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1 酒会

081 酒会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6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9

   蓝若希坐着计程车回到华艺的时候,看到一辆有一分熟悉的红色奥迪停在企业门前,似是等候了多少。

  那是霍东恺的车。

  蓝若希对霍东恺的认知,一直都是对霍东铭温和有礼夹着满腔的尊重,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私生子对正室所生的儿子那般的尊重,没有渗入一分的假。对外人,完全是阴恻恻的,冷冰冰的,总是绷着一张棺材脸,让人看到他就闪三闪,怕被他冷坏了。

  她不喜欢霍东恺,但也不讨厌,对于他的私生子身份,她看法也不同,那不是他愿意选择的,他也是万般的无奈。毕竟生他的人是江雪,而他不可能在肚子里就要求江雪不能当人家的小三。所以,她从来就不以私生子的出身去攻击他。

  她想,要是他没有一个当小三的妈,以他的才能,肯定和霍东铭一样利害,能进驻千寻集团,成为重要人物的。

  她和霍东恺也没有交集,见面,她只会淡淡而有礼貌地叫他一声东恺哥。在结婚前夕,他曾经单独出现过,那次还莫名其妙地质问过她为什么。她一生气就连名带姓一起叫他了。

  她以为他也和霍东燕一样,不喜欢她嫁给霍东铭,以为婚后,他会加入霍东燕的行列,处处和她作对。

  不过,她的以为都错了。

  他和霍东燕不对盘,霍东燕没少欺负他,兄妹俩人就如同敌人一般。

  婚后再相见,他对她的态度依旧如婚前那般的淡冷,只是看她的眼神总是带着莫测高深,让人猜不透。估计霍家五子都是这样吧,每个人的眼睛都像无底洞一样,让人看不透。两个人碰面,说话更少了,他甚至不曾当面叫过她一声大嫂。不过网上聊天,他倒是挺多话说的,那一次网上聊天,她就看出他其实不是天生冷漠的人,应该是生活环境以及身份让他不得不以冷漠示人。

  此刻,他来做什么?

  蓝若希下了计程车,正想给钱,忽然发现自己的包包竟然不见了,顿时大惊失色,她今天带着出门的包虽然不是她那只贵重的LV包,只是一只过千元的包包,但包里面放着她的证件以及钱包手机等,钱包里面还有几千元的现金,还有一张上不封顶的银行卡。

  怎么会不见的?

  她和林小娟在随缘咖啡馆喝咖啡的时候,还是她结的帐,上了计程车,她好像是拿了的,难道没有拿吗?

  “小姐,车费一共是两百一十六元。”计程车司机看着她,提醒着她该给车费了。

  “对不起,我的包包不见了。”蓝若希脸现尴尬,她猜着,包包肯定是留在了随缘咖啡馆,应该是她结完了帐后,又随意地摆放回一旁的椅子上,等到离开的时候,人走了,包没有带。手机也在包里,想打电话向霍东铭求助都不行。

  “小姐,你是想坐霸王车吗?”计程车司机听到她这样说,脸色顿时有几分的难看,以为她找借口。

  “我不是……”

  三张红色的毛爷爷从背后递来,递到了计程车司机的面前,霍东恺低沉的嗓音传来:“这是车费。”

  蓝若希转头,不好意思地叫着:“东恺。”

  计程车司机接过了钱,又找回了零钱,便把车开走了。

  “怎么回事?”霍东恺站在她的面前,淡冷地看着她,问着。

  “我的包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丢在随缘咖啡馆了。东恺,你开着车来,要不载我到咖啡馆看看。”蓝若希急切地说着。

  “你先别急,我帮你打电话问问。”霍东恺温淡地安抚她,冷眸深处掠过了一抹温柔,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等到对方接了电话,他低沉地问着:“请问你们馆捡到一个包吗?要是有,请原封不动地送到第一工业区华艺玩具实业有限企业。什么?被两个黑衣男人拿走了?好,我知道了。”

  切断了通话,霍东恺看着蓝若希,神情还是那般的温淡:“被人拿走了。”

  一听到自己的包被人捡到拿走了,蓝若希忍不住自责着:“我怎么会这般大意的?我从来都没有这般大意过。”估计就是和林小娟聊得太开心了,忘形了才会忘记拿包了。

  霍东恺站在她的面前,抿着唇不说话。

  看着她自责,他有一股冲动想把她带入怀里,告诉她不用太自责,他有能力帮她找回来。不过冲动终究是被现实控制住了,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他的亲大嫂了。他不能做出伤害大哥的事情。

