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1 第一笔生意

101 第一笔生意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2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7

   “小娟,请嫁给我!”

  慕容俊下一句话又让林小娟呆若木鸡,傻傻地看着他。

  原来,他不是让她和他同居,而是想让她嫁给他!

  嫁给他?

  她连他的追求都还没有答应接受呢,他竟然就向她求婚了?在今天他母亲找来,差点就把她劈晕赶出了T市,在遭受到这些之后,他竟然还向她求婚?

  “小娟,请嫁给我,我会像东铭宠他妻子那样对你好的,也请相信我,我的婚姻,我能自己做主。”慕容俊温柔深情地说着,微弯下腰,双手便托着林小娟的小脸,轻轻地抚拂着,眼里全是柔情蜜意。

  这句话一出口,他心里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原来他早就想娶她了。

  他对她的感情已经深到让他甘愿走进婚姻的围城里了。

  林小娟回过神来,错综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便挥开了他托抚着她脸的大手,转身,大步离去。

  太突然了!

  好友蓝若希忽然嫁给了霍东铭,她都觉得太突然了,一时之间都难以消化的。而此刻自己的爱情也来得太突然了。

  闪婚!

  这两个字眼就在她的脑海里闪过。

  蓝若希和霍东铭算是闪婚,她要是嫁了慕容俊,也是闪婚,毕竟两个人相识才两个月。

  她无法接受这种太突然的转变。

  慕容俊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离去,知道她需要时间静一静,他也没有再追去。

  等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时,他才苦涩地低笑着,外面想嫁他的女人何其多,为什么他偏偏要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爱情,就是让人意外连连,谁都无法去掌控它。

  蓝若希带着李副总开着车前往金凤凰酒店,她和客户约在那里见面。

  她开着车,李副总坐在副驾驶座上,李副总手里还拿着一只黄色的大文件袋,里面装着的全是华艺的玩具图,那些玩具图都是拍了下来才刻印到纸上面,制成了像书一样的图集,再配上玩具名称,以及一些基本资料,这样客户就可以从图集上挑选他们喜欢的玩具,然后再商谈价钱,产量,最后敲定合作,华艺便可以开始生产了。

  车后座上还有几个大袋子,大袋子里面装着的也是玩具,而且都是一些高科技的玩具,洋娃娃是那种会说话会唱歌会旋转跳舞,就像真人一般的,玩具车是遥控的,会飞的玩具大都也是遥控的,什么飞机呀,飞船呀,飞碟呀,飞鸟呀,什么的应有尽有。这种玩具在市面上随便一件都要几百元,很适合那些七岁以上十四岁以下的儿童玩耍。

  要见客户,蓝若希自然挑着市面价最高的,最受欢迎的玩具前来见客,要是客户满意,随便挑选一件让她生产,她都有钱赚。

  她很想赚自己从商后的第一桶金。现在华艺也在赚钱,可是那些订单都是以前那位总经理和李副总等人谈来的,不是她拉来的,所以她觉得那不是自己的第一桶金。

  “李姐,那位王总难不难相处,他都喜欢些什么?”蓝若希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身边的李副总,想把客户的个性摸清楚一些,这样等会儿见面也能投其所好,先从感觉上获得对方的好感,那样对接下来的合作更有帮助。

  商人嘛,都是圆滑的,蓝若希深明这一点。

  “王总是个女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精明能干,听说有点难相处,因为她很挑剔,而且离了婚,有点尖锐,她现在那间企业原本是她夫妻共同创立的,不过后来赚了钱,她老公就感情出轨了,另外开了一间厂,和那位情妇在一起了。王总尝试过去挽回自己的婚姻,可是挽不回,她就果断地提出了离婚,企业归她。因为感情生活不好,她有点嫉妒那些婚姻幸福的人。喜欢什么,倒是还没有人听说过她特别喜欢什么。”

  李副总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蓝若希。

  嫉妒婚姻幸福的人?

