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99 宠妻的男人,惹不得(下)

099 宠妻的男人,惹不得(下)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2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6

   慕容夫人丢不起脸,在霍东铭把蓝若希塞进车内的时候,她转身就往酒店而回,被抽得像个猪头一样的文震自然也跟在她的身后向酒店而回。

  林小娟转身就想走,被慕容俊拦拉住了。

  “慕容先生请放手。”林小娟疏离地说着,用力地想甩掉慕容俊捉拉住自己的大手,可是甩不掉,慕容俊并没有马上向她说明什么,只是强硬地把她也带着往酒店而回。

  母亲都找来了,他要是不表一下态,下一次母亲又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对付林小娟。

  这一次刚好是遇着蓝若希了,林小娟才没事,要是没有遇到蓝若希,慕容俊敢保证自己以后再想见到林小娟,必须动用自己的人脉网全天下寻找。

  母亲的伎俩,他最清楚了。

  自己的外公曾经是涉黑人物,母亲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也有着心狠手辣的一面。要是他不表态,说不定有一天,林小娟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那样的话,他就会悔恨莫及了。

  从他对林小娟产生了好感及兴趣开始,随着他一步一步的铺路算计,把林小娟赶进自己的世界里,他就知道自己的家人除早都会找来的,因为林小娟出身低微,与他门不当,户不对的。可他没想到母亲来得这般的快,林小娟都还没有答应和他在一起,现在仅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被母亲这样一搅,林小娟估计更要和他划清界线了。

  这几天,林小娟都不理他,他也不想逼她,可他在忙碌之余总是想起她。

  他是着了魔,也心甘情愿地成魔。

  他知道她心里有一条沟,她还无法跨越,而他对她的好,也还没有把她感动到可以什么都不在意地扑入他的怀。

  他知道自己做得还不够,他还会继续努力的,可是……

  慕容夫人临时下榻的酒店房间里,她坐在沙发上,一张脸非常的难看,黑漆漆的,隐隐中又带着红色,反正就是红红黑黑,异常的难看,可见她的心里有多么的愤怒了。

  今天这一幕,重重地丢了她的脸,她竟然不敢发作。

  想她活到现在都五十八岁了,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她竟然被霍东铭的气场给震住了。一个比她儿子还要年轻的总裁,有着那狂傲的气势,她总算知道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了。霍东铭猜到了她的身份,还敢那样对文震,分明就是在教训她!

  文震刚才也把遇到蓝若希的事大概地告诉了她,让她忍不住在心里庆幸着,幸好文震仅是说了一句不客气的话,要是真的对蓝若希做了什么,只怕文震此刻不是被抽耳光,而是被抽血了。

  霍东铭对蓝若希的宠爱,让她在丢脸愤怒的同时也心生羡慕。

  同是女人,谁不希翼被一个强势的男人当成了掌中之宝?

  一扭头,瞟到了文震那张被打得变成猪头的脸,红红肿肿,手指印交横纵错,惨不忍睹,慕容夫人就气得心口发疼,马上让文震赶紧去找来冰块敷脸,免得顶着这张脸回A市,那样还会把整个慕容家的脸都丢尽。

  看到慕容俊拉着林小娟进来的时候,慕容夫人的头更痛了。

  慕容俊一张脸笑得很温和,可是他越温和,慕容夫人就越紧张,不知道这个大儿子会飙到什么程度。

  “慕容先生,请你放手。”林小娟一直想甩开慕容俊的大手,慕容俊偏不放,硬是把她拉到了沙发前,把她按坐在沙发上,林小娟心里有气,也不肯坐,被他按坐下之后,她马上又站起来,慕容俊再按,她再站。

  慕容俊脸一黑,在再一次按下她的时候,他也迅速地跟着坐下,顺势就把林小娟搂入了怀里,当着母亲的面,他要用行动告诉母亲,他就是认定了林小娟!

  要是母亲再敢拿林小娟开刀,他就会像海啸来临时一样发飙!

