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2 破坏甜蜜的第三者

102 破坏甜蜜的第三者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6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8

   黑色很快就把整片大地都笼罩住了。

  大街上,到处灯红酒绿。

  人们成群结队地走着,也有一些自己独来独往,匆匆而过。

  公路两边耸立着的都是高楼大厦,随便一栋都让人仰望得脖子发酸。这些大厦底层大都是出租给别人做生意,楼上的有些是租给一些小企业办公用,一些是住户。

  车鸣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形成了夜晚独特的一首夜曲。

  蓝若希没有欣赏路边的街景,她的心已经变成了小鸟,先一步飞回了豪庭花园。她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霍东铭。

  她专注地开着车,如同一阵风一般,穿过了热热闹闹的大街,往豪庭花园开去。在开上了那条只通往豪庭花园的公路时,马上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路边,对立的路灯静静地散发着它们的光芒,带给过往的车辆别样的照明,哪怕路过的车及人,没有人感谢过它们,它们依旧默默地奉献着。

  路灯后面大都种着绿化带,那是四季常绿的树,此刻入冬了,很多植物都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光秃秃的,但这些绿化树依旧碧绿如初,耸立于公路两旁,随着冬风摇晃着,树叶摩娑,发出沙沙的响声,不过因为环境过于安静,这点小曲并没有惊扰这里的寂静。

  沿着公路开了一会儿,便可以看到象征豪门的豪庭花园大门口了。那是一个大大的半月形拱门,门前很宽,一条绿化带穿插于中间,把那条宽敞的主路一分为二,一边是进入,一边是出来。不过两边都设立了保安亭,花园里的保安二十四个小时轮值,保护着这里的安全,也严防不明人士进入,毕竟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蓝若希是在这里长大的,她的车,保安们都熟记于心了,远远看到她的车开了回来,保安们也没有阻拦,放任她长驱直入。

  花园门口附近都是一些商店,一入花园,穿过两三百米远,便是一个超级大的篮球场,供人们打球锻炼身体。球场旁边也有很多供人锻炼身体用的器材,很多都是为老年人提供的,此刻,球场上,有些少年正在打着球,一些父母以及老年人就在附近坐着,连锻炼身体边看着孩子们打球,附近的小商小店生意便开始兴旺起来。

  蓝若希每天出出入入的,对这些情景早就习以为常了,她的车依旧如同一阵风一般从人们的眼前掠过。

  数分钟之后,她才开到了花园的最深处,把车停在了家门前。

  门前的路灯早已经为她而亮起,高高的缕空式大门让她可以看清楚院落里的一切。

  美丽的院景,漂亮的路灯,交错相映,形成了迷人的夜景。

  听到汽车声响,霍东铭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已经解开了那条围裙,也脱下了西装,穿着休闲的上衣,再简单地套了一条宽松的黑长裤,散发出优雅自信的气息,能把衣服穿出这般品味,顾盼间神采飞扬,除了霍东铭,蓝若希还没有见到过第二个男人能穿出这般的品味。

  他天生就像是衣架子,无论是什么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能穿出最好的一面来。有时候,蓝若希觉得他不去当男模特实在是太浪费了。

  以他这俊美的外表,健壮的身躯,要是当男模特,必定能成为模特天王,迷死全天下的人。

  他带着一抹温温的笑,那笑虽然浅,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辉,如同初升的太阳一般,万缕光芒倾泄而出,晃了所有人的眼。

  穿过了庭院那条宽两米的水泥路,他亲自替蓝若希打开了那扇缕空式的大门,然后像个士兵一般站到一边去,浅笑着,又促狭地对还坐在车内的蓝若希醇厚地说着:“恭候老婆大人回家。”

  蓝若希两道秀气的眉马上弯了起来,红滟滟的唇瓣也抿不住了,浅浅地,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她没有把车开进别墅里,而是坐在车内笑睨着那位等妻归家的大男人,不说话,眉目传音。

  霍东铭低低地笑了笑,明白她的意思,也记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霸道的一句话,有他在,她别想开车。