  正在这里,又一辆计程车开来,在两个人的面前停下。

  从车后座走下来一个穿着一套黑色西装的男人,五官端正,身材高大,面容峻冷,他手里拿着一只包,正是蓝若希今天带着出门的那只包。

  对方拿着包走到她的面前,递给她,说着:“小姐,这个包是你的吧?刚才我看到你掉在咖啡馆里了,所以专程给你送来。”

  蓝若希赶紧接过包,正要向对方道谢,对方已经转身钻回车内,车便开走了。

  “先生,请问你贵姓,谢谢你。”蓝若希追上前两步,向对方道谢。

  霍东恺站在原地,眼神却莫测高深的。

  对方如果仅是一个陌生人,怎么知道蓝若希在这里?竟然准确无误地把包送到这里来给蓝若希。

  他们,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

  应该是……

  霍东恺想到了保镖方面去,以自己亲亲大哥对蓝若希的疼爱,肯定会请保镖保护她的,但她又不喜欢被人跟着,估计就是暗中保护的了。如果大哥真的请了隐身保镖跟着蓝若希,那他今天来这里,大哥是否会知晓?

  一丝的心慌掠过了霍东恺的心底。

  再看着蓝若希,他想马上离去,却又贪婪地想多看她两眼。

  今天是她接手企业的第一天,他想来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到她的。

  不过此刻,他还要进去吗?

  蓝若希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包,确定自己的东西都在,忍不住又说着:“那个人真好,拾金不昧。东恺,要不要进去坐坐?哦,对了,你怎么也来了?该不会东铭又安排你来帮忙吧?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哈,我不需要你的帮忙。”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企业里走去。

  “喜羊羊……美羊羊……”

  手机响了起来。

  蓝若希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霍东铭的,她不禁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拾金不昧的好心人,把她的包送还给她了,否则此刻霍东铭打电话来,她没有拉到,他肯定又会担心的。

  “东铭。”蓝若希飞快地按下了接听键,那动作看在霍东恺的眼里,就是迫不及待。

  心,又划过了点点痛楚。

  那痛,让霍东恺止住了前进的脚步,打消了进去的念头。

  霍东铭是打电话来问她回到企业了没有,夫妻俩通了一个简短又甜蜜的电话后,蓝若希才发现霍东恺没有跟着进来。她扭头,便看到霍东恺站在他的车前,朝她做了一个再见的动作,还指指他自己,意思是他有事情要忙,不进来了。

  蓝若希也不在意,笑着朝他做了一个再见的动作,便扭头走进了办公大楼,消失在霍东恺的视线里。

  来这里等候了半个小时,却没有进企业。

  霍东恺钻进车内,还是忍不住深深地凝视一下那五层楼高的办公大楼,至少他单独和她相处过了,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也让他满足了。

  脚猛地踩油门,红色的奥迪如同来时一样,悄然而来,同样悄然而去。

  他的出现,在蓝若希的世界里,是最平常的,就如同上午霍东远和霍东旭兄弟俩出现的性质一样,在蓝若希的心里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而在他的心里,却把这短短的几分钟相处烙入了心头,让他那颗不正常的心稍微得到了抚慰。

  下午的时间,蓝若希在忙碌中度过。

  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华艺,华艺是她名下六间企业中最大的一间,她想着先掌握了华艺的运转情况再去掌握其他企业。

  不过她还是会打电话到其他五间企业里询问一下。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霍东铭就来接她了,哪怕她也有车,霍东铭却坚持要她和他坐同一辆车,而她的车,则由他的一名保镖开回家去。

  晚上要参加风老先生的生日酒会,她还要回家去换衣服。

  生日酒会是晚上七点钟开始,从华艺回到家里也有五点多了,再洗一个澡,化些淡妆,穿上晚礼服,也是时候出门了。

  霍东铭比蓝若希先一步换上了晚礼服,他依旧是一身的黑色,淡淡的神情里有着一丝骄傲,有一丝冷漠,黑色的晚礼服,又把他的高贵和优雅衬托出来。

  他坐在房里的沙发上,等着蓝若希出来。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还是非常的有耐心,似乎,他天生就是为了等她。

