭着离开的,看她那个样子,关云怀就知道是自己的营长重重地伤害了蓝若梅。

  “云怀,求你再快点,行吗?”蓝若梅总算扭过头来了,她抬起哭得红肿的双眼看了关云怀一眼,说出口的话满是哭腔,让人听着心里就发酸,心生吝惜。

  关云怀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车速开到了最快,瞬时,车就如同飞起来一样,急速前进。

  蓝若梅又扭头看向了窗外,她双手紧紧地相互抓握着,那是痛苦的。

  回家。

  她想马上回到家里。

  只有亲情才能安抚她这颗为情而受伤的心。

  关云怀的车速加快了,霍东禹更是难追上了,哪怕他的车速也是最快的,就像开飞车一样,可是关云怀的车比他早开出十几分钟,距离本就拉开了的。

  若梅,等我!

  霍东禹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双眸紧紧地盯着前方的路,心里焦急地说着。

  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就该早一点打个电话回家的,他应该早一点把蓝若梅来了这里的事情通知大哥的。那样的话,他也不用痛苦纠结了一个月,蓝若梅此刻也不会被他伤得匆忙离开。

  都是他的错!

  都是他的错!

  他过于忧虑,只想着保护她,没想到他的忧虑反倒成了拖累,他的保护反倒成了伤害。

  霍东禹的心也是揪成了一团,钻心的痛袭来,让他遍体都是痛。

  车,如飞一般,他还是嫌车不够快。

  但,却也无奈,因为他已经把油门踩到了最顶峰。

  风,呼呼。

  时间也随着大风不停地流逝。

  傍晚时分,关云怀把蓝若梅送到了军区。

  “嫂子,你真的要走吗?”关云怀看到蓝若梅提着简单的行李,下了车,忍不住也跟着下车,最后一次问着。

  这个小伙子把蓝若梅当成了嫂子,当成了姐姐,他比其他战友们都要心疼蓝若梅。

  “云怀,谢谢你。”蓝若梅苦涩地说着:“我走了,天要黑了,你先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天亮了再回去。”说完,她深深地,恋恋不舍又带着绝望地向来路看了一眼,便扭头,拦下一辆计程车,不管已是傍晚,往飞机场赶去。

  看着蓝若梅带着伤心,带着痛苦,带着绝望,又带着恋恋不舍地钻进了计程车,绝尘而去,关云怀禁止不住在心里自问着: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些人因它而喜,为什么又有些人因它而悲?

  直到计程车消失在眼前了,关云怀才钻进车内,调转车头往回走去,就算傍晚了,他还是要赶回营里。

  他才开了两分钟,就和霍东禹迎面相遇了。

  霍东禹认得他开着的那辆军车是他们营里头的,马上停下了车。

  关云怀也停下了车。

  看到霍东禹还是追来了,关云怀松了一口气,觉得霍东禹还是爱着蓝若梅的。可他的气还没有松完,又紧紧地提了上来,因为蓝若梅已经坐着计程车往机场而去了。

  “营长,你怎么现在才来,你怎么不早点来,嫂子她都坐着计程车赶往机场了。”关云怀一下车就迎上前,心急地对霍东禹说着。

  霍东禹看到他的车时,原本是满心欢喜的,以为蓝若梅还在他的车内,以为蓝若梅改变了主意,不再走了,他一下车,那双厉眼就往关云怀的车内扫射着,耳边传来关云怀的声音时,他再度如遭雷击,整个人都焦了。

  他还是来迟了一步!

  她走了!

  她真的走了!

  她带着对他的怨,带着对他的爱,带着误会,就这样走了。

  他多么希翼这一切都是假的,她那么自信,怎么就被他打倒了?怎么就这样走了?

  怎么办?

  “营长,现在赶到机场,不知道还能不能拦下嫂子。”关云怀看到霍东禹那张面如死灰的脸时,也跟着着急,连忙提醒着。

  下一刻,霍东禹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关云怀傻眼了。

  他们的营长是鬼吗?怎么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那两辆军车怎么办?他可没有通天本事开着两辆车回去。

  算了,先不去了,把车开到军区里停着,等营长的好消息,顺便也让那些八卦的领导们死了心,以后都不会再当霍东禹的媒人了。

  蓝若梅到达机场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刚好有一班晚班机飞往T市的,她马上买了一张机票,好在去T市的人并不多,还有机票,否则她都无法马上就回家。

  匆匆地上了机,她的心是空的。

  坐在她的位置上,她的神情变得有点呆,泪不再流,但心依旧在痛。

  很快地,飞机冲上了黑色的苍穹,把她带离了她呆了一个月的西藏,飞往生她养她包容她的T市。

  老天爷要捉弄人的总是差那么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霍东禹就赶上了的。可,在他赶到机场的时候,蓝若梅坐着的那班机已经冲上了黑色的夜空,时间相隔仅是一分钟,就是差那么的一点呀。

  得知蓝若梅登机了,飞机也起飞了,霍东禹顿时失去了力气,软坐在候机室里的椅子上,还在上气接着下气喘着,他跑得那么急,不敢稍停一秒,结果还是没有追上。

  “若梅……对不起!”

