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2 东禹归来

082 东禹归来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6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19

   坐在蓝若希身边的白小姐,遇到了其他熟识的人,离开了蓝若希的身边,在冷天烨向她走来的时候,她是独自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鸡尾酒,才喝了两口,她不敢多喝,她对酒没有抗拒力,容易醉。

  她靠在沙发上,杏眸带着寻找,在人群中穿梭,在不远处看到霍东铭,她心房变软,霍东铭被不少老总们围在一起,不过他的视线总是在隔几分钟就越过众人,落在她的身上,往往夫妻视线相撞,她都会回给他一个“你忙你的,我没事”的眼神。

  风家人还在不停地敬客人的酒,这虽然是生日酒会,渗入的商业气息太浓了,倒是更像商业酒会。

  “若希。”

  身边忽然传来那道她熟悉却不愿意再听到的声音,那是冷天烨的。

  扭头,淡冷地看一眼站在她身侧的,高大英俊的冷天烨,然后调回了视线,淡冷地应着:“请问有什么事吗?”

  “若希。”冷天烨灼灼地看着她,眼里全是不死心的情愫。看着今晚惊艳四射的她,他的心,他的眼,都是随着他转。“大家能谈谈吗?”冷天烨语气很温柔,一如以前他们还在交往时那般的温柔。其实在那三年里,他对若希也算是好的了,要不是他急功近利,他也舍不得抛弃他真正爱着的若希。

  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每天和对方同床共枕,还要装出一副很爱她的样子,这种虚假的生活其实很累,要不是告诉自己为了钱,为了在企业里把脚站得更稳,他想他是很难坚持下去。

  此刻蓝若希对他淡冷而疏离,在他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重新赢回蓝若希的心时,他是不会推开沈柔的。抓着沈柔那根浮萍,至少还能让他飘浮在海面,要是连沈柔都没有了,他就会如同石头一般,石沉大海。

  “我不觉得和冷先生还有什么可以谈的。”蓝若希的脸色沉了一分,语气更淡更冷更疏离了。

  “若希,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有苦衷的,给我一个机会向你说明好吗?我要的时间不多,就给我半个小时说明行吗?看在大家相恋了三年的份上。”冷天烨语气更柔了,也夹着乞求,俊脸上满是诚恳,眼里染着委屈,好像他抛弃蓝若希真的有天大的委屈似的。

  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这般的无耻呀!

  蓝若希在心里非常的瞧不起冷天烨了。过去,冷天烨给她的印象是一个聪明能干,有上进心,温和体贴的好男人,没想到那些都是假的,他真正的个性是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爱情都可以牺牲,靠着男色达到自己想要的地位的无耻男人。

  看在相恋三年的份上?

  蓝若希觉得自己就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他此刻跟她说看在相恋三年的份上?那在他选择沈柔,背叛她的时候,他可曾想到过她和他相恋了三年?就算她没有和他发生关系,但她的初吻给了他,两个人之间又一直那样甜蜜,她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心目中想要的那种男人,想着告诉他,她真实身份。

  可她最终还是看走了眼。

  她一直想找的那种男人,他不合格。

  面对金钱,地位,权势,这个男人半点也抵抗不了。

  “对不起,我先走了。”蓝若希连一分钟也不想给他,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越过站在她身侧的他就走。

  那神情简直就是视冷天烨为陌生人,漂亮的杏眸里看不到半点对冷天烨的留恋。她就算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她也有着骄傲,也有着自尊。她又不是那种少了这个男人就无法活下去的人。别说她嫁了一个比冷天烨不知道好了多少万倍的男人,就算她没有嫁,她也不会再看冷天烨一眼。

  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她连恨冷天烨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而她一向是一个很珍惜时间的人,她才不想浪费时间。

  “若希。”冷天烨大手一伸,就攫住了蓝若希的手腕,在捉住蓝若希的手腕时,他的大手马上就往下滑,改为握拉着,掌手里感受到蓝若希还是那样修长柔软无骨一般的小手时,他的心揪了起来。低哑的嗓音泄露着他心底的痛苦,他阻止着蓝若希,不让她离开。

  她这一走,以后想再相见,怕是很难了。

  她虽然是蓝二小姐,却极少出席这种酒会,更不曾在商界露过面,她行事那般低调,他以后要是想见她,一就是到蓝家去找她,蓝家,他哪敢去找呀?二就是通过她的好友林小娟,可林小娟是个刀子嘴,嘴巴损人损得要命,往往能把人气死,林小娟对他的不满更甚,要是让他通过林小娟来见到蓝若希,他倒宁愿跑到蓝家去。

