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3 祖传生子秘方

083 祖传生子秘方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8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0

   两道紧紧相拥的身躯,密密地贴合,衣衫磨察,四片唇瓣交缠,似是天雷勾火,似是水火交融,吻得难分难舍。

  相思,深情,曾经的痛苦,曾经的纠结,都塞到了这一吻上。

  甜蜜,满足,一齐涌上两个的心头。

  蓝若梅搂着霍东禹腰肢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改搂到了霍东禹的脖子上了,她仰起纤细白净的脖子,锁骨随着她仰起脖子而若隐若现,俏丽圆脸有着少见的红潮,脚尖踮起,承受着霍东禹的攻城掠地。

  过去,一分一秒的走过对于他们来说都带着折磨,此刻一分一秒,他们都格外的珍惜。

  一吻,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谁也舍不得松开对方,都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体内。直到蓝若梅快要窒息而昏了,霍东禹才不舍地移开了唇。他深邃的眼眸倾满了柔情,深情地凝视着蓝若梅。

  蓝若梅的泪痕还挂在脸上,滟滟红唇因为拥吻时间太长而肿胀,可见刚刚那一吻有多么的疯狂。

  她靠在霍东禹的怀里,低低地喘着气。脑里还处于激情状态,觉得和自己所爱的男人拥吻,是一种无比幸福的事情,而霍东禹刚才一副恨不得把她吞进肚里去的样子,又抚平了一个月前那段让她难过的伤痛。

  霍东禹也是紧紧地搂着她,手臂有力却又害怕用力过度弄痛了她。

  四周静悄悄的,是个难得的独处空间。

  “若梅。”霍东禹爱怜地抚着她的发丝,低哑地叫着。看到不远处停放着的那辆车,他又不舍地推开了她,深深地凝视着她,温柔地说着:“你先去上班,我等会儿去部队里报个到,晚上我再在这里等你。”

  他刚回来,连部队都还没有去,就急着来见她了。

  霍家,他更是没有回去,电话他都还没有打一个,他想给老太太一个惊喜。霍家五子对老太太都很尊重,就算平时没有时间陪着,心里也在关心着老太太。霍东禹知道自己从军,老太太心疼不已,他属于霍家二房唯一的孩子,老太太原本是希翼他也从商,早点结婚生子的。现在他总算回来了,老太太肯定会很高兴的。

  蓝若梅马上脸现几分的不舍,霍东禹归来,她想着今天不回企业了,想和霍东禹好好地相处一天。不过想到霍东禹的军人身份,此次从西藏调回到T市的部队里,原本就是霍家老太太不舍得孙子远在他乡,霍参谋长才会找人把他调回来。以往他都拒绝回来,这一次回来就算是冲着她回来的,也不能不到部队里报到。

  “好。”她体贴地应了一声,眼里的不舍却挥不去。

  霍东禹在她脸上落下几个细碎的吻,用手捧着她的脸,灼灼地看着她,柔声安抚着:“别担心,这一次我真的不会再走了,大家有的是时间弥补大家错过的岁月。下午下班后,就在家里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蓝若梅捉住他双手,把他的手从她的脸上拉落,看着他,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霍东禹又用力地搂了她一下,才不舍地松开了她。

  “蓝若梅,你这是在做什么!”蓦然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宛如惊雷一般,惊破了这深情款款,恋恋不舍的局面。

  两个人连忙寻声看去,便看到蓝非凡的车正停在蓝若梅的车后面,他不解地从车里走下来,结果看到蓝若梅和一个男子相拥着,那个男人还亲密地吻着蓝若梅,他顿时火冒三丈,大吼一声。

  “爸?”蓝若梅淡定地叫了一声,没有慌,没有乱,更没有和霍东禹拉开距离。在她从西藏回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告诉家人,她逃婚就是为了霍东禹,这一次,她要明明白白地告诉家人,她爱的人是霍东禹。她要把她对霍东禹的爱诏示于阳光之下,不愿意再偷偷摸摸。

