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0 同住?

100 同住?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06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7

   胡晓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死死地瞪着霍东铭,气得数度想开口说什么,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这个侄儿,在她生霍东禹之前,她当成儿子一样疼着,就算后来生了霍东禹,她依旧疼爱着,可如今……

  霍东铭为了蓝若希这样对她,自己的亲生儿子不也是为了蓝若梅而这样对她吗?

  “东铭。”蓝若希连忙站起来,把霍东铭挤到一边去,不好意思又歉意地对胡晓清说着:“二婶,对不起,对不起。”她一边替霍东铭向胡晓清道歉,一边偷偷地拿手拧着霍东铭的手背,示意霍东铭别再黑口黑脸了。

  他疼她,宠她,她都知道,可她实在不喜欢他因为护她而对长辈无礼,那样会让长辈们觉得是她不好。

  霍东铭抿唇不再言,但脸色还是一片凝冷。

  他也有他的坚持。

  在霍家,蓝若希虽然是大少奶奶,不过要不是他护着,又态度一直强硬,家人就不会对蓝若希好。别以为他什么都不问都不说,就不知道家人对蓝若希的看法,或许以前还好,可自从蓝若梅逃婚后,除了老太太和霍启明之外,其他人心里多少都把怨气撒在蓝若希的身上。他态度强硬了,甚至不惜冒犯长辈了,家人才会知道蓝若希是他的逆鳞,触不得,这样蓝若希才能在霍家安然无恙地生活。

  他要的是她好,不好的,例如冒犯长辈,就让他来背。

  他无所谓。

  “二婶,东铭,嗯,他是一时冲动,你别怪他,我让他向你道歉。”胡晓清的脸色还是青青白白的,被霍东铭当众这般警告对待,她要是还能心平气和,面不改色,那她就是忍者神龟了。听了蓝若希的话,她看了一眼倨傲地站着,冷冷地看着自己的霍东铭,从霍东铭那冷硬的眼神里,她看到了侄儿护妻的强大,此时此刻是绝对不可能向自己道歉的。再看向不停地向她道歉的蓝若希,想到自己刚才连蓝若希也骂了,蓝若希有什么过错?说到底她也是受蓝若梅的牵连才会嫁入霍家,她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骂若希了?

  苦笑一下,胡晓清的脸色总算是和缓了。她站起来,拉住了蓝若希的手,拍了拍,苦笑地说着:“若希,二婶不怪东铭,是二婶不好,不该骂你。二婶也是急了,你姐和东禹……”胡晓清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拿起了自己的包,扫了蓝若梅一眼,转身走了。

  有自家侄儿在,她再在蓝家闹下去,只会更加的惹怒侄儿。这个侄儿打小他就疼爱蓝若希,要是真闹到一发不可收拾,侄儿不知道还会发什么飙呢,到时候颜面尽失的人是她。

  不过她不闹,并不代表她会认可霍东禹和蓝若梅。

  她还可以去找儿子的领导,让领导们开导儿子。

  “二婶,你要是想毁了东禹,你可以到部队里去。”

  在胡晓清走到主屋门口的时候,霍东铭忽然低沉地吐出一句话来,如同冷嗖嗖的寒风一般,灌进了胡晓清的耳里,让她僵了僵脚步,又扭头看了霍东铭一眼,似乎明白几分,脸色又凝了起来,再次转身,就大步地离去了。

  “妈,姐,你们没事吧?”蓝若希坐到了母亲和姐姐的中间去,左右问着。

  她揽着蓝若梅的肩膀,鼓励着:“姐,加油,我会一直支撑你的!”

  蓝若梅苦涩地点了点头,总觉得自己的霍东禹的前路还是诸多荆棘。以前霍东禹不肯接受她,她以为那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没想到那仅是小问题,如今双方家长无法接受才是大问题。

  “东铭,你认识的人多,替若梅广发邀请函,请各界精英人士到大家家里参加酒会,让若梅和他们认识认识,结交新朋友。”叶素素忽然吩咐着霍东铭。

  儿女的爱情,她一向是保持着任其发展的,胡晓清这一闹,让她也很生气,她也赞成蓝若梅和霍东禹在一起了。有那么利害的婆婆,蓝若梅嫁过去肯定会矛盾重重,霍东禹左右难做人的。她想让蓝若梅相亲!