  “冷天烨,放手!”蓝若希俏脸再沉,冷冷地瞪着他,近距离相处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陌生气息更浓了。“你要是再不放手,我会大喊‘非礼’,这里可不是医院,这里每一个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而你,以后还要仰着他们的鼻息生存,要是形象受损,你想,你会损失多少?”蓝若希冷冷地说着,手,用力地想抽回,绝对不会允许上次在医院里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虽然大家各忙各的,没有多少人注意他们,不过只要她一喊,全场那么多人就会朝她看过来,以她的身份,惹怒大众,被丢出去的人绝对是冷天烨。

  “若希,我不放手,我不放手。”冷天烨加重了力道,死死地握着她的手不放,看着若希化了淡妆的俏脸,他苦涩地说着:“若希,我也想忘掉你,和沈柔好好过日子,每天不停地和沈柔说我爱她,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你知道吗,我每时每刻想的都是你,我娶沈柔只是为了在企业里站稳脚。”

  冷天烨一脸痛苦,又一脸真诚,紧紧地拉着她,低低而苦涩地向她诉说他背叛她的苦衷。

  蓝若希还没有其他动作,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横空而来,狠狠地攫住了冷天烨的手腕,那大手因为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可见大手的主人异常的生气。

  “哎哟!”冷天烨吃痛叫了起来,可以看出对方的力道有多大了,让冷天烨这个大男人都忍受不了痛楚,不顾形象地叫起来。

  冷天烨一吃痛,就松开了握着蓝若希的手。

  酒会里虽然人多涌挤,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好像闹市一般热闹,不过素质还是有的,并没有人大声喧哗,谈笑,所以冷天烨这一声痛叫,就像天空中突然打的一道惊雷一般,马上就惊动了酒会里所有人。

  所有人的视线都往这边投来,眼里带着诧异与不解。

  那不是霍家的太子爷吗?

  他怎么对沈家的上门女婿动粗了?

  能让一向沉稳的霍太子动粗,沈家女婿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刚才有一些人看到冷天烨接近蓝若希的,此刻都隐在人群中看好戏。

  霍东铭高大沉稳,散发着英气,又散发着贵气,哪怕他还在攫握着冷天烨的手,他的神情依旧稳稳的,俊脸上甚至难以看到他的怒火,只是锐利的眼眸深处飞快地闪过了一抹阴狠的戾气。

  他的视线隔几分钟就会看向爱妻,爱妻身边的所有动静,都逃不开他的眼。

  刚才蓝若希是挽着他的手臂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的,大家都知道蓝若希是他的女伴了,哪怕蓝若希惊艳四座,勾走了不少男人的侧目,畏于他,倒是没有一个男人敢上前和蓝若希搭讪。

  当冷天烨出现在他的视线内时,他眼眸马上变得沉冷。

  在这种酒会里,遇见冷天烨一点也不奇怪,像冷天烨拼命想往上爬的性子,要是他不出现在酒会里,那才是怪事一件。

  他不动声色,还是隔着一些距离冷冷地盯着冷天烨,在蓝若希站起来的时候,他就开始朝两个人走过来。

  此刻,他站在蓝若希的身边,一边手还在狂怒地握着冷天烨的手腕,让冷天烨痛得还在叫着,另一边手却伸出环住了蓝若希的双肩,半低头温柔而深情地笑着对蓝若希说着:“老婆,告诉他,我是你什么人。”

  他的话音一落,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冷天烨的痛叫声还在此起彼伏。

  霍东铭两名保镖一直跟随于他的身后,总在人群中把他太子爷的身份烘托出来,让他永远是人群中的焦点,天底下的天之骄子。

  冷天烨听到霍东铭那一句话的时候,再看着霍东铭那俊逸的外表,尊贵的气息,身后还有两名保镖跟随着,又回想到蓝若希曾经不止一次和他说过,她已经结婚了,她嫁人了,难道……冷天烨在一瞬间是忽然明白过来,脸色倏地变得青白。

  “东铭,他的手要断了。”蓝若希扭头,仰起俏脸看着他,接收着他的眼神,一抹坏心眼却同时在夫妻俩的眼眸深处掠过。

  “老婆,你还没有告诉冷先生,我是你的什么人呢?”霍东铭在蓝若希还没有说出那句话时,坚决不愿意放开冷天烨的手。

  “霍……霍大少爷……”冷天烨的脸色青白得吓死人,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他甚至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霍东铭这一句话抽光了。手腕被霍东铭攫握得很痛,他竟然也没有力气去扳开霍东铭的手,除了手腕上不停地传来痛意之外,他的心也在颤抖着。

  她,终不是他能攀上的了!