  反正天塌下来,她都会顶着的。

  蓝非凡沉着脸,大步地走了过来。

  “蓝叔叔。”等他走了过来,霍东禹有礼貌地叫了一声。

  蓝非凡听得他这一声“蓝叔叔。”马上把冒着火的双眼扫向了他,这才看清楚和自己女儿在自家门前相拥亲吻的男人竟然是霍东禹,顿时他觉得如五雷轰顶,整个脑袋都糊了起来,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

  他就这样僵着身子,呆呆地站在蓝若梅和霍东禹的面前,双眼圆瞪,死死地瞪着两个人。

  大女儿怎么会和霍东禹在一起?

  霍东禹不是驻守在西藏吗?当兵的人,想回家一趟不容易,霍东禹一个多月前回过一次了,怎么现在又回来了?回来就回来,为什么会和他的女儿混在一起,看那行李箱也在,霍东禹该不会是从部队里偷跑回来的吧?还是想诱拐他的女儿?

  种种猜测,一波接着一波袭向了蓝非凡的脑海,让他几近短路。这个在商界也是个强人的男人,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里,就被两个女儿的举动震得招架不了。

  看蓝若梅和霍东禹刚刚那亲密的样子,再看霍东禹一向淡冷的脸上载满了对蓝若梅的温柔,蓝非凡心里马上明白了几分,却更加狂怒难堪。

  现在他可以猜出大女儿当初为什么会逃婚了,肯定是为了霍东禹。

  其实在蓝若梅逃婚的时候,他隐隐猜到蓝若梅估计是爱上了其他男人,才会逃婚的,可他没有想到那个其他男人竟然是霍东禹。

  这……

  太乱了吧!

  太狗血了吧!

  他两个女儿都和霍家小子们扯上关系了。不是他不喜欢霍家小子,而是……这,若希都嫁给霍东铭了,若梅要是再嫁入霍家,不是姐妹同嫁一家门吗?再说了,霍家因为蓝若梅的逃婚,对蓝若梅早就心生不满,蓝若梅竟然还要入霍家门,不是……

  蓝非凡越想脸色就越沉。

  他大手倏地一伸,攫拉住蓝若梅,就把她拉着往里走,低冷地说着:“走,跟爸进去。”

  “爸,你听我说,爸……”蓝若梅被父亲拉着走,她想停下来说明,可是父亲一气之下的力道大得惊人,她挣脱不了,被迫跟着蓝非凡的步伐。

  霍东禹快步上前,挡在了蓝非凡的面前,心疼地看着蓝非凡攫拉着蓝若梅的手腕,心疼地说着:“蓝叔叔,你先放开若梅,若梅的手会痛的。”

  蓝非凡停了下来,瞪着霍东禹,冷冷地说着:“东禹少爷,你也进来,我有话要和你们俩说清楚。”然后拉着蓝若梅越过了霍东禹,继续往里走着。

  霍东禹转身,马上也跟着走进了蓝家别墅。

  阴灰的天空,逐渐明朗,太阳总算浮出了水面,那初发的万丈光芒,柔柔的,散发着暖意,驱散着清晨的冷意。

  院落里,一草一木还挂着晨露,在阳光照拂下,闪闪发光,亮晶晶的,就像珍珠一般。

  蓝家的园丁正在院落里修剪花草,乍一看到老爷子黑着脸拉着大小姐走回来,两个人的车就停在别墅门前,一前一后,好像塞车了一样。

  跟在老爷和大小姐身后的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高大男人,那个男人的五官虽然端正,肤色却黑,看上去很结实的人。

  那是谁?

