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3 今晚让她来主导

073 今晚让她来主导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5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6

   林小娟通完电话之后,便把手机装回自己的腰包上,在装手机的时候,看到腰包里面那几千元的红色人头像,她小嘴一咧,笑容依旧满面,把腰包的拉链拉上之后,才笑着从慕容俊的手里接过他替她打包来的饭菜,道着谢:“慕容先生,太谢谢你了。”现在都晚上七点多,即将八点了,她也真的饿了。

  “我点的菜太多,一个人也吃不完,就让服务员帮我打包来给你吃了,要不就浪费了。”慕容俊浅浅地笑着,明明是让服务员特别帮林小娟打包最好吃的饭菜,偏偏坏心眼说是自己吃不完的。

  闻言,林小娟仰脸看他一眼,看到他的坏心眼时,便知道他在撒谎,她也不点破,依旧嘻嘻地笑着:“那我岂不是捡你吃剩的?不过你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就别点那么多呀,你以为不用钱呀?就算你工资再高,你还是一个打工的,赚点钱可不容易,下次就点两菜一汤,吃不完也浪费不了那么多。”

  “你要是不想捡我吃剩的,下次可以和我一起去。”慕容俊张开了袋子就等着林小娟往里面钻。他吃饭会点很多菜,那是习惯吧,他们慕容家哪一餐饭不是各种各样的菜摆满桌子?赚的钱太多了,除了置办房产,买名车,自然就要吃了。

  他也是打工的?

  听到林小娟这般形容自己,慕容俊温沉的眸子里掠过了一抹狡笑。

  嗯,现在,他的确是打工的。

  他帮霍东铭打工,却有十万人帮他打工。

  他从千寻集团领一年的工资还不够他发一个月的工资给他的工人。

  不过……

  盯着林小娟时时处处都头脑清醒,一点也不被他所惑,他知道,他不能让她知道他的身份,至少现在不能让她知道。

  “你又不欠我的,我自己吃自己的。”林小娟随口应着。“这一餐我记着了,等我发大财了,我请你到帝皇大酒店去吃饭。”

  “呵呵,我等着。”慕容俊笑容更深了。

  他慢慢地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到这个平凡的小女人吸引了,她虽然长相平凡,但不丑,就算牙尖嘴利,看着很利害的样子,实际上是个律己甚严的人,自律自爱,偶尔好像占着别人的便宜,其实什么都记在心里,他相信在她有能力的时候,她必定是那种加倍还恩的人。也正是她这般自强不息的个性吸引了他吧,让他总是忙里偷闲地想起她的牙尖嘴利。

  慕容俊帮林小娟看档,让她轻轻松松地吃着饭。等她吃完了,在她再三的催赶下,他才嘀咕着:“你是第一个老是赶我走的女人。”

  “再见。”林小娟当作没有听到他的嘀咕,笑着朝他挥挥手,便继续守着她的档。

  慕容俊没有再作停留,朝自己的车走去。

  在钻进车内的时候,还是扭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竟然半点不舍表情也没有流露出来的林小娟,才把车开走了。

  慕容俊开着过百万的车跑到这里来,又送饭给林小娟吃,大家都以为那是她的男朋友。

  “林老板,你男朋友一看就是很有钱的人,你怎么还在这里摆档卖衣服?就算你要做生意,随便开口,你男朋友也会帮你买一个大店面的呀。”

  “还真想不到你相貌平平,除了一双大眼睛,一副好身材之外,竟然也能找到一个那么有钱的男朋友,老天爷的心就是偏的。”

  “就是呀,那男人虽然穿着很休闲,身上却散发着浑厚的尊贵气息,虽然没有霍大少爷那么帅,也很耐看,又温和,像一块白玉一般,林老板,你在那里勾到的?先容大家也去勾个金龟婿吧。”

  “有钱的男人才不会爱林老板这种相貌平平的女人呢,那些漂亮的富家千金多的是。”

  “你不知道娶妻求淑女吗……”

