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5 那一年相恋的开始

085 那一年相恋的开始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14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1

   谁要是得罪了这个男人,就是这个下场。

  颜菲偷偷地看了一眼微绷着俊脸的霍东铭。

  霍东铭扫她一眼,淡冷的话语带着此许的戏谑:“怎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偷看。”

  颜菲不过是偷偷地看一眼,在心里想了一下,他也发现了,便忍不住说着:“我说呀,东铭,你的眼睛能不能别这么的锐利,在你面前,大家就像透明似的。”

  鹰眸看来,唇抿起,霍东铭没有回答她。

  颜菲呶呶嘴,继续吃着她的饭。

  片刻后,韩泽坤便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了。他今天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看上去显得风度翩翩的,他喜欢游泳花丛,平时出门都极其注意打扮,拿他一句话说:女人就是喜欢风度翩翩的男人。

  刚才进酒店的时候,他是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的,那是他第N个女友的,不过出现在霍东铭的面前时,却只有他一人。而他那位女友则被他吩咐服务员带到其他雅房去等他,他一般是不会带着女友出现在霍东铭的面前的。原因嘛,很简单,他没有霍东铭帅,也没有霍东铭牛逼,更没有霍东铭那般有钱,他的女友们都是看帅,看牛逼,看钱的,要是他把女友带到霍东铭面前,保不准那些女人都甩了他,扑向霍东铭了。

  那样他就丢脸了。

  “哟,怎么,你们两个在约会呀?东铭?小希儿呢?你不要她了?那给我吧,我想她很久了。”韩泽坤自顾自地在颜菲身边坐下,冲着霍东铭嬉皮笑脸地说着。谁知他话音刚落,一只有力的大手就横来,揪住了他的衣领,接着他便被霍东铭揪站起来,霍东铭俊脸在一瞬间阴沉得吓死人,极为少见的森冷气息把他整个人笼罩住,宛如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撒旦那般可怕,鹰眼迸出的视线也是阴寒阴寒的,好像刮着呼呼的刺骨寒风似的,阴冷地瞪着韩泽坤,一字一句的声音也不带温度敲进韩泽坤的耳膜里:“最好就把你脑里的念头给我打消,否则我不介意帮你开脑,切断你对若希的肖想。”

  韩泽坤被揪着,很没有形象了,他也不生气,他就是喜欢逗着霍东铭,谁叫两个人除了是死党之外还是对头。

  一旁的颜菲失笑地打着圆场:“东铭,你最沉得住气的人,一遇到与若希有关的人和事,你就变得不淡定了,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逗弄你的,你也上当。”她又看一眼不怕死的韩泽坤,摇头叹息着:“不过有些人的确需要开开脑了,被打N次还是学不乖。”

  霍东铭冷冽的气息依旧不收,鹰眸还是死死地盯着韩泽坤,直到韩泽坤举手投降,发誓再也不扯到蓝若希的身上,才得以自由。

  “真没见过有事要我帮忙的人还这么拽。”韩泽坤恢复自由后还是嘴巴贱,抱怨了一下。随即就不客气地抄起了筷子吃起菜来,还专门喜欢和颜菲抢菜吃,只要颜菲喜欢吃的,他都要抢来吃几口,惹得颜菲也想揪他的衣领。

  霍东铭抿着唇,这个习惯怕是改不了的。

  只要不在若希面前,他无所谓。

  想到上次若希扳他的唇,那丝丝带着娇嗔的抱怨,霍东铭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刚刚还一副魔鬼的样子,此刻忽然又笑了起来,差点就让韩泽坤和颜菲的眼珠子都吓掉了。

  “东铭,你刚才说要我帮你一个忙。”韩泽坤敛起了吃惊,能让这位死党打心里发笑的人,必定是小希儿了。

  霍东铭还没有回答,颜菲就替他把事情告诉了韩泽坤。

  听完颜菲的话后,韩泽坤故意拢起了剑眉,看着霍东铭,说着:“东铭,我可以帮你,不过大家都是生意人,都是开门做生意的,没理由把客人往外赶的吧。环宇几乎天天都要请大家的车队帮他们运货,怎么说也算是老客户了,我要是不把车队给环宇,那我不是白白损失了?”韩泽坤一副在商言商的样子。

