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5 差点被强吻

075 差点被强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190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7

   “喜羊羊,美羊羊……”

  蓝若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霍东铭打来的。

  “还说我像小女孩,你自己才像小女孩,那么多的铃声,居然选一首儿童歌为铃声。”霍东燕总算逮着机会可以好好地嘲讽一下蓝若希了。

  “我喜欢。”蓝若希应了一句,投给霍东燕一记“你能奈我何”的眼神,让霍东燕气结,顿时就回过神来,知道自己此刻会躺在病床上输着液就是中了蓝若希的招。

  她当时怎么不会回给蓝若希一句“我喜欢,你能奈我何?”的话呀,都怪她这个冲动的火脾气,一看到蓝若希都被蓝若希气死了,自然就会中了蓝若希的招。

  下次再也不中蓝若希的招了。

  霍东燕虽然知道蓝若希其实也是为了她好,不过她对蓝若希的怨那么深,也不是蓝若希一次两次的关心就能让她的怨化为乌有的。

  蓝若希按下了接听键。

  “我是若希。”

  “怎么这般迟才接电话?”那一端的霍东铭正坐在办公桌内,左手翻着文件,右手拿着手机,视线沉沉地盯着文件上的文字,语气略显低沉,听着似乎有着严厉,实际上带着浓浓的温情。在办公桌不远处的那套沙发上,慕容俊正坐在沙发扶手上,手里捧着一盒精装的巧克力,打开来看了看,确定自己不喜欢吃这些,便把巧克力摆放回茶几上,又顺手从茶几上抄起了一袋精装的开心果,这东西他吃过的,味道还行。

  霍东铭的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他也不在意,继续吃着霍东铭为蓝若希准备的零食。

  “铃声才响我就接了,哪里迟了?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在你心里想着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接电话。”蓝若希好笑的声音传来,清清甜甜带着点点娇嗔,听在霍东铭的耳里,让他一颗心都软成了泉水,只为她而流徜。

  “燕燕退烧了吗?”霍东铭温沉地问着,嘴角悬着一抹淡淡的笑,不明显,只看到他的嘴角微弯,不是很细心的人都发现不到他在笑,此刻他的心情是极好的。

  蓝若希看一眼正瞪着自己的霍东燕,上前两步,伸手探过了霍东燕的额之后才答着霍东铭:“开始退烧了。”

  “你们俩没有吵架吧?”听到妹妹开始退烧了,霍东铭便知道自己的老婆大人是摆平了妹妹,心里为蓝若希喝彩,果真是知己知彼最容易战胜对手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以妹妹蛮横的个性,他又不在身边,两个人说不定会吵架。

  “难道你希翼大家吵?”蓝若希笑着俏皮地反问了一句,间接回答了霍东铭,她和霍东燕没有吵架。

  就算真的会吵架,她也不见得会输的。

  只要她占着理,她就一定会赢,当然了,要是她没理的话,她也不会和人争持。她蓝若希就是这样的人,凡事只讲一个理字。

  “呵呵。”霍东铭低低地笑了两声,心情更显愉悦。

  “需要多长时间?”

  “要输两瓶,估计要将近两个小时吧。”蓝若希看了一眼霍东燕的点滴液水很多,输得也不算快,估算着时间。

  “等会儿我去接你们。”霍东铭看看时间,便说着。

  “不用了……”

  “若希。”霍东铭忽然压下了声音,暗哑地叫着,那声音沉沉的,却极富磁性,散发着一股勾人心魂的魔性,勾着蓝若希。

  蓝若希最怕的就是他这般叫着她,让她总会跟着他话里散发出来的魔性一起沉沦,不愿意拂逆他任何意思。她撇了撇嘴,笑了笑,应着:“那好吧,我等你来。你先忙吧,我替东燕再倒一杯水去。”蓝若希说完便切断了通话。

  看着传来了“嘟嘟”声音的手机,霍东铭眼眸灼灼,一副把手机当成蓝若希的样子。

  冷不防一本文件夹递来,挡在他的手机与他的视线中间,生生扼断了他那灼灼看机当人的视线。

  不悦地抬眸,便看到慕容俊一副拜托的样子。

  “不过是一通电话,也能把你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了,她还能跑吗?都是你的老婆了。”慕容俊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在他眼前这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在外人眼里是多么的高高在上,谁都拼命地趋承奉承,有谁知道这家伙就是一个妻奴。

  “你要是真正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又成了你的爱妻时,你就会体会我此刻的心情了。我懒得和不懂情的老男人沟通。”霍东铭不客气地损着慕容俊。

  慕容俊的脑里闪过了一张平凡却充满了活力的脸。

  随即他低叫起来:“我不就比你大了三岁吗?我这样也算是老男人,那七老八十的算是什么?”

