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0 风波起

090 风波起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5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3

   车才融进了车流里,霍东铭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低低地说了一句之后,便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下来。

  蓝若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多问,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他会把车停在路边肯定是有事的。他要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她也不想做一个无时无刻都想掌控老公的女人。

  在环宇上班的时候,她接触到最多打工一族的人了,那些人很多都是过来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说婆婆,就是说儿女,要不就是说老公。有些人会洋洋自得地说自己的老公是飞上天上的风筝,她就是握着风筝的线,老公飞到哪里都被她控制着,大事小事,连老公一天喝了多少杯水都知道,这种女人,表面上人家说她利害,奴夫有术。实际上,问题很大,无论是谁,都对自由有着渴望,哪怕有着束缚,也喜欢有一丁点的自由,什么都被控制着,他们可以忍一时,忍不到了一世,总有一天会爆发,一爆发,夫妻感情也就出问题了。

  蓝若希还听环宇集团里的一些工人说,有些夫妻同在环宇车间里当生产工人,夫妻俩每个月多少工资,大家都清楚,每到发工资的时候,老公的工资适数上交,老婆只会给老公五十元的零花钱,老公一个月需要抽的烟,老婆一次性帮他买回来,不过是那种二三元一包的贱价烟。

  蓝若希当时听到了,眼睛都直了,觉得这个世界太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

  她不想做那种妻子,霍东铭沉稳成熟,对她宠爱有加,他不会操控她,她也不想操控他。

  霍东铭侧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多作说明。

  片刻后,一辆车快速地开来,停在霍东铭的车旁边,对方摇下了车窗,霍东铭也一样,然后对方把一只小方盒递给了霍东铭,便把车窗摇上,把车开走了。

  霍东铭摇上车窗后,便把手里拿着的小方盒递给了蓝若希,醇厚的声音满是醉人的味道:“这个送给你。”

  蓝若希接过小盒后,他才把车开动。

  他送给她的东西太多了,蓝若希对于小方盒里面装着什么原本是不感兴趣的,不过当她接过小方盒后,看到盒子上面全是手机的图片,便知道这是一个手机了。她一边打开盒子把手机拿出来,那是一个新款手机,机型很小,很轻,带在身上就像没有带着东西一样,一边还拿眼看霍东铭,他无端端的送手机给她做什么?她不是有手机了吗?

  “你在家总喜欢不带手机在身上,你说手机有点重,所以我送你一个最新款又最轻便的,这样你就可以时刻带在身上,也不会觉得重了。找不到你的感觉,会让我抓狂。”霍东铭温声说明着送礼的原因,话里没有半点责备蓝若希又忘带手机的事情。

  蓝若希拿出手机看着,第一眼,她就喜欢这个手机了。

  霍东铭对她的喜好了如指掌,送什么东西给她,都是是她最喜欢的。

  伸出左手,她握了握霍东铭握着方向盘的大手,保证地说着:“今天奶奶来得太早,也太突然,我才没有带手机的。下不为例的话我也不说的,貌似我说过好几次了。”蓝若希偷偷地吐了一下舌头,觉得自己的保证有时候一点价值都没有,“你送我的手机,我会二十四小时带在身上。”

  看看她握着自己的柔软小手,又听着她动听带着些许歉意的声音,霍东铭浅浅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车短暂间恢复了平静,不过也就平静一两分钟,蓝若希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安静,因为他高大的身躯总会散发出一股压迫人的气息,哪怕他对她很温柔,有时候那种气息掩都掩不住,只要他抿起唇不说话,就会散发出来,让车内变得窒息起来。

  蓝若希天南地北地和霍东铭扯着,反正就是让车内有声音回荡。

  霍东铭一边开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妻子聊天聊地。俊朗的脸上显得很温和,锐利的鹰眸除了盯着前方的路面之外,也染上了几分柔和之色,偶尔一张一合的唇边更是噙着笑。

  有她在,他的世界就有动力。

  没多久两个人到了警察局。

  等到做完了笔录之后,遇到了吴辰风,霍东铭便和吴辰风打了一声招呼后,吴辰风忙着破案,也没有时间和死党胡扯,霍东铭和他打过招呼后就带着蓝若希离开了警察局。

  夫妻俩再往活动中心赶去。

  已经快到中午了。

  活动中心里果真很多人,大部份都是老人,都是那种上了年纪,家里没有什么人陪着,他们深感无聊,刚好有人办了这么一个活动中心,只要交上一点钱,他们就可以到这里来交朋结友,可以下棋,聊天,散步,赏花,品茶,比在家里过得充实多了。