  他走到车前,蓝若希主动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上,把驾驶座让了出来,眉眼间全是笑,喜欢他的聪明,她一个眼神,他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男人,无时无刻都在感动着她,让她开始爱他就像爱自己一样,甚至超过了爱自己。

  上了车,他侧头,就是深情的一眸,然后才发动引擎,把车开进了车库里停放下来。

  “若希,你先进去,我去把大门关上。”霍东铭在蓝若希的脸颊上印下一吻,温声说着,然后径直朝大门走去,把大门关上。

  蓝若希顺从地先他一步进屋里去。

  她以为霍东铭就是等她回家做饭给他吃的,她一进屋,就往厨房里走去。

  当她经过餐厅,看到满桌子的菜时,她愣了愣,然后上前,看着那满桌子的菜,虽然每一道菜都烧得不好看,还好,都熟了。她感动的是他对自己的好。

  温沉有力的大手自背后圈上了她的腰肢,熟悉温暖的怀抱成了她最后的依靠。温热的气息自头顶处源源不断地传来,身体的接触,带给两个人如电一般的快感,轻易就挑出了两个人心底深处最温柔的那一面。

  蓝若希扭头,俏脸差点就撞上了霍东铭低下来的俊脸,她笑,眼里全是不敢置信,轻轻地问着:“这一桌子的菜,你烧了多久?”

  “好像是一个多小时,又好像是两个小时。烧得不好,老婆,你将就一下。”霍东铭低沉暗哑的嗓音灌进耳膜,让蓝若希全身都在酥软。她发觉,她其实很喜欢听到他低沉的嗓音,是那般的独特,那样的醇厚,如同酒一般醉人。仅是从声音分辩,都能让人想象出他俊美的外表。

  他松开了搂着蓝若希腰肢的大手,把蓝若希拉着在餐桌前坐下,自己先试了试菜的温度,觉得有点冷了,便对蓝若希说道:“老婆,你先去洗个手,休息片刻,我把这些菜重新热一热。”

  蓝若希无声地点了点头。

  他便把所有菜都端进厨房里加热,而她则起身去洗手,洗完手之后,她便坐回了餐桌前,位置对着厨房,把他高大的身影尽收眼底,看着他站在炉前,静静地等着菜被加热,那健硕的背影,让她心动不已。

  俏皮的眉毛上扬,狡黠的杏眸忽闪,蓝若希忽然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霍东铭的身后,自背后伸手至他的胸前抱着他,然后在他的胸前画着圈,明显地感受到他瞬间变僵的动作。

  “丫头,别玩火。”

  霍东铭没有转身,还是专注地看着炉火,耐心地等着菜被加热,只是他的声音泄露了他的心思,声音变得更加的暗哑了,隐隐中散发着**。

  “我想考验一下你的定力。”蓝若希俏皮地嘻笑着,那神情娇憨得像个仙子,幸好霍东铭没有转身,否则准把她推压到墙上,直接在厨房里狂野索取。

  “你来考验,别考了,我准会输。”霍东铭很没骨气地未战先投降,低哑地笑着,终是转身把她搂入了怀里,爱极了怀里有她的感觉。

  那灼热的气息围绕着她,深邃的眸子载满了浓情蜜意,痴痴而笑看着她。

  蓝若希呶呶嘴,笑着:“没用,还没有上战场就先举白旗。”心里却为此而像喝了蜜一般甜,笑意也就更深了。在外面,她刚谈妥了一笔生意,那是她进军商界后的第一笔生意,单子还不小,利润是显而易见的,她已经开心至极,归家,还有一个深深地爱着她,宠着她的好老公等着她,她更加的意气风发了。眉眼间散发着自信,神采是那般的飞扬,让霍东铭看得真想不吃饭,直接就吃她。

  很多人都说自信的女人最美丽,有漂亮外表的女人充满自信时,就是发光体,走到哪里都能勾走人们的视线。

  蓝若希便是这种像发光体的女人。

  “你是我的克星。”

