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3 霍少发飙(上)

103 霍少发飙(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16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8

   霍东燕离开之后,越想越气,马上打电话给苏红,约苏红出来陪她。

  她的车又被撞花了,她也没有马上开去汽修企业修理,她想着把车开回家去,让家里人看看,她要让大家都对蓝若希失去好感,让大家觉得蓝若希是个坏心肠的恶毒女人。

  居然敢打她!

  还敢指责她对大哥没有感恩之心。

  她是霍家的人,霍家的公主,什么时候轮到蓝若希来对她说教了?就算蓝若希嫁给了大家,在她的心里,蓝若希就是姓蓝的,不是姓霍的,不是她霍家的人,是嫁进来的外人。

  “东燕,怎么了?让我在哪里等你?”苏红从电话就听出了霍东燕的不对劲,心也跟着往下沉,霍东燕会忽然前往豪庭花园当破坏霍东铭夫妻甜密的第三者,自然是她唆使的。在霍东燕的车后座还摆放着很多明星名模的写真集,都是她让霍东燕拿去想让霍东铭看的,只要霍东铭能看上一个,那么蓝若希都会闹心,以霍东铭的能力,那些明星名模,只要他喜欢,随时都可以要得到。

  就算霍东铭不会动心,那么多美女的写真集丢在两个人温馨的小家里,蓝若希心里也会添堵。她现在决定从小事下手,因为小事才能融入蓝若希的生活里,才能慢慢地影响蓝若希和霍东铭的婚姻。

  再说了霍东燕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要是她老插足霍东铭夫妻间,他们也别想过着恩爱平静的生活。霍东铭再狠,她就不相信霍东铭真会对自己唯一的妹妹狠。

  “计划失败了,我很烦,想去喝酒,蓝月亮酒吧,你在那里等我。”霍东燕烦燥地应着。

  “好。”

  苏红的艳脸一沉,果真被她猜中了,霍东燕就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笨女人,连这点小事都办不成,不就是几十本写真图集吗?随意地这里丢一本,那里丢一本,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居然也会失败,真不知道霍东燕的脑袋是不是纸糊的,一点也不好使。

  有时候,她都要严重地怀疑霍东燕和霍东铭不是一母所生的,怎么一个精明得算尽天下人也不甘心,一个却笨得被人卖了,还站在一旁帮着别人数钱。

  不过现在霍东燕让她去蓝月亮酒吧等她,她还得去。她也想知道霍东燕到底是如何失败的。

  于是苏红拿起了自己的包和车锁匙,也不告诉父母,就独自出门。

  “红,你要去哪里?”苏母看到她要出门,忍不住问了她一句。又说着:“这段时间政府里面选新的领导班子,很紧张,你晚上别混太晚了哈,也千万别到那些三教九流的地方,要是被人看到,认出你来,我和你爸就别想往上面提了,你爸现在都被提名秘书长一职了,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副职,也该提正了,不过要是出一点问题,只怕连一官半职都会丢掉。”

  苏父苏母一生都是醉心功名,可他们拼搏了大半生,努力了大半生,如今还是不上不下的。

  这一次有望往上提,自然更加的小心谨慎,如果因为其他事情而丢掉官职,他们的一生也就完了,想再爬起来是不行的了。

  “就你们那点官职,我出去随便说一说,都会被人家耻笑。”苏红嘲讽着,她虽说得上是**,可一和其他**相比较,她是最底下层的那种。

  在高干门庭里,他们苏家要不是有叔叔的钱顶着,人家才不会把他们苏家放在眼内。

  她见过市长千金,多少人趋承着,她呢,谁趋承她了?她还得拼命去趋承人。

  “红,你……”苏母被苏红的话气得要命。

  苏红却懒得再理母亲,拉开了自家的大门,离开了家,开着她那辆雪佛兰赶往蓝月亮酒吧。一路上,心里还在怨恨着蓝家姐妹,如果不是蓝家姐妹,说不定她还是可以成功勾引霍东铭的,哪怕不能嫁给他,至少也能顶着他女人的名号吧?那样对她,对整个苏家都是有帮助的,父母说不定也能一路升迁,她的身价也能提升。

  可是她努力了那么久,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试问她如何甘心?为了成为霍东铭的女人,她可是一直守身如玉的,多少追求她的男人,她都虚以委蛇,不屑一顾,连一个吻都不会给其他人,什么都留着给霍东铭摘取。

  现在这个年代,像她这种年龄的女人,有几个还是少女之身的?

