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1 若梅来了

071 若梅来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3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4

   看着他沉冷刚毅的下巴,蓝若希抬起手,轻轻地抚着他的下巴,因她的触摸,让他微愣了几秒钟,随即低首,再看她一眼,那眼神虽然还是深不可测,却载满了对她的温柔。

  “我不喜欢你老是抿唇的动作,让人猜不透。”蓝若希凝视着他,说着。想让他不生姐姐的气,她必须转移他的注意力。哪怕自己现在嫁给了他,他也说过他们都要忘记过去的种种,接受现在的生活,和她携手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可是姐姐逃婚是因为霍东禹,这个消息太沉重了,至少对于霍蓝两家来说太沉重了。

  姐姐可以为了别的男人逃婚,这样大家或许都可以理解,可别的男人偏偏就是霍东禹。

  霍家五位少爷虽然不是一母所生的,平时看似也是互不干涉的,实际上他们的手足之情极深。姐姐曾经是霍东铭的未婚妻,别说霍蓝两家人知道,就连整个T市的人都知道。临到登记了,姐姐摆了霍东铭一记,为了霍东禹而逃婚跑到西藏去,不是存心让这对兄弟生隔应吗?

  哪怕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像霍东铭这般骄傲的男人,心里还是会留有残怒的吧?再有霍家人都对姐姐意见很大了,将来姐姐要是真的也嫁入了霍家的大门,整个霍家又会掀起什么风浪?霍二爷和二太太都是在官场上混的,二太太表面看着平易近人,包容心似乎比章惠兰更好,实际上,她和三夫人都很利害的。

  如果没有蓝若梅的逃婚,霍家人对蓝若梅是不会有意见的,怎么说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知根知底了。两家能从朋友结成亲家,也是一件好事,可是发生了逃婚之后,蓝若梅在霍家的形象就一落千丈了。

  蓝若希也很清楚,霍家人会那么生气,最主要是大家太疼爱此刻正抿着唇,深不可测,却还是紧紧地搂着她的霍东铭了。他们觉得霍东铭是被他们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他们都舍不得让霍东铭受一点委屈,蓝若梅却让霍东铭尝到了背叛的痛苦。

  搂着自己腰肢的大手再度紧了紧,她柔软的身躯被压得几乎要揉进了霍东铭的身体里了。

  “东铭,我的腰会被你勒断的。”蓝若希在心里苦叹一口气,她难以探测得到霍东铭的心思,而她的心思往往轻易被他探测到,太不公平了。

  蓝若希忿忿地在心里腹诽着。

  腰上的力度马上松了一半,让她轻轻松松地挂偎在他的怀里,而他的一只大手也落在了她的头上,轻轻地继续揉着她的短发。

  蓝若希庆幸自己的是短发,任他揉也揉不成鸡窝。

  揉她短发的动作带着万分的宠爱,蓝若希原本还在担心的一颗心随着他揉发的这个动作忽然放了下来,她觉得霍东铭绝对不会为难姐姐的,他揉发的动作就是在告诉她,有她在,他永远也不会伤害她的亲人一根毛发。

  心,依旧不可避免地划过了暖流。

  霍东铭和蓝若希今天会回来,霍家人早就知道了,否则两名保镖也不会到机场上去接机。其实同去的还有霍东铭请来暗中保护蓝若希的四名保镖,在两个人度蜜月期间,霍东铭身边的两名保镖没有跟着去保护两人,但是保护蓝若希的四名隐身保镖是跟着去的,只不过蓝若希一直不知道而已,霍东铭知道也不出声,他要的就是这种忠心的保镖,不会因为主人要浪漫而不尽责。

