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2 慕容吃醋,强夺初吻

092 慕容吃醋,强夺初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15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4

   黑色的夜晚似乎总是适合情侣浪漫。

  帝皇大酒店里,霍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正在吃着浪漫的烛光晚餐,而慕容俊替老板办完了浪漫的事后,他也开着车准备找人浪漫浪漫一下。

  路虎在公路上平稳地开着,慢慢地往衣戴风流服装店开去。

  在他的副驾驶座上还有一束玫瑰花,嘻嘻,那是他替老板办事时,坏心眼地留下了一束的。老板会拿花哄夫人,他也能学学样子,拿花去哄那个赚钱狂吧?

  话说林小娟是赚钱狂一点也不为过,从白天到晚上,从晚上到白天,一直工作,也不见她打个电话给他。真是把他利用完了,就凉一边去了?

  没良心的家伙!

  可偏偏他那颗老成持重的心就是对上了她才会跳得几分利害。

  三十五岁的人了,漂泊惯了,有时候也想停下来,有个人在身边照顾着,自己也有一个人可以去照顾。自己那个死党兼老板不正是例子吗?自从霍东铭和蓝若希在一起之后,霍东铭的心总是围着蓝若希转,网罗她喜欢吃的零食,为了让她觉得浪漫,别出心裁。以前霍东铭和蓝若梅在一起的时候,他也看得到霍东铭对蓝若梅的好,可他总感觉到那种好是一种习惯,还没有对蓝若希的好那般发自真心。

  其实,他早就感受到霍东铭对蓝若希的不正常,不过当时蓝若希还是霍东铭的小姨子,他可不敢多说,就怕自己成了那个造谣事非的长舌男。

  还好,霍东铭能在临时上船发现船票错了。

  否则……

  慕容俊忽然浑身打了一个颤,他好久没有看到过霍东铭那暴戾邪恶的一面了。

  不过……

  慕容俊的唇边又浮起了那种惯性的,温和如同春风一般的笑容,耐看的脸总是因为他温和的笑容而让他添几分迷人。要不是因为蓝若希,他大概也不会瞄上了林小娟。第一次相遇,林小娟的牙尖嘴利只是让他觉得有点印象,是霍东铭和蓝若希的婚礼,再一次遇到林小娟,才让他对她有了兴趣,然后多次相处,他竟然就先把心送了出去。

  三十五岁了,自认阅女无数,竟然会对一个平平凡凡的女人动了心。

  爱情真是不可思议。

  很快地,慕容俊的车就出现在怡北大街了。远远地,他看到了衣戴风流服装店门前围了好几圈的人,他忍不住加深了笑容,林小娟的生意这般好?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敛了起来,因为那不是生意好的迹象,那是看热闹的迹象。

  林小娟很生气,气得都想哭了。

  五六个流里流气,一看就知道是江湖混混的男人,正在打砸她的衣服档口,把那些架子全都推倒在地上,还用脚踩着她的衣服。

  这几个混混说要收她的保护费,她租在这店前,何须他们来保护,又不是一般的摆摊,分明就是借口勒索,估计是看她这几天的生意起色了,有人眼红了,找来混混砸她的场。她拒绝给对方所谓的保护费,对方又是狮子大开口,一开口就要五千元。她一整天的收入都没有五千元呢,哪有那么多钱来给保护费?

  她拒绝的就是这个下场了,这些人二话不说就砸她的档了。

  她打电话报警了,警察还没有来。

  围观的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出面帮她的。

  大家都是同情地看着她。

  她一个人,阻止得了一个人,却阻止不了几个人。

  做点小生意,赚点小钱,就这么难吗?

  这个世道,弱小者就要被人欺负!