  “慕容大少爷,放开我!我林小娟身份微薄,可不敢和大少爷坐在一起。”林小娟被慕容俊的动作气坏了,慕容夫人的话还历历在耳,她林小娟一向都是挺着胸膛,抬着头做人,今天却因为慕容俊而被慕容夫人欺负,还想强硬地把她赶出T市。她家在T市一个偏远的小镇农村上,她其实也算是T市的人,慕容夫人一个外市来的人,居然强硬地把她赶走,她心里能不气吗?也觉得自己的尊严被重重地践踏了。

  她从来不以自己出身农村为耻,更不会以农民父母为辱。她觉得农民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们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劳动去过生活,养活一家大小。日子或许无法像上流社会的豪门那般富裕,可是也不差,至少现在的村子里到处都建了一栋栋的小洋楼,甚至也建有别墅。

  再说了全天下的人,不都是靠着农民的努力劳动而活着吗?没有了农民的劳动,五谷杂粮从哪里来?有钱人吃些什么?难不成他们真能把钱当成饭吃吗?

  受人恩惠,还敢瞧不起人,分明就是不知感恩的无情之人。

  林小娟最生气的就是慕容夫人瞧不起农村人了。

  她觉得她们这种平凡的生活自然自在,不会有多少压力,有着很多豪门里都没有的幸福。

  要是扯上了慕容俊这种天子骄子,她就会有压力。就算她会努力,可是门户之见横在两个人中间,她和他始终是不相配的。

  其实,她的心也有一分的难过。

  就算没有接受慕容俊,可她对慕容俊却有着好感,他那个人,总是笑呵呵的,笑容温和至极,想对他反感也不行。

  “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这种话,我不介意马上封住你的嘴,用我的嘴。”慕容俊侧脸,笑得就像个笑弥佛,一点都看不出他在生气,仅是眼神深不可测,眉梢上似乎染有怒火。他眼神灼灼地注视着林小娟,在林小娟因气看向他的时候,他故意动了动嘴唇,让林小娟怒火直往脑门冲,很想发挥自己的嘴巴才能,狠狠地骂一顿慕容俊的,可一看到慕容俊的动作时,她第一次被震住了,气结地闭了嘴。

  怀里的女人安静了,慕容俊才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妈,给我一个说明!”慕容俊温和地说着,眼神却炯炯地瞪着慕容夫人,让慕容夫人有点不自在起来。想到自己是母亲,他是儿子,就算他再生气,总不至于掐死自己吧?所以慕容夫人也不含沙射影,直接就答着:“妈不喜欢她,也不希翼你和她在一起!”

  好,够真接,够诚实!

  “妈,你娶她吗?”慕容俊脸上的温和冷凝了三分,语气也沉冷了三分,就连瞪着母亲的眼神也森冷了几分,听着这一句问话,就如同大冷的天,被寒风吹拂着一般,一个字,冷!

  慕容夫人脸上隐隐有了一点窘色,她不悦地反驳着:“俊儿,你是大家慕容家的大少爷,你的夫人怎么能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农家女?你知道她家里一年的收入是多少?不到五万元,五万元是多少?连你的一条领带钱都不够。你要是娶了她,就等于娶了整个林家了,你要供她弟弟上大学,要养她父母,她家里还有九旬的爷爷奶奶,你也要养着,你不觉得你亏死了吗?再说了,她哪一点配得上你了?要身材……”慕容夫人瞄到林小娟那诱人的身段时,马上就跳过了那句话。

  “要外貌没有外貌……”

  “妈!”慕容俊大吼一声,阻止了母亲再说下去。

  怀里的人儿早就因为母亲不客气的话而变得怒火腾腾了,这丫头本来就是个牙尖嘴利不肯被人欺负的主儿,母亲当着他的面就这样说她,她心里估计早就连他都骂上了。

  林家是农民家庭又如何?一年收入不足五万又如何?他养整个林家又如何?只要林家愿意让他养,他就养得起!他认为林家能培养出像林小娟这样的女儿,必定也是有骨气的家门,就算把林小娟嫁给了天下第一首富,估计林家人也不会要女婿养的。

  母亲对林小娟,简直就是污辱,好像林小娟不是人似的。

  “妈,在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我喜欢小娟,我爱小娟,就算她是乞丐,我也爱她!娶妻的人是我!和她过一辈子的人也是我!妈不必过于操心!”慕容俊阴沉着脸,语气越发的森冷,他搂着林小娟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慕容夫人,冷冷地低吼着!

