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7 情敌找上门

077 情敌找上门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3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7

   会议结束后,李副总先带蓝若希回到总经理办公室。

  那是一个六十平方大的办公室,和霍东铭的总裁办公室相差甚远,不过里面同样打扫得干干净净,上一位总经理估计是个很严肃的人,里面的布置和摆设都显得一丝不苟,就连窗帘都是深色的,显得有几分的沉重,进入办公室之后,总让人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事,说错话一样。

  一张半月形的红木办公桌摆在正中间,办公桌上有一些文件,大都是和客户们的合约,有一些也是企业内部的文件,还有不少书籍,全都是和玩具有关的。在办公桌后面就是摆放着一个书架,书架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关于玩具的书以及管理方面的。

  办公桌对面也有一套红木沙发,茶几上同样摆放着一两本书。

  在沙发对面是一个小茶水间,半月形的茶台上什么也没有,绕过了茶台,里面才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茶叶,也有速融咖啡以及咖啡豆,想喝速融的就喝速融的,想自己煮的就自己煮。一个普通式的饮水机摆在里面,这些摆设远远不及霍东铭办公室里的来得豪华,却实实在在的。

  在茶水间外面摆放着两盘绿色盘栽,种植的是富贵竹,竹身长得很高了,叶子也极为茂盛。人说养植富贵竹,看的是运气,叶子碧绿的代表运气好,叶子变黄的代表运气不顺。这两盘富贵竹长相茂盛,代表华艺的生意极好。

  “蓝总,需要到车间看看吗?”李副总浅笑地问着,眼角余光总是捕捉到跟在蓝若希身边的霍东铭那挑惕的眼神。

  蓝若希摇头,她还要到其他五间子企业,以及到那十八间连锁店看看,就是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自己名下所有企业都了解一下大概,明天开始才会正式上班。“李副总,你去忙你的吧,我看看就走。”

  李副总点头,又朝霍东铭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还很体贴地替蓝若希关上了办公室大门。

  蓝若希走到了办公桌前,随意地翻看了一下那些文件,再看着办公桌后面那个大书架,忍不住低叫着:“好多的书。”她上前去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关于管理的书,她读书时读的是管理,兼学了会计,毕业之后,她拒绝父亲的安排,没有进入蓝氏财团,自己找工作。她最先找的是管理,不过由于她没有经验,一般的企业不愿意试用她。她只好找会计工作了,虽然会计方面她也没有实则性的工作经验,至少有会计文凭,凭着她的口舌,最好还是进了环宇集团。

  霍东铭走到她的身边,他高大的身影就把她罩住了。那深深的眼眸凝视着她的侧脸,温沉地问着:“喜欢这里吗?要不要我帮你改造一下?”这里的工作环境太严肃了,他想帮她改成明亮一些的,至少都要把那深色的窗帘换掉。窗帘一拉,整个办公室都似乎暗了好几分,显得有点儿暗沉。

  蓝若希扭头,笑看他一眼,又环视着整个办公室,最后视线定在深色的窗帘上,便应着:“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这窗帘太深色了,不太好,不过不用你帮忙了,我自己可以找人来换掉它。”要是连换窗帘都还要他帮忙,她谈什么自力更生?

  霍东铭眼眸再度加深,温厚的唇瓣忽地又弯了起来,浅浅的笑逸出来,他们的想法都一样,都觉得窗帘颜色太深了。

  “笑什么?”蓝若希转身立于他的面前,手里还拿着那本书,有点好奇地问着。

  长长的手臂忽然张开,做着一副迎接的样子。

  黑色的鹰眸带着诱惑落在她的俏脸上。

  蓝若希俏脸微红,但还是轻轻地靠进了他的怀里。

  用力地抱了抱她,他便放开了她,转而走到了落地窗前,拉开了深色的窗帘,瞬间,办公室里面的光线就明亮了几分。位于三楼,站于窗前往下望,不算很高,却能把小花园一览无遗。窗外,阴云密布,吹起了风,风中夹着寒意。