  慕容俊把车开到了衣戴风流服装店门前的公路边停下来,他看清楚是林小娟的档被人砸了,他马上下车,沉着一张脸,他平时总是呵呵地笑着,给人一种温和好相处的感觉,但他的脸一沉,那冷冽的气息便散发出来,那深邃的眼眸迸出了暴戾,愤怒把他全身都笼罩住,他大步地挤进了人群,大手一伸,一抽,一提,就把一个正踩衣服踩得起劲的男人捉住,提了起来,随手一丢,就把对方丢到了一边去。

  而他的出现,他的动作,更成了众人的焦点。

  那几个混混看到有人见义勇为,英雄救美了,马上停止打砸,全都来围攻慕容俊。

  “慕容俊,小心!”林小娟尖叫着让慕容俊小心,她害怕慕容俊吃亏,一手就抄起挂衣服用的不锈钢空心棍子,冲到了慕容俊的身边,胡乱地挥舞着棍子,冲着几个围过来的混混吼着:“你们谁敢过来!姑奶奶就跟你们拼了!”

  “小娟!”慕容俊的脸因为她冲进来而变得更黑,她不相信他?她以为他打不过这些人吗?她还真以为他是那种只会坐在办公室里拿支笔签签名的人吗?慕容家培养继承人和霍家一样严格,不仅仅是培养经商手段,还有自卫手段,拳脚功夫,他自认能以一敌十。

  大手一夺,一抄,就把林小娟手里的棍子夺到自己的手上,然后一阵天花乱坠的招式之后,林小娟傻眼了。

  几个小混混全都被他打了两棍,打在脚上,跪在她的面前。

  几个小混混脸色变得红白红白的,刚才还穷凶极恶,此刻都气得恨不得把慕容俊生吞活剥了。每当他们想站起来,慕容俊的棍子又打来,硬是逼着他们一直保持着跪着的姿势。

  围观的人马上鼓起了掌来。

  丫的,看戏吗?

  鼓什么掌?也不见有人帮个忙,出个声!

  林小娟在心里腹诽着那些围观的人。

  这个现实的社会,人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世风日下呀。

  “呜……呜……”

  警笛声传来。

  两辆警车总算到达了事发现场。

  看到慕容俊拿着棍子,一副地狱撒旦的样子,领队的那名警察马上大喝着:“干什么?”

  林小娟蹭地跳到了那名警察面前,黑着小脸,怒声应着:“自卫的!”

  她气极了。

  自己报警,报了快半个小时了,这些警察才姗姗来迟,一来还凶神恶煞地,竟然冲着慕容俊就吼,她要是再忍这口气,她就不是林小娟了。

  那名警察没想到林小娟的怒火这么旺,被她这样一吼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也黑着脸质问:“你是帮凶?没事的闪到一边去。”然后他又环顾着周围,大叫着:“这儿的老板是谁?”

  “我就是这里的老板,报案的人就是我。这些人强行收保护费,还砸我的摊子,正义的警察大人,还请你们秉公办理!”林小娟怒瞪着那名警察,咬着牙,明褒暗贬地说着。

  那名警察也瞪了林小娟一眼,又环视着那几名小混混,倒是被林小娟的明褒暗贬暂时堵住了嘴。

  同来的还有几名警察,都不太理事一般,只是随意地叫那几名被慕容俊打得跪在地上的小混混起来,看到慕容俊还手握着那条打人的不锈钢棍子,那名瞪着林小娟的领队警察马上上前想夺下慕容俊的棍子,嘴里还说着:“不管怎样,打人就是不对!”

  慕容俊把棍子一丢,宁愿丢在地上,也不让那名警察夺下,他不说话,只是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等到电话通了之后,他阴冷地说着:“吴辰风,我给你十分钟时间,马上到怡北大街衣戴风流服装店来,如果十分钟不出现,你们的警察局我都会拆了。”

  那几名警察原本对于慕容俊的态度异常不满的,在听到他的通话后,都脸上微怔,敢直呼他们局里刑侦大队长的名字,还敢用威胁口吻的人,怕是大有来头吧?