  劳斯莱斯才驶进霍家大别墅,英叔就兴冲冲地迎了出来,站在主屋门前眺望的美姨更是笑着转身往屋里走去,告诉老太太两个人回来了。

  “度个蜜月回来,好像当了皇后回娘家省亲似的,用得着这般期盼吗?”坐在沙发里正玩着手机的霍东燕讽刺着。

  她就是看不惯奶奶疼爱喜欢蓝若希。

  在这一个月里,奶奶没少念叨着蓝若希,让她对蓝若希的嫉恨更深了。

  老太太笑着睨了她一眼,并不答话,只是吩咐着美姨:“他们刚下飞机,也不知道在机上用过饭了没有,就算用过了,飞机上的食物估计也不好吃吧,美姨,赶紧让厨房把准备好的意大利面端到餐厅去,先让若希填填肚子,晚上再做多一些她爱吃的菜式。”

  “老太太放心,都准备好的了。”美姨笑着应着。

  老太太一段话就把对若希的喜爱表露得淋漓尽致了。

  “奶奶就是偏心,人还没有回来,就先替她准备爱吃的了。”霍东燕再次凉凉地讽着。

  坐在她身边的章惠兰马上用脚碰了她一下,在她看向章惠兰的时候,章惠兰用眼神示意她别再讽刺来讽刺去的,要是不小心让霍东铭听到了,又会惹来一记凉嗖嗖的瞪视。

  到底是畏惧亲亲的大哥,霍东燕马上忿忿不平的抿起了嘴。

  “燕燕要是喜欢吃,奶奶也可以每天吩咐厨房为你做的。”老太太睨着爱挑刺的孙女,眼里有着戏谑,语气却温和慈爱,像是向世人证明她对孙女和孙媳妇都是一视同仁的。

  “谁爱吃那猪食?就……”霍东燕冲口而出,在话出口之后,才记起自己竟然把蓝若希最喜欢吃的面条形容成猪食,脑里不自然地就闪过了大哥凉嗖嗖的眼光,她顿时就住了口,只在心里不停地咒骂着蓝若希。

  “奶奶觉得偶尔吃些面条挺好的呀。”老太太并不怒,反而说面条挺好,如果霍东燕再把面条形容成猪食就是把老太太当成了猪。

  腹黑的老太太,轻轻松松地就堵住了霍东燕尖锐的嘴巴,让霍东燕不敢再轻易说蓝若希爱吃的面条是猪食了。

  “我出去了。”霍东燕心里有气,马上站了起来,就向屋外面走去,懒得再等兄嫂回来,反正看到蓝若希,她就会想到自己的好友苏红。一想到苏红,她就恨不得把蓝若希撵出霍家去。

  她真搞不明白,天下美女多的是,自家大哥那般优秀的人,怎么非蓝家姐妹不娶呢?

  “这孩子,一天到晚就是往外面跑。”章惠兰有点无奈地低叹着。

  “你这个当妈的都不管教她,她自然无法无天,一天到晚往外跑了。”霍启明淡淡地应了她一句。

  老太太便扫了霍启明一眼,意有所指地说着:“启明,你也别说惠兰了,你还是当爸爸的人呢,现在也不管理企业了,你又什么时候管教过燕燕了?你们夫妻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霍启明不说话了,章惠兰原本想反驳的话都被老太太抢先说了,也只能悻悻地抿起了唇。

  屋外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

  沙发前坐着的几个人表情瞬间转变。

  章惠兰站了起来,就往外面迎去。

  “东铭,若希,你们回来了。”看到霍东铭握拉着蓝若希的手走进屋里来,章惠兰扬起了自认是慈爱的笑容,不过她的脸是对着霍东铭的。

  看到儿媳妇瞬间的转变,老太太眼底飞快地掠过了一抹玩味。

  “妈。”蓝若希有礼貌不失温和地叫了一声。

  “嗯。”章惠兰笑着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又面对着霍东铭了。

  “奶奶,爸,大家回来了。”蓝若希又眯眯笑地向老太太和霍启明打招呼。霍东铭也沉声地和家人打了一声招呼,便吩咐着美姨:“美姨,若希刚才在飞机上没有怎么吃饭,麻烦你吩咐厨房一声,先替若希煮些速食吧,最好是面条。”

