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4 狡黠的若希

074 狡黠的若希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0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6

   黑夜过去,白色的天空换了回来。

  太阳照样升起,只不过失去了夏日的暑味,总是特别的柔软。

  秋老虎已经被赶走了,初冬开始到来。

  T市的冬天其实不算冷,更何况才初冬,白天的气温在二十五度左右,极为舒适。

  霍东铭最先醒转。

  他一睁开眼,就习惯性地偏头看向被他锁在怀里的爱妻。看到爱妻那张美丽的瓜子脸上一片恬静,他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每天醒来,总能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确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他轻轻地,不惊动蓝若希,滑下了床,换过了整齐的衣服,又洗刷过后,才重新回到床上。

  宠爱的眼神在可人儿的脸上慢慢地游移,整张脸被他巡视之后,他心湖荡起了**的柔情,哪怕吻过了无数次,他还是忍不住低首,在那张恬静而柔美的脸上落下无数细碎的吻。

  蓝若希是被霍东铭细碎的吻吻醒的。

  一睁开惺忪的眼眸,便接收到霍东铭深邃的眼神。看到她醒转,霍东铭低低地笑了笑,说着:“我吵醒你了。”然后加了几分力道却不失温柔地把她更往怀里压着,说着:“天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清新的牙膏味道。

  霍东铭一开口,蓝若希就闻到了牙膏的味道。

  天还早?

  蓝若希扭头看向落地窗,窗帘已经被霍东铭拉开了少许,柔软的阳光洒在落地窗上,射进来几缕分了叉的光线,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初冬,阳光有这般的明亮,说明时间不早了,至少也接近八点了吧。

  “如果不想再睡了,便起来吧。”霍东铭温厚的嗓音如同动听的音乐一般,在她的头顶上盘旋着。然后他自个儿先起来了,在他坐起来的时候,蓝若希诧异地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了。

  霍东铭也不讲解什么,只是瞅着她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伸了伸懒腰,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蓝若希脸现几分的不好意思来。

  滑下床,拿着衣服到小衣帽室里换过了,才走出来把床上的被子折叠起来,床单极为凌乱,可以看出昨天晚上的欢爱有多么的激烈。

  蓝若希赶紧把床单抽掉,换上了新的床单,又洗刷过后,才拿着换下来的床单走出了房间,拿到洗衣机前,把床单丢进洗衣机里清洗,才往楼下走去。

  楼下空荡荡的,所有家具安安静静地等着主人们的光临。

  地板,窗台,家具都被清扫得干干净净的。霍东铭曾说过每天都会有人定时到这里来打扫卫生,他没有从霍家那里调来佣人安置在这里,是想给他们自己一个两人独处的空间。

  厨房里传来了些许的动静。

  蓝若希转身就往小餐厅走去,进了小餐厅,穿过了,才走进厨房里。

  不大也不小却干净整齐,应有尽有的厨房里,霍东铭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衬衫,一条黑色的西裤,面前系着一条围裙,那件没有任何褶皱的黑色西装外套被他摆挂在小餐厅的餐椅背上。

  他在做早餐。

  听到脚步声,他扭头看一眼蓝若希,温和带着浅笑地说着:“若希,你到院落里散散步,当作是晨运,一会儿我做好了早餐再唤你。”

  蓝若希不放心地问着:“你能行吗?”

  “我就做点简单的西式早餐,很快的。”霍东铭语气带着点点歉意,他厨艺不行,连最简单的煮面条都煮得不好吃,在国外时,他煮了一次给蓝若希吃,味道不怎样,难为蓝若希吃完了,她其实不知道,她吃的那碗面是他第N次煮出来的。一开始煮的时候,盐放得太多了,咸死人,他只能倒掉。后来又煮糊了,他又只能倒掉,要不就是错把糖当成了盐,只能再次倒掉……N次之后才勉强煮好了,他自己试过了味道的,和蓝若希自己做的味道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至少是煮熟了,他才厚着脸皮端回房间给蓝若希吃的。

