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7 情夜漫漫

087 情夜漫漫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6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2

   末了,慕容俊还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吹着热气,带着挑逗的意味,让林小娟更是震上加震,赶紧跨上前两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心里忍不住狂跳起来,慕容俊刚刚的动作分明就是**。

  慕容俊呵呵地低笑两声,满意她的反应,只要她对他的亲近有反应就行了,他最怕的是她对他没有反应,那样的话,他就难办一些了。

  林小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慕容俊不在意她的狠瞪,只是再投给她一记莫测高深的眼神,便离开了她的身边,自顾自地帮她的忙了。

  林小娟还站在原地。

  她要桥归桥,路归路,他说桥与路是相连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和她划清界线。

  这个男人,笑,只是表面,温和,只是假象,原来深得像无底洞。

  他不划清界线,她划清便可。

  不过,看到慕容俊熟稔地帮着自己的忙,林小娟暂时不想再和他讨论桥和路的说法,先忙完再说,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重新投入了忙碌之中。

  要是生意一直都这么好,很快她就可以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独立店铺了。

  等她赚了钱,再把父母从乡下里接出来,让父母享受一下幸福。

  林小娟在心里想着。

  有一个人帮忙,林小娟就轻松多了。

  慕容俊能说会道,只要停驻下来看过她那些衣服的客人,都被他说动买了衣服,而她只管收钱就行。

  林小娟是第一次做生意,什么都还在学习之中,看到慕容俊周旋得游刃有余,她在心里开始留心他的手腕。他能成为千寻集团的总特助,深得霍东铭的信任,经商手腕自然高超,她不用跟谁学习了,就跟着他学习便可。

  汗!

  才想完,林小娟又在心里暗骂自己变心变得快,刚刚才想着和他划清界线,现在又想着跟他学习经商手腕。

  不管了,顺其自然吧。

  霍东铭在下午四点左右就去了蓝若希的贸易企业等着她下班。

  蓝若希下班要五点半,想到中午答应他,晚上包饺子给他吃,她便让霍东铭先到市场或者购物大商场里购买包饺子所需要的材料。

  听了她的话,霍东铭便自椅子上站起来,这间贸易企业太小,又没有步入正轨,蓝若希的办公室很小,不像华艺总经理办公室那般宽敞,没有沙发,霍东铭只能坐着普通的椅子。他无所谓,只要能坐在这里看着蓝若希便行。

  “需要什么材料?”霍东铭低沉地问着,眸子径直落在蓝若希的脸上。他就是小时候吃过饺子,现在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吃过了,他连饺子的味道都不记得了,想到是若希包给他吃,他才会那般的开心,那样的期待,而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包饺子该准备一些什么材料。

  “我列一张清单给你,你照着清单上的名称去买就行了。”蓝若希随手在旁边抽出了一张A4纸,在白纸上面列了一些包饺子不能少的材料,她不喜欢单一的馅,她喜欢多样化的,所以列了不少的材料,列好之后就交给了霍东铭。

  霍东铭接过后,细细地看了一遍,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

  出了蓝若希的办公室,走到外面去,两名保镖马上迎了上前,没有看到蓝若希,石彬忍不住问着:“大少爷,大少奶奶呢?”大少爷是来接大少奶奶的,难道大少奶奶不在,大少爷扑了个空?不对,大少奶奶的车还在这里呢,怎么可能不在。那……两个人该不会是吵架吧?

  这个可能性绝对不会有!

  石彬在心里否定了猜测,大少爷恨不得把天上的太阳都摘下来给大少奶奶,怎么可能会和大少奶奶吵架。

  霍东铭沉冷地把蓝若希列的那张清单递给石彬,沉声吩咐着:“大家先到商场里买这些东西。”吩咐完,他越过两名保镖就向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车走去。

  石彬接过清单一看,脸色大异,这些细碎的材料,好像都是包饺子用的吧,不管是做什么用的,大少爷要亲自去购买?这可是家庭主妇的事情,以大少爷尊贵之躯竟然也要去买这些材料吗?