  霍东铭笑着。

  把她重新拥到了餐桌前,让她坐下,而他则回身把加热了菜端了出来。

  他的手艺,蓝若希真有点不敢恭维。

  菜色难看先不说,味道也是咸的咸,淡的淡,还有两道菜是甜的,估计是他又放错了,把糖当成了盐。

  蓝若希能吃下去,完全是冲着他的一片情。

  霍东铭自己吃了几口之后,就满脸歉意地停下来,看着爱妻,歉意地说着:“老婆,我是第一次做这么多菜,做不好,很难吃,你别吃了吧,我带你到外面去吃。”他努力了那么久,兴冲冲的等着妻子回家吃饭,结果饭菜却这般的难看,连他自己都吃不下去,心里自然觉得愧对爱妻。

  “没事,我能吃。”

  蓝若希不想拂了他的一片深情。

  难让他这个太子爷下厨,可是她前生修来的福份。

  当她夹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的时候,秀眉还是忍不住蹙了起来,好咸!

  她的动作僵住了,霍东铭小心地看着她,小心地说着:“老婆,怎么了?”

  呃?

  蓝若希有点不知所措,菜进了嘴里,是吞下去还是吐出来?瞄到自家男人那张充满了歉意的俊颜,她决定吞下去,不想再打击他。于是她略略地舒展了蹙着的眉,把那根咸得要死的青菜硬是吞进了肚子里,然后赶紧端起那碗淡得像没有放盐的汤猛喝了起来。

  霍东铭看着她的动作,以为那汤味道不错,不好意思的俊颜上才浮起了丝丝的笑意。蓝若希喝光了一整碗的汤,随即又赶紧滔了一碗,又喝了一半才停了下来,可见那青菜有多咸了。

  以为汤替自己挽回了一些面子,霍东铭也兴冲冲地端起自己那碗汤猛喝了一大口,然后整张俊颜都软了下来,再看看青菜,又看看汤,便明白了一切,顿时就面露窘态。

  真难为他的老婆大人了!

  “叮铃……叮铃……”

  门铃忽然响了起来,还是接二连三地响着。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打扰他们?

  蓝若希马上放下了不知道落在哪一道菜上的筷子,说实在的,她害怕再吃老公为她准备的晚餐了,可又不忍拂了霍东铭的一片情,勉强地吃了七分饱了,此刻门铃大响,有人来访,她就像遇到了救星,找到了借口一般,马上说道:“我去开门。”

  霍东铭攫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出去,而他则是不紧不慢地掏出的手机,在手机上拔弄了一番后,才淡淡地说着:“是东燕那丫头,好了,你可以去开门了。”

  蓝若希疑惑,他手机上有什么?怎么知道来人是小姑子霍东燕?

  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霍东铭便把手机递至她的面前,此刻他的手机屏幕上已经变成了监控屏幕,虽然很小,但却看得清清楚楚,原来这栋别墅是装有监控的,全被他操纵在手,就算他不在家,只要有人来过这里,他都会知晓。

  投了一记“你的心眼真多”的眼神给他后,蓝若希站起来,走出了餐厅,向屋外走去。

  霍东燕的那辆宝马嚣张地停在别墅的大门前,她人还站在门前,手拼命地按着门铃,看到蓝若希出来了,她按门铃的动作依旧,大有想把门铃都按坏了才甘心。

  这别墅是属于霍东铭和蓝若希的,除了老太太两次光临之外,霍家和蓝家的其他人都不曾到这里打扰过这对恩爱的夫妻,就害怕他们变成了超级无敌大灯泡。

  霍东燕居然来了,她的目的是什么?

  蓝若希走到了大门前,看到霍东燕还在死命地按着门铃,便说着:“别按了。”然后替霍东燕打开了大门。

  “我哥呢?他在不在里面?”霍东燕停止了按门铃的动作,态度恶劣地质问着蓝若希。

  霍东铭是吩咐保镖把他送回这里,车被保镖开走了,此刻车库里停放着的是蓝若希那辆奔驰。

  “你找你哥有事吗?”蓝若希淡淡的反问着,小姑子态度恶劣,她也犯不着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怎么说,她都是大嫂,霍东燕是小姑子。