  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警员,除了那名瞪林小娟的警察之外,其他那几个都是刚刚警校毕业安排到T市警察局来的,对于慕容俊的大名,他们听过了,但对于慕容俊的人,他们没见过。

  打完电话之后,慕容俊走到了林小娟的面前,旁若无人地把林小娟从头到脚关照了一遍,脸色虽然还是很黑,但语气已经温和下来,难掩他对林小娟的关心:“你没事吧?”

  看着一地的狼藉,林小娟心疼地说着:“人没事,货有事。”被这些混混一砸,她的衣服都脏了,估计生意又要不好做了。

  这里周围那么多人做生意,都没有人收保护费,为什么她的就有人来收保护费,她怀疑是有人指使的。

  可她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就是上次得罪了一下霍东燕。难不成霍东燕到现在还在记仇,知道她在这里做生意了,又让人来搞破坏?

  如果真是霍东燕,她要不要告诉若希?

  不了,不能让若希知道,要是若希知道了,肯定会帮她讨回公道的,霍东燕对若希这个大嫂本来就意见多多,不喜欢到了极点,她不想让若希因为她而和自己的小姑子闹得更僵。

  “为什么会这样?”慕容俊替她理了一下散落下来的头发,语气里隐隐散发着慌乱,如果他不来,她会怎样?

  林小娟气愤地瞪了那几名站了起来,竟然还在讨好那几名警察的混混,便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慕容俊。

  慕容俊听完她简单的诉说之后,脸上的神色变得深不可测起来,总是刮起阴森森的冷风。

  “慕容俊?你怎么在这里?你打电话让我来做什么?这里出什么事了?”一辆警车风风火火,仅用五分钟时间就出现在衣戴风流服装店门前了。

  慕容俊?

  这个时候,那些警察和混混才听进了慕容俊这三个字,顿时脸色大变,那几个警察的脸上都堆满了讪讪的笑,几名混混则脸色一片青白,撞在太岁头上了,不死也得脱一层皮了。

  吴辰风没有穿警服,而是便装,他查的都是大案,便习惯性地穿着便装,能掩人耳目。他高大峻冷的身躯往人前一站,严肃的表情就让几名警察心生畏惧。

  “你局里的人,办事真好!”慕容俊冲着吴辰风冷笑地说了一句,一句话就让吴辰风知道他大爷此刻很生气。

  林小娟再一次看到吴辰风,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吴辰风也看到了她,眉挑了挑,大概是觉得怎么又遇到了这个女人吧。

  察觉到林小娟的眼睛粘到了吴辰风的身上,吴辰风也多看了林小娟两眼,慕容俊心里马上就腾起了醋火,他为了林小娟和人打架,把自己不轻易展现出来的拳脚功夫都展现出来了,结果吴辰风一来,那没有良心的小女人竟然就拿着眼睛粘住了吴辰风。

  他最清楚林小娟对吴辰风的感觉,上次在金凤凰酒店吃东西时,她一个错觉以为看到吴辰风了,都丢下他跑了出去寻找。

  “这里交给你处理,不能让我满意的,咱们回头见,结果如何,你知道的!”慕容俊抛下一句相当强势的话后,就不客气地捉住了林小娟的手腕,拖着她就钻出人群,往自己的车走去。

  “吴什么,喂,记得让他们赔钱给我呀。”林小娟甩不开他的大手,被他拉着走,却还不忘回头冲吴辰风嚷着。

  吴辰风不自觉地拢了一下眉,总觉得一个多月不见,那个女人竟然和慕容俊有了点什么似的。心,忽然间闷了闷,不过是一瞬间,便被他甩开了。

  他吩咐几名警察先帮林小娟把衣服,架子等东西收拾起来,才把几名混混带上了警车。

  而林小娟则被吃醋的慕容俊塞进了路虎里面,黑着脸,把车开离了衣戴风流服装店。

  “你要带我去哪里?”林小娟坐在副驾驶座上,手里本能地拿起了那束占据着副驾驶座的玫瑰花,以为慕容俊要去约会,路过此地,见到她有难,出手相助的。“那些该死的混混,要不是你来了,我保证和他们拼了!姐做点小生意容易吗?租那么贵,不就是赚回了点租吗?他们就来找茬了。以前听人家说,做小生意总会被人恐吓什么的,原来都是真的。真不知道那些后来开了大企业的人,是如何挺过那段创业之初的岁月的。”