  似乎真的要下雨了。

  气温原本在二十五度的,随着老天爷的变脸,已经跌了几度,习惯了阳光的人们,顿感觉得冷。

  蓝若希把那本书放回了书架上,又随意地抽出一本玩具图案书,全是华艺生产过的玩具,大大小小竟然有了过万种。

  霍东铭掏出了手机,输入了慕容的电话号码,等到慕容接听电话之后,他低沉地吩咐着:“慕容,帮我买些颜色明亮些的窗帘送到华艺,把总经理办公室里面的窗帘全换了。”

  “好。”

  慕容并不因为他吩咐这种小儿科的事情而有所反驳,还是惯有的服从命令和安排。

  “就这样了。”霍东铭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切断了通话。

  听到他打电话,蓝若希失笑一下,就知道他还是会替她把窗帘换掉的。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逗留了一会儿后,便离开了。

  出了办公大楼,迎面吹来的风有点儿刺骨了,老天爷还真的下起雨来,是那种毛毛细雨,在大风的夹持下而来,平时就觉得风是凉爽的,此刻的风却让人觉得阴寒。

  蓝若希虽然穿着两件衣服,可她的外套是很薄的样子,刚从里面走出来,她也觉得有几分的冷。

  冷不防,有力的手臂自她的身侧伸来,霍东铭揽住了她的肩膀,随即她觉得有几分暖和了,一侧头,就看到霍东铭已经解开了西装外套,用外套的一边把她包揽住,这样她就不会觉得那么冷了。

  “天凉了,以后要多穿些衣服。”霍东铭像个老妈子一般叮嘱着,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富有磁性的,让蓝若希觉得他的声音便是世界上最动听的。

  “下雨了,我拿了雨伞的,奶奶有先见之明,出门前让我带把雨伞。”他的动作让蓝若希心暖暖的,觉得风再大,也无法把她冷却了。

  霍东铭知道她带了雨伞,他看到了。

  看看那毛毛雨,不算很大,不过走到停车场上时会让头发淋湿。

  “若希……”

  “蓝总,这把雨伞你拿去用吧。”霍东铭原本想让蓝若希先站在这里,他自己去拿伞,宁愿淋着自己也不愿意让她被雨水淋着。谁知前台文员忽然找来了一把半新不旧的雨伞递给了蓝若希,让他也免于淋雨了。

  “谢谢。”

  蓝若希冲前台文员笑了笑,道了谢,便接过了雨伞。

  霍东铭的大手马上横来,从她手里抢过了雨伞,打开,然后揽紧她的肩膀,一手撑着雨伞走出了办公大楼,往不远处的停车场上走去。

  路不长,走着也就几分钟时间,霍东铭忽然希翼路更长一些,时间更长一些,他喜欢这种和若希拥着在雨中行走的感觉,就像婚礼前,他们冒雨游山那样,有着浪漫,有着温馨,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格外的眷恋。随着看清了真爱,举行了婚礼之后,他发觉自己那颗心时刻都粘在蓝若希的身上,对她比以前更好,更宠,可他觉得自己做得还是不够,恨不得把她宠上了天。

  脚下放慢了速度。

  蓝若希一开始是随着他的大步伐走着的,他忽然间放慢了脚步,她就走在前面了。

  “怎么了?”蓝若希好奇地问着,也带着关心。霍东铭的步伐一向沉稳有力,速度也快,忽然间速度变慢,她以为他的脚有了什么毛病,担心之情流溢而出。

  霍东铭不答话,揽着她的肩膀却紧了紧。

  眨眨眼,蓝若希有了几分了然,原来他是想和她雨中散步,才故意放慢速度的,害她担心。

  放慢了脚步,但路短,还是几分钟就走到了他们的车前。

  “下一站去哪里?”把她轻柔地塞进了车内,霍东铭随即上了车,又替她系上了安全带,他整理好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问着蓝若希。