  “时间就定在三天后。我就不信除了霍东禹,我家若梅就嫁不出去了。”

  气话!

  叶素素说的都是气话!

  “妈!”

  “妈!”

  蓝若梅姐妹俩同时低叫起来。

  “妈,我这辈子就认准了东禹,非他不嫁。除非他另娶他人,那样的话,我就一辈子留在妈的身边照顾妈。”蓝若梅坚持着自己的爱情,为了霍东禹,她已经尝到了无数辛酸,落得如今这个下场,老是被人指责,被人骂,总算和霍东禹心结尽解,误会尽清,前路还有无数风雨,她还要咬着牙关一路向前,可她不希翼一向是慈母的母亲也学着其他母亲那般,阻止她前进。

  “妈,姐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付出很多了,大家应该在旁边支撑她,鼓励她,而不是添堵。”蓝若希也劝着叶素素。

  叶素素看一眼大女儿,又看一眼小女儿,再拿眼看向霍东铭,霍东铭只是抿唇不语,老婆大人不赞成的事情,他可不敢帮忙。再说了,霍东禹和蓝若梅,他也支撑。嗯,他还有一点私心,他害怕蓝若梅不幸福,蓝若希就会自责,觉得自己抢了姐姐的幸福,蓝若希自责,他也会跟着不好受,所以,他是举双手双脚支撑的。

  “若梅。”叶素素长叹一口气,吝惜地把蓝若梅搂入怀里,难过地说着:“妈实在不忍心看到霍二夫人那般的辱骂你,指责你。东禹是她的心肝宝贝,可你也是妈的心肝宝贝。她那般指责你,我这个当妈的在旁边听着难受呀。”

  二夫人护子心切,她同样护女心切。

  都是做母亲的人,她又怎能忍受自己的孩子被人欺负?

  “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孝,让你担心,让你难过了。”听了母亲的话,蓝若梅心酸不已,泪水便涌了出来。还是母亲的怀抱最温暖呀。

  叶素素拍着她的后背,无声地安抚着她。

  蓝若希也鼻子发酸,感叹姐姐的情路坎坷,和自己相比,自己真的是幸福了一百倍,一千倍,至少她从和霍东铭登记到现在,除了小姑子会给她白眼之外,其他人冲着霍东铭在表面上都不敢对她怎样。

  霍东铭上前把蓝若希拉了起来,带入自己的怀里,用眼神盯着蓝若希,意思是让蓝若希不准落泪。

  霸道的男人!

  不过,她喜欢。

  安慰了母亲和姐姐一番,小夫妻俩便从蓝家而出,蓝若希下午三点要和一个客户见面,那是一个新客户,如果能商谈成功,华艺便可以新增一位客户。

  现在大家都知道华艺已经脱离了千寻集团,虽说新的老板是霍家大少奶奶,可大家对于和华艺的合作始终还是带着观望的态度,就连老客户心里都有几分的不信任,自蓝若希接手企业以来,就没有新增过新客户。下午的见客,她是相当的重视。

  坐在车内,蓝若希靠着车门而坐,和霍东铭拉开了些许的距离。

  她似乎在生气。

  霍东铭深邃的眼眸锁着爱妻,把她拉开距离的动作尽收眼底。

  这一次,他知道原因在哪里,是他对二婶的警告及无礼。

  “若希。”

  霍东铭向她靠近一些,她又往车门边上再移,他眼底含笑,她还能再往哪里移?车门关得死死的,她终是要落入他的怀里。不过他还是非常好脾气地把俊脸先凑到蓝若希的面前,温沉地问着:“怎么了?”