  霍东铭抿唇便笑了起来。

  两个人相视地笑着。

  片刻,慕容俊才坐进椅子里,一边转动着椅子,神态恢复了温和夹着点点慵懒,说着:“颜家扛上了环宇,是你的意思吧?”

  商界里的一动一静,没有他慕容俊不知道的。

  “怎么了?你想替环宇求情吗?”霍东铭厉了他一眼,那眼神是相当的严厉,饶是像慕容俊这种心思狠厉的人也被震住。

  慕容俊笑着,笑容还是那般的温和,如同春风里的阳光一般和煦,他没好气地回了一记给霍东铭:“我与环宇有什么交情?他们能让我替他们求情?要是换成我,我的动作比你快得多了。”能让霍东铭在蜜月期间就动怒再次把环宇往绝路上逼进的事情,绝对与蓝若希有关。

  “整一个人的时候,让他马上死去,只会太便宜他了,让他慢慢地失去他拼命求来的东西,直至一无所有,身败名裂才是最残忍的报复。”霍东铭阴冷地吐出一句,眼里迸出的眼神带着对冷天烨的无情。

  “幸好我不是你的敌人。”慕容俊被他眼里的无情吓着,庆幸地说着。

  霍东铭便扫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着:“咱俩五十步笑一百步。”他慕容俊又是什么好鸟?这么多年来,同行的商家被慕容俊打击得都喘不过气来了。

  两个人又相视而笑。

  医院。

  苏红赶到了医院。苏红穿着银色的露背装,那双媚眼总是散发着勾人的眼神,眼皮上还闪着银影,妩媚如丝的秀发,脚下一双白色的靴子,整个人看上去时髦又不失风情。从她出现在医院门口开始,一路走进来,都引来不少男人的侧目。

  她手里还提着一个果篮以及一束鲜花。

  看到蓝若希坐在霍东燕的病床前,她微愣了一下,想不到陪着霍东燕来医院的人竟然是蓝若希。

  在霍东燕和蓝若希还没有看到她的时候,她就狠狠地瞪了蓝若希的后背一眼,或许是她的嫉恨太过明显了,让蓝若希觉得后背生风,便扭头看向病房门口,才看到苏红。

  蓝若希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主动和她打招呼。

  苏红就是蓝若希的情敌,肖想霍东铭的女人,蓝若希觉得自己不和情敌打招呼最正常不过的了。

  “苏红,你来了。”霍东燕一看到苏红,就叫了起来,让苏红坐到她的病床上,不想面对着蓝若希。在苏红来之前,蓝若希和霍东铭通完电话之后,她一直都不和蓝若希说话,她不是一个沉默的人,不说话让她闷死了,就在心里盼着苏红快点来。

  “东燕,你没事吗?好端端的怎么会发高烧的。”苏红走进了病房,把果篮和鲜花摆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霍东燕不过是感冒,输完点滴就回家的,又不用住院,她会买来果篮和鲜花不过是做做样子,霍东燕是不会要的,到时候果篮里面的水果还是她自己所得。

  她一坐下就关心地问候着,眼里更是带着询问看着霍东燕,蓝若希怎么会在这里。

  “谁知道。被气到的吧。”霍东燕斜睨着蓝若希,故意和苏红一搭一和,她一个人不是蓝若希的对手,两个人总能把蓝若希气得半死吧?

  “你可是霍家的小公主,谁敢气你。”苏红一副好打不平的样子。

  “能被气到发烧的人,证明身体差到了极点,东燕,要不我再去交些钱,帮你做一个全身检查吧。”蓝若希视两个女人的一唱一和为空气,淡淡地说了一句,顿时就让霍东燕变了脸,气极地说着:“你的身体才差到极点呢?你试试开着十八度的冷气一夜到天亮会不会感冒……”

  霍东燕才说了一半,就发觉自己竟然把自己会感冒的真正原因说了出来。

  她赶紧停止再说下去,转移了话题:“苏红,我肚子好饿呀。”她一个上午都没有吃过食物呢。

  “你想吃什么?我马上替你去买。”苏红马上应着,一副非常关心体贴霍东燕的样子,在蓝若希的眼里,她这是在讨好趋承。

  “我想吃……”