  也有一些年轻人,都是陪着自家老人来的。

  今天是周六,陪着来的人大都是孩子,十零岁左右的居多。

  今天因为要举办活动,是举办的一个书法比赛,每个人都会参加,不管能不能胜出,志在参与。等到霍东铭和蓝若希到达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参加完了书法比赛,因为是一轮一轮的,还有很多老人还在比着。

  在活动中心里,夫妻俩很快就找到了老太太,老太太正在英叔和美姨的扶持下赏着花,这里面育着四季花,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盛开的花都有。也可以看出筹办这个活动中心的人,花了很多的心思,目的都是想让老人们开心。

  有孙子,又有孙媳妇陪着,还是俊男美女,老太太一瞬间就成了焦点。

  接收到众人羡慕的目光,老太太开心极了。

  觉得过去在家里守着空宅,盼着儿孙抽空相陪的寂寞在此一刻,都被一扫而光了。

  一开心,老太太的话也就更多了,拉着霍东铭夫妻俩这里瞧,那里瞧,把活动中心里每一个角落都先容给夫妻俩,还和蓝若希天南地北地扯着,连哪家媳妇和婆婆吵架了的事情,她都和蓝若希聊着,蓝若希听着,偶尔说一下自己的见解,霍东铭只是跟在一旁,深邃的眸子总是粘在妻子的身上。

  中午时,大家都要吃饭,所以活动中心短暂间变得安静起来,下午三四点左右,还会有些老人来这里继续下棋聊天,老太太不想来了,她说她好久没有去过海边了,想去海边看看大海,霍东铭便答应了等吃过午饭后,让她回家休息两个小时,下午再陪她去海边看大海。

  帝皇大酒店。

  二楼的一间豪华的雅房里,苏红姐弟正坐在桌前等着霍东燕的到来。

  原本想着下午约霍东燕出来的,没想到霍东燕反倒先约了苏红出来陪她一起吃饭。周末,霍家的人各有各的节目,几乎没有人会在家里吃饭,霍东燕更加不会。

  她喜欢到帝皇大酒店吃饭,一来,这里的饭菜的确很好,二来,便是这里高档,能彰显出她大小姐的身份。

  已经把头发染成黑色的苏厉枫比平时更加的帅气了,虽然年纪才二十一岁,因为游戏花丛,倒是显得有几分的老成。此刻他端坐在餐桌前,倒有点像成功的商人。

  苏红非常满意弟弟此刻的表现。

  她从自己的LV包里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霍东燕,说她在二楼订好房间了,问霍东燕什么时候能到,霍东燕说五分钟后便到。

  打完电话之后,苏红又看着苏厉枫,叮嘱着:“厉枫,你要是真想追求东燕,你记住了,在她面前就要像此刻这般,不能把你那流里流气,不学无术,玩世不恭的一面表露出来。还有,明天开始,你最好就回到企业里上班,就算做做样子也好,东燕是名门出身,她找男人,都喜欢有事业的,一般的纨绔子弟,她会看不上。”

  苏厉枫扯了扯自己衬衫衣领下的那条红白相间的领带,挺直的腰肢,应着苏红:“姐,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了。”说完还不忘冲苏红挤眉弄眼。气得苏红真想就拍他一巴掌,嘴里才说完,马上又恢复那个样子。

  苏厉枫泡妞时,兴趣正甘时,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做,更何况霍东燕是霍家的小姐,他要是能泡上霍东燕,那么将会有更多的女人倒贴而来。因为他连霍家的小姐都能迷住,其他女人肯定觉得他很有本事,自然就会倒贴而来。

  苏红又把霍东燕的喜好一一地告诉了苏厉枫,让苏厉枫记在心头,以后好讨好霍东燕。

  霍东燕说五分钟后到,结果还是十分钟后才到,对于她的迟到,苏红早就习以为常了。

  当霍东燕看到苏厉枫的时候,愣了愣,一时之间还没有记起苏厉枫是苏红的堂弟,她在苏红的身边坐下,睨瞪着苏厉枫,问着苏红:“苏红,他是你男朋友吗?挺帅的。”

  苏厉枫微板着脸,倒是把他年轻的稚气敛收起来,看上去老成了很多,又一身的西装革覆,让霍东燕误以为他是个企业老总类的。

  苏厉枫看到自己一心想征服的主角出现了,反倒表现得很淡冷,并没有半分要讨好霍东燕的意思。他整天泡在女人之中,对女人很有一手。像霍东燕这种骄傲自大的千金小姐,你讨好她,她反而看不到你,只有你冷待她,才能引起她的注意。

  苏红看一眼此刻镇定得像个老僧似的苏厉枫,便笑着对霍东燕说道:“东燕,你再细看一下,他是谁?”

