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4 甜而不腻

094 甜而不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19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4

   章惠兰走到蓝若希的身后,把她对宝宝的喜爱,以及抚了一下小腹的动作尽收眼底,眼里有着满意。

  从蓝若希的反应中,她也略略地放下了一点担心,蓝若希对小孩子还是喜欢的,也不是不想生孩子,或许都是自己过于心急了。

  “东铭是个很喜欢孩子的男人。”

  章惠兰轻轻地说着。

  蓝若希抿了抿唇,这个她知道。

  他要是不喜欢孩子,他就不会天天那么卖力了。

  他要是不喜欢孩子,他就不会顺其自然而是直接就避孕了。

  转过身来,她轻轻地问着:“妈,东铭出去了?”

  今天才是星期天,她和他都还在休息,她还在家里,他会去了哪里?

  章惠兰转身走回沙发上坐下,茶几上还摆放着一杯茶,她优雅地端起了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茶的苦涩滋味又让她微微地蹙了一下眉。这个家里,喜欢饮茶的人只有章惠兰。

  “男人嘛,总有地方去的。”章惠兰把茶杯轻轻地摆放回茶几上,淡淡地说着,眼神却在飘忽不定,好像在想着撒什么谎似的。“像大家这种家门的男人,不上班时,不是在家睡懒觉,就是和一班朋友轻松轻松去,再不,就是像你爸那样,陪情妇去!”说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章惠兰可是咬牙切齿的。

  霍启明以前总是这样子,遇到休息天,就不回家里过夜,甚至白天也不回来,整天整夜都陪在江雪的身边。

  想到这些,章惠兰的心还是刺痛刺痛的。哪怕她依旧是霍家的夫人,可是丈夫的心却不在她的身上了,就算现在上了年纪,她依旧非常的在意。

  要是她有一天不在意了,那就代表她不再爱霍启明了。

  蓝若希默默不语,只是拿着明亮的杏眸看着婆婆。婆婆这段话有着误导她的意思,好像想告诉她,霍东铭在外面有女人似的。

  以那家伙对她的痴迷,霸道来看,要是他在外面有女人,那这个世界上真的找不到一个专情的男人了。

  而婆婆在说到公公时,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又让她心酸不已。

  忍不住地,她伸出手,轻轻而体贴地握拉住章惠兰的手,体贴地说着:“妈,我陪你出去走走吧。”婆婆有点变化难测,带着些许的极端,都是遭受了感情的背叛,都是寂寞害的。

  章惠兰有点意外地侧脸看着她。

  她刚才说那一段话就是故意想让蓝若希对霍东铭心生误会,其实也是在试探蓝若希对霍东铭的信任度有几分。自己的儿子,她哪有不清楚之理?霍东铭自小目睹她独守空房的痛苦,怎么可能会让蓝若希再承受那种痛苦?

  霍东铭比霍启明更有担当。

  她以为,女人都是多疑的。她那样说,蓝若希心里肯定会有点什么的。此刻,她觉得自己想错了,蓝若希是绝对信任霍东铭的。这样,她也放心了。是,她现在都还不喜欢蓝若希,蓝若梅的逃婚依旧是她心里的阴影。现在霍东铭已经不压制那件事的真相了,上流社会里很多人都知道了妹代姐嫁的真相。每天她出门,遇到相识的贵妇人,那些人总是有意无意地扯到这件事来,让她心里难堪。

  有些人嫉妒她霍家夫人的身份,还会故意说,她的儿子那么帅,那么牛逼,那么好,竟然也会遭人抛弃。

  每当她听到这种幸灾乐祸的话时,心里就对蓝若梅生怨,而蓝若希是蓝若梅的妹妹,连带地,她也就不想去喜欢了,总觉得蓝家姐妹把她最优秀的儿子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她也知道儿子一旦娶了蓝若希,她就再也没有机会换儿媳妇的人选了,只能接受。