  “替她打包一碗清淡的瘦肉粥回来吧,让店家别放味精。”蓝若希接过了霍东燕的话,应着苏红。

  “我不要吃粥,蓝若希,你这是趁我哥和爸妈他们不在就虐待我吗?”霍东燕气呼呼地叫着,烧开始退了,她的头也不那么昏沉了,刁蛮的个性马上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你现在感冒,就需要吃一些清淡的。苏小姐,麻烦你了。你是东燕的好朋友,我想你也知道感冒的人是适宜吃清淡的,东燕现在这个样子,吃些清淡的粥最好不过了。你劝劝她。”蓝若希不着痕迹地把问题丢到了苏红的身上,让苏红来说服霍东燕。如果苏红真正把霍东燕当成了好朋友,就知道她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如果苏红是把霍东燕当成一枚棋子来利用,就会顺着霍东燕的意思。

  小姑子,你的好朋友到底是真好还是假好,就看她怎么回答了。

  蓝若希杏眸灼灼地看向了苏红,好像在求苏红的样子,让苏红心里一阵得意,在心里冷哼着:嫁进霍家又如何?以为霍家的人真这么好相处吗?处理不好姑嫂关系,一样能闹到你们夫妻矛盾丛生。

  “东燕是病人,满足病人让病人心情愉悦,病才会好得快。”苏红的回答让蓝若希在心里大失所望,那么多年的友情,果真都是一片虚呀,她真为她的小姑子不值呀。

  她也是看到霍东燕和苏红混在一起的,霍东燕花在苏红身上的钱,这么多年的加在一起,也有好几百万了,霍东燕花钱如同流水,帮苏红买名牌衣服,首饰什么的,动则就过万。没有霍东燕,苏红能像此刻这般的风光,这般的珠光宝气吗?

  “就是,还是苏红对我最好,苏红,到帝皇大酒店帮我买些吃的回来,我最喜欢吃些什么也只有你才知道了。”霍东燕命令着苏红,那口吻完全就是女皇对奴婢的口吻,哪有朋友对朋友的口吻。

  蓝若希一直站在苏红的身边,杏眸沉沉地锁着苏红,听到霍东燕这般命令,她的眼眸把苏红锁得更紧的,不愿意错过苏红脸上所有的表情。在霍东燕命令完之后,苏红脸上飞快地掠过了一抹不悦,不过是一闪而逝,像霍东燕这般大条的人是捕捉不到的。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买些吃的回来。”苏红非常温和体贴地应着。

  苏红嘴里是应着,人却还坐着不动。

  她等着霍东燕给她钱。

  “东燕,那个去帝皇大酒店要花不少钱的。”苏红看到霍东燕还不明白,便笑着点醒了霍东燕。媚眼深处掠过了一抹贪婪,她知道霍东燕的银行卡是任刷的,里面到底有多少钱,霍东燕自己也不清楚,反正就是不设限制的,而霍东燕平时是不带多少现金的,此刻霍东燕想吃帝皇大酒店里面的食物,花的钱自然要多,霍东燕就要把银行卡和密码告诉她,让她去刷卡,那样她就可以趁机顺走一笔钱。

  苏红满以为以霍东燕对她的信任,霍东燕一定会把银行卡和密码告诉她的。

  蓝若希听得心里一直在嘲笑。

  脸上自然也是浮起了丝丝的嘲笑。

  霍东燕平时虽然是刷卡,没有多少现金,就算有也不够她到帝皇大酒店吃一餐。此刻卡倒是带在身上,不过她还没有傻到底,不会把卡和密码告诉苏红。她知道自己的银行卡是不设限制的那种,任刷的,要是把密码告诉了苏红,谁知道苏红会不会趁机取走一大笔钱,虽说苏家也很钱(另一个苏家),人心总是不足的。

  “苏小姐,你在这里陪着东燕吧,等会儿她的点滴输完了,你就找护士再帮她换过一瓶,一共就是两瓶的,东燕想吃什么还是我去替她买吧。我想东燕更希翼你留在这里陪着她的。”蓝若希适时开口,化解了霍东燕的不犹,也扼断了苏红想趁机顺钱的心思。

  霍东燕看向了蓝若希,蓝若希的表情不变,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不过听蓝若希这样一说,倒是拯救了她的不犹,便难得对苏红说道:“她说得也对,苏红,你留在这里陪我算了,否则我又要闷死了,我可是和某人半句话题也找不到的。”

  苏红眼里再度掠过了一抹对蓝若希的恨意,蓝若希比她想象中难对付多了。看来她要赶紧让霍东燕对蓝若希下手,否则让这对姑嫂关系缓解了,对她将是大大的不利。

  苏红眼底的恨意霍东燕有一瞬间也看到了,可当她再眨眼的时候,苏红又变成了平时那种温和娴淑,脸上堆满了对她的关怀体贴,她便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苏红眼里怎么可能有恨呀,就算蓝若希嫁给了她的大哥,苏红心里难过,也只对蓝若希有着嫉妒而不会恨。