  “没事。”蓝若希睨他一眼,便扭头看向了车外。

  保镖把车开得飞快,窗外的一切如同闪电一般掠过,她想捕捉一些美好的镜头,都无法捕捉到。

  明明就在生气,还说没事。

  霍东铭低低地笑了笑,便把她搂入怀里,她也不挣扎,任他搂着。

  “若希。”

  若希抿唇,没有应他。

  深眸闪烁,坏心眼涌起,他搂着她的大手忽然罩上她的胸前柔软。

  “东铭!”蓝若希马上如同触电一般,赶紧拍开他那只带着色色的毛毛大手,脸,瞬间就红了起来,飞快地瞄一眼前面的两名保镖,害怕两名保镖看到。

  “不许不理我!”霍东铭坏心眼地笑着,那笑容带着些许的得意。此刻的他,早就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和霸道,反而有着流痞的味道。

  “我哪有。”蓝若希否认,一双小手是紧紧地捉住了霍东铭的那双大手,就怕他再一次袭击她的胸部。

  “还说没有,我叫你,你都回应我。”霍东铭把头埋进她的脖子上,在她的脖子上吹着热气,偶尔亲吻一下,惹得她全身紧绷,又泛着红潮。她一用手推他,他的大手就马上占她的便宜,把她整得团团转,护得了脖子,护不到胸,护得了胸,脖子就任他亲吻了。

  “东铭,别这样,我等会儿要见客。”蓝若希小声求饶,美丽的瓜子脸此刻就像熟透的水蜜桃,让霍东铭很想咬她一口。

  “若希,你想不想……试一试……车震?”霍东铭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着。

  下一刻,蓝若希就把脸死死地埋进他的怀里了。

  搂着她,呵呵地低笑,霍东铭倒是不再戏弄她,只是低哑地说着:“我说过,你是我的妻子,我会许你一世安宁,一生幸福,不管是谁,只要伤了你,我都会对他不客气。二婶就算是长辈,你没错,她就不能指责你。”

  总算回到了主题上。

  “可是,她毕竟是你二婶,一直都视你如亲生,你这样对她,让她难堪,她会伤心难过的。”蓝若希在他的怀里叹息地说着。

  “她知道我娶了你,也知道我打小就疼你,她还当着我的面这样辱骂你,还说你是狐猸胚子,专事勾引男人的话,我怎能容忍?她不也让我难堪,让我难过?若希,别在心里为这件事而想不开了,二婶她慢慢就会明白的了。”霍东铭又揉了揉她的短发。

  “说不过你。”蓝若希戳了一下他的胸膛。

  “你是个宠不坏的,我就算再怎么宠你,你也不会持宠而娇,所以,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宠你,护你。”霍东铭再补了一句。

  蓝若希无言以对,他都把她的性子摸了个通透,他做每一件事,其实都在考虑着她的感受。

  车内,沉默了下来。

  夫妻俩的气息彼此交缠着,霍东铭的手,总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拂着蓝若希的瓜子脸,感觉他是百抚不厌。蓝若希静静地任他搂着,偶尔会坏心眼地在他的胸膛画圈圈,喜欢看他情动而身体紧绷的样子。

  “二婶此刻估计回家找奶奶了。”蓝若希深思着,胡晓清不赞成霍东禹和蓝若梅在一起,一定会动员整个霍家的人站在她那一边的。

  “呵呵,那更好,奶奶就是个老狐狸。”霍东铭低笑两声,胡晓清要是回霍家大宅找老夫人,只会被老夫人一顿说教,肯定说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婚姻自由什么的,胡晓清是媳妇,老太太是婆婆,胡晓清怎么样也不敢不听的。

  老太太的立场一定,其他人就要见色行事了。

  那样对霍东禹和蓝若梅来说,百利无一害。

  “晚上回大家的家!”末了,霍东铭在蓝若希的耳边暧昧地补了一句。

  蓝若希笑,飞快地在他的俊脸上印下一吻,然后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因为车已经停在了企业的大门前。

  霍东铭坐在车内,摇下了车窗,含着浅浅的笑意,用着深情的眼神把她送进了企业里面。

  手却抬起,定在被她吻了的脸颊上,唇边的笑容更深,也有点儿傻。不就是一个吻吗?也让他满足到这种地步。

  在爱情的世界里,他是最憨厚的那一个男人!

