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7 谁敢对我老婆不客气?

097 谁敢对我老婆不客气?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85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6

   闻言,慕容夫人整张脸都沉了下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里对林小娟的不满飙升到了极点。

  她拿出了五百万元来打发林小娟,对林小娟来说已经是天价了,以林小娟的出身和外貌来看,其实一百万都不值,她是觉得林小娟怎么也陪慕容俊出席了一次酒会,在慕容俊心里有了一定的地位,才会给林小娟五百万元的,这个价钱完全是冲着自己的儿子给的。

  没想到林小娟竟然反问她,慕容俊值多少钱?她的儿子是慕容家的大少爷,身价连天王巨星都无法相比。林小娟估计是嫌钱少,还是心里不像表面那般对慕容俊没有感情?不过不管林小娟心口是否一样,她都肯定林小娟是冲着慕容俊的钱。

  慕容俊撇开了慕容家大少爷的身份,依旧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一年的收入自然比她这张五百万元的支票多了。林小娟要是真的嫁了慕容俊,便是真正的富太太了,区区五百万,她自然不放在眼里。

  这个小女人的心还真是贪。

  慕容夫人在心里冷哼着。

  对林小娟便越发的不喜欢了,也更加的瞧不起了。

  慕容夫人平复了自己的神情,淡定地看着还扬着笑的林小娟,觉得林小娟的笑容刺眼至极。她温沉地开口,声音散发着冷意,不再像之前那般的和暖,更带着讽刺意味:“说吧,你想要多少?不过,林小姐,你可要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五百万元已经是很抬举你了,别想狮子大开口。”真惹怒了她,她会一分钱都不给,直接让人把林小娟撵出T市。

  她要是真阻止林小娟和儿子见面,林小娟就别想见到儿子。

  “夫人觉得钱有多少功能?它能买到多少东西?”林小娟并没有回答慕容夫人的问话,只是敛起了笑容,坐回了沙发上,小脸上同样夹着讽刺。

  她把那张五百万元的支票甩回到慕容夫人面前的茶几上,好像那张不是支票,而是一张没用的纸。

  慕容夫人重重地污辱了她的人格。

  明明是慕容俊缠上她的,慕容夫人不拿自己的儿子出气,反而拿她来捏揉,更想用五百万元来打发她。她林小娟虽然没有好的出身,却行得正,坐得正,喜欢钱,取之有道,只会靠着自己的努力去赚取。别说她没有接受慕容俊,她没有资格出卖慕容俊的自由,就算她此刻是慕容俊的女朋友了,她也不会出卖他们之间的爱情。

  在她的心里,真爱是无价的,是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

  “我不管钱有多少功能,林小姐,你该知道,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慕容夫人冷哼着。“林小姐,我刚才就看出来,你是个率直的人,这会儿怎么就含沙射影起来,说吧,你想要多少?只要我能满足你,我都会满足你。”

  “夫人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别说是五百万,就算是五千万,我也不会要。因为,慕容俊先生的自由,不是由我操纵,我无权出卖他的自由,就算由我操纵,我也不会出卖他,他是一个人,一个有自由权,有思想的正常人,不是一件物品,任人用钱来衡量。”林小娟打心里为慕容俊感到悲哀,有一个如此势利,独断专横的母亲,难怪那家伙要隐瞒身份跑到T市里当别人的总特助,宁愿自己打工,也不愿意接手自家的家族事业。

  听着林小娟的话,慕容夫人对她的看法并没有改观,她认为林小娟是在做戏。

  倒是站在慕容夫人身后的文震对林小娟有了几分的好感。

  文震的心原本就是向着慕容俊的,他觉得慕容俊有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而慕容俊也一直在追求着他想要的人生。

  现在林小娟并没有接受慕容俊的追求,慕容夫人却强势地前来找林小娟,用钱打发林小娟离开,太霸道,太无理了,不管是谁遇着这样的事情,心里都会生气的。文震欣赏林小娟的是她的坚持,坚持不愿意被金钱污了她的自尊。