  蓝若希看了看时间,已经三点多了。

  “大家去看看汤圆连锁店吧。”顺便以客人身份吃碗汤圆,一来可试味道,二来可测员工的待客之道。

  “想吃了?”她一开口,霍东铭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是想吃了。”蓝若希大方地回答着。

  霍东铭便沉默了,不再说话。车内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宁静。

  他不说话,蓝若希便看向了车外,她喜欢在坐着车的时候看街景。

  街道上行人依旧不紧不慢地逛着街,哪怕下起了冬雨,气温也急剧下降,却不减人们的兴趣。

  林林立立的商店,有些门可罗雀,有些车水龙马。

  经过一排花店的时候,蓝若希多看了几眼。

  那几间都是花店,摆卖的花几乎都是一样的,看不到有什么生意,蓝若希在心里暗思着:那些花要是一直没有人买,老板不是亏了吗?而且数间店都是花店,同行竞争也很激烈,估计生意是难做的。

  车,忽然在最大间的那间花店停了下来。

  蓝若希一回神,身边的男人已经下了车,走向了那间花店,吩咐花店的老板娘替他准备了一大束漂亮艳丽的红色玫瑰,数量为九十九朵。车内空间不宽,他才没有要九百九十九朵的。

  付了钱之后,霍东铭捧着九十九朵红玫瑰如同王子向公主求婚一般,钻进了车内,把那束玫瑰花递给蓝若希,深邃的眼神定住蓝若希,醇厚醉人的声音敲进了蓝若希的耳朵里:“若希,送给你。”他们的关系转变得太快,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经历了浪漫又刻骨铭心的恋情,而他还不曾送给一束玫瑰花给她。

  她或许并不喜欢花,可是女人一生中要是收不到异性送的一束花,心里会觉得万分遗憾,觉得没有浪漫的回忆。

  他要弥补,不想让她心里有半分的遗憾。

  蓝若希果然很开心。

  小心地伸出双手接过了那九十九朵红玫瑰,由衷地赞着:“很漂亮。”

  霍东铭深深地凝睇她一眼,“人比花娇。”

  “肉麻!”蓝若希嗔着,脸上染上一分红晕,笑容却更灿烂,更甜美了。

  美食汤圆店便是从千寻集团里分化出来,划归到蓝若希名下的连锁店,在T市一共有九间,总店位于文明路口,是一间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店铺。

  总店里的员工最多,有十名的汤圆师父,十二名服务员,四名打杂的。

  九间汤圆店的汤圆都是由总店供给,口味一致,每天那十名师父都忙得像螺一样转。

  中国人习惯在元宵吃汤圆,不过平时也有不少人喜欢吃,所以生意一直都很好,每天来店里吃汤圆的客人络绎不绝。十名汤圆师父来自不同的省份,把各地的汤圆特色融为一体,任君选择。

  每一碗汤圆最低价从五元起,随你挑选,想吃多些,钱往上加便可。

  夫妻俩到了美食汤圆总店不远处便把车停下来,步行几米路走进店里去。

  “欢迎光临。”

  华艺玩具实业企业那么具规模,管理们都不曾见过霍东铭和蓝若希,这些小间小店的工人自然更不认识两个人。

  在两个人走进店里时,马上有一名服务员微笑着迎了上来。店里面的桌子都是长方形式的,一张桌子一共可以坐四个人,椅子都是定稳的了,每一张桌子上面都竖着一份汤圆谱式,各种各样的都有,也标明了什么样的汤圆什么样的价格。桌子上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右手边各放有一个纸巾筒,地板也被拖得干干净,并不因为人来人往而弄得脏兮兮的。

  一百五十平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最主要是管理者擅于管理和安排。

  一踏进店里面,蓝若希就闻到了汤圆的香味,肚里的馋虫就开始叫了起来。

  两个人走到了一张空桌子前面。

  服务员拿起那份汤圆谱式递给霍东铭,脸上一直都挂着微笑,眼里平静,没有对霍东铭的痴恋,也没有对蓝若希的惊艳。

  霍东铭替蓝若希点了一份广东四式汤圆,他自己不太喜欢甜食,所以不吃。

  “只要一份吗?”服务员笑问着。

  霍东铭点头。

  “请稍等。”

