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79 出尔反尔的宠爱

079 出尔反尔的宠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3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9

   “东铭。”他温厚的唇瓣才捕捉到她的红唇,就被她偏开头躲开了,她修长却不失柔软的双手用力地推拒着他健壮的身躯,总觉得他的身躯太沉,像山一般重。

  “拜托,还没有洗澡呢。”蓝若希的脸红红的,用力地顶着霍东铭的胸膛就是不让他再压下来亲吻她。

  霍东铭双手撑放在她的身侧,先是用那双染上了**的眼眸居高临下地逼视着她,接着双手一屈,健壮的身躯硬是一沉,她抵在他胸前的双手便无奈地缩横在他们之间,而他温厚的唇瓣再一次捕捉她的红唇。

  硬是和她热吻了一番之后,他才松开了她,然后想去替两人拿衣服,准备再洗一次鸳鸯浴。

  “这次我来。”蓝若希迅速地爬了起来,红滟的唇因为霍东铭的滋润而更显红滟了,让霍东铭看到,眼眸再深一层。

  他停顿下脚步,俊脸上有点酷酷的,但大多是对她的包容与宠溺。

  蓝若希都要怀疑,是否她要拆天,霍东铭都会帮她拿梯子来,他对她的行动,做每一件事情都是支撑,默默地包容着。

  每天晚上洗澡时,都是他像个大妈一般,替她拿好衣服,又替她放水,等她洗完澡出来,头发湿了,他又替她拿来吹风机替她吹头发,明明她的头发并没有比他的长多少,用毛巾一擦,就会干大半,他也担心因发湿而让她受凉,不把马上把她的头发吹干,他就觉得他照顾她不到家似的。

  而她,身为妻子,还不曾替他准备过这些。

  对他,她的心越来越随着他沉沦了,特别是在得知他真正爱的人是她时,她便整颗心开始投入。

  夫妻之间理应平等,她不想老是被他照顾着,她也要照顾他。

  蓝若希走到衣柜面前,打开了衣柜,从里面翻了翻,然后替霍东铭挑了一件黑色的长袖衬衫,再拿一件黑色的休闲外套,虽然她很喜欢他穿着白色的衣服,不过她也知道他其实更喜欢黑色,她帮他挑的裤子都是黑色的,替他选好了衣服后,扭头就对他说道:“才八点左右,时间早得起,夜生活才开始,等会儿大家逛街去吧。”

  霍东铭眉眼浅弯,点点头。

  但眼里的**还在。

  看到他眼里的**,蓝若希的脸又红了几分,知道等会儿的鸳鸯浴怕是要洗得长久一点了。

  还好不是第一次了,要是第一次,刚结束哪有力气去逛街。

  尝过了**之事,虽说也享受到快乐,蓝若希还是忍不住在想着,那种事情,到底谁才是最快乐的主儿?

  汗,她怎么想到这种问题去了?

  夫妻的和谐自然是大家都得到了欢乐。

  赶紧拉回了飘远的猥琐思想,蓝若希又替自己找了一套衣服。她的衣服看上去都是很大众化的,没有什么特别引人的目光,只有衣服质量是特别好的。

  拿了两个人都要换的衣服后,蓝若希便向大浴室走去。霍东铭房里的浴室室中有室,大浴室的装潢设计豪华而有品味,浴缸对面墙上嵌有电视,旁边还有酒格,可以泡在浴缸里看着电视,也可以悠闲地喝杯红酒。小浴室则在最里面,小浴室的门是仿墙色的,如果关上了门,乍一看去就是一面墙,都想不到其中还有一间小浴室。小浴室相对来说窄一些,设计很自然,没有多少豪侈摆设,躺在浴室里,除了洗澡还是洗澡,没有其他可以娱乐,就是一个纯浴室。

  霍东铭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随着娇妻而入。

  浴室大门被关上,哪怕是在自己的房里,一般不会有人敢前来打扰,蓝若希还是习惯把门关上。

  半个小时后,霍东铭就像一只被喂了几条鱼,吃得要撑着似的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身的神清气爽。蓝若希还有几分的不自然,被他抱着。哪怕身上的衣衫整齐,她还是满脸潮红。