  在这个以金钱为上的现实世界里,林小娟的坚持实属难得。五百万呀,不是五百元,五千元,五百万元,对于普通的人来说,有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可林小娟却毫不放在眼里,因为在她的心里,有些东西比五百万更有价值。

  文震慢慢理解慕容俊为什么会对林小娟特别了,因为这个女孩子身上有着一种自强自信,她并不是不爱钱,而是想靠自己双手去赚取。她在夫人面前不卑不亢的,在人格上,丝毫不让夫人欺负。

  文震可以想象到,将来这个小女人必定能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就算无法和慕容家相比,也会让人刮目相看的。因为相信自己的人,永远是生活的强者。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林小姐,你的嘴巴倒是挺能说会道的,估计就是你这张嘴,让俊儿觉得好玩特别吧。”慕容夫人冷笑着,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豪门里宅斗惯了,还是心机太深沉,明明她就是满腔的怒火,可她的神情依旧是温温的,脸上也没有显而易见的怒火,除了一双眼睛过于锐利之外。她说出来的话,夹枪带棍,明嘲暗讽,偏偏又像谈天一般。

  “夫人要是想知道慕容俊先生的看法,不如亲自去问他。”林小娟回应着。

  慕容夫人敛起了冷笑,这个小女人不是好对付的。

  她看出来了。

  看来软的不行了。

  软的不行,她可以来硬的,她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农家女,她容清华也对付不了。

  “林小姐,我再问你一次,这五百万元的支票,你要还是不要?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了,不管你收不收这张支票,我都要你离开T市,马上离开,也会让你再也见不到慕容俊。我这个人,一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是最明显不过了,林小娟要是再不识好歹,她直接用强硬的手段把林小娟赶出慕容俊的世界。

  慕容夫人深知自己控制不了儿子,只能拿林小娟来开刀。

  只要林小娟离开了,慕容俊慢慢就会忘记了林小娟,然后她再请求霍家大少爷出面,让慕容俊回家去参加相亲宴会,选取与慕容家门当户对的女人为慕容家的大少奶奶。

  慕容夫人自动忽略了一件事,就是慕容俊假若真爱林小娟,非她不娶的话,就算林小娟飞上了天或者下了十八层地狱,慕容俊也会把她找回来的。慕容俊的能力,远远地超出了慕容夫人的想象之中。

  “钱,我不会要,T市并不是夫人家里的院落,夫人也没有权利赶我走。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赖上慕容俊先生,如果夫人觉得我的存在影响到慕容俊先生,大可以找慕容俊先生谈谈,因为主导权在他的身上。其实,我还真希翼夫人去找一下慕容俊先生,免得他老是出现在我的世界里,还为我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林小娟挺直的腰肢,不想被慕容夫人打败。

  心里再一千万个庆幸自己还没有答应慕容俊的追求,庆幸自己明白她和慕容俊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否则摊上这种婆婆,就算她真的能嫁给慕容俊,不用多久也会被婆婆整得和慕容俊分手的。

  慕容夫人冷笑着,她不再和林小娟说什么,只是扭头吩咐着文震:“把她给我送走!记住,送出T市,丢到哪里都可以,只要离开了T市就行。把她身上的钱,所有证件都给我搜出来,我倒想看看她身无份文,又没有证件可以证明自己是谁时,她还能嚣张到哪里去?”

  慕容夫人无情地说着,有点黑道大姐大的风范。

  嚣张?

  林小娟听到慕容夫人的话后,肺都要气炸了。

  到底谁才是嚣张的那个人。

  “夫人,这,怕是不好吧?大少爷要是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文震小心翼翼地劝着。“夫人也清楚大少爷的为人,他要是真的喜欢了林小姐,就算林小姐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也会为林小姐守身如玉的”

  慕容夫人脸一沉,却也明白文震说的都是实话。

  慕容俊不动情则已,一动情,便是一心一意,专情得很。要是这件事真让慕容俊知道了,他一怒之下,整个慕容家都承受不起他的怒火。

  可她又实在看林小娟不顺眼,不想再看到林小娟出现在慕容俊的世界里。

  “铃铃铃……”

  正在此时,林小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刺耳至极,就像一道惊雷一般,把慕容夫人整个人都震了起来,将她那如同见鬼一样的反应收入眼底,林小娟在心里冷笑着,果真是做多了亏心事的人,连她一通电话都反应这般的激烈,是以为慕容俊打来的电话吧?