  煮面条需要的时间短。

  “大少爷,老太太早就想到了,刚煮好的意大利面已经端到了餐厅里了。”美姨呵呵地笑着,心里想着老太太和大少爷都是真正疼爱大少奶奶的人,两个人的想法和准备往往是一致的。

  闻言,蓝若希感动地在老太太的身边坐下,亲切地挽起老太太的手臂,笑着:“奶奶,你对我太好了。”

  “先让奶奶看看。”老太太侧头,爱怜地把蓝若希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看到蓝若希身上散发着属于少妇的特有魁力,眼底掠过了满意,唇边的笑意也就更浓了。再说了蓝若希身上明显就散发着幸福的味道,想必在这一个月里,她的宝贝金孙已经慢慢地俘获了蓝若希的芳心。

  “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也累了吧,先去填饱肚子,然后上楼洗个澡,好好地休息一下,晚上奶奶会准备你最爱吃的菜。”老太太慈祥地说着。

  “奶奶,大家不累,等会儿我打算回去看看我妈。”蓝若希是恨不得现在就回蓝家的,她要把姐姐的下落告诉一直在担忧的母亲,她并不知道蓝若梅早她一步回到了蓝家,更不知道蓝若梅已经在父母的陪同下在前来霍家的路上。

  “才回来,先休息吧,明天再回去看你妈也不迟。”章惠兰也温声说着,在听到蓝若希说等会儿就要回娘家的话时,她眼眸深处是飞快地掠过了不悦。觉得蓝若希人嫁到了霍家,心还在蓝家,她并不知道蓝若希心急着回娘家,是想把张猛拍到的相片送回娘家给父母瞧瞧,可以让父母不用那般担忧姐姐。

  霍启明也点了点头,赞同章惠兰的话。

  蓝若希浅笑着看了公婆一眼,没有答话。公公霍启明对自己的关心倒是出自真心,婆婆的关心带着真心,却只对霍东铭,对她,则是虚情假意。

  悲催地在心里叹一口气,蜜月结束了,以后她就要正式面对因为姐姐而对她也有意见的婆婆,还有处处找茬的小姑子了。

  不过……

  呵呵……她会成功地收服婆婆和小姑的!

  霍东铭一直不怎么说话,这个时候他看向了自己的两名保镖,两名保镖马上心领神会,把一个行李箱拉到了大家的面前,另外一个行李箱则被拉上楼去了。拉到大家面前的那个行李箱里面装着的全是夫妻俩为家人准备的礼物。

  “奶奶,爸,妈,这里面装的都是若希替你们准备的礼物,人人有份,若希已经很细心体贴地在每一份礼物上贴着名字的了,你们只要看着名字找到自己的那份礼物便可,我先带若希进去吃些东西,她估计是饿坏了。”说完,霍东铭便把蓝若希从老太太身边拉了起来,拉着她往餐厅里走去。

  在飞机上,不知道蓝若希是不是回家心切还是其他原因,没有怎么吃饭。

  一天都已经过了大半天了,他的爱妻不饿才怪呢。

  “呵呵,东铭就是体贴。”老太太笑呵呵地说着,眼睛已经往那只装着礼物的行李箱上瞟去了,果真是人越老越像个孩子,好奇心特别的重,有人送礼物给自己也是特别的开心。

  霍启明夫妇也是有几分的好奇,几个人都像个孩子一般围上前去看。

  老太太的礼物摆放在第一位,其次是霍启明和章惠兰的。

  蓝若希果真在每个人的礼物包装盒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名字,所有人都有一份,就连佣人们都有。

  而餐厅里,蓝若希看着意大利面,有点儿兴趣缺缺,刚才那幸福的笑容已经敛了起来,她拿着明亮的杏眸瞅着霍东铭。

  霍东铭的俊脸依旧莫测高深,眼神还是如同无底洞。

  “怎么不吃?你不是最爱吃面条的吗?”霍东铭在她的对面站着,半弯下腰,双手撑放在桌上,如同无底洞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的俏脸。

  “你知道的。”蓝若希也不遮遮掩掩,她现在就是想把姐姐的下落告诉父母,把张猛拍到姐姐的相片给父母看看,先不管姐姐为了霍东禹而逃婚,她也有必要让父母知道姐姐安全至极。还有,她很想知道霍东铭心里是怎样想的,是否还在生姐姐的气?