  她竟然真的嫁了人!

  而且她还嫁给了T市最牛逼的男人,可是眼前这个对他,冷冽至极,对她,温柔至极的男人,不是她的姐夫吗?

  他只听到这个男人结了婚的消息,却没有听到她结婚的消息呀?

  这中间有什么突发事情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她成了霍家的大少奶奶!

  她再一次远远地凌驾于他之上,再一次把他狠狠地打击了一番。

  “冷先生,东铭便是我嫁的人,我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和他登了记,举行了婚礼,如今,我是他的太太,以后,请不要再叫我若希,叫我霍太太吧。”蓝若希终于好心地告诉了冷天烨,她嫁的人就是霍东铭。

  听到她的话后,霍东铭才用力地甩开了冷天烨的手,因为他力道大,冷天烨被他这样一甩,一个站立不稳,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天烨。”沈柔刚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这个情景,马上跑了过来,赶紧把冷天烨从沙发上扶站起来,转身正想冲霍东铭发飙,一看到是霍东铭的时候,那发飙就转成了小心的发问:“霍大少爷,真巧呀,你也在这里。请问我家天烨是否得罪了你?”

  在看到被霍东铭环在怀里的蓝若希时,沈柔也似是有几分的明白了。

  不过她眼里更多的是对蓝若希的讽刺,大庭广众之下,蓝若希竟然如此不要脸,任自己的姐夫揽在怀里,真不知道蓝若希的脸皮怎么可以这般的厚,也不怕别人家笑话。

  可是……沈柔在心里发着毛,为什么所有人的眼神都带着不屑,带着冷意,向他们夫妻俩扫来。

  刚刚她去洗手间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沈小姐,请看好你的丈夫,别再让他对我太太动手动脚的,否则再让我看到,我会废了他!”霍东铭冷冷地抛出一句,话里的狠劲让沈柔腿都要软了。

  以霍东铭的权势,想废了冷天烨容易过吃饭。

  “你,你太太?”沈柔看着蓝若希,眼里的问号更大了。

  “柔柔,大家走吧。”冷天烨已经没有力气再在这里呆下去,马上拉着还没有弄明白整件事情的沈柔往外就走,连向主人说声再见都没有。

  “天烨,到底怎么回事?”沈柔被他拉着往外走,还在不停地追问着。

  “沈小姐,你这个老公太俊了,你呀,怕是看守不住呀。”人群中有人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

  “也是,人俊是俊,就是色胆包天,连霍家大少奶奶都想染指,也不照照镜子,你家老公能和霍大少爷比吗?大少爷一根手指头都比你们大腿还要粗。”嘲讽的话也不时地传来。

  冷天烨的脸色更白了,他紧紧地扯着还想停下来的沈柔大步地离开了主屋,急急地穿过了庭院,走到他们的车前,拉开车门,就把沈柔塞进了车里,然后逃命一般离开了风家别墅。

  再呆下去,别人的口水都会把他淹没。

  他此刻的大脑里还处于呆滞状况,始终无法从蓝若希嫁给了霍东铭这件事上回过神来。

  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真正爱着的女人,竟然也在一个多月前就另嫁他人了。

  是因为他的背叛才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她自己嫁掉吗?

  大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冷天烨差点就要把方向盘都拧下来了。

  这个打击,相对于蓝若希是蓝氏财团二小姐来说更重,更让他难堪,更让他难以接受,也更让他震惊!

  霍东铭,那个仿佛天神一般的男人,那是他仰视都会脖子发酸的人。难怪霍东铭一直都在打击和报复环宇集团,原来……

  不……

  他冷天烨一定要报仇,报今日被羞辱之仇。

  冷天烨的心灵忽然扭曲无比,在心里恨死了霍东铭,霍东铭曾经和他说过,如果他有能力,就让他做好迎战的准备,他记得自己当时在心里想着,挑战就挑战,他一定会和霍东铭交一次手的,决不会再向霍东铭乞求讨好了。

  现在,这个想法更坚定了!