  颜菲的打击对颜氏有利无害,怎么轮到他的时候,就是有害无利呢?霍东铭对他太不公平了,就知道占他的便宜,哦,不,是趁机打击他韩家的生意。

  霍东铭向后一靠,靠在了椅背上,状似无意地说着:“也是,怎能让你做亏本生意呢。哦,对了,我千寻集团名下的运输队和丰盛财团的合作也到期了,不知道要不要续约。”丰盛集团所有产品出发货时都是请的千寻集团的运输队,两家企业是签定了合同的,不是那种今天请这家运输企业,明天请那家运输企业的散企业。

  当初韩泽坤也极力想和丰盛财团签合同的,不过被霍东铭抢了一个先。

  “不要,不要续了,东铭,你都赚了几大笔了,总该给口肥肉我吃一下吧,否则我都要瘦死了。”韩泽坤自然听出霍东铭话里的深意了。千寻集团和丰盛财团的合约到期了,只要还没有续约,他就可以去争取,只要霍东铭愿意放弃续约,那他就有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把丰盛财团拉过来,毕竟在运输方面,韩家才是大王。

  “那……”霍东铭斜睨着他,想吃肥肉也不是说想吃就能吃的,总得要张大嘴巴吧?

  “你老兄难道求我帮忙,我自当全力以赴。”韩泽坤圆滑地嬉笑着。

  “好,我等着看成果。”霍东铭颇为满意地坐正了身子,然后就站了起来,对两个死党说着:“慢慢吃,我先走了。我会先结帐,超支了的,你们自己垫上。”说完转身就向房外走去,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喝过一滴酒,吃个一道菜。

  两名保镖马上跟随着。

  看着他健壮挺拔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韩泽坤嘀咕着:“总是这般让人又爱又恨。”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颜菲吃饱了,拿起摆放在桌上的餐巾纸,抽出两张拭了拭嘴,然后也跟着站起来,冲韩泽坤笑着:“我走了,你自己慢慢享用。”

  “要不要我送你。”韩泽坤跟着站起来,非常好心地问着。

  颜菲一边做着再见的动作,一边甩回话来:“不用了,别让你的甜心久等了。”

  “你们都走了,我也不想留下。”韩泽坤快步上前,跟在颜菲的身后而出,听到颜菲那句话后,忍不住问:“男人婆,你是不是长了千里眼,你怎么知道我带了甜心?”

  “猜的。”颜菲呵呵地笑着,便钻进了电梯。

  韩泽坤停下脚步,看着她走进电梯,等到电梯门关上了,他脸上的嬉笑慢慢地敛收起来,灼灼地盯着电梯门口,良久,才低叹着转身往自己定好的雅间走去,在心里叹息着:要不是你丫的喜欢女人,哥我用得着天天换女人吗?

  霍东铭走出了帝皇大酒店后,便打电话给蓝若希。

  等到蓝若希接听电话后,他温沉地问着:“若希,你还在家里吗?”他还没有吃饭,刚才对着满桌子的酒菜,他就是没有胃口,他忽然间很想吃蓝若希亲手为他做的饭菜。

  “没有了,我在企业里,不过现在准备去吃饭。你吃饭了吗?”蓝若希在蓝家陪了母亲一会儿,母亲便让她忙她的事情了,父亲没有去企业,在霍东铭离开之后,都是呆在书房里想事情,姐姐送霍东禹离开了,说是去部队里报到,然后要回霍家看望奶奶。

  既然母亲都说没事了,她便回企业了。

  忙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才有空去吃饭。

  她那间贸易企业还没有步入正轨,还要往外跑生意,拉单子的。她还要和客户商讨事情,就那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她都和几位客户在电话里谈合作的事情了。

  那些客户们都不太愿意合作,因为她这间贸易企业是刚成立的,在同行中还没有什么诚信度,很难拉到生意。

  当然了,如果这间企业还是挂在千寻集团名下,自然很快就会步入正轨的。

  霍东铭原本是不想把这间子企业划到她名下的,想到她喜欢挑战,才会划归到她的名下。

  “怎么现在才吃饭?都快一点了。”霍东铭一听到蓝若希现在才准备去吃饭,马上低声责备着,语气里全是心疼,却忘记了自己到现在也不曾吃饭。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霍东铭再问了一句,刚刚还想着吃蓝若希亲手做的饭的念头打消了,时间不早了,再等蓝若希做好饭来时,都下午三点了,他饿着,他无所谓,他舍不得让他的若希饿着。