  服务员说了一句,便转身往里走。

  霍东铭不要,蓝若希也没有多说什么,二十几年的相识,她也知道霍东铭不太喜甜食。

  一会儿后,一份广东四式汤圆就端了上来,摆在蓝若希的面前。

  蓝若希拿起汤匙,优雅又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霍东铭静静地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吃。

  等她吃完了之后,便体贴地递给她纸巾让她拭嘴。

  结了帐,出了店,回到车内时,蓝若希才说着:“味道很好,服务态度也不错,难怪连锁店一间接着一间开。在你的管理之下,共开了九间,现在转到我的管理之下了,我希翼再开九间,最好就成为这种行业的龙头老大。”

  霍东铭呵呵地低笑了两声,偏头赞赏地看着她,笑着:“有志气,你老公我精神上支撑你。”

  “嘻嘻……”蓝若希也笑了起来。

  “铃铃铃……”

  正在这时,霍东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正想开车的他便先暂时放弃发动引擎,掏出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己的秘书。

  按下接听键,杨秘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总裁,环宇集团企划部冷天烨先生要求见你,他说你一定会见他的。”

  冷天烨?

  “好,让他在贵宾室等我,我现在回去。”霍东铭低沉地吩咐着,情敌竟然主动找上门,他没有理由不见。

  中午在医院里差点非礼了他的老婆大人,现在居然还找上门来了。

  霍东铭也知道冷天烨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娶了蓝若希,以为他不过是蓝若希的姐夫。

  正因为这样,玩起冷天烨来才更过瘾。

  此刻冷天烨才刚刚踏进千寻集团的企业大门。

  他曾经来了几次,都被挡下了,连千寻集团的企业大门都不能进入,前几次,人家给他的答复是总裁在国外,让他以后再来。

  他也知道像霍东铭这种牛逼身份的人,不是他想见就能轻易见得到的。

  每次被挡在企业门外,他心里有气,表面上什么也不敢发作。就算现在他从颜氏那里抢回了一些客户,算是暂时稳定了环宇的局面,但他也明白,这只不过是暂时,只要霍东铭一回来,再一句话传出来,那么环宇就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垮掉。

  想整垮一间企业对于霍东铭来说,易而反掌。

  霍东铭给外界人的印象就是这样,阴晴难测,好坏难定。

  惹上他的企业,他愿意给你一条活路,那么你这间企业就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要是他大爷心情稍有不好,不愿意再给你那条生路,那么你只有回家种田的份。

  好不容易打探到霍东铭从国外回来了,冷天烨马上再次前来,要求见一见霍东铭。要想让环宇能够免去那些不必要的打击,根源在于霍东铭身上。冷天烨也知道自己对不起蓝若希,霍东铭不过是在帮蓝若希报复他,公报私仇。

  如果能让霍东铭松口,那么环宇也就有救了。

  冷天烨抱着一试的心态前来,想着死皮赖脸地恳求霍东铭放过环宇,那可是他未来要夺取的企业,他可不想让霍东铭整垮了。

  而且,他觉得霍东铭对身为小姨子的蓝若希好得有点不正常了。

  一想到霍东铭和蓝若希之间有可能会有什么时,冷天烨的心里就闷闷的。

  放弃了蓝若希,失去了蓝若希,他才知道珍贵。

  进入千寻集团,看到那栋高达六十八层的办公大厦,冷天烨眼里掩不住羡慕,经商,就该如此。

  “冷经理,请。”

  一位普通的秘书把他迎至客户专用电梯前,替他按开了电梯的开关,示意他进去,在他走进电梯的时候,那位秘书又说着:“直上六十八楼,总裁身边的杨秘书会接待你的了。”

