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6 步入商界大门

076 步入商界大门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75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7

   蓝若希狠狠地瞪了一眼被两名黑衣人丢到医院门口的冷天烨,随即想向两名黑衣人道谢,谁知道他们却扬长而去了。

  耳边忽然听到熟悉的车声响,她知道霍东铭来了。

  冷天烨狼狈至极,爬起来,一张俊脸都涨得通红了,过往的人都投给他一抹异样的眼神,那种眼神让他非常受不了,他阴郁地瞪了站在原处神情冰冷的蓝若希,悻悻地转身离去,在他钻进他的车内时,霍东铭坐着的那辆劳斯莱斯才在一个停车位上停下来。

  不等保镖把车门打开,霍东铭就自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蓝若希上前几步,立于医院门口,扬起了一抹笑容,等着霍东铭。

  “怎么站在这里?燕燕呢?”霍东铭在两名保镖的跟随下向蓝若希走来。

  虽然中午了,医院的人流量骤减,但不代表没有什么人了。

  那些像霍东燕一样还没有输完液的人以及其亲人,看到霍东铭的时候,都不禁瞪大了眼,女的痴迷,男的嫉妒。

  “燕燕还在输液,我来帮她拿药,听到你的汽车声,便在这里等着你了。”蓝若希答着,人却定定地瞅着霍东铭,像是不认识了他似的。

  霍东铭挑了挑眉,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他性感温厚的唇瓣微弯,淡淡的笑便逸了出来,让他的俊美添了几分阳光气息,更加的俊美迷人,那些女性都忍不住低叹着:好俊的男人呀!

  “怎么了?”霍东铭低沉的嗓音散发出他的愉悦。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这般盯着,他觉得自己就像那些中了五百万大奖的彩民那般开心。那深沉的眼眸载着对蓝若希独有的温和,虽然眼神依旧深不可测。

  蓝若希不说话,忽然就扑进了霍东铭的怀抱,紧紧地搂着他结实健壮的腰身,头枕在他的胸膛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她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她一直以为自己够坚强,够独立的了,什么都不怕。可是刚才被冷天烨强硬地压在墙上,当着来来往往那么多人的面就想强吻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也有软弱无助之时。

  她的初吻是给了冷天烨那个负心汉的,以往和冷天烨在一起之时,她从不觉得被他吻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可是此刻她却非常讨厌冷天烨的碰触,觉得被他碰触了,就浑身都粘上了脏水,心里也觉得对不起霍东铭。

  腰间上纤纤手臂如蛇一般缠着,胸前,俏脸紧埋。

  美女投怀送抱,霍东铭当然很开心。不过开心也是一瞬间的,他很快就察觉出蓝若希的不正常。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大家去看看燕燕输完液了没有。”霍东铭拥着蓝若希往里走,他选择不追问,他希翼蓝若希主动告诉他。

  蓝若希任他拥着,夫妻俩宛如金童玉女一般,在两名保镖的护送下,向里面走去。

  路过之处都让人的眼珠子往地上掉。

  病房里,霍东燕已经把蓝若希打包来的那份瘦肉粥吃完了。

  她是第一次吃粥,觉得味道还不错。吃了粥之后,她更有精神了。

  “要水吗?”苏红帮她把垃圾丢掉,又体贴地问着。

  “不要。苏红,我有点担心。”霍东燕看看外面,还没有看到蓝若希的身影,便低声地说着:“我刚才不小心地说漏了嘴,说我是吹了一夜的冷气才会重感冒的,蓝若希会不会告诉我哥?我哥本来就怀疑我感冒就是为了逃避上班的。”

  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银行卡会被霍东铭冻结。

  “担心什么?你们还没有开始交战,你就露了弱,你还怎么斗败她?”苏红有点不悦,却尽力压下不悦,低低地说着。

  霍东燕觉得她说得有理,自己今天在蓝若希面前完全就是一个弱者,被蓝若希牵着鼻子走了。

  “东燕,这样……”苏红眼珠子一转,忽然计上心头,便上前附在霍东燕的耳边,低低地教着霍东燕怎么做。

  听了她的话,霍东燕面露惧色,摇头说着:“我最怕高的了,你让我爬树,不是要我的命吗?”她可是有恐高症的,只要站得高一点,她就会浑身发软,头晕,脸色青白,要是站在很高的地方,她就会吓晕过去。