  霍东燕大眼再扫过去,细细地看着,苏厉枫任她打量,看到他任自己打量,霍东燕的脸竟然有了一分的红晕,不过很快她就低叫起来:“天哪,是你那个堂弟!我都认不出来了。”

  苏厉枫便冲她淡淡地笑了笑,打趣地说着:“那是厉枫长得太丑了,燕姐贵人多忘事,所以不记得了。”

  霍东燕笑着,心情似乎很不错,她半站起来,探过半截身子就捏了一下苏厉枫的俊脸,笑着:“丫的,你小子的,这身打扮,燕姐还真的认不出来了。”苏厉枫之前一直都染着发,她讨厌染发的人,知道苏红有个堂弟,也在苏家别墅见过几次面,这小子每次都叫她燕姐,其实两个人才相差八个月。她对苏厉枫是没有什么印象的,今天再次时,苏厉枫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入了她的眼,才让她心情大好。

  霍东燕自然不会对苏厉枫一见钟情,帅气的男人,她见多了,她自己的大哥就是帅到极点的好男人。她此刻是像苏红一般,把苏厉枫当成弟弟一般的,所以她动作自然地捏一下苏厉枫的俊脸。

  苏厉枫没有阻止她的动作,等她捏过了他的俊脸时,他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好像害臊的样子,更若得霍东燕大叫变了一个人。

  霍东燕对于苏厉枫的游戏花知道一些,对于一个游戏花丛的人,怎么可能会脸红。可苏厉枫此刻又真的是脸红了,她才会觉得苏厉枫变了一个人。

  苏红非常满意霍东燕看到了苏厉枫的存在,知道自己的阴谋计划已经开始在前进的道路上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她不管,反正能前进就行。

  “东燕,厉枫现在已经进入苏氏上班了,是高级白领了,自然就成熟起来了,过去,不就是小孩子心性嘛,小孩子都爱玩的。”苏红浅笑地说着。

  霍东燕又看了一眼苏厉枫,笑着:“难怪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苏厉枫又表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来。

  几个人有说有笑了一会儿后,服务员才把苏红点选的菜式送了上来。

  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天。

  席间,苏厉枫不多话,他要维持着没稳的形象。不过他对霍东燕倒是照顾有加,隔几分钟就替霍东燕夹菜,都是霍东燕喜欢吃的。霍东燕忙着和苏红说话,都不怎么夹菜,不过她怎么吃,也吃不完碗里的菜,一抬眸,才看到是苏厉枫默默地夹菜给她,她便冲苏厉枫笑了笑,那笑容很绚丽,让苏厉枫闪了闪眼。

  霍东燕本来就不丑,要不是脾气太坏,追她的男人都排到北京去了。

  苏红故意问起霍东铭和蓝若希。

  一提到蓝若希,霍东燕就气恨地说着:“她现在天天都要去上班,我妈不让她去,让她在家里养好身子为我哥生儿育女,她都不听我妈的话,还说什么女人也要独立,不能老是依赖着男人,把我妈气死了,要不是我哥护着她,我妈都恨不得把她赶出家门呢。她不在家,我怎么行动?打电话让她回家陪我打球吗?她会回来才怪。”

  苏红上次让她和蓝若希一起在院子里打羽毛球,把球打到树上去,再让她爬到树上去,又借着她的恐高症不敢从树上下落,这样,她就可以让母亲找到借口责骂蓝若希了,也能挑起母亲对蓝若希的矛盾。

  虽然她挑拨母亲和蓝若希的关系,挑了多次了,可是母亲并不算放在心上,气死她了。明明母亲也是不喜欢蓝若希嫁给大哥的,怎么就是不受她挑拨呢?