  “没事就不能找吗?那是我哥,我想他了,不行吗?回答我,我哥在不在里面?”霍东燕尖锐地嚷着,好像存心向蓝若希挑衅。

  这里没有老太太,没有父母,没有佣人,又看不到大哥的车,霍东燕以为大哥不在,态度便越加的恶劣了。

  蓝若希转身就走。

  淡冷地抛回了一句话:“门开着,你哥在不在,你可以自己进来找。”

  这种蛮横无理的小姑子,人见人厌呀。

  冲着霍东铭,她会忍,不会轻易和霍东燕争持,但想她好脾气地回应霍东燕,那是不可能的。像霍东燕这种人,又非常不喜欢她成为大嫂,就算她好脾气,霍东燕也不会领情的,说不定以为她好欺负,害怕了,更加变本加厉地对她无礼呢。

  “你……”霍东燕气结,跟着蓝若希就往里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钻回到自己的车内,开着车进来。

  院落里那条水泥路有两米宽,是可以容许一辆车通过的,可是霍东燕不知道是车技不行,还是故意的,竟然撞进了草坪里,还把路边的路灯,以及一些树木都撞毁了。

  路灯和树木毁了,她自己的车也被划花了。

  她马上就把车停下,蓝若希被她一边串的动作惊到了,正停下脚步扭身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她停下车后,蓝若希快步地冲过去,关心地问着:“东燕,你没事吧?”

  那关心之情,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霍东燕是刁蛮无理,蓝若希却知道她不是天生的坏女孩。她是过于寂寞,家人宠她,爱她,可却没有人陪过她,让她内心无比孤寂,才会变得像今天这样,完全就是公主病。

  再说了,仅有一位小姑子,蓝若希心里也是把霍东燕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她嫁给霍东铭,接受的不仅仅是霍东铭一个人,还有霍东铭的所有亲人。

  “蓝若希,你是故意的是不是?这路这么窄,不是存心要毁我的车吗?”让蓝若希想不到的是,她的关心换来的却是霍东燕更加的无理,竟然指责蓝若希没有把路扩大,害她撞入草坪,还让树枝划花了她的车身。

  “东燕,你能不能别这般的无理?这路两米宽,你开了几年的车,连两米宽的路都开不过,你还开什么车?再说了,这别墅是你哥自己一人挑选设计的,怎么就成了我故意的了?是我故意让你哥把路铺得这么窄的吗?是我故意要毁你的车吗?”

  蓝若希也沉下了一张俏脸。

  小姑子不喜欢她,婚前她就知道了。

  婚后也数次在言语上挑衅她,就连上次生病,她照顾着,小姑子也能把她的关心抹黑,没想到今天晚上,在她和霍东铭正在享受着两个人的甜蜜世界时,小姑子竟然大咧咧地撞了进来,存心就是来搞破坏的。

  “我哥也是为了你而设计的,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能让把我哥迷得团团转。蓝若希,你是不是跟妖邪鬼怪学了巫术的,让我哥对你们蓝家姐妹死心塌地,娶不到姐姐,就娶妹妹,还把你宠上了天,连我这个唯一的妹妹都比不上你了。要不,你也教教我如何去迷惑俘虏男人的心如何?我也去嫁一个像我哥这般好的男人。”

  霍东燕看到自己撞出那么大的动静,屋里都没有人走出来,以为真的只有蓝若希一个人在家,越发的肆无忌惮了。

  “我有什么好,你哥知道便可,何须让你明白?”蓝若希淡冷地反驳着,实在是不想多和这种小姑子多费口舌。在小姑子的心里,苏红才是合格的大嫂,而她抢走了苏红倒追了多年的霍东铭,霍东燕自然讨厌死她了。

  “蓝若希,你别嚣张,我不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的大嫂,除了苏红,谁都别想当,就算你现在当上了我的大嫂,总有一天,我也会让我哥对你失望,对你死心,把你休出霍家大门的,你以为大家霍家的大少奶奶那么容易当吗?过不了我这一关,你就休想当好大少奶奶……哥?”霍东燕嚣张的话在霍东铭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主屋门前时,便停了下来,美眸飞快地闪过了一丝害怕。

  原来,她的大哥在这里,该死的蓝若希,为什么不告诉她?存心让她放肆嚣张,让她哥责罚她的吧?

