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8 抢人

088 抢人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7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2

   长夜漫漫,有人浓情蜜意,翻云覆雨,与妻共眠,也有人相思难忍,痛苦难当,难以成眠。

  霍东恺深夜子时才从外面回到他自己的小别墅里,当他躺在自己那张大床上时,环视着满室都是蓝若希的相片,便了无睡意。

  翻翻转转,转转翻翻之后,他还是难以入眠,只得坐了起来。

  侧头,他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那张他和大哥的合影照,看着大哥酷酷的脸,他的俊脸上浮起了歉意。

  他怎能对不起大哥?

  蓝若希明明成了自己的大嫂了,他怎么能再想着她?那样是对不起大哥,哪怕行动上,他不曾染指过若希,可在心里,在精神上,他已经染指了,那是精神上对大哥的背叛,他怎么能?

  “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想不回家,我想避见你们,可是我到了回家的时间,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去,能看到你们一眼,我就很开心了。”

  霍东恺轻轻地抚着相片中的霍东铭,喃喃低语,语气中全是苦涩的滋味。

  他很矛盾,一边告诉自己,不要再肖想兄嫂了,两个人都是他不愿意去伤害的,但如果有一天,他的感情被发现了,霍东燕就感觉到他对大哥的感情不正常了,否则在大哥要娶若希的时候,在蓝家里就不会和他说那句话。他这种不正常的感情被发现的话,对兄嫂就是一种伤害,对霍家也会影响极大。霍东燕看出他的感情不正常,却一直不敢说,不就是担心霍家受到影响吗?

  二十八年前,他的出生,就让霍家被人议论了一段时间,等到他这个私生子的身份被大家习惯了,议论才消停。要是大家知道他是个感情不正常的男人,既爱着男人,又爱着女人,就像人家说的那种男女通吃的,肯定会在上流社会里引起轩然大波的。

  “大哥……”霍东恺痛苦地低叫着,俊脸因为痛苦都有了几分的扭曲。他把那张相片护搂在怀里,脑里回想起童年时代,霍东铭对他的维护。他知道霍东铭其实也不希翼他存在的,因为他的存在影响到父亲和大妈的感情了。可他存在了,霍东铭便选择了接受。在霍家,他顶着四少爷的身份,可在小时候,那几位兄弟都欺负他的。

  那时候霍家还没有分家,几位叔叔还住在一起,连几位姑姑们都经常回来住,一大家人,那么多的孩子,就他没有母亲在身边,父亲疼他,可是父亲总是忙于生意,母亲哪怕天天来霍家,借口看的是他,实际上是来气大妈,是想住进霍家。

  兄弟们老是孤立他,不和他玩,就算一起玩,也总是整他,不是剪破他的新衣服,就是揪他的头发,要不就是把他的鞋埋到泥土里,特别是大妈和两位婶母吵架的时候,兄弟们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他。

  这一切,他默默地承受着。

  直到有一天被霍东铭发现了。

  那一年,他八岁吧,霍东铭十二岁。

  他记得那天他穿着一套新的儿童西装服,那是老太太送给他的新衣服,老太太以为他调皮,老是把衣服弄破了。他跟着其他三位兄弟到院落里玩,大家年纪相当,就算总是打架,还是喜欢聚在一起玩的,再说了大家都同住一个屋檐下,孩子们哪有不在一起玩的。

  他才到院落里,就被霍东旭拖着到了僻静的地方,小时候的霍东旭很胖,力气很大,他一被拖到了僻静处,霍东旭兄弟俩便按着他,扯他身上的新衣服。

  “别剪我的新衣服,这是奶奶送给我的。”霍东恺记得自己当时不停地挣扎,甚至哭了起来,可是那套新衣服还是被那对恶魔孪生子爬下来了,霍东旭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剪刀,三两下就把他的新衣服剪破了,霍东旭也聪明,剪得很有技巧,这里剪一下,那里剪一下,不细看,都以为是不小心被什么勾破的。