  此刻听到蓝若希体贴切带着关心的话,心房一软,自己的女儿霍东燕在满十四岁后,就不肯再跟着她一起出门,也就更不会陪着她出去走走了。

  她逛街,是那种可以逛一整天都不累的人。

  “妈,走吧。”蓝若希站起来,也扶拉着章惠兰站起来。

  看她一眼,章惠兰不说话,算是默认地答应了。

  于是,这对婆媳便一起出门了。

  看到章惠兰和蓝若希一起出门,霍东燕也跟随着,她担心母亲会被蓝若希收卖了,所以跟着去破坏的。

  婆媳小姑,三个人一起到达了府前大街的步行街里,只不过让三个人意外的是,她们竟然遇到了霍启明和江雪以及霍东恺。

  正室,小三,迎面而立。

  双方都停下了脚步。

  章惠兰一看到江雪的时候,浑身就像个刺猬一样,满身都是刺。脸上早就沉了下来,眼里冒着火气,狠狠地瞪着江雪。

  两个女人其实年纪都是差不多的,章惠兰保养得比江雪还要好,看上去似乎更年轻一些。但是江雪因为有霍启明爱的滋润,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的,倒是比章惠兰更有魅力。

  “哎哟,大姐,你也来逛街呀。”江雪笑着,却当着章惠兰的面,故意挽住了霍启明的手,而她的手指上金光闪闪的,多了好几个钻戒,估计都是她在步行街里的战利品吧。

  “你这个老贱女人,你还要不要脸?年纪一大把了,还挽着我爸的手干什么?”章惠兰还没有说话,冲动的霍东燕就气得冲上前,一把就将江雪推开,不让江雪挽着霍启明的手臂。

  “东燕!”

  霍启明有点尴尬,他看了一眼蓝若希,蓝若希的眼里有着对他不认同的眼神,让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老脸也红了起来。在家里,蓝若希对他这个公公倒是挺尊重的,可他陪着情妇以及私生子逛街的时候,竟然被老婆,儿媳妇撞见了。

  就算这些事情早就存在了,蓝若希也是早就知道。可听说和亲眼所见却是两回事。

  听到女儿怒骂江雪,他又忍不住护着江雪。

  出轨的感情,不能只责怪一方。

  正所谓一个手巴掌是拍不响的。

  他当年真的爱上了江雪,恨不得娶她为妻。他和章惠兰是联婚式的婚姻,婚后,两个人虽然也有了些许的感情,却不深。在他心里的天秤,他总是偏向了江雪,觉得自己让江雪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也让他和江雪的爱情结晶霍东恺成了私生子,他对不起这对母子,便想着在精神上补偿了。

  “你说谁是老贱女人?”江雪听到霍启明的喝斥声,眼珠子一转,马上跳回来黑着脸质问着霍东燕,“东燕,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小妈,你身为晚辈的,却不知道尊崇长辈,都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育你的。”

  蓝若希第一次见识到比苏红还不要脸的女人。

  江雪破坏了人家的婚姻,还理直气壮了?

  章惠兰气得脸色都白了。

  “小妈?对不起,我只有一个妈,没有什么大妈小妈,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老狐狸精,老贱女人,欺负我妈,抢走我爸的坏女人,我干嘛要敬重你?你凭什么让我去敬重你?不管我爸怎么对你,你还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情妇,知道吧,专门陪男人睡觉的。话说,你现在这么老了,不行了吧?你小心我爸再找一个比你年轻,比你漂亮的情妇,让你尝尝被人背叛和抛弃的滋味。”霍东燕尖锐地反驳着,可见她对江雪母子有多么的怨恨。她又冷笑着看向了一旁黑着脸的霍启明,讽刺地说着:“爸,你要是再找情妇,记得通知大家,我好拿着鞭袍到海滨区去放,庆祝你贪新厌旧。”

  “你……启明,你看看你的好女儿……”江雪不再和霍东燕对骂,反而向霍启明哭诉,看着她那撒娇哭诉的样子,蓝若希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恶心得想吐了。对公公的印象一落千丈,对江雪的印象更是一落万丈。