  “谢谢。”冷天烨赶紧向这位秘书道谢。

  大集团就是大集团,秘书都多得让他眼花缭乱。

  想他们环宇集团,同为集团,全企业也就一位秘书,就是沈万财的情妇。

  冷天烨自傲的心理在踏进千寻集团,亲眼目睹了千寻集团的庞大之后,顿时觉得自己缈小如蚂蚁,难怪他当初想在霍东铭面前挤出一些笑意来,都被霍东铭的瞪视瞪掉了,像霍东铭那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天之骄子,实在不是他能相比的,他想追上霍东铭,用飞的都不行。

  蜜月期间,他和沈柔说的要超越霍东铭的话,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上到了六十八楼,一出电梯,杨秘书就迎了过来,朝他淡冷又不失礼貌地说着:“你是冷经理吧?大家总裁现在不在,他一会儿就回来,冷经理先等等吧。”然后就带着冷天烨向贵宾室走去。

  冷天烨一边冲杨秘书友好地笑了笑,一边打量着环境,每一眼看到的每一寸地方都让他心生羡慕,如果他也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办公,也能够掌控十几万人的生存,那他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

  杨秘书把他带进了贵宾室,又替他泡了一杯茶,然后杨秘书便离开了,独留他一人坐在特大的贵宾室里。

  等到杨秘书一走,冷天烨就站了起来,细细地抚摸着贵宾室里面的沙发,茶几,花瓶,盘栽,电视,等等摆设,甚至连落地窗,他都觉得比别人的好。

  站在落地窗前,他拉开了些许的窗帘,视线往下看,好高!

  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马上袭来。

  一瞬间让冷天烨心满意足。

  再抬眸往上看,离天似乎很近,好像伸出手到窗外去,就能把飞过的飞机当成小鸟一般捉住,也能把浮云玩弄于股掌之中似的。

  不知道站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他连忙转过身来。

  “冷经理,大家总裁回来了,他让你去见他。”杨秘书语气依旧有点淡冷。

  “你们总裁不来这里吗?”冷天烨本能地问了一句,把他带进了贵宾室,不就把他当成了贵宾?能被霍东铭当成贵宾一样接见,那可是天大的荣幸,要是他对外一说,保证有不少人前来和他配近乎,拉关系。他的岳父大人来找霍东铭的时候,都得不到接见呢。

  “总裁在他的办公室里,冷经理请随我来。”杨秘书说完转身就走,根本就没有回答冷天烨的问题。

  冷天烨只得跟着杨秘书走出了贵宾室,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霍东铭背对着坐在办公桌骨,那黑色的转动椅挡住了他强健的背影,只看到他的头部。

  杨秘书敲门,得到霍东铭的允许之后,才带着冷天烨入内。

  这一次,冷天烨不敢再打量环境,霍东铭的办公室很大,也给人一种窒息感,让人不敢大声说一句话。

  “总裁,冷经理来了。”杨秘书语气恭敬地向霍东铭说着。

  霍东铭并没有转动椅子,依旧背对着而坐,听到杨秘书的话后,他抬起右手做了一个出去的手势,杨秘书便悄然而退。

  那种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威严让冷天烨肃然起敬。

  “坐吧。”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在办公室响起,明明声音不大,却能在倘大的办公室里回荡着。

  冷天烨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明明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他竟然当成了施舍一般向霍东铭道谢。

  走到沙发上坐下,冷天烨显得正襟危坐。

  “听说,你来了几次。”霍东铭沉沉的声音再度响起。

  “是的,前几次来的时候,大少爷你在国外。”冷天烨叫着霍东铭为大少爷,一开口,就自己把自己定位在下人的位置上。

  “有事?”