  霍东禹从军之后,就不曾来过蓝家了,蓝家有很多佣人都不认得这位霍家的二少爷了。

  再说了,谁都想不到蓝若梅会和霍东禹扯上关系。

  “咦,爸,大姐,你们这是怎么了?”刚从屋里出来,也打算回企业的蓝若宇看到这情景,错愕地停下了脚步。

  当他看到霍东禹的时候,愣了一分,随即笑着上前好几步,张开双臂就亲热地叫着:“东禹哥,你回来了!”然后就和霍东禹拥抱了一下。

  “若宇。”霍东禹给了他一个兄弟拥抱之后,淡淡地笑了笑,对蓝若宇说着:“我刚回来。不错呀,若宇,多年不见,长高了不少,也成熟了一些,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愣小子了。”

  “人都会长大的嘛。对了,我爸和我大姐怎么回事?”蓝若宇也是个精明人,看到霍东禹也在这里,也猜到了个七八分。

  “先别说。”霍东禹低低地说了一句,越过了他往屋里走去。

  蓝非凡的反应告诉他,蓝非凡不会赞成他和蓝若梅在一起的。

  果然,他和蓝若梅想走到一起,还会经受很多风雨的。

  不过不管还要经历什么风雨,他都不会再放手。

  蓝非凡把蓝若梅扯回了屋里,拉到沙发前坐下。

  叶素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父女俩吵架呢,慌里慌张地跑过来正想劝架,一声低沉的叫声传进她的耳里:“素姨。”

  她一扭头,便看到了一身军装的霍东禹,顿时她便愣住了,满脸都是疑惑不解。

  “都坐下,说,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蓝非凡端着大家长的态度,吼了一句,所有人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霍东禹自然是坐在蓝若梅身边的,却被蓝非凡把蓝若宇塞到了两个人的中间,硬是不让两个人坐在一起,反对之情显而易见。

  “这怎么回事呀?东禹,你回来了。”叶素素看着霍东禹,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怎么回事?你问问你的好女儿,她竟然……”蓝非凡真的很生气。

  霍家的人,他只和霍启明有交情,霍参谋长是军官,不涉商,和他只能算是点头之交,他对总是板着脸,极为严肃的霍参谋长有点敬畏。而胡晓清则是个利害的官夫人,要是他们霍家知道了蓝若梅和霍东禹在一起,那会掀起多大的巨浪呀。

  霍家人对蓝若梅的不满就找到借口发泄了,虽说蓝若希现在成了霍家的大少奶奶,看在霍东铭的份上,霍家人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来,却绝对不会同意蓝若梅和霍东禹在一起的。

  霍东铭娶了蓝若希,虽然他不说,也知道章惠兰等人非常的不满,觉得霍东铭是被他的两个女儿下了盅。蓝若希代嫁并不是他的主意,他最疼爱蓝若希,就算不愿意中断和霍家的友谊,难以招架狂怒的霍东铭,他也不会让蓝若希代嫁的。不过在蓝若希不声不响就和霍东铭登记领证后,他也不反对。霍东铭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一旦娶了若希,就算不爱,他也会尽起丈夫的责任,若希也能幸福。他以为,因为蓝若梅逃婚引起的轩然大波至此平静下来。

  没想到,蓝若梅竟然和霍东禹扯在了一起。

  一想到胡晓清可能愤怒的脸,以及那利害的骂声,蓝非凡就头痛起来。

  他不是头痛被骂,他是头痛蓝若梅要是非跟霍东禹,以后嫁过后,和公婆的关系肯定极差,唉……他能不头痛吗?

  “爸,妈,我一直爱的人都是东禹。”蓝若梅站了起来,挺直了腰肢,勇敢地对着暴怒的父亲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母亲说着。

  在她那张俏丽的圆脸上有着坚强,逃婚她都敢了,她还有什么可以怕的?她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只想嫁自己所爱的男人,她不觉得有错。除非霍东禹是有妻室的,否则她会坚持到底。

  “若梅?”

  叶素素听到她的话,也仿佛被五雷轰顶了一样,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蓝若梅一直爱的都是霍东禹,那和霍东铭相恋那六年又是什么?

  如果不爱,她怎么会愿意和霍东铭顶着男女朋友的关系?

