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1 别出心裁,惊天动地

091 别出心裁,惊天动地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23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4

   “我不管你们谁是谁的真爱,反正你别扯上我家东禹。大家霍家是什么家门?就算你们蓝家,也算是高攀了。你要是和我家东禹在一起,你让我家东禹怎么见人?”胡晓清冷冷地说着,一点都没有放柔。

  蓝若梅差点就成了霍家的大少奶奶,这个全T市的人都知道了。她甩掉了霍东铭,逃婚了,现在T市的人肯定也有很多知晓了,霍东铭不再压制真相,八卦的人没理由打听不到的。如今蓝若梅又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别人会怎么说?会说霍家的男人都离不开蓝家的女人,会说霍家的少爷都被蓝家的小姐玩弄于股掌之中,甩了哥哥,要弟弟。

  这些,她可不想听。

  在她的心里,她的儿子就是最好的。要是人人都在议论着她的儿子,会让儿子的形象大打折扣,儿子可是一名军人呀。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她是不喜欢蓝若梅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

  此刻要不是看在儿子的份上,说不定她会一怒之下拿着扫帚把蓝若梅赶出她的家门呢,亏她以前对蓝若梅还不错,对她挺有好感的,没想到在爱情方面如此的泛滥,让她此刻对蓝若梅的好感大失,只有满满的愤怒。

  “妈,我和若梅在一起,怎么就见不得人了?”霍东禹沉冷地反驳着,深冷的眼眸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若梅未嫁,我未婚,我和她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我怎么就不能和她在一起了?就算她曾经是大哥的未婚妻,现在大哥不是娶了若希吗?大家都有目共睹,大哥对若希的爱有多么的明显。难道因为我也是霍家的,若梅曾经是大哥的未婚妻,大家就不能在一起了吗?大家在一起又犯了那一条法,那一条规?”

  霍东禹不曾这般用沉冷的口吻和母亲说过话,现在他真的太生气了,口吻自然也就重了。以前他都担心过这些,此刻真正面对了,他才发现,现实远比想象中还要严重,而且不好的全都直指着蓝若梅。

  听到母亲那般说蓝若梅,他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东禹,你这是什么口吻,那是你妈,注意你的态度。”老霍坐在一旁,听到儿子冷冰冰地反驳着老伴,马上严肃地批评着。

  “姐妹同嫁一家门,亏你们蓝家想得出来,也是,这样你们蓝家就成了霍家的铁姻亲了,在T市的地位更高了,蓝非凡和叶素素真是聪明呀,教出了两个绝世好女儿。”霍东禹不反驳还好,他一反驳,胡晓清的语气更加尖酸了,连带地把蓝非凡夫妇以及蓝若希都说上了。

  “伯母。”蓝若梅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这是她和霍东禹的感情私事,与父母无关,她不希翼胡晓清扯上自己的父母。“伯母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和东禹在一起,你可以说大家不好,但请不要说上我的父母和若希,这是我自己的个人感情,与他们无关。蓝家就算不和霍家结姻亲,也一样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你……”

  胡晓清还想再说什么,霍东禹已经黑着脸站了起来,他一把拉起了蓝若梅,冷冷地说道:“爸,妈,这是我和若梅的事,娶妻的人是我,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这一辈子只要若梅一个。我要回部队里了,先走了。”说完拉着蓝若梅就向屋外走去。

  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怒气,被他努力地压抑着,这是他的父母,他不能冲着父母大发雷霆。再说了,他和蓝若梅的事对于父母来说太突然了,父母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他也能体谅。

  他会给父母接受的时间的。就算到了最后父母都不接受,他依然会娶蓝若梅,只要蓝若梅肯嫁,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东禹……”胡晓清站起来,气愤地叫着,儿子才回来,竟然又走了,都是因为蓝若梅!

  “别叫了。”老霍语气有了一分的烦燥,没好气地说着。

  他相中了一位老战友的女儿,原本想着要先容给霍东禹的,已经和老战友提过了这件事,谁知道霍东禹竟然和蓝若梅扯在一起了。蓝若梅逃婚时,估计是入藏找东禹了,两个人会不会声东击西了?要是声东击西,说不定就珠胎暗结了,到时候,他们还能反对吗?