  脖子下面全是吻痕,傻子都知道刚刚两个人在做了什么。

  天气骤变,黑漆漆的天空上再也看不到那轮纯洁的明月了,连星星都不知道跑到了哪个天国去。整片天除了黑还是黑。

  毛毛的雨还在下着,因为不大,并没有影响大家喜欢晚上外出的脚步。

  风,吹着,也不大,却夹着冬天才有的寒意,乍一出门,总觉得有几分的刺骨。

  不过对于有车的人来说,多多少少都是可以免去被冷风吹拂的。

  夫妻俩下了楼,发现章惠兰等人还在打牌,他们没有惊动章惠兰,拿了一把雨伞径直向屋外走去。老太太已经不在大厅里,估计是回她的房里休息去了。老太太睡得一向很早,一般九点前她就要休息了,老人家嘛,休息的时间是要长一些。

  出了主屋,霍东铭的两名保镖也跟着出现了。

  好像霍东铭在他们的身上安装了感应器似的,只要他出门了,他们就能知道。

  “大少爷,大少奶奶。”

  两名保镖恭恭敬敬地叫着。

  霍东铭扫了他们一眼,沉声命令着:“我和若希出去走走,你们不用跟着了。”

  两名保镖相互交换了一下视线,便停下了脚步。

  霍东铭并不担心两人外出会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反正保护蓝若希的隐身保镖无时无刻都存在就行。

  一辆黑色的奔驰载着两个人离开了霍家别墅。

  霍东铭夫妻俩有心情在这种下着毛毛雨,吹着冷风的天气里,撑着雨伞去逛街,远在西藏的,饱受冰冷摧残的霍东禹却只能坐在自己的单人宿舍里,发了疯地想着蓝若梅。

  西藏的夜晚似乎比T市的更黑,更暗沉。

  T市的风才带着凉意,西藏的风却是凛烈的,夹着钻心的刺骨。

  霍东禹依旧是一身军装,还披着那件被蓝若梅穿过了一段日子的厚重军大衣,夜才开始,他还睡不着。

  坐在床上,他的视线总是在床上轻轻地滑过,因为这张床上有着蓝若梅的气味,也有他自己的气味。不曾和她相拥共眠过,至少他们的气味先一步混在一起了。

  脑里总是闪过她感冒时,软软地躺在他的床上,那般的无助,那样的让人心怜,特别是她发烧,烧得有几分神智不清时,哭泣的样子更把他的心都揪痛了。

  因为他是军人,他很注意自己的作风问题。

  因为她是他的准大嫂,所以他爱着她却不敢有所表示。

  他以为,把她推开了,把她赶回到大哥的身边,他就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了,就可以不再想她,不再念她了。谁知道他错了,她走了,他的心也跟着她走了。特别是在得知大哥娶了蓝若希之后,他简直要发飙了,他一路追,始终没有追上她,没有留住她,她最终如他所愿回到了T市。

  那一刻,他恨死自己!

  他拼命地打她的电话,她的手机总是关机。

  他知道自己重重地伤害了她。

  她对自己的爱那般的执著,冒着狂风大浪只身入藏,只为了和他在一起。可他却……

  他很悔恨,很悔恨自己的担心,自己的忧虑,自己的保护却成了伤害她的刽子手。

  如果在她一入藏,出现在他的眼前,扑入他的怀里那一刻,他马上打电话给大哥,或许他和她此刻已经如膝似胶了。

  打了上千遍她的手机,都是关机之后,他转而发信息给她。

  事实上他发信息不在行,他喜欢的是打电话。

  可为了她,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发了N条信息给她,向她吐露自己的感情。在把那条表白的信息发出去之后,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觉得埋藏在心里的爱意总算得到了倾诉。

  他一一地向她说明,向她道歉。

  只希翼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只希翼自己并没有把她的心伤死了。

  发了N条信息之后,他就一直等着她的回信。

  那两天里,他一有空就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屏幕看,那是他三十年来,盯着手机最多的时候,战士们都以为他的脑子烧糊涂了呢。

  当他总算收到她的回信之后,他欣喜若狂,马上就打了一个长途电话过去。

  隔着万水千山,隔着一个无线的空间,两个人在手机里冰释前谦,然后尽诉衷情。

  得知自己还有机会,他才重新活了过来。

  以后,不管再有什么困难,再有什么风雨,他都不会再把她推开,他要和她一起承受。

  从他参军到西藏之后,T市便是他逃避的地方。

  他不愿意看到她和大哥在一起,那种画面会刺痛他的心。

  可是在她走了之后,他才发现,T市其实是他最渴望回去的地方。

  他不能丢下整个营的战士,追着她回到T市里,她也理智很多了,更不会再一次为了他入藏,幸好他的调令到了。这一次,他不再犹豫,义无反顾地接受了调令,准备回到T市去。

  再过两天,他就会动身回去了。

  “铃铃铃……”手机响了起来。

  霍东禹马上动作神速地掏出了手机,一看到来电显示是蓝若梅的时候,他那刚毅沉冷的脸马上软化成了一滩春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变脸如此之快。

  飞快地按下了接听键,不等蓝若梅开口,他就急切地说着:“若梅。”

  “东禹。”蓝若梅轻和的声音传来,听在他的耳里,就如同柔软的棉花拂过他的脸一般,让他整颗心跟着变得柔软如丝。“还没有睡吗?”