  霍东燕这样想着之后,便不把苏红眼里一闪而逝的恨意放在眼里了。

  “我警告你,我绝对不吃粥,我只吃帝皇大酒店里的。”霍东燕板着脸,用非常恶劣的口吻对蓝若希说道。

  蓝若希不理她,转身就走。

  苏红脸上还是堆着笑,在霍东燕同意蓝若希替她去准备吃的后,她越发装得大方体贴了,对霍东燕的好和关心更浓。

  蓝若希出了病房之后,就向外面走去。

  当她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迎面与一对夫妻打了个照面。

  “若希。”

  低沉的声音带着万分的惊喜,竟是冷天烨。

  他常年也和霍东铭一般总是一身黑色的西装,不过以前穿的西装都是两百多元一套的那种,不贵,却也符合他经理的身份。现在成了沈家的独生女婿了,穿衣打扮自然就不一样了,此刻他身上那套没有任何褶皱的西装,是订制的,价值几千元以上,就连脚下那双黑得闪眼的皮鞋都价值过千元,更别说左手腕上那只劳力士男性腕表了。

  昔日的情侣再相见,一个已娶,一个已嫁,早已情死人非了。

  冷天烨揽着沈柔的腰走进来的,沈柔似乎不舒服,冷天烨对沈柔是万分的温柔兼小心。在看到蓝若希的时候,他本能地就想松开揽着沈柔腰间的大手,沈柔却伸手捉拉住他的大手,不让他缩走,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睨着蓝若希:“蓝二小姐。”

  “冷先生,冷太太。”蓝若希淡冷地叫了一声,下巴傲抬而起,在这对无耻之人的面前,她把她高贵的蓝家二小姐身份抬出来,虽然她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不算醒目,不过沈柔是在上流社会交际圈里混过的,一眼就看出蓝若希身上的衣服价值好几万元。

  而蓝若希把下巴一抬,腰肢一挺,那种天生就带来的尊贵,瞬间散发出来,就如同一颗蒙尘的钻石被清洗后放到太阳底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似的,耀得冷天烨一颗心直揪成一团,沈柔满心都是嫉妒。

  同是千金小姐,沈柔就没有蓝若希这种天生带来的尊贵气息。

  “若希,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不舒服了?看医生了吗?医生怎么说?”冷天烨的心被刺痛时,对蓝若希的关心也就逸了出来。他不愿去相信蓝若希已经嫁人的事实,他和沈柔度蜜月归来时,也问过了一些人,那些人都没有听说蓝家二小姐嫁人的消息。他放下心来,认为蓝若希是在骗他的。

  “天烨,我头又点晕了,快点扶我去妇产科呀。”沈柔听得自己身边的老公竟然当着她的面对昔日期的情敌那般关心,顿时全身泛着酸意,不过当着蓝若希的面,她也没有发作,只是故作娇态地对冷天烨说着。

  她还咬重了妇产科三个字,意在提醒蓝若希,她可能怀孕了,怀上冷天烨的孩子了,让蓝若希死了这条心。别以为是蓝家的二小姐,就可以抢走人家的老公了。

  见过无耻之人,还没有见过这般无耻的。

  蓝若希的心里再度掠过了这句话,眼里对这对夫妻的冷意更浓了,身上散发出来的疏离也就更明显了。

  “冷先生还不快带冷太太去看医生,我还有事,先走了,谢谢冷先生的关心,不过我的一切都与冷先生无关。”说完,越过了这对无耻的夫妇向外面走去。

  看到蓝若希疏离淡冷地离去,自始至终都不曾再给自己一个正眼,一个温和的笑意,冷天烨的心又再度揪痛起来。

  若希,你在恨我吗?

  对,你有权利恨我的。

  可我对你还是有爱的呀。

  就算你不是蓝家二小姐的身份,我娶了沈柔,我心里还是爱着你的。

  若希,看到你这样对我,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吗?

  冷天烨的眼眸深处染上了几分的痛意。在蓝若希越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不着痕迹地伸手去捉拉蓝若希的手,却被蓝若希狠狠地甩开了。蓝若希偏头就给他一记冰冷的目光,那眼神没有恨,却有着让他浑身难受,打心里无法接受的冷。他愣住了,竟然不敢再有所动作,任蓝若希傲骄地从他的身边走过,抬头挺胸的,自信至极,再也没有闯教堂时的落寞心痛。

  冷天烨心里又划过了丝丝恐慌,蓝若希不恨他!