  霍东铭又抿起了唇,眼神更加深邃,如同鹰眸一般锁着蓝若希,蓝若希迎视着他,两个人四目相对。

  几分钟后,霍东铭转身就走。

  蓝若希挑眉,他这是干什么?难道是太生气了?

  不对,他的眼神虽然深不可测,却看不到半点的怒火,他不是在生气,那他转身就走是干什么去?

  算了,不猜了,先吃点东西再说。

  蓝若希敛起猜测的心思,拿起筷子,看到那碗色香味俱全的意大利面,她竟然还是提不起吃的兴趣来。

  她坐在那里,怔忡地看着那碗意大利面,心情竟然是前所未有的糟,在失恋时都不曾有过这种心情。

  “大少奶奶,你怎么了?”一名叫做美姐的佣人走了进来,她原本是进来收拾碗筷的,谁知道看到蓝若希坐在桌前怔忡地看着那碗面,而那碗面似乎不曾动过,她马上关心地问着。

  “没事。”蓝若希笑了笑,不打算这么快让大家知道姐姐的下落,只要霍东铭不说,她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哪怕知道姐姐迟早要来面对霍家的。

  “大少奶奶有心事?”美姐是过来人,三十多岁左右,心思细腻,在霍家也工作了几年,早就学会了察颜观色,蓝若希虽然还笑着,那笑容明显有些牵强,美姐看出她有心事。

  “我哪有什么心事。可能是坐了半天的飞机吧,所以还没有吃的心思。”蓝若希说完就站起来,打算离开餐厅。

  外面的人还在为她替他们准备的礼物而开心,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心情是忐忑不安的。

  她才站起来,霍东铭去而复返。

  他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瓶什么东西,蓝若希还没有看清楚。他把手里拿着的那瓶东西轻轻地摆放到她的面前,说着:“我去厨房里找了老半天都没有找到什么可以让你此刻有胃口吃下这碗面的配料,后来去了佣人厨房里,才看到了这瓶‘风味老干妈’,这是园丁老林刚刚才买回来的,他自己还没有吃过,他是贵州人,喜欢吃这种辣椒酱,他说味道不错,不会很辣,加些进面条里,会有别样的风味,你试试吧,不管好不好吃,至少能改变你以往的口味,不过别加太多,就算不会太辣,也是辣椒,吃多了,还是会上火的。咱们南方人比不得老林他们,天天吃辣椒也没事。”

  南方人的饮食都是以清淡为主的,最喜欢的便是饮汤,对于辣味,一般人不太喜欢,怕上火,也就是吃得受不得。

  蓝若希看着他。

  原来他刚刚转身离去,是为了替她找开胃的调料去了。

  这个男人,对她总是那般的细心,那样的体贴,那般的宠爱,在他的面前,她就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小心呵护的公主。

  霍东铭在她的对面坐下,替她把那瓶风味老干妈拧开了盖,然后拿起了筷子替她挑了一点儿放进那碗意大利面条里,轻轻地搅拌了一下,便示意她接过筷子。

  蓝若希连忙接过了筷子,对姐姐的担心在霍东铭的体贴下暂时烟消云散,她试探着挑夹着面条放进嘴里,加了风味老干妈的面条,味道果真变得不一样了,有些辣,但不算很辣,还在她接受的范围内。

  吃了一口,她觉得味道真的不错,至少和她习惯吃的味道不一样了,她再接着吃第二口。

  霍东铭看到她总算开始吃了,深邃的眼眸里总算扬起了浅浅的笑意。

  美姐看到这个情景,默默地退出了餐厅,把这温馨的空间留给两个人。

  很快地,蓝若希把一碗意大利面条适数填进了她的肚子里,连汤汁她都端起了碗喝个精光。

  “怎样?”霍东铭浅笑着,宠溺地问着她。

  “还行。”

  “辣吗?”