  “不用了,我在金凤凰酒店,我已经到了。”蓝若希应着,自动忽略他的责备。

  “那好,我去找你。”霍东铭说完便吩咐保镖马上赶往金凤凰酒店。

  蓝若希没有反对,他便挂断了电话。

  很快,夫妻俩便在金凤凰酒店碰面了。

  蓝若希在一楼的大堂厅里挑了一张桌子,位于角落里,也点好了菜式,有些是她爱吃的,有些是霍东铭爱吃的。

  “以后,不准超过十二点钟吃饭,要十一点半吃饭,知道吗?不了,我每天在十一点半来接你,我要盯着你吃饭。”霍东铭人还没有坐下,霸道带着关心的话就传一步传进了蓝若希的耳里。

  “好了,像个老太公一样了。”蓝若希失笑地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臂坐下,好笑地说着。

  她发觉他越来越哆嗦了。

  “你还说,现在都几点了。”霍东铭语气放柔了,可是责备的意思还有。

  “好像,貌似下午一点了。”蓝若希嘻嘻地笑着,不把他的责备放在心上。她把一双筷子塞到他的手里,说着:“吃吧,你肯定也没有吃饭,你的语气里没有饭菜的气味。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霍东铭眼眸忽闪,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她也注意到这些了!

  “我原本想着回家吃你亲手做的饭菜的。”霍东铭低低地说了一句。

  蜜月归来后,夫妻俩还没有回过他们的小家里呢。

  他怀念和她一起做饭的时候,怀念她在厨房里为了他而忙碌的样子,怀念她那可以媲比大厨的手艺。

  蓝若希眨眨眼,原来他饿着肚子到现在,是想吃她亲手为他做的饭菜了。

  心里有点甜丝丝的,为人妻子嘛,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亲手为自己心爱的丈夫做饭了。

  她倾过身子,在霍东铭耳边低低地说着:“晚上早点回家,是回大家那个家,我包饺子给你吃如何?”

  霍东铭鹰眸一眯,偏头盯着她,不说话。

  “你想什么馅的我都为你做,你也可以帮忙。”蓝若希杏眸弯弯地笑看着他,那神情说有多娇憨就有多娇憨,让霍东铭差点就想搂过她,狠狠地吻一番。

  “不骗我?”

  “不骗。”

  “骗我的话,今晚我吃你。”

  “你天天晚上不都在吃吗?”

  “那好吧,你要是没有包饺子给我吃,那你今天晚上吃我吧。”

  “就知道吃,不知道谁曾经说过自己是柳下惠呢。”

  “我可是说得明明白白的,对其他女人,我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对着我的老婆大人,我是坐怀大乱。”

  “说不过你,你可以去参加辩论大赛,保证可以拿到冠军。”

  “如果你想我去参加拿冠军的话,我必定上刀山下火海,全力以赴。”

  “得了,老太公,别哆嗦了,赶快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遵命,老婆大人。”

  两个人之间温馨的味道总是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羡煞旁人。

  ……

  霍家别墅。

  蓝若梅把车停在别墅的门前,并没有把车开进去。

  她刚才送霍东禹先到部队里报到,等霍东禹向上级报告说想先回家看看老太太,上级领导准了他两天假,他刚回来,又是长年在外的,领导们都知道他的情况。

  两个人在外面吃了饭,蓝若梅便送他回霍家。

  “怎么不把车开进去?”霍东禹偏头,定定地凝视着蓝若梅。

  看着眼前自己非常熟悉的大别墅,蓝若希梅有几分的怯懦,她和霍东禹在一起,都让父亲暴怒不已,坚决反对,那么霍家呢?知道她爱的人是霍东禹,霍东禹同样深爱她时,霍家又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浪。

  为什么她想追求自己的幸福,眼前总是有那么多的阻力?

  蓝若梅没有回答霍东禹,红唇抿着,脑后那头秀发静悄悄而柔顺地披在她的背后。

  车内在一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蓝若梅知道自己不能害怕,那不是她的作风,可是……

  唉,人呀,有时候就是自相矛盾,她心里说着不能害怕,表面上还是有着怯意。

  自己家,父母毕竟是父母,对她疼爱,就算反对,也不会伤害她,霍家却不一样,因为她的逃婚,霍家人都对她意见极大。霍东禹现在是不会再把她推开的了,要是霍家人真的反对两个人在一起,他们一直坚持着,霍东禹会不会被赶出家门?