  唉!

  老霍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儿子会答应从西藏回来,估计是冲着蓝若梅回来的。

  儿子和蓝家姐妹一起长大,他竟然没有发现儿子爱上了蓝若梅。

  他该怎么和老战友讲解这件事?

  “老霍……找妈去,妈肯定知道了这件事,妈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难道妈也赞成他们两个在一起吗?东铭又是什么态度?他会不会觉得是东禹抢走了他的未婚妻?兄弟之间会不会心生隔应?蓝若梅要不是曾经和东铭在一起,东禹要和她在一起,我没有意见,可她曾经是东铭的未婚妻,这一点就让我心里满是疙瘩,好像东禹是捡了东铭不要的女人似的。”胡晓清气得心口都在隐隐发痛。

  马上就抄起话筒,打电话给老太太。

  此刻正在T市海边看着大海的老太太忽然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

  “老夫人,是不是海风太大了?”美姨马上关心地问着。

  沙滩上很多人,霍东铭从海边的酒店里租来了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以及一顶大大的太阳伞,把桌子摆在沙滩上,让老太太坐在太阳伞下看海。

  “奶奶,要不回家吧?”听到老太太连打了两个喷嚏,蓝若希也担心老太太着凉了,虽说午后还是有阳光,不过将近傍晚四点的阳光除了带着光线照明之外,已经没有多少暖意了,海边本来就风大,此时又是入冬时节,老太太年纪太大,很容易着凉的。

  霍东铭不说话,他只是默默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老太太的身上。

  孙子以及孙媳妇的关心让老太太很开心,她笑着把外套还给霍东铭,笑着说:“不过就是打了两个喷嚏,正常事,瞧,你们大惊小怪的。”正笑着间,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边拿出手机,然后摸出随手带着的金边老花眼镜戴上,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己的二媳妇,唇边的笑意更深了,难怪会狠狠地连打两个喷嚏,原来是那个嘴巴利害的二媳妇在责怪她了。

  老太太淡定地接了胡晓清的电话,也不知道胡晓清在电话里说些什么,反正老太太就是一直在笑着,听着,末了只说一句“那是孩子们的事,我这个老太婆管不了,也不想管。”

  一句话摆明了她的立场,也有种让胡晓清别插手孩子们感情的意思。

  听完胡晓清的电话后,老太太意味深长地看一眼蓝若希,眼底是满满的疼爱。

  霍东铭和蓝若希都不是笨蛋,猜到打电话来的肯定是霍家的二夫人,夫妻俩相视一眼,蓝若希眼里有着对姐姐的担心。

  捕捉到爱妻眼里的担心,霍东铭不着痕迹又体贴地伸出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告诉她不必担心,要相信霍东禹。

  霍东铭体贴的动作,老太太自然看在眼里,她不禁笑得更欢了。

  自从孙子们都长大后,她这个老太太就成了孤寂的老人,好久,好久都没有像今天这般开心过了。她最疼爱的孙子,最喜欢的孙媳妇都陪着她一起看海,孙媳妇还不厌其烦地陪着她东扯西扯,一个年轻的女人,能有这般大的耐心陪着她这个八十几岁的老太婆聊天,可见孙媳妇对她是相当的孝顺及尊崇的。

  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太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似是镀上了一层金色,更加的美丽迷人。海空上,并不因为将近傍晚而变色,依旧是湛蓝的天底。

  海风呼呼而来,听着很大,吹着却倍感舒爽。

  沙滩上,有些人手牵着手漫步,有些人相互追逐着,有些人相依相偎,静静地看海,无论看向哪里,映入眼帘的都是一幕幕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温情爱意的画面。

  再看着自己的宝贝金孙,高大俊挺,哪怕身边有着一个蓝若希了,仍然是这个海滩上的焦点,他就仿佛是天上的太阳,移到哪里都是发光体。可他的眼里,只有蓝若希的影子,这般的专情,那般的专注,在他的身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死去的老伴的身影。