  几个同是在衣戴风流里合资买衣服的小老板们都在七嘴八舌。

  “他不是我男朋友。”林小娟等她们七言八语之后,才凉凉地抛出一句,“我可没有那个福份。他是我最好朋友企业里的高级职员,我那个最好的朋友嫁进豪门了,他路过这里,看到我还没有吃饭,便看在我好朋友的份上,帮我打包了一份晚餐而已。”

  “原来如此。怪不得了,我就说嘛,那个男人看上都三十四五岁了,应该是结了婚的。”

  “就是,要是他还没有结婚,大家这些都比林老板长得好看吧?”

  “我就犯嘀咕了,林老板有什么本事迷得倒那么成熟沉稳的男人,原来……”

  又是一连串的七嘴八舌。

  被明嘲暗讽的林小娟只是扫了她们一眼,没有再接过她们的话,继续忙她的生意。对于这些嫉妒心重的女人,她也是看在大家都在这里合资的份上,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想反了脸,才会容忍着她们的明嘲暗讽,否则她早就一一反驳回去了。

  霍家别墅。

  晚饭过后,大家都习惯性地走到了大厅里坐着聊聊天。

  “妈,我不要去企业上班,我更不要当个端茶递水的小妹。”霍东燕坐在沙发上,嘟着嘴,不停地摇晃着章惠兰的手臂,撒着娇。眼睛却扫向了刚刚走出餐厅的霍东铭和蓝若希,看蓝若希的眼神是带着愤恨的。

  虽然大哥罚她到企业上班是因为她打了蓝若梅,与蓝若希无关,可蓝若希是蓝若梅的妹妹,她最讨厌的就是这对姐妹花,自然就把愤恨喷到蓝若希的身上了。

  接收到霍东燕愤恨的扫视,蓝若希挑了挑眉,她记得她今天回家后,并没有得罪这个刁蛮的小姑子吧?干嘛老用愤恨的目光瞪着她?

  从姐姐回家之后,她从顶楼上下来开始,小姑子就这样对她了。

  真是莫名其妙。

  “去企业上班?端茶的小妹?”章惠兰不解地问着:“谁让你去企业上班?谁敢让你做端茶递水的小妹?”

  “妈,是我让她去的,免得她整天无所事事。她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自然要从小妹做起。”霍东铭拉着蓝若希也走到了沙发前坐下,沉声接过章惠兰的话。

  章惠兰疑惑,她先看看了儿子,又看看了女儿,更加不解地问着:“东铭,好端端的,你怎么让燕燕去上班?她还小,家里又不缺钱,让她玩有什么?你看周围的人,哪一个千金小姐不是无所事事的?又有几个真正接手家族事业到企业里上班的?”

  “燕燕已经二十二岁了,是该磨练磨练了。”霍启明一边拿起一张报纸来看,一边说着。

  “爸!”霍东燕马上不悦地低叫起来,抱怨着:“爸一点都不疼我。”只记得霍东恺那个私生子。别以为她不知道老爸曾经想资助霍东恺创业。怎么不见老爸出钱另外开一间只属于她的企业给她?

  偏心!

  “这样才是疼你,要是放任你吃喝玩乐,你便会一事无成,那就是害你。”霍启明听出女儿话里有着对自己的不谅解,有点无奈地说着。

  “反正我不想去上班。”霍东燕又狠狠地瞪了蓝若希一眼,便气嘟嘟地站起来,往屋外走去。

  “无所谓,我刚才说的话在明天九点钟之后会马上生效。”在她快要走到屋门口的时候,霍东铭低沉带着不容质疑的声音敲进了她的耳里。

  “哥!”

  霍东燕倏地停下脚步,扭头气恨地瞪着霍东铭。

  其他人倒是被霍东铭的话勾出了丝丝好奇,好奇这对兄妹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话?