  她这般的为了霍东铭,脱光了衣服爬上他的床,他都视若无睹,把她提着就丢出房外。

  要不是他娶了蓝若希,她甚至要怀疑他是个不能人道的假男人呢。

  他娶了蓝若希,才让她知道,他不是不能人道,而是他对她没有半点的兴趣,明明她的身材就比蓝若希好,蓝若希的胸部还没有她的这般俏挺呢。

  大家想不明白的事情,苏红怎么能想得明白?

  蓝月亮酒吧。

  这里是夜晚生活的最佳地点。

  每当夜幕降临,都会迎来一批一批的商界名流,高级白领,大家前来,有些是解压放松心情,有些是和朋友相聚,有些则是前来钓金龟婿的,因为来这里的人,大都是有身份的人,随便钓一个,都能让那些拜金女心满意足。

  苏红还是最先到达,她住的那个大院离蓝月亮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自然比霍东燕先到场。

  她没有马上进酒吧里,而是站在酒吧门前等着霍东燕的到来。没多久,霍东燕来了,她敏感地发现霍东燕的眼睛有些红,应该是哭过了。

  她再往下一沉。

  难道霍东铭凶了霍东燕?

  霍东铭是个精明人,他会不会想到霍东燕的出现是她唆使的?

  他会不会对付她?

  苏红在担心着。

  应该不会吧?霍东燕帮着她,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霍东铭要是会对付她,还用等到现在吗?

  两个女人进了酒吧,在角落里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来,一坐下,霍东燕就气呼呼地说着:“苏红,气死我了,蓝若希居然敢打我,还对我说教。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打过我,她居然敢。”

  一路而来,她越想越气,然后就哭了一会儿。心里着实是太委屈了,觉得大哥的心太偏了,一点也不向着她了。

  她可是他唯一的妹妹呀。

  他就忍心向着一个外人而对她不好?

  “蓝若希打了你?打了哪里?”苏红眼前一亮,阴险的眼神在眼内一闪,新的计策又涌上了心头,她故意同仇敌忾,骗取霍东燕的真话。

  霍东燕马上把被蓝若希打过的那边脸凑到苏红的面前,指着脸说着:“打了我这边脸。”

  借着酒吧里五颜六色的灯光,苏红细细地审视了一下霍东燕被打的脸,眼里掠过了一抹失望,蓝若希出手太轻,连红晕都变得很浅了,很难找得到被打的痕迹,估计蓝若希就是做做样子的。心里又忍不住在腹诽着,蓝若希怎么不下手重一点,要是让她打,她保证把霍东燕打成一个猪头,她也是忍霍东燕很久的了。

  “东燕,看不到被打的痕迹呢。”苏红还是说了出来。

  “我哥也在场,估计那死女人不敢那么大力吧。不过她就是打了,我也很生气。”就算蓝若希是做做样子,也让她心里气得要死,委屈至极。

  霍东铭也在场?还让蓝若希打自己的妹妹?看来霍东铭对蓝若希的宠爱真的是越来越深了。

  “东燕,你先把过程说给我听听。”苏红还想知道,霍东燕是如何失败的,如何被蓝若希打的。

  霍东燕叫来了几瓶酒,倒了满满一大杯,就喝了个精光。她的酒量比蓝若希好了几倍,就算渴光这几瓶酒,最多也就半醉。

  喝完了一杯酒后,她才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说给苏红听。

  苏红听完后,在心里把她骂了个体无完肤,怪不得计划会失败,原来是她自己节外生枝,明明就是笨蛋一个,根本就没有能力掌控局面,偏偏还要横生枝节。

  “苏红,我不该不听你的叮嘱,要是我不是一时嫉妒,故意撞草坪,撞路灯,害我的车也被划花了,大家的计划一定能成功的。是我太冲动了。”

  霍东燕似是歉意地说着,实际上是一点歉意都没有。

  在苏红面前,她是横惯了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向苏红道歉的。

  苏红是很想当面骂一下霍东燕的,不过一想到霍东燕的脾气,她还是把要骂人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去。

  想了想之后,她忽然附耳到霍东燕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便看到霍东燕眼前一亮,不停地点头。

