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6 桥与路相连(二更)

086 桥与路相连(二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396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1

   老太太久久没有说话。

  她看出霍东铭真正爱的人是蓝若希,却从不知道蓝若梅爱的人是霍东禹。现在看来,霍东铭和蓝若梅的错误,并非完全是他们两个人的过错,他们都有错。如果当年他们不急着逼霍东铭结婚,或许霍东铭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和蓝若梅在一起,更不会因为相处时间太长,而觉得他自己已经爱上了蓝若梅。

  可是过错已经铸成,现在已经再也不能说如果了,因为如果成了过去式,只会提醒他们做错了什么。

  看着霍东禹,又看着蓝若梅,老太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说着:“儿孙自有儿孙福,奶奶老了,也不想管太多了。东禹,若梅,祝你们好运了。东禹的妈妈和惠兰不一样……”老太太没有再说下去,蹒跚着步伐向外面走去,东禹想扶她,被她拒绝了,只让美姨扶着向院落里走去。

  老太太每天午休过后都会到院落里晒晒太阳,散散步。

  霍东禹站在原地,看着奶奶蹒跚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第一次,他发现奶奶老了,很老了,不再是记忆中那个疼他们,宠他们,顺着他们,天天陪着他们,带他们去玩的奶奶了,而变成了一个孤寂却依旧关心着儿孙,依旧操心着儿孙的一切,却又忍着一切,只希翼他们都幸福的老人。

  老太太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就代表她不会阻拦霍东禹和蓝若梅在一起,放手让两个人去追求,弥补错过的幸福与岁月。

  霍东禹心里是非常感激老太太的,在这个家里,老太太其实还相当的有说话权,只要她强硬起来,也会翻天覆地,可她不愿意当一个固执强硬的老太太。她不想像其他家族里的老夫人那样,坚持要求什么门当户对,利益当前的联婚,更不会因为不喜欢而强势阻止,她要的是她的儿孙们都能幸福,哪怕她对蓝若梅也有过不满,她却能在清楚一切原由后,放下所有的不满,甘愿成全。

  这等开明的老太太,在豪门里,其实还是不多的。

  转身,他回到了沙发前,大手一抄,就把蓝若梅用力地带入了怀里,紧紧地搂着,什么话也不说。

  蓝若梅也回搂着他,心里明白她想和霍东禹得到亲人的祝福真正走进结婚礼堂,还要经历很多,面对很多,仅是能不能让未来的婆婆接受她,就是一大问题。

  不管还有什么困难,她相信,她都能承受,只要霍东禹不再回避她就行。

  院落里,美姨扶着老太太在林荫小路下面慢慢地走着。老太太不怎么说话,美姨数次欲言又止。老太太便侧头睨了她一眼,淡笑着:“美姨,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美姨便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才问着:“老夫人,二夫人那里怕不好过关,老夫人不打算帮东禹少爷和若梅小姐一把吗?”

  老太太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走到了路边的长石凳前坐下,看着自己的院落里,到处都是风光,到处都是景,然后狡黠地说着:“我身为婆婆的,要是向着未过门的孙媳妇,我儿媳妇肯定不高兴,我两边难做人,不如撒手不管,保持中立,让他们磨擦磨擦,也算是给东禹那小子一个考验了。别看他是个兵哥儿,在爱情方面,他可不像东铭那小子那般的强势。”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应该知道了这件事的。”

  “没有东铭不知道的事。他不是也不管吗?他要是管,东禹此刻还能坐在厅里吗,早被他那个利害的妈扯回家去了。官夫人,带着官,一个官,两个口,晓清利害呀。”老太太叹息着,眼底深处却掠过了狡笑,分明就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没法啦,太闷了,看看几位孙子折腾折腾,也是一出出解闷的好戏。

  ……

  衣戴风流服装店。

  林小娟参照蓝若希的提议,一咬牙,把才赚到的一些钱再租多了一点地方,然后把她所有衣服都用一个个衣架撑起来,挂着,再在每一行列前头用一张大纸写着“每件六十元,不讲价,买三件送一件”。

  秋冬的衣服都是挺贵的,林小娟进的货大质量不错,和那些服装店里买到一百多元一件的质量是一样的,只不过她的租相对来说便宜一些,她才会买几十元一件,赚点小零头。现在她加价至六十元一件,识货的人看过后都不会觉得贵。再说了,大家都冲着那个“送”字。人,总有一个心理,就是不要钱的东西,不管是好是坏,都会要。

  买三件,却送一件,明知道林小娟不会做亏本生意的,但是他们还是冲着那件送的衣服而来。

  林小娟的生意便比以前好了很多,就连白天都生意不断。

  她忙得团团转的,只有她一个人,看着那么多衣服,是有点忙不过来,不过她忙得开心,开心到连那辆她已经熟识的路虎停在路边,车内的男人专注地盯着她看了足足半个小时,她也不知道。

  慕容俊拿出手机,调出了照相功能,然后用手机对准了那个正在忙碌的小女人不停地拍着照,偷拍的。

  反正他想做什么,也不怕别人笑话。

  林小娟收钱时,那嘻嘻笑的样子,他拍了。

  他觉得她最吸引他的,不仅仅是她的牙尖嘴利,还有她此刻收钱时的样子,很直白,对于有了收入,她把所有开心都表露在那张小脸上,一点也不怕别人说她贪钱。反正在她的心里,她是靠自己的劳动所得,不偷不抢,光明正大。

  再看到那句促销的标语。

  每件六十元,不讲价,买三件送一件。

  他记得她以前是每件四十元的,依照她现在这个卖法,买三件送一件,收入却比以前的价格还要多,看来这丫头还是挺有经商头脑的。

  两个人自三天前参加风家酒会结束后,就有三天不见面了,他忙,他的总裁大人每天总有不少事情丢给他去做的,他要忙着去安排。人家总裁大人可以缠着娇妻偷香窃玉的,他只能发挥自己的才能,把总裁大人吩咐下来的事情都完成。