  “天烨,你是不是……”沈柔猜到冷天烨应该是因为对蓝若希的余情末了,才会趁着她去洗手间,上前和蓝若希纠葛,被霍东铭撞个正着。

  “蓝若希嫁给了霍东铭,她现在不仅仅是蓝家的二小姐,还是霍家的大少奶奶。”冷天烨忽然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下来,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什么?霍东铭不是她的姐夫吗?她还真够无耻的,连自己的亲姐夫都要抢。”沈柔一听,就满心都是嫉妒,蓝若希真正的身份比她好,连嫁的人都比她好,她能不嫉妒吗,偏偏她的男人心里还对蓝若希念念不忘。

  老天爷,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怎能偏得这般的利害?

  好的,都给了蓝若希,不好的,都给了她。

  沈柔忘记了冷天烨是她自己选择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倏地,冷天烨阴冷地瞪着她,她还想再骂蓝若希的话被冷天烨这一瞪,生生地吞回了肚子去。

  “事情不简单!”冷天烨阴寒地吐出一句话来,哪怕被蓝若希打击得体无完肤,潜意识里,他还是不想听到其他人骂蓝若希。

  “我不管事情简不简单,冷天烨,我告诉你,你已经是我的了,不准你再对蓝若希余情末了,否则,我也能让你变得一无所有。”沈柔回过神来,马上撞入冷天烨的怀里,死死地扳住冷天烨那张让她痴迷的俊脸,瞪着他,警告着。

  冷天烨这次没有哄她,只是定定地和她对视着。

  片刻,他猛地把沈柔推压在椅背上,他疯狂地吻着她,大手急切带着一种叫做暴怒的气息,扯着沈柔身上的晚礼服,两个人竟然就在车内疯狂地欢爱。

  冷天烨是借着**上的满足来让自己继续走下去,为了能够呼风唤雨,他已经再也没有可以回头的路了。

  沈家上门女婿这个身份,估计一辈子都抛不开了。

  冷天烨走后,霍东铭就开始霸道地搂着蓝若希,再也不松开一分,也不再和其他老总说话,唇,死死地抿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生气,酒会的气氛因为冷天烨而变得特别的窒息。

  风老先生有点不好意思,在自己的酒会上,在自己的别墅里,竟然任冷天烨对蓝若希无礼。还好霍东铭非常给脸,直到风老先生的生日蛋糕推出来,切了蛋糕,他才带着蓝若希离去,蛋糕他是不点儿也不吃的,蓝若希想吃,她对甜品是最感兴趣的,不过瞄到自家男人那黑沉沉的俊脸,死死地抿着的唇,她只得打消了想吃一口蛋糕的念头。

  他们离开风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外面的世界,是热闹和静的结合,有些地区,大家开始入睡,沉静,安闲,有些地区,似乎才苏醒过来,热闹非凡,特别是那种夜晚才开门做生意的宵夜档。

  霍东铭一直紧紧地搂着蓝若希,哪怕坐进了他的劳斯莱斯,他也不曾松手。

  虽说刚才他也是坏心眼地打击冷天烨,不过他心里真的很生气。

  刚才,他真的很想直接把冷天烨的手扭断,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染指他的若希!

  就算若希曾经和冷天烨相恋过,那也是曾经,现在若希就是他的,其他男人谁也别想染指,连若希一根手指头都不能碰!

  冷天烨!

  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承受我的战火!

  蓝若希知道他在狂怒,这个男人发怒的时候,不会怒发冲冠,而是死怒,沉怒,黑着脸,抿着唇不说话,怒火是通过沉默散发出来的,可以把周围所有物都能烧为灰烬。她第一次看到他沉怒,是姐姐逃婚那天,当时她都被他沉怒的样子吓了一跳。

  “东铭。”蓝若希轻轻地叫着,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东铭偏头,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倒是软和了几分。

  “以后离他远点!”这是霍东铭沉默了一个小时开口说的第一个句话。

  “我并没有招惹他。”

  “我知道,我都看到了。”

  “别生气,以后我再看到他,有多远,我离多远。不,我以后也不想再看到他了,相识三年,我现在才知道他竟然是这般无耻的人。”蓝若希偎在他的怀里,小手轻轻地抚拂着他的俊脸,带着满腔的柔情爱意,希翼能抚平他心里的怒火。说到冷天烨,她嘘唏不已。

  果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呀。

  冷天烨隐藏得再好,也会有露出本性的一天。

  “一心想往上爬的男人,都会这样,妄想鱼与熊掌兼得。”被她柔软的小手抚拂着,霍东铭压在心底的怒火慢慢地消失,低首,用自己的脸磨蹭着蓝若希的脸,暗哑地说着。

  不经意间,看到街道边上一间蛋糕店,霍东铭忽然沉声吩咐着:“把车停在那间蛋糕店前。”

  “是,大少爷。”

  保镖把车开到了路边,刚好停在那间快要关门的的蛋糕门前。

  蓝若希有点疑惑地问着:“东铭,你想订蛋糕吗?是不是谁的生日?”