  “没有。”霍东禹温声应着,“T市冷了吗?记得穿多两件衣服,过两天我就回去了,要是你冷着了,小心我罚你。”霍东禹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脑里飘过的画面是,他一把将她拉入怀里,紧紧地勒住她的腰,让她贴着自己的胸膛,然后他狠狠地吻她千百遍,当成对她的惩罚。

  想到这些,霍东禹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堂堂一个军人也有这种猥琐的思想。不过,军人也是人,也是正常的男人,也会有需要的。

  别说是吻她,他想要她早就想疯了。

  上次她大胆地强吻他的时候,要不是他用力地推开了她,他都怕自己的自制力不够强,要了她呢。

  她的唇是那般的柔软,仅一相触,他就要为之疯狂。

  “开始变天了,今天下午就下起了毛毛雨,风吹着也让人觉得带着寒意,T市的冬天总算来了,来得有点迟,不过并不算晚。”蓝若梅轻和的声音依旧如棉花一般,轻轻柔柔地传到霍东禹的耳里。“此刻的西藏很冷,你要注意补暖,那件军大衣你一定要穿着。我,等你回来。”

  “嗯。”霍东禹低低地应着,声音有了几分的暗哑。

  被自己所爱的人关心,原来滋味那般的甜。

  “没有出去?”霍东禹接着又问着,两个人没有过多地说肉麻的情话,只是问着一些生活锁事。

  “自己一个人,不想出去。有几个宴会,我都推掉了。”

  “该出去活动活动,参加一下宴会也无防,结识多一些人。”霍东禹醇厚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温柔过。

  蓝若梅沉默了。

  久久等不到回音,霍东禹以为她挂电话了,忍不住叫着:“若梅?”

  “几个宴会的主人都是邀请我和东铭哥一起去的,他们还把我当成了东铭哥的太太。”霍东铭是开始公布蓝若希的身份了,不过并不是开记者招待会式的,所以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霍东铭娶的是蓝若希而不是蓝若梅。

  看到蓝若梅回到蓝氏财团上班了,不知情的人自然就想着趋承霍家的新夫人,极力地想邀请蓝若梅和霍东铭一起参加。霍东铭身份显赫,那些人不太敢当面打扰霍东铭,便想到从蓝若梅身上找突破口,大家都听说霍东铭对蓝家姐妹都很好,宠上了天。想着只要蓝若梅愿意参加了,霍东铭爱妻心切,自然也会参加的。

  霍东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我的家人没有再找你的麻烦吧?”霍东禹转移了话题,暗自在心里发着誓,他会让蓝若梅变成霍家新夫人的,也会让她成为其他人极欲趋承对象的。就算他没有霍东铭那么大的权势,可他是霍家的二少爷,其父又是参谋长,在官场上认识很多人,想趋承他的人自然也不会少。

  “没有,只要东铭哥原谅了我,你的家人自然不会再为难我。只是……”蓝若梅欲言又止,她担心的是霍东禹的父母不接受她。

  或许是心有灵犀吧,霍东禹马上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他一脸认真,哪怕蓝若梅此刻看不到他的认真,语气极为坚持:“什么都不要想,听话地等我回去,不管以后再有什么阻力,我都不会再把你推开,我会和你一起面对,一切都有我在。”

  尝试过一次伤她也在伤自己了,他不会傻到再去尝试一次。那种钻心的疼痛,如潮水一般的懊悔,他今生都不愿意再尝试第二次。

  “嗯。”

  蓝若梅应着。

  两个人说了很长时间,直到霍东禹的手机没有了电,手机没有电了,他还没有和她说声晚安,更没有说他这几天例行在结束通话后说的三个字。

  赶紧东找西找,找出自己的充电器,插在插头上充电。

  才插上充电器,他就马上打了过去,蓝若梅很快就接了。

  “手机没有电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晚安,我爱你!”

  卟!