  “你们在干什么?”在他伤心无助的时候,霍东铭忽然放学归来了,正朝他们三人走过来。

  “大哥。”孪生子对霍东铭倒是尊重得很,一看到霍东铭,就把他的衣服丢下,开心地跑向了霍东铭,而他则哭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捡起自己那被剪烂了的衣服,默默地穿了起来。

  他还没有穿上衣服,一双很有力的手,哪怕霍东铭那年不过十二岁,他也觉得他的手很有力,那手翻看着他的破衣服,鹰眸又扫到被霍东旭丢在地上的那把剪刀,霍东铭明白了一切。

  他看到霍东铭的俊脸在一瞬间就黑了下来,好像雷公一般,霍东铭的气势天生,就算年纪小,依旧压倒众生,他转身阴冷地瞪着孪生子,冷冷地质问着:“他的衣服一直都是你们剪坏的?”

  “大哥,大家……”面对霍东铭那黑漆漆的俊脸,孪生子害怕了,他们后退着,想逃跑。

  “谁敢跑!”

  霍东铭看出他们的意图,低吼一声。

  孪生子的脚下就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动也不敢动了。

  “我的弟弟,谁敢欺负!”霍东铭阴寒地说着,手再一伸,就把霍东旭扯到他跟前,霍东恺觉得自己最崇拜大哥了,霍东旭那么胖,大哥一手就能把他扯到跟前,而接下来才让几个人吃惊,霍东铭把霍东旭身上的衣服剥了个精光,然后捡起剪刀把霍东旭的衣服剪得如同布条一般,但又不剪断,然后把破得不成样子又很有型的衣服扔给了霍东旭,冷冷地说着:“这,就是欺负我弟弟的下场!穿上它,进屋里去!”

  霍东旭吓呆了。

  霍东旭也哭了。

  八岁的小男孩,全身光溜溜的,他能不哭吗?

  佣人们发现了,他也不敢跟着佣人回屋里去。

  大人们都闻声而来了,韩影尖叫着。

  可是霍东铭不说话,霍东旭也不敢告状,而且在霍东铭的逼视下,他乖乖地穿上了那像布条一样的衣服。当时韩影就气得想动手打霍东铭,可一接触到霍东铭那阴寒的眼神时,身为婶母的韩影竟然不敢动手了。

  就这样,自那次起,兄弟们不敢再欺负他了,因为霍东铭说了,他霍东恺是他的弟弟!

  大妈不喜欢他,婶母们都说他妈是小三,是狐狸精,更不喜欢他,除了父亲和老太太之外,他也只能从大哥那里得到了温暖。

  或许,他对大哥的感情,就是这样慢慢而起,慢慢变质的吧。

  为了他,大哥那次也被父母亲责骂了。他记得大哥气愤地回顶了大妈一句:“谁叫他们欺负东恺,他们也是我的兄弟,但隔着一个堂字,东恺和我却是亲兄弟!”

  他还记得那次大妈被气死了,大妈恨他,恨他的母亲,他一入霍家大门,就感受到了。大妈为那件事还和三婶母大吵了一架。

  所以霍东燕才会说他,如果不是大哥在意他这个兄弟,在霍家,他就会连佣人都不如。

  他崇拜大哥,敬重他,却慢慢地让感情偏了位。

  他知道那是不对的。

  别说同志恋还无法让世人接受,就算能接受,他和大哥是兄弟,亲兄弟,就会被世人耻笑了。

  他一直忍着,忍着。

  而他对若希的感情,也是从小时候开始,小时候的若希像个小公主一般,她有着良好的出身,又有着父母的疼爱,她无忧无虑,每次只要她来到霍家,兄弟们都喜欢围着她转,就连恶魔孪生子都争相讨好她,看着粉妆玉琢的若希,他自然也会喜欢。

  虽然在恶魔孪生子的干涉下,他一直不能和若希一起玩,若希对他不曾攻击过,让他觉得她是一个好女孩。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注意她的时候也跟着增长了。

  久而久之,心里的情种发芽了。

  他在爱着大哥的同时又爱上了蓝若希,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敢表白,就连亲近蓝若希,他都不敢,一直从心里爱着。等到他强势了,却永远地错过了。

