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0 夫妻之间的沟通

080 夫妻之间的沟通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3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9

   “夫人,你继续工作,不用管我,我坐足半个小时就会自己走的了。”

  慕容俊说完之后,就站了起来,改而坐到了办公桌对面那套红木沙发上,无事可做之时,他便拿起了摆放在茶几下面的一本关于玩具的书看了起来,果真坐着不走了。他还脱下了他戴在左手腕上的那只卡地亚男士腕表,摆放到茶几上,等着半个小时的结束。

  蓝若希定定地看了他足足一分钟,美丽的瓜子脸上有着无奈,她很想板起脸来,命令慕容俊回去,可一看到慕容俊那副不坐够半个小时就不走的表情,她便知道就算她板起脸命令慕容俊回去,他也不会听她的。他只服从霍东铭的命令,其他人的话,他一向是左边耳进,右边耳出的。

  真的有什么上司就有什么下属。

  蓝若希把手机丢放在办公桌上,站了起来,绕出了办公桌,几步就走到了慕容俊的面前,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睨瞪着慕容俊,没好气地问着:“需要我帮你泡一杯茶吗?”

  慕容俊一边翻看着书,一边笑着应:“我不渴,渴的时候,我自己去准备,不敢劳烦夫人你。夫人,你企业生产的玩具还真不错,等到我将来结婚生子了,一定从你这里购买玩具。”慕容俊轻松带笑又有几分幽默的口吻,让蓝若希更是哭笑不得。

  再瞪了他一眼,蓝若希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内坐下,慕容俊是自家男人的总特助,能让慕容俊回去的人也只有自家男人了。

  看一眼被她丢在办公桌上的手机,蓝若希冷不防用力地抄起了手机,再一次打通了霍东铭的手机。

  要是霍东铭还是这样,不停地安排人来帮她,她就不真的不用工作了,却是被骚扰得无法工作的。

  以前,霍东铭对她的好,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被一个人宠着,爱着,那本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再说了霍东铭一向都考虑她的感受,不会过分地强逼她什么。可是此刻,她却觉得霍东铭的关心及宠爱让她招架不了。

  她以为,他是最懂她的。

  在他重新下聘礼时,都能考虑到她喜欢自强,才会调走总经理,不再插手管企业,那时她非常感动于他的体贴。现在他出尔反尔,她心里难免有几分的失落。

  在她心里,他就是一言九鼎的人,说一不二,哪怕他是为了她而出尔反尔,她也高兴不起来,她不是那种会持宠而娇的人。

  “若希。”霍东铭醇厚低沉的嗓音传来,温和至极,一点也听不出他是那种严厉之人。他知道蓝若希最难以招架他醇厚富有磁性的嗓音,以及那充满了魔性的眼神,所以他喜欢这般叫着若希,他希翼若希永远都能被他所迷。

  蓝若希向后靠进了椅子里,扶着额,头痛又严肃地说着:“东铭,你能不能让慕容总特助回去,我真的不需要帮忙。”

  电话那一端的霍东铭沉默了。

  他刚好在开着一个高层管理会议,这个会议一个季度开一次,也只有在季度会议,他才会出席主持,其他会议都由集团几位副总轮着来主持,慕容俊要是愿意主持,也可以,不过那家伙从来都不参加会议的,霍东铭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过份地强迫他参加会议。

  此刻他坐在总裁的位置上,俊脸一片的平静,没有风没有雨,只有那双锐利的鹰眼放柔了眼神,性感而温厚的唇瓣弯着,带着此许的笑意,因为脸上平静,眼和嘴都带着笑意,又让他给人一种怪怪的样子。

  特大的会议室里,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他握着手机,沉默着,并没有马上回答蓝若希。

  在他面前,几百名高层管理静静地坐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会议室原本就严肃的气氛变得更加严肃。

  “东铭。”蓝若希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让慕容听电话。”霍东铭总算应了一句,鹰眸同时掠过了一抹少见的柔情。

  片刻后,手机那端便传来了慕容的声音了。

  “总裁。”慕容俊一对上霍东铭,语气虽说温和,却难掩他对霍东铭的尊重。他本是A市名门世家慕容家的大少爷,表性温润,实际上狂傲不羁,对自家庞大的事业看也不看一眼,不管家人如何威逼利诱,要求他接手事业,他也不为所动。离开A市,来到了T市,他一开始并不是投身于千寻集团的,而是在各大企业游走,不过没有人能让他心服,不能让他心服,他便整一顿那些企业,让对方叫苦连天,虽说慕容家的势力在A市,却不影响慕容俊的权势,在T市,他依旧如那个高高的大少爷一般,游走各处,谁都给他三分面子。

  对于自己工作的企业,他都会整一把,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谁还敢请?