  “就按你说的去做,我要回家告状去,我就不信我妈也不帮我。”霍东燕说完就站起来,连苏红也不顾了,匆匆往酒吧外面走。

  苏红也没有阻拦她,还是坐在原处,看着她匆匆离去,得意地替自己倒了一杯酒,慢腾腾地喝着,眼里全是狠辣。

  她敢保证今天晚上霍家会被霍东燕这个傻冒的小姐闹得鸡犬不宁的。

  自霍东燕离开之后,蓝若希也有点心情烦闷。

  霍东铭便绞尽脑汁哄着她开心,一再地保证,不会再让今天晚上的事情再发生。

  在蓝若希心情稍有好转的时候,霍东铭却接到了章惠兰打来的电话,章惠兰在电话里很生气的样子,命令着霍东铭马上带着蓝若希回家。

  仅从通话,霍东铭就听出了母亲的怒火是那般的强烈,他暗拢俊眉,妹妹果真还是回家告状去了。也是,妹妹的性格就是那种要让人事事顺着她的公主脾性,今晚被他吼了,又被蓝若希说了一顿教,更被蓝若希打了一巴,哪怕那一巴掌用力不大,还是打了,妹妹哪肯吞下这口气?

  蓝若希没有什么反应,沉默着跟霍东铭回家。

  她早就想到了霍东燕不可能不告状的。

  有点烦。

  在外面说了一笔生意,回家后,连那份喜悦都还没有来得及和霍东铭分享,就忽然发生了这些事情,扰乱了这个美好的夜晚。

  霍家里,所有主人都在,就连霍东恺这个私生子都被请了回来。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胡晓清黑着脸坐在沙发上,老太太抿着唇坐在胡晓清的对面,胡晓清从蓝家出来后,就回到霍家大宅找老太太,非要老太太阻止霍东禹和蓝若梅,谁知道老太太根本就不想当拆散鸳鸯的老巫婆,甩她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让她别插足儿子的爱情,摆明了就是认可了蓝若梅,气得她差点都有肺爆炸了。

  可是老太太是婆婆,她是儿媳妇,她也不敢和老太太争辩,只能被老太太说了一个下午的教,让她想走都不行。

  所以此刻的脸色就很黑。

  老太太知道她的脸为什么黑,也不管她。

  知道霍东禹和蓝若梅生生地错过了那么多年后,老太太都恨不得两个人马上结婚呢,哪肯再出面阻止两个人?姐妹同嫁一家门又如何?这个世界上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再说了,霍东铭和霍东禹仅是堂兄弟,有些人是姐妹同嫁亲兄弟的呢。

  霍东燕则坐在章惠兰的身边,两边脸都红红肿肿的,鲜红的手指印清晰地印在她俏丽的脸上,正在哭哭啼啼地告着蓝若希的状,说蓝若希如何如何地骂她,如何如何地打她。

  章惠兰一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儿媳妇打成了这个样子,自然是火冒三丈,马上就打电话给儿子,让儿子带着蓝若希回家,她还把所有人都请了回来,打算来个大司会审,好好地训斥蓝若希一番,替女儿讨还公道。原本她对蓝若希有一些改观的了,此刻一看到女儿红红肿肿的两边脸,她就对蓝若希讨厌至极。

  觉得女儿说得对极了,蓝家姐妹都不是好东西,自己的儿子就是被下了盅,迷了魂。

  胡晓清对蓝家有怨,看到霍东燕也吃了亏之后,忍不住也同一个鼻孔出气,虽说被霍东铭警告了,此刻有那么多长辈在场,她想着霍东铭应该不敢对她怎样的,自然要把心中的不满发出来。

  不相信蓝若希会下重手打霍东燕的人是老太太和另外四位少爷。

  一向极少在这个家里发言的霍东恺率先提出了质疑:“东燕,真是大嫂打了你?”他倒怀疑是霍东燕自己打自己,然后诬陷蓝若希。

  他了解蓝若希,也了解自己的大哥。大哥或许会打霍东燕,但有蓝若希在场,蓝若希肯定是不会让大哥动手打霍东燕的,其实他觉得像霍东燕这种人,就是该打。他都无数次想狠狠地甩霍东燕几巴掌呢。在霍家,处处给他脸色的人,不是大妈,而是霍东燕这个亲妹妹。

  说蓝若希动手打人,或许会,可是蓝若希也不是那种容易失去理智的人,就算打,也不可能把霍东燕打成此刻这个样子,简直就是面目全非。除非是霍东燕触了蓝若希的逆鳞。

  “就是她打的!”霍东燕哭哭啼啼,一口咬定就是蓝若希打的。

  听到霍东恺质问她,她马上就横了霍东恺一记警告阴狠的眼神,她看出霍东恺对大哥不正常,也对蓝若希不正常,她一直帮着霍东恺隐瞒着,要是霍东恺敢招惹她,她保证说出来,让老太太把霍东恺赶出霍家!