  苏红闪了闪眼,恨意又掠上了眼底。

  蓝若希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你哥……”她停顿一下,痛意染上心头,语气也变得格外的痛苦起来,“永远都是我的痛,你大嫂……”

  “什么大嫂。”霍东燕护短地打断了苏红的话,一看到苏红痛苦的样子,霍东燕就开始偏心,严重地偏向了苏红,她拉着苏红的手,坚持地说着;“在我心里,你才是我的大嫂。只有你才对我好,蓝若希都不陪我,不关心我,我生病了还要虐待我,那种大嫂,我是不会要的。”

  霍东燕维护她,她才能让阴谋一步一步前进。

  苏红深知这一点,便在东燕面前竭力讨好,委曲求全,又总是露出对霍东铭深深的爱,以及对蓝若希的嫉妒,让霍东燕对蓝若希的意见更大,觉得就是蓝若希害得自己最好的朋友伤心的,她一定会替好朋友整治蓝若希的,让蓝若希知道霍家的大少奶奶不是当上了就会幸福。

  她告诉苏红,她会想办法整治蓝若希的,让苏红放心。

  苏红假意劝她,怕她被霍东铭惩治,说自己上次只是随便说说,最主要是看不惯蓝若希对她的态度。总是一副为了霍东燕好的样子,让霍东燕大为感动,觉得苏红不愧是自己相识了十年的朋友。

  两个女人不停地讨论着,也让坐在一旁的苏厉枫看清了霍东燕,霍东燕根本就是一个只会花钱的笨女人,脑袋没有开窍的,又严重地偏心,很容易被自己的堂姐所骗,空有美丽的外表,却没有美丽的灵魂。心里对霍东燕的兴趣便转成玩玩,当然了要是霍东燕愿意嫁给他,他也会娶的,不过娶的是霍家的嫁妆。

  霍家人都精明,怎么偏生了一个没有大脑的小姐?

  苏厉枫在心里冷哼着。

  表面上,他还在体贴地照顾着霍东燕,让霍东燕对他的新印象再深一分。

  另一端:

  霍东禹带着蓝若梅回家,不是回霍家大宅,而是回到父母居住的那个军区大院里。

  父亲所在的军区距离T市有大半天的车程,他和蓝若梅吃了早餐就开始出门,开了大半天的车了,还在路上。

  老太太的话,以及蓝非凡到了今天依旧坚持反对的态度让霍东禹决定,要先让自己的父母知道,不管父母的反应如何,他都会坚持和蓝若梅一起携手走到底的。

  蓝若梅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后座塞满了她为胡晓清夫妇准备的礼物,她抿着唇静静地看着窗外,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往来的都是飞速而过的车,以及路两旁的小山。

  她表面镇定自若,内心还是有几分紧张的。

  自己的父亲都反对她和霍东禹在一起,霍参谋长夫妇会同意吗?胡晓清的嘴巴利害,她也是听闻过的。以前也接触过,不过以前她还是霍东铭的未婚妻,冲着霍东铭的面子,胡晓清倒是对她很好。可是此刻,她不再是霍东铭的未婚妻了,她要和霍东禹在一起,胡晓清还会不会对她好?会不会像父亲那样,就算经过霍东铭的劝说还是坚持反对。

  她今天跟着霍东禹去军区大院见胡晓清夫妇,都是瞒着父母的,否则父亲都不会给她出门。

  心里有点悲哀,一个人追求自己真正所爱的男人,就这么困难吗?她未嫁,霍东禹未婚,他们本来都是自由身。难不成因为她曾有过婚约,就不能再嫁人了吗?现在这个社会里,离婚的人就和结婚的人一样多,那些离了婚的人都不能再嫁了吗?再说了她和霍东铭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错误,现在霍东铭已经和妹妹生活得很幸福了,她就更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爱情了,没想到……

  蓝若梅也不怪霍东铭,当年的事,她自己也有错,她要是早一点向霍东铭摊牌,坚决否定他们的男女关系,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自会独立承担。

  只要霍东禹在她身边,天塌下来她都不怕。

  “若梅。”霍东禹握着方向盘,车在他的操控下,平稳地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他低沉地叫着,他的声音也和霍东铭的那样低沉,但总有点沉重的感觉,没有那种醇厚,或许是因为他个性冷漠吧。他是个真冷漠的人,不像霍东铭那般,阴晴相伴,也不像霍东恺那样假装冷漠。

  “一切有我。”

  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好听的话,只能给蓝若梅一句安抚的话。

  还没有回到家,父母还不知道一切,现在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不管父母同不同意,他都会娶蓝若梅的,因为能让他不娶蓝若梅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蓝若梅笑了笑,说着:“我没有害怕。”