  霍东禹呢喃着。

  在飞机上是要关掉手机的,他也没有办法打电话给蓝若梅。

  在他重重地伤了蓝若梅后,只怕他的电话,蓝若梅也不会再接了吧?

  隔天。

  午后。

  蓝蓝的天空上,一架从瑞士方向飞来的客机缓缓地在T市最大的机场上降落。

  飞机停稳后,飞机上的客人陆陆续续地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人群中,最为显眼的是一对散发着幸福甜蜜的男女,那男的高大俊美,虽然俊脸上有些峻冷,但那深沉的眼眸里却掩不住对那个女人的温柔以及宠溺。那女的,身材高佻,一头乌黑的短发,一张白里透红的美丽瓜子脸,一双漂亮,宛转之间都流盼着灵动的杏眸,两片红滟柔嫩的唇瓣就像水蜜樱桃,引诱着男人们。

  她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那笑有着点点的娇羞,更多的是幸福。

  不用说,这两个人便是霍东铭和蓝若希了。

  以霍东铭的财力,他大可以包专机回来,不过蓝若希喜欢平民化,他依着她,顺着她,陪着她一起和其他人一起坐着普普通通的客机回来。

  “大少爷。”

  霍东铭的两名保镖早就等候在机场里了,看到两个人下了飞机,马上迎上前来,恭恭敬敬地叫着霍东铭,然后又看向蓝若希,语气更加的恭恭敬敬:“大少奶奶。”

  “嗨,好久不见。”蓝若希大方地和两名保镖打着招呼,对于自己的身份转变,她已经能坦然了。被霍东铭每天晚上压着XXOO,她想不坦然都不行了。

  “这是行李票。”霍东铭把行李票递向了石彬,沉声说着。

  石彬接过了行李票,替两个人提行李去了。

  “若希,走吧。”霍东铭拥着蓝若希,温声说着。

  蓝若希点点头,任他拥着走出机场。

  霍东铭那辆劳斯莱斯停在机场外面。

  两个人走出机场的时候,石彬已经取回了两个人的行李,正在把行李往停在劳斯莱斯后面的那辆黑色轿车内塞。

  另外一名保镖替两个人拉开了车门,在两个人钻进了车内,那名保镖才钻进驾驶座上,发动了引擎把两个人载着往金麒麟花园而回。

  豪庭花园,蓝家别墅。

  偏厅里,叶素素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正捧着蓝若梅的相片在看,脸上掩不住担心。

  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了,她的大女儿离家已经一个月了,女儿到底在哪里,她现在都还不知道。

  不知道是那些人的办事能力差了,还是在倘大的一个中国里寻找一个人,困难得如同大海捞针,竟然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回音。

  就连霍东铭那里都还没有消息传来,其他人的能力她可以不相信,但霍东铭的能力,她却不能不信的。

  霍东铭那里安排寻找蓝若梅的人都还没有找到,其他人那里就更不必说了。

  “若梅,我可怜的孩子,你到底在哪里?你怎么就这么的狠心,难道你一点也不记挂着妈吗?你怎么就能这样一走了之的?你和东铭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真不愿意嫁给东铭,你怎么不向大家提出来?为什么要选择离家出走这条路?”

  叶素素喃喃自语着,却忘记了她曾经是多么希翼蓝若梅嫁给霍东铭的,在蓝若梅逃婚之初,她心里也有着怒意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毕竟是一个母亲,怒意消失之后,换上的便是无止境的担忧。

  其实蓝若梅会逃婚,除了她决定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幸福之外,还有一部份原因是两家人一手造成的。

  如果不是两家人一直把他们当成一对儿来看,也不会准备了一切,就等着两个人登记举行婚礼。

  再有,霍家的强大,也是让蓝若梅选择落跑,也不敢轻易把自己爱的人是霍东禹说出来。霍东禹害怕霍东铭伤害她,她同样害怕霍东铭会伤害霍东禹。

  “素素,你怎么又在看那个不孝女的相片了。若希和东铭今天会从瑞士回来,你这个样子可别让东铭看到了,他虽然娶了若希,对若希也好得很,似乎是不介意妹代姐嫁,可若梅那不孝女带给他的痛苦和失落,还是存在的,看到你老是看若梅的相片,说不定他会不开心,更会影响到若希和他的感情呢。”蓝非凡从大厅走了进来,看到叶素素在看蓝若梅的相片,马上说着。