  林小娟气愤过后,又是感慨万千。

  她相信,她今天晚上的遭遇,肯定有很多人都遭遇过了。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你打电话到千寻集团去,由他们出面报警,绝对比你报警管用。”慕容俊沉冷地叮嘱着。他气的不仅仅是林小娟多看了吴辰风几眼,还气那些警察对林小娟的态度。如果他不是慕容俊,那么今天晚上的自卫,说不定也会被罚一笔钱。别以为穿上警服的都是好警察,有好些人都是愧对正义两个字的。

  他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最清楚权势,钱财的利害了。

  “我不想让若希知道。”林小娟靠进了椅背里,本能地应着。

  偏头看她一眼,慕容俊有点想骂她傻,有一个背景强大的好友,也不懂得利用,可她要是傻,当初又懂得打电话向他求助。或许她不想麻烦若希,是怕若希担心吧。蓝若希要是知道她老是被人欺负,肯定会义愤填膺替她讨公道。

  蓝若希要是生气了,估计某个人也会跟着发飙。

  这个小女人,其实嘴恶心善,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是担心某个宠妻成了瘾的男人发飙会死很多人。

  心房一软,慕容俊对林小娟的好感再深一层。

  “你可以打给我。”慕容俊压下了满腔的怒火,恢复了温和。

  林小娟偏头就睨了他一眼,然后一副怕怕的样子,应着:“我怕欠你的人情,然后又要被你拉着去参加什么酒会。”

  慕容俊失笑,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下来,侧身,定定地看着她,笑着:“那你现在又欠下我的人情了,嗯,我明天好像还真有个酒会,你继续当我的女伴还我的人情吧。”

  “没空!”林小娟把手里那束花甩到慕容俊的怀里,没好气地说着:“你有要送花的主儿,你找她去,别动不动来找我。说不定我的档口会被砸,是因为你呢。我这种小人物,要是和你这种大人物混在一起,眼红的人自然多,然后祸事就来了。你,还是离我远点。”

  眼前黑影罩来。

  慕容俊霸道而暧昧地用手臂把她困在自己的怀里以及椅子之间,带着笑意却深邃的眸子锁着林小娟的小脸,唇微抿着,嘴角有丝笑意,哑着声音问着:“你在意我送花给其他女人吗?”

  林小娟因他突然的罩来而心生一点慌乱,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拿着那双大眼,正视着慕容俊隐含情,藏着爱的双眸,手抬起,故意拍拍慕容俊的脸,笑着:“敢问慕容先生,那与我何干?有多少毛钱的关系?我有空去在意还不如多卖两件衣服来得实在。”

  慕容俊的脸马上就抽了抽,死无良心的小女人!

  眸子一转,他又笑着,笑得深情款款起来,那笑容让林小娟身体绷了绷,全身爬满了鸡皮疙瘩。

  “如果,这花是我准备要送给你的呢?”

  说完之后,慕容俊是紧紧地盯着林小娟的小脸,不愿意错过林小娟脸上一分一毫的表情。

  “多少钱?”