  苏红让她找个机会和蓝若希在霍家院落里打打羽毛球,让她趁机把球打到树顶上去,然后她爬上树顶捡球,她有恐高症,一爬上树顶肯定就会吓得不敢下来,就可以大喊救命,也就惊动父母兄长了,这样蓝若希就会受到家人的责骂,就算大哥对蓝若希再好,明知道她有恐高症还放任她爬树,大哥心里对蓝若希肯定也有些不悦的。

  她和苏红想要的效果就是兄嫂关系变差。

  “就是这样才能让她被你的家人责骂。”苏红的眼里闪过了一抹阴狠。

  “可是……大哥,你怎么来了?”霍东燕还想再说什么,一抬眸忽然看到霍东铭拥着蓝若希站在了病房门口,霍东铭太高了,他要是站在门口正中就要顶着墙似的。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倨傲气息,让原本安静充满阳光的病房变得窒息起来。

  霍东铭松开了拥着的蓝若希,走了进来,立于病床前,深邃的视线先扫向了那瓶点滴,已经没有了,便扭头对跟进来的保镖吩咐着:“小姐的点滴输完了。”

  石彬明白他的吩咐,转身就去找护士了。

  “东铭哥,你来了。”苏红站起来,故意站在霍东铭的面前,仰起了脸,堆起了温和娴淑的笑容,亲切地叫着霍东铭。

  霍东铭脸上莫测高深的,对于苏红的讨好问话,他没有半点反应,就像木头人一般,让苏红有几分的尴尬,便咬了咬下唇,一副委屈的模样,退后了两步,转而看向霍东燕了。

  蓝若希在场,刚才也领教过蓝若希的手段了,霍东燕此刻没有为苏红说什么,毕竟蓝若希已经成了她名副其实的大嫂,她再怎么蛮横无理,知道大哥不喜苏红,嫂子又在场的情况下,也不会替苏红说暧昧的话。

  得不到霍东燕的“打抱不平”,苏红心里对霍东燕泛起了怨恨。想她平时对霍东燕多么的容忍,就像一条跟在霍东燕身后的狗一样,每天都陪着霍东燕,可是到她需要霍东燕的时候,霍东燕却选择了沉默。

  值班护士很快就来替霍东燕拔了针头。

  一行几人离开了病房。

  出了医院,霍东铭吩咐石彬,让石彬开着蓝若希的车,载着霍东燕回霍家去,而他则让另外一名保镖载着他和蓝若希往帝皇大酒店而去,他打算带着若希到帝皇大酒店吃饭。

  至于苏红,他从头到尾都不曾说过一句与苏红有关的话。

  苏红的脸色变得有几分的难看。

  她来陪了霍东燕一个小时,就是得到这样的对待,大家都视她为空气了。

  看到苏红变得难看的脸,霍东燕忍不住冲着霍东铭的背影叫着:“哥,我想让苏红陪我回家。”

  听到霍东燕的叫声,苏红脸上一喜。

  霍东燕不舒服,最需要有人陪伴的,说不定霍东铭疼妹心切就会答应了霍东燕的请求,让她重新得以自由出入霍家呢。那样的话,她还可以近距离接触霍东铭,哪怕成不了他的女人,能经常看到他,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满足,属于那种望梅止渴的满足。

  霍东铭脚下未停,拉着蓝若希走到了劳斯莱斯的面前,拉开了车后座的车门,把蓝若希轻柔地塞进了车内,他也跟着钻进去,对于妹妹的话,他一直抿着唇,没有半句回答,既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

  他的沉默让霍东燕不敢造次,也让苏红刚刚燃起的希翼再度被生生扼断,心里的怨恨就更浓了。

  劳斯莱斯开动了,不过是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苏红,对不起。”霍东燕歉意地看向了身边的苏红。

  她已经很尽力地在帮苏红了,可是大哥强硬起来时就像石头,她也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像以前一样,可以经常看到我哥的。”

