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89 巩固夫妻之间的信任

089 巩固夫妻之间的信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4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3

   蓝天花园,苏家别墅里。

  苏厉枫睡意朦胧,正被苏红逼着换上整齐的西装外套。

  他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和朋友们花天酒地直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家,谁想到现在不过才八点过,就被他这个漂亮的堂姐扯了起来。

  “我说,姐呀,再让我睡一会儿吧。”苏厉枫那张年轻的俊脸上有着乞求,一边穿着西装外套时,还一边打着呵欠。

  “可以呀,你只要再睡一分钟,你别想我给你机会和霍东燕在一起。”苏红坐在沙发上,一手夹着一支烟,跷着二郎腿,没好气地应着。她会抽烟,只要离开了霍家人的视线,她就没有了淑女的形象。像她这种心性,她其实最喜欢的生活就是像苏厉枫一样,整天混酒吧,唱K的放荡生活。

  苏厉枫见过霍东燕数次了,不过没有深入交集。霍东燕虽然人长得不错,但脾气坏,有一点能力的男人都不愿意受她那种脾气,极少有男人会爱上她。苏厉枫倒是对她有兴趣得很,游戏花丛的男人最喜欢的就是征服女人,越辣越难征服的女人越能勾起他们的征服欲。

  苏厉枫就是喜欢霍东燕那股刁蛮劲,早就想染指霍东燕了,一直被苏红挡着。苏红一心想嫁进霍家当大少奶奶,在还没有成功之前,她自然不想伤害霍东燕,哪怕霍东燕很刁蛮,毕竟是霍东铭唯一的妹妹,霍东铭就算对霍东燕很严厉,看似不怎么疼爱,实际上是很疼爱的。

  现在她进驻霍家的希翼越来越缈茫了,她对霍东燕自然不再像以前那般好了,当然了,表面上还是很好的,只不过心里面开始想着如何获得霍东燕更进一步的信任,把霍东燕那张上不封顶的银行卡以及密码骗到手,然后刮出一笔钱。

  她让苏厉枫去追求霍东燕,目的有两个,一就是借着苏厉枫成为霍家的姑爷,霍苏两家还是能成为亲戚,她就可以重新自由出入霍家了,继续纠缠着霍东铭。二就是借着苏厉枫来控制霍东燕,只要霍东燕会爱上苏厉枫便可,女人一旦陷入了迷情之中,就什么都分不清了,被男人牵着鼻子走,到时候他们姐弟就把霍东燕的钱都骗走。

  不过为了免遭霍家的报复,他们还是要很小心的。

  否则就算他们把霍东燕的钱刮光了,也没有命花。

  “打蛇打七寸,姐,你就会打我的腰。”苏厉枫还在打着呵欠的动作,被苏红一句话打得滚回周公那里去了,再也不敢说多睡一会儿的事情,可见苏厉枫对霍东燕的兴趣有多浓。

  苏红不理他,自顾自地抽着烟,吞云吐雾的。

  苏厉枫穿戴整齐了,便走到苏红的面前站着,帅气地问着:“姐,你看,你弟我帅吗?”

  苏红抬眸,穿戴整齐,敛起流里流气的苏厉枫真的挺帅的,只不过那头黄毛狗一般的头发让她拢起了眉。看到她拢起了眉,苏厉枫有点紧张,难道他还不够帅气?霍家五子都高大俊挺的,他想得到霍东燕的青睬,帅气的外表也很重要。

  苏厉枫眉清目秀的,要是他敛起了流里流气的气息,就像偶像剧中的帅气明星一般迷人,很容易引起女孩子的注意。

  “你有假发套吗?”苏红忽然问着。

  霍东燕那个人虽然时髦,赶潮流,却特别反感染发,她自己的头发就一直是黑色的,她可以去拉直,可以去卷发什么的,绝对不会染发。

  苏厉枫和霍东燕见过几次面了,霍东燕对苏厉枫没有什么印象,就是因为苏厉枫顶着一头染色发,让霍东燕反感。

  “东燕不喜欢人染发。”

  “那我现在就去染回黑色。”苏厉枫应着,染发嘛,容易得很。

  苏红站起来,不客气地戳了一下苏厉枫的鼻子,说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等你染好发来,喝下午茶了。”

  苏厉枫摸了摸鼻子,应着:“其实喝下午茶才好,这个时候还是太早了,我想霍东燕肯定也没有起来。”