  一声亲吻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过来。

  蓝若梅的声音忽然变得娇羞起来:“晚安,我更爱你。”

  霍东禹早就被蓝若梅隔着电话的亲吻收走了三魂七魄。

  ……

  步行街是T市最小的一条街道,因为那是府前大街的一条支线,也算是T市的中心大街。

  那条街道很小,从街头就可以看到街尾,直直的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平铺着,路两旁的商铺大楼高度一致,装修就各异,商品也各异。

  这里面的东西随随便便一件都要过千元以上。

  会逛这条街道的人除了上流社会的人,一般的打工一族极少会光临,就算光临了,也只是看看,不敢买东西。

  霍东铭带着蓝若希绕着市区兜了一圈的风,才往步行街而来。

  夜色已深,时间转至晚上十点了。

  在其他街道,十点过后,街上的行人便会逐步减少。而在步行街,等于生意才拉开序幕。

  车后座堆满了霍东铭替蓝若希买的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零食,他怕蓝若希坐在车内会觉得无聊。在他泊车的时候,蓝若希还坐在副驾驶座上啃着瓜子呢。冬天的时候,她最喜欢啃瓜子了。在她的面前,有一只白色的塑胶袋子,是给她装瓜子壳用的。

  偶尔,她会塞两颗到霍东铭的嘴里去。

  等到霍东铭把车停好了,她才停止啃瓜子的动作。

  “有时候,我怀疑你还没有长大。”霍东铭看着她装瓜子壳用的袋子装了不少壳,忍不住失笑地说着。他见过的千金小姐,白领阶层,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不爱零食,或者爱吃,只不过不会在他的面前吃,而且还是吃这些大众化的。

  或许,就是她这种大众化的,自然的,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吧,他才会特别的宠她,努力把她这份优点保持下去。当然了,他也会很小心地不让她吃太多上火的零食,他们南方人的喉咙似乎是特别的娇贵,吃多一些上火的东西,就像着火了一般,烧得难受。人家北方的人天天吃辣椒都没事。

  “你见过有像我这么高的小孩子吗?”蓝若希跳下了车,挺直自己一百七十公分的身材,睨了他一眼,反驳着。“嘴巴天生长来就是为了吃,为了说话,就这两大功能,我当然要发扬光大。”

  呵呵!

  霍东铭呵呵地笑了起来,手冷不防一抄,就把她抄入了怀里,然后拥着她就往步行街走去。

  蓝若希逛街,有两大喜好,一就是搜刮全天下最好吃的零食,二就是每一间店,她都要进去逛一圈,不管买不买东西,她都喜欢进去看看。

  霍东铭深谙她这个喜好,自然会满足她。

  霍东铭是极少逛街的人,应该说不曾这般悠闲地逛过街。他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他列好了一张清单,丢给杨秘书,杨秘书自然会帮他打电话订制,让人送到霍家去给他。

  步行街级别高档,让这里的店主们都知道霍东铭的身份,有很多店铺的负责人和霍东铭还有些交情呢,而且,千寻集团也有几间旗舰店在这里。

  夫妻俩携着手,在步行街里穿梭。

  不知道是老天爷也喜欢看到这对上天特别眷顾的夫妻,在他们到达步行街的时候,毛毛雨就停了,虽然还有冷风吹着,丝毫也影响不到他们的兴趣。

  夜,就是这样悄悄地走过。

  温馨平淡的感情却如细水一般长流,流徜过后总留有痕迹,让人慢慢回味。

  隔天。

  蓝若希清晨七点就爬了起来。

  太早了,她家男人不满意她过早把他抛弃于床上,她还没有滑下床,霸道的大手又把她扯回了床上了。

  “东铭……唔……”灼热的唇瓣袭来,席卷她的感官,吞噬她的甜美。

  抵死热吻一番之后,霍东铭暗哑的声音才传来:“起床总该给我一个早安吻吧。”

  “讨厌。”蓝若希俏脸微红,娇嗔他一下,便把他推开,再一次滑下了床。

  今天是她第一天回企业工作,她想早一点出发。

  霍东铭侧着身子,撑着上半身,静静地看着她在忙东忙西的,眼里全是浓浓的温情。

  “还要我相陪吗?”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蓝若希想也不想就回绝了。

  霍东铭便不说话了,只是眼里闪过了一抹莫测高深。

  半个小时后,蓝若希独自下了楼。

  “大少奶奶,你下来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英叔看到她下楼来,马上迎上前去,笑着说。“大少爷六点多就亲自下楼来,吩咐要在你下楼之前准备好你最爱吃的早餐,说你今天要去上班,别让你饿着肚子出门。”

  大少爷对大少奶奶霸道,霸道中又有着人人都羡慕渴望拥有的宠爱。

  蓝若希一愣,霍东铭六点多就醒了吗?