  “东燕,惠兰,你们还不走,都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看到有人围观了,霍启明竟然端起了父亲,丈夫的架子来喝斥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心,可是严重地偏向了江雪。

  “霍启明!”章惠兰被气得胸口都发痛了。

  “爸。”蓝若希护到了章惠兰的面前,挺着胸,站直了腰肢,她人高佻,往霍启明面前一站,仿佛比霍启明还要高,而她的脸上微板着,散发着严肃。杏眸里却染上了几分怒火,她看着霍启明,淡淡地笑着,那笑容很好看,却全是讽刺,“爸,你觉得当妻子的与小三狭路相逢了,谁在丢人现眼?谁有资格生气?谁没有资格生气?谁有资格喝斥?爸说丢人现眼,请问妈那里丢人现眼了?”

  这是公婆之间的问题,她原本不想插嘴的,可是公公的偏心又让她忍不住为婆婆说句公道话了。

  都是女人,站在女人的立场上,她自然更同情婆婆。再怎么说,公婆之间才是合法的,而公公和江雪则是不合法的。

  蓝若希此刻是把霍启明看成出轨护短的男人,而不是自己的公公。

  “若希,这是我和你妈的事情,你别管。”

  霍启明的老脸上染上了羞愧之色。

  蓝若希笑得讽刺,就像一巴巴掌甩在他的老脸上,让他很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若希,这是爸!”一直不说话的霍东恺忽然沉冷地开口。

  不管自己的母亲是什么身份,身为儿子的总是护着自己的母亲。

  蓝若希笑,那笑还是充满了讽刺,她看向了霍东恺,眼神锐利却清澈,让霍东恺竟然不敢接,略略地敛着眼神。

  “是呀,父亲是一个伟大的名词,父爱如山,总是让人感动不已。父亲在子女的心目中总是最好的。”蓝若希只说了这一句话,霍启明的脸色就白了起来。蓝若希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转身扶着章惠兰,拉着气呼呼的霍东燕,昂着首,挺着胸,越过了那可笑的一家三口,嘴里还说着:“妈,大家逛街去。”

  自己的公公,她不可能说得太过,那含蓄的一句话,却能让霍启明意会到其中深意。他不配父亲那个词语,因为他带给子女的都是痛苦,不管是霍东铭兄妹,还是霍东恺,都因为他的感情出轨而深受其苦。

  “有这样当儿媳的吗?竟然敢指责自己的公公,一点家教都没有。”看到远去的章惠兰,江雪便在霍启明面前挑着蓝若希的刺。她不是讨厌蓝若希,她是讨厌蓝若希的身份。因为蓝若希是霍东铭的夫人。

  江雪怕着霍东铭,心里却最憎恨霍东铭,因为霍东铭占去了整个霍家的祖业,她的儿子一分钱都得不到。

  “妈!”霍东恺冷冷地叫了一声,不悦母亲对蓝若希的指责。

  “妈什么,妈说得不对吗?”江雪没好气地反驳着。不喜欢儿子的心向着霍东铭,好像她这个当妈的对儿子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似的。

  “我有事,我先走了。”霍东恺把自己手里帮母亲提着的东西塞还到母亲的手里,转身就大步地离开了。不想再呆下去。

  蓝若希帮着大妈,他心里有点闷,却明白那是最正常的事情。大妈受了这么多年的寂寞,连他现在都能体谅大妈,心里对大妈没有了怨,更别说蓝若希了。

  再怎么说蓝若希都是大妈的亲亲儿媳妇,绝对不可能帮自己的母亲的。

  “雪,我好像有点不舒服了,我想先回家休息一下。”霍启明也失去了陪江雪的心情,刚才蓝若希那一句话让他的心重重地颤了起来,让他忍不住回想起在霍东铭兄妹还小的时候,他对那对兄妹的父爱有几分?