  “我出去了。”霍东燕求助的眼神从父母身上掠过,得不到有效的回应后,只得气怒地转头,火一般烧出了屋外。

  她就知道父母也无法让大哥改变主意的。

  一分钟后,宝马车飞快地开出了霍家别墅,开出了金麒麟花园。

  随缘咖啡馆。

  苏红开着她那辆是她父母出钱,却由她叔叔挂名买下送给她的雪佛兰赶到了随缘咖啡馆面前停下,车才停稳就匆匆地下了车,像是遇着了火烧眼眉毛的急事似的,匆匆地往里面走去。

  霍东燕早就坐在咖啡馆里面了,满脸气愤的样子,摆放在她面前的那杯咖啡动也不动一下,看到苏红来了,马上站起来朝苏红招手,叫着:“苏红,我在这里。”

  苏红正在四处张望,寻打着霍东燕的身影,听到霍东燕的叫声,她马上快步走到霍东燕的面前坐下。

  她刚刚吃完晚饭,陪着母亲在聊天,聊得正开心时,霍东燕一个电话打来,说有事情要和她说,让她到随缘咖啡馆来。她马上就抛下了母亲,急急地出门了。

  在霍东燕面前,她就是一个陪吃陪玩的佣人,随叫随到。

  或许霍东燕真的把她当成朋友,是她心里对于霍东燕的身份心存介蒂才会觉得霍东燕把她当成一个佣人一般随叫随到吧。

  “东燕怎么了?这么急把我叫出来?你在生气?谁又惹大家的大小姐生气了?哪个不要命了?”苏红一坐下就发现霍东燕正在生气,便笑着问。

  一边问的同时一边招来了服务员,要了一杯加奶的咖啡。

  “蓝若梅回来了!”霍东燕气怒地说着。

  蓝若梅回来了?苏红拢了拢眉,回来了又怎样?现在霍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可是给了蓝若希的。她笑着撩了撩自己的头发,说着:“她回来不正好,现在你哥娶了蓝若希,就让她们两姐妹争去。”最好斗个两败俱伤。

  苏红在心里怨恨地想着。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来了,好像还去向我哥道歉了。我哥和蓝若希今天蜜月归来,这个你是知道的。我看到蓝若梅就一肚子的火,想也不想冲上前去就甩了她一巴掌,结果我哥就说我管得太宽了,说我在太闲了,明天开始就让我到企业里上班了,还是端茶的小妹,一个月才给我三千元。我不想去上班,可是我哥说了,如果明天看不到我去企业,就冻结我的银行卡。苏红,你说怎么办?我真的不想去上班,如果真的要我上班,至少也给我一个副总什么的位置吧,端茶小妹,我堂堂霍家小姐去做端茶小妹,传出去我怎么见人?”

  她好朋友是只有苏红一个,但平时混在一起花天酒地的却全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们,那些死女人都嫉妒她生在霍家,要是让那些女人知道她只能做端茶小妹,肯定会笑死她的。

  “不会吧?”

  闻言苏红也急了起来,霍东燕要是上班去了,那她就不能天天和霍东燕混在一起了,也就不能从霍东燕身上刮好处了。霍东铭对她这般无情,她更别想到千寻集团去找霍东燕。对她也是大大的不利呀。

  “我哥说一不二的,快帮我想想办法吧。”霍东燕一想到每天都要到企业里上班,失去了自由自在,她就头痛。

  这些都是蓝家姐妹害的。

  是她们抢走了大哥对她的爱,让大哥对她这般严厉的。

  她绝对不会让蓝若希安安稳稳当大少奶奶的。

  “让你爸妈帮你求求情,行吗?”苏红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来。

  霍东燕马上摇头否定了苏红的提议,“我爸妈要是能说得动我哥,我哥就不会娶到蓝若希了。”

  “那……让我先想想。”苏红只得应着。

  霍东燕焦灼地看着她,盼她能帮自己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可惜她失望了,苏红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能让霍东铭改变主意的办法来,霍东铭本来就是她不能掌握的男人。

  “想不到办法,我明天便要去上班了。我,回去了。”霍东燕一颗心顿时沉进了谷底,闷闷地站起来,就向外面走去。

  苏红也跟着她身后往外走。

  出了咖啡馆,深秋的晚风迎而扑来,带着些许寒意,让还穿着吊带裙子的苏红觉得很冷,她忍不住缩了一缩,说着:“天气变了,有点冷了。”

  冷?