  想到这里,石彬连忙跟上前两步,恭恭敬敬地对霍东铭说道:“大少爷,这些大家去准备就可以了,大少爷还是别去了吧,在这里陪着大少奶奶。”

  要是让狗仔队的人发现大少爷去商场买这些材料,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肯定是“太子爷变身家庭妇男,带着保镖商场买猪肉”。

  汗,要真登出这种头条来,大少爷会不会发飙,大少爷一发飙,那报社就遭殃了。

  霍东铭不说话,只是抿着唇继续往前走,走到了自己的车前,便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坐在车后座。

  石彬无奈,只得和另外一名保镖钻进了车里,他开车。两名保镖心里都明白,这份购物清单肯定是大少奶奶列出来的。

  大少爷对大少奶奶的宠爱还真不是一般的深,而是深得像大海了。因为是大少奶奶指定要的,所以大少爷连身份也不顾了,要亲自去买。换成其他男人,别说是大少爷这种身份的,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一族,也有很多男人不愿意像个家庭妇男一般去购买这些材料的。

  劳斯莱斯载着霍东铭向本市最大的商场开去,大商场里一般都有蔬菜区,肉类区,去商场准能把蓝若希指定的材料都买齐全。

  到了商场,霍东铭按着蓝若希列出的清单,一一挑选着需要的材料,两名保镖在身后跟着帮忙拿东西。蓝若希虽然列出了清单,她却忽略了一件事,她家男人根本不知道需要量是多少,所以,每一样材料霍东铭都买了很多。

  等到所有材料买得差不多时,两名保镖不再是用手拿着了,而是推着一个购物车,购物车上面装满了材料,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霍东铭要办什么大喜事呢,买那么多的东西。

  仅是那猪肉就吓死人了,原本只需要一点瘦肉便可以了,他却把人家余下的所有瘦肉都卷走了,还担心不够,连冰柜里那些用保鲜袋包封好,标上了价格的都被他一并卷走了,直让那个负责卖猪肉的商场员工看得傻了眼,以为他十辈子没有吃过猪肉。

  那些配料,比如玉米,香菇,菲菜等,他也是风卷残云一般,把人家摆出来的全都卷走了。

  看着他高大的身躯往蔬菜区一站,大手一揽,把所有菲菜都卷进了购物车那霸道的熊样,更是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他俊美的外表,尊贵的气息在人群中本来就是鹤立鸡群了,动作再这般的霸道大气,自然更是引来侧目。

  反正等到去结帐的时候,两名保镖推着的那辆购物车堆成了山一般高,是所有人之中最多的一个。

  结了帐,离开了商场,两名保镖把东西提着往车走去时,短短的几分钟路程差点没有把他们的双手提断。

  大少爷购物,吓死人,下次谁要是跟着来,谁受罪。

  回到贸易企业的时候,刚刚好是蓝若希的下班时间。

  “材料都买好了吧?”蓝若希一边收拾好自己办公桌上的资料,一边笑问着刚走进自己办公室里的霍东铭。

  霍东铭点点头,上前替她整理好资料。

  整理好桌子上的东西后,拿起自己的包,蓝若希绕出了办公桌。弯着的手臂马上撞入她的视线,她偏头,就接收到霍东铭那带着魔性的注视,便笑着伸出手挽上了他的手臂。

  等到出了办公室,走到外面去,蓝若希忽然觉得不对劲。

  因为两名保镖非常小心,又带着点同情,更带着一种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看着她。

  她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蓝若希忍不住侧头,看一眼身边的霍东铭,只见霍东铭俊脸还是端着,唇还是抿着,深邃的眸子还是那般的深邃,表情不变,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蓝若希很快就知道两名保镖为什么会用非常小心又带着点同情,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眼神看她了,因为霍东铭那辆车的车后座塞满了肉和菜,全是她列出来让霍东铭去买,等着晚上包饺子用的。可是,也太多了吧?