  林小娟脸上没有狂喜,也没有红晕,只是很平静地拉开了她腰间的腰包拉链,很平静地反问着。

  慕容俊脸一黑,她竟然是打算给他钱,当成花是她买的。

  “我很丑?”他气得没头没脑地质问着。

  “不丑,不过也不算帅,刚才那个棺材脸都比你帅多了。对了,棺材脸叫什么名字,吴什么风?你叫得太快了,我还没有听清楚呢。”林小娟老实在回答着,从腰包上抽出了几张毛爷爷来,塞到慕容俊撑压在椅背上的手掌中间去。

  不管慕容俊说什么,做什么,反正她是不想和他扯上太多的关系。

  当着自己的面,表露出对吴辰风的好感,还赞吴辰风帅,慕容俊的脸更黑了。

  他手一甩,把林小娟塞到他手掌中间的几张毛爷爷甩开了,散落在车内,然后再一夺,把林小娟手里拿着的那束玫瑰花夺走,丢到一边去,在她错愕地抬眸之时,他的手又一掐,掐在她的脖子上,再改掐为勾,头一低,强势地覆上她的唇。

  他的动作太快了,林小娟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他吻住了。

  她马上反抗起来。

  慕容俊牢牢地控制住她,不让她有机会摆脱他。

  林小娟娇小玲珑的,又处于劣势,哪能挣得脱。

  慕容俊是怒而强吻。

  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而生气。

  该死的,他对她有了感觉,她竟然对另一个男人心心念念的,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见到吴辰风的次数要多好几倍了,她竟然……

  没良心的女人,就该罚她一罚。

  所以,这个吻一点也不温柔,带着惩罚的意味,只是霸道的索取。林小娟气得要发飙了,这可是她的初吻耶,他竟然这么无耻地掠夺了,真是不可貌相,看他风度翩翩的,原来也是个会占女人便宜的色狼,他这样对她,是把她当成了随随便便的女人吗?

  她长得平凡,不代表她就是随便的女人。

  她闷声的抗议被他趁机滑入了她的领地,强硬地吞噬她的芳香。他的舌,他的气味充塞着她所有的感官,让她几乎无法再呼吸,心脏猛烈地跳动,觉得天在转,地在转,她要窒息晕倒了。

  可她偏偏还没有晕,在他技巧性地逗弄下,在他逐渐加深这个吻之后,她在极度晕眩之中只能无力地攀附在他强装的胸膛中,任由他强势粗悍的掠夺。

  怀中的人儿总算软弱了下来,削减了那股尖利,变成了温香软玉,任他恣意地亲吻。慕容俊的攻势总算放柔下来,他勾着她下巴的手,滑到她的腰间,把她娇小柔软的身躯更往自己的怀里压进,在触到她的唇瓣时,他就震惊她的唇那般的柔软甜蜜,更想不到他对这一个吻的渴望竟然那般的深。

  在双方都要窒息晕倒的时候,慕容俊才不舍地移开了唇。

  林小娟拼命地喘着气,一张小脸又羞又气,涨得通红,添了几分迷人的气息,让慕容俊的心房软成了一滩春水。

  “小娟,别再在我面前提起吴辰风,他不是你的菜。”慕容俊把还在喘着气的林小娟带进了自己的怀里,霸道而低哑地说着。

  丫的,他不是我的菜,难道你就是我的菜了?

  林小娟想反驳,不过力气还没有回复,只得在心里腹诽着。

  她呀,现在是悔死了。

  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就宁愿被城管关起来也不找他求助了。她以为,她长得这般安全,是不会惹来什么桃花的,好吧,她长相是安全,可认识她的男人都忘不了她,只怪她那张嘴了。可慕容俊是什么身份?他见过的美女绝对比她吃的盐还多,他沉稳,成熟,事业有成,风度翩翩的,就像一个白马王子一般,喜欢他的女人,估计和她的头发一样多吧。她以为没有什么的,却想不到……

  她,到底哪里吸引他了?

  初吻被他强夺了,她要是再不信他对她有情愫,她就是太自欺欺人了。

  抚着她散乱的马尾,他干脆就把她绑着头发的发圈扯了下来,让她的头发披着。

  “慕容俊。”林小娟推开他,从他手里夺回了发圈,瞪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过大家不是一路人,最好桥归桥,路归路。”

  他身上的光环,会把她照耀而亡的。

  身躯一压,慕容俊轻易便把她压靠在椅背上,他深深地看着她,哑着声音说着:“没有一起走过,你怎么知道大家不是一路人?”

