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8 宠妻的男人,惹不得(上)

098 宠妻的男人,惹不得(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5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6

   音落,霍东铭高大健壮,散发着冷冽气息的身躯已经站到了蓝若希的身后,跟在他身后的自然是他那两名保镖。蓝若希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不过他来得最及时。

  霸道的大手伸来,带着保护的气息,缠上了蓝若希的腰间,随即蓝若希就被护进了温暖而结实的怀里。这个怀抱,蓝若希已经熟悉,可是每一次投入,都带给她新的震撼,他对她的情愫一直都在加深。

  霍东铭的俊脸深沉,森冷的眸子染着狂风暴雨,似乎连头发都因为发怒而竖了起来。蓝若希就是他的软肋,是他的逆鳞,谁要是伤了蓝若希半根头发,他就会整得那个人哭爹喊娘,难以立足。文震虽然还没有伤害到蓝若希,可他出言不逊,恐吓了蓝若希,这样也不行。

  霍东铭冷冷地瞪着文震,在说了那一句话之后,唇又习惯性地抿了起来,这个是他的惯有动作,想让他一下子改变,其实真的很难,在蓝若希面前,他倒是可以尽量减少这个动作。他的眼神带着一百分的杀伤力,才一瞪,就让文震感受到他的杀气了,像文震这种当保镖的人,什么世面没有看到过,可此刻被霍东铭一瞪,他很没骨气地从心底打了个寒颤。

  大手一挥,两名保镖意会了霍东铭挥手的动作,马上上前强硬地从文震的手里抢扶过林小娟,蓝若希赶紧退出霍东铭的怀抱,从保镖手里扶过了林小娟,急切地叫唤着。

  霍东铭扫了一眼林小娟,他对这个娇小的女人没有多大印象,不过他知道这是他家夫人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冲着他的老婆大人,他就不会让文震好过。

  这算是爱屋及乌吧。

  阴冽的眼神再一扫,那两名保镖就拉开了打架的阵势。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文震不认得霍东铭,他只知道霍东铭的名气。像霍东铭这种身份的人,他的保镖身份还没有资格认得。

  霍东铭不说话,只是用眼神指挥着两名保镖的动作,就让他知道霍东铭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以为是黑社会大哥。

  “抽他耳光!敢出言恐吓若希,让他一个月都说不成话!”霍东铭是真的很生气,一向不喜欢太过暴力的他,此刻竟然吩咐两名保镖抽文震的耳光。

  两名保镖马上动手,文震也是保镖,也会一些拳脚功夫,三个人竟然在帝皇大酒店的门前交起手来。酒店里的人认得霍东铭,都不敢多事,只是远远地观看着,心里想着,那个男人也真够大胆的,竟然敢对霍家大少奶奶动手。

  霍太子爷听说是个宠妻的男人,哪怕那个妻曾经是他的小姨子,可他还是把妻子宠上了天,只要是他妻子喜欢的,他都会网罗来,听说千寻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还有一个零食专柜呢,因为这位没有多少人认识的霍夫人,有一张平凡的嘴,喜欢像平常的女人那般吃零食,所以霍太子爷就细心地把自家夫人喜欢吃的零食都网罗至他的办公室,只要他的夫人前往企业找他,就能满足他爱妻的喜好。这种细心的,体贴的,宠溺的,还真没有多少男人做得到,从中大家就可以确定霍太子爷是个宠妻的男人。

  要是有谁敢对他的妻子不敬,他就会发飙。这个男人本来就是阴晴难测的,又有着那般牛逼的身份,手段利害,一向都没有人敢撞到枪口上,就怕死无全尸。

  听说环宇集团对蓝若希不好什么的,现在被千寻集团处处打击,大家都在等着,环宇集团什么时候垮了。看着的时候,那过程也让大家心里发悸,霍东铭不是一下子就整垮环宇,他带着捉弄的心态,他在看戏,也让大家跟着看戏,意在杀一儆百,警告着所有的人,谁胆敢伤害他霍东铭的妻子,谁就是那个下场。