  他此刻反倒宁愿蓝若希恨着他,至少有了恨才会有爱,爱恨就是孪生姐妹,没有爱就不会有恨的。蓝若希要是还恨着他,就说明蓝若希对自己还有爱,那么在环宇站稳了脚,在商界站稳了脚,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后,他还可以夺回蓝若希。

  可蓝若希不再爱他了,他还能再夺回她吗?

  冷天烨复杂而阴寒的眼神一直随着蓝若希的身影走出医院,直到蓝若希钻进了那辆纯黑色的奔驰里面,绝尘而去。

  不过一瞬间他就敛回了视线,小心呵护着沈柔,把沈柔扶着往妇产科走去。

  两个人总是不停地欢爱,沈柔估计是怀孕了。

  如果沈柔怀孕了,她就会在家里休息,沈家人对他也就更放心了。到时候他就可以在环宇里大展身手,慢慢地夺权夺位了。

  总有一天,他要以环宇集团的当家总裁身份重新追求蓝若希。

  冷天烨在心里阴险地想着。

  他这个人功利之心极重,而且也很霸道,他认为蓝若希该是他的,他就一定会不择手段让蓝若希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以前不知道蓝若希的身份,他想着让蓝若希当他的地下情妇的,那样蓝若希一样能成为他的女人。得知蓝若希的真正身份后,他心里更不愿意放弃蓝若希了,蓝氏财团可是比环宇集团强几倍。成为蓝家的女婿,比沈家更有地位。

  另一端:

  蓝氏财团,财务部,财务总监办公室里,蓝若梅正坐在电脑面前,视线却不是盯着电脑的,而是盯着自己的手机。

  刚刚她才和霍东禹通了一次电话。

  霍东禹说他接到了调回T市的调令,他很快就会回来,说他回来后一定会慎重地向她道歉,也会慎重地向她表白。

  此刻蓝若梅的心里是甜丝丝的,觉得自己和霍东禹总算要走到一起了,一切都雨过天晴,否极泰来了。

  她特别感激霍东铭和妹妹,要不是霍东铭忽然看清楚了真情,要不是妹妹一句酒醉的话,她和霍东禹就无法光明正大地在一起,那座冰山就会一直因为她是霍东铭的未婚妻而把她推得远远的。

  那座冰山太傻了,太笨了。

  她的心都不在霍东铭身上,他把她推开,难道霍东铭和她就会幸福吗?只怕到头来痛苦的会是三个人。

  “东禹,我等着你回来。”蓝若梅轻轻地抚着手机,深情地呢喃着。

  “这一次,大家一定要携手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你不准再傻傻地推开我,我也绝对不会再傻傻地上你的当,我要一直赖着你,直到赖进礼堂为止。”蓝若梅自言自语的时候,脑里就开始做着白日梦,梦见自己穿着纯洁的婚衫,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踏着红色的地毯,一步一步地向霍东禹走去。

  “大姐,回魂了。”冷不防一只大手在她的面前放肆地晃荡着。

  蓝若梅一回神,就看到自家亲亲的弟弟正站在自己的办公桌面前,似笑非笑地睨着她。

  “若宇,你进来怎么不敲门,这般没有礼貌。”蓝若梅脸上染上了一分的红晕,昨天被霍东燕打过的脸已经完全消了肿。

  “大姐,你在想什么?昨天才回来,今天就回企业里上班了,只是人回来了,心还没有回来。”蓝若宇有几分抱怨地说着。

  他是蓝氏财团的副总,职位是在蓝若梅之上,在蓝若梅逃婚之后,财务部便是他兼职接手。虽然他外表玩世不恭的,工作起来倒也算老成,倘大的蓝氏财团,他都摸得一清二楚,经商本事不亚于霍家子弟。

  “没事,对了,若宇,你二姐也回来了,你去看过她了吗?”蓝若梅转移了话题。

  “没,还没有空,二姐和东铭哥晚上会来大家家吃饭,老妈刚才就打电话通知大家了,让大家今晚都要回家吃饭去。”提到亲亲的二姐和霍东铭,蓝若宇小心地瞄着自家大姐,看到蓝若梅脸上除了祝福之外,倒没有什么不甘,更没有生气,他才放下心来。

  “嗯。”