  苏红掐灭烟火,把烟头随手丢在茶几上那只水晶烟灰缸里,抄起了自己那只昂贵的LV包,扭动着腰肢就往外走,连走边叫着还站在原地的苏厉枫:“走呀,染发去。”

  苏厉枫说得不错,这个时候霍东燕还没有起来,她要是打电话让霍东燕出来,霍东燕肯定非常不开心的。两个人相处,一向都是霍东燕对她随传随到,她忍了那么长时间了,再多忍一会儿也无防,暂时还是别激怒霍东燕。

  帝皇大酒店。

  四个准备当绑匪的男人在帝皇大酒店外面盯得有点不耐烦了。

  有钱人真讨厌,吃点早餐也要吃那么长时间。

  不过正当他们极度不耐烦的时候,他们看到他们的目标总算出现了,在两个女人,一个中年男人的护送下从酒店里出来了。

  “奶奶,东铭应该快到了,大家再等等他吧。”蓝若希一边扶着老太太走下酒店门前的高台阶,一边企图劝着老太太再多等一会儿。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心里有点乱跳的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出了酒店,她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工作了几天,她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锐利,好像天空中飞舞着一只苍蝇,她都能盯见似的。发现酒店四周围没有什么不对劲,她才敛回锐利的眼神,温和地落在老太太的身上。

  霍东铭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可老太太说活动时间就要开始了,去老人联谊活动中心还要二十分钟的车程,到达后都已经快九点了。她老人家不想迟到太长时间,那会被老友们说她耍大牌的。

  在联谊活动中心里,很多老人都是普通的老人,不像她顶着霍家老夫人的光环。不过只要进入了联谊活动中心场所,就没有了身份之区,全都是平等的,工作人员一视同仁。也因为这样,很多老人在家无聊时都会参加的,一来可以结交朋友,二来可以解闷。

  老太太一个月也就来三四次左右吧,也认识了很多人,有普通阶层的,有和她一样身份的,还有一些官老太太,反正各种身份的人都有。每次她到达的时候,老友们都比她先到达了,有些仇富者便在背后议论,说她耍大牌,不想和她相处。

  “让东铭直接到老人联谊活动中心去。”老太太走下了台阶,美姨上前替她拉开了车门,蓝若希扶着老太太钻进车内,她还是坐在老太太身边,美姨和充当司机的英叔坐在前面。

  蓝若希顺从了老太太的意思,因为她没有带手机,便拿了老太太的手机打电话给霍东铭,让霍东铭直接到老人联谊活动中心去,霍东铭答应后,她才挂断了电话。

  车开离了帝皇大酒店。

  在帝皇大酒店门前是两条大公路,一来一往的。

  此刻老太太要去老人联谊活动中心,就要开到对面那对公路了。

  在老太太出现后,那辆面包车也开动了。

  他们故意把车开过来,刚好就停在老太太的车前方,挡住了老太太的车,让老太太的车被迫停下来,在英叔打算绕过那辆面包车开到对面公路去的时候,面包车上那四个男人,下来了三个人,车门大开,那三个人动作很迅速地走过来,三两下就拉开了老太太的车门,正想把老太太扯下车绑走的时候,却被两名高大的,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动作敏捷地捉住了,按爬在地上,反剪了双手,好像警察在抓人一样。

  哪怕是一瞬间就发生的事情,蓝若希和美姨等人也反应过来了,马上跳下车,大呼救命,引来了酒店的保安,帮忙着把那准备开车逃跑的另一名绑匪都捉住了。

  这些绑匪动作倒是迅速,胆子也大,敢当街绑架,不过就是笨了点。他们刚才等得不耐烦了,才会临时改变计划,改为在酒店门前绑走老太太。却忽略了帝皇大酒店那般的高级,门前站岗的保安都有好几个人了,他们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以为他们有车就能很快地逃走?

  不过要是没有那两名高大的男人忽然出现,老太太其实还是会落入绑匪的手里的。毕竟两条公路都车水龙马的,车流量那么大,一下子就能淹没在车流之中,到时候去哪里追救老太太?

  更何况,谁都没有想到会有人敢打霍家老夫人的主意。

  英叔赶紧报了警。

  老太太也下了车,蓝若希赶紧扶着她,关心地问着:“奶奶,没吓着吧。”她的手倒是有点在颤,她被吓到了。要是老太太出了什么事,她怎么向霍家那么多人交待?她怎么面对霍东铭?