  慕容夫人真的以为是慕容俊打来的,她很想抢过林小娟拿出来的手机,不过修养又让她坐着不动,只是死死地盯住了林小娟,用眼神警告着林小娟,如果是慕容俊打来的,让林小娟要小心回答,免得引起了慕容俊的疑心。

  她偷偷而来打发林小娟,都不敢让慕容俊知道。

  电话是蓝若希打来的。

  蓝若希是觉得林小娟这么久还没有到达华艺有点不正常,才会打电话前来问问,她担心林小娟出事了。看到电话能打通,蓝若希的心稍安,等到林小娟接听电话后,她马上笑问着:“小娟,你该不会是走路的吧?你不是早就要出门了吗?半个小时的车程,你早该到了,现在都快过去一个小时了。”

  “若希,我现在没空,怕是不会去找你玩了,你先忙你的公事吧。”林小娟笑着回答,笑容却有点儿虚假,像是勉强挤出来似的。

  蓝若希和她三年好友,对她的笑声最熟悉了,此刻听到她的笑声不正常,马上担心地问着:“小娟,你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要不要我帮忙?”

  “我没事,不用你帮忙。我先挂了。”从蓝若希的话语中,林小娟也知道自己的笑声露出了马脚,连忙挂断了电话。

  她不想让蓝若希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

  看着传来了嘟嘟忙音的话筒,坐在办公桌内的蓝若希秀眉都蹙了起来,林小娟从来都没有这样急切地切断和她的通话,这一次怎么会如此的急切?还有小娟的笑声总是不对劲,小娟到底遇着什么事情了?

  蓝若希决定再打一次电话给林小娟,可是林小娟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她心头大震,觉得林小娟肯定遇到了大麻烦。

  丢下手里的签字笔,蓝若希也坐不住了,她站起来,顺手抄起了自己的车锁匙,提起自己的包,绕过了办公桌就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蓝总,你要外出?”蓝若希才走出办公室,就遇到了前来找她的李副总,李副总了然地问着。

  蓝若希点点头,随即反问着李副总:“李姐,你找我有事吗?”李副总是一个自强自信的女人,从低层一步一步地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蓝若希对她很敬重,不再叫她李副总,而是像其他一样叫着李姐,以示自己对李姐的认可及敬重。

  李副总拿了一份邀请函递给了蓝若希,说着:“蓝总,这是一份展销会的邀请函,是在邻市举办的,和广交会一样每年都会举行。虽不及广交会那么隆重,不过挺适合大家企业的。”华艺生产的是玩具,无论是参加广交会还是展销会,对他们都有利。

  以往举办的时候,企业都是安排李副总参加,这一次企业异主了,李副总才想着向蓝若希报备一下,看看蓝若希参加还是继续让她去。

  蓝若希接过了邀请函认真地看了看,便对李副总说着:“李姐,我和你一起去,大家企业要展览的产品还要李姐多准备一下了。”她才接手企业,对产品了解不深,要是她单独出现,怕是不能应付客人们的提问。李副总在华艺多年,又是从低层爬起的,对每一件产品都了若指掌,有李副总相陪,她也能从中学一些东西。

  她说完把邀请函递还给李副总,意思是让李副总拿邀请函,她只是相陪,李副总才是主角。

  李副总接回了邀请函,浅笑着点头:“蓝总放心,我会准备的了。”心里想着蓝总对她还是倚重的,也就松了一口气。

  一间企业就像古代的朝堂一样,一朝异主,朝臣皆变。李副总哪怕在华艺呆了很多年,也深得上一任总经理的器重,可是蓝若希不一样,蓝若希是真正的老板,要是她得不到蓝若希的器重,那她就无法在华艺呆下去了。