  蓝若梅点点头。

  姐弟俩说了一会儿话后,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便一起离开了企业。

  ……

  医院。

  蓝若希提着一份从外面打包回来的瘦肉粥走进了病房。

  霍东燕早上没有吃早餐,此刻又是重感冒,虽然烧退了下来,但感冒病症还在,不能过份吃油腻的东西,她还是坚持己见地替霍东燕打包了一份瘦肉粥回来。

  她特意叮嘱店家,除了油和盐之外,其他什么配料都不要放。

  要不是离家里有有点远,她都想回家里亲自替霍东燕煮些粥的。

  外面的阳光变得有点毒辣了,T市这种南方大都市就是不一样,到了初冬,正午时份,太晚竟然还有辣味。

  病房里的窗是开着的,阳光穿过倘开的窗投射进来,让有点灰冷的病房显得温暖明亮起来,也让病人的心情变得舒畅起来,似乎觉得什么病都不可怕了,因为心里有阳光。

  看到蓝若希不按自己的要求,竟然真的打包了一份她这辈子都不曾吃过的粥回来,霍东燕顿时火冒三丈,觉得蓝若希就是故意和她作对,趁着家人都不在,虐待她。

  蓝若希从不把自己放置在富家千金的高高位置上,所以对于吃的,只讲究适合,并不会注重价钱。她觉得霍东燕此刻就适合吃些清淡的粥,所以坚持着。而霍东燕习惯了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又铺张浪费惯了,自然就把那碗粥当成了蓝若希在虐待她。

  “蓝若希,你就是存心虐待我,我说过了我要吃帝皇大酒店里面的饭菜,我要吃五星级大厨的手艺,不是大厨的手艺我还吃不下。你竟然跑到那些小餐小店里打包这样的狗食回来给我吃,你还是我大嫂吗?有你这样当大嫂的吗?趁小姑子病就要小姑子的命……”霍东燕的烧完全退了,人也有精神了,此刻正饿得前胸贴着后背,盼着蓝若希回来,谁知道蓝若希竟然打包了这样一份粥回来,她能不生气吗?

  她一直觉得她是公主,是T市人眼中的公主,平时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是其他同龄女孩无法比拟的,她不得民心,没有朋友,却是所有女孩子都羡慕的对象,就因为她生在霍家这种顶尖级的上等豪门,上面又有五位强势而俊美的哥哥。

  可是蓝若希,她至亲的大嫂,此刻却把她公主的自尊踩了下来,让她吃那种她养的宠物狗都不会吃的粥。

  “就是呀,蓝二小姐,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看你,惹得东燕生气了,这样对她身体不好的。”苏红也在一旁温和地附和着,却叫蓝若希为二小姐,而不是叫霍太太。摆明了就是对霍东铭不死心,还在痴心妄想着当上霍家的夫人。不过……不经意想起霍东恺那个阴险私生子的警告,苏红又在心里打了一个冷颤,对霍东铭的肖想生生地被逼着缩了几分。

  她有把柄落在霍东恺手里,霍东恺那个恶魔警告她,要是敢伤害蓝若希,或者拆散霍东铭和蓝若希,就会把那些相片发到互联网上,让她颜面尽失,尊严扫地,也会连累她那对一心想高升的父母,更会影响到疼她如亲生女的叔叔生意。

  她就是想不明白,霍东恺对霍东铭怎么就没有怨恨呢?怎么他就和其他人家里的私生子不一样呢?

  父母能不能高升,她不在意,但叔叔的生意要是败了,她就没有如今这个苏家小姐的地位了,所以她更看重叔叔的生意。

  别怪她只考虑她自己,她的父母何曾考虑过她?

  “东燕,你现在感冒,最好就是吃些清淡的,再说了,你早上没有吃早餐,此刻太饿了,也不宜吃大鱼大肉。”蓝若希温声说明。

  “我不吃,我不管,我就要吃帝皇大酒店里的大厨做的,不是他们的手艺,我就是不吃。”霍东燕刁蛮的个性再度跑了出来。

  苏红心里在冷笑着,闹吧,闹吧,最好闹回到霍家去,让霍家人都知道蓝若希虐待自己的小姑子。

  蓝若希俏脸一沉,把那份打包回来的瘦肉粥,重重地摆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杏眸圆瞪,冷冷地瞪着霍东燕,冷声说着:“你要是怕死的,就别吃,我摆在这里,你爱吃不吃。”说完,她转身就离开病房,打算趁着现在看病的人减少了,替霍东燕拿药。

  “你……”霍东燕想不到蓝若希竟然敢对自己凶,顿时气得想发飙。

  怕死的就别吃?

  谁不怕死呀?