  不过简单的西式早餐,他多少还是会做一些的。

  “那,我就等着吃的了。”蓝若希也没有和他争做早餐,让他这个大男人练练厨艺也不错。

  “放心,绝对不会让你饿肚子的,去外面呼吸一下早晨的清新空气吧。”霍东铭沉沉的声音带着此许忙碌的应接不暇。

  他在做火腿土司卷。

  蓝若希看着他为她而忙碌的身影,笑了笑,便转身向屋外走去。

  看看时间原来才清晨七点三十分,太阳那般明亮了,代表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出了主屋,院落里带着大自然的清新空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柔软的阳光铺洒在一草一木上,为它镀上了一层金光。

  蓝若希独自漫步于庭院之中,沿着那些小路穿梭着。这座庭院虽不及霍家别墅那么大,不过占地五百平方米,也不算小了,加上经过霍东铭的精心设计及布置,让小小的庭院都变得格外的丰满,小池,凉亭,草坪,花圃,林荫小道,小游泳池等都有。

  蓝若希步上了凉亭,在亭下坐下,朝外看去,庭院之景一览无遗。

  一会儿后。

  “若希,可以吃早餐了。”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主屋门前,还系着那条围裙的霍东铭有点儿好笑,他朝着坐在凉亭下面的蓝若希叫唤着。

  蓝若希笑了笑,他动作还是蛮快的。

  霍东铭为她准备的是火腿土司卷,还有蔬果汁。他自己则是三明治,一杯牛奶。

  两个人吃完早餐之后,霍东铭说他今天要回企业一趟,时间不用多长,从企业回来后再陪蓝若希。

  “你忙工作吧,我想去子企业里看看。”蓝若希一边拿来西装外套帮他穿上,又帮他系上了一条领带,一边说着。

  霍东铭的眼眸闪了闪,没有说话。

  等到两个人往屋外走去的时候,他才问着:“需要我陪你去吗?或者我送你到企业里去。”从千寻集团里分化出来划到蓝若希名下,又是位于本市的子企业一共有六间,每一间企业生产的产品都不一样,工人人数也不相等,有些规模较大,有些规模一般,有些还是刚刚成立,只有寥寥十几个工人的。六间企业的工人人数加在一起倒是有七千多人,而位于本市的连锁店一共有十八家,有九间是眼镜连锁店,九间是汤圆连锁店,生意都非常好,工人数量也是不等。十八家连锁店的工人加在一起也有近千人,所以蓝若希现在等于是八千名工人的老板。

  她是有工作经验,读的也是管理,不过真正的管理经验还是一张白纸。

  一下子就成为八千名工人的老板,她的挑战能力相当的大,尤其是有一间企业才刚刚成立,还没有步上正轨,有一间企业生产的是高科技玩具,现在新产品还在试验中,这些对蓝若希来说都是一种压力。

  所以她不能像霍东铭那样,想到企业去就去,不想就不去。她必须努力,踏踏实实地上班,才能尽快地对这些企业上手。

  她要用实力证明自己有自力更生的能力,她要用实力向世人证明,这些企业脱离了千寻集团,依旧能生存。

  “不用了,我自己去。”蓝若希拒绝了他的好意相护。

  霍东铭便抿起了唇,不再说话。

  车,离开了他们的小家,往霍家别墅而回。

  蓝若希的车还在霍家别墅。

  霍东铭也没有忘记今天要霍东燕回企业上班的事情,他知道他不亲自回来请人,霍东燕绝对不会去的。

  回到霍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了。

  除了老太太坐在院落里晒着太阳,霍东燕病恹恹地坐在厅里面之外,其他人还没有起床。

  霍东燕不停地打着喷嚏,她其实是刚刚才爬起来的,觉得头重脚轻,还流着鼻涕,又发着烧。苏红的方法很见效,一个晚上的冷气就让她变成了重感冒的病人。她可是自小就身体健康的,重感冒都极少。

  如今,为了躲避回企业上班,她不得不糟贱自己的身体。

  都是蓝家姐妹害的!