  叶素素都要被大女儿搞糊涂了。

  “蓝叔叔,素姨,我和若梅都是真心相爱的。”霍东禹也低沉地说了一句。

  “你们……爸真要被你们气死了。”蓝非凡气怒地在众人面前来回转动着,不时地扶着额,一副头痛的样子。

  最后,他定在蓝若梅的面前,说着:“若梅,你跟爸到书房去。”说完就转身往楼上走,蓝若梅站起来也跟着往楼上走。

  没过多久,楼上就传来了父女的争执,蓝非凡不停地吼着,蓝若梅也不甘示弱,父女的争执异常激烈,让做母亲的叶素素心惊胆战,也让霍东禹放心不下,几个人急急地往楼上走去。

  “不行,若梅那孩子是个倔性子,得找若希回来。”叶素素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回到沙发前,准备打电话给蓝若希。

  蓝若希并不知道霍东禹回来了,更不知道父亲不赞成姐姐和霍东禹在一起。

  此刻,她刚吃完了早餐,休息了十分钟才从餐厅里走出来,想着回企业去。今天她不再回华艺玩具实业企业,而是改去那间刚建立,还没有步上正轨的贸易企业。

  药味!

  蓝若希一出餐厅就闻到了药味,不过她没有过多留意。

  厅里,一向都会坐在沙发上看报的老太太今天例外,不在厅里坐着,估计是到院落里散步了吧。老太太很注意养生,每天清晨起来,她老人家都会到院落里或者在金麒麟花园里散步,呼吸新鲜的空气。

  公公霍启明倒是坐在那张单人沙发上,刚才吃早餐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公公,估计是刚下楼的吧。霍家虽然有很多人,可是吃早餐的时间没有统一,厨房会根据每一位主人的喜好为他们准备中西式的早餐,又会根据每一个人起床的时间而准备。

  不是老太太提前下令,全家人都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餐厅里吃早餐。

  霍启明的脸色有点难看,婆婆章惠兰坐在他旁边,脸色也有几分的难看,这对夫妻似乎闹了什么矛盾吧。

  “爸,妈,我去上班了。”蓝若希冲公婆有礼貌地说了一声,就想出门。

  不过她还没有出门,就被章惠兰叫住了。

  她只得停下脚步,转身笑问着走到她身后的章惠兰:“妈,有事吗?”

  章惠兰睨了眼她身上的白领装,又看一眼她手里拿着的包包,温淡地说着:“若希,你先过来。”

  蓝若希不知道婆婆又想说什么,不过婆婆要求了,她也只能走过去。

  章惠兰走回沙发前坐下,在茶几上摆放着一碗药味十足的中药,黑糊糊的,上面还漂浮着些许极小的药渣,那碗中药还冒着些许的热气,应该是摆放在这里有些许时间了。蓝若希吃了早餐就想出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茶几上摆放着一碗中药,难怪她从小餐厅出来的时候,闻到了中药味,她还以为她闻错了呢。

  “妈,有什么事吗?”蓝若希好脾气地在章惠兰的对面坐下,随即又关心地问着:“妈,这碗药是谁的?你没什么事吧?”她以为这碗中药是章惠兰的,顿时觉得自己为人儿媳似乎不合格了,连婆婆生病了都不知道,实在是不孝呀。

  这样想着的时候,蓝若希便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留意家里人的身体健康。

  谁知道章惠兰却是把那碗中药推到了蓝若希的面前,难得温和地笑着对蓝若希说话:“若希,妈那些牌友告诉妈,她们有祖传秘方,这碗药,说女人喝了,容易怀孕,而且怀孕都是生儿子的,妈特地向她们讨来了药方,亲自到药店里捡了药,一大早就起来吩咐人替你熬好了,现在温度刚好,你快喝了吧。”

  汗!

  蓝若希微愣,瞪着眼前这碗黑糊糊的药,是给她喝的?

