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04 霍少发飙(下)

104 霍少发飙(下)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21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28

   仅仅是一瞬间,霍东铭整个人都变了,他的脸黑得就像墨汁一样,双眼圆瞪,似是布着血丝了,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要不是他还有着一分的理智,可能他直接就冲过去把霍东燕提了起来。他那一声大吼,可谓声嘶力竭,听者心伤,以为他遇着什么重大的变故了。

  他的心是刺痛刺痛的,他想不明白,一向都疼他,宠他,以他为中心的家人,为什么就无法打心里的接受蓝若希,就因为蓝若梅逃了婚吗?他都不再追究了,家人死咬着不放不就是想让他添堵吗?再说了,那与蓝若希何干?说到底,蓝若希还是被他拐进民政局的,她说那一句话只不过是醉话,被他当成了真的,硬是娶了她。她何错之有?

  他真正爱的是蓝若希,这一点他已经看清了。

  再说了,他一直都疼爱蓝若希,把她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家人却老是挑拨是非,他在外面,挑起了家族事业,养着一大家人,家人就是这样回报他的,为他添堵!

  死死地瞪着霍东燕,霍东燕被他这一声嘶吼都吓得钻进了老太太的怀里。

  “站到这里来!”霍东铭指着自己面前,朝霍东燕大吼着。

  “东铭,你这样会吓着东燕的,她还小……”章惠兰也吓住了,心知自己捅到了儿子的痛处,可是看到没有骨气,害怕得直颤抖的女儿,她还是硬着头皮想劝住儿子爆发的怒火。

  蓝若希还站在章惠兰的面前,听到霍东铭那一声大吼时,夫妻连体,感同身受,她的心也是痛的。这个男人是那般的意气风发,对她一直好到连她的爸爸都自叹不如,如今因为他妹妹对她的诬陷,他发飙了。

  她并没有转身,有些事情,她并不想包庇,是该让他亲自处理的了。

  看到婆婆护着小姑子,她在心里苦涩地想着,妈妈和婆婆,其实都是当母亲的人,可是在对待女儿和儿媳的时候,永远都是不公平的。在妈妈的心里,女儿是自己的,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费尽心思才抚养成人的,所以是心肝宝贝,死死地护住,不准任何人欺负。在婆婆的心里,儿媳妇不是自己生的,永远都是人家的女儿,就算再好,始终隔着一个肚皮。所以,当婆婆的是不可能像护着女儿一般护着儿媳妇。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一个女人生孩子时,婆婆和妈妈同守在产房外面,当医生护士出来的时候,当婆婆的迎上前就是问着,生的是男是女?而当妈妈的迎上前就是着急地问着,大人是否平安。

  就是一句话,就可以看出婆婆和妈妈的不同之处了。

  她不求婆婆可以像母亲一般护着她,她只求婆婆明白事理,别不分青红皂白便可。

  蓝若希没有转身,也没有站回到霍东铭身边,却让霍东铭心底再度慌乱,以为她真的不信任他了,他心一慌,怒火更是狂炽,听得母亲的话,他一侧脸,阴狠的视线就落在了母亲的脸上,章惠兰被他这一记阴狠的瞪视吓住了,错愕地看着他,心,忽然间也痛了起来。什么时候,儿子居然用这种陌生而冷狠的眼神看她了?

  这个儿子其实比起女儿还要贴心,因为他比女儿大了十岁,在女儿出生前,老公出轨后,都是这个儿子陪着她度过那段伤心又难过的岁月。她也自认把儿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可她都做了些什么?明知道儿子对若希宠爱有加,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还怕融了,她竟然甩了若希一巴掌,那不等于是骑在儿子身上拨着儿子的鳞吗?