  “没事,奶奶见得多了。”老太太镇静地拍了拍蓝若希的手,一点都没有吓到的样子。

  盯扫了一眼那四个笨绑匪,老太太便看向了那两名忽然出现的高大男人。

  他们动作神速,好像一直盯着这四名绑匪的动作似的,他们是怎么知道绑匪要绑架她?看他们的身手,他们好像是警察,难道是便衣警察?可他们又没有手铐,应该不是警察。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老太太对两个男人有了欣赏之意,想着,如果请这种人当保镖,保护她霍家的子孙,肯定不错。

  “谢谢你们。”蓝若希替老太太向那两名高大的男人道谢。

  那两个男人松开了压制绑匪的手,让酒店保安接手,他们站起来,转身就想走,动作也是很迅速,好像带着雷霆之速。

  这两个人的身影有点熟悉。

  蓝若希忽然发现了一点意外。

  她马上把老太太交到美姨手里,飞快地跑上前去拦住了两名高大男人的去路,赫然发现他们竟然就是在医院里救下差点被冷天烨非礼的她,以及她的包掉在了随缘咖啡馆里,他们把包送还给她的那两个好心人。

  蓝若希不是笨蛋。

  一次是巧合,二次是巧合,三次便是故意了。

  “是你们!”蓝若希低叫一声,语气里明显就带着诧异。

  那两名男人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神很沉稳,他们只是淡淡地扫了蓝若希一眼,其中一个很有礼貌地问着:“小姐,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你们是谁?我已经遇到你们三次了。”每次都是她遇到麻烦的时候,他们就从天而降。

  他们绝对不会是刚好路过的见义勇为者,倒是像暗中保护她的人。

  “那是世界太小了。小姐,大家有事要忙,先走了,等会儿警察来了,你们录个口供便行。”说完越过了蓝若希,快步地融入了人群之中,转眼间便不见了。

  蓝若希再想拦下,已经无人可拦了。

  她站在原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心里也能猜到个大概。

  她一向不请保镖,如果会有人暗中保护她,那么安排来的人肯定是霍东铭请的。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替她请了隐身的保镖?只有她遇到麻烦的时候,保镖才现身。他瞒着她,还为她做了多少事情?这些保镖出现得太及时了,是不是时刻都跟着她?是不是保护兼监视?

  人,遇着这种事情,猜测肯定是有的。

  哪怕是蓝若希,她也免不掉这种猜测。

  “若希,你认识他们?怎么不问一下他们的名字。”老太太走了过来。

  警察来了,正在把四名绑匪戴上手铐,警察一看到是霍家的老夫人遇到了麻烦,都全身绷了起来,因为意味着很快,霍家的太子爷也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又不得不服了这四名绑匪的智商。

  霍家老太太都不认得,还敢出来混。

  谁家的老太太都能绑,就是霍家的老太太不能绑,难道不知道霍家太子爷威慑黑白两道吗?黑道龙头张猛都得和霍家太子爷称兄道弟。

  警察们记得将近两个月前的一天,霍太子爷亲自报的案,是一名抢匪抢了一个女人的钱,却是由蓝家二小姐骑着自行车英勇追赶的,那次也让霍太子大怒,后来张猛都被请出来了,那名抢匪被判了好几年的刑,而抢匪的顶头大哥都受他牵连,被张猛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那次还不是霍家的人出事,霍东铭都那般的生气,这一次是霍老太太遇麻烦,可以想象霍东铭会如何狂怒了。

  “不认识,不过他们帮了我几次了。还没有来得及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就匆匆走了。”蓝若希并没有把自己心里的疑问表露出来,等到霍东铭来了,她便可以知道一切了。

  警察还没有把四名绑匪押上警车,霍东铭的车便到了。

  他原本也改道前往老人联谊活动中心的,是英叔打电话告诉了他,他才又往帝皇大酒店而来。

  “奶奶,你没事吧?”霍东铭下了车,大步地向老太太走来,俊脸蕴藏着狂风暴雨,深沉的眼眸里隐隐散发着两束火苗,浑身上下除了那股大家都熟悉的尊贵气息之外,还散发着火药味。

  他霍东铭的奶奶,都敢绑,看来那些绑匪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东铭,你来了,奶奶没事。”老太太浅笑着,在蓝若希和美姨的扶持下迎向了霍东铭。

  蓝若希抿着红唇,看了霍东铭一眼,不说话。

  霍东铭却被她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更被她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

  他怎么了?

  蓝若希为什么会这样子对他?