  冷不防一只大手伸来,紧紧地握着她的手,霍东禹把她的手轻轻地扳离了方向盘,然后把她拉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拥着,俯下头,用下巴顶着她的头,暗哑着声音安抚着:“若梅,在这条路上,你跑得比我坚强,比我勇敢,现在,你可不能退怯,大家的革命尚未成功,大家还需要努力。大哥说过了,不管前面有风有雨还是有雪,大家都要坚持下去。”

  蓝若梅的担心,他都尽收眼底。

  看着她的担心,他的心就忍不住揪痛揪痛的。

  要是当年他早一点向她表白,或许,她就不会成为大哥的女朋友,他们今天也不会面临着这么多问题。

  蓝若梅心头一震,是呀,她一向坚强,勇敢,当初连婚都敢逃,难道现在就要缩回龟壳里当缩头乌龟吗?

  “东禹。”蓝若梅回搂一下霍东禹结实的腰肢,觉得被他搂着,天下太平,让她心感安全,似是天塌下来,他都会拼死替她挡住。

  “别怕,一切有我,相信我,我也能像大哥一样强势。”霍东禹在她的发丝上落下几个细碎的吻,眼里掠过了坚定,那种威严带着强势的气息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哪怕他不从商,出生在这种家庭里,他的强势是天生的,只不过从军多年,他收敛了很多,让强势转变成了威严。

  在军队里,他需要的是威严,让战士们服从,敬畏。

  “我不怕。”蓝若梅又重拾倔强了,把刚刚那些担心统统当成了浮云,风一吹便散了。

  霍东禹朝她伸出大手,沉沉地说着:“来,大家一起进去。”

  蓝若梅伸出手,和他十指紧扣,然后双双下了车,往霍家别墅而入。

  此时,院落里安安静静的,佣人们的工作都忙完了,正在午休。主人们白天大都不在家,唯一守在家里的老太太也在午休。

  不过蓝若梅的车曾经发出了声响,惊动了正在午休的管家英叔。

  他连忙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当他看到一身军装的霍东禹拉着蓝若梅的手,大步地走进来时,顿时愣住了。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东禹少爷怎么回来了,还拉着蓝大小姐的手,两个人……似乎像恋人一般亲密。

  英叔在霍家工作十几年了,都是看着几位少爷长大的。以前的霍家还没有分家,霍启明兄弟三人都是住在这栋别墅里,蓝家因为和霍家交情非浅,蓝家姐妹也经常光临霍家,正因为如此,五位少爷都是和蓝家姐妹一起成长的。几位少爷除了四少爷之外,其他四位对蓝家姐妹都很好,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东禹少爷怎么会和蓝大小姐走在一起,他以为他们之间是兄妹之情。

  忽然,英叔想起了一个多月前,东禹少爷回家探亲那一天,蓝大小姐匆匆而来,当时别墅里就只有东禹少爷一个主人在,而蓝大小姐和大少爷是未婚夫妻,对大少爷的行踪最是了解,怎么会往家里跑?难不成是她知道了东禹少爷回来,然后冲着东禹少爷来的?

  “英叔,不认识我了吗?”霍东禹拉着蓝若梅走到了英叔的面前,微板着脸,深邃的眸子炯炯地注视着英叔,神情有几分的冰冷。他本就是个冷漠的人,温柔不会轻易外露,就算外露了,也是为了心爱的女人而露,在外人面前,他还是冷冰冰的人。

  他的气息和霍东恺有几分的相似,只不过他的冷漠带着正气,霍东恺的冷漠带着阴郁。

  “东禹少爷……”英叔把霍东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好像在一再地确认霍东禹的身份似的,蓦然,他转身就往主屋里跑去,步伐急切。

  在主屋门口,他碰到了自己的妻子美姨,马上对美姨说道:“快,告诉老夫人,东禹少爷回来了。”老太太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霍东禹了。

  美姨的视线越过了英叔,看到霍东禹拉着蓝若梅而来,先是一愣,后便反应过来,对英叔说道:“老夫人还在午休。”然后她就推开了英叔,迎上前笑着对霍东禹说着:“东禹少爷,总算把你盼回了,老夫人前一排还在念着你呢。若梅小姐,你……”美姨看一眼蓝若梅和霍东禹十指相缠的手,没有再说下去。