  而他对霍东铭的疼爱是在霍东铭带给他骄傲开始。

  抛下了一句话,霍启明也离开了。

  片刻之间,只有江雪一个人站在原地了,气得她把那些花了不少钱买来的东西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气死她了。

  章惠兰现在多了一个儿媳妇,有儿媳妇为她说话了,而自己呢?儿子都不怎么帮她说话,更别说连影子都没有的儿媳妇。

  蓝若希陪着章惠兰逛街,其实也没有逛多久就打道回府了。路遇江雪这个老情敌,章惠兰早就失去了逛街的兴致。

  回到家里,看到霍启明默默地坐在大厅的沙发里,她也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往楼上走去,摆明了不想理霍启明,她自己也想静一静。

  她的房间,才是她的港湾,安抚着她这颗被伤了将近三十年的心。

  霍东燕在回来的半路上就改道找苏红疯去了。

  章惠兰上楼去了,蓝若希便转身出了大厅,去院落里陪老太太了。

  霍东铭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蓝若希打电话给他时,他说他在外面有些事情,傍晚的时候才会回家,让她在家里等着她,他晚上要和她去约会。

  陪老太太聊了小半天之后,老太太说她累了,要回房里去。

  蓝若希便离开了霍家大别墅,回了一趟娘家。

  姐姐蓝若梅今天也休息,只不过蓝若梅不在家里,而是去了部队找霍东禹。父母亲倒是在,蓝若希在娘家坐了半个小时,想到霍东铭就要回来了,便又离开了娘家,回到了霍家。

  她觉得这种日子真的很无聊,难怪婆婆总是要去打牌,因为呆在家里实在是无所事事。幸好,她坚持了要工作,否则她就会涉上了婆婆的后尘,每天只能盼郎归。

  她上了主屋的顶楼,在游泳池旁边坐着。

  愣愣地仰望着开始暗沉下来的天空。

  太阳已经下山了。

  阳光一失,风便让人感受到冰冷。

  一件充溢着古龙香水味的西装外套轻轻地从背后而来,围披在她的胸前,替她遮挡寒风,暗哑低沉的声音传来:“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坐在这里会冷。”

  听到熟悉低沉的声音,蓝若希扭头,便看到了霍东铭正站在她的身后,满脸柔情,深深地凝睇着她。

  她并没有马上站起来,只是定定地和他对视。半响后,她轻声说着:“回来了。”

  霍东铭走到她的面前,在她的面前蹲下身去,柔声说着:“回来了。”

  伸出厚实的大掌,落在她的小脸上,轻柔地拂抚着,好像她的脸是易碎的玻璃似的,力气稍重就会打碎。深邃的眸子泛着一种异样的光彩,深深地罩在她的身上。“刚才,我回来时,爸和我说了一些话。”

  蓝若希全身一僵,公公向霍东铭告状了?

  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霍东铭低低地笑着,然后把她拉站起来,他在她的位置上坐下,再把她拉坐在他的双腿之上,大手自然而然地圈住了她的腰肢,两个人的身体又紧密地贴合在一起。蓝若希被他的亲昵弄得不好意思,想离开他的双腿,他不让,她挣扎,他忍不住低哑地说着:“若希,你要是再挣扎,我只能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将你就地正法了。”

  听出他话里的深意,蓝若希脸一红,倒是不敢再挣扎了,只是回头瞪了他一眼,嗔着:“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昨天晚上……我今天睡到午后才起来,腰酸得难受。”

  霍东铭在她的脸上偷得一吻之后,才低低地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爸刚才和我说对不起,他说对不起我和东燕,更对不起妈。老婆,老实交代,我不在家的这几个小时内,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第一次承认错误。”

  “没有什么。”蓝若希不想嚼舌根。

  她放肆地靠进了霍东铭的怀里,脑里闪过了美玲那个漂亮宝宝可爱的脸,她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温柔,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母爱,霍东铭从背后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母爱了。他心思一转,带着十分的狂喜,却又小翼翼地把大手移到了她的小腹上,暗哑的声音充满了期盼:“若希,这里,是不是有我的儿子了?”