  “东铭,若希,你们也别老在这里陪着我这个老太婆了,你们也去浪漫浪漫吧,此时此景,最适合你们恋人浪漫的了。”老太太呵呵地笑着,还不忘促进孙子与孙媳妇的感情,哪怕他们的婚姻已经幸福甜蜜得可以拧出了糖水来,她依旧找着机会就促进他们的感情。她看得出来,蓝若希对霍东铭的爱意还不算很深,她回应给霍东铭的爱,始终是比霍东铭付出的少。

  “奶奶,我今天的任务就是陪着你。”蓝若希偏头看了一眼霍东铭,浅笑地应着。

  “不是陪着我?”霍东铭故意凑近俊脸,逼到她的面前,只差没有贴上她的脸,那灼热的气息挑逗地喷在她的脸上,灼灼的视线盯着她俏丽的瓜子脸,竟然又让蓝若希悄悄地红了脸。

  “去你的,谁是陪你了。休息天,当然要陪奶奶了,奶奶平时一个人在家多寂寞呀。”蓝若希推着他的脸,手才触到了他的俊脸就被他捉住了,顿时她的脸又红了一分,就像一个红苹果一般诱人,让吻了她无数次,吃了她无数次的霍东铭马上喉咙就发紧了,喉结上下滚动着,差点就想把她带入怀里狠狠地吻上一番。

  他最喜欢和她**,因为她的纯,结婚都一个多月了,她还是那般的容易脸红,而他就是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至少让他明白,他无时无刻都在影响着她,让她为了他而脸红。

  “若希,你真是太伤我心了,我以为不管是休息天,还是忙碌的日子,你都是我的。”霍东铭故意一脸的委屈,暗哑着声音说着,那深深的视线在蓝若希的脸上放肆地抚摸着,一寸一寸地把她的肌肤吞进眼内。

  “东铭。”这男人有时候真的……

  蓝若希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这个她认识了二十六年,好像非常了解,实际上还不曾了解透彻的男人了。

  和她在一起,她发现了他很多外人都发现不到的一面,就像此刻这样,他怎么看都像个痞痞的无赖,一点也和平时的样子勾不上边,更像是一个正在吃醋的男人,好像她陪的不是老太太,而是他的情敌似的。搞清楚了,老太太还是他的亲奶奶呢。

  “奶奶,你老人家都下了懿旨了,孙儿也不敢不从,我先带我老婆大人去浪漫浪漫,奶奶,你有什么需要的时候,让美姨帮你。”霍东铭拉起了蓝若希,冲老太太挤眉弄眼的,老太太呵呵地笑着,挥手像赶苍蝇一般,让他赶紧带蓝若希浪漫去。

  “东铭……”蓝若希被他拉着,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老太太,眼里带着歉意。

  看着小夫妻俩渐行渐远了,老太太笑得更欢了。

  “东铭刚才竟然朝我挤眉弄眼,这小子,已经二十几年没有做过那个动作了。他呀,对若希那丫头的爱,比眼前的大海还要深了。”老太太欢慰地说着。

  英叔和美姨笑着点头。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相处的画面总是那般的甜蜜,羡煞旁人,连他们这对老夫老妻看到了都忍不住回忆他们年轻时的相处。

  看到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他们都感到自己年轻了几十岁。

  “要是天天能享受到这种天伦之乐,那该多好呀。”老太太笑过之后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喟叹。老人家,最渴望的便是儿孙绕膝,自己能享受天伦之乐。

  “老夫人,大少奶奶那般孝顺,她一定会抽出时间陪你的。大少爷粘着大少奶奶,这种天伦之乐对老夫人来说,不再是奢望的了。”英叔站在老夫人的身后,安抚着。

  老太太只是笑,笑眸中暗藏着一股担心。

  她没有忘记章惠兰和霍东燕对蓝若希的不喜。

  霍东铭拉着蓝若希在沙滩上走着,霸道的大手早就缠上了蓝若希的腰肢,把她的身子死命地往自己的怀里压着,惹得蓝若希忍不住拿手指戳着他的腰肢,抗议着:“你要是想弄断我的腰,也犯不着用这种手段吧?以你孔武有力的大手,咔嚓一下保证能把我的腰弄断。”