  听说,有鳞的动物,一旦被拨鳞,那是痛彻心扉的,可以想象出蓝若希被打,霍东铭心里是何等的心痛了。

  愧色一涌而上,章惠兰转身,慢慢地坐回到了沙发上,不再试图护住女儿了。

  儿子不是个护短之人,他会如此生气,必定是女儿撒谎。

  想起女儿数次的挑拨离间。章惠兰的心开始发寒,只怕自己这次真中了离间之计。

  “奶奶……救我……”霍东燕哪敢站到霍东铭的面前去,她此刻就像一个受惊的兔子,直往老太太的怀里钻,看母亲的样子,她知道母亲是护不住她的了。

  她只能把老太太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其他人都不敢说话,被霍东铭的怒火吓到了,每个人都小心地看着事情的发展,屋外面的佣人想知道大厅里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大少爷发飙就如同台风过境,又没有人敢偷看,就怕一不小心被台风尾扫到了,那可是脱皮脱骨的事情。

  “霍东燕,我再说一次,站到这里来!别再让我说第三次!”霍东铭再一次低吼着,视线死死地盯着霍东燕,这个多事的妹妹,他今天晚上要是不狠狠地剥掉她的皮,他就不叫霍东铭。

  老太太把霍东燕自自己的怀里推出来,低叹着:“东燕,你胆敢撒谎,就该有胆承受你哥的怒火。”

  霍东燕脸色惨白,自己打肿的脸上挂着满满的泪珠。

  她知道错了。

  行不?

  她不该听信苏红的话,故意打肿脸害蓝若希。

  她保证下次不会了,行不?

  老太太一句话,更说明老太太早看出她是在撒谎陷害蓝若希了。

  那么,老太太又怎么可能再护着她?

  她估计要被她的大哥掐死了。

  看着那宛如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撒旦一般的大哥,霍东燕全身都在颤抖着,大家都知道大哥阴晴难测,可是谁都知道大哥一旦发飙,那是会死很多人的,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人可以在大哥发飙的时候,平息大哥的怒火了。

  “嘻嘻,大哥,别生气,我,我过来,我过来,你别生气哈。”霍东燕脸上挂着泪,嘴里却极力地挤出笑容,如同蚂蚁在爬一般,向霍东铭走去。

  “十秒钟!”霍东铭又是一声低喝,不让她爬。

  下一刻,霍东燕如同箭一般,就冲站到霍东铭的面前了。

  “大哥……”她小心地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脸,像是生怕大哥狠狠一巴掌甩下来似的,泪眼恐惧地看着霍东铭阴沉发黑的脸,简直比墨还要黑了,霍东燕从来不知道大哥的脸可以黑到这种程度。

  霍东铭大手一伸,霍东燕马上尖叫起来,章惠兰也紧张地站起来,又快步地冲了过来,她还是做不到坐看事情的发展,很害怕儿子真把女儿掐死了。

  霍东铭提着霍东燕,用力一转,就把霍东燕转着面向大家站着了,他高大的身躯散发着阴冰冷冽的气息,让整个大厅瞬间降温,如同冰窖一般。眼角余光看到爱妻还是背对着自己站着,他的冰冷瞬间又加深了几层。

  “说,你的脸是怎么回事?”霍东铭冷冷地质问着,他要护着若希,就必须让所有家人都明白霍东燕的脸是怎么回事,先替若希洗脱虐待小姑子的罪名,然后他再一一地惩治幕后指使者,将宠妻的行动进行到底,也告诉所有人,以后谁要是再敢谄害蓝若希,他就将对方碎尸万段!

  “我……”

  十几双眼睛都向霍东燕扫来,顿时就让一向蛮横无理的霍东燕结结巴巴起来,一张脸更加的红了,是羞红的。

  “我给你三分钟说明的时间,三分钟内,你要是不说明,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石彬,拿刀来!”霍东铭阴狠地说着,在说的时候还真的朝外面大喊,命令自己的两名保镖拿刀进来,准备待命。

  听到他这一句话,所有人都面色大变。

  蓝若希都错愕。

  老太太站起来,把蓝若希爱怜地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蓝若希被打的脸早就肿胀起来,章惠兰下手极重,鲜红的五个手指印清晰地印在瓜子脸上,老太太看着也心疼不已,赶紧吩咐美姨去拿冰块来替蓝若希敷脸。

  “东燕,你哥真的会那样做的,你快说真话呀,你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章惠兰心急地扯着霍东燕,劝着。

  霍东燕的嘴巴因为霍东铭这一句狠话而惊得嘴巴张大成了个O字型,在看到石彬真的拿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刀进来,她开始真正明白了,大哥爱蓝若希,爱得比天高,比海深,不是她和苏红能改变,能破坏的。