  三天前那个晚上,他送她回到她的租房楼下,她下车时,和他说了一句话:“慕容俊先生,我欠你的人情今晚已经还了,以后大家还是少见面为妙,最好就是桥归桥,路归路。”

  她不是笨蛋。

  她察觉了他的野心吧。

  唇边,露出淡淡的笑,那般温和,总像春风一般,吹拂着大地,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用笑容来掩住了他的狼子野心。嗯,不能说是狼子野心,他只是喜欢和她在一起,想着把她拐上他的床,共同制造个小娃儿而已。

  他从来不介意她的平凡,他自己的外表也不算超帅的那种,只能说耐看。至于身份吗?只要他想的,谁也阻止不到他。

  娶妻的人是他,他自己高兴,自己喜欢,自己觉得幸福便行,何须家人同意?又不是让他的老爸老妈娶妻。

  不过,这小女人倒是在他还没有任何表白之前,就急着和他划清界线了。

  看到林小娟还在忙个不停,现在已经是午后三点多了,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买东西的自然也就多了。慕容俊打开了车门,决定下车去帮他的小猎物,打个小零工什么的。

  “老板,五十元一件行吗?”有些人还是不死心,也是惯性,一边翻看着衣服,一边问着正在找零钱给另一位客人的林小娟。

  林小娟笑着指指自己那张写着标语的纸,当她抬眸的时候,就看到了慕容俊高大的身躯站在了她的衣服行前面,正笑得像大肚弥佛一般,眸子弯弯的,让人心生暖意,好像阳光都是从他的眼里笑出来似的。

  慕容俊还是那身帅气的白色西装,双手悠闲地插在裤兜里,笑得弯弯的眸子有点莫测高深,落在林小娟的身上。此刻的他,敛起了身为千寻集团总特助的沉稳,也隐去了慕容家大少爷的尊贵,更藏起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有点痞痞的感觉。

  他怎么又来了?

  林小娟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便上前几步,把慕容俊拉到了一边去,小声地问着:“大爷,你怎么又来了?不会又有什么酒会吧?我欠你的人情不是还了吗?”像他这种身份的人,要是三天两头都来找她当女伴,保证所有人都误以为她真是他的女伴了。

  大爷?

  慕容俊的脸抽了抽,他三十五岁,是比她大了九年,不过也没有老到可以当大爷吧?

  嘴上却笑着答:“林老板的生意好呀,好到忘记了恩情。”

  林小娟马上反驳着:“什么恩情?不就是找你帮了两次忙吗?你自己都说,陪你参加酒会,就当是我还你的人情了。现在都还了,你还……哦,我知道了,我还欠你的钱。”

  林小娟记起自己两次被城管抓进城管局去,都是慕容俊掏的钱帮自己把货物赎出来的。

  顿时以为慕容俊是来讨钱的,嘴里忍不住嘀咕着:“不就是几千元吗?你的身家都不知道有多少千万元了,还要讨回去。”嘀咕还嘀咕,她还是很认命地从腰包里点了一沓钱拿出来,递给了正一脸哭笑不得的慕容俊面前,说着:“我今天进帐就这么多了,先给你,明天你再来,我再还余下的那些。然后,我就真的不欠你的了。”

  慕容俊不接她的钱,只是笑着,灼灼地锁着她的视线,林小娟和他对视了一分钟,被他眼里的灼热所惊,别开了视线。

  “快点拿钱,我要忙去了。”林小娟被他看得心里有丝丝发慌,不知道这个男人老是出现在她的面前,为的是什么。要是知道找他帮忙,会惹上一身骚,打死她,她也不找他了。她没钱没貌的,他要是真看上她了,他的眼睛铁定有问题,要带他去医院眼科检查一下。

  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包来,把她的手连同钱一起包了起来。

  林小娟马上如同触电一般,赶紧抽回了手,小脸涨了一分的红晕,是生气的,大眼圆瞪,瞪着慕容俊,数次张嘴想说什么,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看到一向牙尖嘴利的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慕容俊老实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占了她的便宜还敢笑!

  林小娟眼里怒火一冒,手里还抓着的那沓钱迅速地卷了起来,上前一步踮起脚,一手就擒住了慕容俊的下巴,一扳,卡住正在笑的嘴巴,就把卷起来的钱往慕容俊的嘴里一塞,然后一甩马尾,转身就去忙她的了。

  慕容俊扯掉她塞进他嘴里的钱,笑意更深了。

  他慕容俊是谁,能近他身的人,少之又少,她能轻易把钱塞进他嘴里,还不是他故意顺从。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是塞了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给他当车费,现在又塞钱进他的嘴,有趣。

  他拿着钱大步走到林小娟的身后,拉开她缠在腰肢上的腰包,把钱塞了进去,又把拉链拉上,才笑睨着她问着:“林老板,需要我帮忙吗?我看你挺忙的呢。”

  “不用了,我自己忙得过来,慕容俊,我和你说过,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了,你以后别出现在这里了。”免得她都忍不住胡思乱想了。

  哪个少女不怀春,她也对爱情有憧憬的。只不过她也很现实,知道她和慕容俊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她不想高攀,趁着自己还没有乱动春心,先拉开距离再说。

  “小娟。”慕容俊忽然微倾下身子,把脸凑到了小娟的耳背后面,在她的耳边上低哑地说着:“你难道不知道桥和路是相连的吗?桥的两端总是路,桥路是密不可分的。所以,桥不能归桥,路不能归路。”

  林小娟全身一震,他这是什么意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