  “嗯,那个……”冷天烨忽然紧张起来,来的时候,他胆大可包天,此刻让他说明来意时,他竟然不敢轻易说出口。他在心里掂量着,他的恳求能不能让霍东铭不再针对环宇。

  “如果没有什么事,请回,我没空!”霍东铭忽然站了起来,转身就绕过了办公桌,抬脚就向外面走去。

  “霍大少爷,霍大少爷。”冷天烨赶紧窜站起来,快步地拦下霍东铭的去路,满脸堆笑地说着:“我想找你求个情。”

  霍东铭抿唇不语,深沉的眼眸散发着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神,落在冷天烨身上,让冷天烨心生几分惶恐。两个人都那般的高大,都那般的俊美,可惜在气势上,冷天烨远远不及霍东铭。

  “最近颜氏少东家总是和大家环宇抢生意,我听说颜氏少东家和大少爷你是死党,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的小姨子,我……我其实也有苦衷的。如果大少爷真想为若希出气的话,请对付我一个人便可,别连累了环宇,环宇要是倒了,可是会有不少人失业的,大少爷也于心不忍吧?现在找份好工作都挺不容易的。还请大少爷高抬贵手,放了环宇吧。”

  霍东铭依旧抿着唇不语,只是眼神变得更深了,隐隐中还散发着一股怒气。

  冷天烨是来求情的,胆子也不小呀,竟然一开口就挑明了环宇遭受打击是他霍东铭动的手脚。

  “大少爷,你是让人敬仰的人,我和若希的事是私事,也是大家之间的事情,冷某还是希翼大少爷不要公报私仇,损了大少爷的名声。”冷天烨再接着说。

  霍东铭唇一扯,一抹冷笑扬起。

  他和若希的确是私事,不过若希现在是他的太太了,他就是记仇如何?他就是公报私仇如何?名声?名声重要得过若希吗?这个该死无耻的冷天烨,抛弃了若希,伤害了若希,还敢来向他求情?

  他冷天烨凭什么?

  “我的手,抬不起来怎么办?”

  霍东铭阴冷地瞪着冷天烨,那阴森森的眼神再一次让冷天烨头皮发麻。

  “霍大少爷……”

  冷天烨的脸色都变了,霍东铭的意思就是他不会放过环宇的。

  冷不防,霍东铭的俊脸凑到了他的面前,近距离接触,冷天烨都怨恨老天爷太不公平了,霍东铭帅得让他都差点晃了神。好的出身,好的容颜,世间上男人们渴求的,追求的,都被霍东铭一个人占去了。

  “你知道我有多么疼爱若希吗?从她出生起,我就看着她长大,连我都舍不得伤她一根头发,你竟然欺骗了她的感情,还把她抛弃,让她伤心,让她落泪,你就该死!”

  霍东铭这句话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带着怒气,阴恻恻的,俊脸板着,刻着飓风,下着暴雨,鹰眼微眯,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冷天烨脸色变得煞白,被霍东铭的阴冷吓到了,他结结巴巴地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感情上的事情,不是他和若希两个人的事吗?霍东铭为什么偏要插一手?

  “而沈家,是你抛弃若希的根源。”霍东铭的声音更冷了。

  “可……”霍东铭只是蓝若希的姐夫呀,这,这种偏爱是不是越轨了?

  这一句话,冷天烨怎么也不敢说出来,就怕被霍东铭拧了他的脑袋。

  他总算知道外界的人为什么那般畏惧霍东铭了,不仅仅是他的出身,也不仅仅是他经商的手段,而是他这种天生就带来的冷冽尊贵又霸道的气息。

  “以后,离若希远一点!”霍东铭挤出了一句警告。

  指的是冷天烨对蓝若希的不死心。

  冷天烨错愕,觉得寒意从脚底窜起,窜透了全身。

  霍东铭这句话让他有一种错觉,就是他对蓝若希的不死心,似乎被霍东铭知道了。

  这个男人的本事到底有多强?

  “如果你有本事迎战的,就做好迎战的准备。”霍东铭抛下一句话,越过了冷天烨就往外面走去,而他话里的意思等于让冷天烨和他较量。

  心比天高,自命不凡的冷天烨,就算再自命不凡,此刻也知道自己不是霍东铭的对手,顿时心里有了几分的怨恨。

  为什么他这般努力,却连霍东铭一根头发都不能相比,霍东铭伸出一根手指头,就比他的大腿还要粗。

  迎战?

  冷天烨眼里迸出了一抹不甘心,迎战就迎战,他就不信霍东铭真能把环宇当成蚂蚁一般捏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