  霍东铭失笑,搂着她的力道松了松,不过依旧霸道地搂着。这海边来来往往很多人,他不喜欢其他男人看蓝若希的眼神。他不过是在宣示他的主权,他的老婆,谁也别想肖想。

  “若希,我可曾和你说过一句话?”霍东铭搂着她走到了一处干爽的沙滩上坐下,偏头深深地看着她,他的认真让蓝若希有点转不过关来,他和她说过的话那么多,她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我只知道你说得最多的就是‘若希……若希……’什么的,有时候还像个老太婆一般。”

  霍东铭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浑身上下从头发到脚趾都散发着对蓝若希的宠溺,眼神一再地加深,又像那深不可测的无底洞了,不再洞中充满了爱情,浓浓密密,千丝万缕,都是情网。他半倾身,健重的身躯倾压向蓝若希,气息霸道地喷在她的耳边,用灼热的气息挑逗着蓝若希敏感的耳垂,暗哑的声音醇厚而富有磁性,宛如天簌之间一般动听:“蓝若希,我霍东铭爱你,很爱很爱你!”

  这一句发自内心的超级爱语,他不曾说过。

  此刻对着美丽的海景,在周围情侣的感染下,他情海翻腾,心绪难忍,忍不住向她深深地表白。

  “你好像说过爱我的话了。”蓝若希俏皮地说着,一侧身,双手就勾搂上他的脖子,媚眼带情,又含羞带怯。在这么多人的沙滩上,她多少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还好,四周围的情侣比他们更过份,有些都在旁若无人地亲吻,滚沙滩了。

  “可你不曾说过这样的话。”霍东铭搂着她腰的手略一施力,蓝若希一个坐不稳,就倒进了他的怀里了,她马上本能地松开了勾搂着他脖子的手,慌乱地想撑坐起来,一不小心竟然碰触到他那敏感的地方,然后她红着脸如同触电一般缩回了手,自然又被他压倒回他的怀里了。

  “若希,你爱我吗?”霍东铭不想问得这么直白,可他还是忍不住问。

  他轻轻地亲吻着她的短发,满心期盼地等着她的回答。

  她是嫁给了他,也是他名副其实的太太了,可她到底有没有真正爱上了他?

  蓝若希不答。

  她不答话,霍东铭紧张起来,忍不住又紧紧地把她搂住了,低吼着:“若希,我是不会放手的!”

  搞什么?

  什么放不放手的?

  她又没有说不爱他,更没有说要离开他。

  他自顾自地紧张什么?他的沉稳哪里去了?被大海吞噬了?

  不过……他对她的在乎倒是让她的嘴巴背叛了他,冲口大喊而出:“我要是还不爱你,我就是傻子。”

  蓝若希喊得很大声,又是情急之下,顿时四周围的情侣全都投过来了好奇而暧昧的眼神。

  “太阳要下山了,走了,送奶奶回家了。”蓝若希不好意思地奋力地站起来,也把霍东铭扯了起来,动作很粗,声音却很小。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霍大少爷自然开心了,马上搂着她就向老太太坐着的方向走去。

  “别搂着我,松点力。”

  “我喜欢搂着你。”

  “老是搂着,不厌吗?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

  “不厌,你厌了?要不咱俩交换一下动作吧,这样你就不会厌了。”

  “怎么交换?”

  “换你搂我呀。”

  “你那熊腰,谁要搂呀。”

  “你呀。”

  “谁说我喜欢了?”

  “我说的。看,你不正搂着吗?”

  “无赖!”

  “外面的女人想我无赖都不行呢。”

  “那你找外面的女人去。”

  “我有老婆,我干嘛找外面的女人?”