  心一紧,她吐出真话来:“是我自己打的。”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各异。

  其他几位少爷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胡晓清则是错愕,然后脸色也变成了青白。她刚才还想借着霍东燕一事而抵毁蓝家姐妹,以破坏蓝若梅和霍东禹。没想到自己识人不清,被侄女骗了,成了一个欺负侄媳妇的帮凶。枉她还是一个军嫂,竟然如此不明是非,她呀,脸色是羞的,是自责的,所以一阵红一阵白。

  章惠兰也错愕了。

  她没想到自己真的是中了女儿的离间计,想到自己刚才冲动地打了蓝若希一巴掌,她也不知所措了。指着霍东燕,她又恨铁不成钢,咬牙切齿地骂着:“东燕,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一个未出嫁的女孩子,嘴巴别像三姑六婆那般长,你再不喜欢若希,她都是你的大嫂,你怎么能这样害你的大嫂,还把妈都骗了,让妈变成了一个不讲理,不明是非,一心护短的无理婆婆,你……”太生气,说到最后,她都说不出话来了。

  “谁给你的出的主意?”霍东铭神情依旧阴寒冰冷,不会因为家人知道了误会蓝若希,而放缓怒火。

  “苏红。是苏红,她说让我借着若……大嫂打我那轻轻一巴掌作文章,保证能让大家都误会大嫂,不喜欢大嫂,所以我就……哥,我是喝了酒的,我是酒精作怪,才会冲动地信了苏红的话,我……”

  霍东燕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再护着苏红的了,苏红这一计把她也害惨了,她自然要把苏红供出来。

  下一刻,霍东铭掏出了手机,按下了张猛的电话,等到张猛接了电话之后,他阴冷地吩咐着:“猛哥,替我把一个叫做苏红的女人给我绑了,要是她反抗,就算是打断她的四肢,也要绑了,绑了之后送到霍家别墅来!半个小时之内!”然后也不等张猛说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吩咐了张猛之后,霍东铭倏地转向了自己的母亲,那逼迫的气势让章惠兰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怎样,会不会为蓝若希讨还公道,狠狠地甩她一巴掌。

  “妈!”霍东铭沉重地叫着,眼里依旧有着让章惠兰心痛的陌生冰冷,他的手在面向母亲时,握得更紧了,他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怒火,这个是他的母亲,不管母亲对若希做了什么事,他都不可能动手打母亲。

  看到他那个样子,蓝若希知道自己要是再不上前相劝,怕他对自己的母亲从此就会心生隔应,疏离至极了,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今天晚上这一幕一幕,的确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让她知道这豪门大宅里,是不像表面那般风平浪静的,这霍家人多,不像她蓝家那般相亲相爱,几房人聚一起,就是一大批的人,一人一颗心,谁能保证没有人生事?

  可这也是她的家了。

  她嫁给了霍东铭,是要和他过一生一世的,他的家人,便是她生命里必不可少的家人了。

  家和万事兴!

  她不想因为她而让这个家失和,更不希翼因为自己而让霍东铭和婆婆失和,那是大为不孝。

  “东铭。”

  她把冰块塞回到美姨的手里,自沙发上站起来,快步地走到了霍东铭的面前,温柔地叫着:“别生气了,好吗?妈也是被误会的,我没事了,你别这样对妈,她是你的妈妈。”然后她温柔地把他紧握成拳头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扳开。

  “若希……”愧疚如同浪潮一般涌来,让章惠兰愧对蓝若希,她误会了蓝若希,还打了她,可她还是为了她们母子好呀。其实,她会误会蓝若希,中了女儿的离间计,不正是因为她之前对蓝若希不喜吗?要是她还像以前一样喜欢蓝若希,信任蓝若希的人品,她又怎么可能中了离间计?

  这个儿媳妇就等于是自己的另一个女儿,是她看着长大的,人品,性情,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仅是因为她的姐姐逃了婚,自己就把过错塞一半到她的身上,不喜欢。

  悔恨,自责,各种滋味都涌上了章惠兰的心头。

  “可是……”霍东铭暴怒的低吼并没有如愿地吼出来,因为蓝若希踮高了脚尖,用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当着大家的面,送上了自己的香唇。

  她知道,此刻想让霍东铭灭火,只能用自己的柔情来抚平。

  事情因她而起,她有责任平息他那满腔的怒火。

  霍东铭全身一震,他会发飙,最害怕的便是她不信任他了,把他推开了。此刻,她主动地送上她的红唇,用吻来抚平他的怒火,他才能确定,她还是信任他的,她并不会真的把他推离她的世界。他双手马上霸道地把蓝若希死死地搂入怀里,双唇更是化被动为主动,滑进她的嘴里,霸道地缠绵,攻城掠地。