  苏红忽然计上心头,连忙叫住霍东燕,在霍东燕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霍东燕顿时眉开眼笑,不停地点头。

  “好,就这么办了,只要过了这几天,我哥就不会再逼我去企业上班了。”霍东燕感激地看着苏红,说着:“苏红,还是你聪明。”

  苏红笑着:“你是我的朋友,看着你有困难,我肯定要帮你的呀。只不过,会让你难受几天。”她的法子就是让霍东燕今天晚上把房里的冷空气调到最低,现在都要进入初冬了,白天虽然还不见得有多冷,可是到了晚上,天气就变得特别的凉爽,根本不用再开冷气了。霍东燕要是开一个晚上的冷气,又不盖什么被子的话,肯定会感冒的,一感冒就不用上班了,霍东铭总不能逼着一个病人上班吧?只要病几天,等到霍东铭忘记了这件事,霍东燕就逃脱了到企业上班的命运。

  “没事,难受几天可以免去回企业上班,算什么。走,大家购物去。”霍东燕暂时摆脱了困境,马上就拉着苏红去购物了。

  夜凉如水。

  霍东铭和蓝若希位于豪庭花园的新居里,蓝若希刚洗了一个热水澡从浴室里走出来,发现霍东铭的身影并不在卧室里,她拿着干毛巾,一边擦拭着刚刚洗过的头发,一边到处寻找霍东铭的身影。

  “若梅,你没事吧?对不起,东燕太冲动了,我已经骂过她了。”阳台上,霍东铭左手插在裤袋里,右手握着手机,正在和蓝若梅通电话。

  “我没事,已经用冰块敷过了。对了,东铭哥,你别告诉若希。”蓝若梅在电话那端请求着。她了解霍东燕,霍东燕对她们姐妹都不喜,要是妹妹知道自己被霍东燕打了,肯定会和霍东燕闹意见的,她不希翼因为这一件事让妹妹和霍东燕加深矛盾。再说了霍东燕再怎么蛮横无理,都是霍东铭唯一的妹妹,要是若希和霍东燕的矛盾加深了,霍东铭被夹在中间也不好受。

  霍东铭沉默着。

  过了片刻才低沉地应着:“我知道了。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霍东铭说完便挂断了通话,通话时间还不足五分钟。

  其实不用蓝若梅提醒,知道霍东燕打了蓝若梅的霍家人都选择了沉默,没有让蓝若希知道。

  毕竟家和万事兴。

  现在霍东燕对蓝若希有意见,蓝若希对霍东燕还没有什么的,只是迎招接招,要是知道霍东燕打了蓝若梅,蓝若希心里难受,说不定就会和霍东燕真正闹起矛盾来,那么霍家就不得安宁了。

  才挂断通话,霍东铭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知道是蓝若希。

  他神色自若地把手机放好,双手都插进裤袋里,挺着腰杆,静静地看着院落里的夜景。

  院落里的路灯全都亮了起来,头顶上的黑色天网罩下来,黑中有明光,明光中又有黑,一切看起来都带着梦幻。

  看着眼前那一切,他的心也在倒转,在买到这栋别墅时,只有一个主体的,一切都是他精心安排,精心设计的。他总想着设计出最好的,让蓝若梅喜欢,住得舒适。可他的大脑却不受他控制,一切的一切到了最后都是按着蓝若希的喜好来设计。

  也正因为这样,蓝若希第一次走进这里的时候,才会心生喜欢。

  而他也非常庆幸一切都是按着蓝若希的喜好来设计。

  他花了那么多的心思,那么多的时间,总算是给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也幸好一切都有机会重来,让他不至于懊悔。