  这个念头带着怨恨杀回霍东燕的脑海里。

  看到霍东铭进来了,她马上又打了一个喷嚏,然后赶紧拿纸巾擦拭自己的鼻子。

  感冒真难受呀,老是流鼻涕,她的鼻子都开始隐隐发痛了。

  “哥。”霍东燕软软地叫了一声,声音相当的无力,好像是病入膏肓的人似的。那张轮廓和霍东铭有三分相似,却和章惠兰有着七分相似的俏脸因为发着烧而通红,她刚才自己偷偷量过了体温,三十九度了。

  她还没有去医院,就是等着亲亲的大哥回来。

  “哥,我准备好了,我跟你一起去企业。哦,我大嫂呢?不会是还在睡吧?”霍东燕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LV包就向霍东铭走去,走到霍东铭的面前时,又忍不住再打了一个喷嚏。

  她是故意的。

  霍东铭停下了脚步,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带给霍东燕一种压迫的感觉,好像她就是砧板上的肉,任大哥宰割。没有办法,谁抓着财政,谁就是老大。剑眉横竖着,深沉漆黑的眼眸定定地锁着霍东燕那张因为发烧而通红的俏脸,唇抿得紧紧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森冷的气息,哪怕是自家哥哥,霍东燕也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冷所摄。

  霍东铭是个阴晴难测的人,一般不是暴怒,他身上都不会散发出森冷的气息。

  “二十二岁的大人了,再过三个月就过年了,过了年二十三岁了,自己感冒了还不知道打电话给雷医生吗?家里也有药箱,不会找些退烧药吃?你这样做给谁看?做给你哥我看吗?就为了逃避去企业上班?你不上班你知道钱是怎么来的吗?整天就和苏红东逛西耍,花钱如流水,你让哥说你什么好?”霍东铭冷唇轻启,一连串的质问吐出来,狠狠地,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甩在了霍东燕的脸上。

  “哥!”霍东燕黑下了脸,她都感冒了,大哥还这么严厉地对待她。大哥一点也不疼爱她了,大哥的眼里心里就只有蓝家姐妹。或许是感冒的人感情是特别的脆弱的,霍东燕也不例外,她气呼呼地冲着霍东铭嚷着:“大哥已经不疼燕燕了,大哥心里永远只有蓝家姐妹,燕燕会打人,还不是为了大哥你,大哥在外面呼风唤雨,高高在上,谁仰视你都得脖子酸,可你却遭到蓝若梅的抛弃。哥现在可以不生气了,不计较了,可是燕燕生气,燕燕计较,你是我亲亲的大哥。你被人伤害,就等于是我被人伤害。可是大哥的心偏的,只会责罚燕燕,向着她们,她们到底有什么好?”

  霍东燕吼了一连串,委屈的泪水就顺着脸滑落。

  她是很刁蛮,很无理,脾气很丑,可她对兄长真的很尊崇的。兄妹俩相差了十岁,因为相差太远,兄妹俩总是玩不到一起。大哥并不知道,其实她很希翼大哥也能像对待蓝家姐妹那般对待她,至少会陪她玩一下。可她的愿望总是落空,她在大哥的眼里还是那个只会哭鼻子,不顺心就满地打滚的小屁孩。

  她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为了大哥好。

  她认为苏红比蓝家姐妹更好,至少苏红明白她的孤独,愿意陪伴她成长,蓝家姐妹陪过她没有?她只不过想有一个对自己好的大嫂,才会帮着苏红倒追大哥的。她会打蓝若梅,更是为大哥出气。