  再一次深深地看着与霍东铭合影的相片。

  成年后的霍东铭很忙了,再也顾及不到他了,不过他知道,霍东铭心里还是有他这个弟弟的。

  如今,他却在精神上,情感上对不起他最尊崇的大哥了。

  扭身,把相片摆放回床头柜上,苦涩的视线环视着满房间的相片,他慢慢地滑下了床,一步一步地走到墙壁前,静静地看着每一张相片,沉重的手抬起,把蓝若希的相片,一张一张地从墙上撕下来。每撕一张,他觉得就是自己拿着刀在割着自己的心一样痛。

  他撕得很小心,很小心,不忍弄坏每一张相片,每一张相片都寄托着他对蓝若希的爱意。

  造化弄人,他最爱的两个人结成了一体,打死他,他也做不到去拆散他们。既然不能拆散,他只能逼着自己放下。

  哪怕放下的过程很痛,或许他不能真正放下,可他也要去学着。

  一整个晚上,霍东恺都是从墙上撕下蓝若希的相片。

  大大小小,几百张。

  他没有丢掉,而是找来了相集,把相片按年龄阶段,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分开,装进了相集里。

  也是把他对蓝若希的爱装了起来。

  他要慢慢地学会把她当成大嫂来尊重着。

  ……

  睁开惺忪的双眸,蓝若希觉得很累。

  窗外,还没有阳光,天空有点暗沉。

  侧头,看到身边还在熟睡的霍东铭,看着沉睡中的他,敛去了所有光芒像个孩子一般可爱,她的眸子放柔。轻轻地,小心地,尽量不让自己惊动到霍东铭,她从他的怀里滑出来。

  这个男人总喜欢搂着她睡到天亮,有时候她半夜醒转,滑出了他的怀抱,没过一会儿,他的手就会习惯地摸来,摸着她,就习惯地把她往怀里带,好像她不在他的怀里,他极度不安似的。

  她知道,她起床,他肯定也会很快醒转。

  坐起来,身上已经套上了睡衣,可是睡衣下的身子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吻痕。

  昨天晚上,他破天荒地像个野兽,对她需索无度。

  到了深夜,她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还在不停地耕耘着。

  她在极度疲累中沉睡之前,在心里想着,他是存心不让她起床的。也不想想,她还要上班的。

  看看时间,才清晨七点多,难怪天空还有点暗沉,。

  拖着还很累的身体,她走到了阳台上,伸展了一下双臂,然后用力地吸了吸清晨新鲜的空气。站了片刻,她才回到房里换上了衣服,下楼走到院落里散散步。

  只是,一边散着步的时候,她还一边打着呵欠。

  还想睡呀。

  都怪他,让她累死了,睡得也少了。

  连睡梦中,她都感觉到他还埋在她的体内,不停地驰骋,好像久旱逢甘露似的。

  脸,染上红晕。

  每每想起欢爱,她都会红脸。

  升格为少妇了,她也做不到像其他女人那般自然。

  “若希。”

  冷不防身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以及一道中气十足的叫唤声。

  蓝若希回头,便看到别墅大门被一个中年女人打开了,那个女人,她非常熟识,因为那是美姨。而那辆车,她更熟悉,那是老太太的专车,司机自然是英叔了。英叔是霍家的管家,不过老太太信任他,他也兼当老太太的司机。

  老太太来了!

  蓝若希有点错愕。

  还是一大清早就来了。

  这情景有点眼熟。

  一个多月前发生过一次了。

  “若希。”老太太的叫唤声再度传来,车停稳,老太太在英叔的扶持下下了车。蓝若希赶紧迎上前去,一边扶着老太太另一边手,一边笑着:“奶奶,你怎么来了?”