  他在叶素素的身边坐下,嘴里虽然骂着蓝若梅是不孝女,却也手贱地从叶素素手里接过了蓝若梅的相片,细细地凝视着曾经是他左膀右臂的大女儿相片,眼里流露出担心。

  “这丫头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唉!真是气死人了。”蓝非凡看了一会儿后,就把相片还到叶素素的手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若希现在跟了东铭,有东铭宠着,疼着,她会幸福的,可是若梅,却下落不明。非凡,大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呀,怎么会逼得大家的大女儿离家出走的。”叶素素苦涩地说着。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却一个幸福,一个下落不明,就如同悲喜交集。

  “不是大家逼她离家出走的,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平时东铭对她那么好,为了她,在外面不曾传出过半点的绯闻,在豪门里,试问有几个人能像东铭那般洁身自爱的?她对东铭也不错,两个人的感情那般的深,决定了婚期了,临到登记了,她才来跑人,这是谁逼她呀?”蓝非凡不认同叶素素的话。

  霍东铭和蓝若梅算得上是自由恋爱的,虽然没有大风大浪,也有了那么多年了,他们都觉得结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两家父母可不曾强制干涉过他们的感情。

  再说了,霍东铭是他们能强制的吗?

  “若希和东铭今天回来,等会儿会来看大家的,你要是再这样闷闷不乐的,若希看到了心里也会难过的。她才新婚,又等于是代替若梅嫁的,大家做父母的千万别影响到她的婚姻呀。大家看到的东铭对若希是很好,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还有没有若梅的。”蓝非凡看到妻子还在凝视抚摸着大女儿的相片,忍不住再次劝说着。

  闻言,叶素素抚着蓝若梅相片的手僵了一下,片刻,她才把蓝若梅的相片收起来。

  “老爷,太太,大小姐回来了。”管家忽然兴冲冲地从外面走进来,笑着冲夫妻俩说道。

  夫妻俩反弹性地站了起来,一齐看着管家,不敢相信地重复问着:“你说谁回来了?”

  “爸,妈。”一道他们日思夜念了一个多月的声音传来,夫妻俩都忍不住一震。

  是蓝若梅的声音。

  再扭头,便看到了蓝若梅站在偏厅门口,满脸倦意地看着他们。

  蓝若梅连夜从西藏飞回T市,原本是一早就到的了,不过她不想在半夜打扰父母,才在机场等到天亮,又害怕自己憔悴的面容让父母看到伤心,便先到了一间宾馆里休息了半天,洗了一个澡,吃了午饭,才回来。

  而她从上飞机起,就把手机关了机,到现在都不曾再开机。

  她是想用逃避的方式逃避关于霍东禹的消息。

  “若梅,真的是你?”叶素素回过神来,马上冲上前去,一把将蓝若梅扯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搂着,高兴的泪水已经不受控制地滑落了。

  “妈,是我。”蓝若梅也哭了,她本来就是带着一颗受伤的心回来的,此刻被母亲搂入了怀里,她的泪更是止不住,再一次滑落。

  果然,还是母亲的怀抱最温暖,还是母亲的怀抱包容性最大,哪怕她做错了事情,母亲依旧会用一颗慈母之心来包容她的过错。

  “若梅,你……让妈担心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一走子之……”叶素素紧紧地搂着忽然回家的大女儿,哭哭啼啼的。

  “妈,对不起。”蓝若梅轻轻地退出了母亲的怀抱,仰起了泪颜,歉意地道着歉。

  看着她充满憔悴的脸,叶素素更加心疼了。

  抬手,轻轻地拭去蓝若梅脸上的泪水,泣声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蓝若梅也替叶素素拭去了泪水,然后才转身,面对沉着脸的蓝非凡。

  她上前两步,站到了蓝非凡的面前,歉意地叫着:“爸。”

  “不孝女!”蓝非凡一抬手,就是重重地甩了她一巴掌,她的脸上马上浮出了鲜明的五个手指印。

  “非凡。”叶素素赶紧抢上前,用身体挡在蓝若梅的面前,瞪着蓝非凡,说着:“非凡,你怎么可以打若梅。”

  “她大不孝,我怎么就不能打她了?她不想嫁给东铭,她可以说出来,为什么非要逃婚?她可曾想过她这一逃婚,会带给大家蓝家多大的灾难?东铭那样的愤怒,那般的生气,她可曾想过,大家该如何去平熄东铭的怒火?如果大家平熄不了东铭的怒火,东铭一怒之下对付蓝家,两家交情随之而断不说,蓝家也会被东铭整垮都有可能的。她只想到了她自己,不曾为父母弟妹想过,身为女儿,她这不是大不孝吗?”蓝非凡看到蓝若梅脸上那鲜明的巴掌印,心里也是疼着的,打在儿身,痛在父心。

  他,是恨女不成凤呀。

  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蓝若梅为什么要逃婚?是她对不起了霍东铭,还是霍东铭对不起她?