  可是……

  霍东燕委屈至极。

  她亲亲的大哥一点也不理解她,只会严厉地对待她。

  “怎么了?”听到霍东燕的吼声,在外面陪着老太太说话的蓝若希赶紧扶着老太太走了进来。便看到兄妹面对面站着,霍东铭浑身散发着极为严厉的冷意,霍东燕则是一脸的委屈,脸色通红,还在哭泣着,不停地从手里拿着的一包纸巾里抽出纸巾擦拭着,还总是打着喷嚏。

  “东燕,你感冒了?”蓝若希走过来,关心地伸出手探上霍东燕的额,才触及就低叫着:“好烫,怎么烧得这么利害,打电话给雷医生让他来看看,要不,就到医院里去看看。走,我带你去看医生。”雷医生是霍家的家庭医生,主人们生病,不是大病一般都是找雷医生来看看。蓝若希以为霍东燕不想让雷医看病,说完之后就想拉着霍东燕出去。

  “不用你假惺惺的,滚开!”霍东燕正在委屈当头,蓝若希又一直是她的眼中刺,马上不客气地甩开了蓝若希的手,还恶言相向,瞪着蓝若希的眼神是一副恨不得蓝若希死。

  接收到霍东燕这种怨恨的眼神,蓝若希挑了挑眉,看来她这个小姑子对她不仅仅是有意见,而是怨恨。

  苦叹一口气,对于霍东燕怨恨她,她自然知道是因为她成了霍东铭的妻子,霍东燕一直都希翼苏红成为霍家大少奶奶的。以前就没少明里暗里地抢霍东铭的注意力,蓝若梅并不怎么在意,或许是她太相信霍东铭,又或许是她根本就不爱霍东铭吧。

  “东燕!”霍东铭的剑眉拢了起来,霍东燕对蓝若希的态度让他相当的不悦。他拿出了手机想打电话给雷医生,霍东燕阻止了他,不让他打,他也像蓝若希一样以为她不喜欢让雷医生看病,便睨瞪着霍东燕,沉声命令着:“去看医生。”

  “我不去,我就不去,最好病死了,这样我就不会对你的若希恶言相向了。”霍东燕任性的性格在病着的时候还是没有半分的改变。在说话的同时,她又瞪向了蓝若希。

  蓝若希对于她刚刚的动作没有表现出什么表情来,只是挑了挑眉,然后和霍东铭交换了一下深不可测的眼神,再冲着霍东燕淡淡地笑着,那笑看在霍东燕的眼里就像一根根的针一样,刺痛了她的眼。

  她觉得她病了,蓝若希很开心,这样想着的时候,她心里对蓝若希的怨恨就更深了。

  如果大哥娶的是苏红,看到她病了,苏红肯定心疼死了,早就为她跑前跑后了。

  “东铭别难为她了,你不知道东燕最怕的就是打针吃药吗?小女孩嘛,是没有什么胆量的。”蓝若希淡笑地开口,杏眸带着嘲讽扫着霍东燕。

  霍东燕被她这副态度,这种口吻气得差点就要吐血了。

  看,这就是她的大嫂,巴不得她这个小姑子病死的。

  什么长嫂如母,全是说得好听,有哪一个当大嫂的能像母亲一样爱护着自己的小姑子?全是文人胡乱说的谎话。

  “谁说我是小女孩了?”霍东燕将泪水一收,气恨地回瞪着蓝若希。

  “因为只有小女孩生病了才不肯去看医生。那长长的针筒,那穿着白衣的天使对小女孩来说就是恶魔,那苦苦的药片,就是毒药,小女孩是不肯吃的。”蓝若希凉凉地说着,语气里也有了嘲讽之意。

  “你!哥,这就是你娶的好老婆,就是这样对待你唯一的妹妹的。”霍东燕被蓝若希气得头脑发热,什么都分不清了,只知道蓝若希的讽刺让她觉得刺耳,她不能输给蓝若希,她不能让蓝若希有机会嘲讽她。

  一大步跨向蓝若希,霍东铭以为她想打蓝若希,动作如闪电,瞬间就护到了蓝若希的面前。

  霍东燕更嫉妒了。

  在大哥的心里,她果真不如蓝家姐妹。

  越是这样,她就越要把蓝家姐妹斗败。

  谁说她是小女孩了?她就去看医生。谁说她怕打针吃药了?她就去打针吃药给蓝若希看看!