  “东铭还没有起来吗?”老太太停下脚步,眯眯笑着,那笑容有几分的古怪,无端就让蓝若希觉得不对劲。

  “没,奶奶找东铭?那先进去,我上楼叫他。”蓝若希也停下了脚步,以为老太太是来找霍东铭的。

  呵呵。

  老太太笑得很欢,也笑得很贼,她紧紧地抓住蓝若希的手,笑着说:“不,奶奶是来找你的。若希,今天是星期六,你不用上班吧?难得你休息在家,陪陪奶奶。奶奶今天要参加一个老年人联谊活动,在市老年人联谊活动中心举行的,每个月举行一次,每次奶奶都是在美姨的英叔陪着去的,儿孙一大帮,就没有一个人空出时间来陪着,每次看到那些老友们身边都有亲人陪着,奶奶心痒死了。所以,这一次你一定要陪着奶奶去,让奶奶在老友们面前也笑起来。”

  她的儿孙们不是没空,是不愿意陪着她去老人联谊活动中心去,因为那里全是老人家,最年轻的都有七十岁了,年轻人嘛,是不喜欢和老人混一起的,因为话题不同,经历不同,思想不同,中间跨着十几个代沟,难以沟通。可是其他人都有孝顺的儿孙陪着去,哪怕有些人的孙子才十岁,可至少有人陪着。

  而她,谁都知道她是霍家的老太君,比他们都尊贵,却是最孤单的一个,每次都是佣人们陪着,每当老友们问她:“你的儿女们都干嘛去了?钱那么多了,还那么拼命干嘛?怎么就不抽抽时间陪陪你老人家?”

  她的心总是涩涩的。

  星期六?

  蓝若希愣了一下,今天是星期六了吗?

  她细想了一下,才确定今天真的是星期六,她不用上班。汗,她忙得都不记得日期了。怪不得霍东铭昨天晚上像头饿狼,吃了她一次又一次,原来是遇着星期六了,想着她不用上班,所以就死命地缠着她。

  “若希,你不会不答应吧?”老太太笑睨着她。

  蓝若希可是她最大的希翼了。

  蓝若希连忙答应了,既然是星期六,不用回企业上班,就陪老太太吧。老人家难得有人相陪,反正她和老太太也很聊得来,在她心里,她早就把老太太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奶奶了。

  “那好,大家现在就走,先到外面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再去联谊中心。”老太太心急地说着,老眼还不时越过了蓝若希往屋里扫去,好像担心霍东铭突然出现似的,更一副做贼的样子,拉着蓝若希转身就走。

  “奶奶还没有吃早餐。”蓝若希扶着老太太上车,她自己也跟着上车,一边关上车门,一边关心地问着。

  “没呢,我就想抢在东铭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把你抢走,免得他醒来不让我带走你。”星期六嘛,霍东铭要是不霸着蓝若希才怪。她自然要先下手为强了,只要把人带离了霍东铭的视线之内,才属于她的,早餐可以推后再吃。

  “奶奶。”蓝若希失笑起来,觉得老太太有时候就像个孩子似的。

  抢?

  霍东铭要是知道奶奶去参加活动,说不定会主动陪着奶奶去呢,怎么可能阻止她陪奶奶。是奶奶多虑了。

  “你要是让东铭陪你,他一定也会答应的。”

  “不管他,奶奶就喜欢你陪着。”老太太就像撒娇的孩子一样。

  蓝若希便笑,扯开了其他话题。

  车,在霍东铭还在沉睡时,开离了别墅。

  一老一少先去帝皇大酒店吃早餐。

  老太太和霍东铭一样,只要在外面吃东西,几乎都喜欢去帝皇大酒店。

  老婆被奶奶抢走了,霍东铭在梦中感觉到了吧,在蓝若希出门不久,他就醒了过来。

  眼睛都还没有张开,他就习惯性地双手想搂紧怀里的爱妻,可是双手一搂时,搂到的却是自己,妻子那柔软的身躯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顿时还有点惺忪睡意的心瞬间就清明起来。

  眉一挑,鹰眸一睁,锐利的光芒迸出,缕缕都刺人至极。

  再摸身侧,被下冷冷的,证明妻子起床了一段时间。

  坐起来,摸摸下巴,又侧头看看空荡荡的身侧,霍东铭深邃的眸子闪了闪,看来昨天晚上还是没有把她的体力榨干,让她一大早就起来了。

  环视着空荡荡的大房间。

  她去了哪里?

  在外面的院落里散步,还是在楼下替他准备早餐?

