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4 男人的较量

084 男人的较量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5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1

   084男人的较量

  蓝家别墅

  霍东铭的劳斯莱斯才开到蓝家别墅门前,便被迫停了下来。蓝若梅和蓝非凡的车还一前一后地停在门口处,让他的车无法进入。

  而霍东禹的行李箱也还摆在门前的空地上。

  霍东铭和蓝若希只能下车,步行往屋里走去。

  蓝若希的步伐有点急,看到那个行李箱,她以为是姐姐又打算离家出走,去西藏找霍东禹,然后被父母发现,老爸才会和姐姐吵架的。

  姐姐追求真爱,她精神上很支撑,不过有时候也不能一声不响就跑了,不能不顾及一下父母的感受。做父母的总是会担心子女的,姐姐上次一声不响就跑了,父母一开始生气,到最后全是担心。难道姐姐打算再让父母承受一次那种担心吗?

  霍东铭脚步总是那般的沉稳,就算泰山崩于他面前,他也会毫不变色的,能让他变脸的只有蓝若希。他拉着蓝若希的手,一步一步地跨进。要不是他拉着蓝若希,蓝若希早就用跑的了。

  他的俊颜上莫测高深,眸子深邃,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思,唯有眉间对蓝若希的安抚常在。

  屋内,二楼的书房门前,叶素素不停地拍着门,隔着门劝着房里已经吵了半个多小时的父女。

  蓝若宇和霍东禹站在叶素素的身后,蓝若宇不停地劝着叶素素不用太担心。

  蓝非凡坚决不同意蓝若梅再嫁入霍家门,蓝若梅坚持自己爱得没错,除了霍东禹,她宁可一生不嫁。

  就这样吵着,一吵就是半个多小时。

  叶素素急得团团转,霍东禹眼露担心,还算镇静。他大可以破门而入,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破门而入的话,只会让蓝非凡更加反对他和蓝若梅在一起。他是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不过他一直以为不同意的人会是自己的父母,没想到蓝非凡反应也是这般的激烈。

  蓝非凡对他不是有意见,不同意蓝若梅再嫁入霍家,估计是蓝若梅逃婚行为激怒了他们霍家,蓝非凡担心蓝若梅嫁过来后,会受到欺负吧。蓝非凡不担心蓝若希会被欺负,是因为相信霍东铭,再者,霍东铭想做什么事,想娶什么人,除了他自己,一般人难以撼动他主意分毫。

  天空上,圆圆的太阳升得老高了,刺眼的光线从高空中直射而下,哪怕光线还不算烈,却足可以刺痛人的眼睛,让人不敢仰视它。

  缕缕分叉的阳光洒在院子里,为院子镀上了一层金色。偶有风吹来,沁凉沁凉的,这种天气,这种温度,最为舒适宜人。清晨的冰冷随着太阳高升而慢慢减弱,似乎冬天又被赶走了。

  在T市,就算到了深冬,有时候也会阳光灿烂,让人感觉不到冬天的到来。但,有时候又会气温急转下降,冷得让人措手不及。人们前一天可以盖一张薄被,穿两件衣服,隔天就会盖厚厚的棉被,穿四五件衣服。天气有些反常,老人们常说以前四季分明,现在似乎天天是夏季。专家们说,这是人口众多,工业污染环境太重,哪怕政府也种植了绿化带,力量却微乎其微,才会导致天气反常,难以掌握。

  蓝若希无心欣赏这些自然美景,也感觉不到冷和热了。

  “二小姐,二姑爷,你们来了。”管家在主屋门前站着,应该是叶素素吩咐她在这里等着蓝若希来吧。

  “老爷太太呢?”蓝若希停下了脚步,问着。

  “老爷和大小姐还在书房里吵着,太太和少爷还有东禹少爷都在楼上。二小姐,东禹少爷回来了,大小姐要和东禹少爷在一起,老爷反对,父女俩才会吵的。”管家把事情的大概告诉了蓝若希。

  霍东禹回来了?

  蓝若希微愣,摆放在门前那个行李箱难道是霍东禹的?

  霍东禹回来了,姐姐和他在一起,父亲要反对?