  霍东铭笑,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又坏心眼地在她的耳边吹了几口热气,才笑着刮一下她的鼻子,说着:“刚才有人对风老先生的蛋糕馋涎欲滴,我只不过是满足某人的小嘴。”

  汗,这他也知道!

  他那般生气之下,都注意到她对蛋糕的眼馋了。

  “走吧,下车去,我买一个蛋糕给你吃,你这丫头,喜欢吃的东西太多了,都可以开一个食品商场了。”那声音满是对蓝若希的宠溺,只差没有把蓝若希当成一个小孩子。

  “人以食为天嘛。”蓝若希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让霍东铭对她又爱又怜又无奈。

  他在想,他办公室里专门为她而设的零食专柜是否也要加一个蛋糕上去?她爱吃的所有零食,他都知道,不过就是没有备有蛋糕。

  嗯,这样想着的时候,霍东铭便决定明天就在零食专柜装设一个小冰柜,专门摆放他为蓝若希准备的蛋糕,让她想吃什么,都有。

  拉着蓝若希下了车,走进蛋糕店里,霍东铭自顾自地替蓝若希挑选了一种她最喜欢的味道,让蛋糕店里的师父马上替他把蛋糕做好。

  看着他熟知自己的喜好如同熟知他自己一般,蓝若希不禁在心里感叹自己真的是捡了全天下对她最好的好男人,一个超级贵重的宝!

  一会儿之后,蛋糕做好了。

  付了钱,霍东铭提起了蛋糕递给了身边的蓝若希,笑睨着她:“拿着,回到家里再吃。”

  “东铭,谢谢你。”蓝若希接过蛋糕,忍不住深情地道着谢。

  他对她,实在是太好了,好到她经常有想哭的冲动。

  连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父亲对她都不及他对她。

  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全身心的爱。

  “傻瓜,你是我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何必道谢,那样太见外了,别忘了,夫妻是一体的。你开心,我也会开心。”霍东铭宠爱地笑着,再一次执拉起她的手,拉着她转身往蛋糕店外面走去。

  他执她之手,定与她偕老。

  夜,越来越深。

  时间悄然流逝。

  日子总在喜与忧,忙与累中走过。

  三天时间,更是一瞬间就从指尖上溜走,快得让人无法触摸一下。

  初冬的日子里,清晨总是带着几分的阴沉,几分的寒意。要到上午九点过后,太阳才会冒出脑袋里,扫走清晨的冰冷,把舒适的气温还给人们。

  蓝家别墅里,蓝若梅像往常一样,在清晨八点左右就开着车出门,前往蓝氏财团上班。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有嫁给青梅竹马,相恋多年的男友霍东铭了,因为三天前在风家那场酒会里,霍东铭用行动和霸道的话语告诉了所有人,蓝若希才是他的太太。

  这三天来,总有很多人打电话给她,言词间似是不解,也似是试探,想从她这里挖一点独家资讯,也想探探她对霍东铭娶了蓝若希是否很伤心。而她的回答,她的反应,又让所有人大失所望,她压根儿就不生气,还很开心,很真诚地祝福妹妹和霍东铭,并且告诉那些如事者,霍东铭真正爱的人一直是蓝若希,如果那些人不想得罪霍东铭的话,最好就不要再在这件事上追问下去。

  今天开始,她就没有接到那些八卦的电话了。

  车,开出了蓝家别墅,却霍然停了下来。

  一个高大峻冷的男人,穿着一身军装,挺拔得如同柏树一般,站在蓝家别墅门口,在他的身边地上摆放着一只行李箱。

  蓝若梅看到那道熟悉,每天晚上都会在梦中与之相会的身影时,全身轻颤,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着。

  他,回来了!

  霍东禹真的回来了!

  这一次,他是为了她而回!