  他的手段,他的冷狠,就算在大家的心里落下了阴影,对他也有着负面的影响,觉得他是一个奸商,不过无商不奸,这倒是很正常,不过他对妻子的疼爱倒是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重情之人,至少不会始乱终弃,也让所有女人因为他的宠妻行为而对他倾心不已,可惜此刻的他,眼里只容得下蓝若希一个女人了。

  他和蓝若希之间的故事,似乎很有内幕呢,只是内幕没有人清楚,也没有人敢细细地追问原因。

  文震一个人,石彬是两个人,很快,文震就处于下风了。石彬和另外一名保镖恪守霍东铭的吩咐,只抽文震的耳光,文震一处于下风,他们就开始劈里啪啦地抽着文震的耳光,文震虽然反抗,逃避,可也被结结实实地抽了好几个耳光了。

  蓝若希还在摇着林小娟,林小娟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酒味,让她的眉都拢得紧紧的,不明白林小娟怎么会变得这般的笨,会喝那么多的酒。

  霍东铭就像一座山一般,屹立在她的身边,眼神柔和地看着她,对于正在完成任务的两名保镖,他没有多看一眼,他相信他的吩咐,保镖们自然会完成的。他也没有和蓝若希一起叫唤林小娟,因为,他不想除了蓝若希之外,再碰触其他女人。而他的眼神锐利,看出林小娟并非醉倒,而是被劈晕的,也就不阻止蓝若希不停地摇晃叫唤林小娟了。

  楼下发生的这一幕落入了慕容夫的眼里,她原本是走到房间的窗前,想看看窗外的风景的,结果就看到了那一幕。她所在的房间位于五楼,虽然很高,地面上的一切还是能看清楚,更何况文震是她身边的人,她从身形就能分辩出文震的身份了。她以为文震早就离开了酒店,没想到被人拦下了,此刻还被两名男人围攻,文震隔几分钟还会被人抽一记耳光。

  岂有此理!

  慕容夫人的心火马上腾腾地上升。

  她慕容家的人,谁敢动?

  文震是她的保镖,那两个男人抽文震的耳光,就等于在抽她的耳光!

  一转身,慕容夫人就气冲冲地下了楼,还打电话报了警,心里想着一定要严惩那些敢打她身边人的男子。

  文震被石彬两个人抽了好几个耳光,一张脸早就红红肿肿,两边脸上都印上了五指山,火辣辣地痛。他的脸色又红又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给人打过耳光,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一连打了好几个耳光,打得他头晕眼花了,动作更慢,动作一慢,对方又揪着机会往他的脸上抽来。

  想到霍东铭说让他一个月都说成不话,他的心里就寒了起来,这是谁?心那般的狠,一个月说不成话,他得被抽多少耳光?

  酒店里那么多人,保安也有十几个,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帮他?难道这个沉着俊脸的男人真是这里的地头蛇?

  酒店里好几个经理都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霍东铭的身边,堆笑着让他息怒,想替文震求情,怎么说这里都是他们工作的地方,要真出了什么大事,对酒店也影响不好。

  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文震听到酒店经理称呼霍东铭为霍大少爷的时候,顿时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冷得全身通透了。

  这个男人竟然就是T市商界的太子爷霍家大少爷,把他家大少爷收服的神话男子!

  他撞在霍东铭的手里,还说要对霍夫人不客气,被抽耳光,还是小事了。

  “住手!”霍东铭还没有任何的回答,文震还在全身发冷的时候,慕容夫人出现了,她大喊一声,喝住了众人。

  她站在酒店台阶上,保养得体的脸还算平稳,只是眼里怎么也掩不住她的愤怒,脸色也有点红,在她喝了一声之后,马上大步地走下了台阶,走到了霍东铭的面前。她身高一百六十几公分,站在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霍东铭面前,自然就压了一截,但她本来就出身豪门,容家有些涉黑,她的气势并不输给霍东铭。

  她没有马上看向文震,只是冷冷地瞪着霍东铭,冷冷地质问着:“敢问霍大少爷,我的保镖哪里冒犯了你?”文震认不得霍东铭,她可是认得,怎么说霍东铭都是自己儿子的老板。

  霍东铭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神情倨傲而狂妄,眼神冰冷而锐利,从慕容夫人的脸部轮廓,他猜出了慕容夫人的身份,再看一眼林小娟,事情的大概他也就猜了个明白。