  这对夫妻总是相亲相爱,甜甜蜜蜜,羡煞旁人。

  而身为霍东铭下属兼好友死党的慕容俊此刻却头大得很。

  他拉着林小娟离开帝皇大酒店后,想着带林小娟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好好地说明一番的,可是林小娟非常的不合作,他一停车,她就滑下车跑,他只得再把她追回,塞回车内,试了几次之后,他便不停车了,载着她到处兜风了。

  “小娟。”一向无所不能的慕容俊,此刻有点无力感了。

  他就知道,她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后,更加会想着和他划清界线的。

  他敢向老天爷保证,他绝对没有玩弄她的意思。

  他要是抱着玩弄的态度,他早就玩遍了整个T市的女人了,以他的条件,还真有这种本事。可他没有,从A市到T市,他一直洁身自好的,喜欢他的女人多的是,喜欢他钱的女人更是多了去,他从来不和任何一个女人传出绯闻,就算在商界,他的手段有点狠辣,可在情感上,他绝对是个千里挑一的好男人。

  他三十五岁了,他不是十五岁,二十五岁的年轻小伙子了,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对林小娟真的是认真的。

  她怎么就是以为他在玩弄她?

  还说什么她高攀不起他,让他以后别再出现在她的面前,说什么不想被人强行丢出T市。

  老妈子闹出来的祸,让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收拾好残局。

  天空中,软软的太阳同情地看着一直不停地开着的路虎。

  冷风呼呼,似乎也在同情慕容俊。

  “我要下车!”林小娟淡淡地说着。

  她的小脸上其实看不到太多的愤怒,只有着淡淡的疏离。

  现实已经残酷地摆在她的面前,他是天之骄子,她是地下泥土,两个人有着云泥之别,她只有继续保护好自己那颗心,不让自己沦陷才是最理智的。

  短短的两个月相识,想让她相信他爱她,真的很难。如果他和她都是同一层次的人,或许她会相信的。

  可……不怪她这样想,是现实生活里,很多灰姑娘的童话故事,结果都是不幸福的。就如同童话故事里写着一样,灰姑娘嫁给了王子,可他们的生活是否真正就幸福?故事里却没有了下文。

  嫁入豪门非童话,麻雀飞上枝头变不成凤凰,她是很现实的人,不会相信那些。

  趁着现在她的心还没有丢,早点拉开距离,对谁都好。

  “小娟,大家谈谈好吗?”慕容俊放慢了车速,温和地说着。

  林小娟淡淡地看他一眼,淡淡地应着:“你想谈什么?说吧,我一直都听着。”

  面对着她的疏淡,慕容俊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是宁愿她像以前那样冲他大喊大叫的,至少他知道她在生气。而不是像此刻这般,淡淡的,像一阵风,一吹,便捉不到了。

  她在想什么,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了。

  “我对你是认真的,不管我家人是怎样的态度,都无法改变我。”慕容俊也不想长篇大论,只得总结一句话。

  林小娟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车的前方,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那张小脸却微绷着,唇也抿着,只有明亮的大眼深处染着几分难堪以及心酸。

  慕容夫人的出现,重重地伤了她,却更激发了她的斗志,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她要努力,再努力,加油,再加油,总有一天,她会靠着自己的一双手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天,她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慕容夫人,她也能成为人上人,不会永远任人践踏欺凌的。

  “慕容先生,我有点累了,你能停车吗?”

  林小娟回给他的却是一句依旧淡如水的话。

  心,揪痛起来。

  慕容俊很难适应变得平静疏离的林小娟。

  从他认识她开始,她的嘴巴就像一把机关枪,总是噼里啪啦地射出一连串让人难以招架的话来。

  “小娟……”

  “停车!”

  林小娟忽然低吼一声,一般明亮清澈的大眼,在低吼时划过了受伤,哪怕是一瞬间,也让慕容俊明白母亲的出现,从心灵上伤害了林小娟。这个小女人,一向人穷志不短,心比天高,独立自信的。

  慕容俊不说话了,但车并没有停下来。

  他把车开往高速公路。

  林小娟不知道他想载着她去哪里,心有一点烦燥,便不停地要求停车。

  她真的很烦,很烦,很想回到自己那间小小的租房里静一静。

  她平凡的世界,因为慕容俊的闯入而掀起了狂风巨浪,她想去平息那些风浪。

  “慕容俊,停车,我要下车!”