  蓝若希忍不住笑了笑,自己现在就是婚姻幸福的人,那等会儿见到了客户,不就会被客户嫉妒?

  “蓝总也别担心,王总就算会嫉妒婚姻幸福的人,理智倒还是有的,要是真正谈合作了,她会公事公办,不会扯到私事来的。”李副总像是猜到了蓝若希的心思,连忙笑着安抚蓝若希。

  经商的人,要是任私事占据了头脑,那么想继续在商界呆下去,那是不可能的。

  王总是从创业到现在的守业,过程有好几年,她自然也更加体会和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蓝若希是霍家的大少奶奶,王总就算心里嫉妒得要死,表面上也不敢表露出来的。

  蓝若希笑了笑,没有说话。

  车,平稳地沿着公路前进着。

  每一条公路都是车水龙马的,有时候还会塞一下车。

  还好今天的车流虽也涌挤,没有出现什么交通事故,倒是没有塞车,蓝若希总算在预约的时间到达了金凤凰酒店。

  现在是午后,人们午休起来后,总喜欢约着朋友们到外面来走走,逛逛,聚在一起吃些东西。

  金凤凰酒店门前除了停车场之外,还摆放了十几张桌子,供喜欢坐在外面晒晒太阳聊聊天的客人享用。一条两米宽的路把停车场和露天场所分隔开来,坐在露天场所的桌子前,一边可欣赏着各种名车,一边可以看着街道上的情景。露天场所的消费相对于酒店里面的消费要低一些,最受普通市民的欢迎,每到午后,这里的桌子都坐得满满的。

  因为入冬了,天气时冷时热的,总体来说还是有点冷,南方人受不了冷,稍微冷一点就喜欢在午后晒太阳,所以这里的露天场所才会如此的受欢迎。

  蓝若希是见客,自然不可能在露天场所,她把车泊好之后,就带着李副总,提着那些装着玩具的大袋子走进了酒店,上了二楼,在二楼的服务台前问了一下包间的情况,得知二楼没有了空的包间,便上了三楼,在三楼选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包间后,便让李副总打电话告诉王总,她们在三楼303房等着王总到来。

  蓝若希和李副总坐在包间里面的沙发上,把文件袋以及玩具都摆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距离沙发不远便是一张圆圆的桌子,桌子底层是木质的,顶层是可以旋转的玻璃,桌子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和其他酒店一样,千篇一律。

  两个人是打算和王总商谈之后,再请王总吃饭的。

  王总迟到了。

  不知道是遇到了突发的急事,还是故意来迟,反正她在将近四点的时候才姗姗来迟。

  她是一个三十六七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大概一百六十公分左右,五官端正,经过刻意打扮后倒是有几分姿色。她穿着一身的黑衣服,手里提着一只金色的LV包,一双大眼深沉如海,两片涂了口红的唇瓣略抿着,有点不言苟笑。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精明干练。

  她带着一名看上去像秘书的男人走进来,那个男人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袋子,好像是手提电脑的袋子。进来的时候也没有笑容,也没有说话,在蓝若希笑着起身迎向她的时候,她倒是在蓝若希的面前停了下来,蓝若希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比她高了不少,才一眼,她就嫉妒蓝若希的身高了。而蓝若希的瓜子脸俏丽,肤白似雪,杏眸明媚,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似乎没有她的好,可她也是识货的一人,一看衣服料子就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如蓝若希的好,而蓝若希身上又散发出一种天生带来的贵气,不是她这种后天培养出来的可以相比,顿时唇抿得更紧了。

  “王总,请坐。”蓝若希笑着又极有礼貌地招呼着王总坐下。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霍太太久等了。”

  王总在蓝若希说话后,才扯出一抹算得上牵强的笑容,然后在蓝若希的招呼下坐下,称呼蓝若希为霍太太,意思是她会来和蓝若希见面谈生意,不过是冲着一个霍字而来。

  这个女人还真有点不好相处。

  蓝若希在心里腹诽着。

  明知道她是华艺的负责人了,大家都叫她蓝总,而这个女人偏要叫自己霍太太,是觉得她负责不起华艺吧?