  房里,静悄悄的。

  暖气开着,感受不到外面半点的冷意。

  窗外,黑色的夜幕已经拉了下来。

  初冬的夜晚来得比夏天要早,冬天是日短夜长。

  今天晚上没有风,哪怕气温有些下降,因为没有风,倒是让人觉得舒适至极,感觉不到太多的寒意。

  “东铭。”

  蓝若希清脆的声音传来,霍东铭扭头,便看到了蓝若希穿着一袭纯白色的露肩长裙,那美丽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让他看到就喉咙发紧,裙子的衣料白得仿佛透明一般,微微反光,就像天使的翅膀一般,却又一点也不暴露,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弧线,优雅地微篷起来,露出她那双洁白修长的美腿,裙角坠满了钻石,星星点点般的钻石,恍如无数美丽的晨露。

  雪白纤细的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璀璨夺目的项链,让她看上去高贵得如同女皇一般。

  霍东铭慢慢地站了起来,沉静的眼眸里满是惊艳。

  他知道他的爱妻很美丽,平时她总是随意大方的打扮,把她的美丽掩去了几分,却依旧光彩耀人。此刻,穿着晚礼服,更把她的美丽衫托出来,把他的魂都给勾走了。他忽然有些悔恨,悔恨不该让她陪着他一起去参加酒会,因为她会成为全场男人追逐的对象。

  “怎样?好看吗?”蓝若希满带希冀地看着他,这套晚礼服,她在衣柜里挑了很长时间才挑中的,因为他是一身黑色的晚礼服,神秘而高贵,她便想着穿白色的晚礼服和他的黑色搭配,黑白分明,她能烘出他的黑色高贵,他又能烘出她白色的纯洁。

  其实,她想挑紫色的。

  现在她挑这袭白色的,完全是为了他。人说,女悦为己者容。她理解了这句话,她不想吸引谁的眼光,只想吸引他。

  “好看到了极点。”霍东铭深深地说着,走到了她的面前,有点霸道地把她带入怀里,吃着味说着:“我怕等会儿酒会上,你会被所有男人盯着。”

  闻言,蓝若希忍不住失笑起来,手指轻点一下他的胸膛,失笑着:“还没有去就开始吃味了,再说了,我这样都是为了你,我只想吸引你的目光。”

  霍东铭用力地搂紧她,哑声说着:“你不打扮,都吸引了我。若希,无论什么时候,我的眼里都会只有你一人。”

  “好啦,好啦,别肉麻了,时间不早了,大家出门吧,可别迟到了。”蓝若希一看时间已经七点了,连忙推了推霍东铭。

  “说是七点开始,一般客人都要过八点才会到达的。大家不会迟到的。”霍东铭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抵压在沙发上,灼热的视线就如同着火了一般,在她的身上燃烧着,眼底的**浓得可以把他整个人吞噬。

  “东铭。”在他凑上温唇,就想亲吻她的时候,她低叫着,“别吻去了我的妆,我化了淡妆的,快放开我啦,真的该出门了。”看他的样子,她就知道他想和她燃烧一回。

  拜托,都要出门了,他还会被她勾起**。

  有时候,她都不知道他对她的渴望怎么会那般的浓烈,永远都像一只喂不饱的猫。

  霍东铭停止了想亲吻的动作,深深地凝视着她,用眼神把她吻了千万遍后,才不舍地放开了她,拉着她站了起来,暗哑的声音还有着没有消散的**:“回来再吃。”

  轰的一声,蓝若希的脸便烧了起来。

  这男人……

  “若希,你这副样子,分明就是想让大家不用出门了。”看到她脸红了,霍东铭刚刚才开始消退的**顿时又飙了回来,声音变得更哑了,差点就要把她带上床先吃了。

  “不理你了。我先走。”蓝若希红着脸娇嗔着,转身就向房外走去。

  霍东铭沉沉满是宠溺的笑声跟着她而来。

  夫妻俩下了楼,楼下大厅里一如往常一般,只有老太太坐在那里,老太太知道夫妻俩要参加酒会,似是特意守在楼下,等着看金童玉女似的。

  霍东恺也会参加酒会,不过他没有回霍家大宅换衣服,而是回到了他自己的小别墅里。

  “美姨,拿相机来。”