  母亲就是他们慕容家的太后,上至父亲,下至弟弟,全都被她操控着,所以父亲从来不敢搞外遇,因为要是让母亲知道了,父亲就会变成不能人道,母亲在对待父亲的感情上,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有一个如此强势的老婆,他老爸要是敢出轨,那就真的向老天爷借了个胆。

  不过,他不会让母亲操纵,也不能在母亲面前示弱,否则母亲以后还会再来找林小娟的麻烦。

  “俊儿!”慕容夫人也气坏了。

  儿子为了一个平凡的小女人,竟然大声地吼她!

  气死她了!

  “妈,我再说一次,我的婚姻,我作主!要过日子的人是我!不管你喜欢谁,不喜欢谁,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只娶我自己选中的女人为妻!今天这件事,我看在你是我的母亲份上,我可以不追究,但下不为例,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会把慕容家都拆了,看看没有了慕容家为后盾,母亲大人还高贵到哪里去?还如何瞧不起人!”

  慕容俊此刻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撒旦,说有多么的恐怖就有多么的恐怖。他甚至说连慕容家都毁了,那可是他自己的家!

  他护林小娟,护到如此地步!

  “慕容俊,你……”慕容夫人霍地站起来,很想大声反驳什么,可是接收到慕容俊那双瞬间变得冷冰冰的眼眸时,她的气焰顿时就消失了,喃喃地说着:“那也是你的家!”

  “如果那个家不能容下我的女人,那便不是我的家!”慕容俊阴冷地说着。

  自小到大,他是极少会发飙的,这一次,他是被母亲气到了。要是换成其他女人,他可能不会为了她而发飙,可是林小娟就不一样了。他是真的动了心,他就是喜欢和林小娟在一起,轻轻松松,无拘无束的,她的嘴巴能说会道,让他的生命里充满了活力。他觉得,她就是自己世界里的太阳,点耀他未来的人生。

  哪怕她没有好的出身,没有出色的外表,他要的仅是她那颗心!

  其实都不重要!

  有多少第一夫人是美女?

  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女人是真美女?大部份都是略有三分姿色,就靠着七分打扮的。就连那些明星也是靠着化妆而美的,要是不化妆,她们也是满大街都是的女人。

  “妈,我话至此,希翼你好自为之!”慕容俊说完,搂着僵在他怀里的林小娟转身就走。

  林小娟是被他的强硬态度吓到了。

  对方是他的母亲,是他的家庭,他竟然敢那样说,还是为了她!

  林小娟的心理五味杂陈,有对慕容俊护她的感动,也有自责,觉得自己让这对母子关系变僵了,自己就是一个祸水。哪怕前一刻慕容夫人才重重地伤了她的自尊,可在她的心里,慕容夫人身为一个母亲,她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儿子好的。她倒是不恨慕容夫人,当时心里生气,气气就过了。

  “俊儿……”慕容夫人错愕地看着儿子搂着林小娟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耳边回荡着儿子那强势霸道的话,心里苦涩至极,也愤怒至极,但更多的是无奈。

  这个儿子就是一个心狠之人,把他惹火了,他就是一个吃人的老虎。

  儿子为了林小娟而冲她说出那样重的话,发飙了,证明儿子对林小娟是真心的。

  不管她接不接受,儿子都会把林小娟带进结婚礼堂。

  不管她喜不喜欢,儿子都会坚持一切!

  这个大儿子,永远是高空中的雄鹰,不是她可以操纵的。

  慕容夫人靠进了沙发,苦涩地闭上了双眸。

  冲出了慕容家的大儿子呀,她只能望着了,再也管不到了。

  心其实真的很痛。

  怎么说也是自己怀胎十儿生下来的儿子,就算她想操纵儿子的人生,可她也是一个母亲,也有着天下母亲对儿女们的疼爱,她也疼爱慕容俊,如今自己疼着爱着长大的儿子却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这种落差让她心里久久都无法平静。

  或许,很多当了人家婆婆的女人都有这种心理吧,才导致婆媳关系一直是个现实的问题,千百年来,婆媳都是天敌!