  看到他来了,没有笑,也没有叫他的名字,更不像平时那般迎上来,要不是她扶着老太太,说不定她就站在远处了。

  蓝若希仅仅是抿着红唇不说话,就让霍东铭敏感地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霍大少爷。”带队了警察队长也走到了霍东铭的面前,他们已经通过保安和路过此地刚好见证了刚才那一幕的路人嘴里了解到事发时的细节。

  队长把大致情况告诉了霍东铭之后,霍东铭的脸色更阴,他冷冷地说了一句警察们知道怎么办案吧?那队长赶紧应着依法处理,然后赶紧说先带绑匪回局里审查,让霍东铭等会儿有空了再送老太太回警察局里作个笔录什么的。

  霍东铭淡冷地点了一个头。

  警察们把绑匪押走之后,老太太坚持要去活动中心参加活动,霍东铭便让英叔和美姨继续送老太太去活动中心,他则准备带蓝若希去警察局作个笔录。

  蓝若希没有反对他的决定,却还是没有和他说话,扶老太太上车后,只和老太太说了话,叮嘱美姨和英叔要照顾好老太太,又和老太太说等会儿作了笔录后,她还是会去陪老太太的,说她今天以及明天都不用上班,都会陪着老太太,让老太太眉开眼笑,乐呵呵地走了,却让霍东铭郁闷不已。

  他真不知道自己哪儿若到娇妻不开心了。

  为什么从他出现到现在,蓝若希都不和他说一句话?

  该不会是奶奶趁他不在身边,故意说他什么坏话吗?

  可他一直都对蓝若希宠爱有加,奶奶也很喜欢若希,绝对不可能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的,肯定是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霍东铭打了一通电话给慕容俊后,又打了一通电话给张猛,张猛一听到有人竟然想绑架霍老太太,吓得手机差点就要滑落在地上了。在张猛一再保证会彻查此事之后,霍东铭才冷冷地应了一句等他消息的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蓝若希看一眼办起事来雷厉风行的霍东铭,看到他俊脸上那阴重的寒气,又想到他总爱瞒着她,在背后为她做了那么多,她知道自己该感动的,不错,她也真的感动,可她还是不喜欢他瞒着她。

  老太太一走,她抿着唇便走向霍东铭的车,拉开了车门,自己就坐进了车内,不过坐在车后座,而不是副驾驶座上。

  霍东铭迈步向自己的车走过来时,脚步难得的有了一丝慌乱,他被蓝若希的反应整得慌乱起来,好像他在外面偷情养情妇生私生子被蓝若希知道了一样。天知道,他那般聪明,就是猜不透爱妻此刻为什么默默地对他,不理他。

  刚才带队的警察队长向他讲解事情经过时,他也没有错过两名隐身保镖的出现,他不认为蓝若希能识破那两个男人就是他请来保护她的保镖,他向她提议过请保镖的,她拒绝了。但除了这个问题之外,他也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问题能让他的老婆大人沉默对他了。

  难道,若希真的知道了那两个男人就是他请来的隐身保镖?可能吗?连警察们以及所有见证了那事发时的路人都认为两个男人是路过的,见义勇为的。

  霍东铭只请了四名隐身保镖轮班,二十四个小时暗中保护蓝若希,却不用他们向他报告蓝若希的行踪,所以霍东铭并不知道蓝若希已经遇到了三次那两名男人,事情又总是那么凑巧,这三次里,都是那两名保镖轮班,蓝若希自然就认得了他们。

  “若希。”霍东铭也没有钻进驾驶座上,而是钻进了车后座,关上车门,用墨黑色的车窗挡住了外界的窥视。他一坐进车内,就伸出了长臂,把蓝若希困在自己的怀里,俊脸趋近她的俏脸,温热的气息轻轻地喷在她的脸上,深眸柔情款款地注视着她,极其温柔地叫着,“怎么了?”

  蓝若希抬眸,定定地和他注视着,唇,还是抿住,一句话也不说。

  霍东铭轻轻地触吻她的红唇,她也偏头避开了。

  眸子沉了下来,她到底怎么了?

  真是他做错了什么事?