  老太太一看到小夫妻俩下了楼,顿时老眼大放光彩,好像见到了九天仙女下凡尘一样,笑得就像七岁孩童一般,大叫着让美姨拿来相机,她要把自己最宝贝的金孙以及孙媳妇此刻的美丽拍下来,不仅仅是她看,以后也可以让小夫妻俩当作回忆。

  “奶奶。”蓝若希失笑地叫着,上前几步就挽住了老太太的手臂,失笑地说着:“奶奶是看着若希长大的,又不是第一次看若希穿晚礼服,这般大惊小怪的,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老太太呵呵地笑着,美姨拿来了数码相机,老人家硬是替小夫妻俩拍下了珍贵的相片,让他们以后当做回忆。

  “要不是奶奶年纪大了,奶奶都想跟着去凑热闹呢。”老太太眼里也有着对过去的缅怀。年轻时的她也是大美人一个,跟着自己的男人出入过无数高级酒会,那时的她也是光彩夺目的,往往让自家男人紧张至极,仿如现在的宝贝金孙紧张若希一般。

  “奶奶,对不起,今晚又没有办法陪你了。”蓝若希知道老太太是寂寞所致,歉意地说着。

  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慈爱地笑着:“奶奶都习惯了的,别说什么对不起的,奶奶知道你有心意就行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该出门了。东铭。”老太太又转向了霍东铭,吩咐着:“记得要开暖气,别让若希冷到了。”

  霍东铭浅笑着应了一声。

  不用奶奶叮嘱,他也不会让若希冷到的。

  在老太太和美姨的相送下,小夫妻俩带着两名保镖坐进了尊贵的劳斯莱斯,离开了霍家别墅。

  风家别墅座落在蓝天花园里,和苏红叔叔的别墅同处一个花园,不过不同方向,两家别墅相距很远,根本就看不到。

  风家别墅占地也有近千平方,可以说是蓝天花园里占地面积最大的一间别墅了。

  黑夜里,风家别墅灯火通明,照得如同白天。从屋里到屋外,到处可见人影。男的大都西装革覆,也有一些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女的全都是穿着晚礼服,款色各异,可以说风家别墅此刻是衣香鬃影。

  门前的空地,院子里面的露天停车场上都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车,宛如名车展览一般。风家所有主人都忙着招待客人,佣人们就在客人群中穿梭着,端着酒托盘,托盘里全是鸡尾酒。

  屋里面到处都为客人们准备了美酒,美味佳肴,各种精致的点心。

  不管是商界大享,还是普通的小企业老总,都来了,很多人都是不请自来。一来,是对风老先生的尊重,二来是想借着参加这个酒会为自己的企业拉一些大客户,或者结识一些大享。可以说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带着目的。

  女人们,结了婚的,打扮得端庄大方,在衣料上选材极严,就是希翼自己的打扮能为自家男人增些光彩,也能彰显出自己嫁得不俗,算是一种比美。还没有结婚的,更是在晚礼服上,妆扮上花费不少功夫,就想成为全场的焦点,吸引未婚权贵,为自己的未来找一个金饭碗。

  晚上八点左右,霍东铭的劳斯莱斯便出现在风家别墅里了。

  大家都熟知霍东铭的车,在看到他的车来了,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追着他的车转。风老先生都亲自从屋里迎了出来。

  车在院子里的停车场上寻了一个位置停了下来,哪怕停车场上满是名车,可霍东铭那辆车一停下,硬是把人家的车比了下去,明明不止一辆劳斯莱斯,可他的车就是抢尽了风头。

  车门打开,两名穿着一身黑色笔直西装,高大健壮的保镖先下了车,石彬替霍东铭打开了车门,霍东铭优雅沉稳地下车,便绕过了车身,走到另一边替蓝若希打开了车门,蓝若希钻出车外时,他的手臂主动伸上前去,让蓝若希挽着他的手臂。

  两个人一黑一白,特别的吸引人,再说了霍东铭的身份是现在T市商界中最让人趋之若鹜的,他年轻,他俊美,他有能力,他出身显赫,他的一切一切都让他成为任何场合里的焦点。

  认识蓝若希的人不算很多,只有那种最顶尖级的豪门才认识蓝若希,最主要是蓝若希平时不喜欢出席这种带着商业气息的酒会,行事作风也低调,算是一个神秘人物。和霍东铭结婚时,婚礼又是封闭式的,不认识蓝若希的人,看到她挽着霍东铭的手臂出现,都惊诧不异。

  认识她的,看到她和霍东铭在一起,有些已经知道了她此刻的身份,没有什么诧异,只是觉得两个人就像是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王子与公主,那般的绝美,那般的动人,又是那般的佳配。不知道她此刻身份的,却知晓霍东铭对她一向宠爱,倒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想着蓝若梅要是看到了,会不会吃醋?