  每每想到这些,霍东铭对蓝若希的爱就深一分。

  恨不得把整片蓝天都给了她,让整个天下都陪着她笑。

  蓝若希走到他的身边,偏头看着他,看到他脸上一片凝重,视线定定地看着院落,唇也抿得紧紧的,便知道他在深思。

  掉转头,她也看向了院落。

  没有什么变动呀,还是像一个月前那样。

  那座凉亭还是静静地座落在那里,凉亭底下的石桌石椅也是安安静静地摆放在原处,亭内的灯火亮着,让她站在阳台上也能看清楚亭下的一切。

  “地方要是再宽一点,在凉亭边上挖一个荷花池,植上满池的荷花,到了六月荷花盛开的季节,坐在亭下欣赏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倒是一种情趣。”蓝若希忽然饶有兴趣地说着。

  “主意不错,我可以让人把那草坪挖成荷池的。”霍东铭扭头凝视着她,黑眸闪烁着一种极为深沉的爱。

  “可我也舍不得那个草坪呢。”蓝若希有点吝惜地说着。“这里的一切设计得都很好,很合我心意,我只想增加不想失去。”

  霍东铭便抿起了唇。

  看到他抿起了唇,蓝若希放下了擦拭头发的毛巾,语气竟然有点酸地说着:“我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你为我姐而设计的,现在却是我住了进来。”

  话音一落,蓝若希顿时愣住了。

  她竟然吃起姐姐的醋来。

  她……那她不是对霍东铭动了情?

  她和冷天烨的感情才结束一个多月,她这么快就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丈夫。可她的爱也太快了吧?

  “你在吃醋?”听到她语气带着酸意,霍东铭倒是愉悦至极。

  “醋字怎么写的?”蓝若希睨他一眼。

  霍东铭便又用深深的眼神凝视着她了。

  就算习惯了他这种眼神,蓝若希还是觉得全身一震,忍不住嗔着:“拜托,别老是用一副勾魂的眼神看着我。”

  “我就喜欢用勾魂的眼神看着你。”霍东铭长臂一伸,便把她勾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如铁一般紧紧地缠着她的腰身,下巴就抵压在她的肩膀上,在她的脖子上喷着热气,惹得她轻轻地颤了颤。

  “别这样。”蓝若希以为自己会说得很有力的,话出口了,她才发觉自己的声音软了下来,带着点点娇柔的味道,好像欲拒还迎一般。

  “若希,你能为我吃醋,我很开心。”霍东铭依旧朝她脖子吹着热气,他浑厚的气息让蓝若希难以抵挡。

  再说了脖子处也是她的敏感地方,她怕痒的。

  “我说了,我没有吃醋。”蓝若希的脸红了红,不愿意承认自己吃着姐姐的醋。

  “呵呵。”霍东铭低低地笑着,没有揭穿她在撒谎。

  温热的唇瓣轻轻地移到她的耳垂上,印落,惹来她再度的轻颤。

  “我累了,睡觉去。”蓝若希伸手就去扳他缠在腰身的大手,借此逃开他的暧昧的**。

  “嗯,是时候了。”霍东铭低哑地说着,一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

  蓝若希倒是没有尖叫,只是习惯性地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反正他们是合法的夫妻了,他要抱她就抱她,她没有意见,还省了自己走路的力气。

  把她抱入了卧室里,放躺在床上,霍东铭健重的身躯自然而然地覆压而来。他的手先去摸了一下蓝若希的短发,确定蓝若希的头发干了,他才低首灼灼地看着蓝若希,笑着:“想不想听故事?”

  听故事?