  “辣,不过还能接受。”蓝若希满足地放下了碗。

  “休息半个小时,大家把那沓相片送回去给你妈瞧瞧,让她知道你姐姐过得好好的,也好放下心来。”霍不铭总算给了蓝若希一个正面的答案,他这样说,代表他不再生蓝若梅的气。蓝若梅还没有正式嫁给他,她还有追求真爱的权利,再说了,他还庆幸蓝若梅逃婚了呢,否则他怎么看清自己的真正所爱?

  蓝若梅为了自己的弟弟而抛弃他,表面上伤了他的自尊,心里,他已经觉得无所谓了。现在,他的心里,眼里,都只有他的爱妻,只要能和爱妻双宿双飞,被外面议论一下也不会少块肉。

  “东铭,对不起。”蓝若希伸出手握住了霍东铭的大手,歉意地说着,明知道他会看在她的份上绝对不会为难姐姐半分的,刚才他揉她头发的动作就等于是在告诉她了,她竟然还在一味地忐忑不安,这是对他的一种不信任。

  大手反握住她纤细柔软的手,霍东铭笑着:“对我,我不想听你说‘谢谢’,更不想听你说‘对不起’。”对她,他是海纳百川,爱屋及乌的。

  蓝若希便笑了。

  霍东铭便拉着她站起来,向大厅走去。

  两个人才走出大厅,就看到蓝非凡夫妇和蓝若梅从屋外走了进来。

  看到蓝若梅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霍东铭都有几分的错愕。

  “姐。”蓝若希最先回过神来,马上甩开了霍东铭的大手,急急地向蓝若梅走去。等她走到蓝若梅的面前时,她才停下来,满脸惊喜地看着蓝若梅,然后便和蓝若梅相拥着,惊喜地叫着:“姐,你回来了,你总算回来了,大家都担心死了。”

  蓝若希真的很开心,刚刚从国外回来就得知了姐姐的下落,想不到才过了几个小时,姐姐竟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若希。”蓝若梅也紧紧地和妹妹相拥,其他人都静静地看着姐妹俩相拥着,表情各异。

  霍家人,除了霍东铭的眼神有些许沉冷之外,其他人的眼里都带着愤怒,就连老太君的眼神都暗了几分,哪怕她知道霍东铭真正爱的人是蓝若希,她也一直希翼蓝若希当她的孙媳妇,可不代表她对蓝若梅的逃婚无动于衷。

  “好了,你们姐妹要哭,要笑,回你们蓝家哭去,笑去。蓝若梅,你来做什么?你还有脸来见大家吗?你到底想怎样?你对得起大家东铭吗?你把大家东铭当成什么了?是东西,是物品吗?想丢就丢吗?”章惠兰的脸色变得最难看,语气变得尖锐起来,字字句句都还着质问,散发着愤怒。

  蓝若希松开了蓝若梅,转身对章惠兰说道:“妈,我姐她,肯定是有苦衷的。”

  章惠兰冷哼着:“有什么苦衷?有什么苦衷为什么不说出来?是不相信大家东铭,还是存心要瞒着东铭?东铭对她还不够好吗?若希,你也是站在一旁一直看着的,你扪心自问一下,东铭对你姐,甚至是你,哪一点不好?在外面能找到对你们这般好的男人吗?东铭是什么身份?他是大家霍家的大少爷,是千寻集团的当家总裁,走出去,奉承趋承他的人多了去,喜欢他的女人更是能排到北京了,他都不理不睬,这么专心地对你姐,结果呢?你姐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那一巴掌不仅仅是甩在东铭的脸上,也同样甩在大家的脸上。”