  “没有。”

  暂时没有。

  她的大姨妈结束了才十天,就算她会怀孕,此刻也还不知道。

  不过听到霍东铭的话后,她又忍不住失笑:“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就不能是女儿吗?喂,东铭,你该不会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吧?”

  “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人吗?”霍东铭把俊脸端到了她的面前,深深地看着她,不答反问。

  蓝若希笑而不答。

  “醒来的时候,头不晕了吧?”霍东铭的手还是覆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转移了话题。

  蓝若希摇了摇头,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切,她的脸腾地又红了起来。她记起是自己在勾引霍东铭,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往她要是喝醉了,都是沉睡的。昨天晚上竟然会在酒精的作怪下,变成了一个荡妇,自己那让人羞于听耳的吟哦声此刻仿佛还在耳边回荡着。

  “明天要记得你昨天晚上答应过我的事情。”

  “什么事情?”

  蓝若希语气里充满了疑问。

  昨天她醉得头晕晕的,她答应过他什么事了吗?

  “请一名秘书,要酒量极佳的那种,以后你去应酬了,就带着秘书一起去,秘书自会替你挡酒。就你这酒量,我实在是不放心。”

  “我答应你了?”蓝若希在心里想着,她怎么老是在醉的时候,答应他一些事情?还好,他都是为了她着想的,这些事情,她答应了,对她也是有利无害。

  “嗯。”

  “我明天让行政部门帮我请一名秘书吧。女人的酒量都不如男人好……”

  “你休想请男秘书!”她话还没有说完,霍东铭霸道的低吼就响了起来。

  蓝若希促狭地笑着,笑得一脸的无辜,好脾气地说着:“你不是让我请秘书吗?要酒量极佳的那种。女人再怎么能喝,也不如男人能喝吧?现在不是流行请男秘书吗?很多大企业都请了男秘书呢。”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请男秘书!”某位大爷在吃着莫须有的醋。

  “是我请秘书,又不是你请秘书,再说了,你答应过我,我的工作事情,你是不会插手的。”蓝若希逗弄之心大起,故意和霍东铭杠着。

  霍东铭脸上添了一条黑线,恨死了自己当初把话说得太死了。现在老是被她拿出来堵住他的口。

  “若希,我带你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好不好?”霍东铭忽然像哄着孩子一般哄着。

  “嘻嘻……”

  蓝若希笑得更促狭了。

  这个男人,逗着的时候,挺好玩的。

  说不过她了,竟然采取怀柔政策了。

  坐旋转木马?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还不如等她生了宝宝,以后带宝宝去。

  “东铭,我二十六岁了。”

  “那,大家去逛公园如何?那里可是恋爱的好地方。”霍东铭俊脸上有一点不自然,又赶紧转移了话题。

  “公园也没有什么好逛的了。”

  “那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去。若希,大家的关系转变得快,没有恋爱过程,我会补你一个浪漫的恋爱过程的。你想去哪里约会?”

  “真的?”

  蓝若希闪着杏眸,笑盈盈地瞅着他。

  不知怎地,霍东铭总觉得她的眼里有着捉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就算觉得她在捉弄自己,霍东铭还是满脸柔情地说着,被她捉弄又如何?只要她开心,就算让他跳脱衣舞,他都愿意。呵呵,当然,这句话别说出来,否则这丫头真会让他跳脱衣舞呢。

  “嗯,也是。那好吧,大家现在下楼去,吃过饭后,你就陪我去我想去的地方。”蓝若希眼里的捉弄更深了,笑意都带着狡黠,让霍东铭觉得自己此刻就是她手里的一只玩偶,任她玩弄捏揉。

  “若希。”

  在若希想从他的怀里站起来的时候,霍东铭还是不死心地低叫着,话里有着紧张。

  “嗯,我听着。”蓝若希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双手故意勾上了他的脖子,搂着他,笑意盈盈,如同一只狡猾迷人的精灵,让霍东铭很想把她扇动的精灵翅膀折断,再也无法飞出他的手掌心。

  “别请男秘书,好不好?”