  “若希。”

  霍东铭温沉地叫着,决定先从房里搜起。

  倘大的房里只有他的回声,没有听到蓝若希的回答。

  她不在房里。

  霍东铭滑下了床,认定了若希是在楼下替他准备早餐了。一想到又能吃到心爱女人亲手为他准备的早餐,这个硬血男儿就全身散发出了一股如同圣母一般的温柔气息,似是万缕阳光穿窗而入,让这个房间马上温暖无比。

  窗外,还真的升起了太阳。

  走到床柜前,取下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正想换的时候,看到那套蓝若希送给他的白色西装,他马上就把黑色的西装放回衣柜里,取下了那套白色的。那丫头,第一次送他的衣服,他当成宝贝珍藏着,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第二次送衣服给他了。

  嗯,他期待着妻子给他搞个突然袭击,让他惊喜一下。

  换上了衣服,又洗刷之后,霍东铭踱出了房间。

  今天星期六,大家都不用上班,他的动作就显出了悠闲。

  下楼的时候,霍东铭轻手轻脚的,想着悄悄走进厨房里,从背后拥住蓝若希的。不过他下到一楼的时候,就感觉不到蓝若希在家的气息了。因为厨房里安安静静的,一点香味都没有传出来。

  眉挑了挑,她没有为他做早餐?

  霍东铭走进厨房看了看,发现蓝若希真的没有做早餐。

  顿时他就闻到了意外的味道,蓝若希比他起得早时,肯定会为他准备早餐的,可是此刻没有,她去了哪里?

  快步地走到院落里,锐利的眼眸把整个院落都挖了一遍,也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倩影。手一摸,摸出了手机,马上打电话给蓝若希。可是电话通了很长时间,蓝若希都没有接电话。

  霍东铭的脸色凝了起来。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快步上楼回到房里,果真看到蓝若希的手机还安静地躺在她的包里面。

  她又没有带手机!

  他说过,让她无时无刻都要带着手机的!

  脑里又记起她说过,她的手机有点大,她在家里不喜欢把手机带在身上的话。

  于是,霍东铭一边往楼下走去,一边打电话给慕容俊。

  一大清早的,又是休息天,慕容俊此刻也还在梦中和林小娟翻云覆雨呢,他梦到林小娟正被他抱上了床,扯掉了所有束缚,一丝不挂了,他上阵,正想冲锋,一阵阵的震天雷传来,把他敲醒,回到了现实里,才发现不过是一个梦,心里虽然诧异自己竟然梦到和林小娟一起了,动作却一点也不慢,飞快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霍东铭打来的,他不禁有点懊恼,老大呀,你要打电话,还真会挑时候,眼看他就要一举攻破城池了,偏偏关路杀出你个程咬金,真扫兴。

  “东铭。”休息天,慕容俊便叫霍东铭的名字,这个时候,他们是死党了,不是上司和下属。

  “慕容,给你五分钟时间,帮我查到若希的下落,还有,帮我准备一个最新款又最轻便的手机。”霍东铭低沉的声音传来。

  慕容俊眨了眨眼,怎么回事?

  一大清早的,霍东铭竟然打电话给他,让他寻找蓝若希的下落,难不成蓝若希被人绑架了?

  天,那个绑匪是谁,他拜他为师去,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勇气更可嘉,他决定奖那个绑匪一千万,让绑匪做鬼的时候,在黄泉路上变富翁,来生不用再当绑匪了。

  “好。”

  慕容俊心里腹诽不已,嘴里还是一如以往地应着。

  “五分钟后给我消息。”

  霍东铭低沉的声音继续传来。

  “好。”

  慕容俊第二次应了一个“好”字,霍东铭便挂断了电话。

  慕容俊脸色凝重,飞快地打了好几个电话出去,同时也坐到了沙发前,在茶几上摆放着十几个手机,他的电话还在不停地打出,那十几个手机已经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响了起来。

  一次接听两通电话,很快他就得知蓝若希的下落了。

  他又用霍东铭刚才打进来的手机打电话给霍东铭,告诉霍东铭,他大爷的老婆大人此刻正在帝皇大酒店陪着他大爷家里的老太君吃早餐,吃完早餐后,一老一少便要去市里面的老人联谊活动中心参加一个老年人的联谊的活动。