  “走,跟我去医院,我让你看清楚,我是不是小女孩。”霍东燕无视霍东铭那绷着的俊脸,一手就拉住了蓝若希的手腕,扯着蓝若希就往外走。

  这一次,霍东铭竟然没有再护住蓝若希,任她拉着蓝若希往外走。

  在霍东燕拉着蓝若希往外走的时候,蓝若希偷偷地扭头,朝霍东铭做了一个OK的动作。

  看到自家老婆大人的动作,霍东铭唇一扬,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逸出。

  他的妹妹脾性火爆,最受不了别人的挑衅,蓝若希只要寥寥几句,外加一个嘲讽的眼神就把妹妹气得主动去看医生了。

  如果用逼的,妹妹未必会去,用哄的,妹妹会拿乔,只有用激将法才有用,当然了由蓝若希这个妹妹最不喜欢的人激一下,妹妹更容易中招。

  目睹了一切的老太太,也露出了深深的笑意,她没有看错蓝若希,蓝若希有足够的本事镇住霍东燕那个刁蛮的孩子。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吗?”蓝若希开着车载着霍东燕出了霍家别墅后,霍启明和章惠兰才从楼上走下来。他们听到了霍东燕的吼声,却没有听清楚霍东燕在吼什么,一大清早的,发生了什么事吗?平时霍东燕会睡到十点多才起床的,就算偶尔早起也不会超过七点的。

  “妈,没事,东燕感冒了,若希带她去看医生了。”霍东铭淡淡地向父母讲解了一句,然后向老太太说了一声再见,也扭身离开了屋里,出了主屋,两名保镖马上现身,跟随在他的身后。

  章惠兰听得又紧张又错愕,孩子生病,当妈的自然会紧张。让她错愕的是,自己的女儿明明就不喜欢蓝若希,怎么会让蓝若希带着去看医生?还有,她记得女儿是最怕到医院里去的,一来是医院里的药水味太浓,二来就是女儿害怕打针吃药,别看女儿现在二十二岁了,一看到护士拿着针筒,脸都会吓得煞白呢。所以女儿每次生病,不是很严重都是不会打针的,就算是吃药,也要霍东铭瞪着才会吃。

  蓝若希竟然有本事让女儿去看医生?

  还想再问什么,霍东铭已经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了。

  “妈,燕燕怎样了?”看到老太太也在,章惠兰一边拿来自己的钱包,一边问着。

  “没什么事,就是感冒了,有点发烧。若希已经带着她去看医生了。”老太太精明的老脸上还挂着一抹狡笑,孙女和孙媳妇的对手戏,看得真是过瘾呀。呵呵,现在一切都按部就班了,相信她也不会再觉得无聊了,天天有戏看,看她宝贝孙媳妇如何大展身手,收服她的孙女以及儿媳妇。

  “我去看看。”章惠兰还是不放心女儿和儿媳独处,谁知道两个人会不会吵架。

  “惠兰,大家今天说好了去海边玩的,我的私人游艇都准备好了。”霍启明看到老婆要外出,便说了一句。

  昨天晚上这对老夫妻难得坐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章惠兰无意中说了一句,说她每天打牌其实很无聊。于是他就说今天带章惠兰去海边玩,虽然进入初冬了,白天还不算冷,再说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呢,又没有什么风,最适合到海边玩了。

  “可是我想去看看燕燕。”章惠兰顿住了脚步,脸现着为难。因为霍启明的出轨,夫妻俩单独外出的时候已经很少了。难得霍启明愿意陪着她去玩,要是她拂了霍启明的意,霍启明又去了那个老狐狸精那里,她不是又赚了一肚子的气?