  “我会留意的。”

  “留意什么?”霍东铭忽然有点担心地问着。结束了这种很自然的,很温馨的,也很好笑的拌嘴。

  “留意一下那里举行辩论大赛,无赖大赛,我替你报名去,保证你威名远播,呵呵……”蓝若希说着说着,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

  她也越来越喜欢和霍东铭这样拌嘴了,每一句话都如同一道暖流一般,流进她的心田。这么优秀的男人,她要是真的不爱上,那她就是全世界最笨的傻蛋了。

  “呵呵。”霍东铭也笑了起来。

  夫妻俩有说有笑地向老太太走去,没过多久,便扶着老太太离开了海边。

  少了这对夫妻俩,夕阳忽然间就暗淡无光了似的,那海浪不依不舍地咆哮着。

  回程的时候,蓝若希原本想陪着老太太坐英叔的车,谁知道霍东铭脸色一沉,就瞪着了英叔,英叔被他瞪得在心里大喊着冤枉,那可不关他的事呀,他就是一个小小的开车的,大少奶奶要陪的是老太太。

  “若希,你看东铭的牛眼都快把英叔吓死了,你就坐东铭的车吧,我和美姨坐英叔的车,别让大家这三个老灯泡打扰了你们。”老太太促狭地笑着,让美姨扶着自己上了车,还把车门关死了,拒绝让蓝若希相陪。

  “英叔,可以开车了。”

  英叔巴不得方既消失在大少爷的眼前呢,这位爷比起以前越来越可怕了。

  大少奶奶就是大少爷的软肋。

  “霸道鬼。”蓝若希丢下一句娇嗔的抱怨,转身钻进了霍东铭的车内。

  霍东铭不说话,唇是抿着,却微弯,嘴角有着一抹显而易见的笑。

  离开了海边,他没有马上载着蓝若希回家,而是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吩咐着什么。

  等到他的车开进了帝皇大酒店时,蓝若希才知道他刚才打电话说了什么。

  帝皇大酒店门前一片大红色的玫瑰花海,数不清的玫瑰花被人拿着,按着什么字形去排站,每一个人手里的大束玫瑰花都被高举在头顶上,鲜红绚丽的玫瑰花最先夺走人们的视线。从高空上看,那玫瑰花形成了六个字“蓝若希,我爱你。”

  拿着玫瑰的人都是清一色的男人,都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身高一样,好像是经过了严格的挑选,才挑选出来的。

  不管是路过的人,还是在酒店里吃饭的人,都被这一幕吸走了视线。

  霍东铭的车在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慕容俊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手里也拿着一大束的玫瑰花,估计有九十九朵。他拿着那一大束的玫瑰花迎向了霍东铭,走到霍东铭和蓝若希的面前时,他把手里那束玫瑰花塞进了霍东铭的怀里,有点好笑又有点没好气地说着:“这是市里最后一束玫瑰花了,还好,刚好够九十九朵。还有,以后要搞什么浪漫,麻烦提前两个小时通知,别再像此刻这般临时起意,害我动员了所有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全市花店里的玫瑰花都卷来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我的。”

  原来霍东铭刚才打电话给慕容俊,吩咐慕容俊替他准备这大片的玫瑰花海,用花拼成字样,表达他对蓝若希深沉的爱,也是开天劈地,震惊全市的浪漫场景。

  “你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完成不了,麻烦你回慕容家去。”霍东铭不客气地说着。

  “没良心的家伙。”慕容俊摸摸鼻子,嘀咕着。

  也不看看他为了这大爷的浪漫出了多少力,竟然说是小事。除了他慕容俊,他就不信还有第二个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卷走全市花店的玫瑰花以及挑选到身高一样的男人来排列这个花与人结合的阵式。

  瞄到站在霍东铭旁边,正一脸惊艳地看着那玫瑰花海的蓝若希,慕容俊又嘻嘻地笑着:“夫人,这是你家男人精心让我为你准备的,可喜欢?”

  “没你的事,滚你的吧。”霍东铭俊脸微阴,冷冷地喝着。

  什么是他为若希精心准备的,构思可是他的,应该是他霍东铭精心为蓝若希准备的,慕容俊大爷不过是跑跑腿,发挥一下闪电的办事效率而已,可别抢了他的头功。

  “夫人,你看,他多没良心呀,就是这样对待我这个帮了他大忙的人,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慕容俊不怕死地继续嘻嘻地笑着。

  “慕容俊!”