  蓝若希,你这个狠毒的死女人!

  霍东燕在心里把蓝若希当成了白雪公主的后母,不停地在骂着。

  明明蓝若希让她自己进来看,她也进来,只是看到院落里被布置得那般美,处处是风,处处是景,让她替好友苏红生起嫉妒,不等进屋去看,就冲动地先毁了院落里的风景。

  冲动过后,自己的宝马车也被划花了,她又有无理的借口辱骂蓝若希了。

  谁知道……

  看来苏红的叮嘱是对的,让她别节外生枝,可她偏偏就节外生枝了。

  “东燕,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太太过不了你那一关,就当不好大少奶奶?”霍东铭一步一步地从门口向姑嫂两个人逼近,俊逸的脸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蕴藏着狂风暴雨,声音似是质问,实际上怒火狂炽。

  自己的妹妹,有几斤几两,他最清楚了。

  没有人刻意挑拨教唆,妹妹是绝对不会跑到这里来撒野的。

  能让妹妹言听计从的,除了那个脱光衣服爬上他床爬了几次,都被他丢出去的苏红之外,还能有谁?

  他想不到苏红除了下贱无耻之外,心思还如此的歹毒,连他结了婚,也不想让他安宁,还利用妹妹对她的信任及好感,为难蓝若希,还敢大言不惭地说,未经她同意,蓝若希就休想当好霍家的大少奶奶!什么时候,轮到妹妹说话,当家作主了?

  苏红!

  霍东铭心里掠过了阴寒的狠意。

  冲着妹妹,他一再容忍,禁止苏红自由出入霍家之后,他以为他和蓝若希的世界里是不会再出现小三这种角色了,没想到……

  很好,很好,他会让苏红尝尝,惹怒他的后果是什么!

  “哥,你在呀,我是来找你的。我,我不小心就撞入了草坪里,还毁坏了几盏路灯及几棵树,不过我的车也伤了,哥,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哦,哥,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嘻嘻,哥,你也知道我很笨的。”霍东燕嘻嘻哈哈地笑着,试图抹去自己刚才的嚣张无理的话。

  在霍东铭一步一步地逼近前来时,她很没骨气地小心地后退着。

  老哥越表现得平静,发起飙来才会越利害。

  这里除了她不喜欢,不愿意承认的蓝若希之外,就没有其他亲人了,要是大哥飙起来要掐死她,她怎么办?

  都怪自己这冲动的个性。

  霍东燕害怕地后退时,也在心里责备着自己的冲动个性,横生枝节,现在计划还没有进行,就先惹怒了大哥。

  怎么办?

  “你再后退一步,我会打断你的腿!”

  霍东铭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来,马上让霍东燕停止了后退的动作,美丽的脸上再也难淹害怕,怯怯地看着霍东铭。

  霍东铭在她停下后退的脚步后,先走到蓝若希的面前,温柔万分地凑着俊脸到蓝若希的脸前,温柔而歉意对蓝若希说道:“若希,你没事吧?东燕太无礼了,我会好好地教训她的。”说完他又把蓝若希带入怀里,暗哑的声音像是故意说给霍东燕听似的:“我说过了,你是我的妻子,不管是谁,是什么身份,都不准伤你半分,就连不客气的话都不准说!”

  “东铭,别吓着东燕了,她是你妹妹。”蓝若希想到了他对文震的教训,担心他也会那样对霍东燕,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袖。

  反正刚才她也反驳了霍东燕,把霍东燕气了个半死,在她这里,霍东燕是占不到便宜的。她不希翼霍东铭为了她而把霍东燕打成猪头,那样的话,婆婆将会对她更加的不喜。

  “就算是我的妹妹,也不准那般的说你!”霍东铭重重地搂了她一下,那力道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是非常的生气!