  她这般貌美,被他夜夜滋润,更添少妇的成熟风韵,是男人都会被她吸去视线。要是她真的请了男秘书,男秘书受她吸引怎么办?只怕他把霍家所有钱都拿去买醋缸,也装不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酸醋了。

  他是巴不得把她霸在自己身边,永远只能给他一个人看的。就算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不是那种愿意锁在家里,哪里也不去,从早到晚等着老公归家的女人。而他因为太宠她了,总舍不得拂逆她的喜好,心里有那种霸道的想法,表面上还是得压下了霸道,放手让她去闯,去荡,只要她的心还在他身上便行。

  更何况,他也不愿意看到她在家里无所事事,过着像母亲那种无聊透顶的生活。

  蓝若希眨着眼,看在霍东铭的眼里,那就是冲他抛媚眼。

  “这个嘛,我还得考虑考虑。”蓝若希故意先不给他答案,喜欢看他霸道又吃醋却又不会强迫她,想尽其他办法来阻止她的好笑样子。

  他一个千寻集团的总裁,出了家门,人人敬畏,关于他的雷厉风行,她耳闻目睹过。可在她的面前,他总是展现出他一生中最温柔,最体贴的一面,让她的心随着他一起沉沦了又沉沦,她发觉自己越来越爱他了,有了一种想和他融为一体,双方都融入对方骨血中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过去的三年里,从冷天烨身上,她是不曾有过的。

  “丫头,我是鱼,你是钩,被你吊死,不过也心甘情愿。”霍东铭戳吻一下她的红唇,然后宠溺地笑着,抱着她站了起来。

  “我自己走吧。我可不轻。”蓝若希嘴里说着,手却搂着他的脖子不放,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就如同吸食了罂粟一样,只想越吸越多,不想戒掉。

  “我力气大得很,抱你到老不成问题。”霍东铭低低地说着,深邃的眸子满是情愫。

  “可是这样下楼去,不妥吧。”家里可是很多人的。

  老太太看到她和霍东铭恩爱异常,或许会很高兴,可是婆婆和小姑子看到这个样子,会不会在心里腹诽她?

  眼前一黑,唇已经遭到霍东铭的蹂躏。

  他把她抵压在墙壁上,深深地吻了她一回,才灼灼地看着她,如同酒一般酣甜得让人迷醉的声音响起:“若希,记住,在这个家里,你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怕。你是我的太太,你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想法。”

  蜜月归来,母亲催她生子的手段,妹妹对她抗拒的手段,奶奶对她喜爱的心,他都一一看在眼里。虽然她自己总有能力化解了那些难题,他心里也难受。他一直都想给她最好的生活,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可自己复杂的家庭关系,却让她不得不像其他豪门大宅里的女人那般,费力周旋。

  “东铭,我只想家和。家和万事兴。放心吧,我现在就处理得好好的,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用太为我担心了。”蓝若希第N次安抚自家男人,让他放心。

  深深地看她几眼,霍东铭也不再说什么,拥着她下楼去了。

  吃过了晚饭,他便带陪着蓝若希去她此刻想去的地方。

  他有点好奇,此刻她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

  两名保镖跟随着,他也没有再拒绝他们的跟随。

  在临上车的时候,蓝若希甩了一张纸条给开车的石彬,说那是她此刻最想去的地方,让石彬大感意外。

  霍东铭很想从石彬手里拿过纸条来看的,可是蓝若希总是忽闪着美眸,笑盈盈地瞅着他,好像在挑衅似的。

  他只得压下了心思,反正他总会知晓的。

  没过多久,他便知道了答案。

  蓝若希竟然让石彬在市中心的新华书店门前停了下来。

  汗。

  霍东铭有一种失笑的感觉。

  他想着和她去浪漫,去约会,她竟然选了沉闷的书店!