  蓝若梅想讲解什么,被霍东禹阻止了。

  美姨是佣人,哪怕是老佣人,主人的事情,也轮不到她来过问。

  霍东禹细微的阻止动作让美姨回过神来,知道自己越权了,连忙错开身子,让两个人进屋里,霍东禹又吩咐她替蓝若梅准备一杯咖啡。

  “奶奶还在午休,大家先坐坐。”霍东禹拉着蓝若梅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

  不过他们才坐下,老太太就从房里走出来了。

  显然也是早被惊醒了。

  老太太是一个浅眠的人,有什么动静,她都听到。

  “奶奶。”看到老太太,霍东禹马上站起来,上前几步扶着老太太。

  老太太却使着性子推开他的大手,使着性子说着:“不孝孙,不用你扶,滚回你的部队里去。”五年了,这个孙子竟然让她有五年看不到他。

  现在回来了,她心里高兴着,表面上就是忍不住在抱怨。

  人老了,谁不喜欢儿孙满堂,谁不喜欢天天能看到自己的儿孙。她知道先国后家,可霍东禹也不能五年都不归家吧,好吧,他有归过家,只不过刚好撞着她不在,没有见到面。

  “奶奶。”霍东禹失笑起来,多年不见,奶奶还是一副老顽童的样子。听到老太太的抱怨后,他故意说着:“原来我是不受欢迎的了,那好吧,我再找领导,要求回到西藏去,毕竟我对那里也有了感情。”然后故意转身就走。

  “霍东禹,你想气死你奶奶我吗?还不快过来扶我,我都被你气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快要晕倒了。”老太太马上板起了脸,喝斥着,说的话却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像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的人。老脸虽然板了起来,老眼可是贪婪地落在霍东禹的身上,把几年来的思念都融进了眼里。

  霍东禹淡淡地笑了起来,赶紧扶着老太太向沙发走去。

  蓝若梅站起来,上前两步想帮忙扶着,老太太不着痕迹地回避了。

  蓝若梅只能装作没有看见,笑着叫了一声:“奶奶,对不起,打扰你午休了。”

  老太太不说话,在沙发前坐下,又拉着霍东禹问长问短,问过了一番之后,才盯着蓝若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着:“若梅,你欠大家一个说明。”

  蓝若梅抛弃了她的宝贝大金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蓝若梅回来后也曾来道歉过,这件事,大家也都知道,除了霍东燕气极地甩了蓝若梅一巴掌之外,其他人看到霍东铭原谅了她,又看在蓝若希的份上,都没有再指责蓝若梅,可他们并不知道蓝若梅为什么而逃婚。

  现在看到她的军人孙子和蓝若梅一起出现在这里,老人家忍不住在心里格登一下,也猜到了**分,可她还是想听蓝若梅亲口的说明。

  “奶奶……”霍东禹想说什么,被老太太阻止了。

  蓝若梅知道该来的总会来,该要面对的总要面对,她也不害怕,径直对老太太说道:“奶奶,我爱东禹,我一直爱的人都是东禹。”

  果真如此!

  老太太的脸色沉了三分,眼神也冷了几分,老眼带着利剑一般剜向了蓝若梅,质问着:“你抛下东铭,逃婚就是为了东禹?那一个月里,你去找东禹了?你和东禹在一起?你说你一直爱的人都是东禹,那过去六年,你和东铭的感情又是什么?若梅,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若希现在又是我的宝贝孙媳妇,我不想为难你什么。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觉得大家霍家子孙欠着你的?你和哥哥相恋,又爱着弟弟,你把我的孙儿玩弄于股掌之中,你不觉得你对不起他们吗?怎么说,你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东铭对你还不好?你要是真爱着东禹,当初何必和东铭成为男女朋友?婚期都定下来了,要登记了,你才跑,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一般慈祥,但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蓝若梅沉默。

  半响,她才轻轻地说着:“奶奶,对不起,是我的错。可是,你们知道我和东铭在一起是怎么回事的吗?那一年,我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我爸安排我进企业,在财务部工作,东铭哥也才二十六岁,也才接手千寻集团不久……”