  积压了一个多月的愤怒,总算遇上了正主儿,章惠兰一股脑儿全吐了出来。

  她看蓝若梅的眼神带着怒火,带着怨,要不是修养还算好,说不定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上前给蓝若梅一巴掌了。

  “妈。”霍东铭走了过来,大手习惯性又霸道地把蓝若希拉回了他的身边,缠上蓝若希的腰肢,他的俊脸上一片平静,没有风没有浪,眼神虽然深不可测,没有怒火,他先看了一眼同样满脸歉意的蓝非凡和叶素素,沉声叫着:“爸,妈。”然后又转向了蓝若梅。

  蓝若梅也看着他,脸上的憔悴还是很明显,眼里有着歉意,同样有着痛苦。曾经是未婚夫妻的两个人四目相对,一个精明中带着透视,一个歉意中带着躲闪。

  “你,过得并不好。”霍东铭沉声地开口,把蓝若梅脸上的憔悴尽收眼底。他对霍东禹非常了解,蓝若梅为了霍东禹而逃婚,霍东禹就算没有在当时通知他,事后也没有打电话给他,是在保护蓝若梅,但同样地,霍东禹是不会接受蓝若梅的爱。

  蓝若梅此刻会出现在这里,估计就是被霍东禹伤透了心,才会从西藏回来的。

  “还好吧。”蓝若梅勉强地笑了笑,捕捉到霍东铭霸道地缠着蓝若希腰身的大手,她闪了闪眼,有些许的感概。回想起过去的种种,她可以确定霍东铭对妹妹才是真爱。

  因为霍东铭做什么,最在意的是妹妹的看法。

  “东铭,若梅她知道对不起你,她今天才回来的,她亲自上门来,就是向你道歉,希翼你能原谅她。”叶素素连忙上前两步,护在蓝若梅的身边,堆笑着对霍东铭说道。

  “非凡,素素,先坐下喝杯茶再说吧。”霍启明招呼着老友。

  蓝非凡连忙笑着点头,便拉着叶素素走到沙发前坐下。

  “老夫人。”蓝非凡夫妇看到老太太,都堆笑着问好。虽说霍蓝两家最终还是结亲了,蓝若梅的回来,却又让问题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等候处理。

  “嗯。”老太太淡冷地应了一声,又看了蓝若梅一眼,再看一眼一脸云淡风轻的霍东铭,便对美姨说着:“美姨,陪我到外面去走走。”年轻人的事情,她这个老太婆不打算插手干涉。

  章惠兰一脸愤慨地也坐回到沙发前,在霍启明的身边坐着,那双喷着火的眼眸还是狠狠地盯着蓝若梅,让蓝若梅站在那里觉得浑身都是刺,全身都不舒服。这些人会生她的气,她早就做好了准备,是她对不起霍东铭,他们有权利生她的气。

  所以,蓝若梅勇敢地站在霍东铭的面前,不再逃避,坦然面对曾经的未婚夫,现在的亲妹夫。

  “东铭哥,对不起。”蓝若梅真诚地道着歉。

  “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章惠兰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

  “妈!”霍东铭投给母亲一记严肃的眼神,章惠兰满腔的怒火都无处可撒,只得恨恨地坐在那里,拿着眼神死命地瞪着蓝若梅,就连看蓝若希的眼神都带着不满了。

  “东铭,你和我姐单独谈谈吧。”蓝若希扭头看着霍东铭,信任地说着。

  她也看到姐姐脸上的憔悴了,姐姐是为了东禹哥才逃的婚,可回来的却只有姐姐一个人,想必是东禹哥不接受姐姐的爱。她猜想大部份原因应该是出在东铭身上,她希翼东铭和姐姐好好地谈谈,化解可能存在的心结。

  “若希!”章惠兰忍不住又嚷叫起来,她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几大步就走到了姐妹俩的面前,她指着蓝若梅对蓝若希说道:“她是谁?她是你姐没有错,可她是东铭青梅竹马二十几年,真正恋爱八年,谈婚论嫁的未婚妻,你竟然放心让她再和东铭独处吗?你就不担心东铭心里还装着她吗?”