  等他投入了千寻集团,遇上了霍东铭的时候,第一眼,他就被霍东铭的气势所震,等到两者开始交手的时候,他才知道,他阴,霍东铭更阴,他强,霍东铭更强。无数次交手,无数次失败,从一开始的不服,到最后的心悦诚服,直到心生敬意,自始便成为千寻集团的总特助,一心一意为霍东铭分忧解愁,对霍东铭掏心掏肺,成了好友兼死党。

  慕容家的人都知道他的行为,没有办法阻止,也不敢阻止,现在已经开始着重培养他弟弟成为慕容家的接班人,但身为慕容家的长子,成家立室,生子生孙的义务还是有的。

  此刻慕容家大家长正在四处替他搜罗能让他感兴趣的各种美女呢,打算请求霍东铭出面劝说他大爷回家相亲。

  “慕容,若希还好吧?”霍东铭低哑地问着,“脸上可有倦容?举止可有应接不暇?”

  “没有,一切安好。”慕容俊笑着回答。

  霍东铭再次沉默,沉默片刻之后才吩咐着:“那你回来吧。把手机给若希,我和她再说几句话。”

  慕容俊便把手机还给了蓝若希。

  “若希,半个小时后,我去找你。”霍东铭温和地说着,不等若希回答,他又讲解着:“我是去接你一起吃饭。”在若希答应了他,他才挂断通话,又深深地凝视一下手机,好像那个手机就是蓝若希的分身似的。

  几百名的高层难得看到他这副痴情的样子,眼珠子差点都要掉了。

  “继续开会。”

  他一声沉稳带着严厉的话甩出,所有人都收回了吃惊的表情。

  在慕容俊离开之后,蓝若希总算能安安静静地工作了。

  半个小时后,霍东铭来了。

  华艺里面的高层是见过了霍东铭,可还不知道霍东铭的身份,就连那些保安都不知道,在他那辆劳斯莱斯开到了企业门前的时候,保安拦下了他,要求他出示证件进行登记,还询问他要找谁,来意是什么?

  “大家大少爷……”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石彬看到保安像盘问犯人一般盘问,不打开企业大门让他们进去,忍不住想责骂几句。别说这间企业原先就是千寻集团的子企业,就算不是,他们的大少爷去哪里,何曾被人拦过?更别说如此仔细的盘问了,好像他们是前来打劫似的,要是有人会开着劳斯莱斯来打劫,那就真是世界奇闻了。

  霍东铭阻止了石彬的责骂。

  保安没有错,为了企业的安全,为了蓝若希的安全,保安这样做很好。

  再说了,毕竟华艺曾属千寻集团,哪怕被划出来了,其管理制度还是不变的,这套完善的管理制度不正是他自己制定出来的吗?只要是千寻集团的产业,管理都是非常严格的,不论是千寻集团还是其他子企业,把关严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霍东铭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蓝若希,让蓝若希打内线电话到行政部,行政部再通知保安打开企业大门,让他们进入企业内。

  霍东铭始终不愿意表露自己的总裁身份

  他觉得该让这里的人以蓝若希为主,而不再是以他为主。

  总经理办公室里,李副总刚好有些事情找蓝若希,两个女人正在研讨,大都李副总在说,蓝若希在听。

  蓝若希没有秘书,霍东铭也阻止了前台文员的通报以及带路,自己走上了楼,吩咐两名保镖在楼下等候便可。

  蓝若希和李副总讨论完之后,李副总站了起来,打算离开,看看时间又对蓝若希说道:“蓝总,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要不,一起吃个饭。”

  蓝若希笑了笑,应着:“不好意思,我先生说要来接我一起去吃饭,改天吧。”

  李副总也笑了笑:“那好吧。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蓝若希点点头,李副总转身就向办公室外面走去,等她打开门的时候,赫然看到霍东铭正像一座山似的屹立在办公室前面,她愣了愣,是被霍东铭的俊美以及气势震愣的,愣过之后她冲霍东铭笑了笑,说着:“蓝总正在等着你。”