  蓝若梅陷入了回忆之中,那是她和霍东铭开始的那一年。

  她年轻貌美,又顶着蓝家大小姐的身份,追求她的男人多得数不胜数,有些是真的爱她,有些是爱着她们蓝家的钱,那些追求她的男人,什么追求手段都用得出来。

  而那时的霍东铭虽然才二十六岁,因为成年了,又是霍家的长子嫡孙,大家都想着让他事业家庭两不误,不停地替他张罗相亲宴,哪怕被他一次一次地拒绝了,可是霍家人都不死心,他不肯出现在相亲宴上,也不肯和蓝家姐妹之外的女人碰面,霍家人便想到了让他看相片。蓝若梅记得,那时候天天拿着一大沓名门淑女相片往企业里跑得最勤的人便是老太太。

  不过霍东铭一向不是任人左右的人,不管家人用了什么手段,他都没有妥协,倒是被家人烦透了,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家人停止对他这种无休止的纠缠。

  直到六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

  蓝若梅那天晚上加班到十一点,她刚接手工作,很多事情都还不上手,所以付出的努力比任何人都多,蓝非凡也不会因为她是自己的的女儿而放任她无所事事,反倒要求更严,要是她做得不好,就扣她的薪水。

  她离开了企业之后,开着车往豪庭花园而回,谁知道行到一段偏静的路上时,她的车就被好几辆车拦下了,从那几辆车里面走下好几个男人,都是平时苦追她的企业小开,那些企业都是中小型企业,在他们眼里,蓝氏财团是他们仰视得脖子都会酸的大企业,如果能成为蓝非凡的女婿,对他们的前途,家族事业都大有帮助,可是他们苦追蓝若梅多月,却连蓝若梅的手都没有摸过。几个男人也不是真的那么爱蓝若梅,不过蓝若梅的美色又勾得他们心里痒痒的,几个人便商量着把蓝若梅拦下,逼她在他们之中作出选择,要是她不答应给他们一个答案,就由其中一个人把她强上了,那个人要是成功娶到蓝若梅,就要分些利给几个帮忙的人。

  说到底,他们都是冲着利益。

  蓝若梅对那几个男人都没有半点好感,早就拒绝他们无数次了。那天晚上被半路拦下,被他们逼迫着作出选择,倔强的她,偏不肯屈服,结果,几个人就把她控制住,压在车前身上,让其中一个男人对她用强的。

  因为那路段平时较为偏静,在晚上九点过后,来往的人和车辆都是少之又少的,蓝若梅一个弱质女子,哪是几个男人的对手,她拼命挣扎,喊着救命,却没有人来救她,偶尔开过的车辆,都是一副怕事的样子,飞速而过。

  她以为,她的一生就要毁在那几个男人的手里了。

  在她绝望之时,在那个想强上她的男人撕破她身上的白领套装,推高她的裙子时,霍东铭忽然出现了。

  她不知道霍东铭怎么会刚好经过那里,那路段本来就是通往豪庭花园的,而霍家却是在金麒麟花园里。

  霍东铭自从接管千寻集团之后,身边总是带着两名保镖,他原本是路见不平,吩咐两名保镖下车相助的,等到保镖告诉他,被欺凌的女人是蓝若梅时,他才大怒,亲自下车,挥拳就揍向那几个男人,不用保镖出手,他以一己之力,就把几个男人打得哭爹喊娘,跪在地上求饶。

  蓝若梅还记得那几个男人不停地恳求着:“霍大少爷饶命啊……”

  霍东铭一脚把那个意欲强上蓝若梅的小开踢倒在地上,大脚还踩在那个男人的胸膛上,俊脸黑得如同雷公,阴冷地瞪着那个男人,然后大手把颤抖地从车前身滑下来的蓝若梅抄入了怀里,护着,阴冷地对那几个男人说道:“我霍东铭的女朋友,你们也敢动!”

  那几个男人没想到蓝若梅是霍东铭的女朋友,谁都没有听说过两个人是男女关系,可他那样说了,谁还敢再染指蓝若梅?