  蓝若梅没有马上下车,她只是静静地坐在车内,隔着车前面的玻璃,与站在原地也没有动的霍东禹相视,两个人的视线胶在一起,就如同两块磁铁一般,死死地相互吸咬着,谁也不愿意放开,也不愿意偏移一分。

  泪水不知不觉中下滑。

  蓝若梅哭了,不过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他总算回来了,以后,她和他也就不用两地相隔,千里相思了。

  霍东禹迈开了沉稳而急切的步伐,向她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蓝若梅也马上打开了车门,跳下了车,也一步一步地向他走去,在走了几步之后,她再也受不了步伐太慢,改用跑的。

  “东禹。”跑到霍东禹的面前,蓝若梅低泣地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没入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结实的熊腰。把头和脸都埋在他的胸膛上。

  “若梅。”霍东禹第一次,心无芥蒂地搂着她,他的手臂很有力,发着狠劲搂着她,恨不得把她揉成水,饮尽肚里去,融入他的骨血之中,此生再也不与她分离。

  在这短短的几天里,他对她的思念比过去所有日子加起来还要多。对她的爱总是在他的心湖翻腾着,掀起无数巨浪。

  在总算和新的营长交接好工作后,他马上收拾行李,带着一个营战士对他的祝福,离开了他驻守了多年的营,第一次服从了调令,往T市而回。

  在回程的路上,他第一次感激自己有一个当参谋长的老爸,有人脉,能把他往回调。

  他也对那个自己驻守了多年的营留恋不舍,毕竟那是他呆了多年的地方,已经有了感情。

  当年,他是自请入藏的,为的是拉开和她的距离,想自己扼断对她的爱。他以为,他做得很成功,哪怕在午夜梦回之际,他都会想起她,因为距离太远,见不着面,他倒是还能控制得很好。那一次回家看望父母,回到了他们霍家大宅里,她匆匆而来,她的激动表白,狠狠地击碎了他多年的自制力,让他心湖翻滚,可她却和大哥定下了婚期,他只得带着对她的爱,对她的祝福重回部队里。

  当她逃婚,千里迢迢,只身入藏,出现在他的眼前,站在他的军营门前,迎着刺骨的寒风痴痴地等着他归来,以及那扑入他怀时那一刻,让他震惊。

  他想不到,她竟然会为了他,而抛下了那么好的大哥,不顾霍蓝两家的关系有可能因为她这一逃婚而断裂,她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只想和他在一起。

  他当时很想狠狠地搂着她,可他不能,他忘不了她的身份,要不是她忽然头晕,出现高原反应,他说不定会在当时就把她强硬地送走了。

  在营里那一个月的相处,他矛盾又痛苦,一边拼命把她推开,一边又拼命地关心她。

  他也想像她一样,什么也不管也不顾,只为了爱情。

  可他不能,因为他是军人,军人作风不能不正。

  在她还是他的大嫂时,他就不能接受她的爱。

  当他总算狠下心来,和他人演了一出戏,总算把她逼走这时,他的心是空的,徒留病着的躯壳。

  谁知道老天爷就是调皮,总喜欢捉弄人,母亲一通电话再打来,让他心痛如绞,然后发了疯地拖着发病的身体,一路飙赶只为追她,在得知她坐着飞机飞上了黑色的苍穹,他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尽。

  懊悔,自责,如刀剜着的痛,就像大海里的翻天浪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袭来,让他难以承受。

  还好,老天爷对他还算有一分的眷恋,她看了他的信息,接了他的电话,两颗一直相爱,却不能爱的心,经历了一些风雨之后,总算走到一起。

  他告诉自己,从今以后,不管再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再把她推开!

  “东禹,东禹,你真的回来了。”蓝若梅开心得直掉泪,泪水都快要把霍东禹的军装渗湿了。

  “我回来了,若梅,我这次回来就不会再走了,我会握着你的手,和你一起面对人生以后的风风雨雨。”霍东禹一向冰冷的脸上此刻载满了柔情,温柔得就像一潭春水,他的手臂越发的收紧,两具躯体紧密地贴着。“别哭,看到你的泪,我的心就像刀割一般。”

  蓝若梅在他的怀里仰起了泪颜,他也低首,两个人再一次痴痴相望。

  冷不防,蓝若梅踮起了脚,凑上自己的红唇。

  霍东禹这一次不像上一次那样推开她,而是急切地俯首,急切地吻上她的唇,那柔软的唇瓣不知道在他心里作怪了多少次,这一次,他要好好地品尝,把他对她的歉意,对她的爱,适数传给她。

  他先是很温柔地舔吻着,就像她的唇玻璃一样,一碰就会碎。舔吻几下之后,他才发疯一般紧紧地攫紧她的唇,开始攻城掠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