  没来由地,霍东铭的心里再次划过了慌乱,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竟然会因为妻子的沉默而慌乱。

  “若希。”霍东铭的语气更温柔了,手把她的脸扳回来,唇霸道地触吻上她的红唇,触吻了一下之后,退开,两个人的唇相隔只有一根手指宽,他的气息和她的气息早就迫不及待地缠到了一起。他的眼神更深也更柔了,紧紧地锁着她的杏眸,被他触吻了一下之后,蓝若希的唇还是像蚌一般抿着。

  看着那抿成了一条线的滟滟红唇,霍东铭差点就要抓狂了,他第一次讨厌了抿唇这个动作,难怪蓝若希不止一次地强调,不喜欢他老是抿着唇了。

  他扳住蓝若希的头,两个人的视线密密地交缠,他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点儿不满。

  不满?

  霍东铭略略地蹙了一下眉,深思片刻后,便小心地问着:“若希,你知道了?”隐身保镖的事情曝光了?那两名保镖说出了身份?

  该死!

  看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凌厉,蓝若希总算开口了,她不答霍东铭的问话,而是反问霍东铭;“我知道了什么?”

  呵呵,这丫头是想让他不打自招。

  霍东铭眼里又掠过了浅浅的笑意,让他的神情更加的温柔了。他把蓝若希带入了怀里,靠在椅背上,低柔嘶哑地说着:“若希,把你的发现告诉我。”他也没有直接明说,如果她的发现不足以证明一切,他是不会告诉她隐身保镖的事。

  他不想让她误会他是请人监视她。事实上,他一点都不知道她的行踪,要是他让保镖们也监视着她,他刚才何必打电话给慕容,让慕容查找她的下落?他纯粹是想保护她。事实上,他的保护也起到了作用,她在医院里差点被冷天烨非礼时,不正是两名保镖及时出现解了她的困吗?

  这个蓝若希和他提过了。

  蓝若希在他的怀里仰起了头,定定地看着他低下来的俊脸,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慌乱,知道自己刚刚的沉默,让他担心了,心里的不满稍稍减少了一些。他早就和她说过,要请保镖保护她,是她说不喜欢有人跟着,拒绝了的。将近两个月了,她也一直是自由自在的,不曾察觉到自己被人监视着,但那两个男人实在巧合得可疑,她不得不往那方面想去。

  她不会和他吵架,她只是想再一次和他沟通。

  “刚才阻止了绑匪行动的两名男人,我遇到了三次,第一次在医院里,我告诉过你了,那可以说是巧合,其实也巧合得很不可理喻,他们不看病,怎么忽然就路过那里刚好解了我的困?第二次是我第一天回企业上班,我和小娟去随缘咖啡馆吸喝咖啡,结果我的包掉在咖啡馆了,结果还是这两个男人把包送还给我,他们甚至知道我在哪里。这,我也可以说是巧合。而这一次呢,又是他们阻止了绑匪,也可以说他们刚好路过。东铭,一次,二次都是巧合,三次便是故意的了。东铭,一共三次了,我想,只要我再发生点什么事,他们一定还会及时出现的。难道还要让我相信是巧合吗?”

  霍东铭表情淡定,心里却赞赏着自己的妻子有几分的聪明。

  他爱怜地揉了揉蓝若希的短发,发觉她的短发长了不少,他忍不住在她的发丝上面轻轻地吻了吻,说着:“若希,要不,留长发吧。像小时候那样留长发,你留长发的样子更美。”

  腰间忽然传来了疼痛,他低叫出声,赶紧捉住正在拧着自己腰身的小手,眉眼带笑,没有怒意,反倒满满都是宠溺,蓝若希想着,要是她生了孩子,这个男人肯定会成为全天下最溺爱孩子的父亲。“若希,你想谋杀亲夫吗?”

  “别打岔,你还想蒙混过关吗?说吧,什么时候开始的。”蓝若希不给他扯开话题的机会,故意板起了俏脸,眼里却划过了一抹狡黠,“如果你今天不老实坦承,我以后就懒得理你了。你今天会背着我做一些我不知道又与我有关的事情,明天就会背着我养情妇,包小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东铭急急地封吻住了。

  抵死,霸道,惩罚,害怕,种种情绪袭来,融为一吻,狠狠地甩进了蓝若希的心头。

  一吻之后,霍东铭霸道地低吼着:“不准不理我!我说过了,我永远不会养情妇,包小蜜,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妻子承受着我妈的痛苦!”