  霍东铭没有回应她,错开了身子让她离去,等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三楼了,他才大步地跨进了蓝若希的办公室。

  听到他的脚步声,蓝若希抬眸,看到他来了,她不像往常那样笑着,而是绷着了瓜子脸,不满之情马上散发而出。

  看到她绷着脸,霍东铭的心忽然颤了一下,似有些许的痛意。

  蓝若希起身绕出了办公桌,迎上前拉着霍东铭的大手,就把他拉到了沙发前,把他按坐在沙发上,她先看一下办公室的大门,确定是关上了,也想到这个时候临近下班了,不会再有人前来打扰了,她才双手撑放在霍东铭的身侧,以强硬霸道的姿势困住了霍东铭。

  腰微弯,杏眸瞪着他的俊脸,脸凑近前去,只差没有贴着,近距离的逼视,彼此之间的气息又不客气地交缠起来。

  霍东铭抿着唇,墨色的眼眸如深夜中的大海一般深不可测,定定地和她对视着。

  “大家好好地,好好地谈谈。”蓝若希强调着“好好”两个字。

  霍东铭俊郎的剑眉动了动,依旧是抿唇不语,眼珠子专注地看着她,在他专注的凝视下,蓝若希又觉得自己丢进了深潭里,随着那深深的漩涡打转,转得晕头转向,分不出东南西北。板着的脸,不知不觉间自动地染上了一分红晕,她肤色白,脸一红,白里透红,更加的迷人。

  “好。”

  在蓝若希有点不自在,打算缩回强硬霸道的围困时,霍东铭抿着的唇掀了掀,简单有力地应了一个字。

  “你了解我吧?”

  “了解。”

  “既然了解,为什么出尔反尔?”

  “我怕你累着。”

  “那你累吗?”

  “我不累。”

  “千寻集团那么大,子企业无数,你一个人掌控着都不累,我累什么?”

  他沉默,又抿起了唇。

  “别老是抿着唇,好像我欠你几百亿没有还似的。”蓝若希一看到他又抿起了唇,忍不住就用手去扳他两片紧紧地合在一起的唇瓣,谁知道他唇一张,把她的手指含进了嘴里,顿时她如同触电一般,赶紧抽出了手指,脸上瞬间一片潮红。

  两个人恩爱缠绵无数次了,每每有亲昵的动作,她还是会脸红。

  霍东铭就爱看她脸红的样子,最主要的是她的脸红是因为他。

  “今天是我不对。”在蓝若希红着脸抽回手指的时候,霍东铭低叹了一声,便把她抱入了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的短发,道着歉。

  他那般了解她,还出尔反尔,难怪她看到他会板起脸了。

  他是太在意她了,总担心她累着。

  而她,就算被他宠上了天,还是那个她,绝对不会持宠而娇,也不会改变她那个自强的性格。否则她就成了蓝氏财团的高层管理了,也不会跑到环宇去当一名小小的会计。

  “下不为例。”蓝若希像只小猫一般,窝在他的怀里,惬意地磨蹭着他的胸膛。“你知道吗,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就如天神一般的高大,你一向一言九鼎,我喜欢讲信用的人,就算你是为了我而出尔反尔,你的形象也会在我心里打一下折扣。东铭,我不希翼你在我心里的形象被改变。”

  霍东铭微微地僵了一下身体,随即紧紧地搂着她,低哑地承诺着:“以后,你的工作,我不再干涉。”

  蓝若希仰起还泛着红晕的瓜子脸,和他对视着,四目交接,理解与支撑都在两个人的眼里闪耀着,特别的明亮,如同沐浴在阳光下的钻石一般。

  “我信你!”

  “若希。”霍东铭更加用力地搂着她,把她的头按压在自己的胸膛上,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亲昵而自然。

  夫妻俩沟通过后,感情更深一层。

  其实,不管是处于什么阶层的夫妻,沟通都很重要,不管对对方有什么看法,有什么不满,说出来,才是给对方机会改进,也不会因为一味地捂在心里,捂久了,就会心生隔应,夫妻感情也会越来越淡,甚至消失,那个时候,往往只余下争持,只有各自的伤害,等到哪一天蓦然回首了,悔之晚矣。

  几分钟后。

  “走,我带你去吃饭。”霍东铭拥拉着蓝若希站起来。

  “嗯。”

  两个人便亲密地离开了办公室,在两名保镖的跟随下离开了华艺玩具实业企业。

  “今晚有个酒会。”