  慕容俊和林小娟会不会在一起,为什么走在一起,这些不关他的事,他不想管,可是慕容家的人不能恐吓他的若希,这样他就不会坐视不理。

  “我家若希,吓不得!”霍东铭狂傲而冰冷地吐出了一句话来,让慕容夫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家若希?是指那个穿着不算特别出众,却有着高贵的气质,还有着美丽的外表的女人?她看一眼扶着林小娟的蓝若希,确定蓝若希就是霍东铭口中的那个人。

  文震刚才恐吓蓝若希的时候,她没有看到,更没有听到那句说不客气的话。此刻听得霍东铭冷冰冰的话,她脸上的表情便放软了很多,带着试探的口吻问着:“霍大少爷的意思是?”

  她想确定霍东铭嘴里的若希是什么身份。

  “我家若希,我的太太!谁敢对他不客气,我便对他全家都不客气。慕容夫人,你的保镖犯了我的忌,我不要他的命,是看在慕容的份上,只要他一个月说不成话!”霍东铭就算猜出了慕容夫人的身份,语气依旧冰冷,神情还是那般的倨傲,在扯到与蓝若希有关的事情上,他是最小气的人,一寸也不会让。

  慕容夫人浑身一震,总算明白为什么自个儿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表面温润,实际狂妄的大儿子为什么会输在霍东铭的手里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魔鬼附体。

  “这……霍大少爷,这应该是个误会。”慕容夫人就算见多了世面,也被霍东铭的冷冽所惊,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小娟会和霍东铭的夫人交好。她当初仅是让人调查了林小娟的家世,并没有调查与林小娟相识的人物关系网,谁知林小娟这个农家女竟然会认识上流社会里最具价值的名门夫人。

  最倒霉的是,她吩咐文震把林小娟送走,竟然被霍夫人遇到,她出门的时候忘记了看黄历,结果流年不利。

  正在这时,林小娟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就接收到蓝若希关切的眼神,她微愣了一下,马上坐站起来,一边揉着还在泛着痛意的后脖子,一边环视着现场,顿时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肯定是蓝若希察觉到不正常,所以赶来帮她解围了,不愧是好友,意会得很快。

  再看到慕容夫人一般的不自然,似是正在向霍东铭说明什么,而霍东铭的脸臭得像茅厕了。

  “小娟,你没事吧?”

  蓝若希看到好友没事了,松了一口气。

  慕容夫人看到林小娟醒了,马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东铭……”蓝若希看到好友醒转了,便想对霍东铭说什么,却被霍东铭抬手阻止了。

  霍东铭朝两名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两名保镖便暂时停下了动作,文震暂时解困,站回到慕容夫人身边的时候,一张脸肿得像个猪头,让慕容夫人看得心悸,也脸上无光,脸色又涨红了几分。在A市,她出入都得到众人的奉承趋承,宛如老佛爷一般,因此造就了她霸道强硬的个性,兼有时候无理。这一次,她算是栽在霍东铭的手里了。

  在霍东铭使眼色让保镖停手的时候,她以为事情会就这样结束,怎么说霍东铭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可是她错了,霍东铭掏出了手机,打通了慕容俊的手机,在慕容俊接电话的时候,他低沉地说了一句:“慕容,马上来帝皇大酒店,你家太后在此!”

  闻言,慕容夫人的脸色大变。

  儿子要是知道她这样对待林小娟,会不会也发飙?

  汗,她是霸道,是强硬,是有点无理,可她也害怕那个狡猾得像狐狸又笑里藏刀的大儿子。大儿子不像另外两个儿子那般被她夫妻操纵在手里,因为大儿子不需要靠着慕容家过日子,她根本就是拿大儿子没有办法。

  蓝若希一直想说什么,霍东铭都阻止了她,他用温柔而霸道的眼神告诉她,这件事有他在,他会处理好的,让她不用担心。

  这算是慕容家的私事,他也不会真的插手横管,文震被他的保镖抽了那么多的耳光,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慕容俊来了,他便会把处理权交到慕容俊的手里。他相信慕容俊会飙得比他更利害。