  父亲养情妇,生私生子,那是他没有办法阻止的事情。但自己的事情,他却可以控制住,别说**上的背叛,就连精神上的背叛他也不会有。

  他害怕那种情景,家里,灯火开到天明,房里,门不上锁,床上,一个女人抱着枕头,默默地等着男人归家。

  这是他自小目睹到的情景,母亲这样度过了好几年,直到怀上东燕。

  所以,他不会走父亲的路。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触到了他心底的痛意,蓝若希默默地回搂住他,喘着气,轻声说着:“对不起,东铭,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霍东铭紧紧地搂着她,好像自己一松手,她就会飞了似的。

  兜兜转转,千般错,万般错,才回到了正轨之上,她是他唯一爱的女人,今生今世,他都只爱她一人,只宠她一人,如果有来生,他依旧要爱她,要宠她。

  他最害怕的,莫过于失去她。

  二十六年的青梅竹马了,她早就融入了他的生活里,要是少了她,或者她不理他的话,他会发飙的。

  “他们是我请来保护你的隐身保镖,一共四个人,分两班,每天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但,若希,我并没有要监视你的意思,我只让他们暗中保护你,不曾要求他们把你的行动告诉我,我对你的行踪一点都不清楚。今天早上,我起来,看不到你,你又不带手机,我想找你,都是吩咐慕容帮我查探你的下落。”霍东铭搂着她,低哑地告诉了她关于隐身保镖的事。

  “你不喜架子,有时候又会多管闲事,见义勇为,可你毕竟不是警察,也不会拳脚功夫,又是女人,总会遇到危险的,他们能跟着你,我多少都放心一些,那四名保镖都是慕容千挑万选,我亲自见过了的,都是警校毕业的,有着丰富的保镖经验。”

  霍东铭松开了搂着她的手臂,转而把她的下巴挑起来,他深深地凝视着她,深深地说着:“若希,相信我,我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绝对没有要监视你,掌控你的意思。”

  捉住他挑着自己下巴的手,蓝若希把他的手拉下来,然后与他的手指紧扣,抬眸定定地看着他,说着:“东铭,我相信你!”是她多心了,以他对她的宠爱和了解,他怎么可能请保镖保护她又监视她?当初家人都怀疑霍东铭娶她是为了报复蓝家,她都能够坚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现在她竟然……

  蓝若希心里也有了自责,还好,她刚才只是沉默,并没有大吵大闹,否则歉意更深。

  蓝若希因为自己对霍东铭的这一次小不满,让她更充分意识到,夫妻之间需要全身心的信任,需要沟通,因为婚姻不是一个人用心经营就可以的,而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去努力,才能让他们的爱巢充满温馨,充满爱。

  自此之后,蓝若希对霍东铭果真能做到了百分之一百的绝对信任,夫妻之间不再有任何的小满产生,哪怕是一丁点。

  “若希。”霍东铭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还真怕若希会误会他。

  若希相信他,代表那四名保镖可以继续保护她,他也可以继续放心,让她自己自由自在地工作,交朋结友,不用担心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要做的,从来不仅仅是她的丈夫,还有她的保护伞!

  “东铭,对不起。”蓝若希主动偎进了他的怀里,深深地说着,是为了刚才让他慌乱而道歉。

  他对她的爱,对她的在乎远比她对他要深。

  她稍微有些不正常,他就会紧张。

  以后,她一定要小心地,不再让自己的情绪来影响到他。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换成是我,也会心生不满。”霍东铭哑声应着。谁要是知道自己的丈夫请人暗中跟着自己,都会以为是监视的。

  也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他当初才会叮嘱四名保镖不准让蓝若希知道真相。

  只是事情太凑巧了,蓝若希三次遇到了困难,都是那两名保镖轮值,才会被蓝若希识破了。

  “大家快去警察局作笔录吧,等会儿还要去陪奶奶呢,大家难得休息在家,总要抽空陪陪老人家的,老人家平时在家里太闷了。”蓝若希托着霍东铭的脸,就在他的俊脸上印下了安抚的一吻,扯开了话题。

  霍东铭被她这一吻,心情大好,点头答应。

  蓝若希扭身就去开车门,霍东铭却快如闪电地捉住了她开车门的手,急急地低吼着:“你想去哪里?”

  “我想坐到前面去,你不是要开车吗?或者你坐在这里,我坐到前面去开车也行。”蓝若希失笑地说着。

  “有我在,你没有开车的份。”霍东铭也笑了起来,接着他也打开了车门,两个人改坐到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

  车,总算离了帝皇大酒店门前的公路,这对原本就甜蜜得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经此小小的一波,将会更加恩爱,感情更加坚固,就算无数小三小四,无数阴谋袭来,都不能再撼动他们分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