  看到蓝若希对自己敬重,事事都还是会和她说一说,李副总心里的担心才放了下来。说实话的,呆在一个地方久了,是有感情的,她也不想离开华艺。

  蓝若希匆匆地走出了企业,钻进自己的黑色奔驰,就向怡北大街开去。

  林小娟还在帝皇大酒店里,慕容夫人的行事作风也和慕容俊一样霸道,林小娟不愿意收下她的五百万元支票,主动离开T市,她想强行把林小娟赶出T市,又被文震劝住了。看到林小娟接电话,她又心虚至极,担心慕容俊会打电话给林小娟,在林小娟挂断了和蓝若希的通话后,她便借口说不希翼林小娟和慕容俊联系,硬是夺取了林小娟的手机,把林小娟的手机关了机。

  此刻,两个女人还僵坐在那间豪华的房间里,僵持着,谁看谁都不顺眼。

  林小娟想不到慕容夫人不但霸道,还有点无理。

  这种豪门贵夫人才是真正的以权势压人,并不像蓝若希那般大众化。

  “林小姐,我再多给你一百万,一共是六百万,你能答应离开吗?”慕容夫人定定地看着林小娟,语气已经相当的不耐,也带着此许的不善了。

  “夫人,我说了,问题不是出自我身上,你对我苦苦相逼又有何用?”林小娟一点也不让步,她人穷,却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如果慕容夫人不拿钱来打发她,或许她为了和慕容俊划清界线,她还是会离开的。可是慕容夫人拿钱来打发她,她一走,就会落下一个贪图慕容俊钱财的名声,所以她不想如了慕容夫人的愿。不愿意被慕容夫人看低自己,把自己推到了一个贪钱的位置上。

  心里,她却对慕容俊生了不满。

  都是他害的!

  不过……貌似还是自己先找他的。

  唉,错了!

  第一次打电话向慕容俊求助就错了。

  要怪,就怪她自己好了。

  “文震。”慕容夫人温沉地叫了一声文震,示意文震趋近前来,她在文震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话,便看到文震面露豫色,却不敢反驳。

  林小娟不知道这对主仆在商量着什么阴谋,反正她此刻就是一肚子的不满与怒火,要不是对方是长者,她真的想冲对方开骂了。

  她想拿回自己的手机,她刚才和蓝若希通电话的时候,自己的语气和笑声不正常,相信蓝若希肯定听出来了,蓝若希必定会再一次打电话给自己,可是她的手机被眼前这个高高在上,一副把她当成泥巴拿捏践踏的老女人抢走了,她没有办法和蓝若希联系。

  看到这对主仆在商量对策,她的心里掠过了一股不详。听说豪门深宅中的女人,心思歹毒,这位夫人表面温和,实际利害,不知道会对她怎么样?

  总不能真的把她丢出T市吧?

  T市又不是慕容家的,凭什么强行把她赶走呀?

  文震转身去替林小娟再次倒来了一杯清水,摆放到林小娟的面前,有礼貌地说着:“林小姐,说了这么多,你该是渴了吧,喝杯水吧。”然后又把第一次端来的那杯水端走了,因为水已经冷了。

  慕容夫人也把林小娟的手机摆放在茶几上,推回到林小娟的面前,温和地笑着:“林小姐,你说得不错,问题不是出在你的身上,是我冒犯了。这手机,还你。”

  她耍什么花招?

  林小娟全身都警惕起来,不相信慕容夫人会是这般容易想通的人。

  她飞快地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站了起来,淡冷地说着:“既然如此,夫人,请容许我告辞了。”说完,她转身就想走,文震却挡在她的前面,有意无意地拦着她。

  “林小姐总要喝杯水吧?难不成是在责怪我对你的无礼吗?”慕容夫人在对面拿着温和的眼眸盯着林小娟,浅浅地说着。

  林小娟眉轻皱,不过是一杯水,慕容夫人好像非要她喝下去似的。

  难道那杯水有问题?