  什么祖传秘方?

  专生儿子的祖传秘方?

  要是真有这种秘方,这个世界上还有女人的存在吗?

  蓝若希觉得生儿生女,在一受孕那一刻就是决定的了。

  就算真有这种生儿秘方,她也不想喝。她就算怀孕,也要顺其自然。

  她想生个女儿呢,女儿贴心。

  “妈,这个,不能太相信的,没有多少科学道理的。”蓝若希失笑地说着,并没有端起那碗中药来喝。

  “就是,这种什么祖传秘方不安全的,要是若希吃了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向东铭交代。”霍启明也一脸不认同地开口,口气有些不悦。然后他又温和地看着蓝若希,对蓝若希说道:“若希,别理她,她是被人家骗了的。这种没有经过医生鉴定的药,哪能随便吃,凡药都有三分毒,万一吃坏了身子怎么办?”

  “怎么没有道理?我那个牌友就是喝了这种药,结果连生三个儿子呢。若希,妈让你别去工作,在家里替东铭生儿育女,也好让妈能抱孙,不再那般的无聊,可你不听妈的话,非要去工作,好,妈阻止不了你工作,反正怀孕六个月前,你要真想工作,妈也不会反对。不过你不能不生孩子的,看,你和东铭都结婚一个多月了,该有些动静的了。听话哈,听妈的话,把这碗中药喝了。”章惠兰听到蓝若希说中药没有用,心生几分的不悦,不过还是强忍着没有发作,依旧温和地劝着蓝若希喝下中药。

  听到霍启明的话后,她又马上偏头瞪向霍启明,阴阳怪气地说着:“我和我儿媳妇说话,你插什么嘴?你要是想关心儿媳妇,就让你的东恺给你找一个,可以让你天天关心了。”

  “你说的是什么话?”霍启明脸色更沉了。“若希也是我的儿媳妇。惠兰,不管你对东恺有多大的不喜,他始终是我的另一个儿子,他和东铭都是我的手心手背,我都疼着。现在什么都给了东铭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妻子和他闹,不就是因为这几天他都和江雪在一起吗?

  章惠兰整天打牌赌钱,他和她在一起,呆不长久。

  他心里面还是喜欢和江雪在一起的。

  是,他知道,他是对不起章惠兰。可几十年过去了,她还没有闹够吗?

  “爸。”蓝若希闻到了战火,连忙叫了霍启明一声,心里悲催得很,人人羡慕,想嫁入来的霍家,嗯,其实并不像人家想象中那样好的。还好,自家男人倒是最好的,让她愿意融入霍家这个大家庭,接受种种她以前都没有经历过的挑战。

  霍启明不再说下去,忿忿地站了起来,也不愿意当着儿媳妇的面和妻子斗嘴。

  “我去吃早餐了。”抛下一句,他离开了大厅。

  他一走,章惠兰的怒火便消了,又盯着了蓝若希以及那碗什么生子秘方药汤。

  蓝若希被她盯得又觉得头皮发麻了,要是三天两头婆婆就和她讨论生孩子的事,她肯定会被烦疯的。

  “妈,生孩子的事,不是我不想生,我和东铭都说过了,顺其自然。”蓝若希除了一再讲解,她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是谁规定结婚一个月后就要有动静的?现在很多夫妻都是结婚一两年后才生孩子呢。她没有吃药,霍东铭也没有避,他们真的是看老天爷的意思。

  婆婆未免太操之过急了吧。

  婆婆蜜月归来就有了身孕,难道她就想让所有人都在蜜月归来后就怀孕吗?