  忍不住扭头看向楼上,霍东铭正往楼下走来,一边走着一边扣着他黑色打底衬衫的衣袖扣子,西装外套还没有穿上,领带也还没有系上。

  蓝若希转身就往回走,几步就挡在他的面前了。一手扯过他手里拿着的西装外套,就替他披穿上,霍东铭也不客气地张开了双臂,享受着妻子的侍候,楼下的英叔笑眯眯地走开了。

  替他穿上了西装,又拿过领带帮他系上。

  等到穿戴整齐了,她才责备着:“别老是像个大妈一样照顾着我,你自己要照顾自己,天气都变了,下楼来也不先穿好衣服,要是感冒了,会有人心疼的。”

  霍东铭只是深深地看着她,没有接口,他喜欢她这种带着关心的责备。

  蓝若希出门的时候,是八点整。

  她今天先去华艺玩具实业企业上班,那里距离金麒麟四十分钟的车程,等她到企业时也将近九点了。一般的高层也就是这个时间到企业里。

  第一天工作,总觉得很忙,很乱。

  蓝若希回到企业里,先在李副总的陪同下巡看了各部门,了解到现在企业生产的货物是什么,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翻看着所有合作商的资料,以及一些玩具的制造流程以及在市场上的优势。

  开发部门新开发的高科技玩具,现在还在测试阶段,她最看重这一件事。

  不过由于她自己刚接手工作,在这方面的管理经验以及认知完全是一片空白。

  此刻,她正在仔细地看着一些企业的内部文件,办公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是前台文员打来的内线电话。

  “总经理,有一位先生要求见你,他说是你的小叔子。”前台文员的声音隐隐中透着一股好奇。

  他们这个新任总经理听说原本是霍家太子爷的准小姨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就成了太子妃了,接手了他们这间企业。

  第一天上班,总经理的小叔子竟然找上门来了。

  “排行第几?”蓝若希握着话筒的时候,视线还是盯着文件看。

  她有四位小叔子,此刻来的人会是谁?

  “总经理,他说他叫霍东远。”前台文员甜甜的声音继续传来。

  东远哥?

  他怎么来了?

  “让他上来。”蓝若希甩开猜测,吩咐着前台文员。

  “好。”

  前台文员得到了答复,便挂了电话。

  两分钟后,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

  蓝若希应了一声请进之后,霍东远便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走了进来。

  霍东远身高一百八十公分,长相斯文俊秀,面容和霍东铭完全不相同,也是,不是一母所生的,自然不会相同。他表面温和,实则腹黑,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要是谁不小心被他吃了,连渣都找不到。

  “大嫂,我奉命前来帮忙的。”霍东远走了进来,径直就走到了蓝若希的对面,伸手从不远处拖过了一张椅子就坐下,然后抄过蓝若希刚刚在看的文件,就要向蓝若希讲解。

  霍家五子,除了二少爷之外,另外四个都是商界奇葩,经商天份高得吓死人。

  霍东铭是没有陪着蓝若希回企业,不过他还是担心蓝若希不习惯,也担心蓝若希难以对工作上手,才会让霍东远来引导一下蓝若希。

  “等等,东远哥,是不是东铭让你来的?”蓝若希阻止了霍东远的动作,板起了瓜子脸,他不是说不插手她的工作吗?

  “大哥也就是让我来看看,怕你不熟悉,舍不得你累着。”霍东远呵呵地笑着,大方地承认自己是奉大哥之命前来。

  “他不是说过不插手管吗?”蓝若希杏眸一瞪。

  “大哥是不插手呀,连千寻集团都没有插手,插手的是我,我可不是千寻集团的。”霍东远呵呵地笑着。

  “东远哥,你回去吧,我不用帮忙,我自己可以。”蓝若希伸手就从霍东远手里抢回自己的文件,朝霍东远下了逐客令。

  霍东远依旧在笑,他站了起来,撑着办公桌,笑看着蓝若希,说着:“好吧,我回去,不过,大嫂,你是比我小了两岁,你也一直叫我东远哥,可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大嫂了,我都改了口,你也改口哈,否则大家的大哥可是会吃人的。”

  蓝若希呶呶嘴,她叫惯了,一时还没有改口。就像她刚开始叫霍东铭也一样,总是习惯叫他东铭哥。

  “我走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霍东远没有强制性要帮忙,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等他消失在办公室里了,蓝若希掏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霍东铭。办公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前台文员转来的内线电话。

  “总经理,又来了一位霍先生,也说是你的小叔子。”前台文员话里的好奇更浓了。

  怎么总经理的小叔子才走一个又来一个?