  可她亲眼看到文震替她倒来的,就算文震背对着她,可倒水的过程很快,应该没有时间做手脚才对的。

  她扭头,明亮的大眼对上慕容夫人的视线,说着:“夫人言重了,夫人也是为了儿子好,我这样出身的人的确配不上慕容俊先生,我一向都很有自知之明的。只要夫人不强词夺理,污辱小娟的人格,小娟也不会和夫人计较的,更不会对夫人心生责怪。小娟不渴,小娟告辞了。”说完,朝慕容夫人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便越过了文震往房门口走去。

  谁知道她才走了几步,后脖子传来了一阵剧痛,她顿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文震扶住被他劈晕了的林小娟,看向了慕容夫人,慕容夫人沉着脸说着:“带她走,把她送回她自己的家里便可,别伤了她的性命。”

  慕容夫人终是使用了强硬的手段要把林小娟赶出慕容俊的世界。

  文震默默地点了点头,他是不愿意这样对待林小娟的,可他是慕容夫人的保镖,他又不得不忠于慕容夫人,除非他不想混了。

  “记住,不准让大少爷知道,否则我会让你全家人都成下岗工人!”慕容夫人像是看透了文震的心思似的,冷冷地警告着。

  “是。”

  文震全身一凛,夫人的手段,他是知道的。

  他可以不在慕容家工作,但他的家人却会因他而受到牵连。

  慕容夫人满意地挥挥手,示意文震马上带走林小娟。

  文震走到房内的小吧台内拿来了一瓶酒,拧开了瓶盖,含了几口酒喷在林小娟的身上,制造出林小娟是喝醉了酒的假象,然后扶着林小娟离开了这间豪华却带着无理的房间。

  在文震扶走了林小娟后,慕容夫人才放下心来,轻轻地靠进了沙发内,在心里叹着:林小娟,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儿子好,你,真的不适合我的儿子,我也只能这样对你了,希翼你不要恨我。

  酒店外面,文震轻易就瞒过了酒店里所有的侍者,把林小娟扶出了酒店。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他扶着林小娟走出酒店时,飞速而来。

  奔驰以风火的姿态停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紧接着一名身材高佻,面容姣美的女人从车内跳了下来,跳站在他的面前,伸手就要从他的怀里扶过林小娟,嘴里还不解地问着:“小娟这是怎么了?”

  文震反应快,不让蓝若希抢扶过林小娟。

  “你是谁?”蓝若希马上不客气地质问着,把文震当成了那种想占林小娟便宜的人,哪怕文震长得人模人样,在外表上胜过了林小娟。

  “你又是谁?我女朋友喝醉了,我送她回家,你干嘛要抢我女朋友?”文震随口就扯了一个谎。

  “你女朋友?你骗谁去?小娟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要是恋爱了,不可能不告诉我。我警告你,马上把小娟还来,否则我告死你!”蓝若希态度是相当的强硬,压根儿就不相信文震的话。

  文震看看蓝若希开来的那辆奔驰,知道蓝若希估计是有些身份的人,可是夫人吩咐的事情,他又不能不去完成。

  于是,他打横就抱起了林小娟,越过蓝若希就想走。

  “还想跑!”蓝若希气结,老实不客气地再一次冲到了文震的面前,拦住文震的去路,俏脸紧绷,冷冷地命令着:“放开小娟,否则我报警了!”这个男人肯定不是好人,心里有鬼,才会急着要离开。

  小娟身上浓烈的酒味让蓝若希认定了她是被文震灌醉的。

  文震也脸色阴冷,冷冷地应着:“你再胡说八道,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谁敢对我的老婆不客气?”

  一道低沉,夹着暴风雨的声音传来。

  ------题外话------

  亲们,今天是大年初一了,在这里,我祝所有亲们新年快乐,蛇年行好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