  “你高高在上,我仰得脖子发酸,我不喜欢仰着脖子。”林小娟推不开他,便勇敢地和他讨价还价,她拐着弯儿变着法告诉他,她林小娟高攀不起他这个千寻集团的总特助。

  要是他对外界宣布她就是他的女朋友,她保证会被女人们砍死。

  她一没钱,二没地位,三没外貌。

  平凡得满大街都是的人,她实在没有高攀的心情。哪怕平凡的人也可以拥有不平凡的爱情,在她心里,那不过是言情小说里的故事情节,现实生活里,她还真不相信这种爱情。

  “我可以低下头,我可以弯下腰,我甚至可以蹲下来,我绝对不会让你仰得脖子发酸。”慕容俊宠溺地说着,心里却有了几分的戚戚然,他真正的身份,要是让她知道,她会不会看到他就跑?

  “你……到底看中了我哪一点?”一向嘴巴利索的林小娟,面对慕容俊的宠溺,竟然快要说不出话来了,问了一个很多女孩子都会问的问题。

  “爱一个人,不是用看中的。小娟,那会污辱爱情的神圣。爱,就是爱,不需要理由,不需要看中什么,而爱,会爱你的优点,会爱你的缺点,不管你美不美,不管你有多少缺点,只要爱了,就可以包容一切。”

  慕容俊凑近了脸,硬是用脸磨蹭着林小娟的小脸,她的小脸其实很光滑,没有化妆,素面朝天,皮肤色泽也比一般女人的好。

  他在表白,虽然不是最直接的表白,却也很真诚。

  她在拒绝,虽然不是最直接的拒绝,却半点答应的心思都没有,拒绝得很彻底。

  “小娟,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对你是真的。”慕容俊偷偷地在她的小脸上印下一吻,才松开了她。

  林小娟不说话,她被慕容俊弄得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再回答了。

  捡起那几张红色的毛爷爷,塞回她的腰包里,又把那束玫瑰花递到她的面前,慕容俊温笑着:“这可是整个T市最后一束玫瑰花了,异常的珍贵。”

  林小娟眨眨眼,他当她白痴吗?这T市花店多的是,怎么可能是最后的一束玫瑰花?要骗她收下,拜托找一个更好的说词。

  她的不相信,慕容俊都看在眼里。他也不多讲解什么,替她重新系上了安全带,花,当然还是塞在她的怀里,他送出的东西,是不会再回收的。

  发动了引擎,把车开动,慕容俊载着林小娟往帝皇大酒店而去。

  霍东铭和蓝若希的烛光晚餐还没有结束,而帝皇大酒店门前的花海还在那里,林小娟看到那一大片的花海时,愣住了。耳边便传来了慕容俊的讲解,听着他的讲解,她心里全是对好友的祝福,能嫁一个那么好,那么浪漫的绝世好男人。

  好友有着富贵的背景,有着出色的外表,和霍东铭就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而她和身边这个家伙呢……

  甩甩头,林小娟不愿意多想。

  就算事实摆在眼前了,她也有多种面对的方式。

  她不逃避,不过她不相信。

  “如果你也喜欢这种浪漫的表达方式,我也可以为你而准备。”慕容俊深深地说着。

  两个人的相处,总是有一分的不同,和别人的不同。

  “谢了,不必,我不喜欢。”林小娟睨他一眼,淡淡地应着,却是违心的话。是女人,都会喜欢那么浪漫而别出心裁的表达方式。

  “小骗子。”慕容俊呵呵地低笑着,惹来林小娟一记瞪视。他也不在意,把车开走,前往金凤凰酒店。今天晚上,她的档口遇到那件事,估计她还没有吃饭吧,他可不能让她饿着。到了帝皇大酒店门前,他也不带她进去,不是他小气,而是他深知,她还没有习惯那种高级的场所,金凤凰酒店的档次没有那么高,她还容易适应。怎么说,她也当了三年的白领,一些中档次的场所,她还是出入过的。