  “燕燕又不是孩子了,再说了不是有若希陪着吗?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不相信你的女儿,连若希你也不相信吗?”霍启明安抚地说着,敛起了锐利的眼眸和老太太交换了一下眼神,母子俩的心思略同。

  章惠兰想了想,觉得丈夫说得有理,便打消了去医院看看的念头,不过还是打电话给蓝若希,让蓝若希一定要好好照顾霍东燕。

  ……

  医院。

  大医院里看病,四种排:排队看医生,排队交钱,排队捡药,排队打针。

  蓝若希拉着霍东燕下了车,霍东燕不想让她拉,甩开了她的手,她也不介意,带着霍东燕就往医科大楼里走。一走进医院医科大楼,看到就像赶集似的人群,她不禁咋舌:“怎么这么多人。”

  “那么多人,排队都不知道排到何年何月,我不看了。”霍东燕闻着浓浓的药水味,因为发烧而烧红的脸就开始泛白。她这辈子最害怕来的地方就是医院。

  “我带你去找个熟人看看,他那儿看病的人估计不多。”蓝若希伸手就拉住了霍东燕,不让霍东燕有机会逃走。霍东燕发着高烧的,重感冒,不看医生怎么可以。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的多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说不看了,与你何干?你以为你假惺惺地关心我,我就会承认你是我的大嫂了吗?蓝若希,你别做梦了。我心目中的大嫂永远都是苏红。”霍东燕被蓝若希拉着往住院部走去,甩不开蓝若希的手,霍东燕忍不住口出怨言。

  “发高烧很容易烧成傻子,你不会想变成傻子吧?”蓝若希偏头看了小姑子一眼,扬着嘲笑问着,听到霍东燕后面那些话时,她笑容里的嘲讽更浓了,让霍东燕真想把她的笑容封了起来,不让她再笑。“我是不是你大嫂,好像不需要你来承认吧?再说了,我已经嫁给你哥了,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我都是你大嫂了,这是事实,逃避事实的人就像鸵鸟一样。”

  “你敢骂我鸵鸟?”霍东燕很想用力地大吼,可是头重脚轻的,她吼不起来了。嗯,感冒真难受,死苏红,想的是什么好法子,让她此刻要受到蓝若希的嘲讽。

  霍东燕在生气的时候,也在心里把苏红骂了一遍,却忽视了是自己让苏红帮她想办法的,再说了办法是苏红想的,按不按这个办法去做决定权还是在她的手里。

  霍东燕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就是因为她这种自私的心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考虑到别人,只想到自己。需要用到别人的时候,就把别人当宝,不需要用的时候,就把别人当成草。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到了。”蓝若希又成功地转移了霍东燕的话题,让霍东燕忘记了想回去的念头,任蓝若希把她带到了住院部,找到了蓝若希认识的那个人。那是蓝若希的高中同学,在蓝若希读管理的时候,那位同学选择读了医学,如今是一名医生了,被安排在住院部。住院部的医生相对来说比门诊部的医生稍微能挤些时间出来。

  霍东燕这种普通感冒,随便一个医生都可以帮她看。

  蓝若希让自己的老同学挤出了十分钟时间来看霍东燕。

  十分钟之后,姑嫂俩便拿到了药单。

  “她发着高烧,可以让药房里面的人先帮她配药输液,吃的药,晚些时间再拿也不迟。”老同学叮嘱着蓝若希。

  “嗯,老同,谢谢你。”蓝若希一边扶起听到要输液了就脸色变得更加煞白的霍东燕,一边朝老同学道了谢。

  “这点小事情,谢什么呀。快去吧,她烧得挺利害的。”

  蓝若希点点头,扶着害怕打针,又不愿意被蓝若希嘲讽的霍东燕下楼去了。

  药房在一楼,收费处也在一楼。

  看病可以找熟人,交钱却不能找熟人呀。

  看着交钱的那一排窗口,每一个窗口前面都排着长长的长龙,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药单,蓝若希也有几分的头痛。