  蓝若希眨了眨眼,她以为他像平时那般,一把她带上床就直接吃掉。

  “你会讲故事吗?”蓝若希有点不信任地睨着他。

  “你如果想听,我就会讲。”霍东铭侧身,在她的身边躺下,顺带地把她搂入怀里。从第一次搂着她共眠开始,他就喜欢了这种方式,觉得亲密无间。

  “那好,你说吧。”蓝若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她倒想听听霍东铭会讲什么样的故事。

  “有两家人是世交,他们都是很有钱的人家。有一家生了一个小男孩,有一家生了两个女孩,生有儿子的那一家人比生女儿那家人在社会上更有地位。那个小男孩从小就认识了两个小女孩,对她们都很疼爱,而且他比那两个小女孩都大,比姐姐大了四岁,比妹妹大了六岁,三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渐渐长大。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莫名其妙地,男孩和姐姐成了男女朋友,两家人都很乐意结成亲家,可是男孩并没有因为和姐姐恋爱了而不关心妹妹,对妹妹依旧宠爱如初,他觉得妹妹就是他的妹妹,将来也是他的小姨子,他疼妹妹理所当然。”

  霍东铭的声音沉稳有力而动听,蓝若希开始只是抱着试试听的态度,在他沉稳富有磁性的声音不停地传进自己的耳朵时,她渐渐上了心,静静地听了起来。

  霍东铭的眼神更加专注地看着她,搂着她的手紧了紧,让她更加贴近他,两片温厚的唇瓣掀开,继续说着:“男孩和姐姐相恋了六年,终于由两家父母定下了婚期,只等着两个人去登记,举行婚礼了。谁知道在登记的时候,男孩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姐姐,姐姐跑了,逃婚的,把他们之间六年的恋情当成了一场戏,戏演完了,主角就落幕走人了。男孩很生气,很生气,也很落寞,他自认对姐姐很好了,为什么姐姐还要跑?是他做得不够好吗?可是男孩也有不解,他除了生气之外,竟然没有心痛。后来,妹妹来了,妹妹是来安慰他的,两个人都喝了一点酒,妹妹说了一句话,让男孩豁然开朗,原来在姐姐抛弃他之后,他没有心痛,是因为他爱的人根本就不是姐姐,而是妹妹。他对姐姐六年的感情,其实就是兄妹之情,对妹妹的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

  说到这里,霍东铭没有再说下去,他定定地锁着满脸不相信的蓝若希。

  因为他讲的故事就是他和蓝家姐妹的事情。

  他一直没有亲口告诉过蓝若希,他真正爱的人是她。

  现在,他要告诉蓝若希,他真正爱的人一直都是她蓝若希,而不是蓝若梅。过去的一切一切,都是错误,是他没有看清楚自己的感情。正如慕容俊说他,这般聪明的主,在真爱面前却变成了糊涂的蛋。

  他要让蓝若希知道,她不必吃蓝若梅的醋,因为这栋别墅里的一切也是按着蓝若希的喜好而设计的。

  “若希,我便是那个男孩,你就是那个妹妹,我真正爱的人不是你姐姐,而是你。”

  蓝若希震惊。

  她想不到霍东铭真正爱的人会是她。

  细细地回想起以往的点点滴滴,她蓦然发现霍东铭对她的关心和宠爱是那样的深,那样的沉。她一直以为他是看在姐姐的份上,两家是世交的份上,才会继续对她这么好的。原来,他爱的人竟然是她。

  “是我迟钝了,才会逼得你姐逃婚。”霍东铭低哑地说着,最聪明的人,也有糊涂之时。如果他早一点看清自己的心,蓝若梅就不用逃婚,若希也不用被冷天烨抛弃。

  冷天烨?

  在这个时候想到冷天烨,霍东铭依旧在心里横生怒火。

  明天他就会回企业走走,他该验收一下颜菲的成果了。

  蓝若希拼命地眨了几下眼,才回过神来,随即她一个翻身,就压在霍东铭的身上了,她爬在霍东铭的身上,死死地瞪着霍东铭,小心地问着:“真的?”