  只有她的体温暖着他了,只有她在自己的怀里了,他才能慢慢地平静下来。

  众人傻愣地看着两个人深深地拥吻,那天雷勾着地火,那般的深情,那般的投入,都有想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久久地,霍东铭才移开了唇,蓝若希脸上一片潮红,当着一大家人的面,她主动献吻,她还是真够大胆的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那样做。

  修长而有力的大手如同春风一般,轻轻地抚拂着她被他吻肿的唇瓣,霍东铭飙起来的狂怒稍稍沉淀。

  抬眸,他看着自己的母亲。

  “若希的确打了东燕,可她打得很轻,因为东燕无理取闹,还辱骂若希,若希才会打了东燕,她是大嫂,东燕是妹妹,当妹妹的辱骂大嫂,当大嫂的仅是轻轻打一巴掌,这件事,我不认为若希有错。再说了,打过后,东燕的脸连红晕都没有,根本就看不到被打的痕迹,若希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若希知道东燕是我唯一的妹妹,表面上,她和东燕是不怎么相处,心里,她也关心着东燕,把东燕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看待。在东燕故意撞入草坪,撞坏路灯的时候,她马上冲上前,关心的是东燕有没有事,是东燕不识好人心,反过来辱骂她,指责她。”

  霍东铭暗哑低沉的嗓音在大厅响起,把事情的经过细细地诉说了一遍。

  当时的情景,任何人听着都想甩霍东燕一巴掌,蓝若希下手真的算很轻了。

  末了,他深深地看着章惠兰,深深地说着:“妈,东燕是你的女儿,你视若珍宝,听她说被若希打了,你就火冒三丈,问也不问一下为什么,就想着替东燕讨公道。可是若希也是有父母生养的,她的母亲也视她为珍宝,要是知道她受了委屈,被人欺负,她也会想着替若希讨公道的。妈,都是当母亲的人,将心比心吧。”

  知她者,东铭也。

  蓝若希感动得直掉泪,再次一头就扎入了霍东铭的怀里,哑泣着声音说着:“东铭,我没事,我不计较了,我也不生气了,你也别生气了,好吗?我也有不对,别再追究了行吗?”

  “若希,我说过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伤你一根头发。”霍东铭紧紧地搂着她的娇躯,一字一句地冲着一大家人说着。

  “东铭,大家是一家人,一家人平时闹闹矛盾,生一点误会很正常,哪一个家庭里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只要弄清楚了,不再给大家心里留有疙瘩就行了,大家还是一家人,东铭,就把今天的事情当成闹矛盾吧。”蓝若希回搂着他的腰,在他的怀里仰起了脸,劝求着。

  她是真心真意要劝住自家男人的怒火的,哪怕她刚刚真的很委屈,很生气,很难堪,可是看到霍东铭为了她而发飙,她觉得再多的委屈,再多的难堪,都值了。她不想再让他这样飙下去。再让他这样飙下去,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局面呢。

  要是真的飙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传出去了,大家都会觉得是她这个当儿媳妇的不是了,会觉得霍东铭为了妻子,连家人也伤害。那样的话,他得知了,飙得更利害,死的人将会更多。

  再说了,她更不希翼霍东铭被外界的人议论成大不孝的人。

  她希翼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化婆婆和小姑子,让她们真正地接受她,而不是要霍东铭用强硬的手段来逼迫。

  霍东铭并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万分温柔地替她拭去滑落的泪珠,那一滴滴滚烫的泪水如同火一般,烫痛了他的手。他没有爱错她,也没有宠错她,她是个以大局为重,以家人相和为重的好妻子,好媳妇,如果以后母亲还是不懂珍惜,那便是母亲的过错了。

  如果换成了其他女人,被他这样宠着,护着,只怕早就飞上了天,巴不得他为她发飙了,可是蓝若希并不会那样。她有底线的,只要不触着她的底线,她都是为这一大家人的好。

  她一句家和万事兴,便深深地烙入了他的心底。

  抚着那红肿的脸,他的眼神再度阴冷起来,心痛如刀割。

  他低首,用唇轻轻地,把她红肿的脸吻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是在用自己的柔情来抚平她刚刚心灵所受的创伤。

  “若希,我说过要许你一生安宁,一世幸福,可是我却让你受了委屈。”暗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歉意,更让所有人动容,知道他要是还不放下怒火,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被他整到哭爹喊娘。

  大家到这个时候,要是再不明白他的真感情,那就都是瞎子了。

  所有人都以为霍东铭发飙,没有人可以平息他的怒火,此刻,他们忽然知道了,有人可以在他发飙时抚平他的怒火,而这个人便是蓝若希了。

  是多深的爱,让霍东铭说出那句话“许你一生安宁,一世幸福”,是多深的情,让霍东铭护她至此等地步?