  蓝若希坐到了李副总的身边,王总一坐下后就和李副总聊了起来,好像李副总才是正主儿,而蓝若希是副主。

  蓝若希也不恼,只是淡笑着,明眼定定地注视着王总,或许是她的视线让王总有点不好意思了吧,才勉强地笑看向她,不好意思地说着:“霍太太,不好意思,我和李总以前就认识了的,大家彼为投缘,这次见面,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正常,正常,我理解的。王总,我能提个要求吗?”蓝若希笑着,杏眸更是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王总,眼神坚定而自信。

  王总挑着眉毛,淡笑地应着:“霍太太请说。”

  “王总,我希翼在公事上,你能叫我蓝总,而不是霍太太。”蓝若希非常认真地看着王总,字字句句带着她的坚持:“我虽然嫁给了东铭,也是名副其实的霍太太,不过走进了商界,我是独立的,不依靠东铭,我也希翼大家别把我当成东铭的女人,而是看成一个独立的人。”

  进军商界,她的确是独立自主的,霍东铭不会插手管她的公事,所以,她希翼得到大家的认可,不要把她当成霍东铭的太太那样奉承趋承,或者嫉妒。她也在用自己的努力去保住企业,更想用自己的努力让企业更上一层楼。

  王总的眉挑得更高了,听完蓝若希的话后,她笑,笑容竟然有一分的讽刺,说着:“霍太太听说是蓝氏财团的二小姐,可霍太太没有任何的从商经验,一个称呼不是问题,两片唇一改,便变了,但意义可不同了。称你为霍太太,你可以顶着霍大少爷给你的光环,人人都会给你十分的好脸色,要是顶着蓝总这个称呼,你一个刚刚走进商界的人,什么都还不懂,又接手那么多间企业及连锁店,你能成吗?人家看你的眼神便带着质疑,带着不信任。实话说,我今天会来和你见面谈生意,心里面也是不相信你,不过是冲着霍大少爷的份上而来。”

  蓝若希脸色一正,但笑意还在,她用明亮的杏眸看着王总,王总也看着她,两个女人四目相对,蓝若希清脆的声音带着自信反问着王总:“敢问王总在开企业的时候,你是否有从商的经验?我现在是没有从商的经验,可我相信只要我慢慢去摸索,去努力,我也能获得丰富的经验,一个人无论什么经验,不都是从零开始的吗?有谁是生下来就带着那些经验而来?就连我家东铭也是这样,他的经验也是从零开始的。”

  听了她这一席话的反驳,王总再度笑了起来,这一次笑容中没有了讽刺,反倒有了一分的欣赏。

  “华艺已经脱离了千寻集团,千寻集团不会再插手,华艺就算是倒闭,千寻集团也不会援助,不过我会努力去经营,不会让华艺在我的手里倒闭的。如果王总是冲着东铭而来的,那我倒觉得今天的商谈不必要再谈下去了,因为会让王总失望。”蓝若希继续说着,如果王总和华艺谈生意,就想间接搭牵上千寻集团,那是不可能的。

  王总既是冲着霍东铭而来,那她也不想再和王总谈下去,一个不是真心想和她谈生意的客户,流失也罢。

  “传闻,霍大少爷对其太太宠爱至极,简直宠上了天,天上的明月星星都恨不得摘下来给其太太。外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羡慕,都在嫉妒。霍大少爷一直都是女人们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他独宠一人,独爱一人,谁都想不明白,原因何在。现在,我倒是有几分的明白了。”王总笑着,对蓝若希的态度好了很多,不再像刚才那样故意冷落了。