  松开了她,他扭身,看着脸色变得有点青白的妹妹,唇一掀,冷冷地说着:“东燕,你说,该怎么处罚你对若希的无礼?是把你打成猪头,还是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亲亲的大哥对蓝若希那般宠溺,那样疼惜,已经让霍东燕非常的不满,再听到大哥冷冷的话时,她顿时尖叫起来:“哥,我是你的妹妹,你居然为了这个狐狸精而要对我下手?”

  在她心里,蓝家姐妹就是狐狸精,把她的哥哥勾走了魂,连她这个妹妹都不疼爱了。

  霍东铭原本就是吓一吓她的,没想到她还是不知悔改,竟然又辱骂蓝若希为狐狸精,顿时他脸一黑一沉,暴气横生,几大步上前,一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去。

  霍东燕吓得要命,才惊觉自己又触到了大哥的逆鳞,她吓得死死地闭着双眼,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害怕霍东铭一巴掌就把自己的头都打断了。

  只不过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临。

  “若希,别护着她,她已经被宠得无法无天,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耳边传来了大哥沉冷夹着暴怒的冰冷低吼。

  霍东燕悄悄地睁开了双眼,便看到蓝若希动作迅速地抢在大哥打她的时候,立到她的前面来了,而大哥的大掌还高举着,只差一点就落到了蓝若希俏丽的瓜子脸上了。

  “东铭,我不喜欢你暴戾的一面。”蓝若希轻轻地把霍东铭高举着的大手拉了下来,然后转身,面对着霍东燕,在接受到霍东燕那记“我是不会感激你”的眼神时,她骤然抬手,一巴掌就甩到了霍东燕的美丽的脸上,虽然手劲不算很大,也足够让霍东燕震撼了。

  自小,谁打过她了?

  此刻,居然被她最不喜欢的大嫂打了,虽然不算很痛,也让她的脸涨得通红。

  “东燕,不管你有多么的不喜欢我,我和你哥是自由结合,不是谁勾引谁,如果再听到你骂我狐狸精,下一次,不会是这般做做样子,我会一巴掌把你的牙齿都打掉,别以为我不敢打你,你大可以试试看。你向着苏红,因为她是你的好友,但你哥却是和你一母所生,怎么就不见你向着你哥?苏红陪你那么多年,你就对她感恩戴德的,你哥供你吃,供你住,供你花天酒地,你感激过他一分了吗?明知道你哥不喜欢苏红,你还为苏红穿针引线,为了苏红一再地指责我,辱骂我,你不觉得你自己非常的不可理喻吗?”

  蓝若希字字句句,铿锵有力,说得霍东燕的脸色又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我打了你,你大可以回家告诉奶奶,告诉爸妈去,我倒想看看家人对于你的无理及无礼,是如何处理的。霍家是名门,可教出来的小姐如斯,不知道传出去,丢的又是谁的脸?”

  蓝若希俏脸上全是肃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让霍东燕又气又恨的霸气。

  “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你对我说教!”霍东燕捂住自己被打的脸,气呼呼地大嚷着,又冲着霍东铭嚷着:“哥,你重色轻妹,我讨厌你们!我就是一辈子都不会承认蓝若希是我的大嫂的!”

  说完,她气呼呼地转身钻回车内,马上开着车离开这栋别墅。

  看着小姑子气冲冲地离开,蓝若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在外,她要为了自己的事业打拼,在内,她还要和小姑子交战。

  这日子过得还真是甜甜辣辣呀。

  不过,生活不正是如此?

  “若希。”霍东铭暗哑地叫着,“明天我就安排东燕到国外去深造。”他是不允许妹妹一而再,再而三地这般对若希。

  他说过许她一世安宁,一生幸福,可他复杂的大家庭,往往让他的诺言受阻。

  “治标不治本,想让她改变,只有治本才行。”蓝若希深深地叹着气,意有所指地说着。霍东燕想不明白自己的大哥为什么会那般爱若希,而若希也想不明白霍东燕为什么任苏红牵着鼻子走,难道就是因为苏红陪伴她多年?

  苏红明明就是一个有心计的狡猾而无耻的女人,偏偏装着一副淑女,谋的,不仅仅是霍东铭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