  苏红笑了笑,那笑很牵强,也很委屈,她垂下眼睑,痛苦地说着:“不是你的错,东铭哥不喜欢我,我早该死心的了,可是……东燕如果你也爱上了一个男人,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

  深深地爱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却视她为空气,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心,其实是很痛的。

  “你快回家休息吧,别为了我惹怒你哥。”苏红一副极为大度,又一心为了霍东燕好的样子。她忘了自己刚刚才教霍东燕如何陷害蓝若希,惹怒霍东铭呢。

  “嗯。”霍东燕和苏红说了声再见,便由石彬送往霍家别墅。

  车内,蓝若希侧头看着身边沉稳如山,抿唇不语的男人。他坐着,就像一座山屹立似的,动也不动,俊脸上紧绷着,数条黑线隐隐横在其中,英挺浓密的剑眉微拢着,可以看出他正在不悦之中。健壮的身躯哪怕坐着也带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刚才霍东燕的话她自然也听到了,而苏红之所以会被丢出霍家不准再踏进霍家大门半步的原因,她也知道。对于时刻都想爬上自家男人的床的女人,蓝若希自然也是不待见的。

  “东燕的请求,你怎么不答应?”蓝若希眉眼弯弯,轻轻地笑着,语气带着调侃。“东燕现在病着,最想有人陪着。”

  霍东铭侧头,那乌黑的眼珠子定住,眼神深如无底洞,定定地瞅着蓝若希,唇抿更紧了。

  她不喜欢他老是抿着唇。

  蓝若希的心里再度划过了这个念头。

  她一侧身,整个人就扑爬进霍东铭的怀里了,小手欺上霍东铭抿着的唇瓣,嘀咕着:“别老是抿着唇,你唇一抿,就让人觉得你这个人很阴沉,很难相处。”

  捉握住她的小手,拉下来,紧紧地握着,霍东铭眼神变柔,再没有刚才的深不可测,另一只手勒上了蓝若希的腰肢,让她娇柔的身躯更贴近他的,闻着蓝若希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他心神有几分的荡漾,身体某部位就要复苏了。

  “习惯了。”霍东铭低下头来,温热的气息带着煸情喷在蓝若希的脸上,随即唇瓣便贴在蓝若希的脸上了,蓝若希偏了偏头,他的吻便落在她的耳垂下面了。他也不介意,转而进攻她敏感的耳垂,果真她就缩了缩,身体变得更加柔软,霍东铭喉咙一紧,搂着她的力道重了一分,真想把她马上揉成一团吞进肚子里去,这样就用时刻为了她而牵肠挂肚。

  “东铭,别这样。”蓝若希红了脸,他们还坐在车内,保镖还在前面开着车呢。再说了,他们正在说着与霍东燕有关的事情,他怎么就……

  霍东铭唇一扭,转而封吻住她的唇,不让她在这个时候拒绝他。

  是她先扑入怀里勾起他的**的。

  就算不会和她玩车震,至少也要让他吃些豆腐吧?否则太对不起她的投怀送抱了。面对她,他可成为了柳下惠的。

  “东铭……”蓝若希一张嘴,霍东铭便长驱直入了。他贪婪的舌尖不断逗弄她的丁香小舌,属于男人阳刚的味道也不断地扑鼻而来,内外交攻之下,一阵晕眩感袭来,蓝若希忍不住捉住他的肩膀,略抬高了下巴,承受着他热情如火的深吻。

  蓦然脑里闪过了刚才差点被冷天烨强吻的画面。

  顿时蓝若希的身子微僵。

  察觉到她些微的变化,霍东铭的吻改为深情温柔,带着点点安抚,把她心底些许的害怕扫得一干二净,再也记不起其他人,全心全意地和他相吻。

  天长地久,地久天长。

  就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般,霍东铭才稍稍满足地移开了唇,要是他再不结束这个深吻,他就真的克制不住了。

  总算得以解放,蓝若希软靠在霍东铭的怀里,低低地喘息着。

  霍东铭眼底全是浓浓的**,要不是此刻在车里,他铁定把她带上床燃烧一回。

  “东铭,我和你说一件事。”蓝若希仰起潮红的俏脸,撞入霍东铭低下头来的眼眸深处,决定把冷天烨非礼她的事情告诉霍东铭。

  霍东铭眼眸忽闪一下,他等的就是她的主动相告。

  爱怜地揉着她的短发,他宠溺地应着:“你说,我听。”