  霍东禹偏头深深地看她一眼,那眼神有着前所未有的柔情,如同股股暖流划过了蓝若梅的心房。

  车内的气氛充满了柔情。

  他们到达军区大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天空中的太阳虽然软绵绵的,不过有阳光,至少能扫走寒意。天气还算是温和的,至少霍东禹和蓝若梅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天气。两个人都经历过西藏的冬天了,对于现在这种天气,他们自然感觉不到冷。

  军区大院门前站着两名勤务持枪兵,看到有车前来,总要例行地拦截一下,霍东禹的车,他们认得,不过此刻他开着的是蓝若梅的奔驰,他们自然不认识,所以在门口被拦了一下,等到霍东禹探出那张峻冷的脸时,两名勤务兵马上挺直腰杆,朝霍东禹行了一个军礼,说着:“首长好。”

  霍东禹被调回T市,在部队里依旧任职,两名勤务兵虽然不知道他已经被调回来了,却知道他是军人身份,还是营长之职。

  霍东禹今天并没有穿着军装,而是一身的休闲服,浅蓝色的长袖衬衫,外面穿一件米色的马夹,一条黑色笔直的西裤,倒是把他大少爷的气息烘托出来了。

  霍东禹朝两名勤务兵也行了一下军礼,便把车开进了大院里。

  住在这里的全是军人家属,霍东禹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周围的人都认识他。

  他把车停在一栋楼房前,那是一栋二层高的楼,里里外外的装修很普通,朴实,和蓝霍两家的别墅相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霍家二爷是参谋长,门前同样站着勤务兵,看到霍东禹的车停下来了,那名勤务兵马上走了过来,霍东禹刚好打开车门下车,那名勤务兵看到他,便亲热地笑着:“东禹哥,你回来了。”

  勤务兵在霍家站岗多年,比霍东禹年轻一岁,两个人算得上是熟识的,便叫着霍东禹哥。

  霍东禹朝他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便绕过车身,替蓝若梅拉开了车门。

  “东禹哥,这位是嫂子吧?”勤务兵嘻嘻地笑着,看到蓝若梅俏丽动人,笑容更深了,笑着:“嫂子很漂亮,又有气质,首长和夫人看到了肯定很开心的。”

  “小洛,我爸和我妈都在吧?”霍东禹拉起了蓝若梅的手,走回到叫做小洛的勤务兵面前,低沉地问着,他脸上没有笑容,威严爬满了他脸上每一寸肌肤,要不是小洛和他熟识,都不敢这般嘻嘻地笑着。

  “都在呢,你们快进去吧。”小洛热切地说着。

  霍东禹又先容蓝若梅让他认识后,才带着蓝若梅向屋里走去。

  胡晓清正在厅里坐着,一脸的担心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淡淡地看着军事报刊的丈夫,看到丈夫还是自顾自地看着报纸,她终是忍不住,温声说着:“老霍呀,东禹那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的?不是说这一次他答应调回来了吗?妈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是不是他临时又变赴了?”

  “估计是这两天吧。”老霍淡淡地应着,好像并不担心儿子会不会回来似的。

  儿子的性格,他清楚,儿子要是接受了调令,就肯定会回来的。

  “老霍,你怎么总是这副态度?大家就东禹一个孩子,他回不回来,你好像都不在乎似的。要不是老太太又提起,你是不是不会再找关系把他调回来了?那西藏多远呀,来回一趟……”

  “妈!”胡晓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熟悉的叫唤声,她一扭头,就看到了霍东禹高大的身躯钻进了她的眼内,她先是一愣,随即大喜,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扭身就迎上前去,眼里只有霍东禹一个人,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霍东禹手里拉着蓝若梅,蓝若梅手里则是提着很多礼物。

  “东禹,你,你真的回来了?”胡晓清高兴得说话都打结了。

  儿子入藏五年,回来的时间三根手指点都数不满,以往回来,她开心也怅惘,因为儿子的假期总是很短,总是匆匆而回匆匆而去,既要让她这个当妈的看一眼,又要赶回T市让老太太看一眼,根本就是把这里的家当成了火车站的站台,站一站,车来了,就走了。这一次却不一样,她自然高兴得说话都打结了。

  “妈,我回来了。”霍东禹脸上的硬线条软了一分,他又看一眼老霍,老霍已经放下了手里的报刊,站了起来,威严的脸上一片严肃,特别是看到霍东禹手里拉着蓝若梅的时候,那沉沉的眼里隐隐烧着一团火。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霍东禹一直都没有女朋友,此刻会拉着蓝若梅回来,傻子都知道霍东禹的意思了。