  车往帝皇大酒店开去的时候,霍东铭忽然低低地开口。

  “什么酒会?”蓝若希正拿着手机和林小娟发着信息,自她度蜜月开始,两个好友到现在一个多月了还没有见面呢。

  “丰盛财团上任总裁七十岁大寿,在他家里举行一个生日酒会,那位老总裁是个正直而聪明的商人,这种人在虞尔我诈,你死我活的商界里是少之有少的,而他不仅是这种少之又少的前辈,在商界还非常得人心,他诚邀,我不好拒绝。”霍东铭看到她在玩着手机,眼眸沉了沉,却没有阻止。他是很想时刻霸住她,不过也会给她自由交朋对友的空间。

  “是风老先生吗?我也听说过。那他的生日酒会不是很多人都会去?”蓝若希又发了一条信息给林小娟后,才扭头看着霍东铭,能让霍东铭都参加的酒会,其他老总们更是跑得比兔子还快了。

  “嗯。”

  丰盛集团的上任总裁,风老先生因为在商界极得人心,他的生日酒会,大家都会给他面子去参加,就算没有得到邀请的,也会不请而至的,更何况他霍东铭都出席,那些眼巴巴地想着和千寻集团合作又找不着门路的小企业老总,更是会冲着他而来。

  “所以,若希,你会陪着我一起出席吧?”霍东铭微侧着身,俊脸趋近蓝若希面前,笑睨着她。

  “我不陪你,你找谁去?”蓝若希嘻嘻地一笑,杏眸飞闪,笑容更添几分狡黠。

  “无人可找了,你知道的,我眼里只容得下你一个女人了。”霍东铭爱怜地刮了一下她俏挺的鼻子。

  肉麻!

  蓝若希在心里嗔着,却也甜滋滋的。

  “如果我将来生了女儿,你也容不下她吗?”

  蓝若希不想说自己生儿子的话,她喜欢女儿。

  对于婆婆的话,她不怎么认同。现在这个年代,生男只是好听,生女才是好命。再说了,放眼周围的豪门世家,很多都是独生一女呢,女儿长大了,培养成才了,一样能接手家族事业,一样能让家族事业大放光彩,再也没有什么女子不如男的话了。

  “我的女儿,我自会捧在手心里疼着。”霍东铭眼神放柔了,一说到孩子,他总是带着向往,恨不得蓝若希的肚子马上就膨胀起来,给他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蓝若希就像所有女人一样,都会问自己的丈夫这个问题。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

  霍东铭体贴而坚定地说着。

  他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反正只要是他和蓝若希的血脉,他都会打心里疼爱。

  蓝若希放下心来,她还真怕他像婆婆一样,喜欢儿子,还要她生十个八个儿子之后再生一个女儿呢。一想到婆婆的话,蓝若希就有点头痛,她不顾婆婆的反对,坚持要工作,坚持独立自强,婆婆本来就因为姐姐的事情连带地不喜欢她了,现在她不顺着婆婆的意思,婆婆肯定更加不喜欢她了。虽说霍东铭把她宠得上了天,家里的人看在霍东铭的份上,表面上对她都不敢有什么的,可是霍东铭也不可能时刻粘着她的,不知道霍东铭不在身边的时候,婆婆会不会出一些什么奇招来对付她?

  不过一想到自己已经嫁给了霍东铭,要和他过一辈子,她就告诉自己,迟早都要拿下婆婆和小姑,让她们真心喜欢她。

  夫妻俩在帝皇大酒店吃过饭之后,蓝若希说想去看看好友林小娟。

  霍东铭便吩咐保镖向怡北大街开去,找到了衣戴风流服装店后,蓝若希自己下了车,霍东铭并没有跟随。

  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话题,他难以插入,也不想插入,在叮嘱了蓝若希几句之后,他便带着保镖们离开了。

  林小娟白天的生意还是不怎样,没有多少起色。

  她刚刚跑到对面的快餐店里吃过了饭,才回来坐下,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叫声,她一抬眸,就看到了蓝若希正笑着向她走过来。

  “若希,你丫的,你总算记起我了。”林小娟一看到蓝若希,马上就站起来,笑着迎上前去,尖利的嘴巴却不客气地责备着。“有了老公就忘了朋友吗?”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蓝若希也笑着,“我可是对你日夜牵挂呢,怎么可能忘了你,你可是给我戴了一顶沉重的冤枉帽。”