  “东燕,你坐在这里,我去排队交钱。”蓝若希让霍东燕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她先替霍东燕打来了一杯开水,然后再去排队交钱。

  排了十几分钟后才交了钱,她又赶紧去药房取药。药房前面也排着很多人,她想到老同学的话,便赶紧上前和药房里的人说病人发着高烧,急需输液,让药房的人先帮她拿输液。虽然排队是美德,有先有后,不过遇着特殊情况时,大家还是能谅解的。

  药房的人帮蓝若希拿了输液,她不好意思地冲那些还在排队的人道了歉,赶紧向霍东燕走去。

  霍东燕坐在那里,视线一直都盯着蓝若希,看到蓝若希去排队交钱,又去帮她拿输液,还是插了队的,更看到蓝若希万分歉意地向那些陌生人道歉,她心里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来。

  那些陌生人是什么身份?蓝若希可是蓝家的二小姐,她们霍家的大少奶奶,竟然要向那些陌生人道歉。还是为了自己这个憎恶她的小姑子,霍东燕心房其实划过了一点的暖意。

  不过一想到苏红,一想到自己此刻生病,就是蓝若梅间接害的,她就扫走了那一点的暖意,把蓝若希真正的关心当成了虚假。

  拿了输液还要排队打针。

  等到轮到霍东燕打针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半了。

  看了看时间后,蓝若希在心里想着,看来上午是无法去企业了,只能等到下午了。

  “我……喂,我怕。”霍东燕看着护士在弄着针头时,头皮发麻,赶紧扯了一下蓝若希。

  那名护士扫了她一眼,那眼神让霍东燕浑身难受。

  她是怕打针,不行吗?

  “怕什么,就像被蚂蚁咬了一口,不怎么痛的。”蓝若希安抚着,心里没有半点嘲笑。

  “我又没有被蚂蚁咬过。”霍东燕嘀咕着。

  “不会痛的,你是大人了,大人还怕打针吗?一下子就好。”蓝若希耐心地安抚着全身绷紧的霍东燕。霍东燕的弱点,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此刻霍东燕不打针,很难退烧的。

  护士调好了,便示意霍东燕握起了拳头,霍东燕顾着和蓝若希吵嘴,本能地顺着护士的意思握起了拳头。

  “谁规定大人就不能怕打针的了?”

  “你见到有哪个大人怕打针的?只有那些还会哭鼻子的小女孩才会害怕。”蓝若希瞄到护士要开始帮霍东燕扎针了,霍东燕还顾着和她拌嘴,眼里便闪过了狡黠的笑。

  霍东燕毕竟年轻,脾性又躁,对付起来很容易。

  “你才小女孩……手有点痛痛的。”霍东燕一回神,才发现护士已经帮她扎入了针头。

  她一愣,看向了蓝若希,看到蓝若希眼里那抹俏皮而狡黠的笑意时,马上别开了脸。

  第一次,她打针没有尖叫。

  嗯,算是在蓝若希的面前挽回了一点面子。

  霍东燕在心里傲骄地想着。

  输液区里很多人,蓝若希看到输液区不远处有几间病房,房里很安静,还有两张空床,便带着霍东燕进了病房,让霍东燕躺着输液不用那般难受。

  霍东燕一躺下就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苏红,让苏红来陪她。

  苏红得知她真的病了,很开心,说她总算不用去企业上班了。

  听到苏红在电话里的开心笑声,霍东燕的心忽然堵了堵,不过一闪而过。

  苏红说马上就来医院陪她,她才切断通话。

  对于霍东燕打电话给苏红,让霍东燕来陪她,蓝若希选择了不闻不问。现在在霍东燕的心里,她蓝若希就是讨人厌的,苏红就是一个超级大的好人。

  不过……

  蓝若希眼里闪过了冷笑,总有一天她会让苏红在霍东燕的面前失去信任,原形毕露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