  蓝若希和霍东铭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便往楼上走去。

  看到夫妻俩到来,叶素素赶紧让两个人劝架。

  “妈,别担心。”蓝若希安抚着母亲,然后上前就想拍门,却被一道健挺的身躯挡住了,霍东铭已经先他一步站在房前了,那有力的大手抬起,不轻不重地拍着书房门,低沉的嗓音隔着门传进房里去:“爸,我是东铭。”

  他不说劝架的话,只是沉沉地报上自己的名字。

  书房里的争持声倏然停止。

  随即,紧关着的房门被打开了,蓝非凡脸色涨红,是被气的,看到站在门前的霍东铭,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着:“东铭,你来了。”

  蓝若梅俏脸也是一片的红,隐隐还有泪痕,可见父女争持有多么的激烈。

  “爸,大家谈谈。”霍东铭偏头看一眼蓝若希,接收到蓝若希拜托的眼神后,他眼里就掠过了柔情,哪怕一闪而逝,也是为了蓝若希而现。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兄弟俩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他才走进书房,却让蓝若梅出来了,他和蓝非凡在里面不知道谈了些什么。

  没过多久,霍东铭出来了,蓝非凡还坐在书房里。

  “东铭,怎样?”叶素素担心地问着。她真怕自己这个幸福安定的小家会因为霍东禹的归来,而搞得家无宁日。

  “妈,别担心,爸慢慢会想通的。”霍东铭看向蓝若宇,又说着:“若宇,爸让你先回企业,他今天不回企业了,在家里休息。”

  蓝若宇不说什么话,顺从地走了。

  霍东铭又看着自己的弟弟,走到霍东禹的面前,兄弟俩面对面站着,四目相对。

  片刻后,霍东铭冷不防一拳揍在霍东禹的肩上,然后责备着:“怎么不回家?奶奶想你想到发疯了。常念着独你不在身边,先回去吧,有些事情要慢慢来,急不得。”

  “大哥,对不起。”霍东禹这一句对不起饱含了太多的深意。

  “大哥从来就没有责怪过你。”看看蓝若梅,霍东铭继续说着:“自己选择的,自己要走的路,你们自己闯吧,旁人帮不到你们。不管有什么阻碍,只要你们坚持,便能走到最后。”说完之后,他拍了拍霍东禹的肩膀,便走到蓝若希的身边,温声说道:“若希,你先在这里陪陪妈,我有些事先回企业。”

  蓝若希点点头,叮嘱他几句路上要小心的话。

  听着妻子的叮咛,霍东铭脸上的线条更加柔软了。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都希翼能在一起,因为在一起了,才能在出门时,听到爱人的叮咛,就算是短短的几句,却能让人心房温暖。无论在何时何地,做什么事,总会小心又小心,因为在家有人等着他们归家,在家有一个深爱着他们的女人在担心着他们,只有他们安全归家,才能让自己最爱的人放心,这,叫做牵挂。

  看着小女儿和女婿浓情蜜意,再看看大女儿,叶素素在心里叹息不已。

  果真是同父同母难同命呀。

  霍东铭在蓝若希的额上印下一吻,便先行离开。

  蓝家发生了一段小风波,远在A市的慕容家也有一段小插曲。

  A市和T市同属中国,却相隔甚远,开车的话,也要两天时间才能到达。但这两个城市都是大都市,经济相当的发达,到处高楼大厦,那一栋接着一栋的高楼就如同参天巨树一般,屹立于市区里,让人们仰得脖子发酸也数不清一共有几层。

  每一个城市都有他们独立又相连的商界,都有着首富,都有着龙头。

  在T市,商界龙头,首富自然就是霍家了。霍家的财富,显赫,让人望尘莫及,五位少爷都是人中龙凤。而在A市的商界里,大家最熟知的便是慕容集团,慕容一直都是名门望族,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商人都是站在顶巅的。

  这一代的慕容家没有出过官员,但上一几代都有人当过高官,所以慕容家称为名门望族一点也不为过。现在慕容家的一家之主便是慕容集团的当家总裁,年已六十三岁的慕容宣,他娶了台湾富豪容家的大小姐容清HUAWEI妻,共育有三子,无女。长子慕容俊外表温润如玉,脸上总是悬挂着温煦的笑容,不了解他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超级容易相处的人。实际上他狂傲至极,在商界闯荡,心狠手辣,人称他笑面虎,笑着吃人不吐骨,让人死得不知所云。

  慕容俊身为长子,又有经商天份,自小便被当成接班人培养着,谁知道此子难以掌控,他不愿意接手慕容集团,反倒跑到了T市去闯荡,说什么阅历阅历,在一段时间里把T市商界整得翻天覆地,大家一听到慕容俊这个名字,就面露畏惧,视他为洪水猛兽。