  一个人的爱,有多深,谁也无法测量,而霍东铭对蓝若希的爱更是用深如海都不足以形容。

  霍东恺坐在那里,手也不自觉地握了起来,心里翻滚如滔天巨浪。

  大哥呀,不愧是他最爱的人,永远都是那般的吸引着他的眼神,牵动着他的情绪。

  而若希,更是让他心湖荡起层层涟漪,让他学着放下的心再度飞扬起来,对她多年的暗恋,让他再也无法压抑,再也难以放下。

  他不悔恨他对兄嫂不正常的感情。

  因为他们值得。

  他也不会去拆散兄嫂,他宁愿背负一生一世的痛苦,站在他们的身外远方,默默地,祝福着他们,只要他们幸福,他也就幸福了。

  “若希……”章惠兰真的动容了。

  女儿的个性她还不清楚吗?

  蓝若希会打女儿,是女儿骂得很难听,很过份。否则蓝若希又怎么可能动手?就算动了手,蓝若希也是做做样子,身为长嫂,小姑子不对时,说说教有什么过错?而她刚刚那一巴掌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霍东燕依旧害怕得要命,大哥不说话,她就还没有躲过一劫。

  深深地看一眼母亲,霍东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他能拿母亲怎么样?母亲此刻也明白了一切,还能露出歉意,露出自责,证明母亲只是一时被妹妹误导了,才会冲动行事,怎么说,身为母亲的人,都如同老母鸡一般护着自己的儿女。这一点,他还是理解的。

  转身,他又盯着霍东燕,母亲,他可以不再追究,但妹妹,他一定要追究到底,狠狠地削她一层皮才行。

  “把你所有的银行卡交出来!”

  霍东燕浑身一震,她是宁愿大哥打她,骂她,也不希翼大哥封锁她的经济呀。

  她豪侈惯了,玩惯了,吃惯了,没有钱,就等于要了她的命呀。

  “哥,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都是苏红的错,我是被她唆使的,你别封我的经济呀,我要是身上没钱,我怎么出去?其他千金小姐会笑死我的,我堂堂霍家的小姐,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哥,求求你了,别收回我的银行卡。”

  一只大手无情地伸到她的面前,霍东铭眼神阴冷如冰,冷冷地盯着她,两片唇瓣抿得紧紧的,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让霍东燕觉得自己都被包围得喘不过气来了。

  “大嫂,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害你,求求你帮我向哥求求情,好吗?”霍东燕死死地捂住自己身上的银行卡,不愿意交出来,看到被霍东铭护搂在怀里的蓝若希,她赶紧向蓝若希求助。

  蓝若希看向霍东铭,霍东铭却不看她,摆明了就是拒绝她的求情,蓝若希偷偷地眨了一下眼,她又没有说要帮霍东燕求助,他摆脸色给谁看?不过是没收霍东燕的银行卡,这种惩罚太轻了,她才不会替霍东燕求情呢。

  其他人更不会替霍东燕求情,那对孪生子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呢,这个妹妹就是被家人惯坏了,无法无天了,唯一能治得到她的人就是大哥,他们当然乐意大哥没收她的银行卡。

  “我不交。”霍东燕死命不肯交出银行卡。

  那是她的命了,有谁肯把自己的命交出来的?

  她为自己开脱着。

  霍东铭倒是没有搜她的身强行夺回银行卡,他是掏出了手机,打了电话给自己的秘书小杨,沉声吩咐着:“小杨,马上打电话通知各大银行行长,霍东燕名下的银行卡全都冻结。”

  小杨错愕至极,此时是晚上呢,各大银行都关门了,就算她有各大银行行长的电话,这个时候也不太好通知人家吧?

  “马上实行!”