  车后座的空气中还荡漾着暧昧的气息,深情,信任的气息夹杂在其中,让人觉得这个车后座就是爱的海洋,总让人无法自拔地沉沦其中,宁愿被淹死也不愿意上岸。

  蓝若希把刚才遇到冷天烨的事情适数告诉了霍东铭。

  她不是想让霍东铭去报复打击冷天烨,而是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让霍东铭知道,她不想带着任何的秘密面对霍东铭,那样会让她无法坦然,总觉得自己背着霍东铭做了什么对不起霍东铭的事情似的。

  再有,刚才拯救了她的两名黑衣人,她总有一种错觉,觉得那是霍东铭的人。她不说,要是霍东铭怀疑什么,一样也能查得出来,与其让霍东铭去查,不如她自己坦诚,再说了这又不是她的错。

  听完蓝若希的话,霍东铭发着狠劲搂着她,低低地道着歉:“若希,对不起。”

  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在她的身边。

  还在医院的时候,她忽然扑入他的怀,他就察觉到她的不正常了。

  没想到是冷天烨那个该死一万遍的男人对她纠缠不休。

  冷天烨倒真有几分的本事,颜菲对环宇的打击,冷天烨竟然有能力力挽狂澜,硬是把一些被颜菲拉走的客户拉了回来,让环宇不至于马上陷入危机。

  情敌兼对手!

  霍东铭心里冷笑一下,有意思!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请了四名隐身保镖二十四个小时暗中跟随蓝若希,保护蓝若希的安全,否则……

  现在冷天烨还没有非礼到蓝若希,他都狂怒到想撕了冷天烨,要是冷天烨真的非礼到蓝若希,他会让整个沈家都付出沉重的代价。

  他霍东铭的夫人,谁敢染指?不怕死的就来试试!

  蓝若希摇了摇头,那不是他的错,是冷天烨那个无耻小人的错。

  “大少爷,大少奶奶,到了。”

  保镖忽然插进一句话来,车已经停在了帝皇大酒店的停车场上。

  两个人相视一眼,都不说话,却手牵着手下了车,往酒店里走进。

  吃过饭后,已到了午后一点多了。

  蓝若希要求回家,她下午决定去企业,上午被霍东燕的感冒扰乱了。

  她想自己开着车去企业,不用霍东铭相陪。

  霍东铭没有说什么,带着她回到了霍家。

  蓝若希重新换过了衣服,换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袖T恤,外穿一件同样为黑色的双排扣宛如风衣一般的外套,外套不算厚,此刻穿着也不会热,再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裤,脚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靴子,裤脚被塞进了靴子里面。这样的妆扮让她看上去成熟而沉稳干练。第一次回企业,又是以最高管理者的身份,她自然要让自己散发出成熟干练才行。

  出了房间下了楼,看到老太太还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美姨都不在身边,其他人更是不见踪影,就连一个多小时前从医院里回家的霍东燕都躲在房里休息了。

  倘大的厅里,独见老人。

  寂寞之情油然而生。

  蓝若希从心里疼惜老太太,想着以后一定要多抽出时间来陪陪这位视她为亲孙女的老太太。

  “奶奶。”她径直走到老太太身边坐下,亲切地叫着。

  老太太放下报纸,一看蓝若希一身黑色打扮,不禁眼前一亮,呵呵地笑着调侃:“若希,你这身打扮要是让东铭看到了,保证他的眼珠子都会掉。成熟中透着干练,干练中又透着冷艳高贵,抢眼至极。”

  “奶奶。”蓝若希失笑起来,不过是一身普通的打扮,经老太太这样一说,好像她打扮得有多么的漂亮似的。

  瞄瞄蓝若希手里拿着的包,“想去哪?”老太太笑问着。

  “去企业看看。”

  老太太点点头,便叮嘱了蓝若希几句,又看看外面变得有点灰沉的天,说着:“带把雨伞吧,好像要下雨了。”