  “反正大哥既然在场,等会儿大哥回来了,大哥自然会说清楚一切。我是不相信若希大嫂会打人的。”霍东远深思地说着。

  “我也不相信。”

  霍东旭也附和着。

  孪生子的母亲韩影则是看了老太太一眼,不表态。

  老太太是一直都抿唇不语,任章惠兰母女以及胡晓清在哭诉,静等着宝贝金孙回家。

  霍东燕看到几位兄长都向着蓝若希,又想到自己亲亲大哥的样子,她心里其实害怕得要命,可是她被苏红一唆使,又是一头热地进行了这个计划,还自己把自己的脸都打肿了,此刻,她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幸好一大家人都在,相信一大家人能把她从大哥的手里保下来。

  于是,她继续硬着头皮放任事情发展下去,却不知道自己的任由事情发展,是加速了苏家的灭亡,也把她自己往痛苦的深渊里推进。

  “老夫人,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回来了。”管家英叔在霍东铭开着蓝若希的奔驰载着蓝若希进入院落后,马上走进了大厅,向老太太禀报。

  听到霍东铭回来了,大厅里的七嘴八舌马上就停止了,好像谁都不会说话了似的,就连霍东燕的哭哭啼啼都减轻了不少。

  只有章惠兰的脸色还是相当的难看。

  老太太点了点头。

  英叔和美姨一起,便站到了老太太的背后。

  此刻的霍家大厅里,就像古代的豪门大宅一样,所有人齐聚一堂,要处理犯错的族人似的。

  霍东燕到底是心虚,她挪了位置,改坐在老太太的身边,相对于母亲,老奶奶更能震住霍东铭等会儿爆发的怒火。

  很快地,外面就传来了霍东铭沉稳的脚步声。

  或许是听惯了他的脚步声吧,老太太从霍东铭的脚步声就听出了他是夹带着狂风暴雨回来的,精明的老眸忽闪了一下,眼角余光又捕捉到孙女那害怕的神情,然后眼内再次掠过了狡黠的眼神。

  精明如她者,又怎么可能被孙女欺骗过去?

  孙女既然要闹,那她就让孙女闹,闹闹也好,让宝贝金孙冲这一大家人发一次飙,看以后谁还敢胡嚼舌根,扯事造非,陷害她最喜欢的孙媳妇。

  霍东燕以为能借着老太太护住自己,谁知道老太太腹黑至极,想的却是借着霍东铭而狠狠地飙一次这一大家人。

  霍东铭拉着蓝若希出现在大厅里了。

  一看到满堂都是人,霍东铭的俊脸便变成了无底洞,神情深不可测,那两道英挺的剑眉横竖在他的深邃眼眸之上,眉眼间根本就猜不到他的心思,只是那两片唇瓣紧紧地抿着,又换回了一身笔直的黑色手工西装,整个人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蓝若希也有点错愕,霍东燕告状,竟然请回了所有的家人?

  她轻轻的一巴掌有那么利害吗?要请这么多人回来指责她?霍东燕骂她,难道她就不该反抗,任霍东燕辱骂吗?

  一直都知道霍家很复杂,是一个大家庭,她想到自己自小和霍东铭一起长大,对霍家人都有几分的了解,自认能在这种大家庭里自由自在地生存下去,可是此刻,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高估了自己,因为这种大家庭,风云变幻间,就会生出很多她无法掌握的变数。

  心里无限地悲了一个催。

  不管怎样,她现在都要迎风而上了。

  看到不再哭泣的霍东燕时,霍东铭的俊脸更加的深不可测了,眼神隐隐中散发出一股森冷,狠狠地扫向霍东燕时,霍东燕连头都不敢抬,更不敢接他的凌厉瞪视。而蓝若希则错愕至极,自己轻轻一巴掌怎么能打霍东燕的脸打成这般严重?

  难道是霍东燕自己打自己,然后要诬陷她?