  有谁浪漫的时候来书店?有谁约会的时候,也来书店的?

  这丫头……怕是故意整他的吧?

  “若希,你什么时候成了书虫,书店竟然成了你最想来的地方。”霍东铭一边认命地跟着蓝若希往书店里走去,一边失笑地问着。

  扭头睨他一眼,蓝若希依旧笑得满脸的促狭,只不过眼里没有了那抹捉弄,有的是一股发自内心的渴望,那股渴望让霍东铭不忍再多说一句抱怨的话。

  蓝若希也只是看他一眼,没有深入说明。

  反正,他一会儿后就会知道的了。

  进了书店,蓝若希问了一位店员,关于育婴的书籍在哪里,得到答案后,她便往书店的二楼走去。

  书店里很安静,倘大的空间只有人们轻微翻阅书页发出的声响,人们大都沉浸在常识的海洋里。

  蓝若希找到了育婴书籍区,站在书架前,开始细细地挑选翻阅着那些书本。

  霍东铭看到她竟然是找看这类书,脸上忍不住再次浮起了柔得可以拧出水来的表情。

  她,渴望当妈妈了。

  这下子,霍东铭找书看书的兴致比蓝若希更高了。

  他高大的身影站在书架前,这本书看看,觉得不错,便拿在手上了。那本书又看看,觉得也不错,也拿了。

  其实育婴的常识可以网上查阅。蓝若希是觉得看电脑,看得不够深入,才想着看实体书的。

  看到身边的自家男人,像个啃书虫一样,每一本书都往手上拿着,蓝若希唇边的笑意更浓了。

  很快地,霍东铭手上的书就有十几本了,他觉得拿着有点重了,头也不回就叫了一声石彬,石彬马上上前从他手上端拿过那十几本厚厚的书。

  两名保镖跟着霍东铭购过物了,他们被霍东铭购物时的风卷残云吓过一次了。此刻看到他又带着风卷残云的动作了,脸上都浮现了惧色,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其他看书的人也被霍东铭的动作所吸引。

  沉浸在渴望当爸爸的海洋里,霍东铭什么都忘记了。

  就连蓝若希站在一旁捂着嘴偷笑着,他也没有发觉。

  很快地,育婴书架上的所有关于怀孕的书,都被他卷走了,两名保镖面前摆叠了高高的书墙,差点就把两名保镖淹没了。可是太子爷还未雨绸缪,竟然连儿童的书都席卷了,让不少正在家长陪同下前来书店购书的小宝宝们错愕地看着这个高大俊美的叔叔,把他们面前的书都卷走了。

  “东铭。”蓝若希被自家男人风卷残云的动作逗得很想爆笑了。

  霍东铭像是没有听到蓝若希的叫唤似的,他看到儿童书架还有一本《儿童唐诗三百首》,他马上大手一伸,就想拿起那本书,不过和他同步的还有一只稚嫩的小手,一大一小两只手同时放到了那本书上。

  有人和他,哦,不,是和他未出世生的宝宝抢书。

  霍东铭一偏头,就看到身边站着一名大概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还绑着两束头发,脸蛋圆圆的,皮肤很白,很可爱,她正眨着漂亮的大眼,冲着他说着:“叔叔,这是最后一本了。不过,叔叔,我让给你吧。叔叔,你买那么多书,是不是要做好事,都赠送给贫困山区里的哥哥姐姐们看?”

  嘻嘻……

  银铃般的笑声再也忍不住,逸出了蓝若希的红唇。

  ------题外话------

  老是写东铭和若希的恩爱甜蜜,亲们不会生厌吧?我最怕亲们看厌了他们的甜蜜,想着写写配角,只是每次写写配角,总有亲们跳出来说主角的戏份少了。我想,呵呵,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亲们对东铭和若希永远都不会生厌吧?

  快过年了,亲们,要是手里还有票的,投给我过年吧,亲们别捂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