  她是嫉妒那些婚姻生活幸福的人,可她也欣赏自强自信的女人,蓝若希有着让她非常嫉妒的婚姻,也有着让她欣赏的自强自信。

  冲着蓝若希的一席话,她就愿意给蓝若希一个积累经验的机会,给她一个更深入了解眼前这名漂亮自信的名门夫人的机会。

  “蓝总,咱们言归正传吧,你们华艺的玩具数万种,可我不可能全都要,我只想挑选几款最有市场价值的,不知道蓝总和李总能否满足我?”王总笑过之后,终于转入了生意上。

  蓝若希在心里长吁了一口气,对于王总也有了几分的新见解,这个女人是有些尖锐,不过也不算很难相处了。她没有再在刚才的话题上打转,拿起摆放在茶几上的文件袋,取出袋子里的玩具图集递给王总,让王总先看看图集。

  李副总则是从装着玩具的大袋子里拿出装着来的十几款高科技玩具,一一摆放在茶几上,很快就把茶几摆满了。

  王总翻看了几页图集,只觉得眼花缭乱,哪一款看着都不错,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挑哪一款好。看到李副总摆出了十几款高科技玩具,她便合上了图集,笑着对蓝若希说着:“蓝总,你们企业里的玩具款式太多,中国市场上的玩具款式都被你们占完了,我看着眼花缭乱,短时间内也挑不到满意的,合适的,不知道你们这些图集是否有多一本?不如给我一本带回去,慢慢挑,慢慢看?”

  蓝若希浅笑着点头,应着:“可以,王总可以把这本图集带回去慢慢看。看图集的确是眼花缭乱,五花八门的,难以确定优势。不如王总先看看这十几款吧,只有十几款,王总也不会觉得难以挑选了。这些都是现在最流行,最受欢迎的高科技玩具,适合六七岁以上的儿童玩耍,在市场上也占着极大的优势。现在的家长们都喜欢买一些能显示智慧的玩具给自己的孩子们,这种玩具看着好像简单,也是需要一些智慧才能操纵好的。”

  王总点头。

  在蓝若希和李副总的先容下,她细细地把每一款玩具都拿起来看过一遍,又从李副总的嘴里深入了解。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过去了。

  王总来的时候将近四点,三个女人谈着谈着,竟然到了傍晚六点了。

  打破三个人的谈论的是蓝若希的一通电话,霍东铭打来的。他说了让蓝若希晚上回到豪庭花园,只属于两个人的新家里,可是他在新家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连晚饭,他都笨手笨脚地准备好了,爱妻却久久不见回来,他才忍不住打个电话催蓝若希。

  “东铭,我还在见客。”蓝若希拿着手机走到角落里,避开王总和李副总,不好意思地对霍东铭说道。

  还在见客?

  电话那端的霍东铭系着一条围裙,正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摆满了一桌子的菜,都是他亲手烧的,只不过颜色差了点,味道,嗯,也不算好,不过应该能下咽。此刻那些菜正在散发着热气,明显是刚刚才做好的。两只碗,两双筷子摆在桌上,他在等着蓝若希归家。

  听了蓝若希的话,他的俊脸显得莫测高深起来,语气还是温和如春风,叮咛着:“那你早点回家,我在家里等你,等你回家一起吃饭。路上开车时,一定要小心,记住,我在家等你。”

  “嗯,我会注意的了,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现在谈价钱了。东铭,那先这样了,回去再说。”蓝若希的语气更是带着春风,王总挑中了几款高科技玩具产品,决定马上下订单,只要价钱一谈妥,那么合作便成了。这是她谈的第一笔生意,又谈成了,她自然是春风满面,心里是很想马上就和霍东铭分享自己成功的喜悦,不过此刻王总还没有走,她不好意思和霍东铭通太长的电话。

  “嗯。”

  霍东铭富有磁性的一个字传来,蓝若希便亲昵地对着手机话筒亲吻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再回到沙发前坐下,继续着洽商。