  得知妻子是被自己的奶奶抢走了,霍东铭才记起老太太曾经说过,若希白天是她的,晚上才是他的。

  结婚那么久了,一个多月了吧,老太太一直没有和他抢若希,再说了若希白天也要工作,他以为老太太不过是随口说说的。就算老太太很喜欢若希陪她,她也不想当灯泡的。谁知道今天竟然有动作了,还是趁他没有起床,就把他的妻子抢走了。

  动作还真快,怪不得若希没有带手机了,她应该刚起床,老太太就来了。

  不对,老太太哪来的锁匙?

  难不成老太太偷配了他这个家里的锁匙?还是若希那串锁匙她没有带着?

  不管老太太怎么进来的,他先找到人再说。

  霍东铭飞快地开车离开了家,径直就往帝皇大酒店开去,并没有回霍家,连保镖都没有带上。

  “铃铃铃……”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放慢了车速,接电话。

  “东铭。”若希清脆的声音传来,他的心马上就软和下来。“东铭,我在帝皇大酒店,等会儿要陪奶奶去参加一个老年人活动,我没有带手机,太匆忙了,你别生气哈。我下次一定带着手机睡觉,机不离人。今天休息天,我可能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哪儿爽快哪儿去吧。晚上见。”

  哪儿爽快哪儿去?

  霍东铭蹙了蹙眉,不喜欢妻子这般打发他。

  “我去找你们,等我。”霍东铭在蓝若希想挂电话的时候,沉沉地吐了一句话,语气强硬至极,不给蓝若希一点反驳和拒绝的余地。

  “那好,我等你。”蓝若希一点也不在意他的霸道,非常乐意地在帝皇大酒店等着他。

  霍东铭刚结束了和蓝若希的通话后,慕容俊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他替霍东铭准备了最新款的,又是最轻便的手机,问霍东铭要不要马上把手机送过来,霍东铭让他差人送到帝皇大酒店。

  蓝若希打了电话给霍东铭后,又坐回位置上陪着老太太。

  帝皇大酒店外面的公路对面,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那里,车内有四个男人,正在盯着帝皇大酒店。

  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说:“刚才进去的那名老太太好像是个有钱人家的老太太,绑她准能勒索到点赎金,咱哥们几个最近都快饿死了。”

  “会进帝皇大酒店的人,哪一个是穷人?随便绑一个都能让咱们发财。”另外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接口说着。

  另外三人点头赞成他的话。

  帝皇大酒店是本市最高级的酒店,在里面随随便便吃些东西都会让普通人心疼钱,所以,会出入帝皇大酒店的人都是有钱人。

  “等他们出来后,就跟着他们,找机会把老太太绑了。”满脸肥肉的男人说着。

  那三个人又点头。

  然后,四个人继续死死地盯着帝皇大酒店。

  只是,不知道会是老太太的恶梦,还是这四个男人的恶梦了。

  在另一端,也有一桩阴谋在策划着。

  苏红一大早就闯到了叔叔的家里,硬是把苏厉枫扯了起来,吩咐他穿戴整齐,说要带他一起找霍东燕喝早茶,正式给机会苏厉枫追求霍东燕。

  苏红是准备着,既要从霍东燕身上刮走一笔钱,就当作是她陪了霍东燕那么多年的费用,又想让霍东燕成为自己的弟媳,这样,霍苏两家还是结成了亲家,而她也能以苏厉枫姐姐的身份重新出入霍家,说到底,她就是对霍东铭不死心,对蓝若希记恨,不想让蓝若希好过。

  当然了,她还要教霍东燕如何去整蓝若希,挑拨离间。

  她不好过,也绝对不让蓝若希好过。

  至于霍东恺手里握着的把柄,她会想办法从霍东恺的手里抢回来的。

  在这一个看似很普通很平静的清晨,其实暗藏诸多阴谋,诸多风波,浪潮只不过总是一波接着一波而来,并不会一下子蜂拥而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