  两名保镖在前面开路,夫妻俩就像是帝皇和皇后一般,敛收着万千风华,向主屋走去。

  “霍大少爷。”

  “霍大少爷……”

  从院子里走到主屋,那短短的几分钟路,就有不少老总堆笑着向霍东铭打招呼。

  女人们则嫉恨地瞪着蓝若希,蓝若希高佻的身材,再配上那袭白色的晚礼服,娇美得如同白雪公主一般,站在高大的霍东铭身边,几乎抢走了霍东铭的风头。

  最让她们嫉恨的是蓝若希挽着霍东铭的手臂。霍东铭呀,是很多未婚女士的梦,可他一直洁身自爱,可以说是上流社会的奇葩,除了蓝家姐妹,没有任何女人再能接近他身边,他的洁身自好比起他的出身更让女人们向往。

  她们都有了很好的物质生活,缺少的就是一个不会交际泛滥,乱搞男女关系的男人。

  “东铭,你来了。”风老先生迎上前几步,呵呵地笑着,老脸上大放光彩。在他退出商界之前,霍东铭已经进入了商界,这一老一少曾经有过交集,霍东铭对他异常尊崇,而他也对霍东铭特别的有好感,初次见面,他就知道此子非池中之物。事实证明了他的眼光,霍东铭现在在商界的地位,远在他之上。

  “风老,祝你寿比南山,福如东海。”霍东铭浅笑着送上了他的祝福。

  两名保镖送上了他准备的贵重贺礼,风家人赶紧接过贺礼。

  “风老,我也祝你寿比南山,福如东海。”蓝若希温婉地笑着,也送上自己的祝福。

  “小希儿,你和东铭……真让我大跌眼镜呀。”风老呵呵地笑着,明显是认识蓝若希的,还亲切地叫着她小希儿,对于她和霍东铭的关系,他已经清楚了。“不过,也算是意料中的事。”末了,他又加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可见霍东铭对蓝若希的爱意,也有一些人看透了。

  霍东铭笑着,满含爱意地正式向风家人先容蓝若希是他太太的身份。在场的人也都听到了,讶异是有的,窃窃私语却没有。

  开玩笑,鬼都能看出霍东铭对蓝若希宠爱至极,谁还敢在霍东铭的面前窃窃私语?

  蓝若希温婉地笑着,没有多说。

  风家人把夫妻俩往里迎着,屋里开着暖和的暖气,温度非常舒适宜人,就连屋外,因为人多,大家都感觉不到初冬的冷意。

  其他人也有一些跟着往里走。

  屋里面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人,大家聚在一起,男的讨论企业,讨论股市,讨论房产,女的则讨论着衣服,珠宝,男人。

  不时有人走过来和夫妻俩打招呼。

  有几个特别有身份的老总更是缠着霍东铭,说着合作的事情。

  蓝若希插不上嘴,也不想插嘴,霍东铭怕冷落了她,还不时扭头和她说着话,后来,还是她体贴,说她自己走走,顺便也和一些熟悉的人打声招呼。

  “若希。”

  一声熟悉的叫声传来,正在和一位千金小姐说着话的蓝若希扭头转身,就看到林小娟穿着一袭裸紫色包肩V领欧式高腰显瘦晚礼服,脖子上也戴着一条项链,那是慕容俊临时替她买的,说要送给她,她不要,说酒会结束后,连同晚礼服一起还给慕容俊。

  林小娟身材娇小,不过今晚的她被慕容俊逼着穿了一双很高的高跟鞋,加上她身段苗条,倒让她看上去高佻了很多。她平淡的小脸上化了淡妆,在华丽的晚礼服烘托下,她的平淡忽然绽放出耀眼的亮丽。