  他真正爱的人要是她,那她就可以扫走心里的阴影了,可以扫走她似乎是趁姐姐不在抢了准姐夫的内疚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到了这个时候,我要是还看不清自己的感情,我就是傻瓜。”霍东铭非常认真地说着。

  “你说,你怎么这样笨呀?当年要不是你,我姐就不会成为你的女朋友,然后她就不会逃婚,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追东禹哥了。现在好了,我姐逃婚惹得你们家人反感,不喜欢她了,她和东禹哥怎么办?还有希翼吗?要是没有希翼了,我姐怎么办?你这个大笨蛋!”

  霍东铭错愕。

  他没有想到蓝若希回过神来竟然是把他骂一顿。

  “我……嗯,的确笨了一回。”霍东铭的俊脸上染上了一分的不自在。

  “不过……”蓝若希的头俯了下来,轻轻地把自己的红唇凑到了霍东铭的唇边,霍东铭的眼眸马上变得更加深了,大手也用力把她的身体压低贴着他。两个人的身体紧密相合,彼此的气息先一步交缠了。“我放心了。”蓝若希小的如同蚂蚁的声音传进了霍东铭的耳里。

  就算是一时酒醉,胡乱说话被他拐着登了记,又举行了婚礼,更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很在意霍东铭曾经爱着姐姐的事实。哪怕她选择了相信霍东铭,相信他在姐姐回来后不会抛弃她,心里还是有几分忐忑的。此刻骤然得知自己才是他的真爱,忐忑的心霍然得到了安抚。

  “若希……”霍东铭还想说什么,蓝若希忽然用唇堵住了他的嘴,用吻来阻止他说话。

  难道她主动,霍东铭岂肯错失良机,马上把想问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搂着她腰肢的手移到她的后脑勺,扳着她的后脑勺,霸道地夺回了主导权。

  健重的身躯一翻,就把蓝若希压在了身底下,而他的唇丝毫不曾停止过,继续埋首于她的脖子上,手也开始扯着她身上的睡袍。

  “东铭……”蓝若希喘着气,一张脸红得似火,杏眸带媚,更加的娇俏动人,吐出来的话软绵绵的,更让霍东铭欲火澎涨。

  她是他真正爱的女人,他对她的**是永无止境的。

  “今晚让我来主导行吗?”蓝若希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脸更加的红,声音也小得如同蚊子在叫。

  霍东铭眸子深沉,灼灼地注视着她,然后从她身上一翻,躺回了大床上,等着她来主导。

  蓝若希学着他平时的样子,吻着他的唇,又吻他的脖子,手有点颤抖,在他身上胡乱地摸着,让霍东铭的身体绷得更紧了。

  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蓝若希总算把霍东铭剥了个精光,看着他精壮的身子,她差点就要放弃初衷了。

  房外,夜色渐深,夜凉如水。

  房内,**渐深,激情如火。

  一个剖白了感情,一个扫走了阴影。

  一个软化成春水,任君徜徉,一个越发散发出野性雄风,纵情掠夺。

  两个人心无任何的介蒂,身心合一,共赴巫山**。

  月老的红线虽然会诸多叉线,但总有一天叉线总会汇为一线,情牵一线之时,爱比金坚。

  夜静静流淌而过,情却依旧存在,永难磨灭。

  激情过后,依旧是霍东铭满足地抱着昏昏欲睡的蓝若希走进浴室里,替两个人清洗身体,这似乎是霍东铭在欢爱后对蓝若希的另类宠爱。

  “自己握着主导权还真不错……”蓝若希在迷迷糊糊地沉睡前,随口嘀咕着。

  霍东铭失笑,看着她熟睡得如同婴儿一般的俏脸,他在她的耳边低语:如果你喜欢,每天晚上都让你主导……

  只要她愉悦便可。

  有人有激情荡漾,也有人在吹着冷气,冷得不停地抖着。

  霍东燕穿着睡袍躺在床上,只盖了一张薄被,房里的冷气被她调到了最低,整个卧室都充满了寒意。

  她虽然睡着了,可是因为冰冷,睡得也不安稳。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她开始沉睡了,因为她的头变得沉重起来,眼皮也重得如同铅一般,让她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去睁开它,只想着沉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