  蓝若梅原本是自己大哥的准儿媳妇,都定下了婚期,整个霍家的族人都知道了,谁知道登记时,蓝若梅竟然跑了。他们这些人知道后都气愤异常,对蓝若梅的印象一落千丈。或许蓝若梅是有苦衷的,或许因为他们太疼爱霍东铭吧,所以他们都不能谅解蓝若梅的行动,要不是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霍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此刻看到儿子带着蓝若梅到来,还紧紧地握着蓝若梅的手,老霍马上想到蓝若梅逃婚是为了霍东禹。顿时,他的心就窜起了火苗,要不是他从军多年,练就了不动如山的沉稳个性,此刻他就不仅仅是站起来,摆上严肃的臭脸了。

  “伯父,伯母好。”蓝若梅温婉地叫了一声。

  她说话,胡晓清才发现了她的存在,等到胡晓清看清楚之后,一张笑脸顿时就阴了下来,再一看到霍东禹拉着蓝若梅的手,她更是冲动地就拍开了两个人的手,拉着霍东禹,丢下蓝若梅就回到沙发前,没着脸,冷冷地说着:“蓝大小姐,你还有脸回来吗?”

  “妈。”霍东禹扳开了母亲的手,上前把显得有点尴尬的蓝若梅到沙发前,和他坐在一起,他的动作等于是告诉了父母,他和蓝若梅有情况。

  胡晓清脸色再度大变,不敢置信地瞪着霍东禹。

  老霍却重重地坐了下来,拿着锋利的眼眸瞪着霍东禹和蓝若梅,严肃而沉冷地说着:“东禹,若梅,你们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老霍,你先别问怎么一回事,先让我来问。”胡晓清快人快语,马上打断了丈夫的话,可见她在这个家里,才是真正的管理者,老霍在外是参谋长,在家估计就是兵了。

  胡晓清瞪着蓝若梅,眼里的不欢迎程度高达百分之一百,对蓝若梅的不满更是堆积得像小山一样高。她对霍东铭那个帅气侄子是真的很喜欢很疼爱,视为自己亲生。她嫁入霍家两年才生了霍东禹的,那两年还没有孩子时,她可没少抢着带霍东铭。就算同住一屋檐下,会和章惠兰产生磨擦和柔盾,却影响不到大家对霍东铭的疼爱。

  蓝若梅伤了霍东铭,她心里早就把蓝若梅骂了千万遍。要是不想嫁,何必定婚期,定了婚期还要跑,什么意思?把霍东铭当成了什么?随便玩玩吗?既然要跑,为什么又要回来?

  老宅那边怎么回事?也不把蓝若梅回来的消息传过来。还有,她儿子和蓝若梅在一起,老宅那边也没有动静。

  胡晓清的心里此刻是满满的愤怒。

  “若梅小姐,请问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你不是跑了吗?你怎么不跑远一点?”胡晓清不客气的时候,言语是相当的尖酸。要不人家怎么说她利害,连老太太都说她是官太太,一个官,两个口,没有人说得过她。

  “妈!”霍东禹沉下了脸,紧紧地握着蓝若梅的手,告诉她不必害怕。

  “东禹。”蓝若梅轻轻地叫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不必担心她,她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反正她已经承受过霍家人的愤怒和指责了,她不介意再承受一次。她在逃婚的时候,就知道,愤怒和指责,她是逃不掉的。

  “伯母,东铭已经娶了若希,我已经不再是他的未婚妻了,我仅是他的大姨子。”蓝若梅语气温和,气势却不弱。

  “是东铭不要你了,你玩弄他的感情,他要是再要你,就是傻子。你回来了,看到东铭娶了你妹妹,所以你就赖上我家东禹是不是?”胡晓清冷哼地说着。

  霍东禹的脸色再度沉了下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冽气息,握着蓝若梅的手力道都加了一分,母亲对蓝若梅的指责,让他非常的不悦。

  “伯母,东铭真正爱的人一直都是我妹妹若希,而我真正爱的人一直都是东禹,我和东铭只是走错了六年,并非真爱。”蓝若梅把感情真相向胡晓清剖析,希翼减轻胡晓清对自己的敌意。

  她是第一次见到当婶婶的那般维护侄儿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