  章惠兰此刻完全一副为了蓝若希着想的样子。

  她是害怕霍东铭会忘不了蓝若梅,担心蓝若梅回来了影响到霍东铭和蓝若希。反正在她的心里,谁都可以成为她的儿媳妇了,就是蓝若梅不可以。

  伤害过她儿子的女人,她一辈子都不会让那个女人呆在她的儿子身边。

  “妈,我相信东铭。”蓝若希坚信霍东铭不会伤害她,更不会再和姐姐在一起。

  “你……”章惠兰被气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惠兰,让他们单独谈谈,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你别管了。”看到好友兼亲家夫妇脸上全是歉意与尴尬,霍启明开口阻止章惠兰再继续喷火。

  霍东铭侧身,低首,乌黑的眼珠子定定地锁着蓝若希的脸,眼里有着欣慰,还有着浓浓的深情。头一俯,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上了蓝若希的红唇。

  蓝若希没有想到他会当着那么多人吻她,顿时一张脸差得通红,娇羞之中就忘记了推开霍东铭,傻傻地任他夺走一吻。

  “半个小时。顶楼等我。”霍东铭满足地移开了唇,看到爱妻漂亮的脸上染着一抹娇红,心神再度荡漾,忍不住再次轻啄一下她的红唇,才哑着声音在她的耳边低语着。

  “若梅,到我的书房来,大家谈谈。”霍东铭拉着蓝若希往楼上走去,淡冷的声音敲进蓝若梅的耳里。

  蓝若希在上到了楼梯的转弯处,才回过神来。

  “记住,顶楼等我,半个小时我便会上去,小脑袋别胡思乱想哦。”上到二楼后,霍东铭便停下了脚步,温和地对蓝若希说着,拉着她的大手也松开了。

  “我要是会胡思乱想,我会让你和我姐再单独谈吗?早就赖在你身边不走了。”蓝若希失笑又俏皮地应着。

  霍东铭笑。

  “我上顶楼等你了。”蓝若希非常大方,又哥们一般地和霍东铭击了一掌,便在霍东铭宠溺的眼神护送下往楼上继续前进,在走了几级楼梯后,她又扭头对站在霍东铭身后不远,一副心事重重的蓝若梅说道:“姐,有什么苦衷都可以和他说,他这个人对大家姐妹一向都是很大方的,他能帮到你的。”

  说完朝霍东铭扮了一个鬼脸,才跑着往楼上而上。

  霍东铭一直盯着她,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了,视线都还舍不得敛回来。

  “若希过得很快乐,谢谢你,东铭哥。”蓝若梅把妹妹和霍东铭之间的幸福尽收眼底,由衷地向霍东铭感谢,感谢霍东铭没有迁怒于蓝家,还一如以往般对妹妹那般的好。

  霍东铭抿唇不语,转身往自己的书房走去,蓝若梅跟在他的身后。

  整个二楼很安静,主人们除了蓝若希,其他的都在楼下,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一前一后传来,一道沉稳有力,一道清脆有些尖锐。

  进了书房,霍东铭径直就走进了书桌里面,坐在那张黑色的真皮椅子内,蓝若梅则在书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说吧,半个小时。”霍东铭淡淡地开口,眼眸炯炯地注视着蓝若梅。

  “东铭哥,对不起。”蓝若梅一开口,还是这一句道歉的话。

  霍东铭抿着唇,没有回应。

  “我……”蓝若梅接收到他炯炯的注视,有些许的不自在,但还是勇敢地说着:“我不爱你,我爱的人是东禹。”

  霍东铭的唇弯了弯,唇角挂着一抹嘲讽,依旧没有回应半句话。

  这个时候,她才告诉他,她不爱他。

  以前那么多的时间,她都干什么去了?