  可偏偏那句话又带着重重的讽刺和挑衅。

  五脏庙不停地抗议了。

  看看那还有半瓶的点滴,至少也还要输个四十分钟吧,她哪还受得了,她现在饿得要死。

  “她对你实在太可恶了,东燕,你一定要告诉你妈,让你妈告诉你哥。”苏红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提醒霍东燕不要直接向霍东铭告状,霍东铭宠着蓝若希,是不会怎样责骂蓝若希的,但告诉章惠兰就不一样,章惠兰对蓝若希多少都有意见,又疼爱霍东燕这个宝贝女,自然会责骂蓝若希,章惠兰是婆婆,蓝若希估计不敢反驳,霍东铭也不可能为了蓝若希和母亲争持吧?要是会,那更好不过,可以让章惠兰对蓝若希的意见更大,婆媳之间的关系弄得更僵,她心里也就更兴奋了。

  她的目的就是让霍东铭和蓝若希过不上安静的幸福生活,她就要通过霍东燕搞得他们夫妻矛盾重重,最好离婚。

  “我帮你拿去丢掉。”苏红看到霍东燕气结的样子,端起那份瘦肉粥就想丢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去。

  “丢掉我吃什么,我现在饿得要死了。”霍东燕没好气地应着,阻止了苏红把那份瘦肉粥丢掉,让苏红再跑到帝皇大酒店帮她买吃的,等苏红回来,她都可以离开这个讨人厌的医院了,再说了苏红也不舍得花几千元帮她买吃的。

  平时自己送苏红十几万元的东西,眉都不皱一下,可是她想吃东西,苏红还眼巴巴地望着她,想让她出钱。

  不知道为什么,霍东燕心里对苏红的看法竟然有了一丝丝的不悦。

  不过看到苏红马上拿起一次性的汤匙,开始吹冷瘦肉粥亲自喂她吃时,她心里所有的不悦又烟消云散了,觉得自己多疑了,估计苏红此刻身上也是带着不多的钱才会没有帮她买吃的吧。

  淡淡的粥入口,味道竟然还不错。

  霍东燕抱着一颗吃屎的心,此刻松了一下。

  “苏红,我自己来吧,我又不是什么重病人。”霍东燕坐了起来,伸手就端过了苏红手里端着的那碗粥,自己开始吃了起来。

  蓝若希走出了病房后,就向药房走去,从输液区病房走到药房要穿过一条长长的长廊,此刻已经快到中午了,很多病人已经输完了点滴回家去了,医生们也下班了,值班的医生刚刚才上班。

  东铭该要来接她们了。

  蓝若希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想着。

  一想到霍东铭,蓝若希唇边就忍不住浮出了点点笑意,那个男人有时候酷酷的,可是对她,始终那般宠,从她有记忆以来到现在,二十几年过去的,他对她的宠爱二十几年如一日。

  能得到这般优秀男人的宠爱,蓝若希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对于曾经让她心痛,让她难堪,让她动心的冷天烨,她已经慢慢地淡化了。失去了一段感情,实际上就是让自己得到新生,迎来新的爱情,还比过去的那段爱情更好,更完满。

  “若希。”面前一道高大带着熟悉却又给她一股陌生感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抬眸,便接收到冷天烨灼热而深沉的眼眸。

  再看,他身边竟然没有看到沈柔了。

  蓝若希不想理他,越过他就向药房走去,现在药房前面空荡荡的了,再也没有来时那么多人了,长龙早已不复见。

  蓝若希替霍东燕拿到了药,打算等霍东燕吃过了粥后就让霍东燕吃药。

  她有一股自信,霍东燕肯定会吃光那碗粥的,因为霍东燕从来就没有尝试过粥的味道,偶尔尝一下,自然会觉得不错。再说了餐厅里的厨师也不是吃白饭的,哪怕是一份简单的瘦肉粥,也会煮出风味来,让人食罢不能休,否则如何掌厨让餐厅里的生意红红火火?