  “那妈问你,你可有吃药避着?”章惠兰的语气冷了一分,质问着。

  “妈,我没有吃药,那种药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再说了,吃多了还会失去作用。”蓝若希真心觉得婆婆在生孩子这方面太难缠了,她开始觉得婆婆真的无聊到了极点,所以才会老是盯着她的肚子。老太太都不曾像婆婆婆这般盯着她的肚子呢。

  孩子不来,她能怎么着?难不成孩子不来,她就上天去找送子观音?再说了什么送子观音不过是迷信的说法,真有那般灵验,观音庙都要被挤破了。

  “那你还没有动静,就更应该喝药了,来,快趁热喝了它。真的很有用的,我那位牌友说她先容给她一些姐妹淘喝了,都有效,全都是生了儿子,要不是妈和她关系铁,她也不肯给妈药方呢。她说这种药方有人出过高价叫卖呢,一剂药就要价几千元甚至过万元,要是不灵验,人家能卖那么高价吗?若希,东铭是长子,趁其他几位少爷都还没有结婚,你赶紧生个儿子出来,那么你的儿子又是霍家的长子嫡孙了,这样那个私生子就更抢不走霍家的产业了。”章惠兰说着,说着便扯到了霍家产业上,说到底,她还是心里作怪,想着永远打压江雪以及江雪的后代。

  对江雪的恨意,她怕是今生今世都无法消除。

  蓝若希还想说什么,听到婆婆后面的话后,她忽然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婆婆心里的苦与怨,她其实清楚。

  她真的很同情婆婆,嫁了一个负心汉。

  听东铭说过,在东铭三岁时,她的公公就出轨了。

  这个年代里,出轨的男人多的是,平时听说某某人的老公包二奶了,养情妇了,只是当成八卦听听,可是轮到自己身边的人时,心情还是会变的。

  想想婆婆经受的岁月,年纪轻轻,结婚才四年,儿子才三岁,就要守着孤灯盼郎归,长夜漫漫,盼过一夜又一夜,这种孤寂,这种痛苦,不是经历过的人,又如何能体会?

  怪不得霍东铭的性格阴晴难测了。

  在儿童时代,他就目睹了父母感情的分裂,他没有变成怪人,都算他心智还好。

  默默地,蓝若希端起了那碗中药,她不信喝了这碗中药,她就能马上怀孕,可是婆婆的孤寂,让她不忍心再拂逆。

  轻轻地喝了一口,入口的药汁倒是不算苦,有当归等药材的味道,估计全是滋阴补肾的药品吧。

  看到她总算端起了中药来喝,章惠兰才露出了一抹满意的表情。

  “慢慢喝,别呛着,苦吗?苦的话,妈去拿些蜜饯来。”章惠兰难得体贴。

  蓝若希摇了摇头。

  “那就快喝了吧,厨房里还有,以后妈天天让人熬给你喝,每天喝两碗,保证很快就能怀上孩子。”章惠兰笑着说。

  在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幅她期待的画面,蓝若希替她生了一个大胖孙子,哦,不,是一对孪生大胖孙子,嗯,一胎两个,效率更大一些。然后她一边手抱着一个孙子,江雪在一旁嫉恨至极……

  汗,还要天天喝?一天喝两碗?

  蓝若希被章惠兰这样一说,顿时就呛了起来。

  她连忙把那碗中药摆放回茶几上,赶紧抽出纸巾,拭去嘴角上的药汁,不停地咳着。

  “都让你慢慢喝,别呛着的。”章惠兰忍不住责备着,却不停地递给她纸巾。

  “怎么了?”

  霍东铭低沉的嗓音响起,他从楼上走下来了。

  蓝若希不准他送她,他出门又不会太早,所以下楼会比蓝若希迟。

  “东铭。”章惠兰一看到霍东铭,表情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脸上,眼里,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是散发着对霍东铭的疼爱。

  “妈,今天怎么这般的早?”霍东铭随意地问着,他大步地走过来,自然而然地走到了蓝若希的身边,当他扫到摆放在茶几上那碗中药时,剑眉一蹙,瞪着那碗中药不解地问着:“妈,这是谁的药?给若希喝的?”