  原本她是和慕容俊一起进来的,看到蓝若希时,她就把慕容俊甩了,向蓝若希走来,压根儿就忘了自己是慕容俊的女伴,还慕容俊的人情来的。

  慕容俊脸上没有不悦,笑容还是那般的温和,倒有了几分对林小娟的宠溺。

  “小娟?”蓝若希先是吃惊,后是笑,再后看到慕容俊时,忍不住甩了慕容俊一记警告的眼神。不希翼慕容俊玩弄林小娟。

  慕容俊回给她一记放心的眼神,却又让她担心不已,看来慕容俊果真对自己这个好友动了一些念头。豪门里,很多都讲究门当户对,当然了也有一些灰姑娘嫁入豪门的,可是飞上枝头之后,却要承受很多委屈,她不希翼好友像她一样,要承受婆婆的不喜,小姑的不欢。

  她还不怕,她有蓝家为后盾,有霍东铭二十六年的关怀和宠爱,林小娟身后一片空白,要是林小娟真的和慕容俊在一起,慕容俊的家人能接受吗?霍东铭都说过慕容俊的背景很强大,蓝若希是真的为林小娟担心。

  可她也知道,她阻止不到什么,慕容俊不是她能阻止得了的人。

  “总算看到熟识的人了,没有那么拘束了。”林小娟走到了蓝若希面前,拘束感便减了几分,不过她也特别的注意自己的形象,毕竟这里是高级酒会场所。

  蓝若希把她先容给自己熟识的几位千金小姐,几个女人相谈甚欢。

  慕容俊和一些人打过招呼后,便走过来硬是把林小娟拉着走,并不好意思地对蓝若希说道:“夫人,这是我今晚的女伴,对不起了,不能让她老是陪着你。”霸道的动作和霍东铭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慕容俊……”林小娟想扳开他的大手,却扳不开,被他拉出了屋外,出了屋外,她才有机会甩开了慕容俊的大手,她有点不悦地提醒着:“我是还你人情才来的,你别趁机乱占便宜哈。”眼睛有问题的家伙!

  慕容俊笑着,视线炯炯地看着林小娟大放光彩的小脸,忽地凑近前去,弯下身子,逼视着林小娟,戏谑地说着:“想让我占便宜的女人多的是。”

  “那你占她们的去,别老是拉着我,保持距离哈。”林小娟反驳着。“过了今年,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哈。”

  闻言,慕容俊的笑容敛了起来,顿时有几分的阴沉,他深深地看了林小娟足足一分钟,然后伸手就拉着她,说着:“走吧,我带你先吃些东西。”

  林小娟顺从了他。

  这种大众化,又充满了权力财势诱惑的酒会,冷天烨和沈柔自然也会参加。

  他们来得较晚一些。

  沈柔也是一身高贵的晚礼服,挽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冷天烨手臂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她熟稔地和所有人打招呼,大家都回给她一个不温不淡的笑容。

  当她看到人群中的蓝若希时,眼里马上发出了嫉妒。

  蓝若希高佻的身子,在人群中有点儿鹤立鸡群的感觉,她一进门就看到了。

  冷天烨自然也看到了蓝若希,他只觉眼前一亮,宛若看到了月里嫦娥一般,全是惊艳。他是第一次看到蓝若希穿着晚礼服的样子,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绝美。贴身的裙腰勾出了她的曲线玲珑,让男人们看到都心生猎取之心。

  要不是他还有一点理智,他早就冲上前去了。

  沈柔紧紧地挽着冷天烨的手臂,然后笑着扭着臀部走向了蓝若希,示威似的对蓝若希说道:“若希,真是难得呀,第一次在酒会上看到你。”

  “冷太太。”

  蓝若希淡淡地叫了她一声,便扭头继续和身边的人说着话。

  看到蓝若希正眼都不看自己,冷天烨心里有几分痛意。

  不管怎么说,蓝若希都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不过他也有几分的放心,因为蓝若希身边没有男士,证明她还是独身的。想到这里,他就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还是他的。

  对于霍东铭的打击报复,他似乎甩到了九天云外。

  “白小姐,你今天晚上真漂亮。”蓝若希不理自己,沈柔便堆笑着和蓝若希身边那位姓白的小姐打招呼,一开口竟然是带着讨好的意味,可见这位女姓小姐身份不同凡响。

  白小姐笑了笑,应着:“谢谢。”