  最后,价格谈妥了,王总吩咐她那位男秘书,拿出了他随手带着的手提电脑,当即就打印了两份订单合同,然后王总也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她带着而来的企业专用章,在合同上盖了一个章印,合同便生效了。

  王总和蓝若希一人一份合同,合作便正式开始。

  洽商完毕,又到了晚饭的时间,蓝若希自然要请王总吃饭。

  王总笑着调侃着蓝若希:“蓝总,我可以留下来吃饭,就让李总陪着我可以了,蓝总还是早点回家吧,我怕霍大少爷久等了。”刚才蓝若希接电话的样子,她可是捕捉到了。

  蓝若希不自然地闹了一个红脸,笑着:“没事,大家第一次合作,怎样,我都要陪着王总的。”

  正说着,霍东铭的电话又打来了。

  她只得再次接听。

  “若希,记住,一定要回家吃饭。”霍东铭低沉的嗓音带着霸道的气息,通过手机传了过来。刚才他说了一次,像是担心蓝若希不会回家陪他吃饭似的,才隔了几分钟,又打来,说的还是同样的话。

  蓝若希失笑,她想告诉霍东铭,说她要陪客人吃饭,可话到了嘴边,她竟然应着:“好,我马上回家。”

  应完之后,霍东铭满意地挂断了电话,她才回过神来,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看向了一脸理解又夹着暧昧带着羡慕的王总。

  “蓝总,还是别让大少爷久等了,快回去吧,让李总陪着我就行了,年轻人,喜欢两人世界,呵呵,大家理解的。”王总此刻就像一个大姐姐一般,和之前那个尖锐瞧不起蓝若希的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真不好意思。”蓝若希没有再多呆下去,家里的男人催了,她猜测着,估计是饿了,想让她早点回去做饭给他吃。想到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她心里就塞满了幸福,她真的很喜欢那种平凡却非常幸福的相处。霍东铭自从吃过她的手艺之后,可谓食髓知味了。

  叮嘱了李副总几句之后,蓝若希又一再地向王总说抱歉,才离开了包间。

  三楼的电梯门前很多人等着坐电梯,蓝若希心急离去,懒得再等,便向电梯旁边的楼梯走去,反正才三楼高,走楼梯也不会累,更用不了多少时间。

  很快地,她便下到了一楼。当她走到酒店大门口的时候,迎面走来几名西装革覆的男人,他们有说有笑,估计也是来金凤凰酒店用餐的。

  蓝若希随意地扫了他们一眼,随即愣了愣,其中一名男人竟然是冷天烨。

  冷天烨的神情有些许的疲倦,不过他还在极力地忍着疲倦,陪着那几名男人有说有笑的,带着浓浓的讨好趋承。

  蓝若希不想和他打招呼,往边上侧了侧,继续走她的路。

  “若希。”

  她不想和冷天烨打招呼的心思,老天爷没有听到,冷天烨看到了她,马上叫了她一声,随即冷天烨低声和几位男人说了几句什么话,那几位男人拿着暧昧的眼神瞄了瞄蓝若希,个个都冲冷天烨暧昧地笑了笑,然后就先走了。

  蓝若希没有停顿脚步,现在她看到冷天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曾经的爱,曾经的痛,早就被冷天烨的真实面目磨得一干二净了。此刻,冷天烨在她的眼里就如同大街上那些人一样,是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若希。”冷天烨追上前几步,拦住了蓝若希的去路,俊颜上有着对蓝若希的情意。哪怕被霍东铭和蓝若希联手重重地打击了一次,让他在上流社会上颜面尽失,可是一看到蓝若希,他还是情难自禁。

  “若希,你怎么也在这里?就你一个人吗?霍东铭没有陪着你?是不是他在外面养女人了?若希,男人都是一个样的,霍东铭也不会是什么好鸟……”

  “我为什么在这里,需要向你说明吗?就我一个人怎么着?东铭陪不陪我,与你何干?你是我的谁?是,男人都是一个样,可心不是一个样,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吗?不管东铭在你们心里是不是好鸟,他在我心里就是超级好的好鸟,你才是不好的鸟!让开!”