  老天爷变脸永远都是难以捉摸的,上午的天气明媚至极,谁都会认为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谁知道午后开始,太阳不知道是午休去了,还是和厚厚的云层打架打败了,被灰色厚厚的云层挡得不见了影儿,整片天空就开始阴沉下来了。

  “好。”

  蓝若希站了起来,叮嘱老太太要午休后,便和老太太说了声再见,拿着包,找到一把雨伞,出了主屋就向停车场走去。

  在她进屋里换衣服的时候,霍东铭一直坐在楼下陪着老太太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在她换好衣服下楼后,却看不到霍东铭了。她以为霍东铭也回企业了,毕竟千寻集团那么大,要处理的事情很多。

  谁知道等她走到露天停车场的时候,赫然看到霍东铭正靠在她那辆黑色的奔驰上,双手都插在裤袋里,神情竟然有几分的慵懒,两名保镖看不到踪影。

  “我以为你回企业了。”

  “我送你去上班。”霍东铭抽出了插在裤袋里的双手,离开了车身,等到蓝若希走过来开了车锁之后,他才拉开车门霸道地霸占了驾驶员的位置。

  蓝若希不动,立于车窗前,手里拿着的包被她置压在前面,明亮的大眼带着笑,却在提醒:“东铭,我想自己去。”这个男人不是放任她自己去自力更生吗?她都说了要自己回企业,他也是答应了的,现在忽然就改变了主意?

  “我有空。”霍东铭低哑地吐出三个字来,语气难掩他天生带来的霸道,眼神更是带着魔性灼灼地看着蓝若希,大有蓝若希不让他相送,他就跟蓝若希急似的。

  “集团里事情更多。”蓝若希抿了抿唇,试图用千寻集团来挡住他。

  “天塌下来都有慕容帮我顶着。”霍东铭声音更沉了,他工作本来就懒散,嗯,其实是他的能力太强了,根本不需要像其他企业的总裁那般整天守在企业里。再说了他下面还有好几位集团核心人物,他们会处理很多重要的事情,不是拆天的重大事情,都不会留给他处理的。

  他觉得身为一个管理者,最重要的不是工作能力,而是驾驭下面的管理人员,让那些人心甘情愿,掏心掏肺地为他做事。

  他就是这种成功的管理者,极少回企业,却能把千寻集团牢牢地握在手里,连A市头等豪门大少爷慕容俊都为他所用,他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出尔反尔。”蓝若希嘀咕着。

  “为你,值得。”霍东铭低笑起来,觉得自己的妻子倔强的样子挺好笑的。她是他身边最例外的千金小姐。

  “有时候你像个无赖。”蓝若希也笑了起来,绕过了车身,霍东铭已经体贴地替她打开了车门,她优雅地钻进车内,才坐好,有力的大手就伸来,替她系上了安全带。

  “老是板着脸,我怕你会生厌。”霍东铭呵呵地再次低笑两声。

  蓝若希更是失笑起来,他那张脸,谁看着会生厌,那是恨不得剥下来煮成水吞进肚里去。

  华艺玩具实业企业是从千寻集团划归到蓝若希名下最大间的一间企业,那间企业就是专门生产玩具的,从最低档次的不会动的塑胶玩具到高档的电子遥控飞机等高科技玩具都有,企业占地过万平方米,宛如一间集团一般,极具规模,一共有二千五百多名的员工,两百多名的中低层管理,近百名的高层管理,有十几个部门。

  这间企业位于T市第一工业区,属于市区范围,从鑫麒麟开车到第一工业区,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距离算得上远了。

  企业大门是一点五米高的不锈钢能伸能缩的自动大门,一般没有车辆出入时,自动大门都是紧紧地关闭着的,虽然不高,也没有人敢攀越,因为在大门旁边还有一个只能容许两个人并肩走过的小门,小门旁边便是保安室,每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有几名保安在那里值班。

  管理办公大楼只有五层,实际上只有三层是用来办公的,有一层是娱乐楼层,设有卡拉OK厅,桌球台室,舞蹈室,管理图书室等,最顶层则是给企业最高决策者总经理临时居住的,也就是一间公寓,里面的格局家庭化,有卧室,大厅,客厅,客房,书房,阳台,厨房等,所有应该有的家具都有,电器更不必说,有用到的,没用到的一应齐全。