  蓝若希乍一看到满满一大袋的瘦肉,她的双眼都直了,再看到那用像麻袋一样大的袋子装着的玉米,天哪,都够她吃上三个月了。

  “这……东铭……”蓝若希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而是掩嘴就笑了起来。

  她也不想取笑她家男人,只是,实在忍不住了。

  他就算没有自己包过饺子,也该知道馅的材料需要多少吧?她列了清单,没有标明需要量多少,他就把人家商场里摆出来的都买了回来,难不成他们自己开商场吗?

  看到她不客气地笑着,霍东铭的俊脸有了一丝的窘色,他买得不对吗?

  手臂力道一收,她挽住他手臂的手便被他扯得更贴近了他的腰侧,乌黑深沉的眼眸往她扫来。

  蓝若希回过神来,笑着说:“东铭,我不是存心的,实在是,忍不住了。你,你竟然买了这么多的材料,天,你难道想让我去开饺子店吗?”

  “你要的。”

  霍东铭低沉地吐出一句话来。

  蓝若希顿时哑口无言。

  好吧,是她要的。

  是她的错。

  她该写清楚瘦肉要多少两,配料要多少两的。

  以后再也不犯这种错误了。

  蓝若希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高空中的太阳向西边沉去之时,傍晚正式到来。

  夏天总是日长夜短,入冬之后,便是夜长日短了。

  太阳一下山,气温也跟着变,开始变得阴凉阴凉的,也起风了,风不大,可不再是夏天带着凉意的风了,而是让人觉得冷了的冬风。

  两辆车开进了豪庭花园,开进了在花园最深处,靠近人工湖的那栋别墅里。

  两名保镖把霍东铭买来的材料一一从车后座搬了下来,搬进了厨房里,瞬间就把厨房塞满了。

  “你们今晚也留在这里吃饭吧,我包饺子。”蓝若希回到了仅属于她和霍东铭的家里,显得自然多了,她把包随意地放在沙发上,就走进了厨房里,拿来围裙就系在自己的腰身上,一点也没有名门夫人的样子,却有着普通妻子的形象。

  两名保镖笑着,正想回答,冷不防觉得全身凉嗖嗖的,一看,霍东铭正阴着眼瞪着他们,阴风阵阵地向他们吹来,顿时让他们头皮发麻,就算蓝若希要留他们吃天鹅肉,他们也不敢留下了。赶紧告辞,退了出去。

  开玩笑,大少爷分明就是想独享和大少奶奶一起的时间,他们两个再留下,就成了超级的大灯泡了。

  霸道鬼!

  没有错过霍东铭那阴森森瞪视的蓝若希在心里失笑地说了一句。

  转身,她就开始忙碌起来。

  霍东铭买的东西太多,她要先把东西整理好,然后塞进冰箱里保鲜,免得坏掉了。花了近一个小时才把所有物品整理好,然后才开始准备剁饺子馅。

  饺子皮也很多,多到可以包给几十个人吃了。

  蓝若希一边忙着的时候,心里还一边在失笑着。

  “我来吧。”看到她在剁肉,霍东铭便脱下了西装外套,挽起了衬衫的袖子,又系上一条围裙,走到蓝若希的身边,就从她手里拿过了刀子,开始依样画葫芦学着蓝若希刚刚的样子剁着肉。他以为他是男人,力气大,剁得肯定比蓝若希又快又好,谁知道他剁得乱七八糟的,蓝若希看不过眼,又抢过了刀子,让他去做其他事情。

  厨房里,夫妻俩的身影不停地转着,一个动作迅速而娴熟,一个有点手忙脚乱,动作快,可快的效果往往不能让另一个人满意。

  低低的声音不时响起,男人的,女人的,混在一起,倒是让人听得舒服至极。

  好不容易把馅准备好了,蓝若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一眼霍东铭,笑着:“东铭,下次你别帮忙了,感觉你越帮越忙。”

  “我要是不学着帮忙,以后怎么做给你吃?”霍东铭凝视着她的俏脸,深深地说着。此刻,他觉得她很美,很美,她的脸上散发着一种叫做“贤妻”的气息,看着她,他的心总是悸动不已。