  两个好友一见面,就是相互噼哩啪啦地说了一大通好像在吵架的话,精彩至极。

  “怎样?生意还行吗?”蓝若希认真地翻看了林小娟的衣服,关心地问着。“你要做生意也不说一声,只要你开口,我可以帮你的,你这样摆着档,和地摊货没有多少区别,明明衣服质料不错,却无法卖出高价,利润少了很多。你应该租一个店铺,像她们那样用衣架子把衣服挂起来,这样衣服的价格就能抬上去了。”

  “我想自己靠自己,放心,至少我到现在还是赚了,没有亏。要是真有一天需要你帮忙的,我绝对不会客气的。”林小娟爽朗地笑着,又对蓝若希说道:“大家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

  两个人有一个多月不见面了,各自都有很多话想说。

  蓝若希指指林小娟的档口,问着:“你的档口怎么办?”

  林小娟想了想,便说着:“反正白天也没有什么生意,我先把衣服收起来。”说完就开始收衣服,蓝若希也帮着忙。

  没多久,衣服全都收了起来,两个人离开了衣戴风流服装店,蓝若希的车还在企业里,她便拦下了一辆计程车,吩咐司机送她们到随缘咖啡馆。

  十五分钟后。

  随缘咖啡馆。

  僻静的角落里,两个人各自要了一杯加奶的咖啡。

  “若希,那个,霍家大少爷,也就是你原来的准姐夫,对你没有什么吧?”林小娟本能地问着,她是早看出了霍东铭对好友有着深深的情愫,只是出于关心,她才会本能地有此一问。

  蓝若希正端起了自己那杯咖啡,轻轻地喝了一口,听到林小娟关心的话,她一笑,看着林小娟,说着:“从我的脸色,你看不出来吗?”

  咖啡馆里悠扬的乐曲回荡在每一个角落里,在这个有点冷的天气里,坐在这里,喝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听着悠扬的乐曲,觉得所有工作烦恼,疲惫都被一扫而光。

  “我从你左脸上看到‘幸’字,从右脸上看到‘福’字。”林小娟认真地打量了蓝若希的脸色,然后总结着。

  “所以,不用担心我。我好得很,我和东铭怎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大家知根知底的,他一向对我都好,现在,我过得很幸福。哦,对了,我也开始工作了。”蓝若希把自己开始亲自管理企业的事情告诉了林小娟。

  听完好友的话,林小娟朝蓝若希竖起一个大拇指,笑着:“好样的,现代女性就该独立自强,自己能赚钱最好,不能太过依赖男人。虽说是自己的老公,要是自己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哪天和老公吵架了,老公一气之下不给你钱怎么办?若希,你别说,很多女人都遇到这种情况呢,很多还是男人管经济的,每个月只给妻子一些生活费,要是超支了,还得伸手向老公要,要的时候还会被老公责骂花钱大手大脚什么的,吵架的时候,老公一封经济,嫁得远的,想回娘家都没有车费呢。所以呀,我精神上,行动上,都支撑你工作,不能在家当个寄生虫。”

  不愧是死党,两个女人的思想都是一致的独立自强。

  两个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着知己话。

  没多久又扯到了林小娟的生意上去了。

  蓝若希想帮林小娟,林小娟死活就是不接受,蓝若希只得罢休,不过她却向林小娟提了一个建议:“小娟,你再租宽一点的地方,把所有衣服都用衣架子架起来,然后抬高衣服的价钱,再贴一张招牌,牌子上面写上去‘买三件送一件’的字样,这样生意肯定不错的,大家都会冲着‘送’字而来。你现在的衣服是每一件卖四十元,你抬高价格后,每一件卖到六十元,这样人家买三件,你就可以收一百八十元,以你原价卖四件衣服,才收一百六十元,你现在就算买三件送一件,还是比原来的价格多赚了二十元。如果你不把衣服架起来,价钱就很难抬得上去的。”

  林小娟听了之后,眼前一亮,笑着:“这个方法不错,若希,你果真是经商的料,够精明,够奸诈,果真无商不奸!”

  闻言,蓝若希故意板起脸,说着:“有你这样赞人的吗?都不知道是在赞还是在损。”

  说完,两个人又相视而笑。

  另一端

  衣戴风流服装店。

  慕容俊把车停靠在店前的公路边上,摇下了车窗,看到林小娟的档台空荡荡的,眉一挑,那个小女人今天没有做生意吗?