  又来一位?

  蓝若希顿时有点头痛,她问着:“问问他排第几?”

  “他说排第五。”

  霍东旭?

  “告诉他,如果是来帮忙的,不必了,让他回去。”

  蓝若希也变聪明了,直接就让前台文员帮她挡下霍东旭。

  “好。”

  前台文员应下了。

  可惜霍家的五少爷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前台文员就能拦下的。转眼间,他还是大大咧咧地坐到了蓝若希的面前。

  “东旭哥,我说了,我不用你们来帮忙,你怎么还是上来了。”蓝若希此刻真有点头痛了,自家男人的宠爱有时候让她觉得难以招架。

  是,他是让她自己来企业了,他也不亲自插手帮她管理企业,也不让千寻集团插手,可是他却让他的兄弟们来帮她,不就等于是他在帮她了吗?

  她在经商管理方面目前还是一张白纸,可是只要给她时间,给她去磨练,她的白纸就会排满了经验的字体,不再一片空白。

  “总要看看才行,否则无法交差。”霍东旭摸着下巴笑了笑,应着。他和霍东远虽然是孪生子,各自的俊美却不相同。他的笑容总有几分的玩世不恭,也有几分的嬉皮笑脸,好像是个花花公子似的,实际上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那你现在看到了,请回吧。”蓝若希没好气地说着,只差没有抄起文件赶他了。

  “倒是有了几分架子,嗯,我走了,哦,别叫我东旭哥了,我可不想被我家太子爷剥掉一层皮,以后我叫你大嫂,你叫我东旭就行,哥字就省略了,否则乱套了。”霍东旭说完,也走了,前前后后不足五分钟的时间。

  简直就是浪费她的时间。

  蓝若希在心里嘀咕着。

  随即飞快地在手机里输入霍东铭的手机号码,就打了过去。

  “若希。”霍东铭很快就接听了,那低沉的声音传来,蓝若希就有一肚子的怨。

  “东铭,拜托,别让东远他们来帮忙了,我自己能应付得了,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霍东铭没有回答,在电话那端沉默着。

  好半响,才低沉地说了一句:“我信你。不过我怕你第一天上班会觉得累。”

  “我又不是第一天工作,别忘了我在环宇集团上了三年的班了。”蓝若希抚着自己的额,有点无奈地说着。

  “那不同。”

  霍东铭似乎不愿意改变主意似的。

  “不管相同不相同,我都要自己来。这可是你答应过我的,否则我也不会要收下你这些企业。”这些企业是他给她的聘礼,她当初就想不收的,是他说了让她自己管理,自力更生她才收下的。等到她真正接手管理时,他还是免不了鸡婆一番。

  霍东铭又沉默了。

  “铃铃铃……”电话忽然又响了起来。

  “等会儿再说,我先接电话。”蓝若希随即切断了和霍东铭的通话,再一次拿起了话筒。

  “总经理,有一位叫做慕容俊的先生要求见你。”前台文员甜甜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慕容俊?

  不就是霍东铭那位极少露面,本事却大到可以翻天的总特助吗?她和霍东铭结婚的时候,他是男方的新郎。

  他怎么也来了?

  该不会也是奉霍东铭的命令前来帮她吧?

  “让他上来吧。”蓝若希有点无力地应着,知道对方如若奉了霍东铭的命令前来,不见到她是不会罢休的,那个男人听说也只有霍东铭能驾驭,霍东铭也说过他的背景十分的强大。

  前台文员应了一声。

  很快地,慕容俊便笑呵呵地出现在蓝若希的面前了。

  这次不等他开口,蓝若希就先发制人:“要是帮忙的话,请不要说。”

  慕容俊笑着,看着蓝若希,果真不说话。

  不过他不说话,也一直坐着不走。

  “慕容总特助,我这里庙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的,你回去吧。”蓝若希看到他不走,便直接下了逐客令。

  “让我坐半个小时再回去复命,免得被炮轰,你家男人吩咐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我完成不了的,要是马上回去,就打破了我的纪录。”慕容俊呵呵笑着说了一句让蓝若希哭笑不得的话。

  拜托,饶了她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