  蓝若希笑,没有再说什么。

  他喜欢照顾她,她知道。

  馅准备好了,便开始包起饺子来。

  一开始霍东铭只是看着,他不会包饺子,像他这种出身的人,饺子都极少吃。他小时候,霍家还没有像现在这般站在巅峰之上,还吃过一两次。

  看了几分钟后,他觉得太简单了,以他的高智商,一看就会了。于是,他也洗干净了双手,也加入了包饺子的行列中。

  他把饺子皮摊在大掌中心,然后拿着筷子夹了一些馅放到饺子皮上,就学着蓝若希的样子把皮包起来。转眼间他就包好了一个,顿时心里洋洋自得,看,他多聪明,不用一分钟就包好了一个,嗯,他可以和慕容说说,策划策划开饺子连锁店。不过等他把包好的饺子摆到蓝若希包好的那些饺子旁边去时,他就傻眼了,他的饺子,肚子是扁的,好像饿极了似的,馅放得太少了。

  “哈哈……”蓝若希笑了起来。“东铭,馅少了。”

  霍东铭俊脸上再添一分窘色。

  看来,在外面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人,并不是万能的,在生活细节上,却像一张白纸。

  他再重新拿了一张饺子皮,这一次他夹了很多馅,不过馅多了,又包不起来了,等到他小心翼翼地把皮都捏在一起时,忽然觉得手上油腻油腻的,一看,饺子皮被撑破了,馅流了出来。

  “呵呵……”蓝若希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因为笑意而让她那张俏丽的瓜子脸变得更加的娇俏动人。

  霍东铭有点恼羞成怒了,他双手一抓,就把蓝若希抓进了怀里,用那双油腻油腻的手扳住蓝若希的脸,头略低,唇一攫,就吻上了蓝若希的红唇,把她的笑意全都吞进他的肚里去。

  “唔……唔……”蓝若希挣扎着,天,他双手那么多油,他还用手扳着她的脸,不是存心的吗?她越是挣扎,霍东铭越是吻得激烈,直到她全身变软,软软地任他吻着,他才改为温柔地诱吻,诱着她与他共舞。

  两个人的身躯紧密贴合,蓝若希感觉到他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连忙用力地推开了还不满足的他,一边喘息着,一边说着:“别闹了,我都饿死了。”

  原本想马上就把她带上楼去,丢进浴室里一边洗一边吃的霍东铭听到她说饿死了,马上煞住了那熊熊燃起的欲火。

  反正今晚她是逃不掉被吃的,先吃饱肚子再说,这样更有精力把她的体力榨干。

  霍东铭在心里邪恶地说着。

  接下来,蓝若希教着霍东铭该怎么做,霍东铭一教就会,到后来总算能包出有模人样的饺子来了。

  两个人吃,吃不了太多,蓝若希并没有包太多饺子,半个小时后,饺子就下锅了。

  饺子下锅后,蓝若希赶紧清洗自己的脸以及双手。

  一会儿后,饺子煮熟了,蓝若希便替两个人都盛了一碗,霍东铭那碗自然是最多的。她喜欢吃东西,不过正餐一向吃不了太多,除非是吃面条。

  “试试好不好吃。”蓝若希满怀期待地看着霍东铭。

  她学烹饪时,也学过包饺子,知道怎么包,平时生活里,她倒是不曾包过给谁吃,霍东铭是头一个享受她的成绩。

  霍东铭马上拿起了筷子,夹起了一只饺子轻轻地放进嘴里,细细地嚼着。

  “怎样?”蓝若希笑问着。

  “好!”霍东铭吐出一个字来。

  蓝若希放心了,自己也坐了下来,拿起筷子一边夹起一只饺子,一边说着:“这是我学会之后第一次做,我还真怕做得不好吃。”