  慕容俊似乎充耳不闻,继续开着。

  “慕容俊,你到底想怎样?我说了大家不是同一条线上的人,你给我停车!该死的,你就这么缺女人吗?连我这种小草,你也啃?你……”林小娟一生气,嘴巴又利索起来,只不过她带着自贬,让慕容俊非常不爽,吱一声,便把车停在了高速公路出口处的路边上,打开了车门,自己迅速地下了车,绕过了车身,替林小娟打开了车门,就把林小娟从车内拉了出来,林小娟被拉下车,才站稳,他已经回到了车内,咻一下就把车开走了。

  林小娟傻眼了。

  她让他停车,他现在是停了,却把她拉到了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停下来,他自己就跑了。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竟然……

  林小娟觉得很委屈,死死地咬着下唇,就是不让自己哭,站在原地一分钟后,她松开了紧咬着的下唇,一甩马尾,扭身就朝着公路走着。

  以为把她丢在这里,她就会无助了吗?

  就算是用走的,她也会走回去!

  该死的慕容俊!

  死没风度的慕容俊!

  要是忍受不了她,何必来招惹她。她烦燥,他就把她丢在这里了。

  什么认真的?

  去他娘的狗屁!

  林小娟在心里把慕容俊骂了千万遍,在不知不觉中,她其实已经适应了慕容俊的存在。

  慕容俊是被她的自贬气到了。

  他非常不喜欢她自贬,他喜欢的是她的自信。

  把她丢下了车,他在前一刻冷狠地开车离去,下一刻,又赶紧倒了回来,看到林小娟倔强地沿着公路边上走,他有点哭笑不得。

  他开着车上前,和林小娟并肩开着,车速慢得如同蚂蚁在爬。

  车窗摇了下来,耐看的脸染着笑意,冲着林小娟招呼着:“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汗!

  林小娟觉得自己遇到了全天下最无赖的男人,亏她一直以为他是个极有修养,温润如玉的男人。看来,每个人都有好几面,有些是不为人知的。

  他把她丢下了车,现在倒回来还敢以施恩的口吻对她说送她一程,他还能更无赖一点吗?

  “上车吧,这里离碧苑楼可是很远的,你走路的话,走到半夜才能走回去。再说了,这路上不安全,来来往往那么多车,你不怕遇着坏人,劫财又劫色吗?”慕容俊呵呵地笑着,说出来的话让林小娟很想掐死他。

  “放心吧,我不收你车费的,免费的。”

  “慕容俊,你混蛋,闪一边去!”林小娟被他的话气得胃都痛了。

  “好吧,我是混蛋,你能上车了吗?我保证不会再把你丢下车了,不过,我不喜欢再听到你自贬!”慕容俊放柔了语气,也敛起了笑容,非常认真地看着林小娟。

  闻言,林小娟停下脚步,扭转身看着他,心里矛盾至极,不知道是上车,还是继续走路。

  前路漫漫,一望不到尽头,走路还真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到自己的小天地。好,好女不吃眼前亏!

  想到这里,林小娟马上拉开车门,果断地钻进了车后座。

  他把她拉到这里,他有义务把她送回去。

  一路上,两个人难得地沉默了下来。

  很快地,车就开回了热闹繁荣的市区。

  看到熟悉的街道,林小娟的心才安了一些。

  不过也只是短暂的,很快她又发现慕容俊并没有送她回位于怡北大街的碧苑楼,而是前往南山区的水岸新村,那里也是高级的别墅区,三面临山,一面临海,地皮超贵,可以和金麒麟媲比。

  慕容俊把车开进了水岸新村,在一栋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海的大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你又撒谎!”林小娟偏头就指责他又骗她!

  “我说送你回来,没有说送你回碧苑楼。”慕容俊低低地笑着,那笑容就像一只狐狸。

  他拉着林小娟下了车,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大串的锁匙,把那一大串的锁匙塞到林小娟的手里,深深地凝视着她,说着:“小娟,这是我的家,这是这别墅里所有房间的锁匙,你搬到这里来住吧,从今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什么?

  让她和他搬到这里来?他的家,她搬来,就是同住,不就是同居了?

  林小娟第一个反应就是慕容俊让她搬到这里来和他同居,她气极地把那串锁匙丢回到慕容俊的身上,气极地吼着:“慕容俊,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我是不会和你同居的!”

  哪怕现在的恋人们都流行先同居,后结婚,甚至一直不结婚,就保持着同居的关系。可她不想这样,她心里还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她希翼自己有一个正式的婚礼,希翼能在洞房花烛夜时,把自己的纯真交给自己的另一半。

  慕容俊竟然要她和他同居,顿时就让她对他的好感大打折扣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