  因为华艺玩具实业企业是千寻集团的一间子企业,总经理一般都是由千寻集团总部安排来的,属于总部极有能力,能独当一面的高层管理,直接听命于总部。在把这间企业划归到蓝若希的名下后,原来的总经理便被调回了千寻集团,由慕容俊再次安排到其他子企业去任职总经理。此刻总经理之位是空缺的。

  霍东铭虽然霸道地护航,送妻回企业,曾经说到的还是做到了,他不再让千寻集团染指这些划归到蓝若希名下的企业,放手让蓝若希大展拳脚,让她去奋斗。成功与失败全捏在蓝若希的手里。

  办公大楼前面的格局和其他企业大致相同,都是分化出一个小小的绿色花园,几条小石小路穿插其中,以花园中心的人工金鱼池为中心,小路四而分散。花园里面种植的全是绿色植物,有些会开花,有些不会,那些绿色的草坪或许是经过高层管理同意吧,并没有阻止工人们的脚步,成了工人们饭后休息的地方,每到下班时间,总有不少工人在花园里的草坪上休息,晒晒太阳。小草的生命力一向顽强,饶是被人天天坐,天天踩,依旧生长着。不过此刻是初冬季节,倒是有了几分的枯黄,没有春天时的嫩绿了。

  绿色花园后面是办公大楼,左手边是停车场,右手边便是员工饭堂以及员工宿舍。因为工人太多,一共有四栋的宿舍楼,每一栋高达八层,分为ABCD座,其中AB座是普通的车间工人宿舍,C座是技术人员的宿舍,D座则是管理阶层的宿舍,宿舍楼下还有保安把守,严禁非企业员工不得上楼。

  办公大楼后面才是特大的生产车间。

  生产车间一共分为三层楼,每一层楼的占地面积都极为宽广,能容下两千多名的员工,自然宽广。因为是千寻集团的子企业,工作环境挺好的,就算是生产车间,也保持得整齐而干净,到了夏天所有车间都保持在温室二十五度,让工人能在舒适的环境下工作,免受酷暑之苦。

  蓝若希是突然间到来,不曾通知过企业,那些高层虽然知道他们的老板已经换成了蓝若希,可是不曾见过面,更不知道蓝若希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手企业。

  车在大门口便停了下来,不能进入。

  保安要求蓝若希出示证件进行登记,还问蓝若希是哪间企业的,来华艺的目的是什么,查问得很严。

  蓝若希看一眼身边的男人,他正抿着唇,一副不打算说明的样子,她只好下了车,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走到保安室的窗口前,把自己的身份证递进去,心里没有半点的不悦,反倒对于企业的管理严格而满意。

  保安一看到蓝若希三个字,顿时愣了愣,又不放心地拿着身份证和蓝若希本人对照了几分钟后,随即把身份证还给蓝若希,身子一挺,朝蓝若希恭恭敬敬地叫着:“蓝总,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来了。你稍等,我马上打开大门。”然后不疾不徐地打上了自动大门的开门开关。

  知道眼前站着的这名高佻美丽的少妇就是自己企业的老总了,那名保安还能保持着沉着,又让蓝若希对这里的管理刮目相看。上面有人严厉把关,下面的人才会这般严格实行。

  回到车里,她忍不住投给身边男人一记崇拜的目光。

  哪怕一直都知道霍东铭是个商界强人,她却不曾亲身体会过,而一间子企业都能管理得如此严格,从中就可以看出霍东铭身为千寻集团,管理手腕有多么的强硬了。

  霍东铭接受到老婆大人崇拜的眼神后,嘴角弯了弯,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悬挂在嘴角两边。他没有说话,只是把车开进了企业,往停车场上开去。

  停车场上停着好几辆的车,都是价值十万到二十万左右的车,蓝若希这辆纯黑色的奔驰一停下,就显得鹤立鸡群了。

  值班保安在霍东铭把车开进之时,便拿起了内线电话,通知了行政部门,行政部经理又赶紧往上报。

  在夫妻俩下了车,走进办公大楼的时候,所有高层管理都以最快的速度下到了一楼,迎接他们新的老板驾临。

  “蓝总下午好。”