  听到她是学会之后第一次包饺子给他人吃,霍东铭顿时心花怒放,他成了享受她成绩的第一人,这种感觉真好。

  于是,他吃得更加津津有味了,好像这种普通的饺子就是传说中真龙身上的肉一般。

  看到他吃得那般有味,蓝若希眼光放柔,唇边逸出一抹淡淡而充满幸福的笑意,平凡的相处才带给她幸福的感觉。

  填饱肚子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外面的夜空黑漆漆的,气温下降到二十度了,习惯了高气温,二十度对他们来说,冷了。

  坐在大厅的沙发里,休息了十分钟后,霍东铭便站了起来,径直就往楼上走去,蓝若希不知道他上楼做什么,以为他上楼去洗澡,也没有过问。

  谁知片刻后,他便替她拿了一件厚的外套走下来,来到她的面前,默默地把外套披到她的身上,就把她拉了起来。

  “去哪里?”蓝若希被他拉着,只得跟着他的步伐走。

  霍东铭不说话。

  拉着她走出了主屋,来到了车库里,然后放开她的手,让她站在车库前,他走进车库里推出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来。那辆自行车正是两人在马尔代夫度蜜月时,霍东铭买的,离开马尔代夫时,他舍不得把载满了两个人甜蜜的自行车送人,不惜花掉比自行车还要多的运费,把自行车空运回国,搬进了属于两个人的小家里。

  看到自行车,属于甜蜜的回忆自动倒回了蓝若希的脑里,她想起他骑着自行车,载着她的时候,初初那车头总是摇摇摆摆的,害她担心会翻车。后来又被人家超越了,她看着心急,他安慰她,谁知道他自己偷偷地早起,练习车技,为的是让她骄傲,让她自豪。在超越了容均浩夫妇时,她的确很自豪,觉得她的丈夫永远都是最棒的。

  她对他从兄妹之情慢慢转向男女之情估计就是从马尔代夫开始的。

  他对她的好,对她的宠,总让她如同坠进了蜜缸里一般,却又甜而不腻。

  她,的确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把自行车推出了车库,霍东铭跨上了车,扭头温沉地对蓝若希说道:“上车,我载你出去兜风。”骑着自行车,在这种不温不冷的夜晚里外出兜风,别有一番滋味。

  蓝若希坐上了他的车后座。

  他的大手马上伸来,把她双手牵起,置放到自己结实的腰肢上,视线灼灼带着深深的宠爱凝视着她,那种眼神让蓝若希甘愿沉沦,和他一起直到地老天荒。醇厚暗哑的声音富有磁性,传进蓝若希的耳里:“抱紧我。”

  蓝若希依言,抱紧了他的腰肢,还把头都贴在他的后背上。

  霍东铭眼内神色加深,唇边低低地露出笑意来,然后骑着自行车,载着娇妻往别墅外面而去。

  别墅外面的水泥路干干净净的,因为豪庭花园是高级别墅区,每一条道,每天都有清洁工人清扫,路面上每时每刻都保持得干干净净。

  霍东铭脚下不疾不徐,深邃的眸子从不时地路边的景物掠过。

  蓝若希坐在车后座,搂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有时候,她也会抬起头,远眺黑色的天际,似乎想探知光明什么时候从东方升起。

  各种各样的名车,不时从他们的身边滑过,大都是开往人工湖的。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里,才是享受的黄金时段,住在这里的人们都喜欢在安静的夜晚,到人工湖边走走坐坐,或者借着山上的路灯去爬山,登上山顶,眺望夜景,会有新的发现。

  偶尔还可以看到携手散步的夫妻,尤其以年老夫妻居多。他们年轻时,或多或少会发生过矛盾,年老时,舍下了事业,陪伴于伴侣身边,才会醒悟何为夫妻。

  人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呀。

  不管他们年轻时有过什么误会,发生过什么矛盾,能经历风雨,相伴到白头,就是他们的福分。

  自行车滑过,都引来了路人的侧目,因为极少有人骑着自行车出门兜风,现在的人都喜欢开着拉风跑车出门,那样有奔驰的快感。但夫妻俩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平淡而不失温馨的气息却深深地吸走了路人的视线。