  “白小姐,大家到那边坐下聊聊如何?”沈柔讨好地提议着。

  白小姐看看蓝若希,不好意思地回绝了沈柔,说着:“冷太太,对不起,我想多陪若希一下,正如你所说,难得在这种酒会上看到若希。”一句话,就把蓝若希的高贵,沈柔无法匹比的身份点了出来,让沈柔暗气于心头。

  要知道这位白姓小姐是官二代,父母兄长,叔父,姑姑,嫂子等都是高官或者军官,是个有让人趋承资本的官家小姐。

  蓝若希认识的,算得上熟识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让人趋之若鹜的身份,每一个都不是沈柔能相比的。

  冷天烨此刻真的是悔到肠子都青了。

  “若希,大家到那边坐着,吃些东西,边吃边聊,难得相见一次,你这丫头,平时都不知道藏到哪里去,想找你都难。”白小姐亲切地对蓝若希笑着,然后亲切地拉起了蓝若希的手,拉着蓝若希向不远处的一套沙发走去,甩下沈柔不理,白小姐甚至从头到尾都不曾和冷天烨打一声招呼。

  “该死的蓝若希!”沈柔低低而怨恨地咒骂着蓝若希,一扭头看到冷天烨正痴痴地看着蓝若希的背影,顿时气上心头,用力地掐了一下冷天烨的手背,冷天烨吃痛,回过神来,低叫着:“柔柔?”

  “看什么看?要不要贴到她身上去?冷天烨,人家可是蓝氏财团的二小姐,高高在上,可不是你小小的一名打工者能高攀的,更何况……你抛弃了她!”沈柔咬着牙,话里全是酸意,低低地冲着冷天烨说着。

  蓝若希的高贵,冷天烨对她的惊艳,就像一把双刃刀,狠狠地剜着她的自尊。

  就算她用财富诱惑了冷天烨,从蓝若希身边抢走了冷天烨,心里依旧恨着蓝若希,她心里其实是清楚冷天烨说爱她,只是口说,是不对心的。她爱死了冷天烨,她忍着,只要冷天烨是她的人,她就算是打败了蓝若希。

  蓝二小姐又怎样?还不是被她的男人抛弃了?还不是她沈柔的手下败将。

  高佻绝美的外表又如何?她就凭着平凡的五官就把俊逸的冷天烨勾到了手。

  “柔柔,走,大家也去吃些东西,别为了那些人生气。”冷天烨赶紧哄着她,手缠上了她的腰肢,搂着她一边往前走着,一边不停地说着话哄着沈柔。

  那副妻奴的样子,落在蓝若希的眼里,只觉得这是最好的报应。

  冷天烨趁着沈柔不注意,还是不停地偷看着人群中的蓝若希,看到不少男人的目光都落在蓝若希身上,他竟然有一股冲动,就是想把那些男人的眼珠子都挖出来,很想把蓝若希紧紧地护在自己的怀里,独享她的美丽。

  不过冷天烨也没有忘记这个酒会里出现的人,都是他原本无法高攀相识的人,他在偷看蓝若希时,也忙着结交其他企业老总,忙着为环宇拉生意,顶着环宇集团的姑爷身份,大家还算给他一分脸色,没有给他冷脸,牵强地和他说几句客套话。

  沈柔也不停地带着他向其他贵妇人炫耀他的俊美以及他的能力。

  酒会进行到一半时,冷天烨也喝了一些酒,有了三分醉意。

  醉眼看若希,更觉她美得让人不敢亵渎。

  悔意更是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把他淹没。

  心仿佛被千只蚂蚁啃咬着,痛得让他受不了。

  他想再一次亲近她,想再一次站在她的身边,以他的才貌,配她才算登对,配沈柔,就是他这朵鲜花插在沈柔那堆牛屎上,可是沈柔总是紧紧地挽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有机会再去亲近蓝若希。

  为了找机会亲近蓝若希,他便不停地哄沈柔喝酒,想把沈柔灌醉,至少也能让沈柔灌进洗手间方便吧?只要沈柔一离开,他就可以找蓝若希了。

  带着这种阴谋,冷天烨利用沈柔对自己的爱意,温柔深情地哄着沈柔,没多久,沈柔就说要上洗手间,他求之不得,又不着痕迹地敛起自己的开心,假意体贴地把沈柔送到了洗手间门口,看到沈柔进洗手间了,他霍然转身,向着远处的蓝若希走去。

  ------题外话------

  今天这章码得赶了一些,未经修改,如有错别字,亲们海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