  近百名的高层管理齐聚于前,有礼貌地叫着蓝若希。

  蓝若希停下了脚步,眸子忽闪,觉得这里的人行动挺快的。她看看所有高层管理,又扭头看一眼站在身边如同保镖一般的霍东铭,这家伙还是抿着唇,双手又慵懒地插进裤袋里,偏头看着他处,摆明了就是不想向众人表露身份,把所有主导权适数交给蓝若希。

  “大家好。”蓝若希扬起一抹自信而温和的笑容,和大家打了一声招呼,便看向了为首的一名中年妇女,上前两步问着:“请问,你是副总吧?”她知道千寻集团名下所有子企业,只要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里都会有一位总经理,一位副总,总经理是总部安排的,而副总以下的管理则是从外面招进来,或者是从企业内部挑选出来的,并不归总部直接管理。所以在华艺总经理被调回千寻集团之时,企业副总还是留在这里的。

  蓝若希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副总竟然也是一位女性。

  那女人年纪在三十五六岁左右,穿着很随性,很大方,戴着一副黑色镜框的眼镜,有几分斯文气息,眼镜下面的眸子深沉而淡定,一眨一动间都流露出她的干练,明显就是身经百战的老将。

  中年妇女笑着点了点头,便朝蓝若希伸出了右手,自我先容着:“李淑芳。”

  “李副总。”蓝若希有礼貌地和李副总握了握手,便在李副总的带领下往里走,所有人都让出了路,大家虽然被霍东铭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凡气息所吸引,也被他的俊美所迷,不过并没有过多注视他,谁也想不到像个护花使者一般跟在蓝若希身边的男人,竟然就是千寻集团的最高决策人。

  “李副总,让他们都到会议室先开一个会吧。”蓝若希温声吩咐着,声音不算大,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她要一一认识这些管理人员才行,还要摸清每一个人的职位以及能力,开会算是一个相互认识的过程吧。

  “好。”李副总爽朗地应着,停下了脚步扭头就对众人说着:“到三楼会议室开会。”

  于是,所有人都往三楼而上。

  总经理办公室也在三楼,就在会议室旁边,这里还没有设立秘书一职,没有秘书台,三楼除了总经理办公室之外,还有好几位高层管理的办公室。

  片刻后,会议室里便坐满了人。

  李副总坐在首位之下的第一个位置。

  蓝若希坐在了首位,霍东铭则好整以暇地坐在了李副总的对面,让众人忍不住猜测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是保镖,应该是站在蓝若希的身后,而不是坐着,更不会和企业副总平起平坐了。

  在霍东铭和蓝若希举行婚礼之前,所有人都以为霍东铭娶的是蓝若梅,直到婚礼结束,霍东铭带着蓝若希出国度蜜月了,才由慕容俊下达了重要通知,告诉所有划归到蓝若希名下的子企业和连锁店的管理阶层,蓝若希才是他们新的老板,而嫁入霍家大门的人也是蓝若希。

  这无疑是爆炸性的资讯,可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慕容俊在重要通知里强调过,谁也不准私下议论蓝若希和霍东铭,要是不小心被蓝若希听到了,会让蓝若希心里不舒服,蓝若希不舒服的话,霍东铭就会发飙。当然了,这些都是慕容俊自己加进去的,蓝若希自己可不打算一辈子缩在龟壳里。

  婚都结了,蜜月也结束了,她早就做好了迎接一切诽议的准备。

  此刻大家都知道蓝若希是霍家大少奶奶,看她的眼神尽量都带着恭敬,不敢有一分的质疑。

  蓝若希先向大家自我先容。

  之后由李副总向她讲解在座人员的姓名以及职位。

  全都认识了之后,蓝若希口头上询问了一下企业现在的运转状况,然后要求各部门部长在会议结束后整理一份各部门目前的生产情况报览表给她。

  会议只进行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虽然只有半个小时,却是蓝若希开始踏进商界大门的开始,在她未来的路,还有很多她无法预知的困难和风雨,等着她迎风而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