  慕容家的人都知道慕容俊在T市的所作所为,他们并不阻止,想着他自己会觉得无聊了,被人视为毒蛇猛兽了,自然就会回来接手家族事业。谁知道他竟然进了千寻集团,千寻集团的庞大,慕容家自然也知晓,说句实在的话,两家集团还有着跨市合作呢。因为千寻集团涉及的行业太多,只要能赚钱的,他们都会涉及,全国那么多的都市,很多企业都和千寻集团有过合作的关系。

  大家都会以为慕容俊要不就被霍东铭整出来,要不就是霍东铭被整得没有办法直接把慕容俊丢出来,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两个都强势的男人竟然成了死党,然后慕容俊就赖死在千寻集团了,当了一个总特助,能力不在霍东铭之下的他甘当副手,为霍东铭掏心掏肺,在T市呼风唤雨了。

  慕容俊不肯回来,慕容宣只得让两个小儿子进企业,看看谁更有能力接手企业了。

  慕容家的大别墅里,安静奢华,处处尽显豪门之风。

  慕容夫人此刻就坐在豪华的大厅里,手里拿着十几张相片,正在看着,她保养得体的脸上总是淡淡的,带着些许温和的笑容,不过眼神锐利精明而挑剔,不看她的眼睛,总以为她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因为她说话也是温和有礼的。慕容俊的表里不一,怕是遗传于她吧。

  十几张的相片都是慕容俊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画面,那个女人,慕容夫人亲眼看过了,她就是林小娟。

  曾经开着车载着慕容夫人亲自跑到T市看林小娟的那名男子就站在慕容夫人的身边,他是慕容夫人的保镖,时刻跟随左右保护她的安全。

  “那小子,眼睛是不是被蒙了尘?”慕容夫人淡淡地说着,明显就不喜欢相片中那个平凡的林小娟,怎么看都是配不上她的大儿子。

  “夫人,大少爷身边那么多的女性,独她得到特别的对待。大少爷对她估计动了春心,不过她对大少爷没有那份心思。”年轻男子说明着。

  盯着相片中的大儿子,慕容夫人低叹一口气,说着:“这个我自然看得出来。他眼里对这个小女人有着隐隐的宠爱,但这个小女人却想着和他拉开距离。看起来似是趣事,只不过我慕容家的大门,不是这种低下的女人可以进来的。文震,大家再跑一次T市,替我约她,我当面和她谈谈。”

  被呼作文震的男子有几分迟疑,低低地劝着:“夫人,大少爷要是知道了,怕会闹。大少爷现在不粘半点家族的好处,夫人手里没有任何要以控制大少爷的。”

  要是慕容俊接手家族事业,长辈们还可以用事业来威逼他不准和林小娟在一起,但如今慕容俊与其家族事业没有半点的粘连了,长辈们如何压制他?想打击他在T市的一切吗?那不等于和千寻集团作对?

  “他爱闹随他,反正我是不会同意这种女人进入我慕容家的大门。”慕容夫人一副强硬,心里眼里根本就不把林小娟当一回事。“不过一农村妹,怎能踏进我慕容家的大门。”慕容夫人语气中透着轻蔑。

  林小娟来自农村,父母都是在家里务农的,虽然生活过得去,可在慕容夫人的眼里,慕容俊就是皇帝,林小娟便是贱民,皇旁与贱民是两条永远搭不上的线。

  不管慕容俊对林小娟有多么的特别,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不会允许林小娟和慕容俊在一起。

  文震不敢再说什么。

  “我甩手给她五百万,我就不信她不会跑得远远的。”慕容夫人脸上还端着淡淡的笑,话里的轻蔑却更重了几分。

  文震抿唇,更是什么也不再说。

  厅里,恢复了平静。

  T市。

  金凤凰酒店。

  三楼临街的一间雅房里,冷天烨一身黑色笔直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衣领下系着一条纯蓝色的领带,脸,板着,神情有几分的冷漠。

  他坐在房里那张圆圆的大桌前,右手摆放在桌上,几根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

  隔几分钟,他都会看一下自己手腕上戴着的名表。

  每每看到那只名表,他才能找到真实的感觉,感觉到自己真的爬了起来,成了上流社会的一员,穿着名牌的衣服,系着价值上万元的领带,穿着价值过万元的皮鞋,连表都是名表,出入都能开着小车了,不再像过去那般挤公车。

  哪怕是牺牲了自己的爱情换来的,他在悔恨的同时,也有着些许的满足。

  在风家那场酒会,霍东铭和蓝若希再一次重重地打击了他,让他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就是一条狗,被他们逗弄着。霍东铭的高高在上更是刺激着他,让他在心里暗自发誓,总有一天会打败霍东铭,等到他成了商界的帝皇后,蓝若希……他要她成为他的情妇,供他发泄的情妇!