  叶素素被蓝非凡吼得哑口无言。

  “爸,对不起。”蓝若梅并不怪父亲打她,是她对不起父母,她的确不曾想过逃婚的后果,她只想着不能嫁给霍东铭,因为她真正爱的人是霍东禹。

  “你该说对不起的人是东铭。”蓝非凡骂过后,心也是软了下来。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孩子。

  提到霍东铭,蓝若梅的脸色就黯了下来。

  她不爱霍东铭,但和霍东铭一起长大,兄妹一样的感情还是有的。在她那样伤害了霍东铭之后,她也真的该向霍东铭道歉了。

  “爸,我等会儿就去见东铭哥,我会向他道歉的。我的确对不起他。”蓝若梅神色黯然地说着。顶着霍东铭女朋友的名义,却爱着他的弟弟,那种背叛对谁来说都是伤害,更何况霍东铭是天之骄子,整个T市的商人都要看他的脸色。

  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会怎样对自己?

  不管他怎样对她,她都不会任何怨言的。

  蓝非凡不说话。

  就算霍东铭娶了蓝若希,蓝若梅都要向他道歉,两个人需要好好地谈一次。

  “若梅,东铭现在已经成了你的妹夫了。”蓝非凡还没有把事情的转变告诉蓝若梅,叶素素便接过了话。

  蓝若梅先是错愕,后是了然。

  但她不说话。

  “你跑了之后,东铭很生气,那沉怒的样子把大家都吓坏了,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大家去霍家,他都不愿意再见大家了,连若希都不见了。当时大家的心都跌进了谷底。大家理亏,他是有权利生气的,有权利不见大家的……”

  叶素素顿了顿后,才接着说:“在大家准备离开的时候,老太太叫住了若希,让若希上了顶楼见东铭。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晚上霍家的司机把若希送了回来,隔天,东铭就打电话让若希带着户口本去民政局,两个人就这样登记了。婚礼还是那个日期,一切转变得太快,转变得让大家都措手不及,可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转变。在东铭和若希登记后,大家从他的脸上就看不到愤怒了,看到的都是深不可测,大家很担心他是借着若希来报复大家,可大家也没有办法改变一切了,只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等着婚礼的到来……”叶素素把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了蓝若梅。

  听了母亲的话后,蓝若梅心底再度涌起了歉意。

  她伤了东铭,也伤了家人,累家人为她而担惊受怕,如果她这样不顾一切,抛下所有追求真爱,到最后能完满归来,她觉得还有所值,如今,她却是带着一颗碎了的心归来,爱情没有,婚姻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可她,还是不悔恨!

  “妈,等会儿大家就去霍家,我会和东铭哥好好地说清楚的。”蓝若梅紧紧地握住了母亲的手,轻轻地说着。

  “若梅,你对东铭……”说完了一切后,叶素素忽地又开始担心若希了。大女儿回来了,她固然开心,可是霍东铭原本就是大女儿的未婚夫,如今却娶了小女儿,大女儿是不是真正放手的?如果不是真正放手的,那么姐妹俩就会成为敌人,那也是他们做父母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在我心里,东铭哥就是大哥哥。”蓝若梅第一次剖白自己对霍东铭的感情。

  霍东铭宠她,疼她,她感受到的都是兄长一般的关怀,半点儿女之情都没有。她对霍东铭压根儿就没有那种触电的感觉,看到霍东铭,她的心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而看到霍东禹,她的心才会狂跳。

  “那就好。现在东铭似乎把对你的感情全到转到了若希的身上,我不希翼看到你们姐妹俩成为情敌。”叶素素放下心来。

  蓝若梅苦笑一下,不说话。

  霍东铭对蓝若希的疼爱不下于她,就算她曾经是霍东铭的未婚妻,谁又能保证霍东铭真正爱的人不是妹妹呢?