  蓝若希一听他的话就来火了。

  负心汉还有什么资格管她的事?

  还有什么资格评论她的男人是不是好鸟?

  要是手里有一把扫帚,蓝若希都恨不得拿着扫帚狠狠地拍在冷天烨无耻的脸上,枉生了一副王子相,实际上就一无赖相。

  “若希……”

  “我是霍东铭的太太,冷先生,请叫我霍太太!”

  蓝若希冷硬地打断了冷天烨的话,强硬地向冷天烨强调,她不再是以前的蓝若希,她如今是T市第一名门的少夫人。

  “若希。”冷天烨苦涩地叫着,霍太太三个字就像针一样扎着他的心。想到自己爱的女人成了霍东铭的,自己的工作还处处受到霍东铭的打压,现在他都还没有联系到车队出货,沈万财都急得团团转,不停地责骂他没用。客户那边也一再地催促,说不能如期交货,就让他们按合同赔偿。他想着求韩家,可韩家人不给他面子,他打听到刚才和他一起进来的那几个男人和韩泽坤是相识的,有些交情,才想着讨好趋承他们,让他们到韩泽坤面前替他说说。

  这些都像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头顶上,他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而曾经心爱的女人,又视自己如同陌路了。

  冷天烨心里是恨死了霍东铭。

  却忽略了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我说了,请叫我霍太太。冷先生,对不起,我也没有时间和你胡扯了,请让开,我要走了。”蓝若希冷冷地说完,就想越过冷天烨,冷天烨向后退着,却一直挡着她的去路。

  蓝若希怒意染上了眉梢,小手握成了拳头,杏眸瞪着冷天烨,似乎冷天烨再不让路,她就一拳挥出似的。

  “大嫂。”

  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适时阻止了她既将暴发的暴气。

  “大嫂,你怎么在这里?”

  霍东恺出现在冷天烨的背后,手肋一撞,就把冷天烨撞到了一边去,让他差点站立不稳而摔倒,可见霍东恺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去撞。接着,他就站在蓝若希的面前了,和霍东铭相像的俊脸上一片沉冷,深沉的眼眸也是深不可测,不过此刻泛着冷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冷冽,好像他刚从冰箱里走出来似的。

  他刚好路过此地,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冷天烨拦住了蓝若希的去路,他马上前来解围。

  “我来这里见客,你哥催我回家,我便让企业里的副总陪客户吃饭,我先回家,没想到,遇到了挡路的狗。”蓝若希淡淡地说明着,因为生气,把冷天烨形容成挡路狗,让冷天烨心底的痛更深了。

  为了自己的前途,他才会落得今天这种下场,可前途依旧茫茫,倒是心里有了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感觉。

  霍东恺扭身,森冷而凌厉的眼神一扫,冷天烨就觉得这个眼神和霍东铭的很像,让他打心底颤了起来,什么也不敢说,深深地看了蓝若希一眼后,有点狼狈,有点尴尬地赶紧往里走了。

  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沈家的女婿了。

  他也不敢过份纠缠着蓝若希。

  冷天烨走了之后,霍东恺淡冷地看了蓝若希一眼,淡淡地说着:“下次要见客,别自己一个人。出了事,会天下大乱。”说完,他转身就走。

  蓝若希呶呶嘴,她都说了把副总留下来陪客户吃饭,证明不是她自己一个人来见客的,他好像没有听到似的。

  霍东恺对自己一向冷冰冰的,蓝若希也没有跟着他一起离去,这对叔嫂,是各自走各自的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蓝若希的车融入了车流当中,霍东恺那辆奥迪才放心地从不远处消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