  出了帝皇大酒店,慕容俊刚好又和霍东铭打了一个照面,蓝若希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急匆匆地要走,霍东铭是陪着她一起的。两个好友相互交了一个眼神后,竟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各自拉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上了车,先后离开了帝皇大酒店。

  在这两个呼风唤雨,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却又会在特殊的情况下出现的大人物离开了,酒店才处于安全状态。

  豪庭花园,蓝家别墅。

  胡晓清的车放肆地停在了蓝家别墅的大门口,把原本想外出的叶素素堵在别墅里。

  她是为了霍东禹和蓝若梅的事情而来的。

  一想到霍东禹和蓝若梅在一起,胡晓清就是满腔的怒火,觉得蓝若梅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专门玩弄她霍家的男儿。

  蓝若梅也在别墅里,胡晓清是一大早就找上门了,蓝若梅还没有去上班,自然也被堵在了家里。

  “二夫人,你到底想怎样?”叶素素的脸色也不好看,她已经和胡晓清说了一个上午的理了,可就是说不通。胡晓清就是认死了是蓝若梅在勾引霍东禹,也不允许两个人在一起。

  胡晓清是一个母亲,护着自己的儿子,叶素素也是一个母亲,她自然也会护着自己的女儿。这两个同是母亲的贵夫人,就因为儿女的事情,怒火腾腾地燃烧着,双方都想把对方燃软,向自己屈服。

  “蓝太太,我不想怎样,我就是想让你管教管教你的好女儿,别害了我家东禹。”胡晓清冷冷地说着。她的脸色没有叶素素那般难看,随着老霍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她的修为比叶素素更好,但她的嘴巴却被叶素素利害,她的话很难听,可是字眼并不怎么尖锐。

  “我家东禹是军人,是军官,军婚是不准离婚的,我怕你家若梅将来再想跑的时候,都跑不了。”胡晓清冷嘲热讽,就是抓住蓝若梅逃婚一事不放!

  “伯母,我和东禹是真心的。”蓝若梅虽然很难过,很生气,可对方是东禹的母亲,她只能忍着。她是嫁定霍东禹的了,胡晓清就是她未来的婆婆,冲着这一点,她都要对胡晓清容忍。

  胡晓清厉了她一眼,眼神带着不认可,也带着些许的嘲讽,对蓝若梅是越看越厌了。

  “若梅,你先上楼去。”叶素素不想大女儿难堪,也不想大女儿心里对胡晓清有阴影,谁也不知道明天的事情会怎样发展,说不定大家都反对,霍东禹还是娶了大女儿呢,要是大女儿对胡晓清心里有了阴影,嫁过去后婆媳关系将会比小女儿的更遭。

  蓝若希有霍东铭护着,章惠兰实际上是不敢对蓝若希怎样的。

  霍东禹却不一样,他是军人,长期都在部队里,不可能长期在家,面对公婆的人经常都会是蓝若梅一个人,随时都会被胡晓清欺负。

  胡晓清的嘴巴在他们住的那个军区大院里都是出了名的,刀子嘴!

  “妈,我没事。”蓝若梅拒绝回避,事情都是因她而起,她不会逃避的。

  反正只要霍东禹爱她,她就什么也不怕。

  “蓝太太,若希都成了我的侄媳妇了,你再让若梅成了我的儿媳妇,你两个女儿就非要粘着我霍家的男儿吗?这天底下没有男人可以嫁了?以你蓝家的地位,若梅想嫁一个比东禹更好的男人,多的是,何必非要扯上东禹?”胡晓清态度放软了,但话还是那般的尖锐。

  好像蓝若梅和霍东禹一起,就是害了霍东禹一样。

  说到底,她是觉得蓝若梅在玩弄霍东禹的感情,也觉得霍东禹娶自己大哥的前未婚妻,会成为上流社会的茶余饭后的笑柄。

  年轻人不管不顾,只追求他们口中的真爱,他们不曾想到过,一旦成了事实,会有多少诽议往他们身上砸,同样会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感情。

  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他们都把面子看得很重要,谁都不想成为被人诽议的对象,他们丢不起这个脸。霍东铭和蓝若希的事情,霍东铭能让人不敢当面诽议,那是因为他有本事,没有人敢得罪他,惹怒他,更何况蓝若希不像蓝若梅那般逃过婚什么的,两个人自小一起长大,大家接受得快。

  霍东禹不一样,他是一个军人,私生活的问题会影响他的军人风范,说不定会被领导们开导呢。只要他和蓝若梅在一起,大家都会把蓝若梅逃婚的原因推到霍东禹的身上,都会觉得是霍东禹诱拐了蓝若梅,因为霍东禹刚好回家探亲,又见到了蓝若梅,当天晚上蓝若梅就跑了,事情这般的凑巧,试问谁不会往那方面去想?