  “若希,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冷天烨像个幽灵一般跟着蓝若希转,不让蓝若希甩掉他。

  他一直放心不下蓝若希,在他认识蓝若希这三年来,蓝若希是极少会生病的,此刻却大医院里遇着,他以为蓝若希生病了。

  “冷先生,冷太太呢?你不怕你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的面前会让你的太太误会吗?”蓝若希往一边走,冷天烨就拦住她的路,她再往那一边走,冷天烨又拦住她,她只得停下来,扬着眉,淡冷地问着。

  “若希,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还是爱你的……”冷天烨平时的沉稳,沉着都融化成了万分的歉意,千分的温柔,试图用深情,用歉意来让蓝若希原谅他。

  “冷先生,请让路。”蓝若希俏脸一沉,眼里射出了冷意,她眼里的冷意让一向自尊心甚强,自命不凡的冷天烨都缩了缩,觉得此刻的蓝若希是他从来都不认识的,却又以另一面深深地吸引着他。原本他就还爱着蓝若希,此刻看到蓝若希的另一面了,他更加放不下了。

  “我不让,若希,听我说明好吗?环宇现在被你姐夫打击,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扭转乾坤,让沈万财更倚重我,到时候环定就是我的了,我就能配得上你了。”冷天烨无耻地把自己的狼子野心暴露出来。

  蓝若希冷冷地瞪着他,心里在犯糊涂了,她过去是让鬼捂住了眼睛吗?竟然会爱上这种无耻的男人。他可以为了名利把他们三年的感情抛弃,娶了沈柔,又可以为了名利把沈家置之死地,别说她真的嫁了人,就算没有嫁人,她也不可能再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因为他照样会为了名利置她蓝家于死地,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会爱一个女人,他爱的一直都是名和利。

  而冷天烨的口吻,竟然还想着和霍东铭一较高低。

  蓝若希在心里冷笑着,霍东铭要是会被冷天烨这种阴险无耻的小人打败,千寻集团会有现在这般强大吗?霍东铭能只手遮天吗?只怕冷天烨到时候被霍东铭整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冷先生,大家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你也不必再向我说明什么。对不起,我赶时间,请让路。”蓝若希看看时间,快十二点了,霍东铭应该就要来了。

  冷天烨要是不想死得太难看,最好识相一点让路。

  “若希。”冷天烨逼上前一步,非但不让路,还伸出大手捉握住蓝若希的手。

  “冷天烨,放手!”蓝若希气极了,用力地甩开冷天烨的手,推开他,就走。

  “若希。”冷天烨动作迅速地再次攫住了她的手,走廓上行人甚少,就算有人经过,也把他们当成了闹情绪的情侣,没有人过问。

  “冷天烨,你别让我从心里瞧不起你!”蓝若希脸色沉冷,用力地想再次甩开冷天烨纠缠的大手,可是冷天烨这一次非常用力,她甩不开,他握得她的手很痛。

  “若希,大家到外面去谈谈,好吗?我想你,我真的很想再和你独处。”冷天烨握着自己过去握了三年的柔软小手,心底的爱意开始泛滥,不舍之情更浓,他强硬地把蓝若希拉着往外走。

  蓝若希再怎么强势,终是一个女人,力气哪能敌得过冷天烨。

  “冷天烨,放开我!否则我喊人了!”蓝若希真想一脚狠狠地踢向冷天烨。

  “对不起,这是我女朋友,和我闹着矛盾呢。”冷天烨这样对着偶尔走过的陌生人说明着,在听到蓝若希的警告时,他忽然把蓝若希推到一边的墙上,用自己健壮的身躯紧紧地压住蓝若希高佻散发着他以往不曾发现的迷人风韵的娇躯,视线灼灼地锁着蓝若希气结却依旧美丽的瓜子脸。

  头一低,他就凑上唇去,想吻上蓝若希那两片红滟诱人的红唇。

  “冷天烨,放开我!”蓝若希气得一抬脚,果真狠狠地踢向了冷天烨。这个该死的负心汉,明明是他负她在先,现在竟然还敢厚着脸皮再来纠缠她,还想强吻她!

  冷天烨被她踢了一脚,他脸色一沉,忍下被踢痛的痛楚,双腿紧紧地夹住蓝若希的双腿,不让她再有机会踢他。

  “若希,你是我的!”冷天烨阴阴地说着,那表情,那口吻说有多狰狞就有狰狞。他再次低头,打算强势地吻上蓝若希的红唇。

  在这个公共场合上,他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过往的人还真当他们是闹情绪的情侣,都一副眼见不惯的样子,压根儿就没有人想到这是强吻。

  眼看冷天烨的唇就要贴上蓝若希的唇了,忽然有两名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戴着黑色的墨镜,就像黑社会的杀手一样,高大带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的男人仿佛从地下钻出来一样,站到了冷天烨的背后,有力的大手一伸,一左一右自背后架起了冷天烨,适时拯救了蓝若希,然后两个人面无表情地把冷天烨架着,飞快地向医院大门口走去,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毫不客气地把冷天烨往地面上一丢,就像丢垃圾一样,冷天烨高大英俊的形象瞬间狼狈至极。

  一辆尊贵的银色劳斯莱斯缓缓而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