  她出了什么事?

  还是又受到了霍东燕的打击报复?

  一瞬间,慕容俊的脑海里就闪过了N个疑问,随即他就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林小娟。

  在他正想打电话的时候,忽然就看到林小娟娇小的身影回到了衣戴风流店,他才放弃了打电话,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大步地向林小娟走去。

  林小娟刚和蓝若希分手回到店里,准备着按蓝若希的提议去做,身后罩来了一道高大的身影,她本能地回头,就接收到慕容俊深不可测的眸子。

  “慕容先生?”他怎么又来了?

  “刚才去哪里了?”慕容俊温沉的眼眸锁着林小娟平淡的小脸,细看之下,其实林小娟也不难看,一张小脸还不及他的巴掌那般大吧,肤色不算很白,但也不算黑,漂亮的大眼上面有两道好看的秀眉,鼻子不高不矮的,就是嘴巴稍微宽了点,其实是因为她的脸太小了,才显得嘴巴稍微宽,娇小的身材曲线玲珑,诱人至极。她的脸不及蓝若希好看,但蓝若希的身材不及她的诱人。乍一看她,平凡得满大街都是,细看之下,才发现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诱人深入的气息,那明亮的大眼里有着一股自信,明明她没有好的出身,那自信却比谁的都要强。

  人们都说自信的女人才是最美丽的。

  慕容俊忽然赞同这一句话。

  “没去哪里呀。”林小娟眨眨眼,总觉得慕容俊这一句话带着质问,质问之中染上了一分的霸道,好像她去了哪里需要向他报备似的。

  “奶香味,咖啡味,你和谁去喝咖啡?”慕容俊的眼微微地眯了起来,闪烁着一种叫做危险的东西,他找她当他的女伴,她都不愿意,她会和谁一起去喝咖啡?

  “你是狗鼻子吗?这样也闻得出来。对了,你来有什么事?不会是又要参加什么酒会,想请我当女伴吧?”林小娟笑着,没有留意到慕容俊的变化。反正在她心里,慕容俊就是一个如同过客一般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朋友,哦,不,是她还欠着人情的普通朋友。

  “你愿意吗?”慕容俊敛起了危险气息,恢复了惯有的温和,呵呵地笑问着林小娟,深邃的眼眸隐隐掠过了一抹异样。

  林小娟失笑,不会吧,她随口问问,竟然问中了。

  “喂,老兄,以你的身份,你找不到配得上你身份的女伴吗?就算找不到,你只要一开口,先别说你在千寻集团的地位,就是冲着你那辆车,也有一卡车的女人愿意成为你的临时女伴。”林小娟失笑地扫了慕容俊的那辆路虎。

  “丰盛财团上任老总裁的生日酒会,晚上七点钟开始,我六点钟来接你,放心,礼服我帮你准备。”慕容俊笑着,忽视林小娟的调侃,自顾自地替林小娟决定了。他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在T市的商界也游走了多年,无论是人脉还是权势都让人不敢小觑,风老先生的生日酒会自然也会邀请他参加,而他也像霍东铭一样,对风老先生印象极佳,正如霍东铭所说,像风老先生那般正直,凭着聪明与善良成立了一间不算小的财团,在商界占着一席之地,值得让他们这些后辈尊重。

  “你这是还我人情。”

  末了慕容俊还坏心眼地加了一句,顿时让想拒绝他的林小娟哑口无言。

  “我走了,也不打扰你了。”慕容俊说完果真转身就走了,留下错愕的林小娟。

  这行事作风,嗯,挺霸道的,不愧是慕容家的大少爷!

  “这是什么跟什么?连个拒绝的时间都不给我就走了。”林小娟忿忿地嘀咕着,不算笨的她开始察觉到慕容俊的不寻常了。

  他想找女伴何必非要找她?

  他有什么目的?

  林小娟可不认为自己这副姿容能迷倒慕容俊。

  但一想到自己确实欠了慕容俊的人情,陪他出席酒会就能还清欠他的人情,她就勉为其难地以这种似是卖身的方式还他人情吧,只要过了今晚,人情还了,以后他们便是桥归桥,路归路,她再也不找他帮忙了,也希翼他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因为,她非常有自知之明。

  不是她可以高攀,幻想的,她绝对不会去做。

  ------题外话------

  亲们,如无意外,下一章应该是概况中的(宣示权篇)出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