  “咚咚。”传来了敲门声。

  接着酒店的服务员便推开了房门,带着几名都是西装革覆的男人走进来。

  冷天烨一看到那几个男人,马上笑着站了起来,刚刚那冷漠的神情早就不复再见,好像不曾在他的脸上出现过似的,此刻,他是满脸堆笑,讨好的笑。

  “陆总,王总,雷总,张总,你们来了,来来来,快请坐。”冷天烨迎着几个男人走到桌前坐下。

  那几个男人也这毫不推托,走到桌前自顾自地挑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位置坐下。

  “冷经理,沈副总没有来吗?”其中姓陆的那个男人一坐下就笑问着,看冷天烨的眼神总是带着一分的不屑。

  冷天烨一边坐下,一边笑着答:“我太太有点不舒服,所以我让她休息一下。”上次去医院检查,夫妻俩满以为沈柔是怀孕了,谁知道一检查,是她妇科有点炎症,导至她大姨妈推迟了,根本就不是怀孕。

  “冷经理真是一个体贴妻子的好老公,怪不得沈副总对你死心塌地的。”另外一个姓雷的老总也笑着说。

  服务员送上了冷天烨早已点选好的酒菜。

  “来,大家边吃边聊。”冷天烨招呼着众人。

  几位老总也不客气地吃喝起来。

  这几位老总都是和环宇集团有过合作关系的客户,不过在颜菲打击环宇,以更高利润拉走了这些和环宇集团合作到期的客户后,这几位老总也跟着想倒向了颜氏,目前正在和颜菲商讨着利润分成,要是商讨成功了,签了合同,那么他想拉回他们也拉不回了。

  冷天烨今天会请他们来金凤凰吃饭,就是想再度把他们拉回环宇。

  他要和霍东铭较量,唯一的棋子便是环宇,所以他不能让环宇倒,他要让环宇越来越强大。

  酒过三巡之后,冷天烨便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

  “陆总,我进环宇的时候,你老都是环宇的老客户了。”冷天烨对着陆总开口,陆总在这几位老总之中,是最大的,而且陆总的企业在这几个人之中也是最大间的,陆总人脉广,对灯饰的需求量极大,他最想拉回来的便是陆总这位大客户。“大家都熟了,换新的合作伙伴,怎样都是有点不放心的。”

  陆总顿了顿,笑看着冷天烨,说着:“冷经理不必含沙射影的,正如你所说,大家都是熟识的,就有什么话说什么话吧。”冷天烨会请他们来吃饭,目的是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冷天烨笑了笑,便说着:“好,冲着几位老总都是爽快的人,我也不再含沙射影了。我代表环宇诚请几位再度和环宇合作,利润方面大家可以在原基础上再提升两个百分点。”他找人找听过了,颜菲也只是给他们提了一个百分点,他们环宇再提一个百分点,就比颜氏高了,生意人都讲究利益,他就不信这些人不心动。

  果然,这些人听了之后,都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低低地说了一些什么话,最后陆总笑问着:“冷经理,你能代表的吗?你好像只是企划部门的吧。”生意人自然看重利润,他们和环宇合作,环宇能在他们以往的合作中提高两个百分点,听着很少,算钱的时候可是不少了。颜氏是灯饰界龙头,也才给他们提一个百分点,环宇现在等于是和他们平本做生意了。

  不过他们也知道冷天烨的身份,冷天烨就算是沈家的女婿,决定权还是握在沈万财手里的,要是沈万财不同意,冷天烨就算给他们提一百个点都没有用。

  冷天烨笑,只不过在笑的时候,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一抹阴狠,他就知道由他出面,这些人都会质疑他的,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些人不敢对他有一丝的质疑。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很肯定地说着:“几位放心,我既然敢说,就一定是得到了我岳父大人首肯的了,合同我都带着来了,几位不防看看。”说完,他就从摆放在一张椅子上的黑色公文包里取出几份早就拟好的合同来,一一递给几位老总过目,合同上面明明白白,白纸黑字都签了沈万财的大名,只要几位老总一同意,签上名,那么新的合作关系便开始了。