  貌似,他和慕容俊死党那么多年了,好像还没有看到过慕容俊发飙,他还真想看一次笑面虎发飙的时候有多么的恐怖。

  霍东铭在心里坏心眼地想着。

  慕容俊用最短的时间赶到了帝皇大酒店,在他来之前,警察们也来了。

  慕容夫人认出霍东铭的身份后,在警察到来,赶紧上前讲解是一场误会,没事了,向警察们道歉,把警察打发走了。

  慕容俊的路虎就是和离开的警车擦车而过。

  车才停稳,他就跳下了车。

  “妈,你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吗?文震的脸怎么了?”慕容俊一跳下车,就快步走到了母亲的面前,他以为是自己的母亲遇到了危险。

  看到文震的脸被打得像个猪头了,他那张一向温和的脸也蕴上了狂风暴雨,怒火狂炽,谁敢动他慕容家的人?

  “那是我的人打的。”霍东铭冷冷地应了一句。

  慕容俊错愕,一扭身才看到了林小娟,他一愣,又看看自己的母亲,神情马上变得深不可测起来,语气反倒变得温和至极,看着自己的母亲,像是谈天一般问着:“妈,你来找小娟了?”这是他发飙的前兆。

  母亲的动作还真快!

  母亲找来了,林小娟不就知道他的身份了?那死没良心的小女人知道他也是名门大少爷,肯定更是急着和她划清界线的。自那天晚上他强行夺走了她的初吻后,她就一直拒接他的电话,拒回他的信息,拒绝见她,真够无情的。

  此刻,只怕……

  “慕容,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处理好,我希翼下一次别再扯上我家若希,否则我不管是你的谁,我照惩不误。”霍东铭满意慕容的反应,不用看,也知道接下来慕容俊会如何发飙,便冷冷地抛下一句,扯搂着蓝若希转身离去,蓝若希想带上林小娟,霍东铭不让,林小娟是这件事的导火索,他怎能带走导火索,怎么也要让慕容弄清楚事情的原因。

  “东铭。”蓝若希被塞进了霍东铭的车内时,还是担心地看着林小娟。

  冷不防,霍东铭的大手擒来,擒住了她光洁的下巴,紧接着,他阴恻恻的俊脸就欺了过来,随即狠狠地攫吻住她的红唇,另一只大手迅速地把她想推拒他的双手连同她的腰肢一起钳制住,让她动弹不得。

  一番惩罚性的强吻之后,霍东铭才移开了唇,眼神深深地盯着她,好像她做错了事一般,被她这样盯着,她都忍不住头发皮麻。

  她做错了什么吗?

  她只不过是发现林小娟遇到了麻烦,所以赶来救助而已。

  她这种反应最正常不过了,他干嘛死盯着她?

  想到这里,蓝若希用力地推开了还搂着自己的霍东铭,板着小脸,抗议着:“我不喜欢你对我用强的!”感觉他不敬重她!

  “如果我不是刚好要来这里和一个高级客户见见面,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霍东铭比她更加的不悦。

  她做什么事,总是自己去冲锋喊阵,就没有想到过向他求助吗?

  “那个人只是说了一句不客气的话。”蓝若希气昂昂的话少了几分的力道,被霍东铭瞪得软了下来。不过随即她又硬着头皮地说着:“你不是请了隐身保镖保护我吗,我不会有事的。”

  闻言,霍东铭更怒了。

  她以为有隐身保镖保护着她,她就可以什么都不怕,勇往直前了?

  他大手一伸,又把蓝若希擒入了怀里,再一次死命地缠吻了她一次,直到她气喘吁吁,难以呼吸了,他才松开了唇,额却抵住她的额,深沉的眼眸炯炯地锁着她的面容,眼神深不可测。一看到他又露出了这种眼神,蓝若希就觉得自己掉进了无底洞,永远都摸不到底,也会觉得一切都是她的过错,让她不自觉地就想向他道歉。

  “东铭。”蓝若希笑着,小手就爬上了霍东铭的俊脸,狡黠迷离的眼眸里满是柔情,他是刚硬,不过摆脱不了她的柔情攻势。“别生气嘛,我当时也只是担心,没有想太多,谁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现在不是没事吗?那是慕容的家人,我想我要是说出了我是谁,他们也不敢伤我半分的。别生气,你生气的样子一点也不帅了,我喜欢你帅帅的样子,就像是谪仙下凡尘一样,把我这个凡间俗女迷得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蓝若希大肆地撒着娇,发起了柔情攻势。