  “好好好,我不当电灯泡了,我也依样画葫芦,到时候攻下我心里头那个的心。”慕容俊见好就收,笑着便离开了。

  蓝若希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发现在自己成了所有人眼中羡慕的对象,不管是酒店里吃饭的人还是路过的人,都投给她羡慕的眼神,认出他们的人,都在低呼:“那不是霍家的太子爷吗?那个好像是他的太太,原是蓝家的二小姐。真幸福呀,真恩爱呀,羡慕死了……”

  不认识他们的人也在不停地低语,都是带着羡慕。

  这种浪漫的场景,如果是普通人,最多就引来围观,但如果是霍家的太子爷为男主角了,还会引来媒体。

  这不,慕容俊才走,媒体就闻讯而来了。

  霍东铭把手里那一大束的玫瑰花递给了蓝若希,深深地看着她,却不多说一句话。媒体虽然来了,看到霍东铭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倒是不敢走近,只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拍着照。

  “你搞什么呀。”蓝若希一边接过那一大束玫瑰花,一边小声嘀咕着,却是满心的欢喜。

  这种惊艳浩大的场面,也只有霍东铭才想得出来了。

  “来,我带你上楼去看,在地面上看到的是人,站在高空中,你看到的才是我的心意。”霍东铭温柔地执起了她的手,她一边手搂抱着那大束的玫瑰花,玫瑰花几乎都遮住了她脸上的震惊,像霍东铭这种人,居然想到了如此浪漫的场面,让她大开眼界。

  跟随着霍东铭的脚步,蓝若希脚步有点急切,却不失优雅,她身上的尊贵气息和霍东铭身上的融为了一体,两个人就是金童玉女,那俊美的外表,那高雅的气质,让人望尘莫及。

  “不愧是名门夫人,名门太子,那风姿绰约,那丰神俊朗,处处高雅,处处尊贵,就像天神与仙女一般。”酒店里吃着饭,被这一幕抢走了食欲的人看到夫妻俩走进来,也在低低地私语着,当然了,谁都不敢大声讨论,那可是霍东铭,千寻集团的掌舵人,一不小心惹怒了他,可是会家破人亡的。

  霍东铭带着蓝若希上了酒楼的三楼,不想爬太高,怕太高影响了视线,反到的字体反而会变小。站在三楼,不高,但也不低,倒是可以把他费心吩咐拼出来的字体看得清清楚楚。

  对她说一万句他爱她,他都觉得不够,总要制造出一幕刻骨铭心的画面来,才觉得自己的爱意能让她刻入心湖。

  站在酒店三楼的一间豪华包间的落地窗前,借着天际边上那点余光以及酒店门前能把黑夜照得如同白天的路灯照耀下,蓝若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六个用玫瑰花拼出来的字样,她听他说过了N次的爱语,此刻用另一种方式敲进她的心房,让她的心湖翻滚,如同海啸来临时,翻滚的海浪一般,久久都无法平静,也感动得无法言语。

  媒体也往楼上而来,当然了,不敢和他们挤一个房间。他们把这一幕拍下来,明天推上娱乐版的头条,不用看到霍东铭的名字,仅凭那片花海,那刻入人心的六个字样,就足够抢走市民的眼球。

  “若希?”身边的人儿没有什么反应,霍东铭低低地叫了一声。

  难道,还不够轰烈?

  深邃的眸子飞转着,他想着还要如何做才能够更加的轰烈。

  “还有后续吗?”谁知蓝若希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微愣了一下,随即宠溺地低笑起来,转身,拍了拍手,早就守候在门外的酒店侍者鱼贯而入,不过片刻功夫,浪漫的烛光晚餐场景便准备好了,桌上同样摆满了山珍海味,道道色香味俱全,仅是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房里的灯光被调到了最暗,蜡烛全都点了起来,把豪华的房间推进了一个梦幻,似真似假的境地。

  夫妻俩相继入座,慢慢地享受他们第一顿烛光晚餐,谱写他们浪漫的新章。

  另一端却有一辆豪华的轿车从A市出发,一路往T市杀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