  在金凤凰酒店里,他替她点了很多菜,都是她爱吃的,让她有点吃惊。

  面对她吃惊的表情,慕容俊只是笑,在他对她有了兴趣之后,她所有喜好,以及她的家庭情况,他都摸了一清二楚。

  他知道她来自农村,父母都在家里务农,没有兄姐,只有一个弟弟,还在读大学,她经常性要支撑弟弟读书。还好,她的家境不算特别穷,至少衣食不缺。

  当然了,她的情况被自己的家人知道后,肯定是反对他和她在一起的。

  他不管,也不担心。

  他不是普通的富二代,靠着老祖宗吃饭。

  他有自己的能力。

  这就是他不愿意接手家族事业的原因之一。

  出身那种和霍家差不多的豪门里,联婚,以利益为前提的婚姻,他见得多了。他也看到很多男人都是被父母逼着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因为他们离开了家,便难以生存,就靠着祖父业过日子。所以,他要脱离家族的掌控,靠着自己的能力立足,这样,他就不会被家人控制,就算他要娶家人不喜欢的女人为妻,也没有人能拿经济来威胁他。而他此刻在千寻集团担任总特助一职,在T市呼风唤雨多年了,他早就在这里站稳了脚,而凭着千寻集团的强大,以及霍东铭和他的交情,慕容家也不敢打击他,所以,他的爱情,他的婚姻,他作主!

  ……

  府前大街中的步行街里,霍东燕和苏红正在购物,苏厉枫很绅士地跟在两个人身边帮忙提东西,而且很大方地替两个女人买单。霍东燕习惯了买单,第一次有男人为自己买单,而且面对高额付出,眉都不皱一下,不禁对苏厉枫的感觉再改了几分。

  不过当她接到一个电话的时候,脸色就黑了下来。

  “怎么回事?对付她都对付不了,你们的人还要出来混吗?进了警察局?慕容俊出面?怎么扯上他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想办法把你的人赎出来,钱,我会付的。”

  挂断电话之后,霍东燕失去了购物的兴趣。

  她今天偶然看到了林小娟在衣戴风流服装店门前摆档做生意,生意还不错,她就想起了林小娟对她的大不敬,加上蓝若希的原因,于是她才雇人去砸林小娟的店,她满以为以自己的身份,肯定能整得林小娟哭爹喊娘的,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那些小混混竟然都被抓进了警察局里,还有慕容俊。对慕容俊,她当然不陌生了,那可是大哥最得力的助手,千寻集团第二位领导人物,在这个市里,比她这个霍家大小姐还有身份地位,一个牛叉叉的男人。让她不解的是,慕容俊怎么会林小娟扯到一起的?不是说慕容俊不怎么近女色的吗?不是说慕容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吗?

  霍东燕还有一点在担心,刚才对方还在电话里告诉她,吴辰风也出面了。吴辰风可是铁面无私的,一旦查出这件事是她指使的,先不说她最讨厌的大嫂蓝若希会生她的气,她大哥肯定会很生气的。自己打压大嫂的好友,大嫂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吧?大哥宠着大嫂,又有她的排头吃了。

  想到这些,霍东燕马上又打了电话过去,吩咐对方不准把她这个指使者供出来,否则不会付钱,更会让他们在这个城市无法立足。

  在对方一再保证地不会把她供出来,她才稍稍地放心挂断了通话。

  失去了购物的兴致,她也不和苏红姐弟说明什么,说一句她不想逛街了,想回家,便和苏家姐弟说了声再见,急急回家去了。

  心里,她还是在祈求老天爷,帮她度过这一关,她不想让大哥掐死。

  就算她再刁蛮无理,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犯法的。

  都是蓝若希!

  要不是因为蓝若希,她根本不认识林小娟那种身份的人,也就不会犯法了。

  霍东燕对蓝若希的怨再深一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