  作为一个军人,诱拐自己大哥的未婚妻,人家会怎么看他,怎么想他?

  蓝若希回来了。

  通知她回来的人是蓝家的管家。

  管家是担心自家夫人和大小姐吃亏,才想着偷偷通知二小姐回来的,怎么说二小姐已经是霍家的大少奶奶,霍二夫人看在姑爷的份上,自然不敢怎样的。

  在管家的眼里,只要两位小姐过得幸福就行,和谁在一起都无所谓。

  什么名声,什么面子,都没有儿女的幸福来得重要。

  霍东铭陪着蓝若希出现在蓝家的大厅里。

  看到霍东铭,胡晓清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马上向霍东铭求助,希翼霍东铭阻止霍东禹和蓝若梅在一起。

  蓝若希是站在姐姐那一边的,她希翼胡晓清能放松心情,让霍东禹和蓝若梅自由发展,毕竟两个人,一个未婚,一个未嫁,都有着追求属于自己幸福的权利。

  胡晓清听了蓝若希的话,气极,忍不住就冲着蓝若希一顿指责。

  她是霍东铭的婶母,也是蓝若希的婶母了,是长辈,她指责一下蓝若希,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某个把妻子保护得密不透风,把妻子宠上了天的男人却不依了。

  霍东铭的脸色随着胡晓清对蓝若希的责备一层一层地变黑,眼神也是一层一层地变冷,冷冷地盯着胡晓清,好像胡晓清不是他的二婶了,而是正在欺负他爱妻的老巫婆!

  “若希,你妹代姐嫁,要不是东铭压着,你以为你能轻轻松松地过日子吗?你这件事,大家霍家都认了,反正当时婚礼没有取消,总不能没有新娘。可是你姐姐……你们姐妹到底存的是什么心?你们怎能如此的欺负大家霍家?你们天生就是狐猸胚子吗?专事勾引男人的活……”

  一只苹果准备无误地塞进了胡晓清还在一张一合的嘴巴里,马上让胡晓清说不出成句的话来。她错愕,一抬眸,就看到自家侄儿正居高临下地站在她的面前,就像一座阴冷的冰山一样屹立着,阴冷的气息把她笼罩住,那森寒的眼神瞪着她,让她打心里颤抖起来。

  她知道这个侄儿难以捉摸,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家侄儿会拿着苹果塞她的嘴。

  要是她不是他的二婶,他会怎样对她?

  胡晓清此刻要是不知道霍东铭生气是因为她连蓝若希都骂了,她就是傻瓜!

  “二婶,东禹三十岁了,他是成年人,是有个独立思想的人,他和若梅的事,希翼二婶任他们自由发展。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现在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难道就因为若梅曾经是我的未婚妻,她就没有资格再得到幸福了吗?那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离了婚的女人,难道二婶也觉得她们都不能得到幸福了吗?还有,若梅一直爱的都是东禹,她会成为了我的未婚妻,完全是我的过错,我把她当成了挡箭牌,抵挡你们给我准备的相亲宴,这么多年来,她就是被我利用了,她没有错!二婶真要怪,就怪我好了!”

  霍东铭冷冷地说着,在胡晓清拿开那只塞住她嘴巴的苹果时,他的眼神再度转冷,语气不是冷,而是森冷了:“还有一句,我想提醒一下二婶,若希是我的太太,连我都舍不得责骂过她半句,我自然不想看到任何人责骂她,更别说这件事上完全与她无关,唯一有关的便是她和若梅是血脉相连的姐妹。对于欺负若希的人,我一向都不会放过!”

  警告的意味非常重了,胡晓清要是再敢拿蓝若希出气,他霍东铭就会对她不客气,哪怕她是他的二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