  蓝若梅也被他的话吓了一大跳。

  她以为他这样说是为了吓唬那些想染指她的男人,从而达到保护她的作用。别看霍东铭那年才二十六岁,才接手千寻集团,他的强势却开始在商界盛传,不少人都开始畏惧他。她要是顶着霍东铭女朋友的身份,还真的没有人再敢打她的主意。

  在那几个男人连滚带爬逃命了,霍东铭才松开了她,替她整理好凌乱的衣服,又理了理她的头发,温声说着:“怎么这般晚?加班吗?以后别加这么晚了,要不是我刚好送若希回家,你铁定会……”霍东铭没有再说下去。

  “谢谢你,东铭哥。我也没有想到,那些人老是缠着我,我明明白白拒绝了多次了,他们还是不死心。”蓝若梅惊魂初定,连忙向霍东铭道谢。

  听到蓝若梅的话后,霍东铭有点恨恨地说着:“刚才真不该让他们就这样跑了,应该把他们都送到警察局里吃免钱饭,我可以告到他们死!”

  说完之后,他忽然又定定地看着蓝若梅,深思片刻后说着:“若梅,以后你就顶着我女朋友的身份吧,这样绝对没有人敢再伤害你,就算你凌晨才回家,也不会再有人敢拦你的车。我也可以免去家里人的逼婚了。”

  “东铭哥……”蓝若梅顿时脸红耳赤,不知道是拒绝好,还是接受好。

  当时她以为霍东铭只是随口说说的,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后来,霍东铭便天天来接送她上班了,对她的好比以前多了一分,在她还莫名其妙的时候,霍东铭已经告诉家人,她蓝若梅就是他霍东铭的女朋友。霍蓝两家本来就关系非浅,听到两个人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两家人都很开心,自此,霍东铭的耳根清静了,蓝若梅也安全了,整个T市都知道了两个人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蓝若梅那时候对霍东禹的感情还没有看得很透彻,霍东禹听到那个消息后,又一言不发地从军去了。她便这样,带着莫名其妙成了霍东铭的女朋友。

  谁知道随着年纪的增大,和霍东铭相处之后,她发觉自己始终把霍东铭当成了兄长,在她心里,不时地冒出来作怪的男人始终是霍东禹。可是那时候霍东铭的表现,好像是爱上了她的样子,(霍东铭自己都以为他爱上了她)对她那般好,那般的照顾,连带地对她的妹妹也更好了,她不知道如何向霍东铭说明,而霍东铭一天比一天强势,她又害怕自己说出真相后会触怒霍东铭,让他报复蓝家。

  那六年里,她其实也和两家人说明过的,只不过大家不相信她。

  因为霍东铭对她的温柔,对她的好,麻痹了两家人。

  有好几次她都想和霍东铭摊牌,可霍东铭不给她摊牌的机会。

  这样一晃六年,直到两家父母替她和霍东铭选定了婚期,霍东铭亲自前来下聘,她才焦虑起来。她不想嫁给霍东铭,明知道嫁给霍东铭,他一定会让自己幸福的。焦虑让她不知所措,在那天晚上,她一次次想起霍东禹,心一狂,就抛下自己背负了六年的心里压力,逃婚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和霍东铭其实都是在相互利用。

  她因为霍东铭而免于被其他男人纠缠伤害,而霍东铭因为她而免于被家人逼婚。

  只有她知道,霍东铭每次来蓝家,和她相处的时间如果是一个小时的话,那么和妹妹相处的时间就会有两个小时。

  那时候的蓝若希还是个大学生,她想着霍东铭应该是把蓝若希当成妹妹宠爱着的,哪怕有过错觉,也没有去证实,结果就导致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最终以她逃婚,若希代嫁而终结了。

  如今一切都明朗了,霍东铭真正爱的人是她的妹妹。而她真正爱的人是霍东禹,她和霍东铭兜兜转转,差点就要结婚了,终是回归了正轨。

  听完了蓝若梅的诉说,霍东禹一张脸黑得像包公了,该死的,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竟然不在她的身边。在她莫名其妙地成为大哥的女朋友时,他也不给她机会前来说明,就默默地消失在她的世界里,生生地错过了那么多年。

  他不怪她当初没有看透对他的感情,她那时候还年轻,再说了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同时遇着几个好男人时,分不清自己到底爱的是哪一个。

  人们都说,只要陷入了爱情的国度里,再聪明的人都会变成白痴。

  就连霍东铭都当了一回白痴。

  怪只怪他们五兄弟都是和蓝家姐妹一起长大的,他们都对蓝家姐妹好,蓝家姐妹对他们的态度又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在这种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环境下,真正的感情的确很容易变得混沌,难以分辩真假。

  ------题外话------

  亲们,下午二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