  霍东铭才不管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呢,他要办的事情,就算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他也要办完它。

  小杨不敢多说一句话,赶紧应了下来,心里还在猜测着总裁大人是不是欲求不满了,发这么大的火。

  霍东燕不是总裁大人唯一的妹妹吗?

  听了霍东铭的吩咐,霍东燕面如死灰,她不交卡,她也是身无分文的了。

  “美姨,马上带两个人到小姐的房间,把她所有首饰,现金全都没收!”霍东燕想不到的是,大哥的惩罚远远不止那些。

  “是,大少爷。”

  美姨连忙叫来了两名女佣,三个人就往楼上走去。

  “哥!”霍东燕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大哥竟然心狠至此!

  “东铭……”一直没有开口的霍启明,忍不住想替女儿求求情,冻结银行卡就算了,何必把女儿房间里值钱的东西都没收?

  霍东铭扫了父亲一眼,不应话,只是再一次打电话,还是打给秘书小杨,语气依旧沉冷夹着怒火:“小杨,告诉各大银行行长,把我父母亲名下所有银行卡也冰结一个月。”

  小杨大惊失色,总裁似乎被什么事惹怒了。

  汗,连父母的银行卡都冻结,这怒火还不是一般的小呀。

  “东铭……”

  霍启明和章惠兰都叫了起来。

  他们是他的父母呢。

  老太太忽然偷偷地笑了起来,这个孙子办起事来,嗯,狠,有点六亲不认。

  看看以后谁还敢欺负她的宝贝孙媳妇,呵呵,还是她老人家明智。

  儿孙们的事情呀,老人家看看就行,最好别强硬地插手,否则……就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了。

  霍东铭厉了父母一眼,沉冷地说着:“要不要加多一个月?”

  父亲虽然一直没有说话,可是坐在这里,就等于是参加了欺负他老婆的行动,给他老婆增加了压力,自然要受到惩罚。这些都是自己的家人,他不能动手揍他们一顿,只能从其他方面来惩治。

  霍启明和章惠兰面面相觑,噤若寒蝉,拼命地摇了摇头。

  霍启明在心里盘算着,银行卡被冻结一个月,他是不能外出的了,更不能陪着江雪逛街了,那他这一个月该怎么过?

  章惠兰在心里想着的是,银行卡被冻结了,没有钱在身上,她这个霍家夫人怎么去见自己那些贵妇人牌友?该找什么借口来回绝牌友们的邀请?她有很多值钱的首饰,要不要拿到外面去变卖了?可是那样会有失她霍家夫人的身份。

  唉,过惯了花钱如流水的生活,乍一过上身无分文的日子,还真的要命呀。

  难怪女儿死命不肯交出银行卡,可却阻止不了儿子的行动,儿子的势力只手就可以遮天,此刻谁能逃得过惩罚?

  霍东铭再一次打电话,这下子,其他人都绷紧了身子,不知道他这一次的电话又要冻结谁的银行卡,连老太太都有点担心了,她老人家名下可是还有不少财产的,这个孙儿不会连她的都要冻结吧?天地良心,她可是一直站在蓝若希这一边的。

  “慕容,停止给我二叔和三叔的月例钱,暂停三个月!”

  这一次,霍东铭是打电话给慕容俊了,吩咐慕容俊暂停供给霍家二爷和三爷的月例钱。别看那两位爷都是当官的人,他们的工资能有多少?当官的人,最怕的便是被人说自己贪污,两位爷位高权重,更是忌讳这一点,所以他们都是两袖清风,只领着工资。可是以他们的工资,哪能让他们一家大小过着上等的豪门生活?还不都是靠着千寻集团每个月拨过去的那一笔钱,才能过着上等的生活。

  可以说整个霍家的人都是靠着千寻集团生存着,而掌控着千寻集团的霍东铭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闻言,慕容俊都吃惊地问着:“发生了什么事?”霍东铭竟然命令他暂停给二叔,三叔的月例钱,他实在是太意外了。

  “实行命令!”

  霍东铭冷冷地甩出一句,慕容俊敏感地闻到了自己的死党兼上司此刻正置身于熊熊烈火之中,顿时心悸地应着:“好!”