  她不觉得自己有错,可在霍东铭的心里,她就是有错。

  自家男人都要发飙了,她只能厚着脸皮撒撒娇了。

  听着自己那柔娇的声音,蓝若希的身上都爬满了鸡皮疙瘩,一抖,满地都是。

  霍东铭俊脸上横上了几条黑线,想生气,又气不起来,想笑,又笑不出来,一句话,他是哭笑不得。

  这丫头现在深谙他的弱点,懂得攻他的弱点,让他对她又爱又怜又气又无奈。

  还真是个狡猾的主!

  “我数数你脸上的黑线有几条,一条,两条,三条……东铭,太多了吧?黑漆漆的脸,像包公脸,我可不喜欢。东铭,笑一个如何?你笑起来的时候,整片天都会失色,那是一个温煦如春风,温暖如阳光,迷人至极,反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吧,你要是一板脸,天都黑了,大阳都逃了,然后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冷死人不偿命,更会下冰雹,砸死人也不偿命呢。”

  蓝若希漂亮的杏眸里早就染上了笑意,对于自己的鬼话连篇,她自己就先笑破了肚子。实在是她不知道此刻如何能让自家男人不再责怪她。

  数声沉闷的笑声在车内响起,那是两名保镖忍俊不住,先笑了起来。

  霍东铭一记凌厉的眼神扫去,两名保镖赶紧闭嘴,差点没有憋成内伤,而霍东铭自己也终于和缓了脸色,低笑起来。

  “若希,你越来越像个小狐狸了,将来的商界呀,怕也有你的一席之地了。”他宠溺地搂着蓝若希,暗哑的声音满是对蓝若希的包容。

  她虽然在鬼话连篇,胡说八道,可他却喜欢她这一面,因为她这一面还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表露出来。

  他知道她其实八面玲珑,平时表现出来的只是普通的一面,她娇憨,搞笑,狡黠的那一面,还是不为人知的。

  大家只知道她是一个平易近人,不以身份示人,喜欢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另类豪门千金。

  “没办法,谁叫你老是吻我。”蓝若希眨着杏眸,意有所指地说着。

  人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他是怎样的人,她身为太太的,自然也会受到感染。

  “那,还是我的错了?”霍东铭失笑而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我可没说哈,你自己承认的,与我无关。”蓝若希狡黠地笑着,视线想看向车外,想知道慕容俊会怎样做,不过霍东铭不让她看。

  “慕容会处理好的。”霍东铭安抚地抚着爱妻的俏脸,告诉爱妻不必为林小娟担心。慕容夫人会找林小娟,代表慕容家发现了慕容俊对林小娟的不正常,而慕容的强势不在他之下,要是慕容连这件事也处理不好,以后别告诉别人是他千寻集团的总特助。

  “他们什么时候发展到了这种地步?”蓝若希好奇地问着。

  “与大家无关。”霍东铭不想让其他人占据了夫妻独处的时间。

  他把蓝若希紧紧地压搂在怀里,抬眸看向了两名保镖,沉声吩咐着:“开车!豪庭花园。”

  “等等。”蓝若希连忙说着,她费力地挣脱了霍东铭的搂抱,提醒着:“东铭,你不是说来这里是要见一个高级的客户吗?你还没有见到吧,你不去见了?”能让千寻集团的当家总裁前来见面的,可见对方的身份非常重要,也是千寻集团的大客户,说不定少了对方,会让千寻集团脱三层皮呢。

  霍东铭抿唇不语。

  半响,他才打开了车门,拉着蓝若希下车,就向酒店里面走去。

  在即将下班的时间,他还来见客,因为对方对千寻集团真的很重要。他也不想放人家的飞机。

  慕容俊母子还有林小娟都不在原处了,酒店门前早就恢复了平静,蓝若希原本还想看看好友的,发现好友早就不见了踪影,便选择相信慕容俊,安心地陪着霍东铭向酒店走去,陪他一起去见那位重要的高级客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