  冷天烨就是利用提高利润把这些客户拉回来,冲着白花花的钱,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的,只要客户拉了回来,他再让企业进原料的时候,选一些良等原料,也就是中等的,不算最好也不算最差的,不再选用以前那种一等原料,这样就能减少原料价格,那么环宇一样能赚钱,再说了在提高两个百分点的基础上,环宇虽说几乎平本,多少还是有些赚头的。

  只要合同一签,稳定了客源,再慢慢想法子扣些利出来,稳赚不亏。

  那么霍东铭借助颜氏打击环宇的计划就不能轻易实现了。

  冷天烨要的就是这种结果,他要让霍东铭尝尝失败的滋味。

  不得不说冷天烨是个自命不凡的人,明明心里清楚自己和霍东铭斗,不过是以卵击石,还敢迎战,甚至妄想打败霍东铭,脑袋估计是被蓝若希的身份和结婚这件事气得生锈了,失去了正常的理智了。

  几位老总认认真真地看过了合同后,又确认合同上盖着的公章是真的,沈万财的签名也是真的,他们才放下心来,然后和冷天烨的聊天也就开始往生意上,合作上谈了。

  一顿饭下来之后,吃掉了过千元左右,冷天烨就成功地拿回了那几份都签了名字的合同。

  几位老总冲着多一个百分点就同意继续和环宇合作,至于颜氏那边,他们只是谈着,还没有签定合同,也不算违约。

  “冷经理,大家合作愉快。”

  末了,几位老总吃饱喝足了,准备离开了,都站起来和冷天烨握手。

  “合作愉快。大家吃饱了吗?还要不要再上菜?招待得不周,还请几位不要见怪。”冷天烨呵呵地笑着,把那几份签好了名字的合同装进了自己的黑色公文包里,笑得就像笑弥佛一样。

  “不用了,冷经理太客气了。改天有空了再请冷经理一起吃过饭,大家就先走了。”几位老总说说笑笑着,就离开了雅房。

  “各位慢走。”冷天烨赶紧结了帐,拿起公文包就跟着送几位老总离开了金凤凰酒店,等到几位老总消失在自己眼前时,他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告诉沈万财,合作谈妥了,沈万财当即就在电话里赞了他一番。

  仰望酒店外面的天空,冷天烨笑得自负,拿着装着自己胜利品的公文包,钻进自己的车里,也离开了金凤凰酒店。

  天空中的太阳更烈了,都有点像夏天的太阳了,一点都没有进入冬天的感觉。街道上的行人,清晨出门的时候,大都是穿着两件甚至三件衣服的,此刻都脱下了外套,拿在手上,仅穿一件长袖衬衫,感觉是秋天一般凉爽。

  正午时分了,也是下班高峰期,吃饭的高峰期。

  霍东铭在婚后,第一次在中午没有和蓝若希一起吃饭。

  他在帝皇大酒店挑了一间高级的豪华雅房,等着颜菲前来当面向他“汇报”打击环宇的事情。

  安静不失豪华的大房间里,他就像一个帝皇一般,坐在桌前也掩不住他天生带来的尊贵压人的气息,两名保镖分别站在他的身后,酒店里的服务员,有两站也站在他的身后等着他的吩咐,有两名站在房间门前。

  他在走进帝皇大酒店的时候,就吩咐了帝皇大酒店的经理,如果看到颜菲来了,就带颜菲上楼来找他。

  霍大少爷约见的人,一向都是先到的,颜菲虽然没有先到,却也不会迟到,在和霍东铭相约的时间到了之后,颜菲便准时出现在房里,坐在霍东铭的对面了。

  颜菲还是一身中性的打扮,她虽是个女人,却性格像男儿,再者她是个女性同志恋,和她的那一位恋人一起是,她是抢走了“男人”的角色。

  “东铭,让你久等了。”颜菲豪爽地笑着,颇有女中俊杰的样子。经商,她比她的哥哥们有头脑,打击对手,她也比哥哥们有手段,所以她成了颜氏的少东家,让几位哥哥对她又疼爱又恨。

  “没事。”霍东铭浅浅地笑着,扭头朝两名服务员一使眼色,两名服务员马上走出房间,吩咐守在房外的服务员传菜。

  “难得今天你会请我吃饭,怎么不带上你家若希?你俩结婚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你家若希呢,我想看看你的宝贝儿在你大爷的滋润下是否更美艳娇花了。”颜菲嘻嘻地笑问着。