  然后赶紧主动地挂断了通话。

  像是害怕自己被烧成灰烬。

  胡晓清和韩影错愕地看一眼,脸色也是巨变。

  胡晓清数次张口想说什么,都被韩影阻止了,这个时候要是再说话,只怕会再加三个月,那么他们就要过上半年紧巴巴的小康生活了,而不是上等的豪门生活了。

  韩影倒是不怕的,她那对孪生子都有企业,自己还不至于像章惠兰那般可怜。

  只是,韩影想得太美了,霍东铭办事是不会给对方翻身的机会的,除非是他给对方翻身的机会,否则只能一直被压着。

  “东远,东旭,东恺,如果你们三个人不想自己的企业利润率为零的,最好管好自己的钱,除了你们自己本人,谁也不准给,给一分,我就让你们一个月的利润为零,给二分,便是两个月,依此类推。”

  这是切断了韩影的庆幸。

  三位少爷面面相觑,又看一眼老太太,最后只得无奈地点头。

  家人只是暂时三个月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过着上等生活,三个月后,还是会恢复正常的,而他们的企业,要是一个月的利润为零,那可是亏掉好几千万呢,再说了,他们要是真给父母钱用,也不可能只给一分两分吧?给父母一毛二就会让自己的企业一年的利润都为零,那实在是太亏了,所以,只能认命。

  谁叫自己吃饱撑着了,全都跑回来看戏,结果反而让自己变成了戏中人,还是苦逼的戏。

  大哥既然说出得那样的话,就有能力让他们的企业利润为零。

  唉,除了认命还是认命。

  到最后轮到了老太太了,她老人家眼巴巴地看着霍东铭,不知道霍东铭会怎么对她。

  “奶奶,你的钱,我不冻结了,不过你要是给他们一分钱,我也会不客气地把你名下所有财产都暂时冻结。”不管是谁名下的财产,掌控权都是被千寻集团继承人掌握着。

  霍东铭才是霍家这一代真正的当家人。

  敢欺负当家人的心头肉,这种惩罚还是太轻了。

  老太太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心里庆幸自己一直都是站在蓝若希这一边的。

  “若希。”惩罚完所有家人之后,霍东铭的怒火稍平,他轻轻地把蓝若希抱了起来,走到老太太身边坐下,伸手从美姨的手里要过了冰块,温柔万分地替她敷着脸,对于一大家人的哀怨,他是视若无睹。

  蓝若希定定地看着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他处理事情的雷厉风行。

  怪不得外界的人看到他都是拼命地趋承,奉承,实在是这个男人利害得如同古代的帝皇,操纵着众多人的生存。

  “这是一个警告。”

  霍东铭眼里只有蓝若希,但话却是说给家人听的。

  意思是,如果今晚之事再有下次,就不仅仅是封锁经济那么简单。

  有本事的,就来和他抢千寻集团的总裁之位!

  美姨带着两名女佣下来了,或许是霍东燕平时过于蛮横无理了吧,佣人心里也不喜欢她,趁此机会,两名女佣可是把她房里所有首饰,甚至是值钱的东西都给没收下楼了,至于现金嘛,霍东燕此刻是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

  霍东铭又吩咐两名保镖以及英叔把霍东燕的现金以及首饰全都装在一个大盒子里,然后摆到了他的书房里,上了锁,谁也动不得半分。

  霍东燕气极,却也无奈,谁叫自己那么脑残,被苏红唆使,诬陷蓝若希。

  苏红?

  大哥刚才让人去把苏红绑来,霍东燕忽然在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大哥对她都这般狠了,对苏红,又会如何?

  他们一家人还有蓝若希护着,蓝若希虽然是最委屈的人,还是心软的,但对苏红,蓝若希是绝对不可能护着的,霍东燕想都不敢去想等会儿苏红被绑来后,会落得哪一种下场。

  章惠兰把霍东燕拉回到另一边的沙发上,章惠兰吩咐美姨也去拿冰块。

  “美姨,小姐喜欢自打嘴巴,肿成这个样子,是她咎由自取,冰块要留着给大少奶奶用。”在美姨转身想去替霍东燕拿冰块敷脸的时候,霍东铭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来,美姨的脚步便生生地停了下来。

  “东铭。”蓝若希扯了扯他的衣袖,又对美姨说着:“美姨,按太太的吩咐去做。”

  美姨看看霍东铭,霍东铭抿唇不语,她又看看老太太,才听着若希的话去拿冰块了。

  ------题外话------

  惩治苏红要下一章才能写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