  “曾经,我也想着,嫁给你吧,你一定会对我很好的,可是,到了那一天,确定大家的婚期了,我忽然慌了起来,我的脑里,心里盘据着的都是东禹,我嫁给你,物质上会很富裕,但精神上,心灵上却会很贫乏。结婚是人生大事,女人最漂亮的时候就是穿着婚衫嫁给她最爱的男人。我不想自己带着遗憾跟你过一辈子,所以……我背叛了你。”

  蓝若梅苦涩地说着,想到霍东禹对自己的冷漠,她的心又揪痛起来。到现在她都不曾打开过手机,不知道在她离开之后,霍东禹是什么样的表情?呵,她怎么还在想着他?他能有什么表情,当然是得偿所愿了。

  霍东铭忽然站了起来,绕出了书桌,那健壮的带着压迫性的高大身躯走到了茶几的面前,双手撑放在茶几上面,探过半截的身子,逼近蓝若梅,眼神有着几分的暗沉,冷冷地逼视着蓝若梅看向他的俏丽圆脸。

  “为什么你不明说?在逃婚之时都不曾给我一个答案。如果你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你爱的人不是我,而是东禹,我绝对不会让大家的父母订下婚期的。在你心里面,我是那种霸道,蛮不讲理,会逼人为妻的可恶男人吗?”

  貌似他和蓝若希登记的时候,他是带着点点逼迫,让蓝若希糊里糊涂就填了表,签了字,领了证的。

  “大家的家人都希翼……”

  “你也知道是大家的家人,但结婚只是大家两个人的事。对待我,你就考虑到家人,不想拂逆家人,对待东禹的时候,你何曾考虑过家人?如果……”霍东铭的眼神倏地转为冰冷,夹着一股如同巨浪一般的愤怒,狠狠地甩在蓝若梅的身上,语气是蓝若梅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冰冷:“如果我真正爱的人不是若希,你以为,你的家人现在还能这般轻松惬意地过日子?”

  蓝若梅全身一僵。

  他真正爱的人果真是自己的妹妹!

  听到他亲口承认时,她竟然觉得全身都轻松了,所有的负罪感,所有的歉意都跑得无影无踪了。原来,他们两个都是傻瓜。她傻傻地爱着霍东禹,却成了霍东铭的未婚妻,霍东铭这般宠爱她,真正爱的人却是妹妹。

  如今,他和妹妹算是有情人成眷属了,而她和霍东禹却是劳燕分飞,天各一方。

  “你回去吧,不必再为那件事而觉得对不起我,也可以告诉东禹,我真正爱的人是若希,你和我再无半点关系,你可以放心地,光明正大地,再一次追求你心中最爱的男人。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句,因为你的逃婚,我的家人对你偏见极大,就算东禹会接受你,我二叔和二婶也未必会接受你。不管是什么样的过程,都是你自己选择的。”

  霍东铭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睨着蓝若梅,一针见血地把她和霍东禹在一起可能会存在的困难向她挑明。

  “东铭哥……”蓝若梅却哭了。

  霍东禹已经要和谭筱琴结婚了,她还怎么去追求自己心中所爱?

  都是她的错!

  如果她早一点向霍东铭坦诚自己不爱他,爱的是霍东禹,或许她现在也不会这般的痛苦。

  霍东铭指责她的话很对,对待他的时候,她就考虑到家人,对待霍东禹的时候,她却把家人抛之脑后了。

  如果霍东铭真正爱的人不是妹妹,以霍东铭的脾性以及权势,她的家人还能像这般幸福地生活着吗?

  “东禹要和别人结婚了,结婚申请报告都写好了,我……”

  她,到了此刻,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