  霍东铭笑着,在提到蓝若希的时候,他总是面露柔情,“蓝家出了一点特殊的情况,她在家里呢。”

  “啧啧啧,新婚之中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一到说妻子,就满脸柔情,连你都不例外。”颜菲忍不住调侃着。

  霍东铭笑,不在意她的调侃,可见两个人的死党关系很铁。

  一会儿酒菜上来,颜菲动作优雅中又不失大气,一边吃着一边和霍东铭说着:“我临出门前接到几个人的电话,那几个人以前是环宇的客户,后来全约到期了,我出面拉拢他们,已经商讨合作细节,不过现在黄了。”

  霍东铭并没有吃,敛起了笑容,静静地听着颜菲自顾自说的。

  “冷天烨,还真不是省油的灯,他竟然有法子把那几个客户从我手里又抢了回去。他在原基础上的利润提高了两个百分点,结果那些人就和他签定了合同,刚刚才从金凤凰酒店回去呢,他开心得就像个斗胜的公鸡一样,全身毛发都飞扬起来了。”颜菲看到霍东铭不说话,也不吃菜,她也不在意,反正对自己这个好友,她早就熟透了。

  他请她出来吃饭,说得好听就是吃饭,说得不好听,就是听她“汇报”。她肚子饿,免费的大餐,自然不会错过。

  “东铭,要不要我也提高两个百分点?或者三个百分点?”颜菲忽然问着,漂亮的凤眸炯炯地睨看着霍东铭,眼里有一着抹商人的算计。

  霍东铭看向她,没有错过她眼里那抹算计,抿唇一掀,淡问着:“你愿意做亏本生意?”

  “亏本生意当然没有人愿意做,打击环宇不是你想要的吗?我对外向客户提高两个百分点,甚至三个百分点,其中我颜氏亏损的由你填上,怎样?这样我就可以帮你彻底打垮环宇了。”颜菲呵呵地笑着。

  霍东铭不说话,只是站了起来,双手撑放在桌面上,探过半截身子把俊脸凑到了颜菲的面前,深沉的眼眸瞪着颜菲,沉沉地问着:“你觉得我霍东铭的钱容易挖吗?”

  颜菲把他的俊脸往后一推,说着:“离我远点,小心我家甜心看到了不高兴。你霍东铭的钱要是容易挖,那我登天就如同平地走路了。”

  霍东铭坐回了身子,淡冷地说着:“知道就好。”

  就算是死党,也不能算计他,也算不到他!

  “那你打算怎么做?下一步如何?还需要用到我吗?”颜菲敛起了嬉皮笑脸,难得认真地看着霍东铭,关心地问着。

  霍东铭不答她,只是摸出了手机,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

  等到电话通了,对方也接了之后,他低沉地说着:“姓韩的,帮我一个忙。”

  另一端莫名其妙接到他电话的韩泽坤正搂着一位身材火辣的美女走进帝皇大酒店,他一边走着,一边笑着:“怎么了?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呀,你也在帝皇吧,在哪个房间,我去找你。”

  霍东铭便告诉了他房间的号码。

  韩泽坤也来了帝皇大酒店,他自然不必再电话里说,在告诉韩泽坤房间的号码之后,他就切断了通话。

  听了霍东铭短暂的通话后,聪明的颜菲便知道霍东铭下一步的动作了。

  韩泽坤的老爸是运输大王,在T市,几乎垄断了运输行业,几乎所有企业出发货都要请韩家的车队,环宇集团的生意自然不可能仅销售于本市,也有很多销售到他市,他省,甚至国外,每次出货都要和韩家的运输车队交涉合作。

  如果韩家不和环宇合作了,韩家损失并不大,但环宇损失却大得很,不能按时交货,或者完全不能交货,客人让赔偿,都是一笔一笔的钱呀。就算能交上货,逾期交货也会让客人追究的,一样要赔偿或者减价,损失的依旧是环宇。

  以霍东铭和韩泽坤的交情,只要他开口要求了,韩家保证就在运输方面为难环宇,环宇有客源,没有货车出货,他们能航运吗?在其他运输路上,霍东铭有的是关系,冷天烨一样是他的手下败将。

  连慕容俊那般强大的笑面虎都输在霍东铭的手里,冷天烨算老几?

  ------题外话------

  我这里八点钟就要停电了,想码到一万字都不能了,只能匆匆上传后台,先保证着更新再说。还有,今天的章节也没有修改,错别字肯定有的,大家先包涵一下,等来电后,我再自己找找,改一改错别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