  章惠兰笑着,上前拉起霍东铭,把他拉到了一边,把中药的功效告诉了霍东铭,霍东铭听后也和蓝若希一样哭笑不得,他和蓝若希都不急,顺其自然的,母亲却比他们还急,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喜羊羊……”

  蓝若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连忙从包里拿出了手机,觉得这一通电话就是把她从祖传生子秘方拯救出来的。

  来电显示是蓝家的电话,她连忙接听。

  “若希,快点过来,你爸和你姐吵了起来。”母亲叶素素的声音急急传来,蓝若希脸色一整,一大清早的,父亲和姐姐怎么会吵架的?她也顾不得问太多,匆匆对母亲应了一句,她马上回去,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抄起包就往外面冲出去。

  “若希,药还没有喝完……”章惠兰的叫声自身后传来。

  蓝若希早就跑出了主屋。

  看到蓝若希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而出,霍东铭马上对章惠兰说着:“妈,我看看若希去。”然后越过了母亲,快步地追着蓝若希的身后离开了主屋。

  “若希。”在院落里,他追上了蓝若希,攫拉住她的手,低沉地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我妈打电话来,说我爸和我姐吵架,我要回去看看。”蓝若希简单地讲解着。听了她的讲解,霍东铭拢了一下剑眉,随即说着:“那我陪你一起回去。”

  蓝若希点头,夫妻俩一起离开了霍家别墅。

  “那个,若希,药的事……妈也是好心,你别往心里记着。”路上,霍东铭沉默良久,还是说了出来。

  他比蓝若希更懂母亲的苦,母亲急切盼着蓝若希怀孕,无非就是想借着抱孙子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因为,他知道母亲其实并不喜欢打牌。

  可是那么多年了,母亲除了打牌,除了逛街购物,她还能怎样?老公那几分之一的感情,对她来说如同施舍一般。

  霍东铭有时候在心里也怨过父亲的,可是感情的事情,又不是怨就能解决的。情要是入了心,入了骨,哪怕被拆散,也只是人,情依旧在。那样对自己的母亲更不好。

  母亲虽然事老太太也算孝,可婆媳之间却没有太多的话题,才会两个人都寂寞,各过各的,一个整天往外跑,一个整天坐在家里守着空荡荡的大屋,感叹儿孙满堂,到头来依旧是她一人。

  或许是因为亲身经历了这些吧,霍东铭对爱情才会特别的专一。

  在霍家,他是最强势的人,所有人都看着他的脸色,生怕惹怒了他,此刻,他却向妻子替母亲道歉。

  “东铭,我是那样的人吧?”蓝若希有点好笑地说着,“别忘了,大家相识二十六年了,你家里的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不管再怎么复杂,我都会把它理清的。妈的苦,我能体谅。不过,东铭,生孩子这件事,大家都说过了要顺其自然的,急也急不来。”

  “我会抽时间和妈谈谈,让她以后不再拿这件事来逼你,也不会让她阻止你工作的,只要你喜欢的,我都支撑你,都会帮你扫清所有障碍。”霍东铭深深地看着她。

  婚姻生活不同于恋爱时期,在他们的身边,有着双方的家人,家人都会渗入他们的婚姻生活里,或多或少影响着他们。

  不过他会一如既往地呵护她,宠着她,不会让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家人为难她的。

  他要给她的,就是自由自在,只要她开心的生活。

  “妈和奶奶都很无聊,大家要想个法子让老人家们找些有益的事情做做,让她们的日子充实起来。”蓝若希深思着。

  人,一旦无聊,总会胡思乱想,心灵就会扭曲,变态,多疑。

  但,日子充实了,所有问题都会烟消云散。

  霍东铭再一次深深地凝视着她,他没有爱错人,她是个好女人!

  手伸出,他把她搂入怀里。

  保镖开着车,载着两个人往蓝家别墅开去。

  人生的路都有风有雨,日常生活里都会有磨擦,只要他们夫妻同心,相互信任,相互沟通,那么在他们的面前,永远都是阳光大道,七色彩虹永挂天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