  “若希,你是不是打了东燕?”章惠兰一看到蓝若希,就用一副完全陌生的眼神冷冷地瞪着蓝若希,冷冷地质问着。

  “是。”

  蓝若希也不怕,承认了。

  她的确是打了霍东燕,她不会否认这一点。

  闻言,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蓝若希真的动手打了霍东燕?

  就连老太太都有点诧异。

  “奶奶,你听,她自己都承认了……”霍东燕马上挽着老太太的手臂想哭泣,却被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吓住了,因为章惠兰气极地站起来,扬手就狠狠地甩了蓝若希一巴掌。

  整间大厅瞬间变得死静。

  霍东燕的脸色开始变成了青白。

  章惠兰在打完了蓝若希之后,捕捉到儿子瞬间阴沉下来的俊脸,以及那握成了拳头的大手时,她也愣住了。她听到儿媳妇承认打了女儿,一时心疼女儿,又怒火狂炽,就甩了蓝若希一巴掌。此刻,她才记起自己的儿子是个把蓝若希宠上了天的人,谁都不准伤害蓝若希一根头毛。

  顿时章惠兰的脸也现出了惧意。

  “妈!”霍东铭阴沉地逼近母亲的面前,高大俊挺的身躯散发着一股浓烈得像一百度的酒的森冷气息。他先把蓝若希护到了自己的怀里,低首爱怜地抚着蓝若希被打的那边脸,章惠兰下手很重,蓝若希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蓝若希眼里也是一片的冷意,婆婆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她,她就是这般任人欺负的吗?

  在霍东铭护她入怀的时候,她用力地推开了霍东铭,动作太大,大到让霍东铭心慌起来。他是最清楚事情的经过及起因,蓝若希此刻就是最委屈的人。

  “若希。”霍东铭顾不得先冲母亲发飙,而是急急地想再次把蓝若希护入怀里。她把他推开,是不相信他能护住她了吗?他以往对她的承诺,都让她寒了心吗?

  从来没有过的恐慌,就像潮水一般涌来,让霍东铭的脸色阴森得吓死人,整个大厅还是一片的死静,霍东燕都害怕得想钻到沙发底下去了。

  心里直在喊着,完了,完了,苏红这次真的把她害死了,而她更该死,竟然再一次触了大哥的逆鳞,这一次,她要是不被大哥掐死,她就吃素一个月,以谢老天爷的庇护。

  “若希,痛吗?”霍东铭强硬地把蓝若希再一次护入了怀里,一只大手紧紧地搂着蓝若希的腰肢,一只大手万分轻柔又带着万万分的歉意落在蓝若希那边被打已经肿胀的脸上,心疼万分。她是他视为珍宝的人儿,他连她一根头发都舍不得扯断,可如今当着他的面,母亲竟然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那是他的母亲,他不可能还给母亲一巴掌。

  此刻,霍东铭的心情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的。

  蓝若希不说话,再一次用力地挣脱了霍东铭的怀抱,用力地把霍东铭推开,然后挺着腰肢,站到了婆婆章惠兰的面前,沉着脸,冷着眼,质问着:“妈,为什么打我?”

  章惠兰早被儿子的反应吓坏了,此刻听到蓝若希的质问,只得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应着;“你……你打……我女儿。”

  蓝若希冷笑,冷冷地再问着:“妈知道我为什么打东燕吗?知道我打了多少巴掌吗?知道我当时用了多大的力道吗?妈要为你的女儿讨个公道,可是妈是否就问清楚了整件事的起因和经过?”

  章惠兰把自己的女儿当成了宝,难道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就不是她父母的掌中宝了?嫁入了他们霍家大门,就任婆婆欺凌吗?

  “我……”章惠兰无言以对,她根本就没有问原因,一听到女儿的哭诉,以及看到女儿那张红肿的脸时,她就怒了起来。

  “东铭,不管是什么原因,若希就不该把东燕打成这个样子,整张脸都肿了起来,肯定是打了不少巴掌了,力道肯定也很大,这个还用问的吗?”胡晓清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霍东燕!”霍东铭蓦然一声暴怒的大吼,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朝天嘶吼,惊动了云霄,直刺入云间。

  ------题外话------

  或许今天这章会让亲们看得义愤填膺吧,不过亲们也不用太生气,这是为了虐苏家以及蛮横无理的小姑子作铺垫,亲们一定要相信霍大少哦,他将会更加强硬地护妻,宠妻的。再来,若希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呵呵,飘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