  一辆车,一个人骑着,一个人坐着,他们前方的路是一样的,目标是一致的,两个人又是一起前进的。这种共同进退的感觉才让人羡慕。

  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们回味着蜜月时的浪漫会让无数人跟风,隔天晚上豪庭花园里便到处可见骑着自行车兜风的夫妻以及恋人们,甚至连老头子都小心翼翼地骑着一辆自行车载着陪伴自己到白头的老伴,重拾年轻时的浪漫,增加了彼此之间的感情。这些都是霍东铭两个人想不到的。

  “想不想我骑得更快一点?”骑了一段路后,霍东铭扭头问着蓝若希。

  “别,我喜欢这种悠闲的感觉。”蓝若希脸贴着他结实的后背,贪恋地说着。

  霍东铭便不说话了,默默地转过头去,继续保持着这种悠闲的速度。

  浪漫而温馨的时刻,谁也不舍得结束,但又不得不结束。

  因为,夜色太深了,寒露更重了,霍东铭担心蓝若希会受凉,才不舍地结束了骑着自行车去兜风的浪漫行动。

  回到了家里,霍东铭像是习惯了一般,默默地回到房里,走进浴室,替蓝若希放了一缸温暖舒适的洗澡水,又打开了浴室里的暖气,等他做完这些转身想去替蓝若希去准备衣服的时候,看到蓝若希正站在浴室的门口,定定地看着他,一向明亮迷人的杏眸里,似是泛着晶莹的泪珠。

  蓝若希真的很感动,哪怕已经是结为一体的夫妻了,她还是被他这种默默的关怀,无微不至的呵护与照顾感动着,感动的情绪如同浪潮一般翻滚,泪珠便染上了她的双眸。

  一个男人能做到像他这般,说明他已经把那个女人爱到了入骨入血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是不是刚才在外面冷着了?”霍东铭几大步跨上前来,就急急地伸手探她的额,以为她不舒服。

  蓝若希整个人扑入他的怀里,双手如蛇一般,死死地搂着他结实的腰杆。

  “若希……”霍东铭未完的话,被蓝若希下一个动作阻止了,她略略地踮起了脚,手也从他的腰上移到了他的脸上,轻轻地扳定着他的俊脸,然后红唇送上,用主动的吻来表达她的感动。

  她知道,她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走出被冷天烨抛弃的痛苦,接受和他的关系转变,都是因为他对她的关怀备至,他那像山一样沉,像海一样深的宠爱扫走了她失恋后的痛苦,抚去他们关系急剧转变的不安,让她慢慢地接受了一切,慢慢地倾出真心,与他交融。

  一吻之后,蓝若希已经被霍东铭抱进了浴缸里。温热的水让他们的血液不断升温,身体有股暖融的感觉正在慢慢升腾,洗鸳鸯浴,火辣辣地烧起了他们的情趣。

  洗了澡之后,温情夹着激情再也难以控制。

  不管是谁主动,谁被动,夫妻俩就像热恋的恋人一般,双双跌进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窗外,夜风轻轻地吹拂着窗帘,谱写着一曲轻柔而动人的情歌。

  床头那盏台灯发出朦胧的红光,把浓密而浪漫的气氛营造得更浓。又一吻结束之后,蓝若希静静地仰躺在床上,双眸微闭,这个姿态和那幅名画《沉睡的维纳斯》中的维纳斯一样美,让霍东铭心里的爱意更深更浓,毫无保留,就像缺了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来,把他整个人席卷了。

  蓝若希的皮肤本来就白,此刻一片潮红,白里透红的,就像刚接下来的新鲜水蜜桃一般,让霍东铭很想一口就把她吞进肚子里去。

  “若希。”他低哑地叫着,低哑的声音里满是他浓浓的**,灼热的视线如同火燎一般,看着蓝若希浑身发烧。

  她睁开了微闭着的双眸,夫妻俩四目交错,手指交缠。

  再低首,霍东铭开始往更深情前进。

  长夜漫漫,情也漫漫……

  ------题外话------

  亲们,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亲们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这段时间的更新数字会减到每章七千字至九千字之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