  “东铭和若希出国度蜜月,刚好也是今天回来,等会儿他们应该会来的,你也不必亲自到霍家去,霍家人现在对你的意见都很大,霍夫人因为你的逃婚,对若希都记恨。如果你亲自到霍家去,怕会被他们责骂的。”叶素素轻轻地说着。

  心情已经变得有几分的沉重了。

  消失了一个月的大女儿回来了,可是也带回来了一些此刻是尴尬的问题。

  “妈,我还是亲自到霍家去道歉。”蓝若梅觉得亲自登门才有诚意。

  “是需要的。”蓝非凡也低叹了一声,应着。

  叶素素沉默了,蓝若梅也沉默了。

  “饿吗?我让人替你准备吃的去。”叶素素把蓝若梅扶到沙发前坐下,心疼地看着她憔悴不堪还爬满了忧伤的脸,选择不追问她为什么而逃婚。

  “还真有点饿了。”蓝若梅勉强地挤出了一抹笑容,应着叶素素。

  叶素素马上就对还站在偏厅门口的管家吩咐着:“让厨房里替大小姐准备此吃的,还有今晚的晚餐要丰富一点,等会儿东铭和若希要是来了,留他们在这里吃饭。”

  管家应声,马上去准备了。

  偏厅里再次回归于平静,偶尔才会传来叶素素关心的问话。

  另一端:

  张猛守在霍家别墅门口五十米远。

  他还是找慕容俊问了,才知道霍东铭今天回国。

  他半个月前就查到了蓝若梅的下落,也拍到了蓝若梅的一切安好的相片,因为霍东铭私下叮嘱过在蜜月期间别打电话给他,所以他一直没有打,反正蓝若梅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测,消息迟半个月再传到霍东铭耳里也不算迟。

  唯一让张猛有几分忐忑的便是他查到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蓝若梅竟然是跑去了西藏,躲到了霍家二少爷霍东禹驻守的军营里,他手下的人查到的消息传回来显示蓝若梅爱的人是霍东禹。虽说霍东铭已经结了婚,结婚对象还是蓝家的小姐,可这个消息对于一向倨傲的霍东铭来说,还是天大的打击,是自尊受到打击。

  他想着,等会儿把消息和相片送到霍东铭的手里后,他就赶紧溜人,免得霍东铭生气,他被台风尾扫到。

  劳斯莱斯如同尊贵的帝皇一般,沿着弯曲却平整干净的水泥路开来。

  张猛连忙站到了路中间去,朝劳斯莱斯挥着手,示意霍东铭的保镖停车。

  车,很快就停了下来。

  张猛满脸堆笑地走到了车后座,霍东铭已经摇下了车窗,俊美却沉着的脸出现在张猛的面前,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依旧散发着锐利的眼神,眼神如同胶一般,粘落在张猛地脸上,那温厚的唇瓣紧紧地抿着,霍东铭压根儿就不打算发问,坐等着张猛向他禀报拦路的原因。

  “霍大少爷,你请我帮你查的事情已经查到了。蓝大小姐去了西藏,在二少爷的军营里,这是相片,大小姐一切都安好。”张猛看了坐在霍东铭身边,正疑惑地看着他的蓝若希一眼,便赶紧把手下拍到的用一只特大的相袋装好的相片递进车内给霍东铭。

  闻言,霍东铭的俊脸沉了下来。

  蓝若希也是错愕不已,“我姐去了西藏?在东禹哥的军营里?”

  她想接过张猛递来的相片,霍东铭却先她一步接过了相片。

  “霍大少爷,老哥帮你办妥了事情,老哥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了。”张猛说完,还真的像踩了西瓜皮一样,溜之大吉了。

  霍东铭摇上了车窗,打开相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沓的相片,张猛办事还算细心,拍下来的相片并不止一张,而是有几十张,每一张都拍到了蓝若梅,简直是把她一天在做什么都拍了下来。

  看着那一张张的相片,霍东铭的脸色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蓝若希从他手里拿过那些相片,一边看着一边拢起了眉。

  等到她看完所有相片之后,才发现自家男人的脸色深不可测起来,她马上紧张地对霍东铭说道:“东铭,我姐她……”从相片上看到的一切,她就可以确定了一点,姐姐逃婚和霍东禹有关。

  霍东铭抿唇不语,只是偏头,深深地凝视着她,那深不可测的眼神,她半分都猜不透。

  下一刻,他却发着狠劲把她扯进了怀里,紧紧地搂着。

  “东铭,不要生我姐的气,我姐……好吗?”蓝若希在他的怀里费力地仰起了脸,杏眸带着乞求,看着霍东铭。

  霍东铭低首看她一眼,便望着前方,把刚毅的下巴留给蓝若希,唇依旧抿得死紧,半句话也不吐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